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防空識別區的搜尋結果,共957

  • 2共機追美軍機越線 我強制驅離

    2共機追美軍機越線 我強制驅離

     漢光36號演習今天起,一連5天進行電腦兵推,但美、陸軍機昨均在我西南空域有活動,共機更兩度進入我防空識別區,遭我廣播警告驅離。據了解,共機進我防空識別區的機型,其中1架應是較慢速的反潛機,與8月23日蔡英文總統赴金門主持823紀念活動,大陸也有架反潛機在西南空域活動一樣。至於美軍則是出動1架E-8C指揮機往大陸偵蒐。

  • 共機進逼 當心虛招化實招

    共機進逼 當心虛招化實招

     9日上午超過20架的中共解放軍SU-30、殲10、空警500預警機等多型戰機,分批次闖入我方西南防空識別區,從低空、中空至高空,飛過我方最南端中線,至西南空域應變區,遭我空軍驅離多達24次。10日上午我方再度偵獲中共SU-30、運八等多型軍機,多架次進入我西南空域防空識別區活動,我空軍派遣空中兵力嚴密監控與應對。大陸軍機連日頻頻擾台,從料敵從寬的角度來看,目的應不只是單純的演訓而已,值得深入分析。

  • 蔡英文總統:嚴正警告不速之客 不要低估國軍守護家園的決心

    蔡英文總統:嚴正警告不速之客 不要低估國軍守護家園的決心

    共軍頻騷擾台灣,蔡英文總統今天上午赴防空飛彈連視導,隨後也透過臉書表示,「我嚴正警告這些不速之客,不要低估國軍守護家園的決心」;國防安全24小時確保中!請國人放心,也請給辛苦的國軍弟兄姊妹們鼓勵。

  • 陳一新》共機進逼 當心虛招化實招

    陳一新》共機進逼 當心虛招化實招

    9日上午超過20架的中共解放軍SU-30、殲10、空警500預警機等多型戰機,分批次闖入我方西南防空識別區,從低空、中空至高空,飛過我方最南端中線,至西南空域應變區,遭我空軍驅離多達24次。10日上午我方再度偵獲中共SU-30、運八等多型軍機,多架次進入我西南空域防空識別區活動,我空軍派遣空中兵力嚴密監控與應對。大陸軍機連日頻頻擾台,從料敵從寬的角度來看,目的應不只是單純的演訓而已,值得深入分析。

  • 6月起持續飛進台灣西南空域 防空壓力日增 中共戰機全空層多架次進逼

    6月起持續飛進台灣西南空域 防空壓力日增 中共戰機全空層多架次進逼

     軍方消息來源指出,昨天上午有超過20架中共解放軍SU-30、殲10等多型戰機,分批次飛進我方西南防空識別區,從低空、中空至高空,飛過我方最南端中線,至西南空域應變區,測試我方防空應處。昨天是自6月起,中共軍機連續多日,或在白天、夜間,進入我西南防空識別區,飛得最深入的一次,「架次多,全空層」,代表共機加深在我方西南空域的防空壓力與力度。

  • 中共偵察機 夜擾我西南空域

    中共偵察機 夜擾我西南空域

     軍方官員透露,1架中共偵察機於前天深夜和昨天午夜,兩度飛進我西南防空識別區進行偵察,分別是前晚11時50分許,以及昨天凌晨20分許,我空軍立即以廣播方式進行驅離。

  • 新聞透視》共機常態飛西南 我防空有死角

    新聞透視》共機常態飛西南 我防空有死角

     國防部昨公布中共軍力報告書,首次將共機近月頻飛西南空域原委,做了概要說明。但軍方沒說的是,我在西南空域有雷達死角,若照軍方研判,大陸打算飛成常態化,等於占據這塊空域,如此一來,國軍就必須加強雷達偵監控,設法堵住此死角。

  • 傳蔡英文專機返台陸軍機狂繞3小時 國防部回應

    傳蔡英文專機返台陸軍機狂繞3小時 國防部回應

    共軍戰機近日多次進入台灣防空識別區,甚至傳言飛越台灣海峽中線,網路亦傳聞蔡英文總統專機由金門返台時,疑似有共軍飛機在台海中線以東盤旋,全部時程近3小時。國防部對此發表聲明稱,蔡總統專機返台期間,相關海、空動態都有掌握,狀況正常,媒體報導的臆測內容,本軍不須評論。

