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顏正國的搜尋結果,共86

  • 顏正國聽《心經》妻催動筆

    顏正國聽《心經》妻催動筆

     45歲顏正國身兼演員、導演和書法家多重身分,他最近為參與演出的國片《馗降:粽邪2》勤跑宮廟宣傳,坦言也因此養成了早上起床聽《心經》的習慣,「很多師兄師姊建議我,常念佛號、常聽《心經》,我覺得這是可以做得到的事,就一直持續。」

  • 顏正國讚鬼爺敬業 為《角頭》進少觀所

    顏正國讚鬼爺敬業 為《角頭》進少觀所

     顏正國和黃鴻升(小鬼)曾一起拍攝賣座國片《角頭》,他日前低調到小鬼靈堂悼念,表示至今仍對小鬼驟逝震驚,「他體格又好,生活又健康,不吃檳榔不熬夜,他沒事都在畫畫,是生活這麼健康的人,收到訊息真的傻掉,正在發光的新星怎麼就殞落了」。而他最難忘拍《角頭》時,都叫小鬼「鬼爺」,「我年紀比他大,叫他『哥』也怪怪的,所以乾脆叫他『鬼爺』,想想那段時間相處真的很開心」。

  • 顏正國憶小鬼為拍《角頭》進少觀所認真又敬業

    顏正國憶小鬼為拍《角頭》進少觀所認真又敬業

    顏正國和黃鴻升(小鬼)曾一起拍攝賣座國片《角頭》,他日前低調到小鬼靈堂悼念,表示至今仍對小鬼驟逝震驚,「他體格又好,生活又健康,不吃檳榔不熬夜,他沒事都在畫畫,是生活這麼健康規律的人,我收到訊息真的傻掉,正在發光的新星怎麼就殞落了」,至於在小鬼靈堂跟好友說了什麼?顏正國表示無法透露,他說感觸無法形容,難忘拍《角頭》時,都叫小鬼「鬼爺」,「我年紀比他大,叫他哥也怪怪的,所以乾脆叫他鬼爺,想想那段時間相處真的很開心」。

  • 陳雪甄《粽邪2》悶在棉被鬼吼鬼叫

    陳雪甄《粽邪2》悶在棉被鬼吼鬼叫

     顏正國和陳雪甄在驚悚鬼片《馗降:粽邪2》飾演夫妻,片中顏正國不幸被厲鬼糾纏至死,陳雪甄一場到停屍間認丈夫遺體的戲,劇組為求真實,特別到台中殯儀館實景拍攝,現場氣氛相當肅穆,顏正國回憶時,不忘開玩笑說道:「第一次演恐怖片就躺著賺,但其實演屍體很難,都不能呼吸!」拍完這部電影,顏正國對未知世界的態度更為尊敬,「我相信,不管是對神佛或是好兄弟,只要你相信祂,尊敬祂,心存善念,祂都不會害你」。

  • 顏正國殯儀館「躺著賺」  鬼后陳雪甄悶在棉被練鬼吼功

    顏正國殯儀館「躺著賺」 鬼后陳雪甄悶在棉被練鬼吼功

    顏正國和陳雪甄在驚悚鬼片《馗降:粽邪2》飾演夫妻,片中顏正國不幸被厲鬼糾纏至死,陳雪甄一場到停屍間認丈夫遺體的戲,劇組為求真實,特別到台中殯儀館實景拍攝,現場氣氛相當肅穆,顏正國回憶時,不忘開玩笑說道:「第一次演恐怖片就躺著賺,但其實演屍體很難,都不能呼吸!」拍完這部電影,顏正國對未知世界的態度更為尊敬,「我相信,不管是對神佛或是好兄弟,只要你相信祂,尊敬祂,心存善念,祂都不會害你」。

  • 顏正國聽狗嚎陳博正見詭影

    顏正國聽狗嚎陳博正見詭影

     由廖士涵執導,李康生、許安植、陳雪甄等人主演的恐怖片《馗降:粽邪2》28日首映會,片中飾演走私毒品又家暴的人夫顏正國,昨自認是鐵齒個性,但這次拍攝期間碰上怪事,才確實感受到所謂「毛毛的」感覺。許安植表示,拍這片壓力大,身心靈有點低靡,無時無刻處在驚嚇狀態,「有段時間很常做惡夢,也有幾次被鬼壓床,當時有去行天宮收驚」。

