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雪山的搜尋結果,共296

  • 男子攀登雪山主峰 高山症發作咳血求援

    男子攀登雪山主峰 高山症發作咳血求援

    58歲蔡姓男子8日於苗栗縣泰安鄉翠池山莊,準備攀登雪山主峰,卻因高山症發作,出現咳血情形緊急求援,目前由山屋1名李姓嚮導陪伴,上午10點由空勤總動出動直升機救援,預定降落苗栗縣體育場,將病患送部立苗栗醫院急救。

  • 登雪山爽約 24人列黑名單

    登雪山爽約 24人列黑名單

     民眾欲攀登雪霸高山需事先提出申請,不過有人申請了卻沒有按時登山,占據入園名額,成為「放羊的孩子」,雪霸國家公園管理處坦言,因所轄2山莊均無常駐管理員,實際登山人員查核困難,但不定時有志工服勤,積極查核下發現「爽約」案件數增加,今年至少有24人已被列為黑名單。

  • 登山爽約案件增 雪霸擬加強人力查核

    登山爽約案件增 雪霸擬加強人力查核

     民眾欲攀登雪霸高山須事先提出申請,不過有人申請了卻沒有按時登山,占據入園名額,成為「放羊的孩子」,雪霸國家公園管理處坦言,因所轄2山莊均無常駐管理員,實際登山人員查核困難,但不定時有志工服勤,積極查核下發現「爽約」案件數增加,今年至少有24人已被列為黑名單。

  • 別當路隊長! 雪隧龜速車車號將上看板

    別當路隊長! 雪隧龜速車車號將上看板

    國道5號雪山隧道交通容量低,假日塞車已是家常便飯,除了車輛多,駕駛進入隧道不自覺降速也是塞車原因之一,交通部高速公路局將引進車牌辨識,一旦發現龜速車就會將車號顯示在隧道內看板,提醒駕駛提速。高公局強調,該套系統預計年底建置完成,用意在於提醒駕駛,不會用來執法取締。

  • 曾少宗登奇萊山出事急撤送醫 友人驚駭「你臉上浮現另一張臉」

    曾少宗登奇萊山出事急撤送醫 友人驚駭「你臉上浮現另一張臉」

    出外踏青少不了「登山」這選項,但在登山愛好者心中,山是神祕崇高甚至應當敬畏的,事實上,坊間流傳許多專業登山者遇見的不可思議事件,花蓮的奇萊山更可說是怪談的大本營之一,男星曾少宗就曾親身經歷,莫名出狀況急下山,事後才從同行的友人嘴裡聽到駭人的現場實錄。

  • 中雪山又出意外 男登山客摔50公尺深山谷 直升機吊掛救援

    中雪山又出意外 男登山客摔50公尺深山谷 直升機吊掛救援

    苗栗縣消防局28日中午12點55分接獲民眾報案,中雪山230林道28公里處發生登山客墜谷事件,搜救人員前往救援,原本要以直升機運送傷患就醫,但下午5點23分空勤總隊評估受地形因素無法吊掛,已先返航;消防局第五大隊表示,傷患將由搜救團隊陪伴,擬移至26公里處營地明日再實施吊掛作業。

  • 特搜消防員雪山救難勤務受重傷 副署長、現場到院探視

    特搜消防員雪山救難勤務受重傷 副署長、現場到院探視

     苗栗縣政府消防局特搜隊員田志中26日執行雪山山難救援任務中,不慎受傷,除了手腕骨折外,還有氣血胸情況,目前在苗栗醫院加護病房治療。27日消防署副署長江濟人、苗栗縣長徐耀昌前往醫院探視慰問。

  • 女山友輕裝攀中雪山  疑起霧迷途4天音訊全無

    女山友輕裝攀中雪山 疑起霧迷途4天音訊全無

     57歲趙姓女子與4名同伴攀登中雪山,8月21日從台中市大雪山國家森林遊樂區230林道入山,原定25日從雪山登山口下山,趙女22日卻疑似發生迷途,過程中曾打電話報案,表示自己沒有足夠的糧食與衣物,搜救團隊出動42人次上山搜尋,目前仍尋無下落,持續搜救中。

