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開陽的搜尋結果,共36

  • 脆皮雞工法掂廚師分量

    脆皮雞工法掂廚師分量

     「你去台北任何餐廳、絕對喝不到我這麼好喝的牛尾湯」!他飄逸修長的身軀,發出洪鐘的自信,深愛她的夫人總能在他發表「演說」時,投予肯定的眼神與微笑!的確,一碗牛尾湯要燉的湯清色潤、腴而不膩,牛尾骨肉的膠質滑潤適口;必是湯品難得中的難得啦。

  • 仙島七王經典角色重現

    仙島七王經典角色重現

     「七星六明一無蹤,隱隱現現神祕光,六王霸守東西線,一君獨佔南北方。」在《金光布袋戲》上檔劇集《戰血天道》第32集收尾時,出現這首由「人間國寶」黃俊雄大師在1984年於台視演出的《六藝七王》開場詩,正式宣告黃俊雄大師一手打造的「史豔文系列」及「六合系列」,將在「大俠」黃立綱手中建立一個全新的金光宇宙觀。

  • 六合善士跨時空救俏如來

    六合善士跨時空救俏如來

     金光布袋戲劇集《戰血天道》結尾,現身的兩位神祕角色秘雕與六合善士,對許多資深戲迷來說絕對不陌生,就算沒有收看布袋戲的人,也一定常在電視新聞上看到「秘雕」大名所衍生出來的形容,成為一時經典。

  • 挽救戰功艦中海號  姚開陽:只剩群眾行動幫忙

    挽救戰功艦中海號 姚開陽:只剩群眾行動幫忙

    曾參與八二三砲戰的「中海號」登陸艦,從民國99年降旗除役之後,就一直泊在高雄旗津,原本各界都希望如此具有歷史、捍衛台海的重要軍艦能夠保存,成為重要的歷史回憶。但是政府採購網卻刊登將要中海號以廢船殼名義標售,引發各界軍史研究者的憤怒與無奈。戰史漫畫家窩窩兔在臉書上表示:「2艘中共魚雷艇+9名我海軍官兵殉職+用整年軍援額度更換艦艉與大軸,(這些歷史)在我國海軍司令部眼中,(只值)…1千4百萬新台幣 !」 \n \n窩窩兔曾經以漫畫的形式,簡略的呈現中海號的戰鬥過程,也描繪了在海戰之後,海軍願意花大錢修復中海號,寧可花費整年的軍援額度預算修復,也不要由另一艘新艦來取代,就因中海號的戰鬥精神,足堪後人學習。然而時至今日,這些重要的精神戰力與歷史,似乎都被遺忘了,窩窩兔氣憤的下了「中海號詛咒」,要所有無力保留中海號的官員們付出代價。 \n \n另一名戰史研究員姚開陽表示,在西方,軍艦是被當成「人」來看待的,有歷史意義的軍功艦經常有機會保存,做為愛國教育的材料,但我們對於保衛國家的歷史軍艦,一直都缺乏維護意識。事到如今,只有看民眾是否有足夠的意識,與動員的力量出面保護。某方面也是政府的態度,各縣市花費大錢修理日本宿舍與過去的工廠廠房,不可能沒有力量保留中海艦。 \n \n姚開陽的臉書: \n \n「中海艦」的命運被決定了。身為超過50年資歷的軍艦史研究者,又是台灣海事博物館的鼓吹者,在這個關鍵時間點的當下似乎不能不做些表達,以留下歷史紀錄。 \n \n談「中海艦」必須拉到比較宏觀的格局來看,也就是這個社會(不僅是軍方)對於軍艦的態度。軍艦不比其他裝備,它的使用年限非常長(尤其在台灣),而且許多人在上面生活與工作,又跑遍世界各國,所以軍艦是被當成「人」一樣看待的,下水時由女性擲瓶,就是教母與受洗禮的意思。軍艦跟人一樣有艦名,要註冊船籍好像出生證明,改變隸屬或艦名都要重新登錄,除役都有隆重的儀式。我們不會對坦克、飛機、大砲做這些事情,但是會對軍艦做,因為軍艦不僅是裝備,更是許多人對她投注以感情的「人」。 \n \n如果軍人把軍艦看成僅是裝備,那麼除役的軍艦在他們眼中就只是幾千噸的鋼鐵、黃銅、橡膠,叫做「物資」,可以拿來賣錢。這樣說好像也沒有什麼不對,但是有人會願意為了幾千噸的物資,來「艦在人在、艦亡人亡」嗎?這才是一個國家海軍意識強弱的關鍵。 \n \n我們的社會這種意識非常薄弱,所以我們可以把清朝末年(1906年)下水,打過辛亥革命、北伐、抗戰與古寧頭,都已經來到台灣的「楚觀艦」在1964年給拆了。我們會把江南造船廠自行設計建造的登峰之作,以國父之名命名的「逸仙艦」,在經過戰沉、打撈、日俘、戰後歸還、來到台灣傳奇的一生,在1959年5月19日以2,682,500元標售拆解。我們會把1954年梁天价鯁門島海戰的功勳艦「雅龍」在1956年10月1日標售給唐榮與光華鐵工廠拆解。 \n \n還有參加過中途島、雷伊泰、護航大和艦最後一役與攔截蘇聯油輪,不死鳥「雪風」的「丹陽艦」,也是在1971年被拆解。還有「沱江」、「東江」、「慶陽」、…..,有這麼多罄竹難書的先例在前,「中海」能有多少機會?其實大家心中都有數。 \n \n或許有人會說,我們有「德陽艦」呀!那是一個更糟的例子。這樣說好了,我們能體諒「不能」,但是無法接受「不為」。什麼叫「不能」:雙管5吋砲塔暫無退役品可以裝回,沒辦法呀!(其實手工打造假的都做得出來,當年「丹陽艦」就是這樣幹的),什麼叫「不為」:到處的公園都有雙管5吋砲塔就是不去交換一門正確的回來裝(以為老百姓反正不懂,這才是重點)。最後成了二戰、FRAM、火砲、武三都不是,連找張歷史照片來對照都不可能。有人譏諷她是「武進四」,真的,四不像! \n \n回頭說「中海艦」。我從三年多前開始接觸金門縣政府保存「中海艦」的事,其實當時就已經被閹割,不叫「中海艦博物館」,叫做「運補園區」。從戰馬變成拉車驢,差距不可以道里計。為何要隱瞞八二四海戰史?我至今不解,應該與大陸觀光客無觀,如果金門之熊可以,「中海艦」為何不可以? \n \n去年曾經傳出海軍要將「中海艦」換成「中富艦」,因為「中富」剛剛除役,可以自力開到金門搶灘,「中海」則需要整修,而且沒有動力要用拖船拖去,總之就是錢的問題。軍方大概認為兩艘都是同級艦,一樣嘛! \n \n說個笑話。故宮有個鎮館之寶叫做「翠玉白菜」,我可以到藝品店買一個一模一樣的去跟故宮換,然後說我的更大、更新、更鮮豔,還不用找錢我噢!荒不荒謬?當然荒謬!那「中富」換「中海」荒不荒謬?功勳艦是「中海」不是「中富」,那怕是一模一樣也不能冒名頂替,文資哪能這種野蠻搞法?現在金門的「園區」停擺,這下大概連「中富艦」也要沒了。 \n「中海」不僅是八二四海戰的功勳艦,還是戰後青島中央海訓團接艦的天字第一號,「中、美、聯、合」四級艦的「中」字號,「海、權、鼎、興」的第一艘,你們新海軍的祖師爺耶!左營軍區大門叫「中海門」,你今天把「中海艦」拆了,是否明天把「中海門」也給拆了? \n \n其實這種事本來就不該由海軍主導,因為這不是海軍的專業與本業,也沒有這種動機與誘因,應該納入文化部的業務範圍。兩年前在一次文資的公聽會中我向鄭麗君部長提出台灣應該要有國家級的海事博物館,蒙鄭部長當面肯定,並承諾說「轉建議海委會辦理」,我一聽就知道完蛋了,因為海委會一定是工具導向的,果然現在海事博物館變成了「海洋資源博物館」。「資源」?剛剛好像提過,是幾千噸的鋼鐵、黃銅、橡膠嗎? \n \n我們至今都還存在「主管部會」的刻板觀念,譬如以為遊艇一定要歸交通部管,結果就管成現在這個樣子。因為交通部滿腦子是貨輪運輸,最討厭老百姓駕小船穿來穿去,嫌麻煩,雖然遊艇法通過了,最好不要執行,因此用各種消極不合理的辦法來限制,完全不是興業的作法。譬如郵輪產業,重點是酒店、餐飲、演藝,這些吃喝玩樂的事情交通官員懂嗎?用交通運輸的思維來管理,台灣不可能有自己的郵輪產業。 \n \n不過,今天「中海艦」的事我覺得還是有希望,看我們的行動力有沒有辦法像柯P說的「文化恐怖份子」。像基隆的西二、西三碼頭,就是都更確認後文資翻案的。阿根納遊艇廠也是,阿根納還比「中海艦」年輕呢!淡水的小白宮也是從海關已經決定要拆掉建大樓的手中搶救保留下來的。如果沒有行動就構不成壓力,以後就怪不得別人了。 \n \n至於錢,放心吧!台灣遍地蚊子館怎會沒錢?現在各縣市都在大修日本宿舍,每一幢都要花好幾千萬(某市花了四千萬修前市長官邸,OT開咖啡廳只擺得下四張桌子,開一萬年也回不了本),如果是廠房、倉庫、公共建築,更都是以億為單位起跳,「中海艦」區區一千二百萬,九牛一毛爾!就看是「不能」還是「不為」了! \n

