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陳冲的搜尋結果,共665

  • 陳冲提醒 政府決策 應避免川普式衝動

    陳冲提醒 政府決策 應避免川普式衝動

     中美從貿易戰打到科技戰,行政院前院長、新世代金融基金會董事長陳冲昨日表示,美國商會近期發表一份重要文獻,外界視為「中美關係報告」,認為中美關係脫鉤一切決策,應以資訊研析為基礎;陳冲表示,這項文獻對台灣未來思考戰略很有啟發性,建議台灣政府決策,先進行資訊研析,再做不同場景的成本效益分析,以淡化意識形態。 \n 從歐巴馬時代的「再工業化」及「製造業回歸」開始,產業脫鉤已經開始進行,美國前總統川普任內大力推動,前國務卿龐佩歐鼓吹淨網計畫和華為事件更是箇中翹楚。 \n 川普任內為求供應鏈自主,在戰略上孤立中國大陸,陳冲整理,美國推動8大脫鉤,包含貿易、技術、資本市場、投資、融資、教育、SWIFT、和網路脫鉤。其中最大威脅是技術、專利和SWIFT脫鉤,對大陸殺傷力雖強,美國也將付出慘痛代價。 \n 美國商會報告也傳出SWIFT與中國大陸的數位貨幣合作,雖未證實協議真實性和詳細內容,卻顯然是減緩脫鉤衝擊的高招。 \n 在報告中,美國商會論及脫鉤要考慮成本代價,也羅列其影響,貿易脫鉤會年損1900億美元;投資脫鉤年損資本利得250億美元;人員脫鉤則在教育;觀光脫鉤年損300億美元;至於如果減少半數直接投資,美國GDP則一次性損失5000億美元。 \n 美國商會顯然是規勸政府,任何政策釐訂應本於Data Analysis,川普式衝動與民粹都欠缺理性,沒有考慮成本和代價,只是選舉的算計。 \n 陳冲也依此提醒政府,台灣近來許多決策思考,大至國際經貿的整合,中至疫情管控、疫苗取得,小至稅制重新定位,都可參考美國商會的思維模式,先進行資訊研析,再做不同場景的成本效益分析,以淡化意識形態,避免川普式的答案。陳冲說,「脫鉤,可能難免,但不能與國家長遠利益脫鉤。」 \n 中小企業理事長李育家表示,美對中國大陸的關稅未有消息說要調整,說明尚未好轉,但是基於2理由,拜登未對中國大陸說過重話或過激的言詞;大陸的態度比較傾向雙方對談,雙方關係並不像川普時期這麼的惡劣。

  • 中美脫鉤美自傷 陳冲:決策應成本效益考量

    中美脫鉤美自傷 陳冲:決策應成本效益考量

    行政院前院長、新世代金融基金會董事長陳冲表示,美國商會在拜登就任後、農曆新年即將結束時,發表一份重要文獻,被外界視為中美關係報告,矛頭直指中美脫鉤議題及其影響。 \n從歐巴馬時代的「再工業化」及「製造業回歸」開始,產業脫鉤就開始默默進行,美國前總統川普任內更是默默進行、前國務卿龐佩歐更是鼓吹淨網活動,乃至於華為事件更是箇中翹楚,只是沒有脫鉤之名,卻有脫鉤之實。 \n陳冲表示,他曾經提過美國在川普任內為求供應鏈自在,並在戰略上孤立中國大陸,推動8大脫鉤,包含貿易、技術、資本市場、投資、融資、教育、SWIFT、和網路脫歐。其中最大威脅應是技術、專利和SWIFT脫鉤,對大陸殺傷力強,但美國也將付出慘痛代價。 \n陳冲曾以一張漫畫來說明中美關係,「山姆大叔與巨龍吵架,互相喊話 Ill walk away,但雙方的腳卻糾纏不清,一時難以分離,相信這就是中美關係尷尬鮮明的寫照。」 \n美國商會的報告傳出SWIFT與中國大陸的數位貨幣合作,雖未證實協議真實性和詳細內容,卻顯然是減緩脫鉤的高招。 \n陳冲指出,在美國商會的報告中,其主張決策應以資訊研析為基礎,論及脫鉤要考慮成本代價,美國商會也羅列出脫鉤的損失:貿易脫鉤會年損1900億美元、投資脫鉤年損資本利得250億美元、人員脫鉤在教育、觀光脫鉤年損300億美元,美國GDP則將一次性損失5000億美元等。 \n陳冲認為,中美脫鉤不是理性作為,貿易原在追求比較利益,許多經濟上的鉤和鏈或多或少自然演變而生的結合,貿易夥伴掛勾其實是互利的結果,不是簡單的順差、逆差算式。 \n美國商會報告苦口婆心規勸政府,任何政策釐訂應本於Data Analysis,川普式衝動與民粹都欠缺理性,沒有考慮成本和代價,只是選舉的算計。 \n陳冲也提醒,台灣近來許多決策思考,中至疫情管控、疫苗取得,小至稅制重新定位,都可參考美國商會的思維模式,先進行資訊研析,再做不同場景的成本效益分析,以淡化意識形態,自然可避免川普式的答案。 \n陳冲最後說,「脫鉤,可能難免,但不能與國家長遠利益脫鉤」。

  • 陳冲:脫鉤要有成本效益分析 否則兩敗俱傷

    美中,甚至台灣與中國應如何經貿脫鉤?對此前閣揆,也是新世代金融基金會董事長陳冲指出,基本上脫鉤並不是理性的作為,因為貿易原在追求最大的比較利益,儘管脫鉤難免,但不能與國家長遠利益脫鉤,他建議可參考美國商會的思維模式,先進行資訊研析,再做不同場景的成本效益分析,以淡化意識形態,避免「川普式」答案。 \n美國商會(U.S. Chamber of Commerce)是美國重量級的利益團體。在拜登就任後,中國新年行將結束時,美國商會於2/17發表一項重要文獻,陳冲對此說明,媒體多稱為中美關係報告,其實原文是Understanding U.S-China Decoupling,矛頭直指中美脫鉤議題及其影響。 \n陳冲分析,其實從歐巴馬時代的「再工業化」及「製造業回歸」開始,產業脫鉤就在默默進行,川普任內更大力推動,2020年國務卿龐佩歐鼓吹的淨網(Clean Network)計畫,乃至華為事件,更是箇中翹楚,有時並無脫鉤之名,但卻有脫鉤之實。他認為脫鉤可進行,但不見得要大張旗鼓,更要有仔細的成本效益分析。 \n他進而引美國商會在2月17日所提報告指出,美國商會即主張一切決策應以資訊研析為基礎,論及脫鉤就要考慮成本及代價。做為遊說團體,美國商會臚列出貿易脫鉤,會年損1900億美元;投資脫鉤年損資本利得250億美元;人員脫鉤則在教育;觀光方面年損300億美元;至於如減少半數直接投資,美國GDP將一次性損失5000億美元云云。美國商會列出各種決策可能付出的成本,供政府當局參考,這是正確的作法。 \n他也指出,台灣近來許多決策思考,大至國際經貿的整合,中至疫情管控、疫苗取得,小至稅制的重新定位,都可以參考美國商會的評估方式。他分析,美國商會並非親中,但也非愛國主義:「至少不想與鈔票開玩笑,在商言商,不論哪一項目,都不能輕易匆促脫鉤。」 \n而美國商會報告出爐前五日(2/12),傳出SWIFT與中國將在數位貨幣方面合作,陳冲則認為,雖不知協議真實性及其詳細內容,但顯然是減緩脫鉤衝擊的高招。 \n陳冲主張,許多經濟活動上的「鉤」、「鏈」或多或少是自然演變而生的結合,貿易夥伴的掛「鉤」,其實是互利的結果,不能用簡單的順差、逆差,做算術的表達。他也再以日前的美國商會報告為例,美國商會的報告原就美國的立場,談中美產業脫鉤的利弊得失,表面上與台灣直接關係不大,但對台灣思考未來戰略很有啟發性。包括美國商會苦口婆心規勸政府,任何政策釐訂,應本於Data Analysis,換言之,川普式的衝動或民粹,都欠缺理性,沒有考慮成本及代價,只是選舉的算計。 \n陳冲先前也曾在上月22日公開演講中提到,美國在川普任內,為求供應鏈自主,並在戰略上孤立中國,推動所謂八大脫鉤(個人整理),包括貿易、技術、資本市場、投資、融資、教育、SWIFT與最新的網路脫鉤,其中最具威脅的應是技術脫鉤、專利脫鉤及SWIFT脫鉤,對中國殺傷力最強,但美國也將付出慘痛代價。

