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阿勒坡的搜尋結果,共121

  • 敘利亞爆汽車炸彈攻擊 釀14死含4童

    敘利亞爆汽車炸彈攻擊 釀14死含4童

    敘利亞西北部城市阿薩茲(Azaz)2日晚間發生汽車自殺炸彈攻擊,釀14人死,其中4人為孩童,20多人受傷。

  • 陸媒:化武攻擊證據源自「設計畫面」的「白頭盔」

    陸媒:化武攻擊證據源自「設計畫面」的「白頭盔」

    去年4月,敘利亞政府軍也遭西方國家指責以化武攻擊平民,當時(去年4月17日)大陸央視報導特別揭露了神秘的非官方組織「白頭盔」,西方媒體引述的化武攻擊的照片和影片均出自於白頭盔,但央視指出「白頭盔」只救助叛軍,該組織所釋出的化武攻擊「證據」的照片影片均為「設計畫面」。 \n \n據敘利亞駐聯合國大使賈法里表示,敘利亞政府提供的證據證明「白頭盔」是遵循英國情報機構的指示工作。 \n \n「白頭盔」(White Helmets)的正式名稱為「敘利亞民防組織」(Syrian Civil Defence),與國際民防組織並無關聯。該組織成立於2013年,是中立不隸屬任何政黨、派系的組織。由於志工行動時均戴著白色頭盔,因此有「白頭盔」的別名。 \n \n2016年,「白頭盔」在阿勒坡(Aleppo)之戰中,發佈一張滿臉是血和土的「不哭泣的小男孩」的照片,西方媒體轉載後,引起新一輪指責敘利亞政府的輿論。阿勒坡之戰後「白頭盔」一夕成名,被外界塑造成「中立的救難英雄」。 \n \n「白頭盔」發佈的圖片和影片均將矛頭指向敘利亞政府和俄羅斯的軍事行動。「白頭盔」遂成為西方媒體的寵兒。 \n \n2017年2月13日,瑞典醫生人權組織報告指出,2016年4月「白頭盔」發佈一位死去男孩身上的心臟注射器是空的,或者其溶液根本沒有注入死者體內過。影片中的注射方式也不正確。 \n \n影片中傳出一段阿拉伯語對話「拍攝時母親在下面,孩子在上面。我不希望他們(孩子)在下面。」顯示影片可能是「設計畫面」。「白頭盔」曾有不止一次遭質疑「設計劇情」。 \n \n英國分析媒體戰的獨立機構「媒體專欄」直出,「白頭盔」主要由英、美政府提供資金,創建者是前英國情報員海曼斯。而他參與創立的公司與美國中央情報局(CIA)和以色列情報單位與敘利亞反對派組織均有密切關聯。 \n \n此外,社交媒體上亦有「白頭盔」成員與叛軍關係密切的照片、影片。阿勒坡當地居民亦指出「白頭盔」只協助救護受襲的叛軍成員而不救護當地民眾。 \n \n著名的戰地記者羅伯特‧卡帕曾說:「真相是最好的照片,最好的宣傳」。但單方面的照片是否就代表了全部的真相,是值得多加思考判斷的。 \n

  • 七年內戰無止盡 滿目瘡痍的敘利亞做錯了什麼?

    七年內戰無止盡 滿目瘡痍的敘利亞做錯了什麼?

