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防禦條約的搜尋結果,共25

  • 「中美共同防禦條約」有望復談?記者爆驚人真相

    「中美共同防禦條約」有望復談?記者爆驚人真相

     美國國務院國務次卿柯拉克日前來台弔念前總統李登輝後返美,但這3天到底談了什麼?至今仍讓外界相當好奇,上次美衛生部長阿札爾來台後,政府開放美豬,而台灣政府有無可能和美方密談恢復已終止的「中美共同防禦條約」?有媒體人分析,這種看法是想多了。

  • 陸軍機頻繁擾台 美專家:台海可能引爆第3次世界大戰

    陸軍機頻繁擾台 美專家:台海可能引爆第3次世界大戰

    美中緊張加劇之際,台海上空也佈滿烏雲,近期大陸軍機頻繁進入台灣空域,其密集程度已經引發美國對台海安全的高度關注。美觀察人士認為,台灣是美中最根本分歧所在,可能引爆美中軍事衝突,如果發生第3次世界大戰,最有可能的熱點就是台灣。 \n \n大陸軍機近期頻繁進入台灣西南空域的防空識別區,連同26日已是本月以來第9次,國軍戰機升空依標準程序廣播驅離,美軍EP-3E白羊座電子偵察機今晨也再現身巴士海峽。 \n \n《美國之音》指出,大陸軍機出現在台海次數之密集極不尋常,如果這種情況持續,台海發生衝突的風險也會增加。新加坡國際戰略研究所亞太安全資深研究員格雷厄姆(Euan Graham)認為,大陸在台灣、南海、東海及中印邊境等多個場域同時採取咄咄逼人的軍事作為,是北京「戰略性機會主義」的表現,顯示它對發生風險有「高容忍度」,對於自己在印度或其他地方越來越不受歡迎也毫不在乎。 \n \n大陸國防部發言人吳謙周三公開警告,「美方頻繁打台灣牌,想通過『切香腸』的方式來危害中國的主權和領土完整,這完全是癡心妄想。」 \n \n在大陸的軍事壓力加大之下,華盛頓智庫大西洋理事會安全戰略中心副主任克羅尼(Matthew Kroenig)認為,目前美台之間最重要的合作領域是軍事和防務,「如果發生第3次世界大戰,最有可能的熱點就是台灣」。 \n \n任職喬治城大學外交學院政府系教授的克羅尼說,雖然美國對台灣有安全承諾,但那不是正式防禦條約,大陸可能認為它比美國對日本和韓國同盟條約的承諾要來得更弱。 \n \n曾於五角大廈和中情局任職的克羅尼專長是軍控事務,對大陸的軍力發展極為注意。他周三在全球台灣研究中心一場網路討論中指出,近年來大陸軍力大幅擴張,反艦導彈及潛水艇等會讓美國更難以防衛台灣,因此美台應該在防務上增加合作,協調彼此的策略與能力,確保台灣發展的軍事能力足以讓大陸難以對台動武。 \n \n克羅尼在其最近發表新書《重回大國競爭:從古老世界到美國與中國的民主和威權對比》(The Return of Great Power Rivalry: Democracy Versus Autocracy from the Ancient World to the U.S. and China)中提到,許多民主國家原都是規模較小,但後來都有「爆發性力量」而增長到更大的規模,例如古希臘的雅典、羅馬,甚至美國本身都是如此。因此他在書中故意帶挑釁意味地寫道:「台灣的長期遠景可能甚至比中共更好」。 \n

  • 美智庫學者提「美軍駐台」?前國防部長驚吐3字實情!

    美智庫學者提「美軍駐台」?前國防部長驚吐3字實情!

    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開始爆發,使醫療物資出現缺口,兩岸近期也因為「撤僑」問題產生摩擦,出現互相叫罵的情況,有美國智庫學者就建議,若疫情結束,升溫的兩岸局勢回不去,「美國可考慮在台灣重新駐軍」。但此建議,看在前國防部長楊念祖眼裡,卻直呼「不可能」。 \n \n  美國智庫「2049計畫研究所」研究員易思安3月初在多個媒體發表題為「美國應該在臺灣派駐軍隊」中英文版一文。文章認為,中國大陸武統已是「在所難免」,扣下扳機的風險「與日俱增」,故而主張「美國應該在台灣派駐軍隊」,「同時應全面提升對台外交待遇,加強台灣周邊前沿防禦部署,幫助台灣發展大規模常備軍,強化臺灣軍力」。 \n \n 易思安在專欄文章中還指出,為確保台灣有足夠防禦能量,美軍可在幾年內分批進駐,作為美軍盟邦的戰略前哨。並強調,「一支規模約一千人的陸海空三軍和陸戰隊混編部隊以輪調即非常駐方式進駐,應該就已經足夠」。 \n \n 港媒《中評社》近日就此事專訪楊念祖,楊念祖先是解釋他認為「不太可能」的原因,其一,「美國有駐軍的國家,必須有正式外交關係、簽訂軍事同盟關係,要有人民支持才讓外國軍隊進駐」。 \n \n 其二,駐軍也不是來幾天的短期問題,政府要專給駐軍提供土地、基礎建設,也要分擔經費等(日、韓、菲都有分攤費用),「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他認為,這「些條件我們都不存在,要美國自己出錢到這邊來,修建基地、付人員費用,任何人都能了解,美國政府在沒有利益下,不可能做這件事情」。 \n \n 記者也問及,對於「大陸武統台灣」這類國防陳年議題,有何看法?楊祖安認為,這前提不存在。原因是因為,現在中國大陸還在處理疫情,對付經濟的正常發展,任何領導人都是關注自己內部以及維持經濟發展為當即要務,如果隨便用軍事行動轉移內部壓力,可能性真的不高。

