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霉味的搜尋結果,共16

  • 防疫旅館飄霉味1天竟要2300元?業者回應了

    防疫旅館飄霉味1天竟要2300元?業者回應了

    桃園一家防疫旅館遭民眾爆料,一晚要價2300元卻品質低下,房間還飄著霉味,桃園市觀光旅遊局回應,經市府溝通後,業者已表示願意退費並調整價錢。

  • 冷氣不涼還有霉味?居家清潔達人教你輕鬆洗

    冷氣不涼還有霉味?居家清潔達人教你輕鬆洗

    \n台灣夏日氣候潮濕悶熱,最近的你是否也有這樣的困擾?打開冷氣,傳來的不是清涼微風而是一股霉味!又或是經過漫長冬日,打開長久沒有清洗的冷氣,藏污納垢吹出來的風讓家人噴嚏打不停?原來只要簡單一妙招,不用拆解冷氣,就能10分鐘輕鬆、省錢解決大家的困擾。 \n \n居家清潔達人提到,普遍家庭在清潔冷氣時往往只著重於清洗濾網,卻不曉得濾網後面的「冷排」更會因為長期使用將戶外的灰塵、黴菌、塵蟎等等有害物質附著於此,長久下來除了容易導致冷氣效能不佳,不但沒有達到冷房作用還容易讓細菌等過敏因子散佈於家中。因此達人建議能夠3到5年請師傅進行冷氣深度保養,除此之外也能在家自行進行清洗。 \n \n不像一般人想像的這麼麻煩,須將冷氣整體拆解或是特地花錢請師傅後才能進行深度清潔,居家清潔達人就分享了由興農集團玉美生技(股)公司從日本引進台灣的「興家安速」免水洗冷氣清潔劑,造福了許多家庭、租屋族甚至是許多公司行號。因為小小一罐免水洗冷氣清潔劑,可以省去許多傳統清潔冷氣上的不便!只需關閉冷氣電源後,朝向冷排上下噴灑,獨特的水刀設計,才有足夠力道清潔冷氣深處,成分包含抗菌劑、綠茶多酚與中性不傷機體的洗劑,冷排深層清潔後,更能有效節省電費,讓冷氣能夠延長壽命。 \n \n跟著居家達人的步驟,輕鬆解決了許多人的夏日困擾,「興家安速」免水洗冷氣清潔劑還有三種不同香味,原味、森林、花香,讓在使用的同時除了能增加冷氣效能與壽命,減少家中過敏原的產生,更能呼吸新鮮空氣!小小一罐免水洗冷氣清潔劑,輕鬆10分鐘DIY洗好冷氣,享受美好夏日!

  • 水神助防疫 校長誇還能去霉味

    水神助防疫 校長誇還能去霉味

     旺旺集團協助全民防疫,提供各縣市「水神」設備生產次氯酸水抗菌液,讓民眾免費取用做為環境殺菌防疫之用,宜蘭縣壯圍古亭國小也善用這項資源,加強校園防疫作為,且反應相當好。 \n 古亭國小校長黃賜福說,使用次氯酸水與酒精最大的不同處,在於次氯酸水不僅沒有酒精刺激味,還能除臭,因為在寒假期間,教室內有一些霉味、藉此可去味也可除去潮溼味道,相當好用。 \n 他表示,「水神」是大公司的品牌,也有檢驗單位認證,大家使用起來也更有信心;黃賜福進一步建議,希望旺旺集團能另外提供偏遠學校「水神」,協助師生加強校園防疫工作。 \n 古亭國小一年忠班導師游淑梅則說,在酒精取得不易的情況下,使用次氯酸水對於教室或是住家、面積較大的環境是很好的防疫用品,尤其如果這次疫情拉得很長,酒精或次氯酸水就會變成生活必需品。 \n 她指出,次氯酸水的取得成本相對比酒精便宜許多,而且沒有危險性,畢竟學校或家裡不大適合存放大量的易燃酒精,危險性太高。 \n 不只大人用起來放心,小朋友也使用得很開心。古亭國小學生在開學後,也利用「水神」設備生產的次氯酸水打掃教室及課桌椅,小朋友說,次氯酸水沒有酒精的刺鼻味,也不會刺激到皮膚,用起來很放心。