  • 顏正國《粽邪2》片場遇怪事 橋下沒狗竟聞「吹狗螺」

    顏正國《粽邪2》片場遇怪事 橋下沒狗竟聞「吹狗螺」

    由廖士涵執導,李康生、許安植、陳雪甄等人主演的恐怖片《馗降:粽邪2》28日舉行首映會,片中飾演走私毒品又家暴的人夫顏正國分享,自己以往總是非常鐵齒,因為這次拍攝碰上怪事,才確實感受到所謂「毛毛的」感覺。

  • 鄉親太熱情!《粽邪2》北中南宮廟巡禮變演員簽名大會

    鄉親太熱情!《粽邪2》北中南宮廟巡禮變演員簽名大會

    即將在9月2日上映的國片《馗降:粽邪2》從17日開始展開一連三天的全台宮廟巡禮,監製鄒介中帶著劇組演員顏正國、阿西(陳博正)、許安植、陳雪甄、楊慶煌等人從台北艋舺青山宮出發,前往板橋慈惠宮、接雲寺、松山慈祐宮。18日抵達台中大甲鎮瀾宮,顏清標董事長也親自出席活動,演員們受到鄉親熱烈歡迎,鄒介中說:「民眾有穿著《粽邪》第一集T恤來幫我們加油的鐵粉,很熱情,每一場活動都變成演員簽名大會,簽名簽到行程完全延後。」

  • 《粽邪2》家暴戲太專業顏正國怕妻誤會

    《粽邪2》家暴戲太專業顏正國怕妻誤會

     顏正國、阿西(陳博正)、許安植、陳雪甄等人昨(17日)為電影《馗降:粽邪2》到艋舺青山宮拜拜祈求好票房。值得一提的是,顏正國年輕時鐵齒,他開玩笑說:「以前我媽媽特愛拜拜,10幾歲時拜到我火大想要燒宮廟了!」不過他坦言拍完電影後,因緣際會下開始和老婆走訪全台各大廟宇,尤其在道教總廟三清宮拜了一下午,「我從大門入口前,以三步一跪的方式拜到裡面,大概是這輩子最虔誠的一段時間了,還花了幾萬元來擺供品」,阿西好奇問:「那你有哭嗎?」顏正國不忘幽默回應:「哭不出來,汗倒是流很多!」

  • 被讚「家暴專業戶」 顏正國嚇得趕緊澄清

    被讚「家暴專業戶」 顏正國嚇得趕緊澄清

    演員顏正國、阿西(陳博正)、許安植、陳雪甄等人今(17日)為主演電影《馗降:粽邪2》到艋舺青山宮、板橋慈惠宮等廟拜拜祈求票房好。值得一提的是,顏正國年輕時鐵齒,不信這一套,他開玩笑說:「以前我媽媽特愛拜拜,10幾歲時,拜到我火大想要燒宮廟了!」不過他坦言拍完電影後,因緣際會下從幾個月前開始,和老婆相約走訪全台各大廟宇,尤其在道教總廟三清宮拜了一下午,「我從大門入口前,以三步一跪的方式拜到裡面,這大概是這輩子最虔誠的一段時間了,還花了幾萬元來擺供品」,阿西好奇問:「那你有哭嗎?」顏正國不忘幽默回應:「哭不出來,汗倒是流很多!」

  • 顏正國出演日片《初戀》 撂狠話「我要這妞」

    顏正國出演日片《初戀》 撂狠話「我要這妞」

     「日本暴力大師」三池崇史首度執導的原創愛情電影《初戀》,卡司找來窪田正孝、大森南朋、染谷將太、小西櫻子等人,更邀請曾在國片《角頭》飾演黑道猛將的顏正國進階化身幫派老大,他從台灣兄弟一路演到日本,在片中撂狠話「找到她,別殺她」、「我要這個妞」,霸氣十足。 \n 另一位參演的台灣演員,是去年以電影《下半場》入圍第56屆金馬獎最佳男配角獎的段鈞豪,他在片中也飾演黑道成員,挑戰了大量日文台詞,還和窪田正孝有精采的對打戲;顏正國則與內野聖陽有激烈的生死決鬥。 \n 多在晚上拍攝 \n 男主角窪田正孝這次飾演一名將死的拳擊手,為了拯救神祕少女而意外捲入黑道之間的鬥爭,他表示:「三池導演的電影,通常都在晚上進行拍攝,沒有人能比他更懂得順應夜晚的環境。看似不尋常的事物他也能抓到核心,將它化為真實。」 \n 該片也是窪田正孝首度挑戰如此「暴力」的愛情電影,他說:「劇中所有動作戲大家都竭盡全力,我們就像夜行性動物一樣只在晚上工作,因為很辛苦,所以也成為一段美好的回憶。」《初戀》5月8日在台上映。