  • 美忌憚核威脅 要陸參與核武談判

    美忌憚核威脅 要陸參與核武談判

     美媒指出,美俄在2010年簽署的《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2010 New START)將於2021年即將到期,鑑於中國已成為擁核大國,美國官員已再次要求中國參加美俄之間的戰略核武談判,希望中國履行作為軍事強國應該維護國際秩序的責任。 \n 美國之音15日報導,美國官員說,中國長期以來都說永不參加武器競賽,也不尋求與美國和俄羅斯的武器數量對等。現在到了中國用行動證明自己是一個負責任的國際行為人的時候。 \n 路透報導,美國與俄羅斯的核武數量都超過中國,但中國在亞太地區的軍力增長引發美國決策者與盟國的警覺。美國總統川普試圖勸說中國參加美國與俄羅斯之間的核武談判,達成新的核武控制協定,取代將於2021年2月到期的2010年《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但川普的建議遭到中國的拒絕,理由是中國有限的核武力量是防禦性的,並不構成威脅。外界估計中國有大約300多枚核武器。 \n 不得擁逾1550枚核彈頭 \n 報導指出,2010年《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是美俄之間唯一依然有效的戰略核武協定,規定雙方核彈頭的數量不得超過1550枚,並對攜帶這些核彈頭的陸基、海基和空中發射的戰略飛彈的數量進行了限制。 \n 俄願延長條約 美未點頭 \n 如果美俄雙方同意,該條約可再延長5年。俄羅斯已建議立即延長條約,但美國還沒有做出決定。美國一位官員表示,關於《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我們還沒有就可能的延長做出決定,因為美方的重點是,應對除了受條約約束的武器以外,更廣泛的威脅(中國核威脅)。 \n 該官員說,中國繼續保持沉默,讓人對他們的意圖產生不確定感,只能讓美國感覺有必要再次集中發展遏制能力和戰備能力。中國作為一個軍事大國,應該履行國際責任,不能在要求享有全球地位的同時,又不履行維護世界秩序的全球責任。這就是我們認為,中國現在應該與美國一道參加武器控制談判的原因。

  • 今菲昔比 解除美訪問部隊協定

    今菲昔比 解除美訪問部隊協定

     美菲自1951年簽訂《共同防禦條約》以來,在區域安全合作上一直被視為不可動搖。但菲律賓總統杜特蒂12日宣布,將終止與美國的《訪問部隊協定》(VFA),為美菲未來安全合作蒙上陰影。美國國防部長艾斯培批評,菲律賓此舉是朝著錯誤方向邁出一步。美國與地區盟國集體合作推動中國在該地區遵守國際規範,菲律賓的舉動與這些努力背道而馳。 \n 華盛頓可以在菲律賓這個決定180天後生效前,努力影響菲律賓推翻或延遲這項決定。但菲律賓政府發言人帕萊諾 (Salvador Panelo)12日發表聲明表示,總統杜特蒂已決定取消美菲為期兩年的部隊輪換協定,目的是讓菲律賓在與其他國家的關係中保持獨立。杜特蒂不會接受美國任何挽回這項決定的倡議,也不會接受任何訪美的正式邀請。 \n 美國之音12日報導,艾斯培獲悉此消息後表示,美國與菲律賓在進行雙邊努力,並與地區盟國集體合作,以推動中國在該地區遵守國際規範,菲律賓方面的舉動與這些努力背道而馳。在美國試圖加強存在並在大國競爭領域與中國競爭之際,這對美國與菲律賓的長期關係、對菲律賓的戰略位置來說、對美菲兩國人民及國家聯繫來說,這是朝著錯誤方向邁出的一步。 \n 菲國參議員有異議 \n 消息傳出後不久,一些菲律賓參議員試圖阻止杜特蒂政府的行動,稱這項決定未經參議院批准,杜特蒂無權單方面廢除已批准的國際條約。這些議員擔心,這個決定會影響到歐巴馬政府時期簽署的2014年美菲《加強防務合作協定》,和1951年簽署的美菲《共同防禦條約》。 \n 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高級研究員波林表示,美國歷史最悠久的盟友菲律賓退出一項安全協定,這對美國作為地區安全提供者的信譽來說,將是一大打擊。杜特蒂上任以來一直希望拉遠菲律賓與美國的距離,結束兩國的長期同盟,並在戰略上轉向中國。如果終止協定的決定得到落實,實際上將廢除2014年的美菲《加強防務合作協定》,並使1951年的美菲《共同防禦條約》基本名存實亡。 \n 削弱美地區情蒐能力 \n 蘭德公司高級防務分析師格羅斯曼表示,《訪問部隊協定》是《共同防禦條約》具體操作的螺絲釘,如果美軍沒有能力自由進入菲律賓,在當地活動、並把軍事設備運入菲律賓,那美軍按照《共同防禦條約》履行義務就更困難,也無法對中國在南海的威脅做出迅速回應,並將削弱美國在該地區的反恐和情報蒐集的能力。

  • 菲美防禦條約修改後恐涵蓋南海

    菲美防禦條約修改後恐涵蓋南海

     菲律賓國防部長羅倫沙納昨天與到訪的美國國防部長艾斯培會晤,艾斯培除重申美國對菲美共同防禦條約的承諾,兩人也研議修改共同防禦條約內容。北京批評美國挑撥南海地區各國關係 破壞地區和平穩定 \n 艾斯培結束泰國曼谷東南亞國協國防部長擴大會議的行程後,轉往馬尼拉訪問。他與羅倫沙納舉行聯合記者會,重申美國對1951年菲美共同防禦條約的承諾,並強調菲美共同防禦條約涵蓋「整個太平洋地區,包括南海」。 \n 兩國於1951年簽署菲美共同防禦條約,承諾任一方本土或在太平洋轄區的島嶼領土、軍隊、公共船隻或飛機遭武力攻擊時,雙方將採取共同行動。不過,條約中對「本土」定義模糊。 \n 羅倫沙納已多次表示希望重新檢視條約,釐清兩國共同防禦範圍,是否包括菲律賓在南海聲索區域。他說,他的提案正在討論中,預計今年舉行菲美「相互防禦理事會暨安全接戰理事會」會議時,將進行討論。 \n 艾斯培說,美國和其他國家過去一年來基於航行自由通過南海的次數,比過去20多年的任何一年還要多,他們希望傳達出北京方面應該遵守國際規範和國際法的訊息。

