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陳亮恭的搜尋結果,共05

  • 看病半小時 高齡整合門診難普及

    看病半小時 高齡整合門診難普及

     年過65歲的吳太太,原本身體還算健康,但在一次健檢中發現自己有高血壓,竟意外開啟一連串的求診、循環服藥噩夢,原先只需吃降血壓藥控制的她,卻陸續因副作用服用越來越多藥物,最後找上台北榮總高齡醫學中心,在專業的全人評估下,發現吳太太的健康實際上並無太大異狀,聽從醫師建議後,從原本最多同時服用4款藥改為1種降血壓藥,不僅恢復健康也不再因病焦慮。 \n 不過國內推行高齡醫學整合門診的醫療機構並不多,台北榮總高齡醫學中心主治醫師陳亮恭認為,國內僅有台北榮總、高雄榮總辦的較有規模,以北榮為例,高齡醫學中心共有8名主治醫師,包括心臟內科、新陳代謝科及腸胃科等,共同為一個病人看診,省去病人逛各科門診,開立的藥物也能相互核對,排除藥物交互作用,常常有病人來時,一天吃一把藥,但看完整合門診後,只要吃一、兩顆就好,這也使得北榮高齡門診一診難求,一排都要數個月後才看得到診。 \n 陳亮恭指出,吳太太的例子可說是全台年長者就醫時的縮影,由於我國醫療體系是依器官別來做分科,加上健保實在太方便,造成民眾時常「頭痛醫頭、腳痛醫腳」,且各科別醫師對病患的健康評估有不同認知,長期缺乏全人評估就會造成一病多醫的醫療浪費,高齡醫學中心的成立即是要解決這類型的健保浪費。 \n 陳亮恭另舉一名教育程度頗高的退休人士,本身因有高血壓、糖尿病、膽固醇等慢性病,外加上攝護腺肥大的問題,半年就要跑90幾次門診,甚至被註記為濫用健保,但該病患實際上是因太聽醫師的話,每次掛號也都是透過前一診醫師轉介,「若要說他濫用健保實在也不合理。」 \n 陳亮恭說,高齡醫學整合門診推行最大難處在於時間成本太高,光是初診病患就要花3、40分鐘問診、檢查,每一位病患平均需回診2次,因此用CP值來看是不會有太多醫師、醫院願意推行。

  • 想健康長壽 單純散步還不夠 陳亮恭:運動要多元並且中等強度

    想健康長壽 單純散步還不夠 陳亮恭:運動要多元並且中等強度

    雖然一項日本研究發現,每天走八千步以上的人,失智風險明顯下降,但是高齡醫學權威陳亮恭醫師在著作《解鎖無齡》中提到,想要維持骨骼肌強健有活力,防失能,單純走路其實不夠。陳亮恭說,以往對年長者運動的要求很低,甚至因為擔心跌倒而不太要求強度。但是現在對銀髮族的運動建議量不但增加、維持中等強度,也希望長者的運動型態更加多元,不只是重複單一動作。什麼樣的情況才叫做「中等強度」?以下是重點書摘: \n近年來國內外許多研究紛紛指出,有運動習慣的人,通常比較不會失智。此外,運動量也很重要。 \n日本有一段時間很流行配戴計步器,可以測量每天基礎活動量。刊登在國際權威期刊《刺胳針(The Lancet)》的一項研究則指出,每天走路約一小時的人,罹患失智的風險比較低。從這些研究推斷,輕度運動對於預防失智可能不太夠了,至少要中等強度以上,也就是要有點喘的運動。 \n至於運動的類型,現在普遍建議複雜一點的比較好。多年前,有項刊登在《新英格蘭醫學期刊(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的研究分析,在各種不同類別的運動當中,跳舞是失智症風險最低的絕佳運動選擇,因為跳舞本身的強度夠,二方面對於舞步的記憶與執行,加上跳舞時的人際互動與愉悅心情,一項活動就具備多重功能。 \n此外,也要把運動當作一輩子的事情。以職業運動員為例,早年可能將大部分的時間精力放在單一型態的運動訓練上,他們的身體協調性與運動表現被開發得很好,但腦部其他功能例如記憶的開發就未必很好。 \n曾經有一項針對日本相撲選手做的研究發現,在職業選手期間,即使體重相較於一般人是超重的,但他們的身體相對健康;退休之後,由於不再需要維持體重,大多數都會減重,但他們的健康狀況在瘦下來後反而變差,其中最大的差別就是運動量。 \n總之,運動對預防失智有很大的好處,但前提是運動的型態必須多元,並且儘量維持中等強度的運動,最好能將此當成生活的一部分,天天開心去運動,才可以確實預防身心功能退化(編輯梁惠明)