  • 美軍機闖領空 張召忠:先打再說

    美軍機闖領空 張召忠:先打再說

     這兩天網路熱議美國空軍多架軍用偵察機偽裝成民航機,飛抵大陸廣東附近空域進行間諜偵察。解放軍少將張召忠表示,這種用民用目標掩護軍事身分的行動,在法律上要嚴懲。

  • 共機越線 謀畫南海防空識別區

    共機越線 謀畫南海防空識別區

     軍方消息來源說,大陸軍機近月在台灣西南空域附近的活動,是為畫立南海防空識別區做準備,大陸先把該空域畫為軍機訓練空域,頻繁進出訓練,待成為既定事實,順勢宣布畫為南海防空識別區。由於我方不同意,美方也認為此舉違背國際秩序,並損害周遭國家利益,所以幾乎天天派軍機在我南方與西南附近空域活動,不讓大陸得逞。

  • 台首承認動用防空飛彈系統追蹤陸戰機 專家指警告戰術將成常態

    台首承認動用防空飛彈系統追蹤陸戰機 專家指警告戰術將成常態

    台灣首度動用地面防空導彈全程監控解放軍戰機,而觀察家認為,未來這戰術可能會變得更常見。

  • 空軍以防空飛彈鎖定共機 專家:過於魯莽也不聰明

    空軍以防空飛彈鎖定共機 專家:過於魯莽也不聰明

    美國衛生部長阿札爾(Alex Azar)昨天飛抵台北松山機場訪問,此舉自然引發左岸的不滿,派出戰機跨海峽中線表態。據空軍司令部的說法:10日上午9時,中共空軍所屬殲10、殲11戰機短暫跨過台灣海峽中線,空軍「以地面防空飛彈全程監控」,並於第一時間廣播警告,運用「空中偵巡兵力強勢驅離」。雖然空軍捍衛領空的責任當然值得肯定,但是在國防專家看來,如果空軍司令部所述為真,空軍的應對手段其實不符法理程序,以防空飛彈監控共軍戰機更是不聰明。

  • 共機今接近台灣防空識別區 遭我空軍廣播驅離

    共機今接近台灣防空識別區 遭我空軍廣播驅離

    據透露,今早我方又偵獲共機短暫進入台灣西南空域,我廣播警告驅離外,偵巡戰機亦做適當應處。此外,美軍多架軍機今亦往南海空域飛行。有關共機行動,軍方現都不會發布,除非有特殊狀況。

  • 張競:菲律賓有何資格批評大陸設南海防空識別區?

    張競:菲律賓有何資格批評大陸設南海防空識別區?

