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長江三峽大壩的搜尋結果,共34

  • 中央大學遙測三峽大壩 壩體無明顯變形

    中央大學遙測三峽大壩 壩體無明顯變形

    中央大學太空及遙測研究中心利用多元衛星,遙測大陸7月長江水患淹水區域,並首度使用直接接收的50公分超高解析衛星影像,建立三峽大壩的3D模型。觀測發現,三峽大壩除水庫右岸防護土石壩,輕微下陷,壩體並無明顯變形。

  • 陸水利部:長江水旱災害防禦提升至二級 三峽大壩防汛形勢嚴峻

    陸水利部:長江水旱災害防禦提升至二級 三峽大壩防汛形勢嚴峻

    據大陸水利部網站消息,8月17日、18日,長江水利委員會主任馬建華持續主持會商,滾動分析研判長江流域汛情發展態勢,安排部署洪水防禦和水庫調度等工作。會商決定,自8月18日19時將長江水旱災害防禦三級應急響應提升至二級。三峽大壩防汛形勢十分嚴峻。

  • 長江5號洪水襲擊情況危急?李鴻源:三峽大壩不可能潰壩

    長江5號洪水襲擊情況危急?李鴻源:三峽大壩不可能潰壩

    大陸豪雨一波接一波,長江第4號洪水這個月(8月)15日才剛通過,相隔不到幾天,又迎來今年最強的第5號洪水,造成四川重慶嚴重淹水,低窪地區幾乎都泡在水中,洪水甚至已經漫過樂山大佛腳趾,這也是大陸建政以來的首次,防汛部門已在樂山大佛佛腳平台周圍構築防洪堤,全力保護大佛。

  • 獨家專訪/談三峽大壩潰壩  李鴻源:石門水庫更危急

    獨家專訪/談三峽大壩潰壩 李鴻源:石門水庫更危急

    哈格比颱風路徑直撲長江流域,預計今(4號)下午就會帶來劇烈雨勢,再加上七月底號稱「百年一遇」的第3號洪水侵襲,讓水患嚴重的長江流域雪上加霜,三峽大壩是否可能潰堤的疑慮又再度受到關注!《中時新聞網》獨家專訪到前內政部長李鴻源,針對長江三峽大壩有無「潰壩」的可能性精闢解說。對於台灣和大陸兩地的洪汛問題,李鴻源也深入剖析,他認為三峽大壩和石門水庫兩者壩體相比,其實石門水庫更危險…

  • 頭條揭密》三峽大壩安全受關注 盤點近代3大水壩崩塌事件

    頭條揭密》三峽大壩安全受關注 盤點近代3大水壩崩塌事件

    近來大陸遭到暴雨洪水侵襲,國內媒體皆憂心長江三峽大壩的安全,過去數十年中固然在世界各地發生多次水庫滿溢與壩體滑坡或甚至崩塌的事件,造成嚴重的生命財產損失,其中多數災害都是因管理疏忽與誤判造成。在現代科技更加進步的同時,極端氣候現象造成更多不確定性,如何以歷史經驗做為教訓,運用新科技減少人為疏失造成的災害,成為管理與技術人員極重要的課題。 \n \n據《英國廣播公司》(BBC)報導,過去一個世紀來平均每隔幾年世界某地就會出現水壩漫潰事故,包括北美、歐、非、南美與亞洲,中國大陸也曾發生過。從三峽大壩興建之初,大壩的安全性就受到各方關注,各種謠言到處流傳,專家與管理單位大部份時間都忙著辟謠。 \n \n報導說,現在的水壩安全比幾十年前大幅提高,得力於現代工程技術和管理能力長足進步,還有人造衛星和無人機等高科技輔助。但綜合過去壩崩潰的教訓,發現多數都是工程人員的知識缺陷和管理人員官僚疏忽誤判導致,只有極少數是真正的氣候災害造成。以現代史上3次慘痛的重大水壩事故為例,證明加強管理與人員訓練是防止潰壩的最重要因素。 \n \n法國馬爾巴塞(Malpasset)大壩的潰決是世界拱壩建築史上的一次重大事故,大壩位於法國南部瓦爾省萊蘭河上,僅為供水、灌溉而修建,由當時法國著名土木工程師科依內(André Coyne)設計,大壩高約66米,壩頂寬約223米,鋼筋混凝土建造。1959年12月持續暴雨讓水庫達到了最高水位,水庫工程師要求開閘卸洪,但領導遲不批准。拖延6個小時後領導批准開閘,但為時已晚,壩體爆裂崩塌,攜帶著混凝土碎塊的40米的巨浪以每小時70公里的高速衝向下游,將城鎮建築、鐵公路、水電網絡等基礎設施全部沖毀。事故造成423人死亡,其中包括百餘名兒童,另有多人失蹤。此案後來經過數十年的研究,認為設計上沒有問題,主要原因可能與工程、地質有關,此外則是缺乏監測系統。 \n \n另一個著名的潰壩事件是1963年意大利瓦依昂大壩(Vajont Dam)滑坡,壩體位於阿爾卑斯山區中,距離著名的威尼斯不到100公里。當時它是全世界最高的大壩,使用混凝土雙曲拱壩設計結構,其受力條件非常優秀,但建造中途改變設計加壩高,使水庫水量大增,但也因此造成地質結構不穩。水壩建成於蓄水時遇上大雨,導致水壩附近2.6億立方米山體滑坡,大量泥石衝入水庫激起巨浪由250高處凌空而下,淹沒下游村莊,有近2000人因而死亡。事件最後總結是工程師與地質學家的失誤,造成重大悲劇。 \n \n第3件大型水壩災難是發生在1975年的河南駐馬店潰壩事件。當時大陸尚未改革開放,極左政策下很多工程犯下設計、修建與管理水庫大壩的錯誤。當時駐馬店小型社隊自辦水庫百餘座,管理非常混亂。1975年8月一場超強颱風帶來突破世界記錄的特大暴雨,引發淮河上游大洪水,數小時之內連續有2 個大型水庫與近60座中小型水庫相繼垮壩潰決,如同山崩地裂,6億多立方米的洪水傾瀉而下,幾十米高的洪峰幾小時內淹沒河南、安徽省29個縣市。 \n \n這次空前大水災的情況因列為國家機密而沒有公布,直到改革開放相關資料才重見天日,前水利部長錢正英作序、1999年出版的《中國歷史大洪水》書中稱,河南省有1100萬人受災,傷亡慘重,超過2.6萬人死難,此後不久訊息陸續披露,死亡人數最高估計為23萬人,史稱「75.8」大洪水。這是中共建政以來受災面積最大,死亡人數最多的一次水災。 \n