  • 男獨自駕車大雪山失聯 雪山橋垂降100公尺尋獲遺體

    男獨自駕車大雪山失聯 雪山橋垂降100公尺尋獲遺體

    64歲楊姓男子13日駕車至台中大雪山森林遊樂區附近,家屬擔心發生意外報警尋,今日於雪山路32.5公里雪山橋往下垂降,在約100公尺找到楊男遺體,死因待檢察官相驗釐清。

  • 報復性旅遊 單攻雪山暴增3倍

    報復性旅遊 單攻雪山暴增3倍

     報復性旅遊燒進山林,疫情解封以來,攀登雪山、嘉明湖和玉山的人數都大增,山屋及營地幾乎都滿床,礙於山屋床位有限,不少人選擇俗稱「單攻」的當天來回登山行程,雪山就較去年成長3倍,但通報救援案件量也隨之增加。 \n 雪霸國家公園管理處副處長林文和指出,2019年攀登雪山主峰單日來回1278人,今年截至目前就有3819人,比去年約多出3倍,分析原因報復性旅遊風氣也有影響,因山屋容納人數有限,抽不到床位的山友乾脆「單攻」。 \n 但雪山主峰來回近22公里相當耗體力,有時氣候不佳或起濃霧,容易讓人摸不透方向。雪霸處表示,早年登山活動都由專業登山團隊或大專院校登山社,組織性訓練體能和登山技巧,即便發生突發狀況也能有經驗地解決。現今科技發達,常有網路揪團爬山,彼此不認識,若不幸落單,「叫天不應,叫地不回」非常危險。 \n 台東林管處表示,有「天使的眼淚」之稱的嘉明湖採總量管制,每天限制176人,疫情解封以來,向陽山屋、嘉明湖山屋及營地幾乎都滿床,到了假日更是一位難求,到訪遊客比去年同期增加近1成。 \n 玉管處副處長盧淑妃表示,去年1到6月單攻主峰申請5909人次、核准3055人,今年同期申請人數為1萬269人、核准3371人,申請人數倍數成長,因每日限額60人次,每到假日都是額滿狀態。

  • 報復性旅遊 單攻雪山主峰人數暴增3倍

    報復性旅遊 單攻雪山主峰人數暴增3倍

     報復性旅遊,攀登雪山的人數也明顯上升,不過各山屋床位有限,無法容納大量登山客住宿需求,選擇當天來回俗稱「單攻」的人數較去年成長3倍,開放山林政策後,爬山自律重於他律,許多山友高估自身能力,常有迷途或山難事件發生,通報救援案件量更勝以往。 \n \n 雪霸國家公園管理處副處長林文和指出,2019年攀登雪山主峰單日來回有1278人,但今年截至目前就有3819人,比往年多出3倍,分析原因除了疫後人們崇尚自然活動,報復性旅遊風氣也席捲登山運動,不過山屋容納人數有限,所以抽不到床位的山友乾脆「單攻」,無論體力或精神方面都是挑戰。 \n \n 雪山主峰1趟約10.9公里,來回近22公里的路程相當耗費體力,有時氣候不佳或起濃霧,容易讓人摸不透方向,雪霸處遊憩課統計,自2017年到2020年6月,雪霸正式通報山難件次共70件,其中11件為迷途,比例達16%。近2年也有團體落單、1日單攻雪山主峰走錯路而求援。 \n \n 遊憩課指出,雪山主峰上已架有3根指標牌面,卻仍不時傳出下山迷路走不回三六九山莊,除了天氣驟變無法控制外,避免在惡劣天氣登山、做好隊伍行進管控、單攻雪山前再三衡量自我體能、登山行前說明、下載登山相關APP或學習地圖定位等,都能避免山難發生。 \n \n 「山難往往是一連串的小意外或小疏失」,雪霸處表示,早年登山活動都由專業登山團隊或大專院校登山社,有組織及步驟性的訓練體能和登山技巧,即便發生突發狀況也能有經驗地解決,但現今科技發達,常有網路揪團爬山,彼此不認識,若不幸落單「叫天不應、叫地不回」非常危險,參加揪團前還是得三思。

