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阿鼻劍的搜尋結果,共09

  • 《阿鼻劍》再版 重溫鄭問水墨技法

    《阿鼻劍》再版 重溫鄭問水墨技法

     已故漫畫大師鄭問,31年前與編劇馬利合作漫畫《阿鼻劍》,留下未完成的結局,作品也隨著鄭問逝世成了絕響。經過多年,漫迷終能在近日接連推出的漫畫再版與前傳小說中,一窺鄭問在離世前未出版的三則《阿鼻劍》短篇漫畫,重溫鄭問水墨高超技法所帶來的震撼,並在小說中找回當年未完結局。 \n 以漫畫體現佛法 \n 以「馬利」筆名與鄭問合作的大塊文化董事長郝明義表示,過去接任時報出版總經理時,創立《星期漫畫》雜誌,因著迷於鄭問在《刺客列傳》中展現的精湛技法、說故事能力,秉著「近水樓台先得月」的心情,向鄭問提出合作邀約,成為《阿鼻劍》連載契機。 \n 郝明義分享,當時剛接觸佛教,對「輪迴」特別感興趣,因而構思出執著殺父之仇恨的主角何勿生,有「前世」、「今生」篇章。從漫畫第二部中,更可從主角何勿生歷經的「貪」、「愚」、「癡」、「瞋」獄,體現佛教教義,郝明義透露,「近年對佛教更深入研究,發現當年應要再加入『慢』獄。而如何將佛法概念融入在故事中,而不致成為佛教書,也是較有挑戰的地方。」 \n 鄭問共繪製《阿鼻劍》兩部「今生」篇章,「前世」篇章的三篇短篇曾刊載於《星期漫畫》雜誌第78期,前世故事尚未說盡,雜誌便停刊。而在去年推出的再版漫畫中,有鄭問為《阿鼻劍》繪製的所有篇章,也收錄鄭問在1990年的漫畫出版序文。 \n 以墨色暈染悲歡 \n 鄭問在序文指出,因幸運的先有馬利精采的原作,得以將構思劇情的力量轉移到畫面處理上,能力不必分散,才能慢慢融入插畫理論與技法,「相信讀者們可以感受到我努力的企圖心。也由於經過不斷的嘗試,慢慢地對黑白連環圖有了心得和掌握的能力。時間和經驗對一個創作者來說實在太重要了,缺一不可。」 \n 《阿鼻劍》是鄭問首部黑白漫畫,他僅以單調墨色,就能暈染出人物悲歡情緒,甚至是激昂火熱的打鬥場景。郝明義表示,最令他印象深刻的便是史飛虹在山洞裡一刀刺殺于景的場景,「他將背景去掉,讓人物張力最大化,留白這麼多的畫面,卻能擁有這麼多聲音與情緒,非常震撼。」 \n 郝明義表示,在鄭問過世前,兩人曾討論是否重啟《阿鼻劍》,「期間我寫一些劇本給他,他沒回音,我對劇本也還不滿意,計畫一再往後推,我想我們都還年輕,還有很多時間,沒想到他卻離開了。」 \n 郝明義決意繼續創作小說《阿鼻劍》,讓漫迷得以一圓結局缺憾,未來也考慮讓其他漫畫家接棒,接續《阿鼻劍》漫畫創作,「我想鄭問也會非常樂見。」