  • 水患接連之際 陸三峽大壩之父逝世了

    水患接連之際 陸三峽大壩之父逝世了

    正值大陸南方暴雨連連、水患四起,讓眾人關注長江三峽大壩安全性之際,素有「三峽大壩之父」之父之稱的三峽大壩總工程師鄭守仁24日病逝於武漢,享壽81歲。 \n \n據陸媒《光明日報》報導,曾在1994年至2017年任長江水利委員會總工程師兼三峽工程設計代表局局長的鄭守仁,自1994年起負責三峽工程設計,他長駐施工現場,及時解決許多與設計有關的技術難題,為葛洲壩工程大江截流及圍堰設計施工、隔河岩工程品質優良、提前一年發電和三峽工程設計、施工作出了貢獻。 \n \n鄭守仁先後榮獲國家科技進步特等獎、一等獎,國際大壩委員會終身成就獎等17項省部級以上獎勵,然後將各種獎金、稿費、講課費等80多萬元,捐獻於公益事業。他曾表示,「作為一名水利人,能參與三峽工程是最大的幸福。只要三峽工程需要我一天,我就在這裡堅守一天」,並於2019年被授予「最美奮鬥者」稱號。 \n \n至於近期三峽大壩「潰壩說」不斷,三峽集團流域樞紐管理中心負責人接受陸官媒專訪時表示,三峽工程不是有些人想象的那麼「脆弱」、不堪一擊的;製造三峽大壩「變形」,有「潰壩風險」等謠言,是危言聳聽。 \n

  • 台媒炒作陸水患 專家引事實駁斥

    台媒炒作陸水患 專家引事實駁斥

     大陸關於長江三峽大壩潰堤的謠言,每逢南方夏日雨季時就會捲土重來,儘管官方年年闢謠仍無法遏止。而今年大陸多個省市出現罕見的強降雨,有台媒稱「三峽洩洪淹鳳凰古城、黃河水漫錢塘江」,這篇報導被指與地理事實不符;更有專家解釋下游淹水狀況屬於澇災,是城市地形與排水系統問題,不能因此否定三峽大壩防洪功能。 \n 近期有台媒報導指「三峽洩洪淹鳳凰古城、黃河水漫錢塘江」,引來大陸專家吐槽,指鳳凰古城海拔遠高於三峽大壩,不可能「往上淹」;而黃河與錢塘江相距710公里,且中間相隔多條河流與湖泊,包括淮河與長江,黃河水是怎樣也「殺」不到錢塘江的。 \n 事實上,三峽大壩主體結構相當精實;大陸水力發電工程學會副祕書長張博庭就表示,即便大壩被原子彈炸出一個缺口,其主體結構也不會受到太大影響;且大壩的密度達每立方公尺2.4噸,總體重量達4100萬噸,鋼筋混凝土結構具強大的抗打擊能力,因此變形、潰堤說,都站不住腳。 \n 大陸自今年6月入夏以來,一共有50萬平方公里的地區測得驚人的500毫米雨量,多項數據都是1961年來最高,也造成多個省市出現澇災。 \n 要理解澇災成因,首先得了解長江的地理條件;眾所週知,長江發源於青藏高原、橫跨11省市與高、中、低海拔共三個梯度,而歷年來發生澇災的大多出現在低海拔的下游城市。 \n 與洪災不同,澇災的成因大多為城市排水系統不發達、地勢低窪封閉與瞬時雨量過大,近來發生嚴重澇災的武漢市、洞庭湖與江漢平原都有這樣的特徵;但三峽大壩的建造目的在於防洪而非防澇,不能混為一談。對比1998年的大洪災,此次的降雨量更大,但大壩仍能正常運作,這顯示其仍發揮了防洪功能。