  • 涵蓋南海?菲美防長會商修改共同防禦條約

    涵蓋南海?菲美防長會商修改共同防禦條約

    美國國防部長艾斯培今天與菲律賓國防部長羅倫沙納會晤,除重申美國對菲美共同防禦條約的承諾,雙方也研議將因應時勢變遷修改共同防禦條約內容。 \n \n 艾斯培赴泰國參加東南亞國家協會國防部長擴大會議後前往馬尼拉,今天上午在馬尼拉美軍公墓向陣亡將士獻花後,下午與羅倫沙納會晤,並發表聯合聲明。 \n \n 中央社報導,艾斯培說,他要重申美國對1951年菲美共同防禦條約的承諾,並強調菲美共同防禦條約涵蓋範圍為「整個太平洋地區,包括南海在內」。 \n \n 馬尼拉當局與華府於1951年簽署菲美共同防禦條約,承諾任一方本土或在太平洋轄區的島嶼領土、軍隊、公共船隻或飛機遭武力攻擊時,雙方將共同採取行動因應危險。 \n \n 不過,條約對「本土」定義模糊,羅倫沙納今年以來多次表示,希望與華府重新檢視條約,釐清共同防禦範圍是否包括菲律賓在南海聲索區域。 \n \n 羅倫沙納在記者會上說,雙方針對他的提案正在討論中,首先是低層級的討論,預計今年召開菲美相互防禦理事會暨安全接戰理事會(MDB-SEB)會議時,這項議題將被提出討論。 \n \n 艾斯培也再度抨擊北京當局在南海的行為。他說,過去一年來,美國和其他國家基於航行自由通過南海的次數,比過去20多年的任何一年還要多,「我們試圖傳達的訊息是,我們都恪守國際規範和國際法,我們認為中國也應該遵守它們」。

  • 美國防部長籲南海各國表態 集體對中國施壓

    美國國防部長艾斯培今天說,美國將在南海執行更多巡邏,藉此告訴中國,美方會維護對於全球貿易至關重要的南海航行自由。他呼籲南海各國公開表態,以集體行動對中國施壓。 \n 艾斯培(Mark Esper)在馬尼拉表示:美國「反對任何國家企圖藉由脅迫或恐嚇,犧牲他國以促進自身國際利益」。 \n 艾斯培指出:「我們想傳送的明確訊息是,我們並非反對中國本身,而是我們都服膺國際法規,而且我們認為中國也應遵守它們。」 \n 他說:「要傳達這項訊息,促使中國步入正軌,採取集體行動是最好的方法。」他敦促所有聲稱擁有南海主權的國家,公開表態並主張主權權利。 \n 他也表示,美國仍信守與菲律賓已有68年歷史的防禦條約;這項條約規範一旦菲律賓遭受攻擊,美國必須援助菲律賓。他並說,這項防禦條約適用於南海。

  • 替尼坦雅胡造勢 川普拋美以簽共同防禦條約

    美國總統川普今天表示,他已與以色列總理尼坦雅胡通電話,討論推進簽署兩國共同防禦條約的可能性。以色列即將於17日重新舉行大選,川普此舉顯然是在替尼坦雅胡造勢。 \n 川普發推文表示:「我今天與尼坦雅胡(Benjamin Netanyahu)總理通電話,討論推進美國與以色列共同防禦條約的可能性,那將會進一步鞏固兩國間的堅實聯盟。」 \n 川普又說,他期待本月稍後在紐約聯合國大會場邊,繼續進行那些討論。 \n 尼坦雅胡發推文感謝川普。推文表示,以色列在白宮從未有過這麼棒的朋友,並稱他期待在聯合國會晤川普,「推動以色列和美國間的歷史性防禦條約」。 \n 川普發推文的時機,距以色列17日大選僅數天之隔,顯然是想藉由揭示尼坦雅胡與川普關係緊密,試圖助使尼坦雅胡繼續掌權。 \n 多項民調預測指出,以色列重新舉行的大選競爭激烈。5個月前的大選,尼坦雅胡雖宣稱自己是贏家,但一直無法成功籌組聯合政府。 \n 尼坦雅胡領導的聯合黨(Likud)與前參謀總長甘茨(Benny Gantz)領導的中間派藍白聯盟(Blue and White)勢均力敵。甘茨於這次大選主打尼坦雅胡面臨貪腐指控。 \n 在今年稍早以色列大選登場前,川普承認以色列宣稱擁有戈蘭高地(Golan Heights)主權的主張,藉此替尼坦雅胡造勢。 \n

  • 美國退出中導條約 將在亞太布署中程導彈 中國是原因之一

    美國之音報導,美國星期五(2日)正式退出與俄羅斯維持了幾十年之久的《中程導彈條約》(INF)。美國國防部高級官員們說,從即日起,美國將不受條約約束地研發中程導彈,並將新型中程導彈部署在亞太地區。 \n \n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一份聲明中說,俄羅斯至少從2000年代初開始研發、製造、測試和部署違反中導條約的導彈;美國從2013年開始表達關注,但一直被俄羅斯置之不理。聲明說,美國不能留守這項被俄羅斯故意違反的條約。 \n \n蓬佩奧最後說,美國繼續致力於一個有效的軍備控制制度,將謀求一個不再是雙邊條約的武器控制新紀元。他說:「接下來,美國將敦促俄羅斯和中國與美國一道把握時機、為我們的國家和整個世界帶來真正的安全。」 \n \n中國一直反對美國退出中導條約,稱條約對維護世界和平很重要,但是拒絕自己也加入這項條約。 \n \n美國國會屬下的美中經濟和安全審查委員會(USCC)今年1月發佈報告說,因為不受中導條約限制,中國近些年來迅速研製導彈,目的是用來打擊美國和盟軍在亞太地區的軍事力量。 報告說,美國決定要退出中導條約,其中一個重要原因是中國的態度和做法。 \n \n《中程導彈條約》涵蓋射程在500公里到5500公里之間的陸基彈道和巡航導彈,包括常規與核導彈及其發射裝置。 \n \n美國國防部長埃斯珀(Mark Esper)7月16日在參議院軍事委員會作證的時候說,美國在按計劃8月2日退出中導條約後除了將加強導彈防禦之外,肯定還會研製自己的中程導彈,以應對俄羅斯和中國的挑戰。 \n \n埃斯珀:「另外我們必須做的事情是研發自己的中程導彈,不僅用來對付俄羅斯,也要應對中國。中國的多數導彈屬於中程導彈,所以如果哪一天我們跟他們打仗,我們要確保自己有能力回應。但願戰爭不會發生。」