  • 結婚嫌聖喬治禮拜堂有霉味  梅根要這樣被拒

    結婚嫌聖喬治禮拜堂有霉味 梅根要這樣被拒

    前好萊塢女星梅根就像所有的新娘一樣,結婚時總希望一切都盡善盡美,尤其是婚禮場地,更是如此。而溫莎城堡(Windsor Castle)的聖喬治禮拜堂(St George's Chapel)歷史悠久,又充滿詩意,具備她所喜愛的一切條件,真是再適合不過了。 \n然而,據《每日郵報》(Daily Mail)報導,唯一美中不足的,顯然就是禮拜堂內的氣味。英國王室高層消息人士透露,當梅根5月19日即將和哈利王子結婚前,對這座15世紀禮拜堂的霉味很感冒,曾要求趁賓客到達前,要噴空氣清新劑。 \n不過,白金漢宮(Buckingham Palace)人員隨即指出,女王經常上聖喬治禮拜堂做禮拜。事實上,自從1475年以來,英國君主都是在這兒做禮拜,既然他們都沒問題,對她來說應該也夠好了。 \n由於梅根的美式直來直往作風,似乎得罪了不少英國王室工作人員,最近不斷傳出有關她的負面消息。有報導說,哈利交代工作人員,「梅根要什麼,就給她什麼」,但雙方還是免不了接二連三的小衝突。例如,梅根和哈利甚至為婚紗頭飾與女王的幕僚起衝突,直到女王介入,警告哈利注意倆人的舉止為止。 \n盛傳梅根和哈利不太受王室工作人員歡迎,因為他們既「難搞」,又「獨斷」。消息人士強調,哈利王子夫婦和女王的幕僚並沒鬧翻,只是女王的幕僚對梅根的要求有些意外,他們表示:「老實說,這顯然有點荒謬,並太過火了些。」

  • 一晚1200!去阿里山住飯店 一進房遊客嚇死:根本火災現場

    出遊前功課真的要做好,否則踩到雷敗興而歸。一名女網友在臉書「爆料公社」PO出一系列照片,表示自己和家人前往阿里山辦事,投宿一家一晚1200元的飯店,進去房間後卻差點沒被嚇昏,因為房內宛如「火災現場」,直說絕對不會來第二次。 \n \n透過照片可以看到,房內慘況用火災現場形容真的不誇張,牆壁因漏水發霉而整片發黑;木頭地板也潮濕腐朽大面積發黑,浴室內也出現類似情形,床與棉被也都是霉味。女網友說一晚1200雖然不貴,但當天和友人真的是傻眼,連房內的除濕機一打開,都衝出一股霉味,讓大夥兒一度想放棄,直接回車上睡覺。 \n \n女網友表示,他們將除濕機拆開後,濾網拿去洗,出來的水全都是黑的,實在傻眼,濾網洗完裝回去後重開除濕機,沒有霉味了才勉強在房內睡一晚。 \n \n女網友納悶,房間狀況這麼差為什麼還敢做生意,直說下次就算給他們1200也不會入住,且事後回家上網查詢,才發現網路負評一堆,不外乎都是抱怨霉味太重、環境髒亂,還有用「斷垣殘壁」形容的,呼籲大家出遊前先做功課,避免踩雷。 \n \n網友們看到後也嚇傻:「這根本廢墟吧」、「這個就算免錢我也不行」、「你們還住得下去?這我根本連床都不敢躺」、「山區濕氣重可理解,但這很明顯根本沒在打掃」、「說火災現場我都信了」。 \n

  • 阿里山力行山莊被爆潮濕發霉 業者承諾改善

    阿里山力行山莊被爆潮濕發霉 業者承諾改善

    有網友在爆料公社上發文表示,本月6日花了1200元投宿阿里山力行山莊,房間潮濕、霉味重、牆壁滲水,雖房價不高,卻連基本環境整潔都無法提供,奉勸鄉民「小心踩雷」。對此,經營力行山莊的阿里山鄉民眾服務社理事長葉秋源回應,會檢討、改進管理缺失,也對遊客感到抱歉。 \n \n Po文的網友形容,木頭地板水氣很重,坐在地上感覺屁股濕涼,棉被也感覺濕濕的,甚至打開房內的除濕機,吹出來的風也是濃濃霉味,還自行洗刷濾網,相當傻眼,質疑這種房況,「怎麼還拿出來賣?」 \n \n 看過照片的網友,紛紛留言表示「太噁心了」、「寧願睡車上」、「這是入住鬼屋,可能價錢比較貴」、「給我1200元也不住」。 \n \n 葉秋源說,因房屋老舊,近日幾乎天天下雨,導致房間有霉味,之前應林務局要求拆掉違建遮雨棚後,房間容易滲水,目前又與林務局拆屋還地訴訟中,不便做大規模整修,會盡量做緊急補修、改善,也交代管理人員,若該房間狀況不理想,那間就暫時不收客人。