  • 國泰證攜開陽 啟動上市櫃輔導計畫

    國泰證攜開陽 啟動上市櫃輔導計畫

     開陽集團與國泰證券正式簽訂輔導上市櫃契約,展開IPO上市櫃計畫,正式邁向資本市場之路。國泰證券表示,開陽集團深耕太陽能光電領域多年,集團旗下眾多企業,採取合縱連橫的策略布局,近年逐漸開花結果,目前開陽集團在國內的太陽能電廠總裝置量約271MW,市占率13%,為全台EPC領導廠商,並與眾多知名企業合作,團隊經驗豐富且深獲客戶肯定。 \n 開陽集團董事長蔡宗融表示,集團獲利穩定,2018年實績上看50MW,今年施工實績如中鋼集團的第二期屋頂型光電系統、台電投資位於彰濱的100MW地面型電站開發等。蔡宗融指出,以開陽豐富的電廠營運實績及高市占表現,有信心將是政府力推太陽能發電政策的受惠者,預估隨著電廠營運為營收續添成長柴火,再加上持續爭取後續標案,未來整體營收成長可期,並一舉晉升為高殖利率能源概念股。除EPC業務外,光電農場亦為開陽集團另一個經營重點,以光電結合農業,引進日本完整的先進技術,開陽集團在培植技術上已有效突破,子公司開陽國際生技Solgreen品牌不僅獲得2017商標獎殊榮,所推出各種高品質、可安心食用的食材,如嚴選香菇(乾)、鮮採黑木耳(濕)等食品,已在國內連鎖超商舖貨販售。 \n 國泰證券表示,開陽集團位處國內太陽能光電指標性企業,後續將會協助整合開陽集團旗下開陽能源及晁暘科技的EPC業務規劃上市,預計明年登錄興櫃。