  • 陸刊三峽三問科普 保證大壩安全

    陸刊三峽三問科普 保證大壩安全

     長江三峽大壩自2003年投運後,其安全性及防洪能力一直受外界熱議。三峽集團總工程師及多名專家在近日刊登「三峽三問」的科普文章,當中指出,防洪功能最主要在荊江河段,即便百年一遇的洪水都可抵擋;且三峽大壩在此次汛情共攔洪約140億立方公尺,讓多地免於洪害;安全部分,也有超過1.2萬支監測儀在監控壩體狀況,安全無虞。 \n 長江在歷史上發生多次洪災,依損害程度被分為「百年一遇」、「千年一遇」和「萬年一遇」;而在三峽大壩建成前,扮演疏洪角色的荊江大堤平均每10年就會潰堤一次,也因此有「萬里長江,險在荊江」的說法。 \n 交替洩洪為正常程序 \n 近日常被拿來與此次洪災作為對比的「1998年大洪災」,就發生百萬官兵死守荊江大堤的血淚故事;後來的三峽大壩為了抵禦這類極端的洪水,提出相當高的設計規格,並聯合周圍水庫作為調度,據稱能抵禦「百年一遇」的洪水不分洪。 \n 三峽集團總工程師張曙光解釋,三峽大壩的主要3個功能為攔洪、削峰與錯峰,3者會交替進行,才能抓住有利時機、騰出應對下次洪水的庫流量;近日看到三峽大壩不斷交替洩洪,實則是正常程序,每次的洩洪量也經過調配;傳言稱「三峽洩洪破壞力是天然洪水的25倍」是完全沒有根據的說法。 \n 1.2萬支監測儀器 全天監控 \n 截至19日,三峽大壩在這次汛情中累計防洪運用達5次,攔洪總量約140億立方公尺。據長江水利委員會的測算,三峽水庫此次單獨運用降低城陵磯水位0.2公尺,通過長江上游水工程聯合調度,降低城陵磯水位0.8公尺,讓下游的洞庭湖、鄱陽湖與荊江等地控制在安全範圍內,極大減輕防洪壓力。 \n 三峽集團流域樞紐管理中心負責人也出面為大壩安全性背書,他稱,大壩不如外界想像的脆弱,早在1994年起,三峽工程就開始安裝安全監測儀器,截至今年6月已達1.2萬支,對其建築結構與外界變因有全天候的監控,安全無虞。

  • 三峽大壩垮了可能會淹沒沖繩小島?內行人神解

    三峽大壩垮了可能會淹沒沖繩小島?內行人神解

    受到連日強降雨的影響,大陸長江三峽庫區水位持續上漲,逾千萬民眾一夕淪為受災戶,長江三峽大壩安全性與否備受國際關注,就有台灣網友好奇,「三峽大壩如果垮了,沖繩會被淹沒嗎?」貼文一出隨即掀起熱議。 \n原PO今(4日)在PTT「八卦板」PO文指出,「長江出海口正對下來差不多就是沖繩一帶的小島,如果三峽大壩真的垮了,累積下來的洪水一路流下來,有可能順便把沖繩給淹沒嗎?會不會到時候整個西太平洋地區都要遭受水災啊?」 \n貼文一出隨即掀起網友熱議,紛紛留言回應「我怕美國也深受其害…」、「想太多!以海拔來看只會淹沒關島而已」、「沖繩島怎能沖得走」;不過也有網友認真回應「你需要擔心的是,突發性大量淡水造成的海中生物滅絕,跟區域海水溫度改變,造成的洋流改變,會有什麼後果」。 \n鑒於當前長江流域洪水防禦的嚴峻形勢,長江水利委員會自4日中午12時起將沿岸9省1市的長江災害防禦應急響應,由目前4級提升至3級。

  • 新一輪洪水逼近 長江三峽大壩、黃河小浪底南北聯手洩洪

    新一輪洪水逼近 長江三峽大壩、黃河小浪底南北聯手洩洪

    大陸近期將進入7月主汛期,長江、黃河兩大流域上游已出現連續暴雨,為迎接即將到來的大規模洪水,大陸兩大河流域最大的水利工程──長江三峽水庫、黃河小浪底水庫──近日聯手開閘洩洪,為吸納洪水騰出水庫容量。同時也有許多遊客前往長江三峽大壩與黃河小浪底水庫,觀賞洩洪時巨大水流噴湧而出的壯觀景象。 \n \n據《新華社》報導,近期受中上游強降雨影響,進入三峽水庫的水量持續增多。為騰出一定庫容迎接近期可能到來的洪水,三峽樞紐於29日上午開啟兩個洩洪孔,加大下泄流量,這是三峽樞紐今年首次洩洪。 \n \n報導說,長江上游烏江、岷江、沱江的強降雨帶來的水量27日開始抵達三峽水庫,28日入庫流量較前一日增長一倍。為應對此輪來水,長江防總29日要求將三峽水庫下泄流量上調至日均3.5萬立方米/秒,同時三峽電站34台機組全開,總出力超過2000萬千瓦,接近滿發狀態。 \n \n目前長江上游東部、長江中下游自西北向東南的強降雨過程仍在繼續,長江上遊金沙江、嘉陵江上游、漢江上游有大雨,預計於7月上中旬為三峽水庫可能迎來新一輪洪水。 \n \n另據《央視新聞》報導,為迎接7月1號黃河進入汛期,黃河最大水利工程小浪底水庫開始加大下洩流量,騰出庫容,確保在汛前,水位下降到汛限水位以下。自22日起,位於河南濟源的黃河小浪底水庫按4200立方米每秒流量洩洪,巨大的水流噴湧而出,再現「黃河之水天上來」的壯觀景象。 \n \n小浪底水利樞紐工程位於大陸河南省洛陽市孟津縣小浪底村與濟源市蓼塢村之間的黃河主幹流上,工程地處黃河中游最後一段峽谷的出口,控制流域面積69.4萬平方公里,占黃河流域面積的92.3%,是治理黃河的關鍵水利工程。工程始於1994年,至2001年完工,是黃河最大的水利工程,號稱可解決5000年來一直無法解決的黃河沉沙氾濫問題。 \n \n \n