  • 「脫北者」啟示 陳冲:雙率雙低房價積重難返

    「脫北者」啟示 陳冲:雙率雙低房價積重難返

    行政院前院長暨新世代金融基金會董事長陳冲表示,華人長久以來都希望要有恆產,買個廣廈成家立業,惟現在的房價對於受薪階層是很難翻越的一道牆;依據統計,全國房價所得比約9倍、台北市更接近14倍,全國貸款負擔率約35%、台北市則高達57%,近期台北市「脫北率」受到外界的關注,台北市居民4年減6萬人,只未解決安德廣廈的夙願。 \n \n經濟學人也提過,2000年後多數已開發國家的自有房屋率都已經達到高峰,但是這些有「恆產者有恆心」的屋主開始懷疑,自有房屋是否真的如此美好?不僅是自有房屋須考慮機會成本、維護成本,研究也發現有房屋居然會影響創業,而因安土重遷放棄遠地的就業良機,也推升了失業率。 \n \n陳冲指出,建立房屋市場穩定有機制、供需、金融、租稅4大面向。政府常以調控房市價格為目標,運用金融、財政手段、實價登錄平台及住宅政策,但可惜這4大面向所用力道或不足或失衡,反而成為房價失控、滋生民怨,要改善現在的房價確實有難度。 \n \n社會上一直主張以增稅手段加重自住型投資客的資金成本,分別從交易稅、所得稅到持有稅(房屋稅、地價稅)下手。2014年調高房屋稅,同時卻又放寬到一個家庭合計3戶之內,仍可以適用自住稅率,減弱打擊力道,但地方政府調高民眾自住的房屋稅及地價稅,則產生頗多民怨和用法爭議 \n \n許多學術機構也先後指出,房屋稅業已失控,近年來房地稅大幅增長與超收,也是對民眾消費能力的挫傷,轉而影響經濟成長。陳冲說,其實稅賦負擔最容易轉嫁,反而推升房價,對抑制房價效果不佳。 \n \n觀察房價走勢,2000年以後還緩步上升,到了2009年房價就一路飆升,即便2010年起政府啟動管控房價措施,卻無法遏阻漲勢,回顧2000年以前,購地融資不易取得,利率多在7%以上,資產價格尚可控制;但是2002年以後所謂適度貨幣寬鬆及穩定匯率的政策下,雙率雙低形成養地養房的良好環境又未能及時採取選擇性信用管制,導致大量資金流入不動產,存款加權平均利率一路下滑到2字頭及5字頭,甚至到2019年的0.55與1.88,央行遲至2010年6月才採取一系列的針對性不動產放款管制措施,但房價已經積重難返。 \n \n金管會原在2011年4月起,提高銀行非自用住宅貸款的風險權數,由45%調高為100%及呆帳準備等措施,卻又在2017年年底實施「以住宅用不動產為擔保之債權」的風險權數部分:自用住宅放款的風險權數自45%降到35%,非自用住宅則自100%降到75%。反而讓銀行端增加1.3兆的放款空間,又促使當年房市交易止跌反彈,似乎金融面對房價易升難降有一定的影響。房貸利率低,增強買房需求,建商的土建融利率低,抗拒降價求售,房價難解。 \n \n2020年政府又推出新一輪的健全房市措施。在金融面,由中央銀行及金管會領軍,再度端出選擇性信用管制及提高土建融、餘屋貸款的風險性資產權數的資本計提。在歷經2008年金融風暴及2020年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的二次全球貨幣寬鬆政策及趨近於零利率或負利率的影響,加上以往台灣兌美元匯率及利率雙低的金融環境,房市政策能否奏效,仍待觀察。 \n \n從制度、供需面的改善,只能冀望內政部,特別是租屋者的權利保護,尤其設租金上限,更需注意對出租者的稅賦減免,有助長期持有,也可避開房地合一稅,但反而吸引投資置產者轉成包租公。 \n \n有恆產者有恆心,是孟子在2300多年前留下的名言。另一方面,大詩人杜甫也在1200多年前因茅屋為秋風所破,而有安得廣廈千萬間之嘆,可見找個遮風蔽雨的場所,是自古以來的老問題。許多傳統觀念面臨考驗,以往理所當然的房屋政策是否要重新考慮?孟子、杜甫在世會怎麼想?

  • fin-tech新金融監理何去何從? 陳冲: 借鏡Car-tech

    對於科技創新對金融業的啟發,前閣揆陳冲今日以Car-tech來對應fin-tech,比喻金融業所受到創新科技挑戰的情勢指出,許多新創業者的確有踩到現行的「監理紅線」,但另一方面,「現行有效」的法令,是否符合現代遽變的社會環境及科技衍變速度,法令本身應否調整?這點監理機關應著眼於金融消費者長久的權益,以及享受高品質服務的權利,來檢視是否調整現行法令的必要性。 \n陳冲對近來在Las Vegas盛大召開,且近半世紀以來每年一度的CES(Consumer Electronics Show)登場,頗有所感,也聯想到金融業面臨的科技挑戰。他指出,與往年不同,今年CES採all-digital方式,以往寬廣的展示空間大幅縮水之外,另一個引人矚目的現象,就是參展的汽車製造商特別多,甚至連Sony、亞馬遜等非車商的展場都放個兩部「汽車」,顯見車商與消費電子關係越來越密切。 \n他進而指出,數位時代商業模式推陳出新,許多被管制、被保護、乃至高度監理的行業,進入門檻不再高不可攀,現行業者以及主管機關,都要有心理準備,從金融業迎戰支付及匯款業,乃至計程車面對Uber等叫車平台,均須及早因應。 \n陳冲再以德國Bosch汽車比喻,2020年一部汽車則需要寫入一億支程式:「究竟其產品是裝了電腦的車子?還是裝了輪子的電腦?」是有趣且值得再思考的問題。再看一月福特汽車在Kentucky的工廠被迫停工,只因半導體界產能不足,導致汽車所需晶片缺貨所致:「就可看出Car-tech與汽車製造業之區分已然混淆。」 \n他再舉例,甚至如果2030年後日本新車只容許電動車、2035年後歐洲、美國(加州)又禁售汽油車,Car-tech踏入汽車製造業的門檻幾乎不復存在,屆時Car-Tech在運輸載具上的競爭力,明顯將對傳統的內燃機汽車公司構成極大威脅。 \n陳冲指出,5年前就預期「科技創新將翻轉特許行業」,包括當時他對外發表過數篇文章闡述該觀點,並且呼籲特許行業(包括金融業、計程車業)及其主管機關,對因法律而受保障的業者及其衝擊,預做規劃,尤其是金融業,他更高分貝呼籲,受創新科技顛覆,當立法背景科技環境己有翻天覆地的改變時,監理觀念也應調整因應。 \n包括對日前街口支付一案,因仿大陸餘額寶推出台版託付寶踩到監理紅線,以及中國大陸一個月前,傳出震驚全球螞蟻金服被停止上市案件,也因支付寶的信貸業務及槓桿操作,而被大陸官方認定應納入監管,陳冲認為,從街口支付、螞蟻金服乃至兩年前櫻桃支付等案件,由監管立場看,都與「現行有效」的法令有所扞格,但從另一面來看,這是否意謂現行的監理法規有因應時代潮流檢討的必要,值得深思,就像2015年舊金山討論Uber問題時,一位議員Mark Farrel的發言:「21世紀的經濟,不要被上世紀過時的法律及僵化的規定所扼殺,當年根本不能想像有今日的科技。」美國在討論Car-tech的過程與觀點,對監理機關思考Fin-tech應有不少啟發。

