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陳翠蓮的搜尋結果,共11

  • 促轉會委員遭爆 15次會議只到3次

    促轉會委員遭爆 15次會議只到3次

     蔡政府上任後為推動轉型正義成立促轉會,目前已延任1年,5月底任期屆滿,民進黨立委準備提案修法再續命3年。但台灣民間真相與和解促進會理事陳翠蓮表示,第一屆委員至少有2位長期不出席會議,到本屆類似問題依舊,15次委員會有人只到3次,主委楊翠視而不見,讓缺席成常態,要求促轉會5月任期結束後不得再延任。 \n 促轉會2018年5月成立,依《促轉條例》任務為2年,得報請政院延長任期,每次1年為限。去年5月任期屆滿,目前已是展延1年。但綠委范雲、蔡易餘認為促轉工作無法在期限內完成,主張修法將任期得延長1年改為2年或3年。 \n 但真促會理事陳翠蓮表示,促轉會運作後委員參與程度嚴重落差,根據網站公布紀錄,第一屆至少2位委員長期不出席會議,也就是前2年只有3位委員在做事。到了第二屆,15次委員會有委員只出席3次,主委楊翠視而不見,缺席成常態,「不知道他這麼忙,基本出席都做不到,為何還要接這個任務?」 \n 陳翠蓮說,促轉會也不斷將業務委外發包,委託研究,一直停留在資訊收集階段,遲遲未對重要政策提出意見,事務性工作跟現行政府部門重疊性高。簡言之,政府表面重視轉型正義,實際上促轉會並未積極的面對核心任務。 \n 陳翠蓮直言,但只要這個機構存在,民進黨就可向選民交代,甚至聽說促轉會會持續到2024年,希望這不是真的,否則就太對不起選民。 \n 國民黨立委李貴敏也指出,促轉會並非常設機構,設立有其特別宗旨與目標,這些民進黨立委又不是促轉會的成員,平常沒有參與促轉會的運作,怎麼會知道促轉會需要延長多久任期?因此她也反對修法延長任期。