  • 顏正國、段鈞豪合作「日本暴力美學大師」 《初戀》扮黑道對決窪田正孝

    顏正國、段鈞豪合作「日本暴力美學大師」 《初戀》扮黑道對決窪田正孝

    \n「日本暴力大師」三池崇史首度執導的愛情電影《初戀》,集結窪田正孝、大森南朋、染谷將太、顏正國、段鈞豪等日台演員陣容,故事敘述天才拳擊手葛城李歐(窪田正孝nbsp;飾)輸給不該輸的對手,又被醫生告知來日不多,人生開始陷入混亂。走在歌舞伎町街頭的李歐,偶然邂逅一名正被追殺的女孩莫妮卡(小西櫻子nbsp;飾),隨後便展開他這輩子最瘋狂的一晚。 \n \n以《下半場》入圍第56屆金馬獎最佳男配角獎的台灣演員段鈞豪,在片中飾演黑道成員,挑戰大量日文臺詞,還和男主角窪田正孝有精彩的對打戲。此外,顏正國則飾演幫派老大,電影後半會與内野聖陽有場激烈的生死決鬥。 \n \n窪田正孝飾演一名將死的拳擊手,為了拯救某名少女而意外捲入黑道之間的鬥爭,他表示:「三池導演的電影,通常都在晚上進行拍攝,沒有人能比他更懂得順應夜晚的環境。看似不尋常的事物他也能抓到核心,將它化為真實。」《初戀》也是窪田正孝首度挑戰如此「暴力」的愛情電影,他表示:「劇中所有動作戲大家都竭盡全力,我們就像夜行性動物一樣只在晚上工作,因為很辛苦,所以也成為一段美好的回憶。」《初戀》在全球知名爛番茄影評網獲得97%好評推薦,將於5月8日在台上映。 \n更多 CTWANT 報導 \n \n

  • 專訪/迎新春!顏正國一手好字 過年賣百幅春聯

    專訪/迎新春!顏正國一手好字 過年賣百幅春聯

     今年45歲的顏正國人生歷經大風大浪,在年少時期嘗盡走紅滋味,同時間卻誤入歧途,在最精華的歲月入獄服刑。所謂人生有得必有失,顏正國在監獄書法班遇上恩師貴人周良敦,從書法中識字、頓悟生命,學會一技之長,賣字維生。 \n 顏正國每年過年都會釋好康,親手為粉絲寫春聯,每幅不二價500元,由太太幫忙寄送,他透露出獄到現在寫了第7個年頭,連年都賣超過百幅春聯,「小孩年紀小,家裡又養貓,所以每次都等到夜深人靜的時候寫字揮毫。」 \n 亡父一句話點醒 \n 顏正國鑽研書法,原因與服刑第3年時父親的去世有關。小時候學習階段把重心放在演藝工作的他,大字不識幾個,於是在入獄的11年中,買了一本《辭海》,每天向獄友請教如何查字、識字。 \n 某年過年時,顏正國跟書法班同學要了一幅春聯作品寄回家,隔天爸爸就從基隆坐火車到台中跟他會客,父親開心地告訴他,「我想到了,你以後出來可以賣春聯。」他當下雖然傻住,卻笑著回說好。顏正國坦言雖然是句玩笑話,但他可以感受到父親的用心,希望他在這段時間可以吸收、讀書。 \n 顏正國剛出獄時,先後到社區大學、國中、少觀所等地教授約4年的書法課,他也藉曝光契機重返演藝圈,執導了《角頭2:王者再起》贏得破億票房。現在他暫停教授書法課,「因為開始拍戲後,課程常常中斷,為了不誤人子弟,所以先停住。」他透露曾接到人來「要字」寫匾額、招牌,最高賣出6萬元,但曾有朋友出價12萬買作品,他卻不肯賣,「那是一幅套描關公像畫作結合抄寫心經,這幅作品是我在獄中一筆一畫慢慢完成,當時睡醒就畫,畫了幾個月才完成,現在的我已經畫不出來了。」這幅畫現在掛在顏正國家中,相當寶貴。 \n 女兒想繼承衣缽 \n 顏家每年過年都會貼上自己寫的春聯在家門口,上國小的女兒每次看到顏正國拿毛筆寫字都會好奇湊到一旁,喊著:「爸,你教我,我也要練書法。」他卻希望女兒先在學校書法社跟其他老師學習,直說:「自己的孩子不好教,等到她學到一定程度後,真的還有一些不懂,我再來慢慢指點,一起討論。」 \n 書法在顏正國的生命中扮演重要角色,不僅讓他心性沉澱,也助他在出獄後賺到的第一筆錢,他的書法老師猶如他的再生父親,周良敦教他「順緣」的道理,要他人生順著緣分走,「我相信每個爸爸都對兒子講過做人處事的道理,但那時候(爸爸對我講)我聽不進去,所以老師算是我父親,他在我人生最低潮、不如意的時候,碰到的一盞明燈。台語有句俚語叫做『弱馬也有一步踢』,就是天生我材必有用,人有起伏高低,順遂和不順遂,他教我理解要如何面對才是最重要的事。」