  • 《如懿傳》女星狠過鄭爽 結婚多年終懷孕 雙胞胎養女直接送別人

    《如懿傳》女星狠過鄭爽 結婚多年終懷孕 雙胞胎養女直接送別人

    娛樂8點半》59歲華裔美籍女星陳冲是大陸演藝圈第一批闖蕩好萊塢的電影明星,出道44年演過無數經典作品,她在《末代皇帝》成功塑造了皇后婉容悲慘又心酸的一生,更先後以《紅玫瑰與白玫瑰》、《意》兩度拿下金馬影后。然而隨著近日鄭爽代孕棄養風波不斷延燒,陳冲昔日黑歷史也再次被網友提起,感嘆陳冲不輸鄭爽的狠心,也好奇當年遭她「轉讓」的雙胞胎養女,如今下落為何? \n \n曾在電視劇《如懿傳》客串飾演周迅姑母「烏拉那拉氏」的陳冲,雖然戲份不多,但與飾演「甄嬛」的老戲骨鄔君梅間精彩互嗆的宮鬥戲碼,卻叫觀眾看了印象深刻,成為整齣劇的亮點之一。 \n \n其實出道多年的陳冲,演技早已獲無數獎項肯定。出身自上海醫藥世家的她,爸爸陳星榮是知名放射學專家,曾任華山醫院院長,爺爺陳文鏡曾留學美國,是外科名醫,所以她從小耳濡目染養成愛讀書的習慣,還被栽培學習鋼琴等才藝,甚至參加學校劇團活動,為她日後演出打下扎實基礎。 \n \n陳冲1976年在電影《青春》嶄露頭角,很快地成為大陸知名影星,但她並不滿足於現況,決定在1981年赴美進修,參與電影《末代皇帝》更獲得奧斯卡最佳影片肯定,讓陳冲得以在好萊塢站穩腳步。 \n \n陳冲身為一個演員,可說是完美、挑不出缺點,但她卻有一段揮之不去的黑歷史,那就是在1998年「轉讓」雙胞胎養女爭議。 \n \n原來當時陳冲與第二任丈夫結婚多年,被醫生判定難以懷孕,因此打算在大陸領養一對年僅1歲多的雙胞胎姊妹。然而造化弄人,陳冲卻在辦理領養手續過程中,發現自己懷有身孕,並在領養雙胞胎姊妹後的3個月,生下女兒Angela。 \n \n陳冲當時受訪,堅稱會對三個女兒一視同仁,但此後這對雙胞胎姊妹就再也沒出現在公開場合,更沒聽過陳冲提起過。多年後,這對雙胞胎養女更傳出被陳冲以「沒有母女緣分」為由,退回去了,消息一出也讓陳冲受到輿論強烈撻伐。 \n \n不過當時陳冲經紀人亦向陸媒駁斥陳冲棄養一事,他解釋陳冲是發現自己真的很難同時照顧三個小孩,迫不得已才將養女轉讓給一對紐約夫婦,「陳冲認識這對收養孩子的夫婦,當時他們非常希望能夠收養孩子,而這對夫婦的經濟條件很好,現在兩個孩子生活得也很好。」 \n \n經紀人還說,陳沖和每年都會和這對夫婦互寄卡片保持連絡,也知道小孩過得很好,但對孩子來說,沒有必要知道太多當初領養細節,因此陳沖和孩子本人已經沒有聯繫了。 \n \n

  • 拜登就職亞太紀元起步 陳冲:台灣面臨攤牌時刻

    拜登就職亞太紀元起步 陳冲:台灣面臨攤牌時刻

    美國總統拜登順利就職,全球面臨「後川普」新局。行政院前院長陳冲今(22)日在文化大學舉行的一場論壇中表示,面對亞太紀元起步,拜登喊出的「美國回來了」已成美國流行語,台灣也面臨攤牌時刻,「但趕得上這班車嗎?」他呼籲台灣在很多議題上不要太過執著,朝野應集共同智慧想想要怎麼玩這個新遊戲。 \n陳冲是應文大與台北經營管理研究院合辦的「2021世界經濟走向與對策論壇」之邀,以「世界經貿環境與對策」為題發表專題演講。論壇主持人台管院院長陳明璋以「2021是變化多端的一年」開場表示,面對不一樣輪廓的2021,雖然預測很難,但只要有準備就很好因應;共同主持人文大校長徐興慶說,陳冲提出世局將以太平洋為中心的預測,並提出台灣要靠誰?怎麼靠?等重要提問,值得國人深思。 \n陳冲說,美國總統「終於」順利交接,也意味著未來會比較容易預測。拜登就職演說文青有餘、有鼓勵人心作用,卻未談經貿、遭質疑「牛肉在那裡」?雖然如此,但拜登趕在去年底全球區域經貿的大事--中歐投資協議完成之前,即先喊「美國回來了」;拜登上台後更任命坎貝爾出任白宮國安會印太事務協調官新職,顯示對亞太紀元起步的重視,只不知是否還來得及。 \n陳冲援引百餘年前美國國務卿海約翰提出的「地中海是過去的海洋、大西洋是現在的海洋、太平洋是未來的海洋」指出,未來全球太勢將以太平洋為中心。但陳冲憂心,「別人都在衝刺,我們卻在原地踏步」,因為與台灣地緣相關的RCEP、中日韓自貿協定、CPTTP次區域化三班列車都因卡在意識形態等問題「過站不停」。 \n面對未來以太平洋為中心新局,相對美國的「左右逢源」、中國的「左擁右抱」,台灣的選擇又是什麼?陳冲說,台灣其實在很多議題上不需要太過執著,「要怎麼玩這遊戲,需要共同智慧」。 \n2021世界經濟走向與對策論壇除了邀請陳冲專題演講,也齊聚經濟日報副社長翁得元、前中國輸出銀行理事主席林水永、環球經濟社社長林建山、新北市前副市長葉惠青、東吳大學講座教授朱雲鵬、財政部前部長許嘉棟、兆豐金前副總陳松興、經濟部中小企業處副處長陳貝蒂、中華經研院副院長王健全等產官學者專家,分別討論拜登時代的中國、日本、亞洲、美國、歐元區的經濟走向,及提出具體對策,期盼能以國際視野提出在地觀點,實現「台商站穩亞洲」理念,指引台灣企業面向國際新契機。

  • 台美順差卡BTA 陳冲籲坐下來談

    台美順差卡BTA 陳冲籲坐下來談

     台美貿易春寒料峭,行政院前院長、新世代金融基金會董事長陳冲表示,美國貿易代表賴海哲稱台美貿易協議談判迄未開始,竟然是因為台美順差,陳 晡膘央A對此說法「不敢恭維」,因為台美貿易關係改善之道,是要坐下來談,隨著美國政權輪替,台裔新代表戴琪將走馬上任,應可以好好談談了。 \n 美國總統2016年大選前,陳冲指出,川普就以民粹思維將貿易逆差簡化為「bad」,好像對美是順差的國家不用付出任何代價一樣,如此仇視貿易分工理論,對於國際經貿有不良影響。 \n 日前美國貿易代表賴海哲表達,台美貿易協議迄未開始,是因為台美貿易順差,且順差還持續擴大,惟陳冲指出,賴海哲曾經是雷根時代美國貿易副代表,貿易老將竟然說出川普式的民粹語言,實在叫人「不敢恭維」。 \n 陳冲認為,台美貿易不是無從改善,台灣可以擴大對美投資、採購我國所需,讓匯率市場化,或做其他努力等。重點是要「坐下來談」,盤點雙方關切的事項,逐項設法解決,否則在比較利益的原則、長期形成的全球價值鏈下,期待台對美的順差縮小後再談貿易協議,豈不是倒果為因。 \n 賴海哲也指出,台美貿易要達成協議也有許多法律上的限制需要克服,所以相當困難;但在陳冲的眼中,這全是託辭,各國都有都有很多法律關卡,也都是一一克服並完成CPTPP、RCEP等貿易協定。更何況台灣立法如臂使指,區區的法律關卡又何足道哉。 \n 陳冲說,還好美國政權即將輪替,貿易代表換人由戴琪接任,未來可以好好談談了。陳 敓峸e「現在是春寒料峭,轉眼是否春暖花開?且拭目以待。」