  • 雪國

    雪國

     穿過縣境上長長的隧道,便是雪國。夜空下,大地赫然一片瑩白。火車在信號所前停了下來。 \n ──川端康成《雪國》 \n 有時候我細想起一趟旅行,那些宛如陽光下的飛塵般,紛亂細小的記憶,在意識之下輕巧快速的竄動著,總是輕易掠過,不會呈現在描述之中。這些記憶粉塵會因時間、地點、事件等等諸多不同的提取方式,凝聚成一個個方塊,這些方塊整齊地的擺上意識,一旦回憶結束又會倏忽散成蜉蝣。 \n 總會有一些極其平凡普通的片刻,卻是超乎自己所理解的深刻,在某些難以明言觸動下,猛然流竄。 \n 在我走過北國冬天的雪地後,溫度成為觸發記憶的一種提取元素,每當氣溫驟降,總會隱約嗅到火爐的氣味,腳底傳來稻稈擠壓編織後粗糙溫暖的質地。對北國冬天的記憶不僅只保留成大腦中用以描述的畫面,關於此的那一切,也保存在鼻尖、在腳底、在掌心。 \n 夜色最濃,那是破曉之前的片刻。我在6度的月台凝視著軌道,軌道朝著北方不斷延伸,延伸至目光所不能及的遠方。月台溫黃的燈光穿過透骨的空氣,映照出稀稀疏疏幾道剪影,光線漫入黑夜後,很快就被濃重的夜色吞沒。冰冷的空氣竄入口鼻,呼吸道內似乎結了一層薄霜,我縮著身體,默數著電車到來的時間,看著月台標誌,才有即將展開一場旅行的真實感。這是一趟旅行的起點啊,我想著。身為北迴歸線的子民,我憧憬遙不可得的風景,曾經無數次思考雪的質地、雪的氣味,試圖描繪龐大無邊的純粹雪白,想像從難以量度的高空飄墜的雪花落下的姿態-我能理解寒冷,但不能理解雪。月台上,夜色中,碰觸到雪花之前,懷揣對雪所有的思緒,在許久之後,或許我也會無比懷念此時此刻吧,當下,此時此刻,在所有體驗與驚喜發生之前,這略為狼狽疲倦的寒涼時刻,在記憶中會有什麼樣的重量? \n 列車上開著暖氣,我伸展十指,擺置僵冷的四肢。陰鬱的天色穿過車窗,我在等待川端康成筆下的隧道,等待穿過隧道後赫然被大片白色所覆蓋的視野,每次穿過隧道我都屏息而望,而後失望的鬆開那口氣。如此反覆數次後,我在安穩的輕微搖晃中閉上雙眼,專心感受著氣溫的變化。每每到站,在車門開啟的瞬間,列車外猛然湧入的冷空氣總會讓溫度降了幾分,而後隨著列車的搖晃再慢慢回溫,反覆了數十次的氣溫變化後,我在昏沉中睜開雙眼。 \n 就那一眼吧,就那一瞬間,那一眼被拉得好長好長,長成一縷若有似無的餘光,到現在仍會浮現在我眼前。 \n 那是我此生第一眼的雪山。原來冬末的山是這個樣子的嗎?純然的、龐大的,毫無駁雜的黑與白,我只能仰望,讓目光穿梭在每一棵樹之間。在繁華落盡的季節裡,整片山的細節都太過清晰澄澈,偶爾的蒙昧不明也只是一片輕霧略略的浮在山頭。我可以辨識每一棵樹紮根的位置,雪在樹幹周圍微微的留了一圈空隙,有種雪比樹更早來到這座山的錯覺。山脈中的每個細節都全然呈現─每片林地間積雪的凹凸起伏、每一棵樹伸展排列的姿態、每一根樹枝的模樣,冰霜勾勒朽木,數日沒有降雪了,在積雪和融雪之間,就成為這樣一片山。 \n 已是雪季之末,但尚未有人踩踏的雪仍如同流沙,纏著足踝使人不停下陷,步行雪原需審慎判斷雪地的形貌,新與舊、堅硬與鬆軟可以並存,我回頭看著雪地裡的足跡,鞋子在乾淨的雪地上精密畫出一片片細緻的圖騰。天色陰暗,重重的陰雲壓在頭頂,長長的道路看不見盡頭,一座雪山巍然擋在地平線上,在整個身軀都被寒風包圍的時候,空氣似乎凍成固態,我在其中窒礙難行,每每行經路邊的店家,總要趕緊繞進去,似乎如此才能稍稍緩過氣來。 \n 老雜貨店裡散發著一股淡淡的酒氣,爐上翻滾的雪白甘酒光是氣味都暖人臟腑,產稻米的土地蘊有酒精的火熱,在地表之下緩緩蒸騰。天寒地凍使得所有的能量都蓄積在作物之中,這裡所有的物產都以大雪自豪,雪是蕭條的意象,在這裡卻成為一個富饒的記號。在雪地中一步挨著一步,速度緩慢卻令我難以喘息,踏入旅館後疲憊感赫然湧了上來,整間旅館瀰漫著燃煤的味道,那樣的氣味使人可以安然感受著自己的疲倦。如果白色是視覺的幻想,是原本對雪無邊的美好想像衍生出的美麗幻想,那麼煤氣便是一個具體北國生活的嗅覺符碼。木質地板的寒氣穿過厚襪子直透腳心,每個樓梯轉角都擺著一台燃煤暖爐,煤氣把周圍的地板薰得暖烘烘的,腳心隨著與暖爐的距離拉近而漸漸回溫,又隨著距離拉遠而感受到侵骨的寒意。地板的溫度是一道漸層,每一步都有些微不同,在這裡觸覺和嗅覺走得比視覺更快,我能藉此知道下一個熱源在哪裡。我爬上一層又一層,溫度反覆降低升溫是在雪國的體感記憶。 \n 三月初的新潟縣仍是冰天雪地,但對於春日與豐收的祈願走得比季節更快,傳統的祝願祭祀舉辦在冬末,越後湯澤的溫泉雪祭也是如此。夜晚來得很早,我朝著黑夜的另一端前行,夜色遮蔽了一切,只聽到一陣一陣遙遠的吆喝聲從深處透了過來。彎過街角,一排排小小的雪燈輕輕搖曳,白雪透著橘黃的燭光竟顯得輕盈溫暖,居民吆喝著,扛著神輿踏雪沿街而來,身影在燈火下忽明忽暗。碎雪被踩成細小的冰粒,隨著他們的腳步起落輕輕翻騰,燭火掩映下,每個人的足邊像浮著一層薄薄的白色透光霧氣,竟帶有微妙奇異的神聖感。 \n 在那時候,我不明白為什麼周遭的日本人不約而同地仰望天空,順著他們的目光看去,一點明亮的火點在高空中靜靜地移動,微微的明暗搖曳類似於天燈,卻不像天燈那樣浮動飄移,若說是飛機,卻又不像飛機的光線那樣穩定冰冷。橘紅色的光點穩穩地移動著,兩個、三個……同樣穩定的光點越來越多。火焰周圍散出了煙霧,凝結不散的煙把那些火焰都暈成了圈,光圈暈染出山的形狀,原來那不是高空,是雪山。巨大高聳的雪山隱沒在夜裡,山在那裡,一直都在。每一點火光都是擎著火把的人,正踩著雪板沿著山勢一路滑下。 \n 下降的速度、火焰與煙霧,每個火點都被拉出了一條朦朧的尾巴,像整個夜空的流星都首尾相連,為整座山的雪道輪廓描點連線。整座山彷彿開始燃燒,成為一支發散著溫暖光暈的朦朧火把,黑夜在霧濛濛的火光下慢慢地融化。第一點火焰落地的時候,金色的花火撐破了夜空,雪地覆上了薄薄的金色。各色煙火與黑夜不斷角力,在每一朵花火炸開,那最為明亮的瞬間,雪地也染上最為飽和的顏色,而後隨著光點紛亂下墜褪去顏色,在一朵朵煙花綻開的時間差之間,雪地以各種色彩忽明忽暗。最後,無數的金色花火傾瀉飛雪般的漫天碎光,隨著下墜的軌跡慢慢閃爍明滅,在親吻地面之前已經全然消逝,只剩下淡淡的煙味還飄散在空氣裡。 \n 夜晚的越後湯澤是這麼的冷,風是那樣噬人骨髓,帶著濕氣的鞋子猶透著讓人難受的潮冷,空氣刺激著鼻腔,但我在雪裡站著,把所有的凝視都給了火光,全心記憶著松明火把每一道光線的折射。在往後許多的日子裡,我都會想起隱沒在夜空中的巨大雪山,想起那一晚,煙、火與雪在夜空中不停翻騰的那些時刻,想起雪,想起空氣,鼻尖上、掌心裡、足心下。 \n 漫天落下細細的冰霰,仰望夜空,宇宙是深不見底的深淵,冰霰從盡頭深處飛舞下墜,直接落 在我的臉頰,張開嘴,冰晶便輕飄飄地落進空腔,在舌尖頰側印下冰冰涼涼的圓點。 \n 回頭看,夜空下,大地赫然一片瑩白。

