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陳映蓉的搜尋結果,共12

  • 明星們的25歲:張孝全坦言,曾跳基隆河。

    明星們的25歲:張孝全坦言,曾跳基隆河。

    一件襯衫本月與Netflix合作了罪夢者的訪談企劃,找來戲中五位明星演員,聊他們的25歲。

  • 回首陳映真的歷史現場

    回首陳映真的歷史現場

     〈萬商帝君〉的尾聲,陳映真還藉劉福金的四天日記,完整呈現會議過程政治轉折。其中一些片段,最能反映他當時政經變化的觀察與遠見。 ──晚上八點多老簡打電話到房間來…。據小林說,黨外助選團在台南市體育館那一場,聽眾把整個體育場擠滿了不說,場外四周的街路,全被群眾塞住了。──(12月16日) ──美國卡特總統宣布承認中共。明年元旦生效! 「康寧祥停止競選活動,昨呼籲國人保持冷靜態度。」…老康說:「台灣一千七百萬人民的意識型態和政治經濟制度,與中共格格不容,強加合併,勢必引起可怕悲劇。…」──(12月17日)── \n ──Alpert教授然後語重心長地說:「這兩天來,我親身感受到台灣民眾對於美國與中共建交所感受的悲忿。…容許我做個預言,你們將不久就見證這個事實:在你們看來野蠻的中共,從美國與它締結外交關係之日起,不消多久,我們多國籍萬能公司的萬能的管理者的巧思,將逐步把中共資本主義化。…我來此知道台灣有一句話:『反攻大陸』。先生們,我認為這完全是可能的──不是用戰士的生命和昂貴的鎗 ,而是用我們多國籍企業高度的行銷技巧、多樣、迷人的商品。…──(12月18日)── \n 陳映真藉這個觀察細膩,思慮周全,洞見敏捷的劉福金述說的那些話,多麼真實又多麼諷刺。他去世之後,許多評論者也許沒讀過他的小說,批判言論都是淺薄的統、獨二分法。〈萬商帝君〉這些片段,還原了當年的陳映真曾經是一個多麼熱愛台灣,多麼熱血的「黨外運動」擁護者。至於批判他最後十年「回歸中國」的人,可知他是被迫去國?可知他長年臥床形似植物人?可知他早已失去行動選擇權的能力?──沒有回首歷史現場,不知其間的真相轉折,怎能以表象妄加批判? \n 後半生最重要的歷史現場 \n 陳映真在輝瑞與溫莎藥廠服務期間,大多負責藥品相關的企劃活動與文宣,熟知台灣的醫學生態與藥廠的文宣訴求,從而建立了人脈與營運網絡。離開溫莎之後,他與弟弟們在潮州街創設漢陞印刷廠,初期的主要業務就是編輯承印各藥廠的海報、月刊等文宣刊物,逐漸站穩營運腳步。創業有成且正值盛年的「大頭」,鬥志與勇氣更甚以往,遠在台灣解除戒嚴之前四年多,他即再度挑動國民黨禁忌,1983年4月在《文季》雙月刊發表第一篇白色恐怖故事〈鈴鐺花〉;是當年最早突破噤聲的小說先行者。同年8月再於該刊發表第二篇〈山路〉後,因忙於籌備1985年11月創刊的《人間》雜誌,遲至1987年6月才在《人間》發表第三篇〈趙南棟〉;不久迎來了7月15日的解除戒嚴。 \n 《人間》雜誌,無疑是陳映真事業的高峰,也是他後半生最重要的歷史現場。這個被徐復觀讚揚的「海峽兩岸第一人」,請來了詹宏志讚揚的「紙上風雲第一人」高信疆任總編輯,也曾請來在鄉土文學論戰期間並肩作戰的王拓當社長。他的文壇聲望與領袖魅力如巨大的吸鐵,引來一批攝影與文字俱佳,理念與戰鬥力旺盛的文青好手。當年的《人間》雜誌,不止是報導文學的先鋒,更被奉為社運界的聖經,影響力無遠弗屆。 \n 高信疆任《人間》雜誌總編輯後,請我去《人間》做義工幫些忙。他是我的老長官,我又自覺欠著陳映真一份情,二話不說就毅然應允。其時我還在《中國時報》「人間」副刊服務,黃昏去大理街上班之前偶而去幫《人間》採訪代筆(如柯錫杰談攝影),幫座談會做紀錄(如討論同性戀議題),晚上下班後則常去和平東路的《人間》辦公室協助整理稿件與潤稿。