  • 為避免捲入陸美南海角力 菲防長再提重新審查美菲共同防禦條約

    隨著陸美在南海地區的角力不斷上演,對周邊鄰國的壓力也日益增強。菲律賓商報6日報導稱,菲律賓國防部長洛倫札納(Delfin Lorenzana)5日表示,已有數十年歷史的美菲《共同防禦條約》中的模糊之處將只會在關鍵時刻製造混亂,而無法發揮阻嚇作用,他強調需要重新檢討該條約。事實上,洛倫札納去年12月就曾公開提出重新檢視條約的意見。 \n \n 大陸觀察者網引述菲律賓商報報導指出,1951年8月30日,美國和菲律賓簽訂《共同防禦條約》,條約要求兩國在任何一方遭受外國武裝襲擊時向對方提供幫助。這包括「對任何一方的領土,或其管轄的太平洋島嶼領土、其武裝部隊、太平洋上的公共船隻或飛機」的武裝攻擊。「但是如果襲擊涉及爭端領土問題,美國對菲律賓的保護承諾近年來一直受到懷疑。」 \n \n 報導稱,洛倫札納5日發表聲明稱,「我不相信菲美《共同防禦條約》中的含糊之處將發揮阻嚇作用。事實上,它反而會在危機時期造成混亂。」他認為,「現在的安全環境較當初簽訂條約時更為複雜,因此需要重新檢討。」 \n \n 報導指出,洛倫札納表示,他擔心的並不是美國欠缺保證,而是菲律賓被牽涉到一場自己不尋求也不想參與的戰爭中。「菲律賓沒有與任何有人存在矛盾,而且將來也不會與任何人發生戰爭。但隨著美國海軍艦船越來越頻繁地經過南海地區,美國極有可能捲入一場熱戰。在此情況下,根據美菲《共同防禦條約》,菲律賓將自動捲入任何此類衝突。」 \n \n 就在洛倫札納發表這段聲明前幾天,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剛於上周訪問菲律賓,期間向菲律賓總統杜特蒂澄清,美菲《共同防禦條約》涵蓋南海地區。他承諾,如果菲律賓軍隊或船艦在南海被攻擊,美國將採取行動,履行其對條約的承諾。 \n \n 不過,菲律賓商報稱,外交部長洛欽的立場與洛倫札納的這一表態恰恰相反。洛欽認為菲美雙方無需檢討該條約。他在上周表示,關於美菲共同防禦條約,「模糊是最好的威懾。」

  • 陸外交部:中方反對《中導條約》多邊化 美退約將造成消極影響

    針對美方4日表示,如俄羅斯不遵守《中導條約》,美將在60天內暫停履行條約義務,此外美方曾多次要求大陸加入《中導條約》一事,大陸外交部發言人耿爽表示,單方面退約將造成多方面消極影響,而大陸也反對《中導條約》多邊化。 \n \n耿爽說,關於第一個問題,《中導條約》對於緩和國際關係、推進核裁軍進程,乃至維護全球戰略平衡與穩定均發揮了重要作用,在今天仍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單方面退約將造成多方面消極影響。 \n \n而第二個問題,耿爽表示,《中導條約》是美蘇之間達成的條約,是雙邊性質的條約。中方反對《中導條約》多邊化。同時,中國奉行防禦性國防政策,在軍事力量發展方面一貫採取極為克制的態度,無意也不會對其他任何國家構成威脅。

  • 普丁放狠話:俄若遭導彈襲擊 必定啟用核武器報復

    普丁放狠話:俄若遭導彈襲擊 必定啟用核武器報復

    俄羅斯總統普丁今天在一場國際論壇上放出狠話稱,如果俄羅斯的預警系統發現有導彈襲擊俄國本土,俄方一定會對發射導彈的國家使用核武器進行報復。 \n \n據英國天空新聞網(Sky News)報導,普丁在索契出席一場國際論壇時表示,一旦俄羅斯遭到攻擊,「報復是不可避免的」。 \n \n普丁承認,一旦發動核武反擊,意味著全球將面臨一場災難,但他強調:「俄羅斯並不是造成這場災難的人」。「我們會成為侵略的受害者,並以殉難者的身份進入天堂。」他表示,那些發動攻擊的人,「只有死路一條,連後悔的時間都沒有。」 \n \n普丁類似的談話並非首次,今年3月普丁在發表國情咨文時提出俄羅斯就提出了要造出數種敵方無法攔截的核武器,包括核動力巡航導彈與攜帶核彈的無人載具。這些武器已陸續進行測試,射程不受限制,也能讓美國領導的北約組織導彈防禦系統毫無用處。 \n \n他補充說,開發這些新武器是為了回應美國退出禁止中程導彈條約,以及華盛頓發展導彈防禦系統的舉動。 \n \n當時有媒體被問到如果俄羅斯面臨被消滅時,是否會動用核武器,普丁的回答是:「如果俄羅斯都不存在了,我們為什麼還需要這個世界?」 \n

  • 美南韓防禦條約 北韓稱是侵略陰謀

    北韓執政勞動黨機關報《勞動新聞》1日指稱,美國與南韓的共同防禦條約,是圖謀將侵略北韓的妄想付諸實現的一項陰謀。 \n \n1950到53年的韓戰由參戰各造簽署停戰協定落幕後兩個月,美國與南韓在1953年締結了《美國與南韓共同防禦條約》。該條約於今年10月1日屆滿64周年。 \n \n朝鮮半島緊張情勢本月勢將持續升溫。美國雷根號航空母艦打擊群預定本月前進部署至朝鮮半島鄰近海域,屆時並將與南韓軍方聯合軍事演訓。 \n \n而各界普遍預料,北韓在10月10日 勞動黨建黨紀念日,可能再度採取挑釁行動。

  • 改變台灣命運的第七艦隊——美國不支持反攻大陸(四)