  • 國史館出書新談鹿窟事件 卻把事件因果模糊化

    國史館出書新談鹿窟事件 卻把事件因果模糊化

    \n國史館在去年12月27日發表「鹿窟事件」的新書發表會,將該事件的檔案整理出版了五大冊,並且在發表會上展示蔣經國親筆批示文件,以及參與此事件,有「台灣文化才子」之稱的呂赫若,最後一段生命歷程的紀錄。然而國史館「去脈絡化」的談鹿窟事件,使得這件原本的共諜基地破獲,拔除除共黨在台灣顛覆危險的國家安全,被操作成「最多受害者的白色恐怖事件」,政治手段斧鑿之深,必須小心。 \n \n據《風傳媒》報導,台大教授陳翠蓮說,檔案特點之一在於明確顯示「多數共黨幹部沒有被判刑」,重要幹部陳本江、陳通和兄弟可以自首、自新,不知要通報的一般村民如石碇鄉公所幹事黃伯達、因「結拜會」遭捲入事件的農民許金旺卻都遭槍決。 \n \n另外提到在台灣文學史占有一席之地的呂赫若也參與此事,他未在搜捕行動被逮,曾傳說他隱身了、或是到國外去了,但從與呂赫若同為鹿窟基地指導員的劉學坤所遺資料可發現,呂赫若遭蛇吻、撐了8天半過世。 \n \n陳翠蓮表示,呂赫若是在台灣文學史與音樂史上都有一席之地、有才華的人,最後為社會主義理想上山,被蛇咬死;雖然一些民間傳說認為呂赫若沒死、可能早已隱身到國外生活、這些傳言可能是基於對他的不捨與美好想像,但這份手稿已很清楚記錄他人生最後狀況──他等不到有效醫療、在極端痛苦中死亡。 \n \n就這樣,在政治力量的操作下,許多覺醒青年所認知的鹿窟事件,就成了最嚴重的國民黨白色恐怖暴行,比如知名綠營側翼、圖文作家「魔魔嘎嘎」,在2020年12月29日的圖文:「我到現在光看到文字描述還是會氣到發抖想哭,我大概永遠無法原諒國民黨......」 \n \n然而,她又是一個極度反中、仇中、恨中的典型台派年輕人,她在為鹿窟事件受難者痛哭之時,卻絲毫不知鹿窟事件就是共產黨在台灣北部設立的顛覆基地,曾有「台灣的延安」之稱。 \n她以為被抓的都是無辜不識字的村民,但真相卻是:所有參與者都知情。 \n \n關於這一點,國立中山大學社會系助理教授林傳凱先生,在2014年11月份的《歷史台灣》期刊第8期,所發表的論文〈「大眾傷痕」的「實」與「幻」――探索「1950年代白色恐怖『見證』」的版本歧異 〉,當中就提到李石城坦承,所有鹿窟事件的涉案人都知情。 \n \n「甚至,一向被認為是50年代「極端冤案」的「鹿窟事件」當事者,於採訪過程中,也出現下列說法。當事者李石城對我說: \n早期的訪談,我們都不敢說,也不必說,所以通通說不知道。實際上,哪有可能不知道,從1948年這些人就陸續上山,到1952年底,軍隊上來掠人。別說不知道,大家通通知道。平心而論,像我們大崎頭被捕的人,都知道地下組織的存在,多少有關係,只是參與上主動與被動,積極與消極之別而已。」 \n \n \n另一參與者陳皆得(因案被判處12年徒刑,於2000年得到460萬補償金)說:「以前我們講,根本不知道什麼共產黨,就是半夜有陌生人來,要你蓋手印,說 你蓋了就可以分土地,我們就傻傻蓋下去。聽起來,我們很傻,實際上,傻的 是聽我們說的人喲!作田的,對土地真計較,為了田租常計較半天,那可能相 信『蓋手印就分田地』這種好康的事。當時訪談,大家都有顧忌,外面當鹿窟 的人傻,我們就裝傻給你看,怎麼談,一切還是為了平反。」 \n \n \n對此,深入研究二二八事件與白色恐怖案件的張若彤先生,在國史館的這場新書發表會與新聞內容中,看到一些問題,他在臉書上表示,當看到陳翠蓮說「可見共產黨內部扭曲人的關係,總是採取非常嚴厲手段」這一段時,嘴角揚起了一抹樸實無華且枯燥的微笑。彷彿李登輝正向我顯靈:「退黨ok的喔,共產黨很nice的,給我高官做的國民黨才壞壞。」 \n \n談到呂赫若,就像談到其他的知識份子加入共產黨一樣,總是用「為了理想」去概括他們加入共產黨這個已確定的事實。 \n \n張若彤回憶自己祖母曾經說的故事:「當共軍打進老家時,將祖母抓到台上罰跪,從凌晨六點跪到正午,一旁的衛兵不時用刀鞘重擊她的頭部、逼迫她說出男人們的去向,也有親人怕他講出來會牽連自己,就也跟著大家搧了她幾個耳光,她始終不發一語,半年後才獲釋,回到家他的大兒子已經夭折,經過這樣一番折騰,祖母一側的聽力、視力終生受損,她總是瞇著一隻眼睛看著我。」 \n張若彤說:「要是當年呂赫若要是給我遇上,我應該也會他幾個耳光。這種性命相搏,要這麼幹的或許還輪不到我。理想就解釋一切?理想誰沒有?」 \n \n至於「用降將」這件事,根本不是鹿窟事件才開始有的,而是古往今來的通例。不說遠的,光是台灣最愛提及的「228事件」 就充斥著這種操作,只是因為政治因素,明擺著的資料,大家不願那麼解讀而已。在228事件中死去的人,不全是真正的搞事的主力,主力有一大部分在最後階段倒戈了,將他們在事件中的所作所為交給別人扛,自己脫身,並受重用、與統治者分享權力。 \n \n這些都是前塵往事了,不過陳翠蓮說呂赫若到最後還在等解放軍抵台,「這顯示呂赫若對外在大環境情況變化理解有限,那時解放軍不可能來台灣」。這一點我非常有意見,當時抱著這個想法的人比比皆是,甚至政府內部也不乏不肯對共黨下重手的人、以謀萬一「被解放」時還有退路。 \n \n蔡孝乾 的供述中,也有供出幾個解放軍來準備當內應的公營事業高層。我真的不懂,為什麼總要淡化這一點?到底是呂赫若對當時的理解有限,還是陳翠蓮對當時的理解有限? \n \n1952年在台灣的土地改革已經進入第二階段公地放領 了,農民這種草根紅基本已退出,自然只剩這些激進的「知識紅」獨撐大局、苦等「解放軍來台拯救他們」。鹿窟事件幾乎同時,陳誠宣布實施「耕者有其田」政策,絕大部分都務農的台灣人民哪裡是國共內戰的犧牲品?根本是唯一獲利者好嗎? \n \n這類的白色恐怖的研究,最怕的就是見樹不見林。美方的史料在這段期間其實比什麼新檔案出土都更為重要。鹿窟的當時,美國正在換共和黨上台,老蔣還在告訴美方的使者,要國軍參加韓戰必須以美國保證台灣安全為前提。只看到國共內戰,卻完全不提當時的東亞冷戰框架,就是「明察秋毫,卻不見輿薪」。 \n \n \n \n