  • 《產業》太陽能IPO再添新血,開陽集團明年拚登興櫃

    開陽集團與國泰證券本月正式簽訂輔導上市櫃契約,展開IPO上市櫃計畫,正式邁向資本市場之路。 \n 開陽集團深耕太陽能光電領域多年,主要業務為太陽能電力系統工程承攬(EPC)、太陽能電廠等,位處太陽能產業下游,並以自有品牌POWER MASTER,行銷全球國際市場;而集團旗下眾多企業,合縱連橫的策略布局下,近年逐漸開花結果,目前開陽集團在國內的太陽能電廠總裝置量約271MW,市占13%,為全台EPC領導廠商,並與眾多知名企業合作,團隊經驗豐富且深獲客戶肯定。 \n \n 開陽集團董事長蔡宗融表示,開陽集團近年已達穩定獲利,2018年實績上看7OMW,今年施工實績如中鋼集團(2002)的第二期屋頂型光電系統第一期亦由開陽施工、台電投資位於彰濱的100MW地面型電站開發等;以開陽豐富的電廠營運實績以及高市占的領導地位,將會是政府力推太陽能發電政策中受惠者,估計隨著電廠營運的營收加入,加上公司已有的電廠實績,有利爭取後續投標,未來整體營收成長力道強勁,可望晉升成高殖利率能源概念股。 \n 除了EPC業務外,經營光電農場是開陽集團的另一個重心,公司以光電結合農業,引進日本完整的先進技術,在培植技術上獲得突破,集團旗下開陽國際生技的Solgreen品牌,獲得2017商標獎,推出各種高品質、可安心食用的食材,有嚴選香菇(乾)、鮮採黑木耳(濕)等食品,在連鎖超商皆可買到,開陽集團在短短時間便竄升為國內香菇王,香菇光電農棚數量或產值都稱冠市場。 \n 未來趨勢將以替代能源取代傳統電源,而開陽集團位處國內太陽能光電指標性企業,掌握關鍵零組件,並擁有豐富的饋線設置電網並聯經驗,未來深具潛力,後續將會協助整合開陽集團旗下開陽能源及晁暘科技的EPC業務規畫上市,預計明年登錄興櫃。 \n \n

  • 《未上市個股》深耕太陽能光電,開陽集團拚明年登興櫃

    國泰證券與開陽集團簽訂輔導上市櫃契約,開陽集團預計明年登錄興櫃。 \n 開陽集團深耕太陽能光電領域多年,主要業務為太陽能電力系統工程承攬(EPC)、太陽能電廠等,其位處太陽能產業下游,並以自有品牌POWER MASTER,行銷國際市場,集團旗下眾多企業,採取合縱連橫的策略布局,近年逐漸開花結果。 \n \n 國泰證表示,綜觀太陽能產業,中上游的電池及模組容易受到各國政府補貼、反傾銷反補助等政策影響供需狀況,導致價格可能不穩定,對公司營收獲利影響不小,反觀目前全球EPC業者以政府的保證收購機制為穩定收入來源,各國能源政策轉型後將由地面型發電廠轉為以家戶、廠辦等屋頂型、分散式發電系統採以自發自用模式成為趨勢;而台灣在政府力推綠能政策下,規劃於2025年提升再生能源發電占比達20%,其中國內太陽光電廠興建第一階段2020年預計完成5GW是目前2.5倍,電廠總投資金額2,500億元,在FIT(Fixed Feed-in Tariffs:固定電價機制即躉購制度)保障下提供電廠穩定售電收入,依經濟部能源局公布資料顯示,預計總售電收入可高達312.5億元,目前開陽集團在國內的太陽能電廠總裝置量約271MW,市占率13%,為全台EPC領導廠商,並與眾多知名企業合作,團隊經驗豐富且深獲客戶肯定。 \n 開陽集團董事長蔡宗融表示,集團獲利穩定,2018年實績上看50MW,今年施工實績如中鋼集團的第二期屋頂型光電系統、台電投資位於彰濱的100MW地面型電站開發等。蔡宗融指出,以開陽豐富的電廠營運實績及高市占表現,有信心將是政府力推太陽能發電政策的受惠者,預估隨著電廠營運為營收續添成長柴火,再加上持續爭取後續標案,未來整體營收成長可期,並一舉晉升為高殖利率能源概念股。除EPC業務外,光電農場亦為開陽集團另一個經營重點,以光電結合農業,引進日本完整的先進技術,開陽集團在培植技術上已有效突破,子公司開陽國際生技Solgreen品牌不僅獲得2017商標獎殊榮,所推出各種高品質、可安心食用的食材,如嚴選香菇(乾)、鮮採黑木耳(濕)等食品,已在國內連鎖超商舖貨販售。 \n 國泰證券表示,各國政府積極發展替代能源儼然為未來趨勢,開陽集團位處國內太陽能光電指標性企業,掌握關鍵零組件並擁有豐富的饋線設置電網並聯經驗,未來深具潛力,後續將會協助整合開陽集團旗下開陽能源及晁暘科技的EPC業務規劃上市,預計明年登錄興櫃。 \n \n

  • 垃圾變黃金 廢棄太空包做成有機肥料

     瞄準綠色循環經濟大趨勢,開陽集團旗下即將成立開陽綠金股份有限公司,完成其光電結合農業、生技及廢物回收利用的綠色循環經濟事業版圖。開陽綠金董事長蔡宗融表示,從頂上建太陽能板,發展綠能;到地面土地種香菇,解決吃的問題;現在把種香菇的廢棄太空包也變成可以再利用的有機肥料,更沒有留下任何廢棄物,「這是集團想要發展的綠色循環經濟」。 \n 新公司「開陽綠金股份有限公司」,位於雲林褒忠,土地約1公頃,預計9月份試產。綠金工廠第一階段將於今年底完成,蔡宗融指出,臺灣一年會產生兩億包的太空包,廢棄太空包處理不當,會造成環境污染,是很大的問題。開陽秉持綠色環保理念,要把廢棄太空包製作成為有機肥料,或者再製太空包,以達到真正的綠色循環為營運宗旨。 \n 由於太空包再利用的技術有相當難度,開陽綠金不僅技術定位為業界先鋒,亦有望成為國內第一家取得太空包領域環保認證的公司,繼而積極為政府解決環境污染問題,因此備受注目。蔡宗融坦言,開陽集團從事綠能後,發現除了免費的陽光之外,下面這塊土地也可以充份再利用,才著手光電與農業結合,同時考慮不能增加廢棄物,繼而再投入處理過程中會產生的太空包問題解決,毅然踏上循環經濟之路,一以貫之都不違背當初做綠能的信念。 \n 他認為,不論做風力或太陽能都是綠電,希望所生產的能源都可避免環境污染;雖然發展綠能會產生一定的廢棄物,但遠遠不及燃煤、燃油、燃氣、核能所抵達的耗劫程度。看好綠能是未來趨勢,蔡宗融指綠金未來還會從事其他綠能方面的廢棄物再利用,在兼顧環境保護、經濟進展與可持續發展為前提下持續努力。他強調,「未來十年開陽集團將朝此目標努力,希望成為亞洲第一家綠色循環經濟的公司」。