  • 郝明義:漫畫繪今生 小說探前世

    郝明義:漫畫繪今生 小說探前世

     《阿鼻劍》歷經31年,以小說之姿重回讀者眼前,大塊文化董事長郝明義以「馬利」筆名,接續漫畫未完篇章,娓娓道出主角何勿生的前世歷程。比起過往擔任編劇、交給已故漫畫家鄭問揮灑畫面,他表示,小說撰寫難的是背負無數漫迷的期待,壓力非常大,如今出版第一卷,已能嘗到寫小說的樂趣。 \n 郝明義回憶,過去與鄭問的合作方式,現在想來簡單得不可思議,「因為我常常在外地奔波,通常是利用傳真讓他收到劇本,我不會問他怎麼畫,他也不會和我討論劇情,甚至我和讀者一樣,都是在雜誌刊出時,才知道他到底畫得如何,一切非常順利美好,我到寫小說才知道,原來他透過畫面補足多少細節。」 \n 郝明義舉例,過往漫畫劇本並沒有設定故事年代,鄭問自行蒐集許多時代服裝,一一套用在漫畫角色上。但小說落筆,沒有年代就無法描繪角色外型、使用物品等等,需要再詳加考究。當無法下筆時,總會在心中默問鄭問,是否該將《阿鼻劍》完成,擔心砸了漫迷心中的美好回憶。 \n 原預計分為「前世」與「今生」兩部分的《阿鼻劍》,描述主角何勿生今生恩怨情仇及對前世的追尋。漫畫描繪今生,小說探討前世,包含在何勿生面前現身的阿鼻使者與何勿生有何關係、阿鼻劍的由來等。 \n 郝明義笑說,寫小說卡關好比人生困境,只要相信自己,就不會有過不去的坎,期間歷經再多痛苦,終會克服挑戰,「在我心中,《阿鼻劍》是我與鄭問的作品,小說像是對他與書迷的交代,我很開心自己能夠完成。」

  • 《阿鼻劍》漫畫再版 重溫鄭問水墨技法

    《阿鼻劍》漫畫再版 重溫鄭問水墨技法

     已故漫畫大師鄭問,31年前與編劇馬利合作漫畫《阿鼻劍》,留下未完成的結局,作品也隨著鄭問逝世成了絕響。經過多年,漫迷終能在近日接連推出的漫畫再版與前傳小說中,一窺鄭問在離世前未出版的三則《阿鼻劍》短篇漫畫,重溫鄭問水墨高超技法所帶來的震撼,並在小說中找回當年未完結局。 \n \n 以「馬利」筆名與鄭問合作的大塊文化董事長郝明義表示,過去接任時報出版總經理時,創立《星期漫畫》雜誌,因著迷於鄭問在《刺客列傳》中展現的精湛技法、說故事能力,秉著「近水樓台先得月」的心情,向鄭問提出合作邀約,成為《阿鼻劍》連載契機。 \n \n 郝明義分享,當時剛接觸佛教,對「輪迴」特別感興趣,因而構思出執著殺父之仇恨意的主角何勿生,有「前世」、「今生」篇章。從漫畫第二部中,更可從主角何勿生歷經的「貪」、「愚」、「癡」、「瞋」獄,體現佛教教義,郝明義透露,「近年對佛教更深入研究,發現當年應要再加入『慢』獄。而如何將佛法概念融入在故事中,而不致成為佛教書,也是較有挑戰的地方。」 \n \n 鄭問共繪製《阿鼻劍》兩部「今生」篇章,「前世」篇章的三篇短篇曾刊載於《星期漫畫》雜誌第78期,前世故事尚未說盡,雜誌便停刊。而在去年推出的再版漫畫中,有鄭問為《阿鼻劍》繪製的所有篇章,也收錄鄭問在1990年的漫畫出版序文。 \n \n 鄭問表示,因幸運的先有馬利精采的原作,得將構思劇情的力量轉移到畫面處理上,能力不必分散,才能慢慢融入插畫理論與技法,「相信讀者們可以感受到我努力的企圖心。也由於經過不斷的嘗試,慢慢地對黑白連環圖有了心得和掌握的能力。時間和經驗對一個創作者來說實在太重要了,缺一不可。」 \n \n 《阿鼻劍》是鄭問首部黑白漫畫,他僅以單調墨色,就能暈染出人物悲歡情緒,甚至是激昂火熱的打鬥場景。郝明義表示,最令他印象深刻的便是史飛虹在山洞裡一刀刺殺于景的場景,「他將背景去掉,讓人物張力最大化,留白這麼多的畫面,卻能擁有這麼多聲音與情緒,非常震撼。」 \n \n 郝明義表示,在鄭問過世前,兩人曾討論是否重啟《阿鼻劍》,「期間我寫一些劇本給他,他沒回音,我對劇本也還不滿意,計畫一再往後推,我想我們都還年輕,還有很多時間,沒想到他卻離開了。」因而決意繼續創作小說《阿鼻劍》,讓漫迷得以一圓結局缺憾,未來也考慮讓其他漫畫家接棒,接續《阿鼻劍》漫畫創作,「我想鄭問也會非常樂見。」