    日前,中國大陸有意在南海劃設防空識別區(ADIZ ),對此美國太平洋空軍部隊指揮官布朗上將(Gen. Charles Brown, USAF)批評,此舉將國際秩序與印太地區自由開放的原則,波及周邊國家的安全利益。菲律賓在美國發聲後立即唱和,菲國國防部部長羅倫沙納(Delfin Lorenzana)指控這做法違反國際秩序,違反聯合國海洋法公約有關專屬經濟區條款等等。中華戰略學會研究員張競上校則認為,菲律賓根本是「作賊喊抓賊」,最沒有資格批評的角色,因為菲律賓早已劃定他們的南海防空識別區,而且還有愈來愈大的趨勢。 \n \n張競表示,羅倫沙納顯然就是忘記目前在南海周邊各國,菲律賓本身是唯一在南海海域劃設防空識別區,並且未來還打算繼續擴大其範圍;所以羅倫沙納如此發言,真可謂是「作賊喊抓賊」,所有指控北京打算安上之罪名,馬上就可對號入座,可以讓南海周邊各國反過來指責馬尼拉。 \n菲律賓是在1953年11月21日,由當時菲律賓總統季里諾(Elpidio Rivera Quirino)以第222號總統行政令,直接命令菲國民航主政機關立即籌設防空識別區,並且要求該民航機關首長須與菲律賓空軍以及美軍所派代表協商,以便確認並刊行菲國防空識別區邊界,說明統籌防空識別區內,在平時以及軍事緊急狀態下,遂行飛航管制與飛行器識別程序之法則與規定。最後季里諾總統並明確授權菲國工商部部長與國防部部長,由兩者共同核定後,菲國防空識別區各項規範方能生效。 \n儘管菲律賓劃設防空識別區如此多年,只因其空防武力相當薄弱,整體國家財政並不理想,因此對於其他國家軍機通過菲國防空識別區,其實根本就無法採取任何攔截查證因應行動;其實這就更加證明劃設防空識別區本身來說,假若無法配合實際行動,就無法產生任何政治效應。 \n因此各國軍機穿梭在菲律賓防空識別區,只要是遵從國際法條,未曾飛越菲國領空,原則上根本就是如入無人之境,從未感受到菲律賓空軍能夠有所作為。相對來說,有時外籍軍機借道於國際民航航路,通過馬尼拉飛航情報區,倒還會規規矩矩完成申請程序,聽從民航管制導引,馬尼拉飛航管制中心還顯得比較能夠具有權威,彰顯出菲國主權地位。 \n不過菲律賓空軍在2014年以「2028飛航計畫」(PAF Flight Plan 2028)為名,提出為期14年之遠程建軍發展方案,並且依據其空防戰力覆蓋區域範圍,設定菲國本身空防區域戰備(AR:Area Readiness)水準指標,作為空軍建軍發展追求目標。其中AR4是指涵蓋菲國領土0%至50%,AR3則是涵蓋菲國領土從51%至74%,此種戰備水準將實際包括目前整個菲國防空識別區,以及菲國所稱之西菲律賓海,換言之就是延伸至南海海域。假若是到達AR2時,其範圍將涵蓋75%至84%之菲律賓領土,其中將包括部分尚未被目前菲國防空識別區所涵蓋區域;最後若是到達AR1時,就必須涵蓋85%至100%之菲國疆域。 \n 依據前述指標,菲律賓空軍希望在2022年時,將目前區域戰備水準從AR4提升到AR3,換句話說就是要涵蓋目前整個菲國防空識別區,並且將其繼續延伸至部份南海海域;而且更打算在2028年時,將整個區域戰備水準從AR3提升到AR1。正是因為菲國空軍公開表達如此強勢建軍構想,因此菲國就更有隨著空軍建軍實力增強後,將重新劃設防空識別區範圍主張,而且構想亦有多個不同版本,但各個版本涵蓋範圍都明顯向南海擴張,並擴及大半個南沙群島海域上空。 \n就算是由菲律賓空軍司令德加多中將(LtGen. Jeffery F. Delgago, PAF)在「2028飛航計畫」建軍政策文件中,依據AR1區域戰備水準發展構想,所提出較保守涵蓋範圍版本,亦是明顯向南海擴張菲律賓防空識別區範圍,並且覆蓋大部分南沙群島海域所屬空域;因此證明菲國不但當前所劃設防空識別區,已斬釘截鐵地染指南海空域,未來更要得寸進尺,再將其範圍擴張到大半個南沙群島所在空域。 \n不過就目前觀察菲律賓政府籌措大量資源支持其空軍建軍,以及多項放在檯面之軍事硬體採購案顯示,菲國確實是有心去加強其空防實力,免得所有劃設之防空識別區都形同具文,完全都無法發揮任何實際效用。但就目前進度觀察,菲國空軍能否依照原定構想,將區域戰備水準向上提升到AR3水準,其實充滿各種變數,相關進展亦並不算理想,整體空防運作與戰備表現,亦未獲突破性顯著成長。 \n因此在此種狀況下,菲律賓國防部部長羅倫沙納信口開河,也不先思索菲律賓本身在防空識別區規範上是何種狀況,就胡亂跟著美軍將領起鬨,根本就是說嘴掌嘴,糊塗至極作賊喊抓賊。假若要是來打口水官司,馬尼拉未見得能夠討得到任何便宜。但是目前國際社會對於南海情勢本來就是多重標準,刻意縱容某些國家所採取行動,所以才會讓菲國政府喪失判斷能力,閉著眼睛猛說瞎話。 \n只是菲律賓檯面政治人物與政府官員,向來就喜歡用暗渡陳倉移花接木手法,來處理領土爭議問題。菲國空軍所發表建軍政策文件中,就用拐彎抹角方式,將防空區域戰備指標AR1與涵蓋全部國境疆域劃上等號,但若仔細檢查政策文件中所繪製AR1區域,其實就明顯夾帶大半個南沙群島海域,此種偷天換日小動作,不過就是在替未來南海領土爭議上,刻意製造各方並未對此提出異議之口實。所以針對菲律賓政府刻意對其空軍隨意亂繪製疆域圖,若是要在領土爭議上站穩立場,就必須對此透過外交管道正式提出質疑,並且明確表達對此有所異議。 \n其實在國際社會各項空中飛航體制運作上,防空識別區與飛航情報區涵蓋範圍,從來就不是百分之百與國境疆域完全相同,而且各國從來亦未曾拿出防空識別區與飛航情報區,作為解決領土或領海爭議之裁奪證據。如今菲律賓要拿出防空區域戰備指標所涵蓋區域與其所主張疆域相互建立聯結關係,確實是在國際法理論證擂臺上黔驢技窮自曝其短。 \n(原文登於litenews,得張競同意刊載)