  • 開陽攜手日企 打造最大香菇光電農企

    農光技術大躍進!台灣開陽集團在安倍首相的初代防衛大臣-久間章生顧問穿針引線之下,與日本M'sHoldings株式會社於上月共同簽署投資合作備忘錄,將引進日本九州大學農學研究院-農學博士大賀祥治所研發的菌種及農業技術在台栽培香菇,再返銷日本的合作計畫亦同時鳴槍起跑,有望成為台日兩國最大香菇光電農企業。

  • 瓜國大使訪開陽光電農棚

    瓜國大使訪開陽光電農棚

     4月13日瓜地馬拉駐華大使亞谷華女士親赴雲林參觀開陽國際生技的營農型光電農棚,不僅實地進入農棚體驗採杏鮑菇行程,在參訪整個光電農棚的架構之後,表示會盡全力協助;同時,開陽集團在瓜地馬拉的投資案也正式開啟,第一期投資100萬美元,預計年底前光電農棚可望峻工,即逕與移民當地的台商合作投入營運,首次到訪的亞谷華大使還期許開陽集團在當地能領頭善盡企業社會責任,深根瓜地馬拉。 \n 兩年前,開陽集團經營觸角開始伸向中美洲友邦國,此後中美洲友邦國來臺參訪開陽光電農棚次數頻繁,開陽董事長蔡宗融皆全程親自接待解說,不斷為我國「農業+光電」外交加溫。 \n 今年開陽進一步鏈結日本先端農業,是唯一躍上國際的光電農業MIT代表隊;蔡宗融說,開陽將在台灣與邦交國間,持續扮演企業外交大使的角色,並強調,希望未來將營農型光電農棚的模式複製到新南向國家,如果有機會南向要將技術性輸出合作,開陽會全力配合。 \n 位在雲林近百座的開陽光電農棚中目前已成功種植出香菇與木耳,尤以種植香菇比例最高,其中雲林的木耳反季節栽種,平均一天能豐收生產2,000-10,000台斤;香菇栽種還待做環境控溫的修正,兩種高經濟作物製成生技產品並順利打進大型集團通路及超市銷售。 \n 蔡宗融說,開陽集團為臺灣結合太陽光電及農業生技的先鋒,今舉凡菇類及多樣性蔬果的栽種,皆已成為產官學研取經的對象,百尺竿頭再樹立「綠能新食代」標竿。身為國內最大太陽能EPC廠,開陽光電很看好農光互補的產業前景,蔡宗融希望有一天能在光電結合農業生技領域,成為世界舉足輕重的廠商,因此已積極結合農試所及學界的資源展開策略性深耕布局。

  • 尼加拉瓜大使訪開陽光電農棚

    尼加拉瓜大使訪開陽光電農棚

     3月2日尼加拉瓜共和國駐華大使達比亞親赴雲林參觀開陽國際生技的營農型光電農棚,不僅體驗採香菇與採木耳行程開懷盡興,更深入了解光電與農業結合的產業加值,為我國「農業+光電」外交力道再下一城。 \n 開陽集團董事長蔡宗融表示,蔡總統提出2025年非核家園的目標,確實鼓勵太陽能發展,但是臺灣發展太陽能的進度仍遠落後大陸。就以做營農型光電農棚來說,目前在臺灣進展仍不順,主因是政府各部門的本位主義導致無法有效率推展,反而是在一些邦交國意料之外更受歡迎。今年開陽會以瓜地馬拉做灘頭堡,預計近月買下土地,在年底前把光電農棚蓋好,與移民當地的台商合作投入營運,首次投入資金為100萬美元。 \n 開陽在雲林的營農型光電農棚目前已成功種植出香菇與木耳,並且打進台塑集團及超市銷售,「雲林的木耳反季節栽種,平均一天能豐收生產2,000~10,000台斤;香菇栽種還需要做環境控溫的修正」。但蔡宗融指臺灣7成香菇從另一管道私入,政府應想辦法抑制,以避免臺灣農產品面臨與大陸削價競爭的壓力,「目前臺灣的經營策略只能以提升品質去跟大陸競爭」。 \n 談及開陽未來10年願景,蔡宗融表示,不排除往資本市場前進,因為太陽能電廠需求資金龐大,公司在資金取得要更容易更方便,才能擴大營運規模。開陽目前雖是台灣最大的EPC廠,建置電廠的市占率超過20%,但臺灣若要達到綠能發電20GW的目標,現在看來只完成7%,未來還有93%的市場有待努力。因此開陽的四大目標:一、投資電廠。二、電廠的規畫、設計、施工。三、電廠的系統維運。四、發展光電結合農業生技。他希望善盡領頭羊的企業責任來一步一步完善93%的潛力市場,同時達到光電固定收益將來能占公司總營運20%~40%。 \n 此外,蔡宗融期許在光電結合農業生技的領域成為世界舉足輕重的廠商,更決心朝此目標努力。「單是靠農產品賺錢是一個挑戰,把農產品跟生技公司合作開發成保健食品,也是一種轉型的方法。未來人口增加,將面臨食物短缺、上漲,我們現在擁有的土地超過50公頃,如果能找到一種最合適的產品,再跟光電結合,這市場應該會很大。」

  • 開陽集團營農型電站 進軍海外

    開陽集團營農型電站 進軍海外

     蔡政府力推太陽能發電,目標是2018年第2季新增裝設1.52GW(1GW為10億瓦電),以及在2025年達成20GW太陽能裝設量。因應太陽能內需大開的動能,開陽集團宣布,將大舉結合太陽能與農業,發展營農型電站,觸角更從臺灣延伸到國際。 \n 目前開陽集團已分別在瓜地馬拉及薩爾瓦多申請公司、買地做菇棚,明年初預計設置50KW屋頂型太陽能板,太陽能電力作為自用,第1期投資金額100萬美元,後期將加碼投入500萬美元。 \n 開陽集團高層表示,營農型電站的太陽能單位面積比重比較低,為了讓農業機具可以直接開進去,透光率達70%,如此大部分的作物,包括水稻都可以種。旗下子公司興義科技副總林志成表示,只要清楚什麼樣的農棚搭配什麼樣的作物,太陽能結合農業絕對可行,「政府說青農沒有地可以種,太陽能還要跟農業爭地,其實不是這麼回事」,重點是農業單位如何跟光電業者做最好的溝通、輔導、規畫,讓土地做最有效的運用。 \n 開陽集團是國內第1家太陽能結合農業到中美洲投資的台灣企業。該集團高層認為,中南美國家大部分是農業立國,而且有關稅優惠,農作物可直接輸出北美,日照比臺灣高20%~30%,適於結合的高經濟作物如杏鮑菇等價格比臺灣高約1倍,諸多優勢,可以看到商機。此外,更重要的是瓜地馬拉乃邦交國,在那裏亦可得到政府外交上的幫助。 \n 林志成說,在順應南向政策上,開陽也考慮到東南亞國家發展太陽能電站的可行性並已進入集團評估中。