  • 用開辦健保魄力 打造全覆蓋式長照

    用開辦健保魄力 打造全覆蓋式長照

     2031年,台灣將有過半女性超過50歲;2034年,每二個人就有一人超過50歲;2070年,65歲以上老人將突破四成。當台灣老化速度猶如失速列車般奔馳而來,台北榮總高齡醫學中心主任陳亮恭急呼:政府應拿出當年開辦全民健保的決心與魄力,打造涵蓋所有長照需求人口、規模千億的全覆蓋式長照體系。 \n 長照2.0初期規模約300億元,在經費有限下,排除重度失能或失智者,但2025年超高齡社會到來,全台將有百萬失能失智人口,陳亮恭強調,政府應「超前部署」,提出整體高齡社會對策,不要被「財務負擔」框架限制,不可處處設限、排除任何有長照需求的人,「這是政府終究躲不開、一定要面對的改革」。 \n 「傳說中,日本有個棄老村,年滿70歲的老人,必須被帶上楢山挨餓受凍。當衰老變成一種原罪,犧牲成了唯一的宿命,年邁的老人家如何自處?」這是電影《楢山節考》的情節。日前嘉義發生「老夫顧老妻」結果走上「攜老伴自殺」的人倫悲劇,有如「楢山節考」現實版情節。 \n 長照2.0量能負擔 \n 顧不到需求核心 \n 在邁入高齡化國家各個角落裡,都有一座楢山,社會若不想有座「楢山」,陳亮恭說:「需要國家的力量」。陳亮恭與家庭照顧者關懷總會秘書長陳景寧直言,當社會愈高齡化,愈多家庭無力顧老,「國家要扮演更積極照顧的角色!」 \n 2017年上路的長照2.0,在政府稅收有限下,預算採逐年提高,2019年規模約300億元,2020年達到386.7億元,2021年增至491.7億元,預計2024年站上600億元。衛福部長照司副司長周道君表示,長照2.0的精神就是「量能負擔」,讓服務、設施、使用人數穩步增長。 \n 正因經費有限,長照2.0初期只提供居家服務、社區日照等補助,主要照顧輕度失能或失智者,卻不包含重症者、住宿長照機構者,陳景寧說「政府不提供的恰是現階段民眾最需要的」。而全台從離島偏鄉到都市皆欠缺住宿式機構,都會區因土地取得成本太高,北市信義區還差點被衛福部列為88處「長照資源不足偏鄉」。 \n 去年底,蔡英文總統競選連任時喊出下個四年要用「五個增加」升級長照2.0,「家裡的長輩,國家一起來照顧」,包括預算增加到600億元、讓更多長輩享受長照服務、增加服務項目內容、推動一國中學區一日照中心,推動一鄉鎮一住宿機構。 \n 衛福部於是瞄準88處「長照資源不足偏鄉」,砸50億完成28處住宿式長照機構規劃,但還有60處無著落,何時完成全台布點,仍在未定之天。 \n 衛福部後來雖對入住長照機構者提供補助,但僅限綜所稅率級距12%以下,補助每人每年4.56萬元至6萬元不等,換算每人每月只有3,800元至5,000元,相對住宿需繳月費3~5萬元起跳,陳景寧苦笑:「真的太少了。」而一國中學區一日照中心,也被陳亮恭質疑「老人和國中生分布密度不同,老人不是按照學區來住的」。 \n 稅收制?保險制? \n 羊毛都出在羊身上 \n 陳亮恭強調,長照2.0勢必要改革,不但要讓人民有感、「還要有效」。他以國外實施健保及長照國家經驗為例,健保和長照經費比例為7:1,以目前每年健保總額7,000億元推估,台灣長照規模至少要1千億元。 \n 陳亮恭說,高齡化是國安議題,國家領導人應提出高齡社會的長照政策,政策及規模底定後,至於要採稅收制或保險制,只是手段而已,「羊毛出在羊身上」,採稅收制就加稅,採保險制就繳保費。而台大社會系教授薛承泰則認為,2025年台灣將有一半家庭有老人,正是長照保險實施時機,可考慮將長照保險附掛在全民健保中,不僅保費增加較有限,大家也比較有信心。 \n 對於學者專家主張,長照預算應達千億,周道君認為,沒有充足的服務設施體系,「預算也花不了這麼多」。以現在7千億規模的健保來說,1995年開辦前,也是歷經兩個四年計畫,積極布設醫療設備與服務量能才上路,「因為民眾有交保費、政府就要提供服務」。 \n 同理,台灣長照現處於資源布建期,預算逐年提高,讓服務、設施、使用人數共同穩步增長,而即使2024年達600億規模,都還有往上加碼的討論空間。當前長照布建階段最花錢的地方,周道君舉例,例如獎助民間設置日照中心、社區ABC長照據點、鼓勵業者提供交通接送服務等,在據點、交通、照護服務等面向延伸出一系列鼓勵獎助措施。 \n 除了經費,長照2.0人力更吃緊。截至今年4月止,全台照服員僅5.6萬人,預估到年底會增至6.6萬人,雖然全職居家照護員的月薪已提高至3.2萬元,投入者也有年輕化趨勢(40歲以下占32%),但相對台灣2025年約百萬的失能失智人口,照顧人力嚴重匱乏。薛承泰認為,可以充分運用新移民人力資源;陳景寧則建議,釋放現有家庭照顧人力到日照中心或居家服務中心,從一對一到一對多。 \n 長照不產業化 \n 也應有產業思維 \n 蔡政府推動長照2.0升級版,專家認為力道不夠,政府也正撰寫高齡人口白皮書,但問題不會迎刃而解。世界衛生組織推估,2025年全球銀髮產業市場將達新台幣1,122兆元,惟政府始終將長照定位為福利服務,去商品化、非營利化,致長照無法走向產業化,引壽險資金入長照頻遭遇困境。陳亮恭:「即使長照不產業化,也應放入產業經營思維」,才能提高長照覆蓋率、提供長照多元選擇,許長者一個樂養天年的未來。