  • 台美貿易春寒料峭 行政院前院長陳冲:坐下來談判

    台美貿易春寒料峭 行政院前院長陳冲:坐下來談判

    2020年底全球經濟整合都在加班,中國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德國總理梅克爾、法國總統馬克宏及歐洲兩巨頭聯合宣布中歐投資協議完成;英國也宣布與歐洲完成脫歐協議;配合疫苗問世與甫簽約的RCEP,2021年似乎是一片好景。但近十年在貿易協定上步履蹣跚的台灣,恐怕更是烏雲罩頂。 \n人類的經濟行為,一向是以自身相對擅長的品項換取相對不擅長的品項,並以國際接受的貨幣結算,貿易順差、逆差本來就很常見,進口、出口剛好打平者幾乎少見。行政院前院長、新世代金融基金會董事長陳冲說,美國總統川普在2016年把逆差簡化為「bad」好像順差國沒有付出任何代價依樣,如此仇視貿易分工理論,對國際貿易有不良影響;2017年G20高峰會,會議公報竟因美國反對納入自由貿易而難產。 \n2021年1月中美國貿易代表賴海哲表示,台美貿易協議談判迄未開始,竟是因美國對台灣有龐大且持續擴大的貿易逆差,賴海哲是雷根時代的貿易副代表,貿易老將講出川普式的民粹語言,實在叫人不敢恭維。 \n陳冲說,貿易逆差被美國視為操縱匯率3大指標之2,首先是對美順差逾200億美元,其次是經常帳順差超過GDP的2%,德國就常被指責太過「勤儉持家」,儲蓄偏高,投資不足。 \n相對而言,台灣問題比德國更為嚴重。賴海哲說,2020年11月台灣對美順差達269億美元的數字,陳沖認為,「顯然對國際貿易欠缺了解」。陳冲指出,先不談台灣的產業結構對美享有比較利益,自然會有順差,而台灣對美順差有很長一段時間都在150億美元以下,若非2018年起美國對中國大陸發起貿易戰,引起轉單效應,台灣順差不會擴大,換言之,美國的逆差沒有改善,只是由中國大陸轉到台灣而已。 \n且美國在2020年大量瘋狂印鈔,形成新一波QE,對勤勞出口的國家而言,賺到一堆貶值的紙上財富,恐怕是極為諷刺的現象。 \n陳冲指出,台美貿易不是無從改善,台灣可以擴大對美投資、採購、可以讓匯率更市場化,或做其他努力,但重點是要坐下來談判,盤點雙方關切的事項,逐項設法解決。否則在比較利益原則下、在長期形成的全球價值鏈下,期待台灣對美順差自動縮小後,再談貿易協議,豈不倒果為因。 \n賴海哲談及台美貿易達成協議有many legal hoops(法律的約束)要克服,所以相當困難,陳冲認為,這全屬託辭,CPTPP、RCEP各國都有許多法律關卡,也都一一克服,更何況目前台北立法如臂使指,區區legal hoops何足道哉? 倒是賴海哲說Trade relations with Taiwan are fraught,弦外之音,是否又有其他難言之隱? 不過還好,政權輪替,貿易代表換人,馬上有一位台裔新代表戴琪,可以好好談談了。 \n陳冲這樣形容台美之間的貿易關係「現在春寒料峭,轉眼是否春暖花開 ? 且拭目以待。」

  • 陳冲:台美貿易 春寒料峭 台灣恐烏雲罩頂

    新世代金融基金會董事長陳冲指出,2020年底,全球經濟整合都在加班。12/30習近平、梅克爾、馬克宏及歐盟二巨頭聯合宣布中歐投資協議完工;12/31,趕在年關前,英國也宣布與歐盟完成脫歐協議,配合疫苗問世,以及11/15甫簽約的RCEP,2021年似乎是一片好景。但對近十年來在貿易協定上步履蹣跚的台灣而言,恐怕只是烏雲罩頂。 \n陳冲指出,人類的經濟行為,一向是以自身「相對擅長」的項目,換取「相對不擅長」的品項,並以國際接受的貨幣結算。貿易順差、逆差本屬常見,進口、出口剛好打平反而少有。2016年美國大選前,我多次在演講時指出,川普以民粹思維將貿易逆差簡化為bad,好像出口順差國沒有付出任何代價一樣,如此仇視貿易分工理論,對國際經貿會有不良影響。果不其然,在2017年G-20高峰會,會議公報竟因美國反對納入自由貿易而難產,直到2020年春,川普愛婿Kushner還對群眾說Trump was right about trade deficit being bad。 \n上行下效,上周(1/11)美國貿易代表賴海哲對Wall Street Journal表示,台美貿易協議談判迄未開始,竟是因美國對台灣有龐大且持續擴大的貿易逆差(large and growing trade deficit with Taiwan),賴海哲是雷根時代的貿易副代表,貿易老將講出川普式的民粹語言,實在叫人不敢恭維。 \n陳冲指出,貿易逆差被美國視為操縱匯率三大指標之二,其一是對美順差逾200億元,其二是經常帳順差超過GDP2%,德國就常被指責太過「勤儉持家」,儲蓄偏高,投資不足。其實相對而言,台灣問題比德國更為嚴重。不過賴海哲對華爾街日報所說,2020年11月台灣對美順差達269億美元的數字,顯然對國際貿易欠缺了解。 \n先不談台灣的產業結構對美享有比較利益,自然會有順差(不計軍火),而台灣對美順差有很長一段時間都在150億元以下,如非2018年起美國對中發起Trade war,引起轉單效應,台灣順差不會擴大,換言之,美國的逆差沒有改善,只是由中國轉到台灣而已。而且美國在2020年大量瘋狂印鈔,形成新一波QE,對勤勞出口的國家而言,賺到一堆貶值的紙上財富,恐怕是極為諷刺的現象,也是早年「美元陷阱」預言的另一體現。 \n陳冲指出,台美貿易不是無從改善,台灣可以擴大對美投資、採購(當然是我國需要的)、可以讓匯率更市場化,或做其他努力,但重點是要坐下來談判,盤點雙方關切的事項,逐項設法解決。否則在比較利益原則下、在長期形成的全球價值鏈下,期待台灣對美順差自動縮小後,再談貿易協議,豈不倒果為因。賴海哲認台美貿易達成協議有many legal hoops要克服,所以相當困難,這全屬託辭,CPTPP、RCEP各國都有許多法律關卡,也都一一克服,更何況目前台北立法如臂使指,區區legal hoops何足道哉?倒是賴海哲說Trade relations with Taiwan are fraught,弦外之音,是否又有其他難言之隱?不過還好,政權輪替,貿易代表換人,馬上有一位台裔新代表戴琪,可以好好談談了。 \n陳冲指出,現在春寒料峭,轉眼是否春暖花開?且拭目以待。