  • 專訪/顏正國鋼鐵爸生死之交 度喪子痛相約做公益

    專訪/顏正國鋼鐵爸生死之交 度喪子痛相約做公益

     顏正國寫得一手好字,除了每年為影迷寫下應景春聯,作為賀歲迎新,他也偶爾接單,替有緣的各路好友題字,一筆一畫皆是情義的分量,既重又實,橫豎更勾起顏正國與「鋼鐵爸」阮橋本兩人生死之交的緣分。 \n 個性海派的阮橋本2015年4月痛失愛子阮聖翔,他忍著白髮人送黑髮人的痛,打理兒子後事,當時他的結拜大哥一聲推薦,就請來顏正國來幫忙寫輓聯、訃聞,也因此結識彼此。 \n 阮橋本說:「本來不熟,但有一次阿國突然出現在我辦公室,問他來做什麼,他只回『來看看你而已』,讓我備受感動,那陣子因為兒子的事情緒不穩,他擔心我,怕我失控。」 \n 兒子死後,阮橋本用情至深把兒子的畫像刺在腰間紀念,也曾動念想用私刑報復肇事者,更曾在兒子逝世後3個月意圖尋短,騎重機在北宜公路上自摔,斷了11根肋骨卻大難不死,「阿國(顏正國)天天陪我療傷,怕我想東想西,就拉我去演藝圈,拍《角頭2》,帶我去接觸新事物,就連車禍住院1個多月他也天天來陪我。」 \n 阮橋本撿回一條命,生命也開始有了轉機。他以兒子名義成立「聖翔救援協會」,呼朋引伴協助車禍事故傷患,關心偏鄉弱勢,而顏正國不但免費為協會題字,2人一起環島行善、探望病童,到各地演講,把自身曾經的荒唐歲月攤在青年學子面前,「不管講了100場還是1萬場,只要有1個能改進,我覺得就值得了。」 \n 2016年顏正國小兒子剛出世,阮橋本二話不說認做乾兒子,視如己出,而最讓阮感動的是,「阿國本來要把兒子過戶給我,他知道我喪子,知道我前半輩子吸毒、為自己而活,沒盡到父親責任,阿國能明白我百般悔恨和懊惱的心情。」阮更感慨說:「我和他現在等於是一家人了,不管什麼家庭活動都會彼此參加。」 \n 阮橋本和顏正國相差5歲,互為結義兄弟,阮談起這段友誼感到相見恨晚,「我從他身上學到很多,社會上的眉眉角角,加上我們做人處事的態度很像,過往的經歷也有共鳴。我是道道地地的生意人,他因為曾被關過有接觸到,我們都有兄弟氣息,但不沾邊,不入鍋,做人秉持最基本的根,就是善良。」