  • 雪山上的烤肉香

    雪山上的烤肉香

     @王新偉:雲南香格里拉的石卡雪山,是滇川藏高原上最易親近的雪山之一,雖然海拔高達3500公尺,但一年四季都開放,而且有觀光纜車可通達山頂,大多數遊客都能近距離親近。而在當地藏人心目中,石卡雪山更是一座被八寶蓮花環繞的神山。 \n 我們在一月搭乘索道上山,剛走完第一段索道,就遇到大風,出於安全考量,第二段索道暫停,要等到風勢減緩才能繼續,我們只好在索道中繼站旁的牧場等避。 \n 這座牧場名為「亞拉青波」,當地藏語的意思是「馬鹿出沒之處」,一直是山下牧民的春夏牧場。 \n 在經歷了入冬以來的幾次大降溫和大降雪天氣後,這裡的牧民和犛牛早已下山過冬,牧場四野安靜,山林彷彿進入了冬眠狀態。 \n 走在覆著薄雪的步道上,眼前千樹晴雪碧山空。忽見前方有柴火升起,一個簡易木屋冒出煙霧,還飄出陣陣的烤肉香。 \n 低頭彎腰進入,木屋裡面的火塘正旺,只見四壁暗黑,獨坐一老者,炭火之上一串串烤肉正滋滋作響。戴著藏帽的藏族老阿爸見有人進來,笑呵呵的說:「來吃烤犛牛肉。」一張小桌上還有熱騰騰的犛牛奶,原來是山上留守的牧民賣自家的食物給遊客。 \n 端起一杯犛牛奶濃香四溢,老阿爸還加了一大匙白糖,火烤的犛牛肉則是誘人唇齒。老阿爸說這都是自家養的犛牛,給上山的客人吃,現在還能在山上住些日子,下個月下大雪就不得不下山了。 \n 喝著香甜暖胃的犛牛奶,咬一口鮮而不膩的犛牛肉……高原上,這等的原生態才是最令人滿足的美味。(來自新北市)