    傳出敘利亞政府軍,再次對手無寸鐵的平民使用化武後,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突然在昨日上午宣布,聯手英、法兩國軍隊空襲敘國。也讓打了七年多內戰、國土上早已滿目瘡痍的敘利亞,再一次成為了世界焦點。 \n \n但為何本應風平浪靜的敘利亞,會從2011年「阿拉伯之春」(Arab Spring)起,變成繼伊拉克和阿富汗之後,中東第三個「爛攤子」?敘利亞究竟為了什麼,讓這個擁有千萬人口的古老國度,被迫每天面臨恐懼和死亡威脅? \n \n二戰前本是法國「保護地」的敘利亞,於1944年自行宣佈獨立。1967年與以色列開戰後,邊境的戈蘭高地(Golan Heights)遭到以軍佔領,讓時為國防部長的哈菲茲·阿薩德(Hafez al-Assad)有機可趁,於1970年發動政變,成為敘國實際統治家族至今。後因長子巴西爾·阿薩德(Bassel al-Assad)意外驟逝,本業為醫師的次子巴沙爾·阿薩德(Bashar al-Assad)被從英國召回,並於2000年父親病逝後,接掌敘利亞大權到今天。 \n \n敘利亞居民多為伊斯蘭教徒,74%屬於遜尼派(Sunni),但阿薩德家族屬於阿拉維派教徒(Alawite),是敘國什葉派(Shia)的分支派別,僅佔全國人口13%,卻掌握國家武力和政府機器。自從小阿薩德上台後,擔心人數眾多的遜尼派奪權,多次以武力打壓和猜忌。 \n \n小阿薩德的強勢鎮壓與不信任,讓眾多遜尼派信徒的怒火愈燒欲旺。直到2011年阿拉伯之春連環爆發後,許多城市從大規模抗爭演變為反抗軍,戰火捲入更複雜的國際關係,讓伊朗、俄羅斯、美國、土耳其、以色列等國也成為「關係人」之一,讓這把火始終無法熄滅。 \n \n本是宗教和意識形態對立的兩方,逐漸成了權力之爭,但真正讓敘利亞內戰更加複雜且難以收尾的,卻是極端組織伊斯蘭國(ISIS)的崛起。從伊拉克到敘利亞,讓這個古老國度出現了「三強鼎立」的局面:政府軍與反對派廝殺、政府與反對派又分別打擊伊斯蘭國、伊斯蘭國帶入眾多「不定時炸彈」的聖戰士和極端條款,介入外國勢力在幫忙剿滅伊斯蘭國同時,依然呈現支持政府或反對派的對立局面,極為複雜的排列組合,最終讓大批平民身受其害。 \n \n多次的和平會談,儼然都成為「拖延時間」的戰術,雙方都不願退讓的情況下,敘利亞的局面仍然屬於零和局面。拉攏俄羅斯、伊朗和黎巴嫩什葉派真主黨(Hezbollah)的阿薩德政府,與土耳其、沙烏地阿拉伯、卡達、英、美和法等國支持的反對派勢力,似乎讓敘利亞重現當年冷戰期間的「代理人戰爭」。 \n \n最可憐且無辜的、莫過於敘利亞的平民百姓,從 2011年內戰爆發,有超過 400萬人被迫逃出家園,流離失所的多半是婦女和孩童,這也是近代史上,最大規模的難民流亡潮。造成鄰近的約旦、黎巴嫩等國,也受到這波難民潮衝擊。在境內逃離戰火的百姓則高達700多萬人,七年多的戰火也讓醫療、教育和社會福利制度崩潰,許多古老大城如霍姆斯(Homs)、阿勒坡(Aleppo)和首都大馬士革(Damascus)都遭到嚴重毀壞,生存成為敘利亞人每日最大的挑戰。 \n \n如今美俄再次因為阿薩德政權對立,情勢持續不樂觀,聯合國(UN)也無可奈何的情況下,只能希望這添加的「戰火」,真的如川普所言「一次而已」。但恐怕敘利亞內戰的這盤棋,短時間內仍無法完結。 \n

  • 敘利亞難民撤離車隊 遭炸彈攻擊126死

    敘利亞難民撤離車隊 遭炸彈攻擊126死

    \n \n敘利亞人權觀察組織(Syrian Observatory for Human Rights)報告指出,準備從敘利亞撤離的難民車隊上周六(15日)遭到汽車炸彈鎖定攻擊,周日(16日)死亡人數已經上升至126人,其中有68名兒童遇難。 \n \n據《CNN》報導,該列車隊預計撤離Al-Fuah和Kafriya兩城約5千名左右難民,另有超過2千名來自馬達亞(Madaya)和扎巴達尼(Zabadani)的反抗軍及其家屬,和其他平民也在撤離行列之中,這些車隊將前往阿勒坡(Aleppo),但在途中遇到偽裝成運送兒童食物的車輛,發動炸彈攻擊,造成多輛撤離巴士連環爆炸,現場很多載有難民的巴士和箱型車都被燒得一片漆黑,爆炸發生後死傷人數不斷攀升,目前已知有126人死亡,至少55人受傷。 \n \n目前尚無團體出面聲稱犯案。 \n \n聯合國發言人針對敘利亞撤離人員遇到汽車炸彈攻擊事件表示譴責,並且希望各界能夠確保等待撤離難民的安全和保障,並呼籲將肇事者繩之以法。 \n

  • 救救敘利亞兒童 阿勒坡女童寫信籲川普

    敘利亞7歲女童阿拉貝藉推特告訴世人阿勒坡日常生活,吸引全球關注。她近日寫了1封公開信給新任美國總統川普,請他拯救敘利亞兒童,讓他們也能有安穩的生活。 \n 英國廣播公司(BBC)報導,阿拉貝(Bana Alabed)寫道:「你應該為敘利亞的孩童做些事,因為他們就像你的孩子,也應該要能像你一樣過上安穩的生活。」 \n 阿拉貝12月在大型撤離行動中,與家人一同逃離阿勒坡(Aleppo),現住在土耳其。 \n 東阿勒坡先前遭圍困時,她透過推特分享當地狀況,吸引外界關注。 \n 阿拉貝的母親費瑪(Fatemah)協助她更新推特訊息,也替她將這封寫給川普的信寄給英國廣播公司。 \n 費瑪說,阿拉貝在川普(Donald Trump)就職典禮的數天前寫下這封信,因為「她曾在電視上看到川普許多次」。 \n 阿拉貝寫給川普的信件內容如下: \n 親愛的唐諾‧川普,我的名字叫做巴納‧阿拉貝,我是來自阿勒坡的7歲敘利亞女孩。 \n 去年12月逃離受圍困的東阿勒坡前,我一直都住在敘利亞,我是受敘利亞內戰所苦的敘利亞孩童之一。 \n 但現在,我在土耳其的新家過著安穩的生活。我在阿勒坡時已經開始在學校上課,但不久後學校就因轟炸遭摧毀。 \n 我的一些朋友死了。 \n 我為他們感到非常難過,希望他們能跟我在一起,因為我們現在應該可以在一起玩了。我在阿勒坡不能玩遊戲,那是個死亡的城市。 \n 現在在土耳其,我可以出門盡情玩耍,我可以去上學,雖然我還沒去。這就是為何和平對所有人來說如此重要,包括你。 \n 然而,數百萬敘利亞兒童無法像現在的我一樣,他們仍在敘利亞各地受苦。他們因為大人而受苦。 \n 我知道你將成為美國總統,所以,可以請你拯救這些兒童,以及敘利亞的人民嗎?你應該為敘利亞的孩童做些事,因為他們就像你的孩子,也應該要能像你一樣過上安穩的生活。 \n 如果你答應我,會為這些敘利亞孩童做些事,我就是你的新朋友。 \n 我很期待你會為敘利亞孩童做些什麼。(譯者:中央社廖禹揚)1060125 \n