  • 台名嘴熱議三峽大壩潰堤 陸網酸:榨菜吃多了想喝三峽水?

    台名嘴熱議三峽大壩潰堤 陸網酸:榨菜吃多了想喝三峽水?

    大陸近期的洪水與長江三峽大壩安全性在台灣政論節目上熱烈討論,曾經因「大陸人民吃不起榨菜」而登上微博熱搜排行並遭到訕笑的名嘴黃世聰,近日再成為微博熱議話題。在他夸夸而談三峽大壩潰堤會一路由宜昌淹到上海之後,大陸網民忍不住調侃這位「榨菜哥」稱:「榨菜吃多了,想喝三峽水了吧!」 \n \n據《觀察者網》報導,與受近期持續降雨影響,三峽庫區水位持續上漲。目前庫區水位接近147米,超出防洪限制水位近2米。被大陸網民封為「榨菜哥」的台灣政論節目名嘴黃世聰在節目中拿著上述資料造謠說,三峽大壩有潰堤風險,現在大陸有24省都泡在水裡。大陸網友們對此也忍不住調侃,「這次是搾菜吃多了,想喝三峽水了吧!」 \n \n報導說,黃世聰還在節目論證稱,「三峽大壩最怕的就是上下游同時淹水,現在就是這個狀況,下游呢,他們說是1998年大洪水之外第二高的洪水,所以也就是下游水位相當高。三峽現在上游拼命在下雨,所以三峽大壩不可能洩洪。」 \n \n黃世聰還表示,三峽大壩有潰堤的危險。「一旦潰堤,第一時間它的水位會從高147公尺往下竄流下去,用100公里的時速往下沖......往下衝衝到宜昌市,宜昌市是三峽大壩下面最大的一個城市,大概過幾個小時之後宜昌市全市泡在水裡面。5個小時時候,宜昌市會泡在水面20公尺以下,完全看不到天日。」 \n \n報導表示,「榨菜哥」大手一揮在螢幕上指指點點說,水會一直再往下,到沙市、武漢、江漢平原,一直到安徽,一直到南京。一天之內,這個水就能可以到達南京,南京大概也會毀掉,過一段時間之後,水會沖到上海......」,連續說了5分鐘,主持人則在一旁不時發出震驚唏噓的配合。 \n

  • 長江中上游暴雨今最凶險 三峽大壩全面蓄洪應急

    長江中上游暴雨今最凶險 三峽大壩全面蓄洪應急

    長江中上游連日暴雨,大陸中央氣象台預計今天降雨會達高峰,汛情不容樂觀,考驗長江三峽大壩防洪能力。中新社引述三峽集團指,因應嚴峻防洪形勢,三峽大壩水力發電站已全部開動運作,意味全面發揮攔洪蓄洪能力。 \n \n中新社報導,三峽集團公佈指,截至週二(23日)10時,該集團長江幹流四座梯級電站——三峽、葛洲壩、溪洛渡、向家壩水電站共82台機組實現2020年首次全開運行發電,總出力達3953萬千瓦時。 \n \n報導稱,今夏以來,面對嚴峻的防洪形勢,三峽集團長江電力嚴格執行國家防總、長江防總的調度指令,開展以三峽水庫爲核心的梯級水庫聯合調度,充分利用防洪庫容「攔洪蓄洪」能力,減緩洪峰,以保障長江流域防洪安全和人民群衆生命財產安全。 \n \n三峽集團表示,會繼續密切關注上游流域水雨情變化,根據水流量和用電需求,決定蓄洪發電工作。 \n \n央視新聞聯播週二晚上連續第2天報導,貴州至長江中下游地區豪雨不減,貴州、安徽中小型河川出現洪水及山洪爆發。大陸中央氣象台持續發布暴雨黃色預警。 \n \n根據報導,中央氣象台預測,這波降雨今天將進入過程最強的時間。而24日降雨帶將整體南移,安徽、江蘇、雲南、貴州等省降雨雖會減弱,但湖南、廣西、江西等省區仍將有豪雨。 \n \n報導指出,貴州省正經歷今年入汛以來最強的降雨,已正式啟動氣象災害暴雨2級應急響應。 \n \n至於重慶市綦江區,1940年以來最大的洪水在週一(22日)晚間通過當地,水位週二(23日)上午退到警戒水位以下。 \n \n而在湖南省災情較嚴重的懷化市,已啟動防汛3級應急響應。當地目前已出現道路、房屋受損,為此緊急遷移6萬餘人;至於安徽多條河川水位超過警戒線,其中嶽西縣更遭遇30年來最大降雨。