  • 房有霉味床有蟲屍 砸5萬「包民宿」滿肚氣

    有民眾日前到宜蘭舉辦家族旅遊,包民宿入住後卻發現問題一大堆,直說住的是一肚子氣,事後業者答應退費1萬元表示歉意,不過消費者要求退全額,雙方意見最後沒有交集。 \n民宿官網照片中,房間華麗典雅、窗明几淨,各式設備、遊樂設施一應俱全,但遊客入住後卻發現水龍頭水量非常小、熱水來得慢,而且一進門房間有霉味,床上有蟲屍,電視也故障,更誇張的是業者提供的泡麵、飲料都已經過期,另外,整個室外烤肉區只有一支電扇,戲水池更是堆滿落葉。 \n遊客整個家族30個人,以5萬多元價格包下整棟民宿,入住後卻發現缺失一大堆,事實上,類似的糾紛層出不窮,專家提醒,遊客入住民宿前一定要問清楚相關權利、使用細節,以免雙方認知不同,花了大錢卻又敗興而歸。

  • 買對普洱茶 專家傳授三不五問

    普洱茶功效在《本草綱目》有所記載,百年來一直是頗受歡迎的養生飲品,中華普洱茶交流協會祕書長許怡先整理出入門三招,要大家記住三不原則「不買霉、不買故事、不貪便宜」。 \n 國家職業資格一級評茶師、普洱茶收藏資歷超過20年的許怡先表示,買普洱茶簡單的說就是「三不」,「不買霉、不買故事、不貪便宜」。在此原則下,買普洱茶之前要五問「為何買、怎麼買、在哪買、向誰買、買什麼樣的茶」。 \n 許怡先說,「沒有發霉味道的普洱茶,基本上來說都可以買」,首先確認它不是壞掉,或產生霉變,另外,買茶不能買賣家所說的故事,性價比高的好茶,不會太貴的,若是聽故事買的,那荷包可要大失血了。 \n 「霉味茶」也就是俗稱的「臭曝茶」;當然,普洱茶絕不是俗稱的「臭曝茶」!普洱茶是發酵飲品,你看過那種發酵飲食,是會有霉味的?發酸的紅酒,變味的紹興酒,可不是壞了吧?或著說豆腐乳,臭豆腐,不但沒有霉味,可說是「臭美」啊! \n 許怡先用三個小故事,說明一般人買普洱很容易遇到的問題。 \n 日前,台中的友人王總,拎了一箱看起來有點老舊的紙箱。「打開吧,筍殼拆了,咱們喝普洱老茶。」友人才剛拆開筍殼,一股霉味撲鼻而來。在面對許怡先「普洱五問」後,朋友回,「唉呀!,你只管喝就好,你別問這麼多」。 \n 許怡先的朋友買到的不是「普洱茶」而是「故事茶」,在來路不明、存放不清的條件下,只聽信賣家的故事就認定是對的普洱老茶,有極大的機率花了大錢買到以霉味包裝成陳味、老味的普洱茶,不僅傷荷包、也無形中傷了健康,千萬要注意。 \n 第二個小故事,許怡先至內湖參觀朋友藏茶的茶倉,是一個精緻又經典的個人家庭倉。朋友請他喝一泡「曼松」古樹春茶。許怡先心喜,有口福了,曼松茶園,在詹英佩出版的古六大茶山一書裡,可以查證是擁有清朝時期進貢皇室的皇家茶園的封號。 \n 許怡先還是跟友人提了他一貫的「普洱五問」。友人回答「在台灣的網路商城買的。」而友人接下來說的故事更是精彩。 \n 在弄清楚友人的茶來源之後,許怡先喝了一口後表示,在普洱茶的產地,常聽人說?海味、易武味、班章味,而曼松也有其獨特的風味口感,並且在曼松皇家茶園,一年的產量根本不到100斤,那樣稀少的產量,卻能在台灣的網路商城買到?以邏輯上來說是不通的,這就像台灣早年的凍頂烏龍茶,多半是買到名稱,沒買到真正的「凍頂烏龍茶」。 \n 第三個小故事:去年,電話那頭傳來朋友的聲音:「你說老班章的普洱茶很貴,我在菜市場看到,他一片才賣我新台幣600元,太便宜了,我買了一筒7片。」,許怡先回應:「你買貴了,那茶的包裝紙印著老班章,其他都跟老班章沒關係。」, \n 許怡先跟朋友說,1公斤老班章的原料毛茶都要新台幣上萬元了,一片新台幣600元的茶,這不僅是買錯了,也買貴了,只能安慰自己,當成買茶的學費,幸好,還算便宜。喝普洱茶,不夠內行,可別碰貴的茶品。1051002 \n