  • 首次聯手攻擊IS 俄土戰機鎖定阿勒坡地區

    首次聯手攻擊IS 俄土戰機鎖定阿勒坡地區

    雖然敘利亞內戰已進入停戰和平階段,但其境內的伊斯蘭國(ISIS)組織仍未被剷除,俄羅斯國防部日前宣布,將與土耳其空軍進行首次聯合空中攻擊任務,派出多架包含蘇愷24(Sukhoi Su-24M)、蘇愷25(Sukhoi Su-25)和F-16戰機(F-16 Fighting Falcon)對阿勒坡(Aleppo province)周邊地區約36個目標進行攻擊。俄國軍方亦表示,本次行動已獲得敘國政府的首肯。 \n \n據俄國塔斯社(Tass News)報導,俄國軍方近日宣布,為了徹底剿滅伊斯蘭國的勢力,在獲得敘利亞政府的同意與合作下,將與土耳其空軍聯手進行空襲任務,對阿勒坡周邊36個可疑目標進行攻擊。俄方指揮官魯茲科伊(Sergei Rudskoi)中將表示,「俄國將派出4架蘇愷24、4架蘇愷25和1架蘇愷34型戰鬥轟炸機(Sukhoi Su-34 bomber),與土國的4架F-16和4架F-4幽靈II戰鬥機(F-4 Phantom II)聯手攻擊這些目標。這36個目標是經過雙方協商並透過無人機等設備協助修正位置而定下,本次任務的主軸就是要徹底打擊伊斯蘭國。」 \n \n俄製的戰鬥轟炸機蘇愷34,是俄國現役的空軍重裝轟炸主力,其最大特色之一,就是在座艙外加裝了厚達17釐米的鈦合金裝甲,有效保護飛行員不受地面火力的威脅。蘇愷34轟炸機最大航程可達4千公里,並具備多種類型的彈藥,能進行多種類型與遠距離的任務。目前主要服役於俄國空軍,北非的阿爾及利亞空軍也已購入12架投入服役。而土耳其則是派出擁有輝煌歷史的F-4幽靈II戰鬥機,這台曾是冷戰時期美軍與其盟友的象徵,在越戰與中東戰爭期間,更締造擊落多架米格型戰機的紀錄。 \n \n極端組織伊斯蘭國除了在伊拉克摩蘇爾(Mosul)持續與美軍鏖戰外,更佔據阿勒波東南方代爾祖爾(Deir ez-Zor)周圍地區,不斷與敘國政府軍發生衝突和交戰。俄國軍方表示,本次任務就是為了協助敘國阻止恐怖份子佔據城鎮,以防屠殺或再有慘無人道的事件發生。 \n