    當1960年的中蘇公開決裂以後,中共取得先進軍事裝備的主要管道就此消失了。1962年那場遲來的第三次台海危機是透過外交手段,而非武器衝突來解決。然而隨著中蘇關係決裂,對解放軍的科技能力帶來了負面的衝擊,以至於破壞中共侵略台灣的能力。1966年至1976年,「文化大革命」的一團混亂更惡化了此種局勢,因此發展海軍所能取得的資源變得更為稀少。 \n此種威脅層級的降低,使得1960年代的台海巡防艦隊產生了重大變化,包括了納編的軍艦變少、噸位也變小。然而在整個60年代,美國海軍依然維持著偵巡的任務,並持續到70年代末期。隨著美國提升在越南行動的態勢,台海巡防艦隊與封鎖北越的行動緊密地結合。因為越戰的關係,在整個1960年代的大多數時間,中美之間依然維持著高度的緊張關係。 \n台海危機三度爆發 \n1969年的中蘇爭議,代表著長期等待改善中美關係的一項契機。美國國務卿季辛吉下令美國駐台大使通知行政院副院長蔣經國,1969年11月起,會減少台海巡防艦隊的任務。 \n台灣提出抗議,季辛吉則回覆說「(我方)不會改變(把台海巡防艦隊)從固定巡邏的形態,變更為週期性巡邏的。」華盛頓在降低海軍偵邏任務的同時,也決定要修正美方對戰略物資的禁運,這是對北京釋放出的一個潛在訊息。根據季辛吉的回憶錄,「北京方面……理解」這些訊息。然而,甚至連尼克森1972年歷史性造訪北京之行時,都未能解編台海巡防艦隊。台海巡防艦隊之後還持續了7年時間,直到1979年中美建立正式外交關係才結束。 \n1958年之後,台灣海峽依然維持著高度的緊張局勢。1960年美國舉行總統大選,這些外島成為激烈辯論的話題。尼克森指控甘迺迪缺乏以武力保護這些外島的決心。1960年代初,解放軍明顯在金門的對岸地區集結部隊;1962年春,解放軍開始在台海地區部署額外的戰力。這些舉動激起了通稱的第三次台海危機,並促使美國作出迅速的外交回應。 \n第三次台海危機的背景,是基於毛澤東決心要清償中共積欠蘇聯債務,所引起的嚴重饑荒。各方估計數字雖然有差異,但一般認為1958年至1961年的「大饑荒」曾造成數千萬人的死亡。糧食短缺的情況一直延續到1962年,同年5月開始,超過十萬名難民蜂擁越過邊界逃至香港。國民政府利用此次危機,同意接收所有想要前往台灣的難民。兩天之後,美國政府同意接受數千名中國難民。 \n甘迺迪政府上任時,鑒於中蘇分裂的發展以及饑荒所造成的人道危機,考慮要放鬆對中國的貿易管制,不過政府還是拒絕了此提案。事實上,史慕德將軍事後坦承,國民政府當時竭盡全力在惡化此次危機。 \n舉例來說,國民政府在美國的同意下,投送部隊至中國大陸進行敵後破壞任務:「他們搭乘小型潛艇,在入夜時以2至30人小部隊登岸,然後前往共產黨那些能夠滋擾外島的火砲陣地。對共軍砲組割喉之後,這些人員就會接著消失無蹤。當中共疑惑為何火砲並未射擊,經過調查才會發現這些人都被割喉了。」不過這些破壞任務不僅是騷擾敵軍而已,也是國民政府試圖實施「反攻大陸」的一部分。 \n為了回應難民潮,以及害怕台灣有可能充分利用大躍進運動的全面崩解,盤算對中國大陸發動攻勢,在金門與馬祖對岸的解放軍,調遣更多的師級部隊進駐。1962年春,國務卿魯斯克經由美國情報單位的查核,確認解放軍已經調動6至8個師前往台灣對岸的沿海地區。然而,中國還未顯示出聚集帆船的跡象,因此魯斯克推論共軍的調動有可能是基於本能上的預防措施。 \n警告中共切莫妄動 \n1962年6月27日是建立台海巡防艦隊的第12周年紀念日,甘迺迪警告──顯然是他在競選時,就認定台灣的安全是仰賴於這些外島的安全──如果中共攻擊這些外島,他的政府會支持保證協防台灣的《1955年台灣決議案》:「對外島的任何威脅……必須依該決議案對台灣安全與該區域和平的更廣泛意涵來加以判斷。」同時,美國官員也向北京方面確認,華盛頓不會支援國民政府攻擊中國大陸的行動。美國駐台大使甚至警告蔣介石,《中美共同防禦條約》並不表示美國會支持台灣反攻大陸,同時「在人民心中建立起美國有此責任的印象是錯誤之舉。」 \n緊張局勢持續緊繃,不過並未導致軍事衝突。也許可以說甘迺迪政府靠著美國海軍在此地區的軍力,以外交手段解決了此次危機。華盛頓利用《中美共同防禦條約》當中文字上的模稜兩可,順利降低了此次爭端。然而在1960年代初期,為確保協助台灣能夠足以充分地自我防衛,美國也開始提供國軍威力更強大的飛彈。國府高度曝光的飛彈試射,是意圖要向中共傳達警訊,不要試圖發動跨越海峽的侵略行動。(系列完) \n