  • 基隆海關查獲走私霉味小香菇

     基隆海關今天查驗貨櫃時,在1艘貨櫃船的貨櫃中,發現香菇粉夾帶30箱小香菇企圖走私。這些香菇還傳出發霉味道。 \n 海關中午查驗貨櫃時,在船上的其中1個貨櫃發現異狀。貨櫃原申報香菇粉共780箱,不過,海關發現裡面夾有市值約新台幣250萬元的30箱小香菇。 \n 海關初步瞭解,這艘貨櫃船是由中國大陸江蘇出發,經基隆港再轉往馬來西亞。海關將進一步追查貨主。1031120 \n

  • 陰暗老屋大變身 咖啡香趕走霉味

    隱藏在巷弄裡的咖啡館,沒有明顯的招牌,一開門咖啡香撲鼻而來,本著對咖啡的執著,他們努力發掘老房子的潛在魅力,圓桌喝咖啡、磨石子地板,裝潢不華麗,但老屋摻雜咖啡香想要呈現的是舊房舍的原始純粹。 \n走進門面外觀不顯眼的店面,裡頭卻是別有洞天,從事模特兒工作多年的鍾瑤也決定,要從咖啡發展人生的另一種可能。城市舊空間和新思維的融合,交錯成文化的紋理脈絡,台北的老宅古厝還有無限延伸的想像空間。

  • 潮濕毛巾有怪味 簡易方法快速除臭

    洗臉用的毛巾一般都會掛在浴室,但浴室環境潮溼,時間久了,毛巾常會臭臭黑黑的,家事達人林素芬說,因為汗水油垢產生細菌就會產生異味,可以用1500CC的水加白醋,水和白醋的比例10比1,浸泡20到30分鐘,搓洗後曬曬太陽,就能幫毛巾除臭,尤其夏天家裡開冷氣,都會關上浴室的門,浴室不通風,毛巾就容易發臭。 \n另外,熨斗的高溫蒸氣也能當做毛巾消毒。夏天到了,不少人喜歡在脖子上放一條濕毛巾消暑,不過一般棉質毛巾沾濕,只能維持短暫的涼涼水溫,覆蓋久了反而更熱,而標榜冰涼舒適的涼感毛巾成了抗夏新寵,不過夏天毛巾使用率高,不管是功能毛巾還是傳統毛巾,都應該定期清洗消菌,保持良好衛生習慣。 \n

  • 樹林市代會原址 養蚊子散霉味

    樹林市代會原址 養蚊子散霉味

     隨著新北市升格,樹林市民代表會亦遭裁撤,但一年半過去,代表會原址卻始終大門深鎖,花園荒煙蔓草叢生,魚池也被填平,會客室的沙發由黑轉白,霉味不時飄散;議場牆上的「今日議程」仍停格在九十九年十二月七日,代表會最後一次開會。一排攤販,幾乎淹沒了原本的大門。 \n 「無論功用為何,閒置就是一種浪費!」曾任樹林市代會主席、現任新北市政顧問的連明智無奈表示,當地多位里長屢屢反應,市代會空間應活化利用,不該任其空屋「養蚊子」,曾有人提議將調解會遷移到此,但其現址才剛整理完,不宜再浪費公帑搬遷。 \n 前樹林市代會副主席蘇建華則抨擊,升格後的市府,行政效率反比縣政府時期低落,樹林沒有公共托育空間、沒有公設醫療院所,第二辦公大樓還是向鐵路局租賃;卻將百餘坪的市代會閒置長達一年半,任其沙發生霉、設備棄置,無人聞問,看在眼裡,只能用「心痛、心疼」形容。 \n 樹林區公所主任祕書武為樑指出,市代會大樓將納入區公所辦公空間,目前已委由建築師做空間整體規畫,並編列一千五百萬元,打造樹林聯合服務中心,預計今年底前搬遷完畢,第二辦公大樓,則將歸還給鐵路局。