  • 遭列匯率操縱國觀察名單 陳冲:超額儲蓄應做有效運用

    遭列匯率操縱國觀察名單 陳冲:超額儲蓄應做有效運用

    台灣雖號稱美台關係史上最好,但這次美國發布匯率報告,卻仍被列入觀察名單。新世代金融基金會董事長、前行政院長陳冲指出,政府總體面應該思考超額儲蓄如何運用,針對未來發展,有計畫性的投資,做些長程規畫,享受一下國民辛苦所得,未嘗非國家之福,如只會買美國公債,不過是紙上富貴而已。 \n美中貿易戰由關稅戰打到貨幣戰,美國財政部法定每年4月、10月發布的「國際經濟及外匯報告」(簡稱匯率報告),在技術上依法定時程發布,原毫無困難,卻一延再延,始終被認為背後有其戰略的原因。結果遲至川普政府即將於下月交接之際,才於12月16日發布本年第一次匯率報告。 \n新世代金融基金會4年來一直呼籲要注意匯率操縱議題,去年9月3日發表「池魚之殃 台灣變匯率操縱國?」文中已預測,當年或是次年面對貿易戰而生的「轉單效應」,要哀矜勿喜,可能因而使得台灣對美貿易順差超過200億美元,而被美國列入匯率操縱國觀察名單,甚至遭貿易報復,影響不可小覷。果然,在多項轉單「捷報」下,這次美國匯率報告就顯示,台灣對美順差已飛越250億美元。 \n台灣以往列入觀察名單,常擔憂經常帳順差及干預外匯市場二項,在經常帳順差(占GDP)方面,以台灣特殊的環境,向來都超過標準很多,很難逃免。至於干預市場項目,則已多年在「過去12個月中有8個月干預」項下,被列為黑色的yes,表示美國早已密切注意我國央行干預的手法,只是沒有12個月都在踩油門罷了。 \n英國「經濟學人」曾於2017年3月評論貨幣操縱時,認為美國標準稍嫌落伍。首先對美國享有順差一項,該雜誌認為沒啥道理,因為該國對美國以外國家可能是逆差。其次經濟學人建議應將經常帳順差及持續單邊干預匯市標準的3%及2%各予一分(manipulation point),然後每增3%及2%再加一分。如依照經濟學人的新公式,經常帳順差占GDP徘徊在15%左右的台灣,在貨幣操縱排名就會大幅向前,高居第二名,未來風險可能更大。如再加上德國人常建議應考慮外匯存底(存量)與GDP的關係,則麻煩更多。 \n這次美國匯率報告,對台灣而言,主要是提醒對美順差持續擴大已遠超過200億美元及經常帳順差與GDP不成比例,並敦促避免影響經濟面的干預外匯市場。政府應改變以往見大量外匯出超就心喜的態度,國人也不要以為大額順差就是好事,常常會牽動央行的匯率政策。 \n陳冲表示,開始有點擔心央行過度煩惱匯率,會否影響盈餘?會否影響國家總預算?

  • 《金融》法不理瑣事 陳(沖)籲正視自住一屋免稅

    前行政院長現任新世代金融基金會董事長陳(沖)今表示,自住房屋不會產生現金流,許多退休族群終其一生只有一間房子,沒有其他現金流,卻得節衣縮食拿生活費來繳稅,但隨著地方政府誤解法律初衷,大幅提高房屋標準單價、提高房屋稅稅基後,現在房屋稅已經令人咋舌,守法納稅人只能加強撙節支出(取巧者則可用法人購買住宅節稅),對於一般家庭也會影響消費力。尤其台灣已進入老齡化社會及在疫情下,應是正視自住房屋稅免稅的時機。 \n 陳(沖)也點名陳菊一起支持自住一屋免稅。陳菊目前正主導國家人權委員會,而7年前陳菊主張抗繳房屋稅。陳菊不妨以居住人權的觀點,重燃昔日熱情,支持自住一屋免稅。 \n \n 外傳政府為平抑房價,考慮修正房屋稅條例取消自住房屋稅的免稅門檻,有學者引拉丁語de minimis non curat lex(法不理瑣事),表示此免稅門檻是符合法不理瑣事原則在稅法的一種實踐,也符合簡政目的,呼籲應予慎思。 \n 房屋稅的真正問題,不在於房屋稅自用房屋稅的免稅門檻,而在於房屋稅依土地法第187條,自住房屋免予徵稅,郤又另定房屋稅課徵自住房屋稅,其法律意旨衝突,也未考慮其他國家有免稅或抵減所得稅的設計。 \n 自住房屋課稅問題,並未因大法官解釋及行政部門的修法而解決,核心問題仍在應否徵免,不在於免徵門檻。自住房屋是否免稅,應回應大法官解釋的原旨,從徵收政策,以學理、法理、情理討論此一議題。 \n 27年前(民國82年5月),民進黨在各地發起抗繳房屋稅運動,民進黨中央黨部也有自住人權及抗稅有理的宣示,當時發起者不乏名人如陳菊等,同時包括陳水扁、呂秀蓮等立法委員亦連署自住房屋免稅的條文,也多援引土地法的規定,相信都是基於對居住人權的關懷。但因當時房屋稅僅千餘元,甚至幾百元,最終不了了之,但民間行政訴訟乃至釋憲的動作,並未稍歇。 \n 三十年前,大法官傾向保守,經83.12.23司法院大法官釋字第369號解釋,認房屋稅條例內容雖並不違憲(憲法第19條),但對自住房屋課稅,土地法與房屋稅條例二者互有出入,適用時易滋誤解,應由相關主管機關檢討房屋租稅之徵收政策修正之。 \n 經內政部(主管土地法)與財政部(主管房屋稅條例)協商,土地法立法早於房屋稅條例,爰於90.6.20修正房屋稅條例第1條「房屋稅之徵收,依本條例之規定;本條例未規定者,依其他有關法律之規定」,成為普通法(土地法)的特別法,處理法律適用問題,但並未回應真正的問題,嚴肅考慮土地法自住房屋免稅的立法目的,檢討課徵自住房屋應予謙卑的徵收政策,忽略這是憲法第15條的問題。當時也未注意土地法第187條,就自用房屋「免課房屋稅」而言,也是一種特別法。 \n \n

  • 勞動基金炒股驚見財團黑手 謝金河:這對父子當禿鷹恐爆大災難

    勞動基金炒股驚見財團黑手 謝金河:這對父子當禿鷹恐爆大災難

    勞動基金炒股弊案連房地產起家的寶佳機構也捲入其中。財信傳媒董事長謝金河認為,一個上千億的財團,到了富可敵國的財富,但寶佳林陳海父子卻逆向操作,選擇在股市當禿鷹,狙擊別人公司,恩怨恐愈結愈深,一旦企業出現破口,災難就會伴隨而至。 \n \n謝金河在臉書以「寶佳集團的危險信號:不當巴菲特 寧可當禿鷹」為題,對於寶佳捲入勞動基金弊案發表看法。 \n \n勞動部勞金局投資組長游迺文因帳上出現不明收入遭到調查,結果引出案外案,寶佳集團?下寶佳資產管理的投資主管邱裕元也被拘提,並以行賄及炒作特定公司股價被移送偵辦,同案遭到約談的還有陳冲前院長的愛將,曾任彰銀總經理、現任寶佳資產執行長的唐楚烈,以及寶佳資產的策略長吳素秋也被約談。 \n \n「這是操作政府基金的基層官員被利益誘惑,勾結外部人員牟取私利的弊案,但捲入其中的寶佳機構很可能是大事。」 \n \n謝金河說,寶佳機構財力雄厚,據說涉入股市的資金少則數百億,多則上千億,在股票市場已到了喊水會結凍的地步,尤其是唐楚烈操作慓悍,很多寶佳介入持股的企業老闆都聞之喪膽。這些年寶佳從金融股操作開始,吳東亮的台新金最早嚐到苦頭,接著是駱錦明的中華票券,然後是何壽川的永豐金。 \n \n後來寶佳相中業績好,股價低的傳產股,最具代表性的是寶佳協助許作名拿下永大經營權。今年寶佳也介入遠百、永冠,尤其是東元電機,寶佳兵臨城下,逼得最近黃茂雄結盟華新增發新股自保。 \n \n「一個上千億的財團,到了富可敵國的財富,通常會選擇持盈保泰守住財富,但寶佳機構的林陳海父子卻逆向操作,選擇在股市當禿鷹,」謝金河說,百思不解。 \n \n幾個月前,謝金河曾在一個聚會的場所問桃園市長鄭文燦:為什麼寶佳集團林陳海父子不當巴菲特,寧可當禿鷹?這個問題鄭市長當然無法回答,可是林家父子放任底下的人頻頻狙擊別人公司,恩怨恐愈結愈深,一旦企業出現破口,災難就會伴隨而至。 \n \n謝金河提到,自己有一位十分尊敬的長輩,他有十幾家公司的核心持股都超過10%,手上的股票,幾十年只增不減,每年股東大會前夕,都會無償主動交給公司派,他沒有什麼要求,只交代經營者要把公司經營好,長輩無所求,贏得公司對他的無限尊崇,「這是我看到真正的巴菲特!」 \n \n「寶佳林陳海父子的財富可能更勝我尊敬的長輩,但他們手上握巨資,在股海翻雲覆雨,他們圖的是什麼?令人匪夷所思!」謝金河直言,若他是林陳海,會選擇立即解散寶佳資產,專心當一個長期投資的巴菲特! \n