  • 解放軍渤海大演習還在進行 陸媒:演習科目釋放重要信號

    解放軍渤海大演習還在進行 陸媒:演習科目釋放重要信號

    大陸解放軍早先宣佈於5月14日至7月31日在渤海舉行的軍事演習,目前仍在進行中,近日又有相關軍演的細節再被陸媒曝光,相關分析指稱,解放軍此次罕見演習是在向外界釋放「武統台灣」的信號。 \n \n這次的渤海的演習於5月11日由大陸海事局宣佈,日期從2020年5月14日到7月31日,在唐山港京唐港區舉行軍事演習和實彈射擊,所有無關船舶、人員提前撤離到安全區域,在此期間無關船舶一律禁止進入該管制區域內,管制區大小為半徑25公里的扇形海域。 \n \n據陸媒《環球時報》報導稱,解放軍在唐山港京唐港區進行多軍兵種、跨戰區的兩栖登陸、奪取島嶼、抗擊登陸、防空反導等多個實戰化演練科目。這在解放軍的軍演史上,並不常見。 \n \n《多維新聞》引述大陸海軍裝備專家王雲飛此前的分析稱,解放軍這次選在渤海邊上演習,一是此海域是內海,他國艦機無法抵近偵察;二是可以演練保衛首都北京的重點科目,保衛北京主要是防空反導,擔負保衛首都任務的部隊可以在接近實戰的條件下核對總和完善作戰方案;三是幾乎可以演練所有的重點使命任務科目,例如對強敵作戰中的反航母作戰、空中防禦作戰、電子資訊作戰,反分裂作戰中的海空封鎖、火力突擊、岸灘作戰、立體登陸作戰、城市港口作戰等;四是陸、海、空和火箭軍機動、保障極為便利。 \n \n除了上述實戰演習項目外,因此次演習時間涵蓋了5月20日,外界認為軍演是在為中國大陸為必要時「武統」台灣做準備。 \n \n日本共同社曾報導,解放軍計畫在8月舉行以「奪取台灣下轄東沙群島」為假想目標的登陸演習。演習將由解放軍南部戰區實施,將出動登陸艦、氣墊船、直升機和海軍陸戰隊,「規模前所未有」。 \n \n當時有分析人士表示,解放軍此舉或「意圖打通航母通道」、「為南海防空識別區做準備」,但解放軍截至目前尚未向外界公佈該演習計畫。 \n \n東沙群島是南海四大群島之一,位於廣東省汕尾市以南約260公里,是大陸海軍從海南島經巴士海峽去往太平洋的戰略要地,目前由台灣實際控制。 \n