  • 影帝鬧鬼飯店扮「鍾馗」嚴守三大禁忌

    影帝鬧鬼飯店扮「鍾馗」嚴守三大禁忌

    台灣正宗恐怖片《粽邪》續集《馗降:粽邪2》開拍近1個月,6日劇組安排在石門水庫湖畔荒廢20幾年的鬧鬼飯店開放媒體探班,李康生、許安植、陳博正(阿西)、雷洪、顏正國等人攜手演出。 \n李康生首度挑戰恐怖片就出演正氣凜然的「鍾馗」乩身,光「開臉」畫鍾馗臉譜就要花上2小時,而一旦進入角色就有3大禁忌要遵守。第一是旁人不可以與他講話,若講話會被一旁「鬼神」發現身份;二是不可以直呼名字,所以劇組所有人都改口稱李康生為「馗爺」;三是不管發生什麼事都不能回頭。 \n李康生坦言他有次不小心下意識就回了頭,結果立刻感到頭暈,不過也忍著繼續把戲拍完。而扮演「鍾馗」更不容易,除了化妝下功夫,這期間更禁女色,戲中身著的道服重達近30公斤,必須踩著8公分官鞋跳舞。而李康生更花了1個多月時間揣摩鍾馗起乩的手勢及舞步,連在威尼斯參加影展之餘更在飯店勤加練習。 \n \n \n《馗降:粽邪2》李康生與女主角許安植展開一段「師徒兄妹情」,許安植拍片帶著3個符咒保平安,日前拍攝時吊鋼絲讓她吃盡苦頭,「一開始覺得很興奮,實際上開拍覺得相當可怕,還偷偷掉淚。」坦言才拍了兩顆鏡頭就頭暈嘔吐。因拍片日夜顛倒讓她惡夢頻頻,「我除了夢到人被倒吊,還在夢中醒來發現眼睛被遮住,那時候才發現是夢中夢,人也一直從床上被拖下去,最後把燈開著不敢繼續入睡。」 \n而給人印象大膽無畏的顏正國則分享這次拍片的奇遇,「有天拍片現場完全無風狀態,悶到不行,晚上周圍的狗群開始紛紛吹狗螺,全場心裡都毛毛的。」問到下戲後為以防阿飄跟回家,有無先去其他地方繞繞再返家,他則開玩笑說:「我都直接回家。我家『雞雞』多,3個兒子加上我,陽氣多重!」 \n《馗降:粽邪2》由李康生和許安植主演,找來視帝雷洪飾演李康生的同門師兄弟,兩大影視帝聯手出擊。除了陳博正擔綱要角延續首集的法師一角,片中大反派則由「好小子」顏正國在大銀幕耍狠。該片將在10月中殺青,預計於明年暑假上映。 \n

  • 龍劭華捧臉索吻 顏正國嚷「做愛吧」

    龍劭華捧臉索吻 顏正國嚷「做愛吧」

     國片《江湖無難事》中,龍劭華扮演的黑道大哥與飾演小弟的顏正國、黃尚禾、吳震亞及鋼鐵爸等人各懷鬼胎,龍劭華為在自己投資的電影中演出一角,甚至要求副手顏正國和他排練愛情濃烈的對手戲,兩人不但差點親到,顏正國更被逼著大喊:「我們做愛吧!」效果讓人噴飯,顏正國坦言拍攝前「笑很久」,「但有前輩在帶領都很順利。」 \n 顏正國曾執導黑道電影《角頭2》,但兩片其實性質差異極大,笑言:「台灣本土片(《江湖》)會有這麼奇特的表現,真的很風趣,對我而言,就是比較怪。」他也認為當導演和演員感覺截然不同,「做演員聽命令就好!」並且慶幸對手是龍劭華,「老將就是老將,拍攝起來沒有困擾,直接就演了。」 \n 拍攝時才初識 \n 拍攝當天,龍劭華首次與顏正國見面,沒想到有這麼多露骨的演出,「國哥(顏正國)出道很久了,比我還久,幸好是和他一起演,我演起來很有感覺,我丟什麼他都接得住。」龍劭華覺得這場戲是自我挑戰,「如果觀眾看了覺得有趣,國哥的功勞一級棒,讓我很順心。」 \n 導演高炳權表示要讓兩位前輩演出如此過分的戲碼,心裡壓力奇大無比,「因為拍攝空間很狹小,大哥們在三溫暖中半裸演出如此逗趣的戲碼,真的有點不好意思。」幸好大家都毫不忸怩,顏正國則大讚因該片看見龍劭華散發出的魅力,更謙虛說:「從邱澤和黃尚禾身上看到不一樣的表演態度和方式,都是我在吸收學習的。」該片10月9日上映。