  • 開陽集團薩爾瓦多設中美洲分公司

    隨同中華民國「2017年中美洲投資及採購商機訪問團」來薩爾瓦多的太陽能產業廠商「開陽集團」,於當地時間28日在薩國舉辦成立中美洲分公司記者會。 \n 中華民國駐薩大使謝妙宏、薩爾瓦多農業部長歐德斯、負責招商的經濟部次長羅德理格絲、外交部次長米蘭達、「出口暨投資促進局」局長雷耶斯等人應邀觀禮。 \n 開陽集團董事長蔡宗融並分別與薩國「社會住宅發展基金」主席查維斯及「信用銀行」(ProCredit)總經理柏艾修簽署合作協議。 \n 謝妙宏致詞時重申中華民國對強化台、薩兩國企業投資與經貿交流的承諾;「開陽集團」來薩成立中美洲分公司,具體落實總統蔡英文今年1月「英捷專案」訪問中美洲時所提出推動雙方企業交流,創造彼此互惠互利的商機,同時也展現台灣結合優勢產業,深化台薩雙邊合作與投資的具體成果。 \n 開陽集團為全球太陽能產業領導廠商之一,未來「台灣製造」(made in Taiwan)的先進科技及高品質產品將照亮薩爾瓦多這塊美麗的土地。 \n 薩經濟部次長羅德理格絲表示,很高興看到蔡總統訪薩不久後即有成果,像開陽集團這樣的國際性大廠選擇薩爾瓦多做為前進中美洲的灘頭堡,未來希望不但能將再生能源推廣至薩國各地,更可推廣到全中美洲。 \n 羅德理格絲也特別感謝中華民國政府對薩國在投資、貿易推廣與合作等領域的支持與信任。 \n 記者會中,開陽集團除簡介該公司組織及運作、海內外投資計畫,蔡宗融也指出再生能源的重要性,強調太陽能應用在住宅、工業及農業等層面更是目前的發展趨勢。他特別指出,該集團運用太陽能板在上層發電,下層進行農業栽種,增加農業附加價值的特殊技術,對於土地資源有限的國家,特別值得推廣。 \n 記者會計有薩國經貿、銀行界及政界代表及媒體記者等共約100多人到場觀禮及採訪。1060330 \n

  • 台灣光電農業經驗 進軍薩國

    台灣光電農業經驗 進軍薩國

     薩爾瓦多大使錢曾愛珠(H.E.Ambassador Marta Chang de Tsien)20日參訪開陽光電農場,希望移植台灣經驗到薩國幫助農民提升技術和品質。開陽董事長蔡宗融強調,薩國日照量比台灣多20至35%,很適合發展光電農業。 \n 薩爾瓦多大使參訪 \n 蔡宗融今年元月隨總統蔡英文訪問中美洲4友邦,發現薩爾瓦多是農業大國,而且日照量比台灣多出20至35%,天然災害又少,太陽能發電產業還在起步階段,很有發展潛力。 \n 立委蘇治芬居間促成這場國際參訪,薩爾瓦多大使錢曾愛珠、參事羅培斯(Hon.Counselor Jaime Jose Lopez Badia),以及外交部拉丁美洲及加勒比海司參事陳昆甫等人聽取簡報外,也進入低溫控制的菇室參觀,驚訝於台灣可以養出這麼多種不同的菇種,還能做成許多加工品,甚至保健食品及藥品。 \n 錢曾愛珠說,薩爾瓦多的人民也吃菇,但都是吃新鮮的。看見像花朵一樣的木耳,好奇地問「這也能吃嗎?」原來薩國人不知道木耳也可以吃,她殷盼能藉台灣經驗幫助薩國開展更寬廣的農業。 \n 蔡宗融指出,太陽能電廠下的農業可結合中低日照農作物,電廠上方發電產電,下面種植諸多農作物,一地二用,地盡其用。而中美洲國家是一個適合太陽能結合農業發展的地方,仔細評估後,更加強國內業者朝海外投資的決心。 \n 開陽生技 樂見其成 \n 開陽農業生技公司光是在雲林縣就擁有100多座光電農場,面積逾30公頃。除了培養各式各樣的菇類外,也和高雄神祕果業者黃崑勝合作,栽培同時低日照、可以改變味覺的神祕果;更特別的是,黃崑勝經過研發,將神祕果製成錠,並且已經通過台灣及日本的專利。

  • 陸新一代電子偵察船 開陽星船入列服役

    中國大陸自行研發的新一代電子偵察船-舷號856的開陽星船10日入列中共海軍服役,,入列後隸屬北海艦隊一作戰支援艦支隊。 \n 大陸微信公眾號「當代海軍」報導,開陽星船入列命名授旗儀式10日在青島一處軍港舉行,此偵察船標榜能夠對一定範圍內各種目標實施全天候、不間斷偵察。 \n 報導說,電子偵察船是用於電子技術偵察的海軍勤務艦船,電子偵察船所搜集的電磁信號和數據資料對於破譯敵方加密信號、摸索敵方通訊頻段規律以及研究有針對性的干擾方法等都具有相當重要的作用。1060111 \n

  • 亂中有趣的台灣 哪會變一言堂?