  • 共軍機又來了 今年第18次擾台

    共軍機又來了 今年第18次擾台

     今年兩岸關係持續低迷,大陸軍機也一再現蹤台灣附近空域,昨天上午再度有共機現蹤台灣西南方的空域,並且短暫入侵我方的防空識別區,隨後遭空軍廣播驅離,這已是共機今年第18度擾台。 \n 大陸軍機今年以來,密集入侵台灣附近空域,其中1月1次、2月3次,3月1次、4月1次、5月1次,而之後頻率陡然升高,6月一口氣出現10次。由於如今正值大陸與美國都在南海軍演,劍拔弩張之際,昨日上午大陸軍機再度現蹤台灣西南空域,並短暫入侵台灣防空識別區,隨即遭空軍廣播驅離。 \n 對此,空軍表示,昨日入侵我方空域內的狀況都有掌握,並依照標準作業程序適時應處。 \n 根據國防部公開資訊顯示,近期曾飛入台灣空域的大陸軍機包括轟6轟炸機、殲10戰鬥機、殲11戰鬥機、運8運輸機等機種。 \n 此外,過往大陸軍機除了曾經進入我方的防空識別區之外,2月甚至有一次傳出我方F16戰鬥機前往驅離監控時,竟遭陸方的殲11戰鬥機開啟雷達鎖定,而事後一開始也有不具名的政府高層透過媒體報導證實此事,但隨後國防部與空軍司令部卻又出面否認。

  • 共機上午入侵我方西南空域防空識別區   6月9日以來第10次侵擾

    共機上午入侵我方西南空域防空識別區 6月9日以來第10次侵擾

    空軍司令部今天表示,上午共機短暫入侵我方西南空域防空識別區(ADIZ),空軍對其實施廣播驅離。這次是6月9日以來,共機第10次侵入我方防空識別區。空軍司令部強調,對於台灣周遭海、空域情勢,均利用聯合情監偵作為掌握並適當應處,以確保空中飛航安全,但未公布共機的機型。 \n \n 台灣的國防部公布的訊息顯示,此次為解放軍軍機今年第17次進入台灣空域。對上一次為周五(3日),解放軍派軍機在台灣北部空域外圍飛行。 \n

  • 共機頻進入我防空識別區  洪奇昌:北京著眼於亞太戰略布局

    共機頻進入我防空識別區 洪奇昌:北京著眼於亞太戰略布局

    海基會前董事長洪奇昌今受訪表示,2020年至今,單媒體報導就有15次中共戰機進入我防空識別區,其中有8次是在6月分2周內頻繁發生。共軍動作頻頻,既是針對我國,但更著眼於北京的亞太區域戰略布局。可預期,未來共機進入我防空識別區經台灣南北兩端至菲律賓海域的次數只會更頻繁。亞太各國軍事力量升級同時也代表著擦槍走火的風險升高,審慎控制軍事衝突風險是重中之重。 \n \n洪奇昌指出,我國畫設的防空識別區範圍,向西遠超過海峽中線甚至涵蓋中國大陸東南福建、江西與浙江省局部;北面則涵蓋東海往宮古海峽的必經之路,並同時與中共東海防空識別區、日本防空識別區局部重疊;南面則涵蓋南海與巴士海峽北部並與菲律賓防空識別區接壤。 \n \n因此,他說,不論是共軍戰機在中國大陸東南的行動,或是共軍戰機自台灣北部經宮古海峽或自台灣南部經巴士海峽穿越第一島鏈進入西太平洋菲律賓海海域的行動,都必然在我國ADIZ警戒範圍內。因此要完全拒止中共戰機進入我ADIZ有實務上的困難。 \n \n洪奇昌認為,中共戰機近台行動和東海、南海防空識別區的畫設,並不只是針對台灣,而是有更宏大的戰略目標。依據2017年《中共十九大報告》,中共總書記習近平提出的建軍目標是要在「2020年基本實現解放軍機械化、資訊化」,「到2035年基本實現國防和軍隊現代化」,「到本世紀中葉時把解放軍全面建成世界一流軍隊」。具體戰略目標則是「反介入/區域拒止」,持續促進解放軍軍力投射範圍突破第一島鏈(日本、台灣、菲律賓等),甚至威懾第二島鏈(關島、馬里亞納群島等),形成解放軍在西太平洋地區的局部優勢。 \n \n \n他強調,解放軍若能把美軍力量逼出第一島鏈退至第二島鏈,那麼東海、台灣與南海問題出現爭端時,美軍的介入能力與反應時間就會受到限制;而中共在西太平洋地區的政治和軍事話語權則更為強大。可預期,未來中共戰機進入我防空識別區經台灣南北兩端至菲律賓海海域巡弋的次數只會更頻繁。 \n \n洪奇昌呼籲,亞太各國軍事力量升級同時也代表著擦槍走火的風險升高,審慎控制軍事衝突風險是重中之重。軍方有責任監控潛在威脅,但也須拿捏發布共軍動態新聞的時機,以免造成國人心理疲乏而輕忽解放軍的威脅,或因過度恐慌而造成社會民心動盪。