  • 看不見的屏障:穩定台灣軍心的第7艦隊

    看不見的屏障:穩定台灣軍心的第7艦隊

    \t根據卡特政府在1978年與鄧小平達成的斷交、毀約與撤軍三項協議,美國的軍事力量在中美斷交以後不再以公開形式介入台灣的防務。由於在缺乏美軍的直接保護下,台灣仍平安渡過了接下來37年的外交與軍事危機,在經濟上發展成了「亞洲四小龍」,甚至在政治上還完成民主化轉型的「寧靜革命」,人們很難想像1950年第7艦隊的出現,對穩定國家的軍心士氣帶來了多大的幫助。 \n\t台北八旗文化出版社,出於跳脫兩岸固有觀點向全球華人介紹這段被人遺忘的歷史,於本年初出版了由美國海軍戰爭學院海洋史系教授艾里曼(Bruce A. Elleman)撰寫的《看不見的屏障:決定台灣命運的第7艦隊》(High Seas Buffer: The Taiwan Patrol Force, 1950-1979)一書。而恰巧為本書擔任導讀的前國安會諮詢委員,清華大學退休教授鍾堅老師就是這段歷史的親身經歷者。 \n \n安定人心的力量 \n\t由於其海軍總部作戰督察委員會少將委員退役的父親鍾漢波將軍,就是抗戰勝利後代表政府赴日接受日本賠償軍艦的海軍武官,所以對於戰後中美兩國的海上軍事合作,鍾堅教授有第一手的掌握。事實上,他本人就是在東京美軍醫院出生,喝到的第一瓶牛奶也是由美國人所贈送的。因此在接受《中時新聞網》專訪時,鍾堅對保衛台灣的美軍給予了充分的肯定。 \n\t伴隨著韓戰爆發,美國總統杜魯門(Harry S. Truman)於1950年6月27日派遣第7艦隊轄轄下,俗稱為「台灣巡邏部隊」(Taiwan Patrol Force)的第72特遣部隊(Task Force 72)巡弋台海。只是在阻礙共軍侵犯台灣的同時,「台灣巡邏部隊」依據杜魯門總統海峽「中立化」的政策,也同樣禁止蔣中正率領國軍反攻大陸。 \n\t雖然表面上要在兩岸間維持中立,但是此刻美軍已經在朝鮮半島上與中共大打出手,且中華民國又是昔日共同抗拒日本侵略的盟友,美國軍人同情的對象當然還是台灣。其中最讓鍾堅感動的故事,是第7艦隊的官兵們曾在蔣夫人宋美齡女士與海軍子弟學校校長安世祺將軍號召下,集體捐款為在戡亂戰役期間陣亡與失蹤的海軍袍澤遺孤建立育幼院。 \n\t此時距離美國杜魯門政府發表《對華政策白皮書》,宣佈放棄中華民國政府還為時不遠。看在眾多因共產主義革命而失去故土,並且深感遭到盟邦背叛的國府要員眼中,基層美軍官兵無疑送來了一股暖流。鍾堅表示:「這是我姐姐長年來滔滔不絕一再重複向我提醒美軍第7艦隊協防期間當仁不讓的義舉,當年我還太小不復記憶,她是在現場向蔣夫人及美軍艦隊司令等高賓獻花的學生代表。」 \n\t也因為蘇聯全力支持韓戰的原因,缺乏傘兵與兩棲登陸作戰經驗的中國人民解放軍就此失去了「血洗台灣」的機會。隨著局勢穩定下來,美國的流行文化也伴隨著美軍一起進入台灣。提到美國文化的影響,在左營眷村長大的鍾堅老師也有第一手的接觸,他還記得:「半個世紀前木棉花盛開的南台灣,早年流行的是爭看好萊塢電影、收聽台灣美軍電台搖滾樂與喝美軍PX流到黑市的可口可樂。」 \n\t身為中華民國海軍將領的鍾漢波,因為與第7艦隊關係緊密,並且常到海外參加訓練的原因,時常給鍾堅帶回許多令童年小夥伴羨慕的禮物。他表示:「令我跩到不行的,是進小學前我就擁有美版的兒童讀物。父親遠赴美國太平洋艦隊受訓返國後,攜回一本美軍教官送我的《大象霍頓奇遇記》,是美國卡通漫畫鼻祖蘇斯博士的代表作;這本童話故事書被我翻到爛,一直保存迄今。」 \n \n體驗美國強大的軍事力量 \n\t等到鍾堅年紀大了一點,進入海軍子弟學校就讀以後,中華民國政府與美國已經簽署了《中美共同防禦條約》。伴隨著中美兩國軍事合作日趨緊密,鍾堅有了更多的機會直接目睹美國強大的軍事力量。他表示:「那時光最大的樂趣,是課間從教室奔出,坐在一巷之隔的陸戰隊司令部廣場,觀賞美軍艦載直升機自海上飛來著陸,隆隆的機聲,讓我們幼小的心靈震撼不已!」。 \n\t每一次當美軍飛行員關掉發動機,主旋翼葉片停止旋轉,鐘堅就想辦法上前偷摸直升機一把。只是在衛兵的緊密看守下,他的好奇心從來沒有實現過。直到小學畢業的那一個暑假,他才在同眷村擔任首席外事聯絡官的叔叔邀請下,穿著燙好的小學制服,坐著美軍吉普車歡喜的奔往高雄港第3號碼頭,參觀停在那裡的美國海軍重巡洋艦聖保羅號(USS St. Paul, CA-73)。 \n\t鐘堅指出:「老實說,我對美國軍艦的印象十分模糊,依稀記得三件事:一是從碼頭舷梯爬到艙面官廳有十層樓那麼高;二是碰到美軍官兵我張口結舌,因為我聽不太懂美語;最後,我在官廳吃一球又一球的冰淇淋,返家後肚子拉到不行。上美國軍艦,我既吃也拿,梯口值更的理事官送我兩份禮物,我也一直保存到今天:一張八吋的軍艦連框黑白照片,和一艘呎長的塑膠製巡洋艦模型。 \n\t自大二開始,人在清華大學讀書的鍾堅便在父親的要求下,每年寒假與暑假要花一半的時間回左營擔任家教,協助美軍顧問團海軍組的顧問眷屬讀中文。鍾堅教授總共在左營軍區的「內海友新村」待了六個寒暑假,並利用教育美軍眷屬中文的機會,也透過對方的幫助提升自己的世界觀與英文能力。自此以後,無論是英語的讀、聽、說、寫、唱等能力都樣樣難不倒他。 \n\t等鍾堅教授大學畢業擔任預備軍官以後,他第二次登上美國軍艦的機會也隨之而來。當時正值越戰打得火熱之際,美軍諾克斯級巡防艦派里號(USS Robert E. Peary, FF-1073)造訪高雄。時任憲兵少尉特種交通檢察官的鍾堅教授,跟著高雄港務局領港登上派里號進行檢查。由於具有少尉軍階,因此艦上服役的美軍士官與士兵在看到鍾堅的時候,都會向他敬禮。 \n\t而鍾堅教授在看到比他軍階更高的美軍軍官的時候,也同樣會行軍禮。那是中華民國與美國軍事合作最為密切的時代,有著如此強大的海上力量保護,受到大陸軍主義思想綁架,海軍只有近海打擊能力的中國人民解放軍根本不敢跨雷池一步。巧合的是過了20年以後,鍾堅教授前往南沙海域做研究,擔任護航任務的軍艦仍然是移交給中華民國海軍,並改名為濟陽號(FFG-932)的派里號。 \n \n第7艦隊還會重返台灣嗎 ? \n\t越戰結束後的第四年,伴隨著美國與中共實現「關係正常化」,包括第72特遣部隊在內的美軍單位撤出了台灣。然而艾里曼卻以美國海軍在1995年到1996年的飛彈危機期間派遣航空母艦戰鬥群巡弋台海為例,表示第7艦隊做為彰顯美軍遠程投射能力的「砲艦外交」之一部份,其實並沒有真正結束其屏障台灣的光榮任務。 \n\t鍾堅教授還記得,他在張憲義事件發生後那一年,也就是1989年的夏天以清華原子科學技術發展中心主任的身份接受邀請,參觀美國加州聖地牙哥基地的航空母艦突擊兵號(USS Ranger, CV-61)。當天負責簡報的海軍少校,在知道鍾堅來自台灣以後,還特別介紹該航空母艦歷年來為了捍衛自由、民主與人權等普世價值巡弋西太平洋的歷史。 \n\t等過了幾年,鍾堅才知道他在完成了第三次登上美國軍艦的歷史後,突擊兵號馬上就被派往南海,以預防可能因「天安門事件」而起的突發的衝突。可見自第二次世界大戰於1945年結束開始,整個西太平洋的和平與穩定都仰賴第7艦隊的保護與維持。包括鍾漢波將軍在內的廣大國軍將士,還有來自美軍顧問的指導、訓練與裝備,更是捍衛台灣安全的關鍵力量,缺一不可。 \n\t2016年1月27日,中華民國前總統馬英九先生在主持「保衛台灣紀念章頒贈典禮」的儀式上,強調有126名美軍官兵為了維護復興基地的安全而奉獻了自己的生命。為了感念這些為台澎金馬戰死的美國軍人,馬英九又於當年2月7日飛抵金門,親自率領文武百官前往水頭碼頭旁的「美軍陣亡將士紀念碑」向他們致意。 \n\t然而伴隨著想要帶領美國重走孤立主義道路的川普上台,台灣是否會成為華府與中共討價還價的籌碼,也已經成為了眾所矚目的焦點。針對這個問題,鍾堅教授表示:「川普總統當家百日內的起手式,是否延續前任歐巴馬「亞太再平衡」聚焦西太平洋的戰略?美國是否仍將維護全球的自由、民主、人權視為自己的國家重大利益,派遣第7艦隊加強定偵密度巡弋臺海、東海與南海?我們拭目以待。」 \n