  • 公廣集團 民進黨酬庸大本營

    公廣集團 民進黨酬庸大本營

     公廣集團決定搶進52頻道,外界好奇公廣集團背景,行政院幕僚昨表示,高層已注意到NCC主委陳耀祥的談話,朝公廣新聞頻道規畫,政院認為是好的方向。此話等於間接證實獲蘇揆重用的陳耀祥確能掌握院長的心意。 \n 國民黨文傳會今年7月曾開「綠勢力染公共媒體,蔡英文踹共!」記者會,直指曾任網媒「新頭殼」要職的親綠人士,在蔡英文執政後陸續接任公廣集團、央廣要職,酬庸色彩濃厚,更與號稱打假新聞的「台灣事實查核中心」關係密切,顯示台灣應公共化的媒體全面綠化。 \n 國民黨指出,新頭殼最初由蘇正平、莊豐嘉、胡元輝、李永得等人發起,跟綠營關係匪淺,2016年蔡英文執政,個個居高位,莊現任華視總經理;新頭殼前董事長蘇正平擔任央廣董事;胡是央廣、公廣董事,且外傳在新潮流支持下擊敗江春男,被內定接任公廣董事長。 \n 文化部長李永得是新頭殼發起人;前部長鄭麗君的丈夫沈學榮是「慕哲社會企業公司」代表人,而慕哲過去是投資新頭殼的母公司大股東。原應利益迴避的文化部前後任部長,讓曾任新頭殼要職者一個個進入公共媒體。 \n 此外,政院最近提出第二批公視董事候選名單,國民黨立院黨團總召林為洲就質疑名單有多位綠色鮮明,例如野百合時代知名的周奕成、PTT創辦人杜宜瑾、財信傳媒董事長謝金河、台大歷史系教授陳翠蓮也立場深綠。

  • 推轉型正義乏力 陳翠蓮批:民進黨政府只給錢

    總統蔡英文上任後,力推轉型正義,但過程因促轉會爭議不斷,轉型正義難以推動,台大歷史系教授陳翠蓮在一場講座提到,轉型正義要由政府推行,但從扁政府到蔡政府,只考量到選票,導致促轉只停留在賠償階段,「政府只給錢」,進展速度極慢,她將籌辦高中歷史工作坊,透過學界與民間力量達成真相和解。 \n \n陳翠蓮昨日以「四六事件與白色恐怖:兼論傅斯年的角色」為題舉行講座,面對促轉會先前風雨不斷,且婉拒出任促轉會主委,會間被問及推動轉型正義的難處何在,她表示,轉型正義的工作是要由掌握資源的政府來推動,從威權變成民主國家,需要處理許多「過去的問題」,當中包含調查工作、檔案分析與教育,補只需要與官方合作,另再加上道歉、撫慰與賠償,民間沒能力全包,主樣仰賴政府的力量,「推得動,就是政府的覺悟」。 \n \n陳翠蓮說,雖然現在我們是民主國家,但開個玩笑來說,「我們是威權獨裁土壤上長出來快要凋零的花朵,這個土壤是不適合生存的」,總統蔡英文雖然在2016年參選時,將轉型正義列為政見、競選主軸之一,陳翠蓮反問:「她有推嗎?」 \n \n90年代開始,針對「二二八事件」與「白色恐怖」的轉型正義開始進行。立法院通過處理條例,歷任總統李登輝、陳水扁、馬英九也多次道歉,紀念館、紀念園區陸續成立,總賠償金額超過200億元,陳翠蓮批評,處理轉型正義,「政府只給錢」。 \n \n陳翠蓮認為,蔡政府之所以推動轉型正義未果,問題出在受限於選舉的考量,再加上民間資源有限、擴散有限,她於是決定將集結民間與學術界資源,籌辦高中歷史工作坊,目前尚處於募款階段,盼辦成後,協助促進真相和解。 \n \n陳翠蓮也提到,過去不少高中校長曾問她,正義為何要轉型,反映出社會大眾多認為,轉型正義格格不入,因此需要多與電影、戲劇結合,她以韓國的經驗來說,韓國有許多轉型正義的電影,「台灣為何都沒有」,盼未來能與文創力量結合。 \n \n至於近期台師大學生會直指,校方協助國民黨立委王金平動員造勢,陳翠蓮則說,台師大長期以來,「有一個穩固掌握學校運作核心的集團存在」,即便社會已民主化,但校內核心人士還是延續過去權力結構的關係。但相較於台大,每個年代都有學生反抗事件,師大的學生反抗行動則顯得較保守。