這個特殊的義工因緣,使我得以先拜讀五萬多字的〈趙南棟〉原稿。然而,仔細校對這個中篇後,我有了小小的疑問:陳映真以後能寫長篇小說嗎? \n ──目前看來確實沒有。是否有遺稿則有待查證。 \n 陳映真寫〈趙南棟〉時將近五十歲,正是生命巔峰期。除了《人間》的編務與漢陞的業務,也因盛名所累,外務繁多,四處奔忙。譬如我校對〈趙南棟〉時,他正出訪香港,只好在《中國時報》辦公室打越洋電話,向他說明其中一些人名、年齡、情節前後不一的問題,也把我的修正意見逐一與他討論,經他認可才定稿發表。 \n ──〈趙南棟〉是個悲慘而溫暖的,獄中人與獄外人血淚交織的故事。其中一段情節的對話,也頗值得如今批判陳映者之參考: \n 在台北那一家中學教書的時候,蓉萱她就具體地感覺到甫告光復的台灣,中國歷史教材嚴重缺乏。那時候,趙慶雲建議她就開明書店的幾本著名的中學生歷史參考教材,為台灣的學生重新編寫一本。 \n 「不。我們得從台灣史寫起。」那時候的趙蓉萱這樣說,「認識中國,先認識台灣和中國的歷史關係…。」── \n 「我們得從台灣史寫起。」──多麼嚴肅的歷史證言。 \n 生命最後的歷史現場 \n 陳映真曾經服務的輝瑞與溫莎,都是他所批判的跨國公司,且都是以宣稱可以醫病救人的「藥」物牟利的廠商。──然而跨國公司早已全球化的2016年11月,再神效的「藥」也沒能挽救他的生命。 \n 在生命的晚期,醫院是陳映真最重要的歷史現場。2004年9月他出版散文集《父親》,其中還包括了他1979年10月二度被捕的〈關於十.三事件〉,1989年的《人間》雜誌發刊詞〈因為我們相信,我們希望,我們愛…〉、〈鳶山—哭至友吳耀忠〉、〈懷想胡秋原先生〉等二十餘篇,並有意的把記述2002年1月「出死入生」經過的〈生死〉放在最後一篇。──2002年上半年間,老朋友常相互傳送這句話:「哎呀,陳映真差一點就死了!」 \n 陳映真初次體驗〈生死〉的序幕是這樣展開的: \n ──出於思想和現實間絕望性的矛盾,從寫小說的青年期開始,死亡就成為經常出現的母題。但在現實生活中,我卻從來不曾有憂悒至於嗜死的片刻,反而是一個遲鈍於逆境、基本上樂觀、又不憚於孤獨的人。 \n 然而,日曆剛翻開到2002年的第二天,我竟闖過了一場技術和理論上的死亡,卻終於走過死蔭的幽谷,重返於陽世。── \n 陳映真自述罹患「突發性心房顫動」逾十年,長期服藥,基本上無大礙。推算起來,可能五十多歲開始。這病俗稱「心律不整」,很多人只以服藥調整,並未開刀。他因「不正常心律發作間隔和頻度增加」,決定接受醫生建議,進行「電氣灼燒術」手術。 \n ──據醫師說,我的心臟構造竟異於常人,手術時間因此多花了近三個小時。── \n 但手術後「併發症狀」,導致「血壓遽降,呼吸和心跳都停了…」,必須再進行另一手術搶救;兩個手術過程加起來將近六小時。 \n ──進了開刀房後的記憶和知覺只是一片空白,卻經歷了開胸、縫補心耳、大量輸血,和送進加護病房後,長達五、六天的高危險性感染引起的高燒…。 \n 呼吸停止、心臟停止搏動,是不是就是死亡?我為什麼沒有經歷過一般人都會讀過的、從死裡還陽的人的體驗譚:在黑暗中看見遠遠的、彷彿隧道彼端的光亮的去處;看到被哭泣的親友圍繞的自己的屍體…為什麼我的生死的界線只是暗室中深沉的酣睡?── \n 陳映真記述的2002年「出死入生」的歷史現場在台北榮民總醫院。他在那裡住了近半年。2006年「出生入死」的歷史現場在北京朝陽醫院。那深居病房的十年裡,他是否也常想起:「為什麼我的生死的界線只是暗室中深沉的酣睡?」 \n 親愛的「大頭」,恕我無法去北京參加你的告別式。 \n 但我不會忘記你;除非有一天我也陷入「深沉的酣睡」。(下)全文完 \n (陳映真告別式,12月1日上午10點在北京八寶山殯儀館大禮堂舉行)