  • 阿勒坡收復 敘利亞內戰尚難終結

    敘利亞軍方12月收復第二大城阿勒坡,這裡的戰事已告落幕,然而,爭奪敘利亞未來的內戰預期可能還會持續,甚至會變得更加混亂與血腥。 \n 敘利亞2011年陷入內戰後至今已近6年,政府軍與叛軍自2012年起,分別佔據阿勒坡(Aleppo)西區與東區。 \n 在俄國、伊朗支持的什葉派真主黨(Hezbollah)戰士等盟軍支持下,政府軍11月中旬展開作戰行動,12月22日收復阿勒坡,這是敘利亞總統阿塞德(Bashar al-Assad)軍隊在近6年內戰中的最大勝利。 \n 阿塞德聲稱收復阿勒坡後將開啟政治和談過程的大門,俄國總統蒲亭(Vladimir Putin)也表示,俄國、伊朗、土耳其已同意哈薩克首都阿斯塔納(Astana)做為新一輪和平談判的地點。 \n 聯合國敘利亞特使米斯杜拉(Staffan de Mistura)指出,敘利亞全國停火是「優先任務」,能有「土耳其、俄國與伊朗等區域國家展開會談,是好事一樁」。 \n 米斯杜拉引述蒲亭的話說,預計在哈薩克舉行的會談不會被視為競爭,而是互補性質,將有助聯合國準備在明年2月8日的敘利亞和平談判中扮演一角。 \n 根據聯合國,包括平民與戰士至少3萬4000人撤離阿勒坡東區。不過,和談是否能帶領敘利亞結束內戰,外界仍不樂觀。 \n 米斯杜拉表示,「許多人已前往伊德利布(Idlib),理論上可能是下一個阿勒坡。」 \n 英國廣播公司(BBC)也分析,許多叛軍可能到伊德利布與阿勒坡西南區尋求庇護,如果敘利亞政府與俄國支持者想維持勢頭,這裡可能是下一個主要戰場。 \n 阿勒坡撤離行動結束不到半天,城外叛軍就對阿勒坡展開砲擊,而其他地區仍在激戰。 \n 美國全國公共電台(NPR)報導,美國國防部發言人柯比(John Kirby)指出,收復阿勒坡能否讓敘利亞內戰更靠近尾聲,國際社會都抱持懷疑。 \n 柯比表示:「我們的看法是...阿勒坡發生的事不會讓這場戰爭接近尾聲,戰爭會繼續下去。」 \n 美聯社分析,反對派仍控制伊德利布西北部以及其他數塊領土,而伊斯蘭國(IS)仍掌控敘利亞東北部大片土地,包括12月初當各界都在關注阿勒坡時,從政府軍手中奪回古城巴邁拉(Palmyra);敘利亞庫德族部隊也在東北部開拓領地;土耳其部隊則與敘利亞反對派結盟,在邊界與IS及庫德族作戰。 \n 分析指出,阿塞德誓言「解放」敘利亞每個角落,這場內戰距離結束之日仍然遙遠。1051230 \n

  • 敘利亞政府再度全面掌控阿勒坡

    敘利亞政府再度全面掌控阿勒坡

    敘利亞政府週四宣布,在睽違四年後該政府再度完全掌控位於北方的前商業中心、敘利亞第一大城阿勒坡(Aleppo)。反政府的叛軍勢力2011年在該城發動政變,意圖挑戰敘利亞總統巴沙爾‧阿薩德(Bashar Assad)家族對該國40幾年來的統治,隨後引發了敘利亞這場長達五年、死傷慘重的內戰。 \n \n根據美聯社(AP)報導,在最後四班載運叛軍的巴士離開阿勒坡後,敘利亞政府軍透過國家電視台宣布阿勒坡再度成為安全穩定的城市。該市西部許多穿著軍服的士兵和平民,開槍慶賀這個勝利。 \n \n但對叛軍勢力而言這是一次慘敗,其中一名媒體運動份子Ahmad al-Khatib誓言不會忘記阿勒坡,他表示世界將看著阿薩德在這座城市中屠殺和迫使人民流亡。叛軍勢力雖在2012年從阿薩德政權中奪下阿勒坡的東部,但自此和政府軍不斷進行對戰和轟炸,導致該城部分區域被摧毀。但過去數月叛軍遭圍城和俄羅斯軍隊的轟炸,上百居民因此被波及死亡,一名五歲男童Omran Daqneesh在轟炸後,一臉呆滯、滿頭是血的坐在救護車裡的景象,震驚世人。 \n \n叛軍勢力這個月同意撤離,但醫院和叛軍再度遭遇攻擊,造成大規模死傷。最後在土耳其和俄羅斯的協議下,約3.5萬名反對勢力的士兵和居民終於坐巴士撤離,還有4,000多名反對士兵利用私人車輛離開,回到叛軍控制的郊區。

  • 敘利亞收復阿勒坡 獲六年內戰最大勝利

    敘利亞軍方今天宣布,已由叛軍戰士手中完全收復第二大城阿勒坡(Aleppo),這是敘利亞爆發內戰近六年來政府獲得的最大勝利。 \n 軍方發布聲明說:「武裝部隊總司令部宣布,阿勒坡已由恐怖主義和恐怖分子手中獲得解放,恢復安全,這要歸功於眾多烈士奉獻熱血,以及英勇武裝部隊和盟軍部隊的犧牲。」 \n 國營電視台稍早報導,最後一支接運叛軍和平民的車隊已經離開阿勒坡城東。 \n 紅十字國際委員會(ICRC)稍早表示,超過4000名戰士在「最後階段」撤離中,離開反抗軍在阿勒坡的控制區。 \n 撤離行動已持續一週,戰士和平民離開這個曾由反抗軍控制的地盤。 \n 這場可怕內戰已持續超過5年,對敘利亞反抗軍而言,失去阿勒坡東區是最大挫敗;而對敘利亞總統阿塞德(Bashar al-Assad)而言,則是一大勝利。 \n 阿塞德今天大讚協助作戰的盟友俄羅斯和伊朗。1051222 \n