  • 二二八70週年  學者盼政府繼續公開檔案

    二二八70週年 學者盼政府繼續公開檔案

    今年是二二八事件70週年。國立台灣大學歷史學系教授陳翠蓮表示,希望民進黨政府對於共同歷史要更用心處理,這有助於社會共識的凝聚,包括繼續追查、公開檔案和真相的理解。 \n 長期專研二二八事件的學者陳翠蓮最近發表「重構二二八」一書。談到二二八事件,她接受中央社訪問時指出,檔案要盡量找到、開放,討論二二八事件才能在完整周全的史料基礎上去檢討,「這是第一步」。從1990年到現在,檔案開放做了不少,但還有很大努力的空間。 \n 陳翠蓮說,前總統李登輝時代有開放一部份檔案,但不去處理責任問題;民進黨2000年執政,前總統陳水扁對於二二八檔案開放往前推進,公布一部份政府部門檔案。 \n 不過,對於整個事件,政府部門犯了什麼錯方面,陳翠蓮說,還是陳水扁任內,擔任國史館長的張炎憲大量出版二二八、白色恐怖檔案,當時的二二八基金會做了二二八責任歸屬的研究報告,但報告並沒有獲得政府部門的確認,還是半民間的態度。 \n 至於馬英九時代,陳翠蓮指出,國史館8年不去處理二二八事件和白色恐怖案件,把重點轉向民國史、中國近代史、國民政府歷史的研究,也沒有公布更新的資料和檔案。 \n 她指出,檔案開放不完全的最重要因素是當時的黨國體制,李登輝總統任內兼任國民黨主席,當時公布的大溪檔案、國防最高委員會會議紀錄,都來自黨史館,到現在「有些檔案還在國民黨」。 \n 檔案開放之外,陳翠蓮說,二二八事件因為犧牲人數多、死傷慘烈,有人甚至被公開處決、曝屍等,這段受害的歷史,有長達40年的時間在台灣社會不能被談論,傷口復原、療癒的過程很漫長,過去20幾年來,多半是在療癒傷口和受害的記憶。 \n 二二八事件走過70年,陳翠蓮認為,除了處理受害的記憶外,應該可以再往前一點思考,事情過程中,台灣社會為什麼受害,從過程裡,看到台灣社會如何因應危機,處理方式為什麼失敗等,從中找到省思和教訓,進一步轉化成為社會集體智慧,「也許已經到了這樣一個時機,可以這樣來做」。 \n 此外,陳翠蓮說,過去討論二二八,著重於受害的歷史、國民黨政府的暴政,很少有人去真正理解戰後的台灣在什麼位置上;1949年後中華民國在台灣,資訊的控制某種程度是編造、欺騙,民眾對台灣戰後處境的理解,其實是在一定的框架下,也就是中華民國政府主權的框架,而她的研究發現其實不然。 \n 陳翠蓮在最近出版的新書「從戰後美中體制重構二二八」談到,過去對二二八的理解著重於內政問題,忽略這其實是美國遠東政策一部分,美國的態度相當關鍵。近來美國對中、對台政策的態度似乎有變化,「我們是不是做好準備,有各種因應備案」。 \n 陳翠蓮指出,從美國或日本的資料中發現,長期以來統治當局對戰後台灣的解釋,「跟事實有些落差」,對二二八的理解若可以放大視野來看,也許能對台灣現在及未來的處境有一些理解;處於強權夾縫下的台灣,應該更積極做好準備,這也凸顯國安團隊的重要性,但現在比較看不出來,希望政府部門適當程度要讓民眾知道。 \n 她也期待,相較於馬英九政府的行禮如儀,民進黨政府要真正面對共同歷史,要更用心處理,共同歷史的處理有助於社會共識凝聚,包括檔案繼續追查、真相的理解與擴大視野的探討。1060223 \n