  • 送奇美醫院昏迷女清醒 確認是杜雅惠

    送奇美醫院昏迷女清醒 確認是杜雅惠

    (12:00 更新內文 確定杜雅惠是已罹難6月女嬰陳映蓉的媽媽)2月6日地震被救出送奇美醫院的婦女因為昏迷,一直無法確認身分,昨晚終於清醒,院方確認她是65年次的杜雅惠,家人獲知,開心地前往探視。不過,令人難過的是,杜雅惠的先生和女兒已罹難。 \n \n奇美醫院加護病房中心主任陳奇祥指出,杜女被送進來時頭部有創傷,右胸肋骨斷了三根,而且有嚴重的氣血胸,另左小腿有很大的撕裂傷,情況非常危及,強心劑量用到最高,而升壓機數也升到最,經腦部縫合、放了一根胸管、以及腳部清創手術,昨晚終於清醒。 \n \n陳奇祥說,由於不知她的身分,很多家屬來認都認不出,因為她插管,手部也有受傷,無法寫字,所以醫護人員只能一個字一個字問出名字。 \n \n陳奇祥表示,因為無法確認身分又找不家人,所以所有的手術同意書全是醫師以家人身分代簽的,她恢復的不錯,這幾天應該可以拔管。 \n之前協尋名單上有住D棟11樓的叫杜雅惠,他的先生是40歲的陳昭名,女兒是6月大的陳映蓉。兩人都已罹難。 \n \n

  • 高雄》好人好事表揚 高中生獲選

    高雄》好人好事表揚 高中生獲選

    高雄市12日表揚今年選出的15位好人好事代表,最年輕的是年僅17歲的中山工商學生陳映蓉,她從小在志工家庭長大,幼稚園開始就跟著外公、外婆、父母當志工,一家3代都做好事,善事傳承。 \n \n 今年好人好事代表分佈在各行各業,有警消、企業、慈善、志工等,包括張水盛、莊昌茂、卓永嘉、孫惠坤、劉力瑋、陳和美、朱蔡麗芳、陳林素貞、陳王月娥、凌陳美照、蔡秋姝、詹益貴、楊坤淦、魏季宏、陳映蓉等15人,今天接受市長陳菊及市議長康裕成頒獎。 \n \n 陳映蓉的外公陳朝春是高市前金區調解委員會主席、弘道志工,媽咪陳美妃是弘道老人基金會大寮志工站站長,外婆則在阿蓮區大崗山超峰寺擔任插花組志工30多年;她於12歲受訓成為弘道志工,服務長輩。 \n \n 另高苑科技大學經營管理研究所學生魏季宏擁有425張證照,有如考照達人,他利用自己的專長,協助偏遠學子考照;他說,「日行一善就如同每天吃飯一樣」,幫助別人最快樂。