  • 鋼鐵意志支撐 阿塞德保住敘利亞政權

    憑藉著鋼鐵般意志,以及與俄羅斯和伊朗的關鍵結盟,敘利亞總統阿塞德(Bashar al-Assad)在遭到西方摒棄下,並未如各方預期而衰亡。 \n 法新社報導,敘利亞部隊今天宣告,已完全收復阿勒坡(Aleppo),現年51歲的阿塞德可能已對2011年開始起而對抗他的反抗軍做出致命一擊。 \n 在敘國部隊宣布這項消息前,敘利亞新聞社(SANA)引述阿塞德的話報導:「阿勒坡的解放不只是敘利亞的勝利,也是尤其像俄國與伊朗等對於抵抗恐怖主義確實有貢獻者的勝利。」 \n 將近6年,阿塞德所依賴的是底下沾滿鮮血但忠誠的武裝部隊、威力龐大的情報機構,以及許許多多懼怕伊斯蘭國(IS)等聖戰部隊崛起的敘利亞人民的支持。 \n 在此同時,他的反對者經常嚴重分裂且雜亂無章,西方和阿拉伯灣盟友只能偷偷摸摸支持,不願在軍事上相挺。 \n 分析家表示,阿塞德堅信持續戰鬥是他唯一的選擇,立場從不動搖,這是他能生存的原因。 \n 前荷蘭大使暨敘利亞問題專家范登(Nikolaos vanDam)指出:「這始終是生死存亡的鬥爭。不可能停止戰爭。不是贏就是輸。」 \n 他說:「這個政權有半世紀關於如何掌權的經驗,獲得部隊與安全單位的支持。」(譯者:中央社徐崇哲)1051223 \n

  • 7歲阿勒坡難民因推特爆紅 獲土總統接見

    7歲阿勒坡難民因推特爆紅 獲土總統接見

    年僅7歲的敘利亞難民阿拉貝(Bana Alabed)因透過推特,讓世人了解將阿勒坡市(Aleppo)陷入戰爭的慘狀而受到矚目,雖然她家最後被戰火催毀、一度失去聯繫,但現在她和家人已逃出阿勒坡並獲得土耳其總統的接見。 \n \n根據CNN報導,阿拉貝在土耳其總統府會見總統艾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時,用英文感謝他支持阿勒坡的小孩、幫助他們逃離戰爭。阿貝拉在推特實況描述阿勒坡慘狀時,引起艾爾多安和土耳其外交部長恰武什奧盧(Mevlut Cavusoglu)的注意,恰武什奧盧也在推特上為阿拉貝打氣。 \n \n阿拉貝的推特貼文其實是在她當英文老師的媽媽Fatemah協助下寫的,阿拉貝記錄下阿勒坡陷入戰爭中的慘狀,並且讓世人知道該市發生大規模屠殺,她的推特帳號因此已經累積了36萬名追蹤者。她媽媽Fatemah說他們在房子被戰火摧毀後,被迫待在撤離巴士上沒水沒食物24小時後,巴士才載他們離開。她呼籲土耳其協助解決阿勒坡東部的慘狀,並幫助受困的民眾逃離戰火。土耳其醫院目前已經接收了172名阿勒坡難民,其中68位是小孩。 \n \n土耳其在敘利亞內戰中扮演的角色相當複雜,一方面土耳其希望能夠消滅恐怖組織伊斯蘭國(Islamic State, IS),但另一方面土耳其也擔心若趕走敘利亞境內庫德族戰士,會刺激國內庫德族區域宣布獨立。

  • 戰亂中仍保希望 敘國阿勒坡復辦聖誕晚會

    戰亂中仍保希望 敘國阿勒坡復辦聖誕晚會

    纏鬥多年的敘利亞(Syria)內戰,總算於近日達成新一波的和平協議,於戰亂中受創最深的古城阿勒坡(Aleppo)也終於迎來和平的曙光,雖面臨各處斷垣殘壁,但樂觀的他們決亦重新復辦停滯四年的大型聖誕晚會,慶祝這得來不易的和平,更祈福戰亂、飛彈能真正遠離他們平凡的生活。 \n \n據英國太陽報(The Sun)報導,敘利亞北部的古城阿勒坡,日前終於在反抗軍與阿塞德(Bashar al-Assad)政府協調下迎來和平,歷經5年內戰的消耗,讓這座位於幼發拉底河(Euphrates)上的原敘國第一大城,幾乎成為廢墟。但當地居民憑藉著希望與樂觀的態度,決定在此時重辦暫停4年多的大型聖誕晚會,在城中立起巨大的聖誕樹、各處掛滿五彩燈飾,讓歡樂、和平與祝福的氣氛重新回到這座美麗的古城。 \n \n阿勒坡,因出產大理石而被暱稱為「白色之城」,內戰前是敘國第一大城。位於人類文明發源地的阿勒坡,被考古學家視為人類最早的聚落之一。第一世界大戰後,法國在當地成立獨立的行政區,此舉造成阿勒坡併入敘利亞後長年與大馬士革(Damascus)呈現瑜亮之爭的現象。內戰前的阿勒坡,紡織、農業加工、製造業和旅遊都非常發達,多項產業都佔全國之冠,同時其人口組合也與敘利亞不同,基督徒比例曾一度高達3成。 \n \n停戰協議後,介入內戰的三大鄰國俄羅斯、土耳其與伊朗昨日召開會議,共同商討敘利亞的未來,歐美等西方國家也希望盡早結束這場曠日費時的內戰,並一併消滅伊斯蘭國(IS)這個極端組織。但現實操作上,反抗軍與政府長期的不信任,根本甚難共存共處,讓外界依然擔心,這次的和平曙光會不會又是曇花一現。阿勒坡的居民能否就此回歸安居樂業的生活,端看各方高層的智慧與心態了。 \n