  • 二二八請兵電文首曝光 學者:陳儀兩手策略

    國史館「二二八事件檔案彙編」新書今天發表,當時的台灣省行政長官陳儀1947年3月2日向蔣中正請兵的「寅冬亥親電」檔案首次曝光,台大教授陳翠蓮說,這證明陳儀是兩手策略。 \n 今年是二二八事件70週年,國史館利用最新整理的總統府檔案、台中縣政府檔案及彰化縣政府檔案,出版「二二八事件檔案彙編」第19至24冊,台灣文獻館則將近年來於館藏檔案中發掘二二八事件檔案彙編出版「館藏二二八事件檔案彙編:臺灣鹽業、臺灣省行政長官公署」。 \n 國史館今天舉辦新書發表會,並邀請二二八事件紀念基金會董事長薛化元、台灣大學歷史學系教授陳翠蓮及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副研究員陳儀深座談。 \n 國史館館長吳密察說,總統蔡英文承諾在3年內要撰寫轉型正義報告書,要努力把政府檔案找出來,據他了解,檔案局發動清查徵集計畫,截至目前為止,檔案局所掌握的二二八事件及政治案件相關檔案已經有1萬3000案。 \n 國史館在總統府舊檔案中,找到陳儀在1947年3月2日發出的「寅冬亥親電」,當時的行政長官陳儀電報蔣中正,請國防部參謀總長陳誠,迅速調素質優良之步兵來台,陳儀電文提到「至少先派一團來台,俾可肅清奸匪以紓鈞座南顧之憂」。 \n 陳翠蓮說,大溪檔案在1992年中研院近史所就出版了,但很奇怪的是,二二八事件發生後,第一篇電文是在3月6日才出來;2008年國史館再出版大溪檔案,多了2則,也就是2月28日的電文與3月4日的電文,在3月4日的電文只能看到陳儀在3月2日已發文請兵,這次終於看到電文原文。 \n 陳翠蓮指出,在總統府檔案終於看到,陳儀是在3月2日已請兵,這時候陳儀正在與民間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談,所有事情都讓步、同意,但他另一手正在請兵,長期民間傳說或學者研究推測,陳儀的手法是兩手策略,他是欺騙、欺瞞、緩兵之計,終於在二二八事件開始調查至今25年,因為檔案出土曝光而獲得證實。 \n 陳翠蓮說,這次的檔案也發現,台灣情報機構是層層疊疊,有軍統、中統、憲兵、中央社、軍務局、外交部情報司等單位。 \n 她說,這次檔案還看到「綏靖清鄉」時期的辦法,包括台中縣清鄉的專卷具體看到清鄉如何被進行,民間情報網絡,如何建立民間相互監視系統,由此可知,二二八事件不是在軍隊鎮壓後就結束,而是深入民間恐怖的統治情況才開始。 \n 陳翠蓮指出,這些史料的公布告訴大家,轉型正義的工作不是一次二二八事件調查報告的公布,就能讓大家知道事件真相。1060223 \n