     二○一○年我有幸擔任上海世博會台灣館的創意總監,為四十年未曾參加此國際盛會的台灣盡份心力;而同時我又為中國國家館擔任創意總監,體會身為一個新興強國第一次扮演世博會地主國的心情。這對我而言是一次難得的機會,因為能夠把雙方的理念同時放在一張桌子上來比較。 \n 一開始許多人擔心我會把台灣館設計成小中國館,這種憂慮不能說沒有道理,因為台灣與中國的文化系出同源,而且彼大我小,可能產生磁吸效應。幸好我同時也在設計中國館,知道如何避開。當我研究台灣與中國大陸的差異時發現,儘管歷史文化有許多共通之處,但台灣的多元豐富卻是大陸所沒有的。 \n 台灣從三千多米的高山到海濱可能只要不到一小時車程,這對許多生長在內陸、一輩子沒看過海的大陸人是難以想像的。台灣在歷史上受到荷、西、中、日、英、美文化的交錯影響,社會由閩、客、外省、原住民、外配混合組成,充分反映在語言、生活習慣、飲食,以及捷運車廂內講不完的廣播上。 \n 不僅景觀多元、種族多元、文化多元還意見多元,甚至到了有點雜亂的地步,但這就是台灣最可貴的地方。在這種視角下國會打架算什麼?名嘴相罵算什麼?站在廣場上問候總統的親人也不會有人多看你一眼;還要再加上非常不整齊的城市天際線、滿街亂鑽的摩托車、沿街花枝招展的檳榔妹,真是五花八門熱鬧滾滾,但卻始終在一條不會脫軌的軸線上進行,這就是台灣。有人說這是「亂中有序」,但我覺得更傳神的說法是「亂中有趣」! \n 台灣真是太有趣了,連大陸來的人在批評了台灣的市容醜陋之後也都如此說,因為他們發現了比整齊劃一更高的境界,那就是市民自主自發的活力。我們很難想像台灣能像上海一樣,在世博會前一聲令下全市所有小區的屋頂一律重新油漆整修裝上彩燈霓虹。他們的政府權多錢多,公家花錢幫你整修房子沒有人不歡迎;台灣的政府權少錢少,你能想像若要求老百姓為了台北花博把自家房子油一油,會有人理嗎? \n 台灣政治上百無禁忌,一人一把號誰怕誰;媒體輿論,各式各樣的意見、觀點天天狂熱上演;經濟上政府未動百姓先行,你說南向我偏要西進;而且民間比政府有錢,地下比地上資源更豐富。如果台灣未來有什麼能與韓國人競爭的,我相信絕對不是大有為的政府而是這些「亂中有趣」的民間活力。 \n 這樣如同一尾活龍的台灣會因為一個旺中案而成為一言堂?那可就太瞧不起台灣人了。(作者為躍獅影像科技公司導演;二○一○年上海世博會「台灣館」與「中國館」創意總監)

  • 兩岸史話-廣源輪的另一場戰役

     由於黃朝琴的家人都在台灣,當處理「廣源輪案」時他心裡的壓力可想而知。 \n 日本橫濱正金銀行曾委由J.F.Reslenre律師代表向美國聯邦地方法院北加州分院提起訴訟,要求法院下令中方將船上的2,100噸廢鐵在碼頭卸貨,由法官Harold Louderback審理。中國政府並不否認日本擁有廢鐵的物權,但卻不讓日人登船移走貨物,也反對美國法院有管轄權。雙方引經據典,過程精彩萬分,美國聯邦法院在1939年6月以該輪不屬其管轄範圍為由拒絕辦理,中方大獲全勝,日本人既得不到船,也拿不到廢鐵,損失在25萬美元以上。 \n 最後華籍船員除趙子明船長及王期福大俥留守廣源輪,以及舵工隨耀賢留總領事館為差役外,其餘海員17人由洛杉磯華僑支助,搭乘藍煙囪公司輪船經馬尼拉返回香港。廣源輪在經過4年的風吹雨打缺乏保養維護後,已經是不堪使用,被領事館當做廢鐵變賣,所得交國民政府在重慶修建外交官舍。最後日本正金銀行還是取回了那2,100噸廢鐵,卻又碰上美國禁運不能運回日本,只好就地賣給美國的鋼鐵廠。 \n 關鍵人物黃朝琴 \n 本案的關鍵人物中國駐舊金山總領事黃朝琴先生於1889出生於台南縣鹽水鎮,早年在日本早稻田大學政治經濟系畢業,後於1923年赴美,1924年獲得美國伊利諾大學政治學碩士學位,主修國際公法。1928年進入南京外交部任亞洲司第一科科長,於1935年出任中華民國駐美國舊金山總領事。由於黃朝琴的家人都在台灣,當處理「廣源輪案」時他心裡的壓力可想而知。 \n 黃朝琴之後調任駐印度加爾各答總領事,戰後任外交部駐台灣特派員,是早年政壇台灣籍的重要人物。曾任台北市第一任官派市長,台灣省第一屆參議會、台灣省臨時省議會第一、二、三屆及台灣省議會第一、二屆皆任議長,中國國民黨中央常務委員、中央評議委員,以及台灣第一商業銀行董事長、國賓飯店董事長等要職,於1972年7月5日病逝台北,享年76歲。 \n 我們由黃朝琴先生在本案的表現看出他能活用在學校所學的國際公法知識,達到出神入化的境界,讓本案成為法學教育的經典案例。更重要的是他鍥而不捨,堅持到底的精神,換做一般公務員,可能就照本宣科,船籍證書一發了事,省得麻煩,也不違法,但黃朝琴知道這船廢鐵運往日本將變成數千噸軍火殺死無數中國軍民,所以即使看似不可能,也要力阻,終於在政府、華僑、美國律師的通力合作下創造了奇蹟。反觀今日,有多少公務員能如此勇於任事? \n 胡適先生在民國28年9月12日為黃朝琴編,由美國華僑廣源輪案出版委員會發行的《廣源輪案》一書寫序,以他的白話文功力最能言簡意賅地傳達本案的精髓。 \n 他寫道: \n 「廣源輪案,其實是3件案子,一為廣源船上海員毆打案,一為船的主權與國籍案,一為船上廢鐵扣押案。3案的勝訴都歸我國,這是中國外交史上一件很有意義的大勝利。 \n 胡適寫序點精髓 \n 我們讀了這3案的詳細記錄,第一不能不讚嘆黃總領事朝琴的敏捷勤勞,隨機應變,堅持到底,兩年如同一日,這是勝利的總指揮。第二,我們不能不感謝我方的法律顧問Hugh K. Mckevitt,Newell J. Hooey,Jack M. Howard,Archie M. Stevenson和國際法大師Professor James W. Garner這幾位先生用他們的知識學問,幫助我國做到這3案的勝利。第三,我們不能不讚嘆美洲各地的僑胞的慷慨合作。如金山蝦寮工會的監視輪船行動,如各地僑胞的踴躍捐款擔負廣源輪海員的盤纏和本案的訴訟費等,都于本案的最後勝利有很大的貢獻。 \n 廣源輪案雖然結束了,但這3案引起的國際法上許多有趣味的問題,是永遠有供學者引證援用的價值的。例如第三案(廣鐵案)裡,我方並不否認船底廢鐵屬於原告,只主張原告無權上船取貨。這是很有風趣的辯訴。對方的律師也不能不承認這個理論可以比莎士比亞的名著『威尼斯商人』裡女辯護士Portia提出的『只准割肉,不准出血』的妙例。只此一端,這案子就可以不朽了。」(全文完)