  • 美防長馬蒂斯欲以日為例 建立軍費分擔機制

    美防長馬蒂斯欲以日為例 建立軍費分擔機制

    美國新任國防部長馬蒂斯(Jim Mattis)出訪日韓,在結束與韓國軍方的會議後,昨日抵達日本東京,立即與首相安倍晉三(Shinzo Abe)和防衛大臣稻田朋美(Tomomi Inada)進行會談。在與稻田朋美的會談中,馬蒂斯除了重申美日同盟關係不變外,更表示美國將與日方進一步商議往後軍費分擔機制,並以日本為例,作為其他有美軍協防的盟邦參考的範本。 \n \n據日本讀賣新聞報導,美國新任國防部長馬蒂斯首次海外出訪,選定亞太兩個盟邦日韓為落腳地,昨日抵達日本後,隨即與安倍首相與稻田防衛大臣進行會晤,在與稻田朋美的會議中他提到軍費分擔的議題,由於川普(Donald Trump)就職前曾多次表示,將對包含日、韓、德等美軍協防的盟邦加收「保護費」,馬蒂斯在會議上表示,「我們將與日方再行商議分擔軍費之事,未來擬用日本為範例,推行至其他盟邦一併執行。」 \n \n訪日的馬蒂斯在和安倍首相會晤時,不斷強調美方將持續維護《日美安保條約》(Treaty of Mutual Cooperation and Security between the United States and Japan),並支持日本對釣魚台群島(日本稱尖閣群島)的管轄權和主權,更表示美國與日本一樣,都很憂慮大陸近年來在東海與南海區域不斷擴張力量,美軍將會持續協防日本抵禦外來的威脅。就在馬蒂斯到訪之前,於今年年初,日本自衛隊不僅接收首架F-35戰機(F-35 Lightning II),美軍更派遣F-35特遣隊駐紮日本進行測試,並調派數架E2D預警機(E-2 Hawkeye)赴日進行監控。 \n \n馬蒂斯與稻田的會議中提到5項要點,除了未來重議兩國軍費分擔機制外,包含加強美日同盟的相關軍演與訓練活動、加強防衛與監督北韓快速發展的核武與中長程飛彈、承諾美軍將撤離目前位於沖繩的普天間海軍陸戰隊航空基地(Futenma Air Station)並另尋地點駐紮,最後更再次重申《日美安保條約》的立場,強調美日兩國將攜手防禦大陸在東海與南海的勢力,將釣魚台群島列入安保範圍之內。 \n