  • 自由行看大陸微網誌》雪山上的烤肉香

    自由行看大陸微網誌》雪山上的烤肉香

    @王新偉:雲南香格里拉的石卡雪山,是滇川藏高原上最易親近的雪山之一,雖然海拔高達3500公尺,但一年四季都開放,而且有觀光纜車可通達山頂,大多數遊客都能近距離親近。而在當地藏人心目中,石卡雪山更是一座被八寶蓮花環繞的神山。 \n我們在一月搭乘索道上山,剛走完第一段索道,就遇到大風,出於安全考量,第二段索道暫停,要等到風勢減緩才能繼續,我們只好在索道中繼站旁的牧場等避。 \n這座牧場名為「亞拉青波」,當地藏語的意思是「馬鹿出沒之處」,一直是山下牧民的春夏牧場。 \n在經歷了入冬以來的幾次大降溫和大降雪天氣後,這裡的牧民和犛牛早已下山過冬,牧場四野安靜,山林彷彿進入了冬眠狀態。 \n走在覆著薄雪的步道上,眼前千樹晴雪碧山空。忽見前方有柴火升起,一個簡易木屋冒出煙霧,還飄出陣陣的烤肉香。 \n低頭彎腰進入,木屋裡面的火塘正旺,只見四壁暗黑,獨坐一老者,炭火之上一串串烤肉正滋滋作響。戴著藏帽的藏族老阿爸見有人進來,笑呵呵的說:「來吃烤犛牛肉。」一張小桌上還有熱騰騰的犛牛奶,原來是山上留守的牧民賣自家的食物給遊客。 \n端起一杯犛牛奶濃香四溢,老阿爸還加了一大匙白糖,火烤的犛牛肉則是誘人唇齒。老阿爸說這都是自家養的犛牛,給上山的客人吃,現在還能在山上住些日子,下個月下大雪就不得不下山了。 \n喝著香甜暖胃的犛牛奶,咬一口鮮而不膩的犛牛肉……高原上,這等的原生態才是最令人滿足的美味。(來自新北市) \n \n

  • 為何用路人寧塞國5也不走北宜?內行人:更慘

    為何用路人寧塞國5也不走北宜?內行人:更慘

    端午連假,民眾把握時間攜家帶眷開車出遊,不過也使得各地湧現大量車潮。尤其是國道5號雪山隧道在連假首日更創下最長壅塞時段紀錄,連續32小時處於時速低於40公里的壅塞狀態。對此就有網友好奇,用路人「為何寧願塞國5,也不走北宜濱海?」貼文一出隨即掀起網友熱議。 \n原PO今(26日)在PTT「八卦板」PO文指出,「台灣連假根本不適合出遊,上周也根本不該補班換連假,搞得要塞車大家一起來塞啊…為何寧願塞國5,也不願走北宜濱海?有卦嗎?」 \n貼文一出隨即掀起網友熱議,紛紛留言回應「講的好像北宜、濱海不塞一樣」、「不塞的北宜比塞的雪隧快,但不會發生在同一時間」、「北濱平常假日就很塞了,沿路景點太多」、「北宜不熟跑起來超慢,至於連假加高乘載管制,北宜濱海車不見得少」、「老實講,有時候雪隧塞一塞還真的比北宜、濱海快,除非雪隧真的塞到爆,完全不動好幾個小時那種,走濱海好處是可以去烏石港衝浪玩水」、「彎來彎去又長vs.平面慢慢嚕油門」。 \n不過也有內行人點出關鍵「寧願時間錯開巔峰走國五,也不要繞北宜濱海慢又長,北宜塞車時停停走走又繞山路,長時間易暈車,體感很差」、「北濱就不要碰到雙線道剛好有事故,馬上一邊卡死」、「北宜不好開又危險又慢」、「北宜不好走假日一堆重機,濱海難走是砂石車」、「不熟路的上北宜會是災難」、「事實上,北宜公路比塞好塞滿的國5還慢,加上北宜公路難開的要命,只有重機仔跑超爽的」。