  • 控制軍事衝突風險是重中之重

    控制軍事衝突風險是重中之重

     時值端午連假但國防國安絕對沒有假期!2020年以來,光是媒體報導就有15次中共戰機進入我國防空識別區事件,而且其中有8次是在6月分2周內頻繁發生。近期又傳聞中共有意在南海畫設防空識別區。中共解放軍動作頻頻,既是針對我國,但更著眼於北京的亞太區域戰略布局。我政府與社會必須審慎應對,但媒體與論者也不宜因此宣傳恐慌。 \n 第一、認識中共戰機近台對我國防安全的效應,首先要釐清領空(Airspace)或防空識別區(ADIZ)的差異。「領空」是國家領土與領海(12海哩)上空的空域,若共軍非經許可深入我國防空識別區並迫近我領空,絕對是嚴重的軍事挑釁甚至可能開啟戰端。相對之下「防空識別區」則是較籠統的概念而且沒有國際法的效力。一般而言,ADIZ畫設國會要求他國飛機進入識別區前提報飛行計畫和辨識標誌,他國飛機進入識別區期間,ADIZ畫設國則會依據他國飛機動態評估風險程度,相應採取監控其通過或攔截驅離等不同措施。 \n 據媒體資料顯示,我國畫設的防空識別區範圍,向西遠超過海峽中線甚至涵蓋中國大陸東南福建、江西與浙江省局部;北面則涵蓋東海往宮古海峽的必經之路,並同時與中共東海防空識別區、日本防空識別區局部重疊;南面則涵蓋南海與巴士海峽北部並與菲律賓防空識別區接壤。 \n 換言之,不論是共軍戰機在中國大陸東南的行動,或是共軍戰機自台灣北部經宮古海峽或自台灣南部經巴士海峽穿越第一島鏈進入西太平洋菲律賓海海域的行動,都必然在我國ADIZ警戒範圍內,但我方不可能期待共軍通報動態,或者在共機還在海峽中線以西或在中國大陸境內便前往伴飛、驅離。因此要完全拒止中共戰機進入我ADIZ有實務上的困難。 \n 第二、中共戰機近台行動和東海、南海防空識別區的畫設,並不只是針對台灣,而是有更宏大的戰略目標。依據2017年《中共十九大報告》,中共總書記習近平提出的建軍目標是要在「2020年基本實現解放軍機械化、資訊化」,「到2035年基本實現國防和軍隊現代化」,「到本世紀中葉時把解放軍全面建成世界一流軍隊」。具體戰略目標則是「反介入/區域拒止」,持續促進解放軍軍力投射範圍突破第一島鏈(日本、台灣、菲律賓等),甚至威懾第二島鏈(關島、馬里亞納群島等),形成解放軍在西太平洋地區的局部優勢。 \n 在中共戰略目標下,解放軍執行「遠海長航訓練」的主要意圖不僅是以軍機、軍艦繞台威嚇我國;而是要建立現代化遠洋戰力,挑戰美軍和美國在西太平洋的權威。解放軍若能把美軍力量逼出第一島鏈退至第二島鏈,那麼東海、台灣與南海問題出現爭端時,美軍的介入能力與反應時間就會受到限制;而中共在西太平洋地區的政治和軍事話語權則更為強大。可預期,未來中共戰機進入我防空識別區經台灣南北兩端至菲律賓海海域巡弋的次數只會更頻繁。 \n 在北京建軍目標還沒達到階段性成果前,除非出現「重大變故」否則不會貿然啟動戰爭。因此可將解放軍的動態理解為「有節制地」示威或對我方的壓力測試。我國可藉此機會檢視戰術反應能力和軍備妥善率,另方面,則應與可共享政治價值、區域利益的國際盟友如美日等國,發展更緊密的交流合作提升防衛能力。 \n 例如,日前美國海軍陸戰隊發布《2030年部隊設計》文件將中共視為重要的競爭對手。美國太平洋空軍司令布朗則表示,美國空軍作戰整合中心(AFWIC)對未來美國空軍任務規畫的研究重點之一就是因應中國在印度太平洋地區所帶來的挑戰。為促進我國與美日等盟邦的安全合作,我國行政與立法機關應有共識,加速推動相關政策法規與和軍備升級預算,以及與國防議題掛鉤的台美、台日自由貿易協議。 \n 最後筆者也要呼籲,亞太各國軍事力量升級同時也代表著擦槍走火的風險升高,審慎控制軍事衝突風險是重中之重。軍方有責任監控潛在威脅,但也須拿捏發布共軍動態新聞的時機,以免造成國人心理疲乏而輕忽解放軍的威脅,或者因過度恐慌而造成社會民心動盪。更期待兩岸都願意堅持以和平方式解決爭端。 \n (作者為前海基會董事長)