  • 228新檔 陳儀請兵密電曝光

    228新檔 陳儀請兵密電曝光

    \n國史館今(23日)召開新書發表會,是國史館最新的《二二八事件檔案彙編》第19~24冊,其內容是台中縣、彰化縣與總統府最查爬疏的二二八相關公文、批示、電文與情報相關內容。以及台鹽公司、行政長官公署的相關記錄,這些檔案有助更完整的了解二二八的過程與各界責任。之後提問時間,民間二二八學者呼籲國史館在整理檔案時,應要公正客觀,不能帶有偏見的刻意下結論。 \n \n從2000年開始,陳水扁總統指派台灣史研究學者張炎憲為國史館館長後,國史館就著手整理政府單位的二二八相關資料,先從立法院、國家安全局開始公布,之後陸續出版《二二八事件檔案彙編》,到2008年為止,總共出了18冊。如今吳密察接任館長,再把19~24冊完成出版。 \n \n發表會上薛月順研究員說,這次查找總統府檔案過程中,找到了台灣行政長官陳儀在3月2日傳給蔣中正總統的電文,當中寫道「憲兵人數甚少,政府無法合理對付暴徒,此事件雖不日可望解決,但奸黨禍根欲為拔除,不使其遺禍,將來必須有相當的兵力俾資應用」 、「前電所請酌調素質較好步兵一旅或一團來台,仍請府准照辦」。以往認為陳儀請中央派兵的時間是在3月6日,而這段新發現電文說明,陳儀在3月2日已經向中央調請部隊。不過此時的陳儀仍然對事件的和平落幕表現樂觀,因此他說「不日可望解決」,顯然派兵的用途是「威而不赫」,他希望事件落幕,能有足夠部隊進行治安維護。 \n \n檔案局的新資料則顯示,二二八期間情治機構的情報與調查,有些呈現過於誇大的情事。比如對二七部隊的線報,在檔案中出現「謝雪紅帶領3萬人入埔里」的情資,之後加以覆查,發現二七部隊的人數最多僅600多人,中間的落差太大,保密局下令要處份過度誇大情報的線人。 \n \n除此之外,國史館臺灣文獻館負責修訂的《台灣鹽業、行政長官公署篇》則透露了極有價值的新發現,陳惠芳研究員指出,在2月28日後的暴亂期間,台鹽公司努力的抵抗暴徒的入侵,防止槍支被搶奪,維護台鹽公司的資產,也要保護外省籍員工的安全,還指示在對抗暴徒的過程中,不要傷害到無辜民眾。當時台鹽公司有外省員工與本省員工,他們是通力合作在維護公司,在暴亂最猖獗時,廣播都是日語在播音的,本省員工也負責聽這些播音的內容,以應對相關的局勢。在亂局結束後,台鹽公司也有相關指示,撫恤外省同仁的傷亡,更嘉勉努力捍衛財產的本省員工,有些本省員工也在與暴徒衝突時受傷。從這批檔案看的出來,當時絕大多數的本省人都是安份守己,並沒有參與暴亂;就以台鹽公司的檔案為例,員工們是同舟共濟、互助合作一起渡過那段狂暴的十天。 \n \n在行政長官公署的新公布檔案是二二八事件之後,公署對公務人員的慰勉和懲處。當時長官公署的基層人員也是外省、本省皆有,而本省公務員在面對暴亂時的反應有兩種,一種是支持政府努力堅守崗位,這些本省人員在事後就得到加薪、加職等的慰勉;相對的,有些人員就逃亡、投降,甚至加入暴亂,關於這部分也有合理的懲處以及免職。 \n \n說明結束之後,民間二二八研究學者武之璋起身發表看法,他希望國史館面對歷史,必須做到秉筆直書、公正客觀,不應情緒化的先入為主判斷歷史人物的是非。他強調,張炎憲館長所編的這一批檔案,確實內容豐富、印刷精美,也確實解答了很多二二八疑點,但是張館長卻在序言當中,加入了自己的政治判斷,認定「蔣介石是二二八的元兇」,但是在檔案中卻找不到明確的資料輔以佐證,這就犯了情緒誤導研究的錯誤。同時他也批評主講者之一的陳翠蓮博士,她在序文中認定保密局的人員參與暴亂,還挑撥煽動製造仇恨,但是實際上,保密局人數太少,沒有能力參與,在檔案的內容中,所謂挑撥煽動製造仇恨都是本省人,而非保密局人員。而陳翠蓮研究員對此並無任何回應,僅表示武之璋再自己開記者會發表就好。 \n