  • 有霉味?繳穀遭拒收 稻農:農會刁難

     彰化縣埤頭鄉農會以品質不符為由,拒收農民所繳的一萬餘斤公糧,昨日遭到農民抗議,指農會故意刁難,代為烘乾的陸和米廠也出面保證品質,由於雙方各自堅持,將由農糧署出面檢驗協調。 \n 數十名農民昨日由陸和米廠總經理陳德興陪同,到埤頭農會抗議。農民說,他們的稻穀收成後,委由陸和烘乾後繳到農會,卻遭農會拒收,總量約一萬二千台斤。 \n 埤頭農會供銷部表示,農會收繳公糧均按相關作業標準進行,這些稻穀繳進來檢驗時,檢驗人員發現有霉味,品質不符標準,因而退貨。 \n 陸和總經理陳德興不服。他表示,這些被埤農退貨的稻穀,他們也曾經送到縣農會委託代收的西螺農會去繳,但都可以過關,為什麼埤頭農會就說不行? \n 由於農民堅持品質沒問題,埤頭農會只好同意再由農糧署出面協助檢驗、協助。

  • 三少四壯集-一年的小宇宙

     當我用文字打開公寓的大門時,陳年鬱積的霉味撲鼻而來,我看到黑暗中竟坐滿了人。他們臉色憔悴,但眼神卻有對一切早已了然於胸的寬容和平。我聽到他們輕輕的耳語,說:歡迎妳回來。 \n 說來奇妙,文字所堆積而成的台階,彷彿組成了一條又一條迷宮中的蛛巢小徑,彷彿是有巫者在引領前行,而空中漂浮的點點鬼火,將我逐漸引誘至黑暗的深處,而不斷岔向歧途,離我原先所要一意行走的道路越來越遠,越來越遠,洞口的陽光逐漸隱沒,代之浮出的,卻是若隱若現起伏不定的,從幽冥被召喚回來的綽約人影。他們手捧著微弱的燭光,時而遙遠得像是來自另外一個世界,時而又親近得像是根本就是來自於我自己,來自我那潛意識無光的大海深處。 \n 於是,我從起初所埋首研究的主題:現代知識份子的飄泊行旅,不知不覺地便由地圖上岔出,橫向聯繫到了我的家族,那些我幾乎是一無所知,甚至連最基本的名字也都不能夠確定的血緣至親者。我想像著:他們也許曾經在相同的一張地圖上行走過,而不管動機為何,他們也輾轉流離過類似的城市角落。或許在歷史的刻度上,平凡而渺小的他們,只留下了微不足道的一彎淺痕,甚至連痕跡也沒有,就如同輕風吹拂過水面,而漾起了一陣陣轉瞬即逝的波紋。但在空間的丈量上,一切尺度卻都是公平的,不論是偉人、知識份子或是凡夫,他們所曾經佔據的空間份量竟是相當。這塊土地,是交由所有的人一起共享。他們都曾經走過相同的街道,享受過相同的陰影和陽光,雨水也均勻地灑落在他們的身上。而他們也都曾經是某一個空間的主人,在那裡悄悄地刻鏤下了無聲的話語。先來的,後到的,交錯、重疊、錯落翻飛,默默無語的眾聲喧嘩。 \n 而我由此開啟了我的追憶逝水空間。 \n 在這一年之中,任由文字憑空地帶我進行了一趟大旅行,這是一趟生平中時間最久、旅途也最長的一趟旅行,將我從小到大遷徙的空間重新走過了一遍,而在那兒,我將與逝去的親人重逢,再見那些我識與不識、曾經短暫共同居住在同一屋簷下的,甚至只是街上偶然擦肩而過者。我猜測他們從何而來?又要往何處而去?而沒有人可以真正的返鄉,「鄉」已經失落在全球化的遷移行旅之中了。每一個人都是在時間與空間裡不斷流浪的奧德賽。 \n 我彷彿又重新搭上了小時候常坐的、來往於高雄和台北之間的平快夜車,以如今的眼光看來,它簡直是用蝸牛的速度,緩慢爬行過島嶼西部每一座大大小小的鄉鎮,而我也彷彿看到了一個六歲的小女孩,半夜還不肯睡,她趴在車窗玻璃上,好奇地辨認著燈光下月台站牌的每一個字。那玻璃奇異冰冷的觸覺,一直都還停留在我的指尖,讓我永遠也不能忘掉那些火車上度過的漫漫長夜。然後我看見自己在黎明時分,跟著大人從車廂走出來,踏上台北車站的月台,踏上總是陰雨綿綿濕漉漉的狹小巷道,走入一間又一間相互簇擠著、以致終年不見天日的幽暗公寓,而那些公寓似乎就從來沒有新過,打從一有人住過以後,它們就無可挽回地快速老去了。