  • 陳冲:螞蟻應效法張謇嗎?

    新世代金融基金會董事長陳冲指出,11/16那天,兩岸多家媒體報導,習近平突訪南通,並推崇張謇,實業救國的作為。大陸媒體解讀為,藉提倡「實幹興邦」,暗批螞蟻集團不夠務實云云。 \n陳冲指出,張謇何許人也?想起本人兩年半前(2018/6/12)所撰「難覓當今張謇、武訓」(工商時報)乙文,張謇是前清狀元,後創立大生紗廠,初創實業即採取發行股票方式,在沒有公司法、資本市場、募款平台的時代,此舉雖非違法(因無法可違),但屬極有膽識的創舉。我曾有幸在「南通博物苑」觀賞中國第一張股票,中規中矩,寫明規銀(即資本)五十萬兩,每股一百兩外,也記載該工廠係官紳合資,官股以「官機二萬杼」作價廾五萬兩,民股則另集資現白銀廾五萬兩,已初具現代資本市場中資產作價的專業、公私合營的模式、有價證券的募集等雛形,算是金融前輩。張謇在家鄉致力於興辦實業、建設工廠、從事生產,先後創辦廾二家企業。嗣更以企業盈餘及募款所得,設立師範學校,兼顧提升教育水準及培育師資的理想,其後並藉累積之經驗、人脈,設立學校多達370所。 \n猶記得2020/11/7經濟學人雜誌「Ant agonises」一文,認為中國政府將螞蟻金服納入監管不是壞事,但是慢了一些。即使螞蟻集團一直以金融科技公司自許(Techfin),而非銀行,這次螞蟻金服在滬港上市被中止的事件,提醒了螞蟻集團和類似同業,不會因為強調科技就可免於監管。 \n陳冲指出,在「螞蟻不上市 見微早知著」(2020/11/11)一文中,基金會即表示,暫停上市應該不是中國政府的即興之作,甚至可能是亡羊補牢的策略。其實中國政府對於螞蟻金服等類,以金融科技公司自稱的互聯網業者,早從2018年,甚至2014年起就開始逐步進行收網,納入金融監管。例如2018年對資產證券化訂定門檻,提高以帳務賣給銀行再融資(類如ABS)的障礙,同時在2018/6/30起正式「收編」所有網路金融,要求支付寶、微信等支付機構涉及銀行帳戶的網路支付清算,都必須透過「網聯支付平台」處理,等於將支付寶、微信等第三方支付業者手中的大數據資料,繳交中央統一控管。2020/11/2更對網路小微貸款訂定新規範,單筆聯合貸款,經營網路小額貸款的小額貸款公司,出資比例不得低於30%,要求提高自有資金比例,限制信貸業務的槓桿操作。 \nFintech與金融業者中間,仍有一條fine line,如果涉及「向不特定多數人收受款項」時,監理機關就勢必要重劃紅線。不論是大陸的螞蟻金服,或是台灣的街口支付,都應該與主管機關懇切討論,如何於數位時代,在效益極大化與弊害極小化中,求一妥協。三十年前美國Citi Group的董事長兼CEO John Reed說,Banking is just bits and bytes。多年來雖然技術一直在進化,但金融業的本質沒有改變,而金融監理機關也必須重新審視金融法規,用數位時代的眼光,檢討社會未來的需要。 \n馬雲10/24應邀在外灘金融峰會的演講言辭犀利,當時馬雲喊出「好的方式不怕監管,但怕用昨天的方式去管」,聽來有點像本基金會近年主張「數位時代,不要用石器時代的法規」的論調。本基金會在2018/8/7「金融業及金融科技業 如何適用金融科技發展及創新實驗條例」研討會,提供了一個方向,就是未來金融業者及金融科技業如何雙贏的策略,對金融科技業,可以考慮發給金融業的limited license(限制性的執照)納入監管。 \n陳冲指出,馬雲在數位時代,運用網路科技相繼成立購物、支付、募款等互聯網平台,在尚未有法規限制的環境,打造惠普金融,也算是有膽識的創舉。只是張謇享有「實業家」與「教育家」美名,運用實業中獲取之資金,於法律範圍內,開始興學,由師範學校至專科學校,由基礎教育漸而大學教育,目前大陸名校復旦大學、同濟大學、蘇州大學、南通大學等十餘所大學的前身等皆為其所創辦。其實「實業」隨時代可有不同的解讀,馬雲由習近平的暗批,不,應說提示中,應該可以得到一些啟發。

  • 《金融》螞蟻上市風波 陳冲:金融科技非免監管金牌

    前行政院長、新世代金融基金會董事長陳冲發表「螞蟻應效法張謇嗎?」,認為金融科技(FinTech)不會因為強調科技就可免於監管,業者應與主管機關懇切討論,在數位時代如何在效益極大化與弊害極小化中求一妥協,馬雲應可由習近平的「提示」中得到一些啟發。 \n \n規畫在陸、港股市同步上市、被視為全球最大IPO的螞蟻集團,月初突遭主管機關暫緩計畫。而中國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日前突訪南通,並推崇張謇「實業救國」作為,被陸媒解讀為藉提倡「實幹興邦」,暗批螞蟻集團不夠務實云云。 \n \n張謇何許人也?陳冲說明,張謇是前清狀元、後創立大生紗廠,初創實業即採取發行股票方式,在沒有公司法、資本市場、募款平台的時代雖「無法可違」,但屬極有膽識的創舉,且已初具現代資本市場中資產作價專業、公私合營模式、有價證券募集等雛形。 \n \n而張謇享有「實業家」與「教育家」美名,運用實業中獲取資金,在法律範圍內開始興學,由師範學校至專科學校、由基礎教育漸而大學教育,目前中國大陸名校的復旦、同濟、蘇州、南通等十餘所大學前身,皆為張謇所創辦。 \n \n陳冲認為,即使螞蟻集團一直以金融科技公司(Techfin)自許、而非銀行,此次在滬港上市被中止事件,也提醒了螞蟻集團和類似同業,不會因為強調科技就可免於監管。而暫停上市應該不是中國當局的即興之作,甚至可能是亡羊補牢的策略。 \n \n陳冲指出,對於螞蟻金服等以金融科技公司自稱的網路業者,中國當局早從2018年、甚至2014年起就開始逐步納入金融監管,如訂定資產證券化門檻、「收編」所有網路金融、對網路小微貸款訂定新規範,限制信貸業務的槓桿操作等。 \n \n陳冲認為,金融科技(FinTech)和與金融業者之間仍有條極細微的差別,若涉及「向不特定多數人收受款項」時,監理機關勢必要重畫紅線。無論是螞蟻金服或是街口支付,都應該與主管機關懇切討論,在數位時代如何在效益極大化與弊害極小化中求一妥協。 \n \n陳冲指出,30年前美國花旗集團董事長兼執行長John Reed曾言「銀行不過就是資訊管理」(Banking is just bits and bytes),多年來雖然技術持續進化,但金融業的本質沒有改變,而金融監理機關也必須重新審視金融法規,用數位時代眼光檢討社會未來需要。 \n \n而馬雲日前應邀在外灘金融峰會的演講言辭犀利,喊出「好的方式不怕監管,但怕用昨天的方式去管」,聽來有點像基金會近年主張「數位時代,不要用石器時代法規」論調,並建議可以考慮發給金融業的限制性執照,將金融科技業納入監管。 \n \n陳冲認為,馬雲在數位時代運用網路科技,相繼成立購物、支付、募款等網路平台,在尚無法規限制環境下打造普惠金融,也算是有膽識的創舉。事實上,「實業」隨著時代可有不同解讀,認為馬雲由習近平的「提示」中,應該可以得到一些啟發。