  • 大陸水災災情急擴大 逾千萬人受災 經濟損失逾200億

    大陸水災災情急擴大 逾千萬人受災 經濟損失逾200億

    大陸長江三峽大壩上下游出現的水災,災情急速擴大。大陸國家應急管理部24日表示,今年以來洪澇(豪雨造成的洪水與淹水)災害已造成全國26個省市區1,122萬人次受災,當前長江流域全面進入主汛期,防汛抗洪已進入「關鍵階段」。 \n據大陸國家應急管理部官網發布,截至6月23日,今年以來的洪澇災害導致657.1萬人次緊急轉移安置,21.3萬人次需緊急生活救助;9,300餘間房屋倒塌,17.1萬間不同程度損壞;農作物受災面積86.1萬公頃;直接經濟損失241億元人民幣。 \n大陸國家應急管理部23日沒有公布最新的死亡失蹤統計數字。截至6月13日,全國今年以來的洪澇災害已造成63人死亡失蹤。 \n陸媒報導,大陸中央氣象台今(24日)清晨6時繼續發布暴雨黃色預警。報導指出,長江流域6月進入主汛期以來,南方經歷了5輪強降雨過程。截至24日,中央氣象台已經連續23天發布暴雨預警,相當於暴雨預警幾乎天天見。 \n報導稱,強降雨已導致貴州、廣西、湖南、江西等地出現洪澇等災害。預計24日貴州東南部、廣西北部、湖南中部、江西中部等地局部地區會有大暴雨。 \n報導指出,20日以來,西南東部至長江中下游地區降下暴雨,重慶、四川、貴州等12省(區、市)58條河流發生超出警戒線以上洪水,16條河流發生超出保證水位的洪水,3條中小河流發生超出歷史紀錄的洪水。 \n報導引述中國水利部信息中心副主任劉志雨指出,預計接下來長江中下游、珠江流域西江、淮河、太湖等可能發生超警洪水,部分中小河流可能發生大洪水,「防汛形勢嚴峻」。

  • 三峽大壩變形?證實是假消息

    三峽大壩變形?證實是假消息

     近期有傳聞稱大陸三峽大壩變形,甚至將引發大洪水。對此,大陸國務院國資委撰文引述專家分析駁斥謠言,稱類似說法純屬惡意炒作,且去年就曾澄清過相同謠言;另外,大壩變形也與防大洪水無必然關聯,將兩者連結恐引發恐慌。中國航天公司也公布三峽大壩的衛星空拍圖,證實三峽大壩並無外界傳聞的有變形危機。 \n 近日有則關於「三峽大壩變形,恐引發大洪」的文章在網路上廣泛流傳,文章中引述一篇自媒體報導,並且編造了一名專家發言,看起來煞有其事。 \n 去年就曾傳出謠言 \n 事實上,在去年7月,同樣有一篇「大壩發生變形並可能潰堤」的文章在微信群中被廣泛轉發,並以一張大壩「扭曲變形」的谷歌衛星照,宣稱即將崩潰。 \n 去年消息傳出後,包括中國長江三峽集團公司、三峽集團專家以及水利部人員都對這一說法進行闢謠,甚至不少三峽大壩景區的遊客,赴現場旅遊參觀時也表示並無看見變形狀況。 \n 針對谷歌這張「大壩變形衛星照」,去年7月一名航天遙感專家也出面澄清稱,谷歌地圖衛星照之所以會出現這種情況,主因在於谷歌所使用的美國航天技術公司的遙感衛星影像出現技術問題。 \n 該專家指出,通常遙感衛星在成像的時候,會受到航天器的速度、地球曲率及自轉等多種因素影響,造成圖像發生變化,使圖像出現扭曲、偏移等。對比中國航天科技集團「高分六號衛星」所拍攝的大壩衛星圖,則未發現變形問題。 \n 變形與防大洪水無關 \n 然而相同謠言今年又捲土重來,大陸國務院國資委新聞中心的官方微博「國資小新」發文引述中國水力發電工程學會副祕書長張博庭分析稱,大壩變形的說法純屬惡意炒作,且相關單位去年就做過澄清;另外,所謂的大壩變形和防大洪水之間,也沒有必然關聯,將兩者連結在一起,容易引起民眾誤解和恐慌。 \n 另一方面,張博庭提到,有必要再次針對相關常識進行科普,否則類似的不實謠言仍會再次被謠傳。不過仍有不少網友眼睛是雪亮的,在看到相關不實貼文後紛紛向社交媒體平台舉報為不實消息,社交媒體平台也判定該傳言為惡意拼接的不實訊息,並公布處理結果。 \n 若談到要進行科普,就牽涉到三峽大壩的耐用程度與檢測標準等問題。長江勘測規畫設計研究院總工王小毛指出,三峽工程大壩為混凝土重力壩,對於防洪、抗震以及建築本身的穩定及壓力控制都是採最嚴苛的設計標準;為了精準監控大壩安全,工程單位還設置了3大類、14科目以及超過1.2萬支的監視器來進行自動化的常態監測與分析。 \n 目前,相鄰壩段沉降差都在2公釐以內,壩基水平位移變化很小,壩基也想當穩定的;壩頂向下游最大水平位移為30公釐,符合世界已建成的混凝土重力壩變形規律,各項指標也都在允許範圍內。且據大陸官方資料,截至2019年底,與上游水庫聯合調度,累計攔洪51次,總蓄洪量達1601.18億立方公尺;所有數據都足以證實三峽大壩變形是不折不扣的假消息。 \n 盜用專家身分示警 \n 不過此次謠言除了普羅大眾外,還造成一個另類的受害者。這些相關的不實文章中,盜用了中國建築科學研究院研究員黃小坤的身分,對三峽大壩的安全性作出警告。但黃小坤本人則是在朋友轉發的訊息中,才知道「自己」講過這樣的話。他愕然的表示,自己的研究工作主要為房屋建築,與水利水電工程沒有直接相關,更沒有發表過關於三峽大壩的相關言論。