  • 推文描述阿勒坡慘狀 敘女童安抵土耳其

    在推特發文描述敘利亞阿勒坡遭轟炸慘狀的7歲小女孩阿拉貝一家人,今天應邀進土耳其總統府會見艾爾段總統。 \n 安納杜魯新聞社(Anadolu)報導,艾爾段(RecepTayyip Erdogan)在總統府接待阿拉貝(Bana al-Abed)一家。 \n 安納杜魯新聞社公布圖片和影音,顯示艾爾段抱著阿拉貝和一名小男孩坐在他膝上。艾爾段的妻子艾米內(Emine)也陪在一旁。 \n 阿拉貝與數千人在土耳其和俄羅斯調停的協議下,最近幾天撤出了阿勒坡原由反政府軍控制的地區。 \n 她19日撤離,土耳其官員承諾她將與家人一起到土耳其,但不清楚她何時越過邊界。 \n 阿拉貝的推特有33萬名粉絲,她已成為敘利亞悲劇的象徵。敘利亞總統巴夏爾.阿塞德(Bashar al-Assad)政權則抨擊阿拉貝和母親幾乎天天發出的推文是宣傳。 \n 土耳其已收容大約270萬名敘利亞難民,如今表明,比較希望在鄰近邊界的敘利亞境內照顧近來流離失所的人,唯情況特殊和受傷者仍可例外。(譯者:中央社羅苑韶)1051221 \n

  • 高喊「勿忘阿勒坡」 土耳其警察槍殺俄大使

    高喊「勿忘阿勒坡」 土耳其警察槍殺俄大使

     俄羅斯駐土耳其大使卡羅夫19日在土國首都安卡拉展覽中心為攝影展揭幕致詞時,遭偽裝成維安人員的土國解職鎮暴警察從背後開槍射殺,宛如好萊塢電影情節的驚悚畫面曝光,震驚全球。俄國總統普丁怒稱這是「公然挑釁」,絕不讓破壞俄土兩國關係的陰謀得逞。 \n 公然挑釁 普丁大怒 \n 62歲的卡羅夫(Andrey Karlov)出席「土耳其人眼中的俄羅斯」攝影展開幕活動,因是公開既定行程,槍擊畫面及卡羅夫倒下的瞬間,都被媒體攝影機拍錄下來。從影像中可看到,卡羅夫上台致詞時,一名刮鬍穿白襯衫黑西裝,打著領帶的男子,就站在他右後方不遠處,似是維安人員或保鑣。 \n 卡羅夫發表演說數分鐘後,這名男子突然掏出手槍對空鳴槍,然後朝卡羅夫開槍。現場的目擊者表示,凶嫌在開槍之後高呼:「真主至大!」、「勿忘阿勒坡(飽受內戰蹂躪的敘北大城)!勿忘敘利亞!」、「我們死在阿勒坡,你就死在這裡。」嚇壞的來賓紛紛跑到會場雞尾酒桌後方躲藏。 \n 特種部隊 擊斃槍手 \n 土國內政部長索魯表示,槍擊案發生後,大批警力和特種部隊旋即趕至現場,逃到2樓的槍手拒絕投降,雙方槍戰15分鐘後,凶嫌被當場擊斃。稍後曝光的照片顯示,凶嫌滿身彈孔,倒臥血泊中。索魯說,胸口中槍的俄國大使被送到安卡拉醫院,急救無效後宣告死亡。卡羅夫是俄國資深外交官,2013年任土國大使。 \n 土國官員說,槍手為年僅22歲的阿爾丁塔斯(Mevlut Mert Altintas),過去兩年半曾任鎮暴警察,在土國7月流產政變後的整肅中遭到開除。他的父母親和姊妹已被警方帶回偵訊,家中電腦也遭沒收。 \n 土俄關係 再添變數 \n 土國媒體指出,阿爾丁塔斯預謀犯案,案發前先住進附近旅館。犯案當日他西裝革履,假扮成警察混入維安團隊。他攜帶槍枝進入展覽中心時,曾觸動安檢金屬探測器,但他出示警員證,安檢人員便揮手示意讓他通過。 \n 針對此一重大外交事件,土國總統艾爾多安隨即致電俄國總統普丁,向他說明整個事件,並同意俄國派遣調查團前至土國,「共同偵辦此案及打擊恐怖主義,不容雙方合作遭到破壞。」 \n 普丁則表示,這起暗殺是「明顯的挑釁行為,意圖阻礙俄土兩國恢復正常關係,以及打亂敘利亞的和平進程。」他強調,對襲擊唯一的反擊,就是「加強打擊恐怖主義的力道,給這些惡棍好看。」