  • 名家-黃岩島爭議中的美中困境

     中菲一個多月來的南海黃岩島爭議,目前僅以「休漁」方式降低衝突,未來如何解決尚未可知。黃岩島之所以成為主權爭議焦點,表面上是中菲對於這一彈丸島礁的主權爭奪,但實際上是國際法的各自解讀與共同防禦條約的糾纏運用,而成為國際關係理論中新自由制度主義與新現實主義相互抗衡的另一實例。 \n 美國堅守亞太主導權 \n 菲律賓有恃無恐的原因很簡單,因為背後有美國撐腰。美菲兩國於1951年簽署《美菲共同防禦條約》,8條內容中最重要的是第5條:當菲律賓或美國領土受、在太平洋有管轄權的島嶼領土,及部隊、公共船舶或機艦受到攻擊時,共同防禦便立即啟動,言下之意就是美國將必須依據協防條約來保護菲律賓。 \n 美國的確重申對美菲共同防禦條約的承諾,但華府是否必須依照共同防禦條約介入中菲黃岩島衝突?這個問題的答案可追溯到1979年,美國國務卿Cyrus Vance給菲律賓外交部長Carlos P. Romulo的一封正式信函,信中載明「不管菲律賓的機艦是否位在菲國領土範圍內,或在島礁主權管轄內,只要受到攻擊,美國將依照共同防禦條約來保護。」另一重要陳述是1999年美國駐菲大使Thomas Hubbard在美菲軍隊互訪協議上的再保證,他說:「美國認為南海是太平洋的一部分」,這個說詞至今未改變。 \n 因此,美國的困境呼之欲出。若事態升高時菲律賓的軍艦與中共發生衝突,美國則勢必考慮「協防與否」。若華府選則「不協防」,則必須冒3項風險:第一,美國長久以來主張的自由航行權將逐漸遭到侵蝕,未來將無法以此面對中共;第二,許多亞太國家與美國訂定有長久的共同防禦條約,也在此時睜大眼睛觀看美國如何處理中菲黃岩島爭議;第三,假如美國的盟邦驚覺美國缺乏協防意願或能力,則將會重新思考協防對象,此舉將令亞太權力分配重新洗牌。 \n 但是倘若美國在黃岩島爭議上選擇「協防」菲律賓,則依然必須面對3項風險:第一,美國民意是否支持歐巴馬政府再度投入另一場衝突;第二,美軍在今年初公布的「國防戰略綱領」強調,美國必須重返亞洲,但實則大幅裁減軍力,那麼美國目前的協防能力能立即投入衝突嗎;第三,美國若要投入協防,則必須思考可用的方法與介入時機,只是一旦介入,將令原本複雜的美中關係憑添更多的不確定性。 \n 雖然中菲黃岩島爭議帶給美國協防與否的困境,但也給中共造成困境。黃岩島爭議造成中菲兩國一個多月來的對峙,兵戎相見的可能性時而可見,兩國國內均燃起民族主義,讓問題從南海中的小島延燒到兩國的政治與社會階層,對中共領導人而言,強硬或退讓都是困境。 \n 中國強硬退讓都兩難 \n 若選擇「強硬」,第一個困境是中共高層必須自問,解放軍真的準備好了嗎?根據《美菲共同防禦條約》,美國極有可能必須介入,屆時中菲黃岩島爭議將成為美中衝突;第二,中共強硬的態度將招致「中國威脅論」再起,而令這些年來中共苦心經營的「和平崛起」付之一炬;第三,中共真的需要為了這一個只能站3、4人的小島與美菲聯軍大打出手?倘若未能站上優勢之時,對中共政權則有不利的影響。 \n 然而倘若中共高層選擇「退讓」時,也將產生幾個不利因素:第一,當中共面對美國介入而退讓時,無疑地將向亞太地區宣告美國掌握此地區的主導權;第二,選擇退讓將令周邊國家以為中共目前還是紙老虎,這將會令與中共友好的國家重新思考與美國的關係;第三,中共十八大將至,對美國退讓將會造成黨內政治風暴,尤其民族主義已因黃岩島而燃起,若退怯將影響中國大陸內部的政治穩定性。 \n 雖然中菲兩國在5月中各自宣布「休漁」,稍微降低黃岩島的緊張氣氛,但中菲兩國誰先離開黃岩島,將會被視為是放棄領土主權,也將會在其國內引發軒然大波。為避免南海爭議逐漸升高而影響區域穩定,外交協商與區域多邊機制是重要的一步,但這需要中共放下身段熱情參與,若一昧地以領土主權為立場,則南海將永無寧日。 \n (作者為銘傳大學國事所兼任助理教授)

  • 美重申對菲共同防禦條約承諾

     針對持續嚴峻的南海情勢,一旦爆發武裝衝突,美國是否會依據《美菲共同防禦條約》保護菲律賓?對此,美方呼籲中菲兩國以外交途徑解決,並重申對共同防禦條約的承諾。 \n 美國國務院發言人紐蘭10日在例行記者會上表示,有關目前南海爭端情勢,國務卿希拉蕊曾一再表明,我們也在此重申,呼籲以外交途徑解決目前的爭端。我們也支持爭執各方以任何集體外交方式解決問題,而不靠強制手段。「有鑒於此,我們呼籲各方保持克制,避免緊張局勢升級。我們反對以任何方式訴諸武力的行為。」 \n 紐蘭還提及上周在華府舉行的美菲外長及防長「2+2」會談,當時美方向菲方承諾會依據《美菲共同防禦條約》保護菲律賓,紐蘭強調,「我們重申對共同防禦條約的承諾」。

  • 菲防長:若遭攻擊 美承諾保護

     菲律賓國防部長加斯明9日表示,南海若爆發衝突,美國誓言依據《菲美共同防禦條約》保護菲國。他說,這是上周在華府會談中,得到來自美方的保證。 \n 菲律賓《詢問者報》9日報導,加斯明轉述美國務卿希拉蕊的話說,南海若遭遇任何攻擊,美國將會保護菲律賓。加斯明特地以「西菲律賓海」一詞代替南海,並稱「整體而言,美方談話涵蓋我們在西菲律賓海遭遇的問題。」加斯明表示,希拉蕊與美國防部長潘尼塔都強調,不會選邊站,並向菲國保證美方會遵守1951年簽署的共同防禦條約。 \n BBC中文網報導,新加坡國立大學副研究員楊芳表示,不能排除中菲會發生小規模武裝衝突的可能性,但中方會盡量避免衝突擴大,畢竟菲律賓背後有美國存在。 \n 路透報導,美國海軍9日表示,將於明年春天部署新型近岸戰鬥艦至新加坡,為期10個月。此舉可能引發中國憂心美國涉入南海紛爭。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