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陰山的搜尋結果,共05

  • 短評/海峽中線名存實亡

    短評/海峽中線名存實亡

     共機連續兩日以「全空層、多架次」模式跨越中線,配合共軍艦艇在海峽南部國際海域與空域實施演訓,對我空防體系形成重大壓力。

  • 快評》海峽中線名存實亡

    快評》海峽中線名存實亡

     共機連續兩日以「全空層、多架次」模式跨越中線,配合共軍艦艇在海峽南部國際海域與空域實施演訓,對我空防體系形成重大壓力。

  • 海水治沙漠 6年內引渤入疆

    海水治沙漠 6年內引渤入疆

     為解決新疆水資源困境,日前在一場研討會中,有人提議「海水西調引渤入新」,從渤海提送海水達到海拔1200公尺高度,到內蒙古自治區東南部,流經燕山、陰山以北,出狼山向西進入居延海,繞過馬鬃山餘脈進入新疆,有專家樂觀預言6年內即可實現引水入疆。 \n 《新疆日報》報導,「陸海統籌海水西調高峰論壇」5日在烏魯木齊市召開。「海水西調引渤入新」的思路是:從渤海西北海岸提送海水達到海拔1200公尺高度,到內蒙古自治區東南部,再順北緯42度線東西向窪槽地表,流經燕山、陰山以北,出狼山向西進入居延海,繞過馬鬃山餘脈進入新疆。透過大量海水填充沙漠中的乾鹽湖、鹹水湖和封閉的構造盆地,形成人造的海水河、湖,鎮壓沙漠。大量海水被西北豐富太陽能自然蒸發,水氣可增加北方降雨,達到治理大陸沙漠、沙塵暴,徹底改變華北、西北地區生態環境惡劣的目的。 \n 作為「海水西調」試點省,內蒙古錫林郭勒盟辦公室副主任、海水淡化循環經濟產業專案前期工作推進領導小組趙平說,錫林郭勒盟引海水淡化循環經濟產業專案,包括輸海水工程,煤礦、選煤廠,電廠、矩陣、發電裝置及一系列附屬工程和產業延伸工程。初步估算,專案一期總投資628億元(人民幣,下同),其中建設費用567億元。規畫專案在完全實施的情況下,內部收益率為20%左右。 \n 與會專家一致認為,解決新疆水資源平衡問題,不僅具有生態效益、經濟效益,更具社會效益、政治效益。「海水西調引渤入新」事業,將強化新疆居歐亞大陸橋頭堡的戰略地位。高峰論壇還呼籲各界參與「海水西調」的論證與實施;破解困擾新疆發展的3大問題,即水資源平衡問題、生態環境問題和油氣等礦產資源有效開發問題。

  • 花木蘭真有其人 代父征戰12年

     花木蘭是否歷史上真有其人?大陸學者最近證實花木蘭不但「代父從軍」,而且查出她還參加對陰山之北柔然的戰爭,替老爸上戰場打了12年的仗。 \n 1982年大陸學者曹熙曾發表「木蘭辭新考」,指花木蘭確有其人,「花」是後人加的姓,木蘭本名穆蘭,穆是鮮卑人姓,約公元412年出生河南。 \n 包頭醫學院歷史系教授張貴考證,花木蘭替父從軍是參加對陰山北柔然的戰爭。張貴認為,懷朔鎮出生的北齊皇帝高歡,當年是先有了馬才當隊主、函使,從此史實推斷,花木蘭也是帶著駿馬參軍,而且在軍中也是1名函使,因為函使不必和其他男性吃住在一起,她的女性身份才未暴露。 \n 花木蘭從軍12年後,在西元442年面見北魏皇帝拓跋燾,並被封「尚書郎」,花木蘭擔心自己女性身分穿梆,要求返鄉,女兒身一直未曝光。