  • 陳儀深:政府應處理中正廟轉型問題

    陳儀深:政府應處理中正廟轉型問題

    學者陳儀深今天說,二二八事件蔣介石要負最大責任,鐵證如山,「要處理中正廟的轉型問題了啦」;有關中正紀念堂或其他的不義遺址處理,希望在總統蔡英文執政的時代看到。 \n 國史館今天發表「二二八事件檔案彙編」,並邀請二二八事件紀念基金會董事長薛化元、台灣大學歷史學系教授陳翠蓮,及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副研究員陳儀深座談。 \n 薛化元批評,二二八事件至今已經70週年,但還有部分單位不願開放檔案,心態相當可議;但薛化元並未點名是什麼單位拒絕配合。國史館今天出版的資料提到,教育部國民及學前教育署某份函件仍列為密件。 \n 不過,台灣文獻館會後解釋,日前相關單位已同意開放。 \n 薛化元也提到,相關資料分散在各機關檔案,不能期待按一個鍵,檔案就跑出來,檔案整理是辛苦的工作,他呼籲,在整個檔案沒有經過專家學者篩選、全面鑑定之前,「轉型正義的相關檔案一定要暫停銷毀」。 \n 另外,陳儀深說,前總統陳水扁執政時,2006年有責任歸屬報告出爐,2007年陳水扁才去處理中正紀念堂的轉型,幾個月前他有機會問陳水扁怎麼處理得這麼慢?陳水扁跟他說「你們的報告2006年才出來,2007年做怎麼會慢?」這樣聽來也有道理。 \n 陳儀深指出,1992年時社會學者陳寬政根據人口學推估二二八事件死亡的人數約2萬人,但是,後來行政院的二二八研究小組公布報告時,刪掉了死亡人數的部分。 \n 陳儀深指出,轉型正義是蔡總統的五大政見之一,除了不當黨產處理之外,「有關於中正紀念堂或是其他的不義遺址的處理,希望在(總統)蔡英文執政的時代看到」。 \n 陳儀深說,「我們寫過的很多就是真相,就看要不要面對,要不要接受而已」,有了歷史的真相後,如何推轉型正義,還是需要有意志、有決心 不可能等到99%贊成後,再去推,「要有一定的自信」。 \n 陳儀深表示,國史館最新公布的檔案,當時的台灣省行政長官陳儀1947年3月2日向蔣介石請兵的「寅冬亥親電」檔案首次曝光,「這是我們最早看到的證據」、「這也已經足以把他(蔣介石)定罪了」。 \n 他說,1947年3月國民黨的中央執行委員會通過要把陳儀撤職查辦,但蔣介石批另案辦理,陳儀沒有被撤職查辦,隔年還當浙江省主席,彭孟緝這個殺人王不但沒有被追究責任,還升官;蔣介石要負最大責任,鐵證如山,「要處理中正廟的轉型問題了啦」。 \n 陳儀深說,崇拜單一偉人這個事,不適合在台灣、在台北市、在民主國家;可以叫人權博物館的總館,也可以把它改為歷任總統文物館,都有人這樣建議。 \n 他說,「促轉條例當然要通過,有那個東西,要處理中正廟會比較順啦,但沒有那個東西,也可以處理」,陳水扁根據2006年的報告就處理了,只是當時實力不夠而已。1060223 \n

  • 台灣民主百年履歷 出書

    台灣民主百年履歷 出書

     曾有陸生表示:「大陸唯一不能山寨的就是台灣的民主」,台灣從1895年成為日本殖民地,到1984年擁有合法反對黨與公平競爭的選舉,但台灣的民主得來並非僥倖,《百年追求:台灣民主運動的故事》套書,爬梳台灣3個世代試圖創造民主的歷史,作為啟發和想像未來的集體記憶與基礎。 \n 套書由台大歷史系教授陳翠蓮,中研院社會學研究所研究員吳乃德,以及現任「上尚講堂」策畫人的胡慧玲操刀。由日治時期台灣知識青年喊出「台灣是台灣人的台灣」,追尋自治之夢時期;到228事件後外省與本省知識份子,分別代表中國自由主義與反日本殖民運動,共同籌組反對黨,雖失敗收場卻開啟下一階段黨外運動;再到70年代起一波波黨外人士的抗爭,《台灣民主運動的故事》堪稱台灣的民主履歷。 \n 作者之一的吳乃德指出:「和其他民族相較,台灣的民主運動並不特別壯烈,不特別曲折,也不特別艱難。不過這卻是我們自己的故事。」 \n 財團法人亞太文化學術交流基金會董事長吳仁輔推動這套書問世,他表示台灣的民主進程是一代人共同的記憶,已故的台塑企業董事長王永慶曾多次建議將台灣民主運動發展記錄下來,今年這套書終於付梓,希望後人得以了解過去,珍惜現在。