  • 家事就是公事 企業得為員工顧老

     在外商擔任主管的小薇,多年前因母親過世,常年在外工作無法常在身邊照顧老父,讓老父住進知名養生村,但因父親覺得無聊又搬回舊居住。這幾年,看著老父逐漸衰老,想辭職陪伴但遭堅持勸阻,一想到日漸衰弱的老父,她心裡犯愁、腦中不斷盤算著:該不該辭職? \n 在台灣養兒育女值得慶祝,而數得出名號的企業都有「育幼」措施,但是,照顧健康惡化的父母,卻是難以開口的痛,照顧父母的疲勞及不安積在心底,照顧憂鬱症也快速增加。家庭照顧者關懷總會秘書長陳景寧認為,這是整個社會價值觀的問題。 \n 當勞動力愈來愈珍貴時,留學英國、熟悉歐洲長照制度的台北榮總高齡醫學中心主任陳亮恭指出,歐美各國已開始注意,工作者為了照顧長輩,被迫離開職場或轉換工作型態所造成的影響,特別是歐洲國家都是「把家事帶進辦公室」,家事就是公事。歐洲國家企業作法是,允許一段時間帶薪照護假,或聘請心理諮商師協助員工紓解照護壓力等方式,讓員工在工作與照顧父母間,取得可能的平衡,這幾年,日本也有不少企業為了能夠留住「人」,不僅主管得「學會」體貼員工,企業甚至會為員工量身打造工作模式。 \n 在台灣,已注意到「顧老」的企業並不多。詢問數得出名號的企業、甚至是外企在台灣,有無類似國外做法時,幾乎得不到肯定的答案。 \n 誠如陳亮恭所言,在台灣的社會氛圍「帶小朋友上班,都要偷偷摸摸」,遑論「家事就是公事」。這顯示一個事實:各界對即將到來的高齡社會,沒有充分準備。 \n 值得慶幸的是,已有企業開始思考如何協助員工照顧高齡父母。錸德集團為了讓員工上班無後顧之憂,成立了日照中心,而第一個受惠的是老董事長葉進泰。錸德因此跨入大健康與照護產業,與新竹縣府在竹北打造「合好一起錸」大樓,推動以社區融合、全齡照護為主軸的在地照護創新社會福利場域。 \n 科技大廠華碩在興建關渡企業總部時,曾思考打造同時能「育幼」又「顧老」的幼兒暨長照中心,讓員工可以把「家事帶到工作場所」,更可讓「三明治世代」員工的高齡父母與幼兒「不用分離」:即使日照中心,依然能看到寶貝孫兒。結果,計畫因為卡在法規:日照中心歸衛福部管轄屬福利機構、幼兒園主管機關是教育部,屬文教事業,不能「混為一談」,因而胎死腹中。事實上,成立於1979年竹科園區管理局,也已意識到園區內的科技廠商主要幹部年齡多在45至55歲,園區內許多人都面臨父母需要照顧的難題,進而正構思研議,要在園區內設置長照中心。 \n 「企業要有競爭力,就要讓員工無後顧之憂」。陳亮恭認為,科技業的資產就是人,特別需要有創新的人,讓員工維持創新力的任何投資,「對企業都是划算的」。況且,未來「人」力會愈來愈珍貴。

  • 3萬薪救長照 專家:有未來才留得住人

    長照2.0即將上路,衛福部喊出保障月薪3萬元,盼年輕人填補長照人力缺口。但專家陳亮恭呼籲,更重要的是要讓年輕人在長照產業中看見未來、有發展空間,才是留人關鍵。 \n 衛福部今天上午首度公布「長照十年2.0」計畫內容,不只擴增服務項目,服務人數也將從現行51萬人擴增至73萬人,同時結合地方機構,4年內在全台街頭巷尾打造2529處「巷弄長照站」等願景。 \n 不過,目前全台9000名照服員原早已不堪負荷,如再擴充服務項目及對象,恐面臨無人照顧窘境,衛福部因此祭出新台幣3萬元月薪,讓原本領時薪的照服員收入更有保障,盼吸引年輕族群加入。 \n 台北榮民總醫院高齡醫學中心主任陳亮恭今天受訪時坦言,新版長照2.0不論架構、方向都比過去長照1.0好很多,但如何「執行」將成一大考驗。 \n 月薪3萬找得到年輕人嗎?他表示,回歸人性思維,一份工作找不找得到人,不全然是錢的問題,雇主能不能營造一個「讓人想從事」的工作環境同樣重要,因此月薪3萬只是踏出第一步,認為應導入產業思維,提供年輕族群發展、升遷空間,才是留人關鍵。 \n 除了人力,長照財務來源究竟要採稅收制還是保險制,也是各界爭論已久的問題。 \n 陳亮恭說,一直以來政府都以「稅收制」作為長照來源,但稅收制必須透過編列預算發給,補助款透過中央政府、地方等一層層撥款,長照機構經常要等上半年才能領到錢,恐面臨薪水發不出、被迫停止服務的窘境;政府方面,一旦今年度預算用完,服務也就停止。 \n 不過,一旦提及長照保險制,又有人擔心像全民健保一樣造成資源浪費。 \n 陳亮恭解釋,健保支出之所以年年飆高,主因是新科技研發的藥物越來越昂貴,且醫療分級缺乏守門員把關所致,但在長照方面多是人與人之間互動,不需要砸大錢年年更新輔具,個案要申請長照服務時也須經「照管專員」評估,其實就是擔任守門員的角色。 \n 陳亮恭強調,不論稅收或保險制,最重要的還是要有穩定且充足的財源,畢竟「體系建立起來,需求就長出來了」,面對高齡化社會來臨,這筆錢該從哪來,將成政府一大考驗。1050718 \n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