它們老在人的氣味裡,老在人的愛恨裡,也老在一個孩子清澈又童稚的目光裡。它們老在我這一年的文字裡──用廢墟組成的小宇宙。 \n 而當我用文字打開公寓的大門時,陳年鬱積的霉味撲鼻而來,我看到黑暗中竟坐滿了人。他們臉色憔悴,但眼神卻有對一切早已了然於胸的寬容和平。我聽到他們輕輕的耳語,說:歡迎妳回來。(下) \n⊙郝譽翔 \n 當我用文字打開公寓的大門時,陳年鬱積的霉味撲鼻而來,我看到黑暗中竟坐滿了人。他們臉色憔悴,但眼神卻有對一切早已了然於胸的寬容和平。我聽到他們輕輕的耳語,說:歡迎妳回來。 \n 說來奇妙,文字所堆積而成的台階,彷彿組成了一條又一條迷宮中的蛛巢小徑,彷彿是有巫者在引領前行,而空中漂浮的點點鬼火,將我逐漸引誘至黑暗的深處,而不斷岔向歧途,離我原先所要一意行走的道路越來越遠,越來越遠,洞口的陽光逐漸隱沒,代之浮出的,卻是若隱若現起伏不定的,從幽冥被召喚回來的綽約人影。他們手捧著微弱的燭光,時而遙遠得像是來自另外一個世界,時而又親近得像是根本就是來自於我自己,來自我那潛意識無光的大海深處。 \n 於是,我從起初所埋首研究的主題:現代知識份子的飄泊行旅,不知不覺地便由地圖上岔出,橫向聯繫到了我的家族,那些我幾乎是一無所知,甚至連最基本的名字也都不能夠確定的血緣至親者。我想像著:他們也許曾經在相同的一張地圖上行走過,而不管動機為何,他們也輾轉流離過類似的城市角落。或許在歷史的刻度上,平凡而渺小的他們,只留下了微不足道的一彎淺痕,甚至連痕跡也沒有,就如同輕風吹拂過水面,而漾起了一陣陣轉瞬即逝的波紋。但在空間的丈量上,一切尺度卻都是公平的,不論是偉人、知識份子或是凡夫,他們所曾經佔據的空間份量竟是相當。這塊土地,是交由所有的人一起共享。他們都曾經走過相同的街道,享受過相同的陰影和陽光,雨水也均勻地灑落在他們的身上。而他們也都曾經是某一個空間的主人,在那裡悄悄地刻鏤下了無聲的話語。先來的,後到的,交錯、重疊、錯落翻飛,默默無語的眾聲喧嘩。 \n 而我由此開啟了我的追憶逝水空間。 \n 在這一年之中,任由文字憑空地帶我進行了一趟大旅行,這是一趟生平中時間最久、旅途也最長的一趟旅行,將我從小到大遷徙的空間重新走過了一遍,而在那兒,我將與逝去的親人重逢,再見那些我識與不識、曾經短暫共同居住在同一屋簷下的,甚至只是街上偶然擦肩而過者。我猜測他們從何而來?又要往何處而去?而沒有人可以真正的返鄉,「鄉」已經失落在全球化的遷移行旅之中了。每一個人都是在時間與空間裡不斷流浪的奧德賽。 \n 我彷彿又重新搭上了小時候常坐的、來往於高雄和台北之間的平快夜車,以如今的眼光看來,它簡直是用蝸牛的速度,緩慢爬行過島嶼西部每一座大大小小的鄉鎮,而我也彷彿看到了一個六歲的小女孩,半夜還不肯睡,她趴在車窗玻璃上,好奇地辨認著燈光下月台站牌的每一個字。那玻璃奇異冰冷的觸覺,一直都還停留在我的指尖,讓我永遠也不能忘掉那些火車上度過的漫漫長夜。然後我看見自己在黎明時分,跟著大人從車廂走出來,踏上台北車站的月台,踏上總是陰雨綿綿濕漉漉的狹小巷道,走入一間又一間相互簇擠著、以致終年不見天日的幽暗公寓,而那些公寓似乎就從來沒有新過,打從一有人住過以後,它們就無可挽回地快速老去了。它們老在人的氣味裡,老在人的愛恨裡,也老在一個孩子清澈又童稚的目光裡。它們老在我這一年的文字裡──用廢墟組成的小宇宙。 \n 而當我用文字打開公寓的大門時,陳年鬱積的霉味撲鼻而來,我看到黑暗中竟坐滿了人。他們臉色憔悴,但眼神卻有對一切早已了然於胸的寬容和平。我聽到他們輕輕的耳語,說:歡迎妳回來。(下)