  • 書 話題-陳文成基金會推薦台灣之書

     開書單,一向是文化、出版、教育等領域常為之事,但已舉辦兩屆的「閱讀台灣,探索自己」閱讀與徵文活動,卻難得一見的由文化與社運跨界合作,主辦單位更將這項帶領大眾閱讀、召喚共同記憶、啟發公民思考的活動,視為一項「社會運動」。 \n 由陳文成博士紀念基金會、美國陳文成教授紀念基金會主辦的「閱讀台灣」,去年首度舉辦,除了選出「台灣之書」,還舉辦座談與閱讀心得徵文。徵文首獎並獲頒「陳文成博士紀念獎」。 \n 走過威權 藉閱讀尋求認同 \n 基金會所追念的陳文成出生於1950年,赴美獲博士學位後,於美國卡內基美隆大學任教。因其支持《美麗島》雜誌與民主運動,1981年返台探親時遭警總約談,隔日被發現死於台大校園。30年前的這場意外死亡,至今尚未找到兇手。 \n 美國陳文成教授紀念基金會創會會長林富文表示,台灣人民尚不明確了解自己的歸屬,仍需認識生長地方的歷史、地理、文化以及歡樂或苦難的生活經驗。這是舉辦該項活動的初衷。 \n 從徵文作品中最能嗅出「運動成果」。譬如去年「中學組」徵文首獎作者楊張建南,身為鄒族,他在作品〈山與我的回憶〉中指出,雖然抗拒「蕃人」稱呼,但在與父親結伴登岳的過程中,開始理解日治時期人類學者鹿野忠雄《山、雲與蕃人──臺灣高山紀行》的行動價值。另一獲獎者李佳達,則依循作家廖鴻基《討海人》的文思羅盤,回顧曾經參與抵擋澎湖吉貝嶼BOT開發案,當地漁民、環保團體與開發集團等各方人士,在抗爭間都成了不同形式的〈不靠海的討海人〉。 \n 《放生》險遭「放生」 \n 為了選出的書更被大眾接受,今年活動聚焦「人物」為主題,由資深出版人陳雨航擔任召集人,另有政大台史所所長陳翠蓮、作家吳明益、胡淑雯、甘耀明等參與推薦書籍。5月書單出爐,共選出39本,其中,吳濁流自傳《無花果》、鹿野忠雄《山、雲與蕃人──臺灣高山紀行》連續兩年入選。7月起,主辦單位展開11場「行腳」式的座談串連,徵文則甫於9月底截止。 \n 連續舉辦兩屆,在「台灣認同」的認識方法上,都曾面臨質疑與挑戰,去年有人認為龍應台、陳芳明的立場與思維,違背「本土台灣意識」,而反對納入推薦。今年書單甫出爐,正巧發生作家黃春明與成大台文系教授蔣為文針對「台語文」的論戰事件,當時已列於書單中的黃春明作品《放生》,主題雖無涉論爭,仍有人希望將該書「放生」。但在選書委員的堅持和工作人員的居中溝通協調下,最後底定的書單,終能超越台灣政治、族群的光譜。 \n 「如果不能體認、同理別人,便無法形成共識。」陳翠蓮指出,過去《無花果》等書被列為禁書,證明「知識是可被操控的」;所以她堅持不以特定史觀來理解台灣,而主張讓年輕人閱讀台灣不同人物複雜的發展背景。例如《王育德自傳》、《雙鄉記:葉盛吉傳》等書,傳主在不同的環境下貫徹各自的理想,走向不同的政治實踐之道。 \n 進入他人的生命經驗 \n 陳雨航指出,今年的選書有明顯的文學取向,此外,當前面臨的社會議題,也較易獲得關注,譬如陳雨航針對國光石化爭議推薦了《溼地、石化、島嶼想像》;吳明益推薦《江湖在哪裡》,認為該書批評性強,關切台灣農業土地的議題。 \n 甘耀明則表示,為了選書,他特別埋首圖書館翻找資料,重新思考台灣不同類型的典範人物,譬如醫界典範《一代醫人杜聰明》。吳明益認為,台灣的語文教育受限於課本內容,他希望像《冊頁流轉》這樣的「台灣文學入門書」,成為另一種引介。胡淑雯則提出《愛與信仰──台灣佛教徒之平權運動與深層生態學》、《擁抱玫瑰少年》,希望讀者深入他人生命經驗與問題意識。 \n 講座 一種社會運動 \n 執行本案的專案經理嚴婉玲,將7月開始的全台巡迴活動,定義為一場社會運動,從去年的4場,今年擴充為11場,除了邀請入選書作者,也包括學者、文化人以及社運工作者,走到台東、屏東、花蓮等偏遠縣市,在洪雅書房、女書店、小小書房等獨立書店與讀者面對面,在邊陲獨特的空間進行思辯討論。 \n 嚴婉玲表示,這是文化界與社運界難得跨界結合的機會,讓人物、文本與群眾之間得以對話。「閱讀台灣」在她眼中,意義在於透過介入每個議題,讓每個人在這塊土地上過得更好,「這是我關心這個地方、我愛台灣的方式。」 \n 今年的徵文12月揭曉,誰是今年「陳文成博士紀念獎」得主?拭目以待了。 \n ●活動網址: \n http://readtaiwan.blogspot.com/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