  • 陸軍機頻繁擾台 美專家:台海可能引爆第3次世界大戰

    陸軍機頻繁擾台 美專家:台海可能引爆第3次世界大戰

    美中緊張加劇之際,台海上空也佈滿烏雲,近期大陸軍機頻繁進入台灣空域,其密集程度已經引發美國對台海安全的高度關注。美觀察人士認為,台灣是美中最根本分歧所在,可能引爆美中軍事衝突,如果發生第3次世界大戰,最有可能的熱點就是台灣。 \n \n大陸軍機近期頻繁進入台灣西南空域的防空識別區,連同26日已是本月以來第9次,國軍戰機升空依標準程序廣播驅離,美軍EP-3E白羊座電子偵察機今晨也再現身巴士海峽。 \n \n《美國之音》指出,大陸軍機出現在台海次數之密集極不尋常,如果這種情況持續,台海發生衝突的風險也會增加。新加坡國際戰略研究所亞太安全資深研究員格雷厄姆(Euan Graham)認為,大陸在台灣、南海、東海及中印邊境等多個場域同時採取咄咄逼人的軍事作為,是北京「戰略性機會主義」的表現,顯示它對發生風險有「高容忍度」,對於自己在印度或其他地方越來越不受歡迎也毫不在乎。 \n \n大陸國防部發言人吳謙周三公開警告,「美方頻繁打台灣牌,想通過『切香腸』的方式來危害中國的主權和領土完整,這完全是癡心妄想。」 \n \n在大陸的軍事壓力加大之下,華盛頓智庫大西洋理事會安全戰略中心副主任克羅尼(Matthew Kroenig)認為,目前美台之間最重要的合作領域是軍事和防務,「如果發生第3次世界大戰,最有可能的熱點就是台灣」。 \n \n任職喬治城大學外交學院政府系教授的克羅尼說,雖然美國對台灣有安全承諾,但那不是正式防禦條約,大陸可能認為它比美國對日本和韓國同盟條約的承諾要來得更弱。 \n \n曾於五角大廈和中情局任職的克羅尼專長是軍控事務,對大陸的軍力發展極為注意。他周三在全球台灣研究中心一場網路討論中指出,近年來大陸軍力大幅擴張,反艦導彈及潛水艇等會讓美國更難以防衛台灣,因此美台應該在防務上增加合作,協調彼此的策略與能力,確保台灣發展的軍事能力足以讓大陸難以對台動武。 \n \n克羅尼在其最近發表新書《重回大國競爭:從古老世界到美國與中國的民主和威權對比》(The Return of Great Power Rivalry: Democracy Versus Autocracy from the Ancient World to the U.S. and China)中提到,許多民主國家原都是規模較小,但後來都有「爆發性力量」而增長到更大的規模,例如古希臘的雅典、羅馬,甚至美國本身都是如此。因此他在書中故意帶挑釁意味地寫道:「台灣的長期遠景可能甚至比中共更好」。 \n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