  • 監督阿勒坡撤離 聯合國表決

    監督阿勒坡撤離 聯合國表決

     聯合國安理會18日將表決法國所提草案,決定是否派遣觀察員至飽受內戰蹂躪的敘利亞北部大城阿勒坡,監督撤離行動,並報告保護平民狀況。在安理會擁有否決權的俄羅斯可能加以阻撓。歐洲幾個城市17日出現抗議示威,痛斥國際社會不協助阿勒坡百姓,特別是兒童,撤出當地。 \n 憂心俄羅斯可能阻撓 \n 敘利亞政府16日突然決定暫停撤離行動,仍有多達4萬平民和最後一批仍留在該市的叛軍等待撤離。 \n 敘國當局宣稱叛軍違背了停火協議,試圖把重型武器和人質偷偷運出阿勒坡。叛軍則說,破壞停火協議的是政府一方。 \n 法國在安理會的提案,對阿勒坡市內及其附近地區日益惡化的人道危機提出警告,宣稱有數以萬計被圍困的阿勒坡居民需要撤離。 \n 根據聯合國數據,連日來約有8000人獲准撤離阿勒坡,包括至少2700名孩童,一些孩童受創嚴重,連哭都哭不出來。 \n 兒童驚恐已哭不出來 \n 英國「第四頻道新聞台」(Channel 4 News)播出一段影片,一名小女孩阿雅坐在醫院擔架上,臉上滿是塵土和血跡。她沒有哭,只是睜著眼,看著周遭大人忙進忙出。 \n 敘利亞政府軍連夜空襲阿勒坡,炸毀3戶民宅,阿雅的母親法蒂瑪是唯一倖存的成年人。在醫院走廊上,法蒂瑪遇到鄰居少年馬默德,馬默德1個月大的弟弟伊斯麥早被倒塌的瓦礫悶死,他仍把弟弟抱在懷中。馬默德強忍失去手足的悲痛安慰法蒂瑪:「真主會幫我們報復暴君(阿塞德)。」 \n 另一對小兄妹全身布滿灰塵和一臉被空襲後的驚恐,但都沒哭。護士帶著他們走過一間間病房問大人:「是你的孩子嗎?」 \n 聯合國祕書長潘基文形容:「現在的阿勒坡,根本和地獄沒兩樣。」他呼籲要恢復撤離行動。 \n 反戰民眾斥世人冷血 \n 法國巴黎、里昂、史特拉斯堡、馬賽以及德國柏林等歐洲城市,17日皆出現反敘利亞內戰抗議示威,遊行群眾痛斥國際社會未能及時伸出援手,幫助阿勒坡百姓,特別是兒童,撤離當地。 \n 在柏林,大約900人不畏寒冷,聚集在德國國會大廈前,手上標語寫著「阿勒坡的兒童正在呼喊你們!」「阿勒坡正在淌血,而全世界只會袖手旁觀。」

  • 聯合國官員:阿勒坡東部恢復疏散民眾

    在敘利亞的聯合國官員告訴路透社,延宕3天後,阿勒坡東部反抗軍掌控地今晚已恢復疏散行動。 \n 這名官員透過電子郵件表示,疏散行動持續當中,巴士與救護車正駛離阿勒坡東部,並另指出第一批民眾於大約晚間11時(台灣時間今天凌晨6時)離開。 \n 至於伊德利布省(Idlib)附近兩個什葉派村莊富阿(Fuaa)和凱夫拉雅(Kafraya)受困居民的同步撤離行動,這名官員目前並無訊息。1051219 \n

  • 兩萬人撤阿勒坡 近50受困孤兒同離去

    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ICEF)表示,將近50名受困敘利亞阿勒坡(Aleppo)城東叛軍控制區孤兒院的兒童今天已撤離,其中有些兒童因受傷或脫水情況危急。 \n 路透社報導,紅十字國際委員會(ICRC)發言人表示,敘利亞紅新月會(SARC)和紅十字國際委員會,將這些孤兒連同照顧他們的孤兒院職員撤離阿勒坡東區。 \n 發言人表示:「在撤離行動恢復後,他們被優先考量,是首批由巴士撤離的人。」 \n 英國廣播公司(BBC)報導,聯合國兒童基金會地區主任稍早在聲明中說,所有47名受困在阿勒坡東區孤兒院的兒童,都已撤離至安全的地區。 \n 土耳其外長今天表示,截至目前,已有約兩萬人撤離,撤離行動還在持續當中。 \n 敘利亞長達5年的戰爭奪走超過30萬條人命,其中至少1萬5000人是孩童。 \n 土耳其非政府組織在社群媒體上宣布,敘利亞7歲女童阿拉貝(Bana al-Abed)今天也從分裂的城市阿勒坡撤離;阿拉貝因在推特記述敘利亞戰爭的悲慘故事而聞名。 \n 人權、自由及人道救援基金會(Humanitarian Relief Foundation, IHH)在推特推文說,「阿拉貝和她的家人今晨已在阿勒坡獲救。我們熱情地歡迎他們。」還分享1張IHH援助人員與這名小女孩的自拍照。 \n 對數以萬計追蹤者而言,阿拉貝是敘利亞戰爭悲劇的象徵,敘國總統巴夏爾.阿塞德(Bashar al-Asad)政權則抨擊她和她母親近乎每日推文是一種宣傳。1051219 \n