  • 90歲仍執教鞭 葉嘉瑩:詩歌不死

    90歲仍執教鞭 葉嘉瑩:詩歌不死

     高齡90歲的國學大師葉嘉瑩被譽為「大師的老師」,備受兩岸尊崇,白先勇、陳映真、席慕蓉、蔣勳等名家都是她的學生。為祝賀她明年90大壽,趨勢教育基金會與國家圖書館、台大新百家學堂合辦「葉嘉瑩手稿著作暨影像展」,葉嘉瑩難得返台,昨(28日)出席展覽開幕,一頭銀髮,精神奕奕,說話中氣十足。 \n 葉嘉瑩說,她的生命力來自中國詩詞,「詩歌是不死的,就算千百年後的你一接觸它,它的生命就對你發生作用。」她歷經從大陸、台灣到加拿大的遷徙,曾受白色恐怖株連,中年又遭逢大女兒與女婿車禍喪生,詩歌始終是陪她度過人生艱困的力量。 \n 「只有文化是長久的」 \n 「我是弱勢的人,只是在本位盡我的力量工作,這一生機遇都是被選擇的。」她自況「以無生的覺悟做有生的事業,以悲觀的體會過樂觀的生活」,相信個人短暫,「只有文化是長久的。」 \n 葉嘉瑩1924年生於北京書香世家,10歲開始寫詩,畢業於北京輔仁大學國文系,師從詩詞名家顧隨。1948年她隨夫婿來台,隔年底丈夫因「思想問題」入獄3年,她獨自帶著幼女,輾轉在彰化女中等校教書,所到之處大受歡迎,至今還與年過七旬的昔日學生保持聯繫。 \n 自認天生是教書的人 \n 1950年代起,她在台大、淡江、輔大等校任教,作家白先勇曾回憶聽她上課如沐春風,「一聽就希望下課鈴不要敲」。1966年她赴美哈佛大學任訪問學者,1969年舉家移民加拿大,獲不列顛哥倫比亞大學終身教授職位。 \n 她自認是「天生教書的」,一講詩詞就忘情投身進去,她在海外每天穿旗袍,用半生不熟的英文教中國文學,自嘲原本講課像「跑野馬」放得開,用英文卻像在地上爬。為了用自己的語言講自己的詩歌,1979年起,她每年趁假期回大陸,在北大、南開等校任教,1993在天津南開大學創辦「中國文學比較研究所」(現改名「中華古典文化研究所」)主持至今,也曾返台短暫講學。 \n 台灣學生讓大師感動 \n 她表示,大陸歷經文革斷裂,對國學渴求更甚,早年她常自出旅費義務到各大學講課,認為古典文學根基仍在;談到台灣,她則感動這裡學生對她非常好,「我是外省老師,但和本省學生毫無隔閡,有一次颱風夜,我先生不在家,有學生頂著狂風暴雨來探望我;我離開台灣後留下老父一人,我的學生、後來的學者施淑女還住到我家去陪伴他。」

  • 博狀元 50名網路好手入決賽

     金門中秋博狀元活動進入高潮,縣府昨公開抽出五十名「網路狀元」,他們將參加廿八日登場的總決賽,擲骰子「拚手氣」角逐年度大獎汽車一部。縣長李沃士和縣旅行公會理事長周子傑昨在「清金門鎮總兵署」從一一二六次「網路狀元」中,以電腦程式隨機抽出五十人,參加廿八日的總決賽。 \n 五十位網路狀元名單如下:吳秀芳、惲重慶、楊慧娟、高瑋廷、方松嘉、林春生、陳富一、鄭海光、張彩霞、李昭祿、楊秋娟、張寶珠、李燕玲、黃偉堂、林家暐、陳榮義、洪亞群、陳劭豐、李振東、陳貞岑、王中原、陳玟卉、林德蓉、翁英哲、翁蓁儀、蔡曉莉、林金蓮、彭映綺、陳抒姍、王采晨、林秀雲、李卓翰、莊倍泓、蔡嘉萍、陳富忠、楊文琪、林航、洪糸秀蓉、董華安、施振光、張哲甫、楊丁珧、戴凌秀月、歐秀治、徐子惠、楊宗倍、許夢輝、陳應堅、林世義、王盈哲。