  • 漫迷一等30年 再見《阿鼻劍》

    漫迷一等30年 再見《阿鼻劍》

     《阿鼻劍》歷經31年,以小說之姿重回讀者眼前,大塊文化董事長郝明義以「馬利」筆名,接續漫畫未完篇章,娓娓道出主角何勿生的前世歷程。比起過往擔任編劇、交給已故漫畫家鄭問揮灑畫面,他表示,小說撰寫難的是背負無數漫迷的期待,壓力非常大,如今出版第一卷,已能嘗到寫小說的樂趣。 \n \n 郝明義回憶,過去與鄭問的合作方式,現在想來簡單得不可思議,「因為我常常在外地奔波,通常是利用傳真讓他收到劇本,我不會問他怎麼畫,他也不會和我討論劇情,甚至我和讀者一樣,都是在雜誌刊出時,才知道他到底畫得如何,一切非常順利美好,我到寫小說才知道,原來他透過畫面補足多少細節。」 \n \n 郝明義舉例,過往漫畫劇本並沒有設定故事年代,鄭問自行蒐集許多時代服裝,一一套用在漫畫角色上。但小說落筆,沒有年代就無法描繪角色外型、使用物品等等,需要再詳加考究。當無法下筆時,總會在心中默問鄭問,是否該將《阿鼻劍》完成,擔心砸了漫迷心中的美好回憶。 \n \n 原預計分為「前世」與「今生」兩部分的《阿鼻劍》,描述主角何勿生今生恩怨情仇及對前世的追尋。漫畫描繪今世,小說探討前世,包含在何勿生面前現身的阿鼻使者與何勿生有何關係、阿鼻劍的由來等。 \n \n 郝明義笑說,寫小說卡關好比人生困境,只要相信自己,就不會有過不去的坎,期間歷經再多痛苦,終會克服挑戰,「在我心中,《阿鼻劍》是我與鄭問的作品,小說像是對他與書迷的交代,我很開心自己能夠完成。」

  • 鄭問漫畫影視化 《萬歲》後年上映

    鄭問漫畫影視化 《萬歲》後年上映

    鄭問作品不僅走入故宮,也即將登上螢幕影視化!被譽為「亞洲漫畫至寶」的已故漫畫家鄭問留下《阿鼻劍》、《東周英雄傳》等無數傑作,繼《阿鼻劍》電影改編版權被香港導演劉偉強買下之後,《深邃美麗的亞細亞》的影視改編版權也已經售出,《萬歲》也已確定將由貴金影業改編為電影,預計將在2020年上映。 \n \n 貴金影業負責人黃志明表示,《萬歲》講的是現代的項羽和劉邦,故事背景在港台,目前正在編寫劇本和尋找適合的導演,「希望導演自己也是鄭問的粉絲。」製片王子維也表示,他從《戰士黑豹》開始成為鄭問粉絲,「對每個影視創作者來說,鄭問作品其實是想都不敢想的高度。」 \n \n 大塊文化董事長郝明義表示,《阿鼻劍》電影改編版權在2001年已經賣給劉偉強,陸續傳出選角、編劇等改編計畫,但遲遲沒有下文,改編權明年將再度到期。大辣出版社總編輯黃健和也透露,《深邃美麗的亞細亞》版權也已經售出,同樣會由台灣的影視團隊影視化。 \n \n 2017年3月因心肌梗塞過世的漫畫家鄭問,享年58歲,1983年他自《時報週刊》連載《戰士黑豹》起,開創他的漫畫世界,卻因為台灣漫畫產業蕭條,出走日本、香港、中國,甚至轉投入遊戲產業,在過世前無緣再續90年代未完結的精彩作品。 \n \n 在近日出版的鄭問專書《人物風流:鄭問的世界與足跡》中,就收錄了3篇少見、未出版的短篇,包含《阿鼻劍》後續的三篇殘篇、與香港漫畫家馬榮成合作的《風雲外傳》、以及與國立編譯館(現為國家教育研究院)合作的《臥龍先生》。 \n \n 《阿鼻劍》原本預計分為「前世」、「今生」兩部份,已經出版的前兩集故事屬「今生」,後續「前世」篇僅在時報出版的《星期漫畫》雜誌第78期刊出過。當時以「馬利」為名擔任《阿鼻劍》編劇的郝明義表示,1989年他和鄭問合作兩年,創作了兩集《阿鼻劍》,之後卻始終沒有機會再合作。 \n \n 郝明義表示,「2012年,我們從法國安古蘭漫畫節參展回來後,才開始討論要再合作新計畫,沒想到又因為各自忙碌,再度錯過了,最後就變成永遠的遺憾了,是無從彌補的。」 \n \n 貴金影業除了要將鄭問《萬歲》改編為電影,也買下了漫畫家韋宗成《冥戰錄》的影視版權,預計將改編為電視劇。王子維表示,台灣有很多很好的材料,過去卻沒有好的橫向連結,「希望有更多影視創作者來投入改編台灣漫畫,挖掘更多題材,豐富台灣的影視。」