  • 內戰象徵 敘7歲推特女童撤離阿勒坡

    土耳其非政府組織今天在社群媒體上宣布,敘利亞7歲女童阿拉貝(Bana al-Abed)今天從分裂的城市阿勒坡撤離;阿拉貝因在推特記述敘利亞戰爭的悲慘故事而聞名。 \n 人權、自由及人道救援基金會(Humanitarian Relief Foundation, IHH)在推特推文說,「阿拉貝和她的家人今晨已在阿勒坡獲救。我們熱情地歡迎他們。」還分享1張IHH援助人員與這名小女孩的自拍照。 \n 對數以萬計追蹤者而言,阿拉貝是敘利亞戰爭悲劇的象徵,敘國總統巴夏爾.阿塞德(Bashar al-Asad)政權則抨擊她和她母親近乎每日推文是一種宣傳。 \n 阿拉貝的推特帳號曾上傳阿勒坡慘遭戰火摧毀的照片,內容包括瓦礫散落的街道,網友則推文表示支持與關切,特別是當阿拉貝推文頻率減緩時,關心她的人身安全。 \n 敘利亞長達5年的戰爭奪走超過30萬條人命,其中至少1萬5000人是孩童。 \n 敘利亞美國醫學會(Syrian American Medical Society)主席阿邁德(Tarakji Ahmad)也上傳了阿拉貝與援助人員的合照。 \n 他推文說,「阿拉貝和許多孩童抵達阿勒坡郊區。敘利亞美國醫學會和其他夥伴正在當地協調應對計畫」;他也宣布了撤離計畫。 \n 阿拉貝和母親費瑪(Fatemah)在撤離前發表的最後推文中,敦促土耳其總統艾爾段(Tayyip Erdogan)和外長卡夫索格魯(Mevlut Cavusoglu),讓脆弱的停火協議在屢次延遲後,重新回到正軌。(譯者:中央社劉文瑜)1051219 \n

  • 巴士抵敘利亞阿勒坡城東 撤離受困民眾

    國營敘利亞新聞社(Sana)報導,在紅十字國際委員會(ICRC)和敘利亞阿拉伯紅新月會監督下,巴士開始進入叛軍在阿勒坡市東邊最後一個控制區,以利撤離受困民眾。 \n 路透社報導,巴士是用來疏散反抗軍和平民。 \n 世界衛生組織在敘利亞的代表霍夫(Elizabeth Hoff)說,她預計可自今天稍後開始疏散。 \n 敘利亞國營電視台新聞頻道(Al-Ikhbariya)今天報導,政府和反抗軍達成協議,撤離阿勒坡城東民眾,以交換疏散叛軍包圍的2個村莊富阿(al-Foua)和凱夫拉雅(Kefraya)受困的人。 \n 根據新聞頻道,阿勒坡東邊初步將有約1200平民獲疏散,和富阿和凱夫拉雅疏散的人數相當。 \n 一旦這些疏散民眾抵達政府控制區後,阿勒坡的戰士及其家庭成員將獲准離城,換取什葉派村莊富阿和凱夫拉雅另一批人疏散。1051218 \n

  • 遭困阿勒坡 敘利亞孩子受創哭不出來

    敘利亞烽火連年,數千名困在第二大城阿勒坡的孩童心靈受創,甚至忘了怎麼哭泣。 \n 英國「獨立報」(The Independent)今天報導,根據聯合國數據,近幾天約8000人獲准撤離戰火頻仍的阿勒坡(Aleppo),其中至少2700人是孩子,但仍有更多孩子困在這座反抗軍盤據的城市。 \n 英國「第四頻道新聞台」(Channel 4 News)播放的影片,鮮明呈現戰火下的孩子似乎被迫提早長大,早忘了怎麼哭泣。 \n 卡提波(Wa'ad al Kateab)上週和她的醫生丈夫與11個月大的女兒,跟5萬人困在阿勒坡東城,她在最後一座尚可運作的醫院裡拍下這段影片。 \n 影片中,小女孩阿雅(Aya)坐在醫院的擔架上,臉上滿是塵土和血跡。看著身旁大人忙進忙出,她沒有哭,只是睜大眼,看著周遭的一切。 \n 俄羅斯或敘利亞連夜轟炸阿勒坡,毀了3戶民宅,阿雅的母親法蒂瑪(Um Fatima)是唯一倖存的成年人。走廊上,法蒂瑪遇到了鄰居小弟馬默德(Mahmoud),他緊緊抱著才1個月大的弟弟伊絲麥(Ishmael),即便伊絲麥早被倒塌的瓦礫給悶死了。 \n 馬默德六神無主,像無頭蒼蠅般在走廊上走來走去,眼淚撲簌簌地流了下來。看到法蒂瑪得知其他小孩都已死去而痛不欲生,馬默德強忍失去手足的悲傷安慰她說:「真主會幫我們報復暴君(阿塞德)的。」 \n 另1對小兄妹則是在醫院滿是血跡的走廊上徘徊,1個房間1個房間地找著媽媽,他們灰撲撲的臉上滿是驚恐,但都沒有哭。護士問著所有大人:「這些是你的孩子嗎?」 \n 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形容:「現在的阿勒坡,根本就和地獄沒兩樣。」他並呼籲要恢復撤離行動。1051218 \n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