  • 兩岸史話-廣源輪的另一場戰役

     編者按廣源輪案經作者爬梳整理,此一罕為國人所知、發生於中日抗戰期間的一頁精彩外交、法律戰故事,始得撥雲見日。國籍船舶是領土的延伸,針對貨輪的法律之爭,也就成為發生在美國的中日「領土」之爭。本文作者為中國軍艦博物館館長、躍獅影像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導演與創意總監,經歷涉及創意、企畫、導演等領域,同時鑽研海軍史與近代史,兼為軍史相關專欄作家。 \n 當時中日之間已爆發戰爭,這一批廢鐵顯然是要製造軍火送往中國戰場。 \n 說起「廣源輪案」,現在恐怕已經沒有多少人知道了。這件事是中、美、日3方在法律上的角力,地點在美國的舊金山,關鍵人物卻是一位台灣人:黃朝琴先生,當時他擔任中國政府駐舊金山的總領事。 \n 「廣源輪案」發生於1937年7月30日,舊金山的中國總領事館接到美國金山通用輪船公司(General Steamship Corporation)代表中國煙台的永源輪船公司申請為其剛自美國航商蘇登克里相森公司(Sudden Christen Son)購得一艘排水量2,244噸,原名「Edna Christensen」,現改名「廣源輪」(SS Kwang Yuan)的貨船發給中國船籍證書。 \n 力阻船離舊金山 \n 雖然船東提出中國交通部發給的文件,但經總領事館多方調查後發現,該輪的船長、大副及輪機長等高級船員全都是日本人且已經上船接收,其餘船員20多人則為華籍,正在美國移民局看守尚未登輪,而船上裝有廢鐵2千餘噸,計畫先開往大阪再赴煙台。由於當時中日之間已爆發戰爭,這一批廢鐵顯然是要製造軍火送往中國戰場,總領事館甚至懷疑永源輪船公司根本就是漢奸代表日本人出面設立,總領事黃朝琴在向南京外交部請示之後,決定不予發給船籍證書,如此該輪就無法離開舊金山港。 \n 永源輪船公司發現無法取得中國的船籍證書後,暗中將船轉售予英國航商意圖申請英國的船籍證書,黃朝琴發現之後將錯就錯,根據原先永源公司送交的申請文件立刻核發船籍證書,確立其為中國籍,但卻又通知美國海關領事館將「暫時保管」該證書,於是「廣源輪」仍然不得出港。 \n 到了1938年初該輪仍無法離境,心急如焚的船長河野吉助多次藉開船入塢修理或測試羅盤的理由升火移動船位,為防該輪脫逃,總領事館發動華人蝦寮工會輪流派船監視,同時通知舊金山港的美國緝私艦注意,聲稱該輪若無船籍證書開離,按國際法即應視同海盜予以拿捕或擊沉。 \n 如此拖了半年仍無法離境,之後日本人又想出辦法將該輪轉售予大阪船舶株式會社的小谷杢之助,由日本駐舊金山總領事館發出日本的船籍證書,向美國海關要求放行,中國總領事館則聲明船籍證書尚在本館手中,該輪豈可能轉售?於是船籍證書竟鬧雙包。中方同時向美國航政司要求展延該輪出港日期,以澄清到底那一份證書有效,獲得美方同意。 \n 到了1938年4月,輪船上的華籍船員與日人幹部發生衝突及鬥毆,船長於是聲明開除全部船員,立即遣送回日本。中國總領事館則幫助船員爭取要求發清全部薪水,而且遣返不得經過日本,必須直達香港以免受到迫害,談判期間由黃朝琴向美方擔保船員仍住船上。 \n 軍事徵用成妙招 \n 在這段期間內雙方各自都有動作,日方新船主小谷向美國聯邦法院提出告訴,聲稱船員叛變,要求美國警方依法登輪拘捕,並將該輪船交還船主。中方則根據中華民國政府已頒布的《軍事徵用令》於1928年4月27日宣布該輪被沒收徵用,由駐美大使王正廷通知美國務院各部,並派華籍二副趙子明為船長。 \n 由於被徵軍用即成為公船,脫離地方政府管轄,從此日方向美國舊金山地方法院及美國聯邦法院控告的民刑事各案,都喪失了依據。因為中國公船依國際法是領土的延伸,船上的糾紛是屬於中國領事權限,美國法院無權干預。雖然船上的廢鐵被法院判決屬於日本橫濱正金銀行,但因輪船本身屬於中方,日本無法上船提貨,這是本案最妙的地方。 \n (待續)