  • 鄭問用畫筆造武林 阿鼻劍創新典範

    漫畫家鄭問用畫筆打造武林世界,曾以「阿鼻劍」創下武俠漫畫新典範,更是台灣至今唯一在日本長期連續出版單行本的漫畫家。 \n 鄭問本名鄭進文,畢業於復興商工,1984年在媒體發表首部作品「戰士黑豹」開啟漫畫生涯。早期以濃墨厚彩畫法,後轉為水墨畫風格,寫實水墨加上精實素描功力,展現全新視覺衝擊,著作有「鬥神」、「刺客列傳」等。 \n 創作多以武俠、歷史故事為題材,曾以「阿鼻劍」創下武俠漫畫新典範,僅有兩本,鄭問融合毛筆噴墨沾水筆素描,打造出他筆下的武林世界,「阿鼻劍」問世28年,已是武俠漫畫經典。 \n 鄭問1990年在日本講談社發表「東周英雄傳」造成轟動,不僅是第1位在日本講談社連載,也是至今台灣唯一在日本長期連續出版單行本的漫畫家,著作有「東周英雄傳」、「深邃美麗的亞細亞」等。 \n 日本朝日新聞曾讚嘆鄭問是漫畫界20年內無人能出其右的「天才、鬼才、異才」,更被日本漫畫界譽為「亞洲至寶」。 \n 1991年日本漫畫家協會頒給鄭問「優秀賞」,是20年來第1位非日籍得獎者,更在日本發行以鄭問為名的鄭問三國誌遊戲,完成台灣漫畫家在日本空前絕後創舉。 \n 鄭問也是第1位到香港連載的台灣漫畫家,改編霹靂布袋戲系列故事推出「漫畫大霹靂」;2002年與香港漫畫家馬榮成合作,畫了馬榮成代表作「風雲」外傳,推出全彩手繪漫畫「風雲外傳:天下無雙」。 \n 不吝提攜後輩的鄭問,帶出多名職業漫畫家,包括蕭言中、陳志隆、練任、鍾孟舜等人,鍾孟舜在社群網站臉書(facebook)說,讀普通高中沒學過畫圖的他,藝專是學國畫,也沒受西畫訓練,「我所擁有的那一點功力全來自鄭先生,大家就知道鄭先生的可怕」。 \n 談起鄭問做事方式,鍾孟舜表示,20年前有位漫畫家罹癌,鄭問為幫他籌款治療,借攤位義賣眾漫畫家作品,鄭問每天跑到攤位顧攤,每天無限量提供作品義賣。 \n 鍾孟舜回憶起有次要幫鄭問慶生,請另名助理偷偷下山買蛋糕,1個多小時後打來說買不到,他也下山買,回來路上遇到鄭問騎車拿球棒,原來鄭問猜測是助理遇麻煩才下山那麼久不回來,就帶球棒下山幫忙,「這就是鄭先生,不只畫圖霸氣,對自己家人也是充滿霸氣」。 \n 鄭問26日心肌梗塞過世,享年58歲。30年來用畫筆打造出的武林世界戛然而止,但鄭問留下的武俠漫畫神話將永久流傳。1060328 \n