  • 菁菁校園-七美孩子畫筆中看見無限可能

     『你以後長大想做什麼?』看著孩子在紙上單純的想像力,她嘆自己還是一個都市孩子... \n 「喂,怎麼啦?功課不會寫喔,哪一題呀?老師教你…」即使下班了,手機一響,七美國小陳映蓉立刻變成線上課輔老師,踏入教職只不過3年時間,服務的澎湖七美國小又屬離島中的離島,但孩子單純的快樂,卻讓她這名新手教師看見不一樣的教學視野。 \n 「都市的孩子,你給他一張白紙,請他畫獅子,他會上網找一張獅子的圖片,甚至是卡通畫面,按照圖片畫出一模一樣的獅子,當畫得和圖片越像,孩子認為畫越好,可是那不是他自己的創作,而是模仿。」 \n 同一個題目到了陳映蓉學生的圖畫紙上,沒有範本,「他們會開始想圖片上的獅子、電視上的獅子長得怎麼樣?再畫出他們心裡獅子應該是什麼模樣。」 \n 沒有孩子會模仿圖片,因為離島學生可能根本沒見過真的獅子,也不會模仿卡通,因為孩子們從不知道《獅子王》是什麼東西,那裡的孩子就是孩子,眼睛看到的就是全部,「他們很單純,而且很快樂,我雖然出生在離島的澎湖縣,可是我在馬公市,跟他們比較起來,我還是都市的孩子。」 \n 學生天馬行空 陳映蓉感慨 \n 形容自己仍是都市兒童的陳映蓉,其實是個土生土長的澎湖人,國小一年級時,她無意中參加一場「龍舟寫生比賽」,意外拿下第一次的畫畫冠軍開始,從此與美術結下緣分,順遂的進入國小、國中的美術班就讀,並在高中畢業後,搶下澎湖縣唯一一名國立台南師範大學(現國立台南大學)公費生。 \n 然而上大學後,從小熱愛的繪畫,卻讓她第一次感到痛苦。「那時候期中、期末考都要自己創作,可是我都不知道要創作什麼,而且創作幾乎都是個人單獨完成,每個同學都是在深夜,一個人坐在教室畫畫,壓力很大!」 \n 「我那時候想,還好我要當老師,不用一直創作!」,但畢業回到澎湖教書後,看見學生天馬行空的想像力,陳映蓉知道,創作其實是一條美好的路,她坦承,看見孩子的畫,有時還會有「我畫不出來」的感慨。 \n 「美術課『你以後長大想做什麼?』的題目,學生在圖畫紙上,畫了好大一個望遠鏡和一個好小的自己,以及黑夜中的滿天星空,他說,他要當一個觀察星星的人。一般的孩子會說我要當天文學家,誰會想到觀察星星,以及在無光害的海灘上,那個滿天的星斗。」 \n 執教鞭拿畫筆 她重啟創作 \n 孩子無限的創作力,給予她願意繼續深造、再次創作的想法,希望吸收更多能量,回饋到孩子身上,今年,她順利成為研究生,執教鞭之餘,她也拿起畫筆,在孩子陪伴下重啟創作。 \n 另一方面,面對這群想像力充沛的學生,陳映蓉的美術課題目顯得刁鑽又多變,學生從沒抱怨,反而極為享受陳老師有點規則,又沒有規定的題目。「我曾請他們先想三樣東西,例如鉛筆、魚和背包,然後把三樣東西畫在同一張圖畫裡。」 \n 別以為一張圖畫紙裡,只會出現老師規定的三樣東西,透過孩子想像力的結合,圖畫紙裡可能有隻魚背著背包,手上拿著鉛筆,各種的不可能,都在學生的畫裡變成可能。 \n 而陳映蓉也和學生一起,創造可能。

  • 魚拓、魚葬 七美國小重頭戲

     「七美的孩子創意驚人,除了發圖畫紙畫畫之外,我還希望讓孩子做些不一樣的嘗試。」陳映蓉表示,在她的美術課堂上,學生必須製作版畫、黏土、寫生,甚至是水墨國畫,近期則讓孩子接觸紙漿製作,多樣化學習,但印象最深的莫過於海洋教育的魚拓課了! \n 為落實學校教導學生海洋源起與環境保育的海洋教育相關課程,陳映蓉和學校另一名美術老師紀宏翰傷透腦筋,「我們都在澎湖長大,當時我想到小時候曾經做過魚拓,印象很深也很有趣,剛好又與大海有關係,就決定讓學生做魚拓」紀宏翰笑說。 \n 上課當天,紀宏翰自掏腰包從市場買了1隻魚,陳映蓉形容,「抓在手裡,魚還溫溫的,而且新鮮的魚,全身凹凸明顯,連眼珠都能拓印得很清楚。只是有些女同學對於軟呼呼的魚,還是又愛又怕!」 \n 然而,經過80餘名學生拓印,魚兒除被墨汁染黑外,也無法再烹飪,這時海洋教育重頭戲才登場。 \n 紀宏翰表示,「我們將魚洗淨,並舉辦魚的告別式,原本該被食用的魚,卻被藝術浪費,不能吃了,學生也一一向魚鞠躬說謝謝,感謝它的犧牲!」這隻完成重責大任的魚兒,最後被隆重葬於校園的一棵樹下,也為海洋藝術課程畫上完美句點。