  • 陳冲:螞蟻不上市 見微早知著

    新世代金融基金會董事長陳冲指出,11月3日美國大選,硝煙四起,而太平洋另岸的金融市場,亦未閒著。高達345億美元全球史上最大IPO,遭上海交易所、香港交易所同日發出暫緩上市決定,而且時間就在11月5日行將掛牌之際,其衝擊與震撼可以想見。 \n外界初步反應,多認為此事與馬雲10月24日應邀在外灘金融峰會的演講言辭犀利有關,當時馬雲喊出「好的方式不怕監管,但怕用昨天的方式去管」。聽來有點像本基金會近年主張「數位時代,不要用石器時代的法規」的論調。馬雲或許是急於為螞蟻金服的生存及未來的發展舖路喊話,以致衝撞同一天王岐山「金融創新要防範系統性金融風險」的論調。但如觀察10月底中國國務院金融發展委員會的結論,以及11月1日及2日連續公開徵求意見的金融控股公司監督管理辦法、網路小額貸款業務管理暫行辦法,加上11月2日四大金融監理機關的約談,層層相扣,顯示這應該不是即興之作,甚至可能是亡羊補牢的策略。 \n2014年4月在北京人民大會堂的「三經論壇」,我應邀作開幕致詞,會後承熱心友人安排,與金融界舊識晤談,其中有人民銀行高層,我提到近年互聯網支付業者在大陸蓬勃發展,且均由人民銀行發照,該項業務金額龐大,如無妥善法規,日久必將尾大不掉云云。這位老友聞言,臉色不甚自然,只說「注意到了」,即顧左右而言他。 \n事後,我由人行換照速度的蝸步,以及支付業者數量的劇減來看,他所謂注意,倒不是虛應故事。單純提供支付服務是一回事,利用帳上餘額投資、借貸又是另一回事。單純支付寶都已經是頭痛問題,如再加上螞蟻金服的大張旗鼓,自然更引人側目。 \n陳冲指出,2015年以後,我早年所說「處理金融問題,台灣是先緊後鬆,大陸是先鬆後緊」,開始逐步應驗。大陸的支付業者,開始感受壓力,網聯平台,就是大陸所設第三方支付機構統一清算平台,2017年3月開始試營運,2018年6月30日起正式「收編」所有網路金融,進行更大的管控。目的就是要支付寶、微信等支付機構受理涉及銀行帳戶的網路支付,都必須透過「網聯支付平台」處理,等於將支付寶、微信等第三方支付業者手中的大數據資料,繳交中央統一控管,也終結了大陸金融大數據業者的壟斷。 \n陳冲指出,其實,依我所見,螞蟻金服未能上市,應非一朝一夕之事。以往,互聯網業者,一向將螞蟻金服等定位為FinTech(金融科技), 是互聯網金融平台,透過類如支付寶的花唄借唄信貸業務(目前已超過2兆人民幣),掌握龐大數據,涉及廣大群眾權益,但尚未納入金融監理。Fintech與金融業者中間,仍有一條fine line,金融監理機關必須重新審視金融法規,用數位時代的眼光,檢討社會未來的需要,這才是Appacus的真義。 \n美國大選尚未完全落幕,螞蟻事件也是後市可期。

  • 《金融》陳(沖):螞蟻不上市 見微早知著

    高達345億美元全球史上最大IPO螞蟻金服,遭上海交易所、香港交易所同日發出暫緩上市決定。新世代金融基金會董事長陳(沖)發表最新觀點,認為螞蟻金服未能上市,應非一朝一夕之事。以往互聯網業者一向將螞蟻金服等定位為FinTech,是互聯網金融平台,透過類如支付寶的花唄借唄信貸業務(目前已超過2兆人民幣),掌握龐大數據,涉及廣大群眾權益,但尚未納入金融監理。Fintech與金融業者中間,仍有一條fine line,金融監理機關必須重新審視金融法規,用數位時代的眼光,檢討社會未來的需要。 \n \n 螞蟻金服IPO事件,外界初步反應,多認為此事與馬雲10月24日應邀在外灘金融峰會的演講言辭犀利有關,當時馬雲喊出「好的方式不怕監管,但怕用昨天的方式去管」。聽來有點像本基金會近年主張「數位時代,不要用石器時代的法規」的論調。馬雲或許是急於為螞蟻金服的生存及未來的發展舖路喊話,以致衝撞同一天王岐山「金融創新要防範系統性金融風險」的論調。但如觀察十月底中國國務院金融發展委員會的結論,以及十一月1日及2日連續公開徵求意見的金融控股公司監督管理辦法、網路小額貸款業務管理暫行辦法,加上11月2日四大金融監理機關的約談,層層相扣,顯示這應該不是即興之作,甚至可能是亡羊補牢的策略。 \n 陳(沖)表示,2014年4月兩岸三地的媒體,在北京人民大會堂合辦「三經論壇」,我應邀作開幕致詞,會後承熱心友人安排,與金融界舊識晤談,其中有人民銀行高層,我提到近年互聯網支付業者在大陸蓬勃發展,且均由人民銀行發照,該項業務金額龐大,如無妥善法規,日久必將尾大不掉云云。這位老友聞言,臉色不甚自然,只說「注意到了」,即顧左右而言他。事後,我由人行換照速度的蝸步,以及支付業者數量的劇減來看,他所謂注意,倒不是虛應故事。單純提供支付服務是一回事,利用帳上餘額進行投資、借貸又是另一回事。單純支付寶都已經是頭痛問題,如再加上螞蟻金服的大張旗鼓,自然更引人側目。 \n 陳(沖)指出,2015年以後,我早年所說「處理金融問題,台灣是先緊後鬆,大陸是先鬆後緊」,開始逐步應驗。大陸的支付業者,開始感受壓力,網聯平台,就是大陸所設第三方支付機構統一清算平台,2017年3月開始試營運,2018年6月30日起正式「收編」所有網路金融,進行更大的管控。目的就是要支付寶、微信等支付機構受理涉及銀行帳戶的網路支付,都必須透過「網聯支付平台」處理,等於將支付寶、微信等第三方支付業者手中的大數據資料,繳交中央統一控管,也終結了大陸金融大數據業者的壟斷。 \n 陳(沖)點出,美國大選尚未完全落幕,螞蟻事件也是後市可期。 \n \n