  • 咱的社會-借書閱書 更要愛書

    媒體日前刊出〈永春圖書館三多 霉味、老鼠、破書〉新聞,市議員指出「台北市立圖書館永春分館,被發現童書破舊不堪還有霉味,許多童書只有書皮連內頁都沒有,有的用膠帶一補再補,卻還陳列在書架上…」「抽查北市圖三民、永春、龍山、東園、西園、南港、道藩分館後,發現童書都很破舊,要求北市府相關單位立即進行『兒童圖書』汰舊換新」。 \n公共圖書館設立的目的在提供館藏圖書資料與服務,除了充實大眾知識與技能外,也可培養其休閒娛樂和提昇文化素養。台北市立圖書館目前有多達四十多個分館,使民眾享有更多的資源與服務,實令許多其他縣市民眾稱羡。但近些年來,受到全球經濟不景氣的衝擊,對已捉襟見肘的教科文預算,也同樣受到影響。因此公部門除了以節省經費為第一要務外,更要將有限的經費花在刀口上。而圖書館的經費當然是以充實館藏圖書資料為首要目標。 \n做為讀者的我們,也須共體時艱,愛護圖書資料,細心使用圖書館各項設施;而不僅是怪罪圖書「破舊不堪還有霉味」,需進行「汰舊換新」。因為有許多圖書資料損壞或滅失後,就算有經費也無法再購得,更何況有的圖書資料不是新的就比舊的好呢!

  • 永春圖書館3多 霉味、老鼠、破書

    台北市立圖書館永春分館,被發現童書破舊不堪還有霉味,許多童書只有書皮連內頁都沒有,有的用膠帶一補再補,卻還陳列在書架上,加上樓下是市場,導致館內老鼠出沒,閱讀環境不佳,市議員要求市府立即汰換童書,並分期改善館舍環境。 \n市議員王鴻薇表示,北市圖童書很多已破舊不堪,尤其是永春分館,兒童閱覽室的童書破損有霉味,有的用膠帶一補再補,更有書破到只剩書皮,書頁都已脫落不見,鋁製窗櫺老舊,窗下木質櫃架腐朽破爛。 \n閱讀環境可怕 整修沒錢? \n王鴻薇昨在市議會教育部門提出質詢,副市長李永萍答覆時表示,將召集教育、民政相關單位,請大型廟宇捐贈書籍,圖書館整建問題將組專案小組解決。 \n永春分館館長陳建德表示,永春分館每月有六萬人次進館,每月圖書借閱量有二萬五千筆,新書預約五千筆,是北市排名前四名的圖書館,舊書淘汰率低是受限於總館規定。 \n兒童圖書 急需汰舊換新 \n王鴻薇表示,北市圖兒童圖書破舊不堪,反觀市警局未來還再花卅二億興建大同、士林、松山分局、刑事警察大隊、交通警察大隊等,十分豪奢!而北市圖近三年館舍整修工程才三億八千多萬!可見「警察局興建」比「圖書館整修」來得重要! \n她抽查北市圖三民、永春、龍山、東園、西園、南港、道藩分館後,發現童書都很破舊,要求北市府相關單位立即進行「兒童圖書」汰舊換新,並增闢信義區分館。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