  • 「賞畫方式看漫畫」 葉羽桐辦展

     葉羽桐年底將發表水墨漫畫《六指》並舉辦畫展。他從幼稚園就喜歡畫畫,最大的肯定就是同學的讚美,「時常有小朋友跟我說,幫我畫一隻恐龍好不好?讓我很得意。」後來讀復興商工美術科、東海大學美術系,「那都是為了走向漫畫創作而準備的。」 \n 葉羽桐說,國中時代他曾迷過鄭問,喜歡《刺客列傳》與《阿鼻劍》,但當時年紀小,還不懂得欣賞,直到大學選擇國畫組才又回頭去研究。他在二○○八年首度以水墨畫法獨力創作出《烈士》,畫傳奇人物廖添丁的故事,獲新聞局劇情漫畫獎新人組優勝,這才對水墨入漫畫有些心得。 \n 葉羽桐說,得獎後他曾將《烈士》寄給《阿鼻劍》的編劇、筆名馬利的出版人郝明義,希望能獲得前輩指點。當時郝明義回信給了肯定,認為他的作品很有張力,但也提出一些問題希望他反思,包括對漫畫生涯的規畫以及風格的建立,讓他受用不少。 \n 葉羽桐表示,關於建立個人風格的思考,讓他一度沒信心,所幸後來進入美術系就讀,指導老師給他建議,而與夥伴許書豪之間的討論,常刺激出新的表現手法。 \n 葉羽桐正在準備年底展覽,他打算將作品放在展覽空間裡,讓讀者以欣賞畫展的方式看漫畫。這部名為《六指》的水墨漫畫展,描述一位出生戰國時代的音樂奇才,以僅有的六根指頭奏出美妙音樂的傳奇故事,展覽現場也將播放古琴音樂,讓觀眾更有感覺。

  • 《風雲》導演劉偉強 決心將《阿鼻劍》搬上螢幕

    19年前在台灣造成轟動的水墨漫畫《阿鼻劍》,上周在北京電影學院舉行簡體中文版的發表會,作者郝明義、繪者鄭問與導演劉偉強都出席這場發表會。曾執導過《古惑仔》、《無間道》的劉偉強在場中表示,絕對要將《阿鼻劍》拍成電影。 \n《阿鼻劍》是知名出版人郝明義以「馬利」為筆名創作漫畫文本。而後邀請鄭問繪圖,鄭問以中國水墨的筆法創作了兩本《阿鼻劍》,紅遍台灣和日本。1993年,劉偉強看到這個漫畫後,被其中「充滿人性的東西」打動,便買下了漫畫的影視改編權,試著將它搬上螢幕。 \n但買下版權10年,劇本刪改了10次,劉偉強還是遲遲無法開拍電視劇和電影,他說,他是在準備拍這輩子最好的一部電影,而他不想隨隨便便就開拍了,因為他始終不滿意。《阿鼻劍》的電視劇原本預計去年開拍,並由吳尊主演,但最後還是叫停了,「過不去我自己這一關。」劉偉強現在想要先拍電影,但也感到很困難,「不過我可以很明確地告訴大家,《阿鼻劍》的電影我一定要拍最好的。」 \n曾經將漫畫《風雲》改編上螢幕的劉偉強表示,他不會讓《阿鼻劍》沿襲《風雲》的風格,「如果拍成那樣的片子,可能會很賣錢,但是我不會,我不想重複自己。」

  • 鄭問《阿鼻劍》

    有「亞洲漫畫瑰寶」之稱的台灣漫畫家鄭問和台灣大塊文化董事長郝明義18年前合著的經典水墨武俠漫畫《阿鼻劍》,將由天津華文天下圖書有限公司策畫出版,預計於11月初在北京電影學院召開動漫講座暨新書發佈會。 \n《阿鼻劍》分上、下兩冊。八○年代即在台灣出版,是鄭問奠定宗師地位的重要作品,亦是鄭問漫畫創作轉捩點。故事描述作為私生子的主角身在江湖的命運。詭奇多變的故事架構,處處透現著玄妙的哲學深意。另一方面,他獨特的水墨畫法,大量使用毛筆,實驗水墨技法,更兼用牙刷、版畫等,將武俠漫畫帶入新的領域。 \n目前,同名電視電影由香港著名導演劉偉強執導。電影版由周杰倫和全智賢領銜主演,電視劇版則由吳尊主演,現均已開拍。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