  • 立委集體收賄案 陳冲:依「遊說法」進行 會有不同結果

    立委集體收賄案 陳冲:依「遊說法」進行 會有不同結果

    立法院九月驚奇!台北地檢署針對SOGO百貨經營權,認為立委集體收賄推動公司法修法及辦公聽會,依貪汚罪起訴。新世代金融基金會董事長、前行政院長陳冲表示,如果涉案立委當年有考慮《遊說法》,應當會有不同結果。 \n \n「國際透明組織」(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TI)定期調查各國遊說透明度(Lobbying transparency),並分析該指數與國家貪汙程度的關係。此外TI也呼籲各國應建立遊說登記制度,明訂遊說的行為規範,也都是承認遊說確有必要,但應該透明公開。 \n \n 在「孔子家語」中,子貢即曾(端木賜)對孔子陳述志向的豪語,展現可以遊說手段息兵止戰的能耐;事實上子貢也確以其辯才及錢財,穿梭各國,「駟馬束帛以聘諸侯,所至國君無不分庭抗禮」,這應該是歷史上有規模進行遊說的濫觴。 \n  \n 換言之,進行遊說除能「陳說其間,推論利害」提出具體的說辭,也不免涉及金錢,然而金錢一旦介入,勢必模糊議題焦點,引發收買圖利的爭議。因此現代各國論及遊說,必然考慮有無涉及貪瀆以及財務是否公開的問題。 \n \n 我國在2008年8月開始施行遊說法,在法制上大致完整,也與前述國際透明組織的原則精神相符,目的是建立公開透明的程序。任何對法令、政策、議案之形成、制定、變更、廢止的建議,欲向特定人員提出時,就必須按部就班,依法辦理。換言之,遊說者必須逐案申請登記始能遊說,如未登記,被遊說者應予拒絕(第13條、第15條),最重要的是各單位應將登記的遊說事件及遊說的財務收支報表留存,以備「任何人」申請閱覽。 \n \n 可惜的是該法第3條將所謂「陳情、請願、陳述意見等行為」排除不予列管,造成許多原應登記的遊說藉此而迴避登記。此外第19條對登記之遊說及財務報表採申請閱覽方式,一般人不明就裡,根本無從申請,使規定形同具文;其實真正的透明應該是主動公開、公示、不必申請即可查閱(現場或網路),方能符合立法意旨。 \n \n 孔子當年礙於現實應也曾容忍過「金錢」遊說,所以史記貨殖列傳中才有「使孔子名布揚於天下者,子貢先後之也」的說法,簡言之,就是子貢在前後打點有功;但時至今日,金錢遊說已為法所不容,為兼顧現實,對涉及金錢之遊說,如改以登記公開、揭示,或許是一種務實崇法的作法。 \n \n 自遊說法施行至今,將近12年時間,依內政部網站統計資料,中央及地方總共核准登記的遊說案件僅403件,平均每年約34件,而且逐年遞減,明顯與一般認知有嚴重差距,此與立法的嚴格性及國人行為習慣自有關係。環顧當前政治環境,嚴格執行遊說法比任何時間更有必要,涉案立委應也會後悔未遵遊說法,而現任立委也應展現當年立法時未周詳考慮的各點,迅速修正。

  • 陳冲提「負數票公投」遭駁 今敗訴確定

    陳冲提「負數票公投」遭駁 今敗訴確定

    前行政院長陳冲2018年提出的「負數票公投」案遭中選會駁回,他循序提起行政爭訟,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判中選會敗訴,撤銷原處分。中選會不服上訴,最高行政法院今逆轉改判陳冲敗訴,中選會確定不會辦理該公投案。 \n \n陳冲2018年3月8日提起「您同意修法使選民可以投反對票(負數票)嗎?一人還是只有一票,選民可以用其唯一選票表達反對某候選人應該是基本人權,贊成票扣除反對票後,淨贊成票較高者當選。」公投案,聽證會過後,中選會要求補正4點理由。 \n \n要求補正的4點理由為,理由書中「圖案」應改「文字」敘述;「負數票制」可適用的選舉類型為何;「淨贊成票」為負值時的立法原則不明確;理由書指「聯合國秘書長推選方式」與「負數票投票制」不相同,與事實不符,應補正釐清真意。 \n \n陳冲雖提出補正函,中選會仍認為不符規定,駁回該公投案,陳冲因此提起行政訴訟。北高行認為,圖示較文字更顯而易懂,另「負數票制」屬創制公投,立法院依此立法原則制定法律是否違憲,應由大法官解釋,中選會無權認定,卻以「憲法規範架構」為由強令補正,也有不當,故判中選會敗訴。 \n \n中選會不服上訴,最高行則認為,為避免提案人針對公報刊登形式爭執不休,適當限制表達方式,禁用圖案並無不妥;負數票制可能出現全部候選人都是「負票」的結果,此時至少要有第二輪投票補救措施,另在不分區立委選舉中,就算得正票數5%以上,也可能因負數票喪失席次分配,牴觸現行憲法。 \n \n最高行並指,該公投案究竟是針對《總統副總統選舉選舉罷免法》,還是《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或是兩者皆是,又全體候選人均為負數票時該如何處理等問題,都無法讓人瞭解提案真意,而陳冲提的補正書提及修憲,已違反「不得以公投修憲」規定,遂認定中選會駁回公投案合法,改判陳冲敗訴。 \n

  • 日本債務占GDP暴增2倍  陳冲:令安倍壓力大增

    日本債務占GDP暴增2倍 陳冲:令安倍壓力大增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因病請辭引發各界嘩然。行政院前院長、新世代金融基金會董事長陳冲表示,比起夾在陸美之間要不要部署導彈?東京奧運是否續辦?恐怕不是讓安倍最擔心的事,央行資產負債表膨脹6倍,ETF從無到有成長5倍,債務占GDP比例增加幾乎2倍,又不像美國有印鈔票的特權,這種精神壓力或許才是讓安倍大腸炎反覆發作,最終放棄首相之位的慢性因素。 \n \n 陳冲說,若從近十年日本中央銀行(Bank of Japan)的資產負債表結構觀察,或許可了解安倍為何掛冠求去。2008年一月,金融海嘯初起,日本央行總資產約113兆日圓,其中買入國家公債(Japanese Government Securities)約70.4兆日圓,竟佔總資產62.25%,但這還不算嚴重。金融海嘯發生後,各國政府為挽救經濟紛紛實行貨幣寬鬆政策,日本央行亦不惶多讓,增購日本公債,將每年買斷日本公債額度增至21.6兆日圓,此時央行總資產已達122.4兆日圓,短短兩年增幅近9%。 \n  2012年12月安倍上任,採取無限制貨幣寬鬆政策,直至今年疫情影響,各國無不擴大央行資產負債表,刺激經濟,據日本央行今年8月底的資料,日本央行總資產達682.9兆日圓,是金融海嘯前的6倍,其中持有國家公債數占資產比例幾近80%。除了購入公債外,日本相較於其他各國的貨幣政策還多了項「購入指數股票型基金(ETF)」,今年8月ETF數總計達33.9兆,占總資產4.96%,若2011年才開始有ETF購入的紀錄,可說短短幾年內就成長了5倍,與兩年前(2018年9月)安倍第三次連任時比較,超過50%的漲幅,這些數據,相信即使經驗老練如安倍,也會坐立不安。 \n 陳冲指出,除了央行資產負債表細項拆解外,從債務占GDP的比例也可以看到,日本自1990年代起即逐年升高,在2000年時突破100%,2009年金融海嘯時已達158.87%,較前一年(2008)增長近19%,近年來,則一直維持在200%左右的水平,幾乎是美國的兩倍。日本貨幣供給量的走勢近二、三十年來亦逐年成長,根據最新統計數字,日本央行2020年7月份代表性指標M3(現金+存款+準貨幣+CD)較2019年同月大增6.5%至1,452.7兆日圓,金額及漲幅雙雙創2004年4月開始進行統計以來新高紀錄。 \n \n 他表示,央行資產負債表膨脹6倍,ETF從無到有成長5倍,債務占GDP比例增加幾乎2倍,又不像美國有印鈔票的特權,這種精神壓力或許才是讓安倍大腸炎反覆發作,最終放棄首相之位的慢性因素。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