  • 陸史上最大水壩!長江三峽大壩影響長江航運史

    陸史上最大水壩!長江三峽大壩影響長江航運史

    近來大陸水患與長江三峽大壩是否會潰堤,引起關注,事實上三峽大壩確為大陸一項重大工程,且它從規劃到建造過程中都引起廣泛討論,曾有數百萬人因此移民,更對長江航運產生莫大影響。 \n \n長江三峽大壩分布在重慶市到湖北省宜昌市的長江幹流上,大壩位於三峽西陵峽內的宜昌市夷陵區三斗坪,並和其下游不遠的葛洲壩水電站形成梯級調度電站。總耗資260億美元,它是世界上規模最大的水電站,更是大陸有史以來建設的最大的水壩。 \n \n而該壩為「混凝土重力壩」,它壩長2335公尺,底部寬115公尺,頂部寬40公尺,壩頂高程為海拔185公尺,最大澆築壩高181公尺;而其壩體上更有多個發電站,為大陸帶來充沛的電力。 \n \n而三峽大壩建成後也大大的改善了長江地區的航運問題,過去三峽的天然航道水勢落差大水流急,滿載的貨船上行困難,因此主要以下行貨運為主,上行貨輪空載或輕載。且航道曲折狹窄,最窄處約100公尺,部分航段船舶需輪流單向行駛。最大可行駛的內河船排水量約3000噸,年貨運能力約1千3百萬噸。 \n \n而大壩建成後,庫區水流速度減慢,上行貨輪貨流量接近、有的年份甚至超過下行。航道變寬,可雙向行駛並減少了事故率。庫區和船閘最大可允許排水量12000噸的內河船行駛。年貨運量多年超過1億噸,近年更是達到1.4億噸。 \n \n而壩體建成後,上游地區的水位因為蓄水而升高,不免讓過去的居住區遭到淹沒,而這也是三峽大壩最大的問題之一,在工程總投資中,用於移民安置的經費便占到了45%。當三峽蓄水完成後,淹沒了興山縣等129座城鎮,其中包括大型城市萬州、中等城市涪陵和十多座小城市,預計移民數量將大大超過工程初期計劃的數量,涉及移民超過120萬人。而壩體建成後,又因為許多環境問題,三峽大壩附近地區還將有400萬居民在未來10到15年中移居別處。

  • 頭條揭密》極端氣候帶來超級洪水 三峽大壩如何抵禦世紀洪峰

    頭條揭密》極端氣候帶來超級洪水 三峽大壩如何抵禦世紀洪峰

    長江三峽大壩在經過多年的實際運行後,其設計的發電、防洪功能確實發揮不小作用,但近幾年來又傳出壩體位移,長江洪水期的壩體安全性成為最受關注的焦點。若以近數十年來長江洪水紀錄來看,三峽大壩在2010年頂住了歷史最高紀錄的長江洪峰,證明三峽大壩確實發揮了防洪的綜合效益。只是隨著氣候變遷,未來在極端型氣候肆虐下,三峽大壩是否能抵禦得住愈來愈大的洪水,仍是治水專家擔憂卻又難以預料的問題。 \n \n三峽大壩自立案時就已議論紛紛,在大陸內部與國際上都飽受爭議,有些專家甚至認為,三峽做為政治工程的作用高於水利工程,在牽動極複雜的生態、經濟、社會、國防與政治考量下,已經很難以客觀的技術層面來加以討論。但若僅以單一議題來討論,仍有不少客觀的技術數據可以證明其效益。 \n \n在討論三峽大壩的防洪功能時,1998年那場長江流域特大洪水造成的毀滅性災難成為最常被提起的對照事件,三峽大壩自2003年開始運行後,2010年迎來了數十年來最大的長江洪峰,刷新了1998年洪峰的記錄,而這次三峽大壩不只減緩了中下游的洪災,先前受到安全性質疑的壩體也抵禦住洪峰的侵襲。 \n \n以2010年長江與三峽大壩的水文記錄來看,當年汛期之初的6月中下旬長江流域發生2次明顯集中強降雨,兩湖水系多條河流水位全部超出警戒,形勢異常嚴峻。為迎接洪峰到來,三峽大壩在7月中旬2次開閘洩洪,騰出容量應對每秒7萬立方米的特大洪峰。在首次洪峰通過時,攔下24.6億立方米洪水,減輕了長江中下游地區的防洪壓力。 \n \n雖然洪峰抵擋下來,但2010年仍有不少洪水災害,專家指出,三峽水庫的防洪作用非常明顯,發生洪水問題的主要是長江的支流,因災死亡者,絕大多數是山洪暴發所致。此後這種情況持續多年,至今仍是大陸各地方政府所管轄的河川水災最為頻繁。 \n \n近年隨著氣候變遷議題受到重視,極端氣候的影響也讓人擔憂三峽大壩的未來,長江三峽集團公司三峽樞紐建設運行管理局副局長趙木森曾表示,現在長江中下游河道洩洪能力轉弱,洪峰逐年升高,三峽水庫已出現防洪庫容不足的窘態,未來解決長江中下游的防洪問題,還要靠長江整體的綜合防洪體系。他說,「三峽工程的防洪能力有限,不能包打天下,三峽工程建成運行,不能完全解決長江的防洪問題,不能使長江防洪一勞永逸。」 \n \n對於三峽工程未來要抵禦愈來愈強的洪峰,許多人開始討論它到底能撐多久,從「萬年一遇」的洪水到「千年一遇」洪水的說法都曾被提出,最近還出現能抵禦「百年一遇」洪水的官方說法,顯示對三峽大壩的功能估計愈來愈「務實」。不過學者指出,抗洪能力與壩體結構安全是兩個不同概念,不能混為一談。如上所述,三峽大壩抵禦住洪水,但中下游各支流的洪水仍可以造成不小災害,指望一個大壩解決所有洪水問題,顯然是不切實際的想法。 \n