  • 躍獅 利用世博造勢搶下專利

    躍獅 利用世博造勢搶下專利

     在大陸,想用著作權抓盜版、想用專利抓侵權,面對如螞蟻雄兵式的盜版大軍,連美商都抓不勝抓,更何況是台商?曾設計上海世博台灣館的躍獅科技,利用世博的大量曝光機會,趁機向大陸申請「實用新型」專利,結果順利取得專利權。 \n 參觀過上海世博台灣館的朋友一定記得,走進被稱作「全天域球幕」的劇場中,往上可以看到白雲在飄、鳥兒在飛;往下看,白浪滔滔、魚在跳,表現出台灣的自然景觀及城市風光。除了立體感外,走進森林,還可以聞到芬多精的香味,彷彿身歷其境。 \n 「全天域球幕」所使用的軟硬體都非常可觀。例如4D影片的資料處理量幾乎是《阿凡達》的2倍,而且還要營造4D效果,讓參觀者站在天橋上,眼睛沒有界線,製作過程難度極高。 \n 台灣館也是全球唯一採「雙懸掛式」的球幕,外球是一個重達130公噸的球體造型,使用100萬顆LED燈炮,形成全天域的圓球螢幕,讓每個角度都被照顧到,沒有死角。這是一個高難度的工程,尤其台灣館是所有世博展館中,最晚動工的展館,因此,建築物與內裝同步施工,更增加施工的困難度。 \n 用新樣式卡新技術 \n 台灣館的「全天域球幕」是由台商躍獅科技負責設計及監工,去年躍獅科技以「全球面圖像投射裝置」的名稱,在大陸申請到實用新型專利。 \n 喜歡研究國際海軍船艦、外號「船長」的躍獅科技創意總監姚開陽,早在2005年就參加過經濟部舉辦的「跨領域產業人才培訓班」,學習智財權的知識。 \n 姚開陽深知「發明」及「實用新型」兩種專利的區別及優缺點,他一句話點出申請「實用新型」的考量:實用新型非原創,就像不會做手機也不會做相機的廠商,如果把相機放到手機上,就足以申請實用新型。 \n 姚開陽拿著「720度全球面圖像投射裝置」的圖說介紹:這項專利的重點是「投影的方式」,不管其他人用什麼技術,只要投影的方式是球型,就會侵犯到專利。而「720度全球面圖像投射裝置」包括兩個主要組成部分,一是布置12台投影機的位置,二是如何控制12台投影機的技術(包括電路圖),所涉及的技術層次並不算太高,但利用「投影的方式」,卻足以限制不少擁有新技術的同類產品。 \n 到大陸,不注意專利問題,很容易就遭到侵權。就像大陸一家很大的公司(連姚開陽都不敢公開它的名字)現在就宣稱自己「打造台灣館」,並以此到處攬生意,但實際上,這家陸企只負責台灣館內的「台北案例館」的施工,而設計是日本電通做的。 \n 但姚開陽並不能告這家陸企「侵權」,因為陸企的行為充其量只能算是侵犯躍獅的「名譽」。而在參與大陸官方的招標過程中,躍獅也不斷接到舉發黑函,指躍獅侵犯了某項智財權。 \n 消費性產品特別要重視商標 \n 由於了解大陸的專利生態,在2005年大舉進軍大陸市場前,躍獅已經拿到包括大陸在內的全球專利註冊。姚開陽說:如果不能掌控專利,躍獅根本不會進大陸。 \n 躍獅製作的影片也會在大陸被盜版,但由於目前走的是像博物館、大型遊樂園之類的專業市場,大眾市場不是重點,姚開陽因此並不積極抓盜版。不過,當將來大陸市場做大後,躍獅抓盜版的動作就會轉趨積極。 \n 由於實用新型的申請門檻低,因此可能會同時出現許多高度雷同的申請案,因此,姚開陽選擇「720度全球面圖像投射裝置」在上海世博公開展示的同時,向大陸官方提出專利申請,頗有藉機造勢的效果。 \n 即便如此,大陸官方仍然不批准「720度」的名稱,理由為「720度是個普通名詞」,雖然「720度」的名稱沒有通過審查,但可以確定未來也不可能有人以這個名稱去申請專利。 \n 由於產品是屬於文創產品,躍獅產品還涉及著作權保謢的問題,像抓盜版影片還算容易舉證,但姚開陽就遇過向某公司提案,未過,但這家公司事後卻拿著躍獅的提案去跟躍獅搶同一件標案。 \n 姚開陽還遇過「專利蟑螂」到公司提案,未通過。之後,公司提出某種新產品,「專利蟑螂」卻反倒來在客戶間說公司「抄襲」,證據是他某年某日曾到躍獅提案。因此,姚開陽現在即使收電子郵件,只要是很奇怪的標題,他連看都不看,立即刪除,否則一旦只要點開郵件看,就可能被標記「閱讀過」該郵件。到時候,有理都說不清。 \n 從唯冠告蘋果侵權的案子中,姚開陽也直接點出消費性產品與非消費性產品在商標認定上的不同。他指出,像轎車是消費性產品,消費者是根據商標去購買產品,但像堆高機,消費者比較重視的是產品的性價比,這時候,商標就不是購買的關鍵因素。當然,兩類廠商在商標布局上的作為也會不同,消費性廠商會投較多的錢,申請更全面的專利保護,而非消費性廠商的專利投入,會比較有針對性,使用的經費也會比較保守。 \n 姚開陽指出,目前市場上充斥許多招搖撞騙者,向客戶誇稱擁有全天域球幕的技術,甚至在網路上公然宣稱台灣館工程是他們的業績,躍獅希望藉著這次公布中國大陸及台灣的專利證書,能有效打擊這些仿冒者,並保護客戶的權益。

  • 小火慢炸砂鍋魚頭

    小火慢炸砂鍋魚頭

     ★材料:鰱魚頭2.5斤、開陽30g、肉片100g、冬菇2朵、蒜頭5顆、蔥1根、蛤蜊10顆、白菜600g、芋頭1顆、板豆腐2塊、金針1小把、沙茶、白醋、醬油。 \n ★作法: \n ﹝1﹞芋頭炸至表層略有硬殼,金針洗淨不用泡開,冬菇洗淨泡開切絲、蔥切段備用。 \n ﹝2﹞鰱魚頭走水半小時,去除土腥味,瀝乾多餘水份,下鍋酥炸5分鐘,至表面乾香。 \n ﹝3﹞爆香開陽、肉片、冬菇、蒜頭、和蔥段,至蒜頭表面呈金黃色,香氣竄出後,再加入白醋、醬油、沙茶和水燒開。 \n ﹝4﹞取砂鍋,以蛤蜊、白菜、金針和芋頭鋪底,再將﹝3﹞連料帶汁倒入,最後放上炸好的鰱魚頭和豆腐。 \n ﹝5﹞不加蓋滾煮20分鐘即大功告成。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