  • 露天觀賞經典國片 回味老台北

    露天觀賞經典國片 回味老台北

     北市觀光傳播局舉辦「看見老台北」活動,嚴選六部經典國片,將於十八日起連續三個周末,在孔廟旁的六藝廣場播映,昨日邀請中視戲劇《光陰的故事》女主角陳怡蓉(下圖,林佩怡攝)擔任來賓,陳綁起兩條辮子,扮成婉君表妹出席記者會,還回憶小時候到廟口看電影的時光。 \n 觀傳局副局長邱蓬新說,早期民眾欣賞電影,大多在廟口、學校、大樹下等,隨著時代變遷,連鎖戲院蓬勃發展,民眾逐漸遺忘露天電影院。 \n 為了迎接建國百年,精選中影文化城的六部影片,讓民眾回味當年看電影的感覺,以及從電影中看見許多已經消失的老台北。 \n 昨日陳怡蓉一襲白色洋裝,綁著兩條辮子出席記者會,變身成婉君表妹,她說,跟婉君表妹的相似度僅三○%,「只有兩條辮子像吧!」她認為自己氣質沒像婉君表妹那麼溫婉,但她屬於可愛、逗趣型的女孩,也希望自己能溫婉點,「這樣比較嫁得出去。」 \n 陳怡蓉又說,小時候常拿著零食到廟口看電影,另外有次到美國找妹妹,不幸跟妹妹走失,一個人走到美食廣場,那時許多外國人躺在背包上欣賞電影,讓她暫時忘記走失的恐懼,反而覺得戶外看電影的感覺很棒。 \n 觀傳局從十二月十八日起,每周六日晚上六點或七點,在六藝廣場舉辦播映會,播放經典電影有《蚵女》、《婉君表妹》、《養鴨人家》、《愛的天地》、《家在台北》、《群星會》,活動採免費入場。

  • 陳俞伶今比畫 穿藍衣祈好運

    陳俞伶今比畫 穿藍衣祈好運

     遠從澎湖縣七美島來台參加「全國兒童聯想創作畫比賽」的陳俞伶,四日在天氣、飛機皆作美下,來到台中縣清泉崗機場。穿著全身藍色的學校運動服,她說,藍色是自己的幸運色,前晚洗完澡後就穿上藍色衣服,希望為自己帶來好運。 \n 陳俞伶贏得來台參加全國繪畫賽的機會,但因父母無暇帶她出席,險被迫放棄,其故事宛如電影《魯冰花》翻版。幸好在七美國小老師陳映蓉的陪同下,俞伶終於來到台中,她表示得知自己繪畫作品入選的那刻很高興,而她也知道父母忙碌,但老師願意陪她來,除了開心還是開心,直說:「老師對我很好,謝謝老師。」 \n 陳映蓉說,前晚飛機故障,全班都知道飛機壞了,她很擔心沒辦法順利帶俞伶參賽,不過俞伶卻說:「我完全不擔心。」認為自己一定能順利參加比賽,而且為了比賽,她還特地穿上藍色的學校運動服,盼在幸運色助力下,拿下好名次回澎湖。 \n 面對今日的百人競賽,陳俞伶說,如果自己得獎了會很高興,但沒得獎「也很高興」,因為無論有沒有來參加決賽、有沒有得名,從全國十七萬張圖畫中入圍決賽,對她來說已是肯定。