  • 三峽大壩旅遊區2019年遊客接待量創歷史新高

    三峽大壩旅遊區2019年遊客接待量創歷史新高

    據長江三峽旅遊發展有限責任公司今天表示,三峽大壩旅遊區2019年接待遊客達320萬人,創歷史新高。 \n \n三峽大壩旅遊區位於湖北省宜昌市境內,是大陸首批5A級景區和全國首批工業旅遊區示範點,也是三峽旅遊核心目的地之一。旅遊區於1997年正式對外開放,以三峽工程為依託,全方位展示工程文化和水利文化,目前已接待中外遊客3024萬人,成為長江三峽沿線接待人數最多的景區,帶動了三峽庫壩區旅遊產業的發展。 \n \n自2014年9月25日,三峽大壩旅遊區門票向大陸遊客免費以來,景區已連續五年接待遊客均超過200萬人次,且逐年持續增長。

  • 賴岳謙專欄:新聞可以這麼看》飛彈射三峽大壩? 4個不可能!

    賴岳謙專欄:新聞可以這麼看》飛彈射三峽大壩? 4個不可能!

    元月13日,台灣北社舉辦一場演講活動,邀請綠營的軍事專家蘇紫雲以「安全的總合:台灣應善用戰略機遇-從M503談起」為題進行專題講演。講演中,他主張應捨棄購買巡防艦,改大量採購中程導彈的戰略來對抗中國大陸,他說:「一艘功能陽春的巡防艦要價高達300億,滿油滿彈滿人的戰備成本更達500億元,但中程飛彈一枚3000萬,光是300億就差不多可以買1000枚中程飛彈了,而這些數量的飛彈可以封鎖中國30多個機場,讓對方的登陸部隊無法行動。」 \n \n席間,有北社成員問到有關使用中程導彈炸毀長江三峽大壩的問題,針對這個問題,他被動地回答只需要兩枚就夠了,但是他也補充說「水壩屬於民生設施,在戰爭法中並非正當軍事目標,攻擊行為是非法的。」這個新聞一經刊出,在兩岸間鬧得沸沸揚揚的,我們究竟該怎麼解讀這個事件呢? \n \n個人以為可以分成四個層面來看這件事。 \n \n首先是提問者的心理和思想狀態層面。過去也有人提出相關的主張,特別是美國的一些所謂戰略學家。他們主張炸毀長江三峽大壩可以造成長江三峽下游數十萬人甚至數百萬人的死亡,如此一來,大陸就可能因為畏懼這個嚴重的後果,不敢對台使用武力,或是在災害之後,大陸為了救災和善後,就無力對台使用武力。這種以廣大的平民百姓作為打擊對象的主張犯了反人類罪,屬於最嚴重等級的國際戰犯。在過去只有納粹德國和日本軍國主義者會幹出這種滔天大罪,所以,有這等想法的人或提出這項主張的人,他們跟德國納粹主義者和日本軍國主義者是相同等級的大壞蛋,應受到國際社會的公幹。 \n \n其次是如何獲得中程導彈的層面。當前世界上能夠生產製造中程導彈的國家為數不多,具有限資料統計約有俄國、美國、大陸、法國、印度、巴基斯坦、伊朗和朝鮮。俄美因有「中導條約」的限制,發展得比較不成熟。法國總統馬克宏剛到中國訪問,印度的還在測試和發展中,如果賣給台灣難保不會發生亞洲版的「古巴事件」,巴基斯坦和大陸是鐵桿兄弟,試問台灣能向伊朗或朝鮮購買1000枚穩定又性能良好的中程導彈嗎?外購既然無法獲得,如果要自己研發製造,還需要經過多少次的試射,在這段時間裡要面對多少技術克服、經費預算的排擠作用、國際壓力和制裁呢? \n \n第三是中程導彈精確度的問題。台灣沒有自主掌控的高精確度導航系統,對於射程長達幾千公里遠的導彈,如何能夠發展出高精確度又具備高命中率的中程導彈呢?又如何能夠在飛航期間突破重重防衛系統而不被擊落呢? \n \n最後,即使讓你的導彈飛到了長江三峽大壩,這種裝填TNT炸藥的中程導彈能產生多少效果呢?經過試驗,一噸重的TNT炸藥由空中往地面的黃土炸射,可以炸出37立方公尺的大洞。中程導彈的彈頭只能填裝400到600公斤重的TNT炸藥,如果炸在鋼筋混泥土的工事上,可能連7公尺的大洞都炸不出來。長江三峽大壩長約2,335公尺,高約185公尺,壩基寬約125公尺,封頂寬約40公尺。長江三峽大壩的壩體為重力壩,使用了 14.86×10的6次方立方米鋼筋混凝土,這樣強度的大壩如何能夠被炸毀呢? \n \n我們想事情如果想得太簡單了,有的時候會顯得外行,如果是因為政治掛帥,透過意識形態來看問題,討好與會的台獨人士,為他們推動台獨來壯壯膽,則會失去專業性。如果顯示出外行又失去專業性,這樣就離專家的名號越來越遠了。 \n \n編按:中時新聞網聘請知名學者賴岳謙教授開闢專欄:「新聞可以這麼看」,從犀利獨到的觀點為讀者分析解讀重大國內外及兩岸新聞,每周一定期刊出。