  • 野系正妹丁字褲攻頂屁股蛋走光 自曝登山曾遇鬼被問「要不要休息」

    野系正妹丁字褲攻頂屁股蛋走光 自曝登山曾遇鬼被問「要不要休息」

    近年來不少網紅都脫開過去給人「白富美」才會紅的形象,改走野性運動風,一名叫做「子淇」的網紅最近受邀上《國光幫幫忙之大哥是對的》之「野系正妹」單元,分享自己親近大自然的火辣照片,其中她曾穿丁字褲攻頂雪山,還露出渾圓屁股蛋拍認證照,讓庹宗康虧:「穿成這樣以後我們去雪山看不到妳,我們會難過」。 \n子淇最近上節目分享自己特別喜歡極限運動,除了室內挑戰項目外,她也參加過兩棲越野挑戰賽,並登上百岳奇萊南華,雪山主峰則是她收集到的第一座百岳,秀出性感認證照後她被主持人虧為何要穿成這樣登山?子淇則說:「說不定我穿了以後,越來越多妹妹也會這樣穿」。 \n登山經驗多,子淇也坦言曾遇到靈異事件,她說自己那年登雪山時忘了吃預防高山症的藥,結果身體很不舒服,頭痛欲裂,同行的朋友知道她不舒服就先到山屋卸裝備,想要提早回頭幫她一把,導致子淇有一段時間落單,此時她忽然聽見後面有腳步聲和登山杖的聲音,那個聲音還不斷跟子淇說:「妳看起來好累」、「要不要休息一下」,但其實根本沒人,後來她推測應該是自己狀態不好又一個人,才會被鬼魅纏上,如今想起還是十分可怕。

  • 辣妹登山穿丁字褲炸性感肉臀 鄉民酸:OL裝或護士裝不好嗎?

    辣妹登山穿丁字褲炸性感肉臀 鄉民酸:OL裝或護士裝不好嗎?

    \n日前一名熱愛運動的辣妹,上電視節目《國光幫幫忙之大哥是對的》,分享自己穿著丁字褲的登頂照,性感火辣程度,讓主持人庹宗康等在場男士忍不住驚呼:「要穿成這樣才能運動嗎?」。不過卻有網友不認同這樣的行為,狂酸:「不要把髒東西帶到自然環境」、「小心被收走」、「穿OL裝或護士裝不好嗎」。 \n \n《國光幫幫忙之大哥是對的》日前邀請幾位「野系正妹」上節目,其中一位正妹梁子淇,秀出雪山主峰登頂照,只見她穿著性感比基尼,以M字腿深蹲姿勢蹲在主峰石碑旁,炸出渾圓肉臀,讓在場男藝人全看傻眼,驚喊:「要穿成這樣才能運動嗎?」。 \n \n不過許多PTT鄉民不買單,紛紛表示「這樣爬山的意義在哪來」、「山神真可憐 強迫要看歹米亞」、「上一個這樣的不是摔死了...山有山神啊,尊重點」、「真的褻瀆」、「小心被收走」、「穿OL裝或護士裝不好嗎」。 \n \n還有人說「只要會修圖 都是正妹」、「修圖修超大的 明明就是隻龍」、「大媽身材」。不過也有鄉民力挺:「這身材才好 一堆鳥仔腿超醜 這種健康的才好」、「完全可以,緊實有力」、「這身材很健康啊 只是世界審美觀喜歡病態瘦」、「非常獨立自主的一個女性」。 \n

  • 32歲領隊攀登雪山東峰線 來不及攻頂猝逝

    32歲領隊攀登雪山東峰線 來不及攻頂猝逝

    來自屏東的32歲李男15日與友人組隊挑戰攀登雪山東峰,行經5.7K步道突然倒地不起,同行友人見狀趕緊通報119。梨山消防分隊趕到救援,李男已無生命跡象,經實施CPR急救,仍不治身亡,空勤直升機今日上午8點將遺體吊掛至東勢河濱公園,等待家屬將遺體領回。 \n \n 據了解,來自屏東的登山隊一行3人15日挑戰雪山東峰,晚間入住369山莊,隔天攻頂後下山。32歲李姓領隊行經步道5.7K,突然倒地,同行張姓友人趕緊報案,消防隊員抵達時,李男已無生命跡象,經CPR急救仍不治身亡。 \n \n 消防隊員將李男遺體搬運至雪東停機坪,並請求空勤總隊出動直升機載送,一度因為雲層太厚無法降落,直到16日上午8時許順利搬運上機,並於8時50分降落東勢河濱公園,遺體由家屬帶回處理。 \n \n梨山消防分隊提醒山友們,雪山東峰線雖是百岳入門路線,建議爬山前要審慎評估身體狀況,有心血管疾病史要記得攜帶慢性病藥物。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