  • 魯冰花翻版 七美小女生圓夢

    魯冰花翻版 七美小女生圓夢

     電影《魯冰花》中有繪畫天分的小男孩,因家境貧窮,無法揮灑天分,在老師援助下,終獲得繪畫比賽第一名的肯定。一波三折的劇情翻版,在澎湖上演。七美小六學生陳俞伶,贏得來台參加全國繪畫決賽的機會,父母卻無暇帶她出席,導師陳映蓉得知後決定「無論如何都要讓她來」,要幫離島的孩子圓夢! \n 由台中縣立文化中心舉辦的全國兒童聯想創作畫比賽,澎湖縣七美國小將全校一○一名學生畫作全部投稿參賽,只有陳俞伶從全國逾十七萬張投稿圖畫中,脫穎而出,取得五日參加決賽的「門票」,主辦單位還為離島參賽學子準備機票。這個難得的機會,俞伶的母親卻說「把機票扔了!」 \n 陳母表示,她知道俞伶參賽的機會難得,但由越南轉嫁到澎湖的她,必須照料其他三名孩子,丈夫也因工作無法陪女兒到台灣比賽;更重要的是家裡的越南麵攤生意,周末總是生意最好的時候,無法公休,她雖替俞伶高興,也知道孩子聰穎有天分,無奈面對現實生活只能放棄。 \n 好不容易贏得的機會,卻無法順利成行,俞伶難過得大哭一場,但也無可奈何。陳母說,俞伶從小就喜歡畫畫,看到家裡沒有卻又喜歡的東西,就把它畫回家擺放,「許多人看了女兒的畫,也希望我栽培俞伶難得的繪畫天分。」 \n 但她也感慨,繪畫在當前社會中的收入有限,而俞伶在校每個科目都表現傑出,年年拿第一名,「我當然希望女兒更好」,若女兒真有繪畫天分,希望完成高中學業後再發展,避免只發展繪畫而沒了前途。 \n 天下父母心,看見女兒這麼難過,陳母最終還是心軟,找上孩子的導師陳映蓉,希望老師帶俞伶到台灣比賽,不論輸贏,至少讓孩子試過,參加人生中第一場全國性的繪畫比賽。 \n 陳映蓉說,俞伶發揮想像力,將主辦單位規定的形狀,繪畫成蝙蝠的翅膀及小黑人的裙襬,第一時間得知入選時,她還高興得跳起來歡呼,現卻可能眼睜睜讓機會流逝,叫人看了不忍,「我就想無論如何都要帶她去」!甚至已經做好自掏腰包也要送學生去比賽的念頭,校方得知後,也認為機不可失,願意補助俞伶來台參賽的費用。 \n 一波多折的比賽之行原本有了好的結果,如今又增添新的變數!陳映蓉指出,自從知道可以來台中比賽後,俞伶每天都在期待,原預計今天傍晚就要搭機來台中,參加五日的決賽,但澎湖七美島唯一一班飛機卻在昨天下午故障了;今天又無船隻行駛,現只能祈禱飛機盡快修復,來得及讓離島學子完成參加全國繪畫比賽的夢想。 \n黃如萍/台北報導 \n澎湖縣七美國小學生陳俞伶,擔心明天沒有飛機無法來台灣,民航局保證「安啦!」因七美除了德安航空飛馬公再轉台中、也有華信直飛高雄,且華信飛高雄明天有兩班次。換言之,即使德安航空飛馬公班機無法成行,陳俞伶也可以轉搭至高雄再赴台中,明天到台中參賽絕對沒問題。

  • 滑輪競速 陳映竹再奪金

     亞洲滑輪溜冰錦標賽昨於統一夢時代停車場繼續第2天的競速公路賽,小將陳映竹繼前天的200公尺計時賽後,又拿下500公尺爭先賽的亞青女金牌。教練黃錦龍指出,陳映竹在短距離的速度已可媲美成人組,希望這幾個月好好調整,搭配黃郁婷在亞運聯手出擊。 \n 除了陳映竹的亞青女金牌,宋青陽也以42秒233贏得500公尺爭先賽的亞錦男金牌,中華隊昨天再獲2金1銀3銅,累積兩天公路賽已有7金6銀5銅落袋。今天上午8時半展開的最後1天賽事,將先進行昨天因雨延期的5000公尺接力賽,再以20000公尺淘汰賽畫下最後句點。 \n 台灣「滑輪天后」黃郁婷昨以46秒926贏得亞錦女銀牌,15歲的陳映竹準備追上「師姊」的步伐。陳映竹這次在場地賽成績略遜於官英蓉,不過公路賽跑出水準,連續兩天都奪金,有潛力越級挑戰亞運。 \n 昨天的競速公路賽狀況不少,除了5000公尺接力賽因雨延期,較早出發的亞青男子組、亞青女子組500公尺爭先賽,也因場地較小和彎道過窄,發生推擠、摔倒的意外,成績大受影響。包括中華隊的官英蓉也因推擠動作,雖以第2名之姿跑進終點,仍被取消資格。 \n 大會表示,滑輪溜冰在場地賽的犯規視情節可處分「改變名次順序」;但公路爭先賽較危險,只要有犯規動作,選手就立刻遭「取消資格」(DQ,Disqualification)。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