  • 2飛彈毀三峽大壩 陸斥台沒那本事

    2飛彈毀三峽大壩 陸斥台沒那本事

     日前,台灣學者說「兩枚飛彈就可以炸掉長江三峽大壩」,卻被大陸笑「沒那本事」!專家指出,台方提出所謂的「反制奇招」,根本不切實際,因為台軍的遠距離導引能力太弱,無法精準命中大壩,即便結束戰爭,屆時舉白旗的恐怕是滿目瘡痍的台灣;不過,台方這類「非對稱戰術」,陸方還是有所警覺。 \n 大陸官媒《環球時報》17日報導,面對大陸軍機繞台與M503航線的舉動,淡江大學整合戰略科技中心執行長蘇紫雲認為,台灣應朝「國防經濟」的方向發展,並稱「台灣優先部署1000枚中程飛彈就能封鎖中國30多個機場,而炸掉三峽大壩只需2枚飛彈。」還說1枚都嫌太多。 \n 台學者言論遭陸訕笑 \n 蘇紫雲這番言論反遭陸方訕笑。大陸專家分析,中程飛彈若要襲擊三峽,就技術而言幾乎不可能。首先,台軍目前的遠距離導引能力太弱,離不開不同飛行階段的綜合運用導引技術,即使有一兩枚中程飛彈能躲過「高中低多層防空反導火力網」,飛到三峽大壩附近,也沒有精確命中的能力。 \n 陸警惕台非對稱戰術 \n 台軍若真要用1000枚中程飛彈破壞大陸30多個機場,得先透過「彈頭減重」方法延長射程,反而降低了殺傷力,就算擊中機場,每個機場只能打出30個左右的「坑」;以解放軍的快速搶修能力,機場在24小時內就可修復,台灣根本遲滯不了解放軍的攻台節奏。 \n 分析指出,兩岸軍力消長,「用飛彈打三峽」的說法存有諸多漏洞,但這種「非對稱戰術」令陸方警覺性提高;中華民國國防部參謀總長李喜明先前就提出「研發60艘微型飛彈突擊艇對抗大陸」的建議,未來,台方還有可能將飛彈艇偽裝成漁船或遊艇,襲擊解放軍大型戰艦。

  • 「連原子彈都炸不動!」 黃創夏爆三峽大壩真正弱點

    「連原子彈都炸不動!」 黃創夏爆三峽大壩真正弱點

    針對陸軍機繞台、逕啟M503航線,綠營智庫學者日前建議部署1千枚中程飛彈,必要時可炸毀長江三峽大壩,就能中止戰爭。連帶讓資深媒體人黃創夏前年所提「三峽大壩是大陸的一個罩門」說法,再被網友挖出批判。黃創夏對此直指,三峽大壩的壩體連原子彈都炸不動,但它真正的弱點是在「船閘道」。 \n \n黃創夏在臉書指出,由於三峽大壩的弱點在「船閘道」,因此,大陸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才特別發布《長江三峽水利樞紐保衞條例》,在船閘道上空,連風箏和攝影用的無人機都禁飛,怕有不可測的危機。 \n \n黃創夏強調,「船閘道」是三峽大壩的罩門,這個分析有憑有據,全是引用《新華網》和大陸國務院發布的新聞,但很多膚淺網友仍胡亂猜疑和引用,吵吵鬧鬧到今日還是話題,實在無奈......。 \n \n黃創夏2016年曾在政論節目《關鍵時刻》中表示:「三峽大壩是中國(大陸)的一個罩門,只要擊中三峽大壩,整個中國(大陸)百萬人可能瞬間死亡,上海立刻就會被淹沒。」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