  • 社論-但使龍城飛將在,不教胡馬渡陰山

    唐朝名詩人王昌齡的「出塞」詩:「秦時明月漢時關,萬里長征人未還;但使龍城飛將在,不教胡馬渡陰山。」讓我們聯想到最近幾週,央行總裁彭淮南勇拒熱錢炒匯,限期逐出熱錢的行動。這許多年來,國際熱錢與央行的交手,從未得逞,可以說是「但有央行彭總裁,不教熱錢進台灣」。 \n目前國內有部分人士對於央行的匯率政策並不全然認同,理由包括:一直將新台幣幣值維持在偏低的價位,雖然有助於出口的長期價格優勢,但也使外匯存底持續大幅成長,導致國內貨幣供給不斷攀高,以致國內各銀行資金氾濫,反倒需要央行發行定存單吸收;因新台幣幣值的偏低,台灣的每人平均所得折算成美元自然偏低,而使國人對外購買力偏低;更因新台幣幣值偏低,成為熱錢炒匯的理想對象,以致經常需與國際熱錢對抗。以上各點其實都圍繞在一個中心議題:新台幣幣值是否偏低?這個議題暫且不在本文中評論。我們要探討的是國際化與自由化是否像傳統國際經濟理論所述,能讓資源做最有效率的使用,且讓資金做最適當的配置? \n就實質經濟面而言,國際化與自由化使資源達到最有效率的使用,或許仍可接受。因為絕大多數物品的生產,並未發生壟斷的現象,透過國際化與自由化,的確會讓物品的生產達到資源配置最有效率的結果,例如:勞力密集產品透過國際化與自由化,會使生產地點轉移到新興工業國家,利用當地相對豐富的勞力(亦即相對低廉的工資)從事生產,經由國際分工達到生產效率的提高,並透過國際自由貿易使交易各方的經濟福利提升,這是大家耳熟能詳,並且已經在國際經濟實務上得到驗證的事實。 \n然而,在金融面是否也能因國際化與自由化而使資金的使用達到最適化,則不無疑問。首先要探討的是資金運用的最適化該如何定義?如果只是讓資金擁有者獲得最大收益,像2008年金融海嘯之前,國際資本市場因日本的利率長期偏低,而有所謂的日圓套利交易(carry trade);最近則因美元利率偏低且美元幣值持續疲弱,而有將套利交易對象轉向美元之趨勢。然而,這些套利交易只讓私募基金、避險基金等高槓桿熱錢的金主獲利,對於全球經濟福利不但沒有實質幫助,甚至對於某些國家的外匯市場帶來巨大波動,造成匯率的不穩定,從而影響進出口報價與國際貿易的正常進行,削弱了國際化與自由化對實質經濟的貢獻。 \n目前,我國對於外匯的管制,雖然有個人及企業匯出額度的限制,但對一般個人或企業而言,此一限額都足敷所需;即或有超限需求,只要理由充足、資料翔實,也都會被核准。至於外資對我國及我國企業對海外的直接投資,雖然需要先經過經濟部投資審議委員會的審核,但一般而言也都在合理的規範之下,因此在實質面上,我國的國際化與自由化程度極高,並未存在太大的問題。 \n相對地,國際熱錢藉國際化與自由化之名,行其剝削與聚斂之實,自然不為各國外匯主管當局所容,都欲去之而後快。因此央行彭總裁與國際熱錢的每次戰役,都贏得國人的掌聲。我們除了對央行驅趕熱錢表示肯定之外,也對金融面不正常的國際化與自由化感到憂慮。 \n國際熱錢對台灣的入侵,通常以投資國內股市為名,進行其所謂財務性投資(Portfolio Investment),虛虛實實,難辨真偽。有時名為投資股市,實際卻為了短期炒匯;央行的因應之道,則簡單俐落,限定進來的外資既以投資股市為名,就應於短期內錢進股市,否則就必須匯出。用這種方法固然可以逼出熱錢,然而,熱錢若假戲真作,在股市炒作一番,賺到資本利得之後,揚長而去,雖然沒有達到炒匯的目標,但也因炒股而獲利,並且增加國內股價泡沫化的危機。 \n因此,古典經濟理論認為國際化與自由化有助於資源分配的效率,應該只適用於市場沒有被壟斷時的實質經濟面,對於流竄各個國際資本市場的高槓桿國際熱錢,還是應該有所規範。著名經濟學家托賓(James Tobin)早年所倡議的金融交易稅(俗稱托賓稅),在去年11月G-20會議及12月歐盟高峰會裡都被英國、法國大力提倡,用以遏阻國際間投機資本的流竄。今年元月4日我國央行也明白指出新興國家應該要有能力,管制來自已開發國家的資本流入,以避免資產泡沫化。綜觀各國動向,權衡利弊得失,將熱錢趕到股市應該不是驅逐熱錢的上策,或許托賓稅是個更好的選擇。 \n除了托賓稅以外,各個新興國家也應該估量本身資本市場的規模,對於流入的資金做總量管制,否則在市場籌碼沒有顯著增加的情況下,大量的資金流入只是製造股價泡沫而已。股市行情的蓬勃發展不應倚靠熱錢流入,而應憑藉實質面的健全成長。整體而言,對金融面的國際化與自由化有所規範和節制,勢將成為未來國際金融管理的新趨勢。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