  • 顏正國喊話:我們做愛吧! 感謝有「他」帶領很順利

    顏正國喊話:我們做愛吧! 感謝有「他」帶領很順利

    國片《江湖無難事》中,龍劭華扮演的黑道大哥與飾演小弟的顏正國、黃尚禾、吳震亞及鋼鐵爸等人各懷鬼胎,龍劭華甚至為在自己投資的電影中演出一角,甚至要求副手顏正國和他排練愛情濃烈的對手戲,兩人不但差點親到,顏正國更被逼著大喊:「我們做愛吧!」效果讓人噴飯,顏正國坦言拍攝前「笑很久」,「但有前輩在帶領都很順利。」 \n顏正國曾執導黑道電影《角頭2》,但兩片其實性質差異極大,笑言:「台灣本土片(《江湖》)會有這麼奇特的表現,真的很風趣,對我而言,就是比較怪。」他也認為當導演和演員感覺截然不同,「做演員聽命令就好!」並且慶幸對手是龍劭華,「老將就是老將,拍攝起來沒有困擾,直接就演了。」 \n拍攝當天,龍劭華首次與顏正國見面,沒想到有這麼多露骨演出,「國哥(顏正國)出道很久了,比我還久,幸好是和他一起演,我演起來很有感覺,我丟什麼他都接得住。」龍劭華覺得這場戲是自我挑戰,「如果觀眾看了覺得有趣,國哥的功勞一級棒,讓我很順心。」 \n導演高炳權表示要讓兩位前輩演出如此過分的戲碼,心裡壓力奇大無比,「因為拍攝空間很狹小,大哥們在三溫暖中半裸演出如此逗趣的戲碼,真的有點不好意思。」幸好大家都毫不扭捏,顏正國則大讚因該片看見龍劭華散發出的魅力,更謙虛說:「從邱澤和黃尚禾身上看到不一樣的表演態度和方式,都是我在吸收學習的。」10月9日上映。 \n \n \n \n \n

  • 專訪/邱澤遇瓶頸「第一次不知道怎麼辦」 因顏正國一句話開竅

    專訪/邱澤遇瓶頸「第一次不知道怎麼辦」 因顏正國一句話開竅

    演員邱澤在電影《江湖無難事》面臨被黑道老大龍劭華用槍口朝著自己的生死一瞬間,他的人生中也曾因賽車車禍接近死亡,腦中是否閃過人生跑馬燈?邱澤表示完全沒有,明明已陷入半昏迷,但到醫院都還有些微意識,甚至能聽見醫生對自己說話,更笑言被麻醉後,依然感受到肺部被碰到時「深層的癢感」,因此新片要演出被槍抵著時對死亡的恐懼,反倒成為他最苦惱的事,「第一次不知道該怎麼辦!」 \n演出經驗豐富的邱澤,少見的不知該如何詮釋當下情緒,他決定在片場偷偷請教顏正國:「通常人被槍指著的時候,都會變成什麼模樣?」怎麼會問顏正國?邱澤笑著打趣說:「感覺就比較有經驗。」顏正國果然細心向他分析:「大概就是分兩種,一種是胡言亂語,自己都不知道在講什麼,尿出來都有可能。」另一種則是帶著「豁出去的心情」說:「你就開槍。」他後來分析角色個性軟爛又愛說大話的「豪洨」應該會呈現前者狀態,才順利完成該場戲。 \n當年車禍的瀕死經歷雖沒能帶到新片,但他自認從賽車中體悟出人生道理。他表示車手在賽事中發生碰撞時,多數事故都不會怪別人,只能對自己負責,當初沒有追究撞上自己的車手,他甚至自省不該在轉彎處減速,「是在不對的時間出現在不對的地方。」他也因賽車學會不怨天尤人,「變得比較不會抱怨,抱怨完事情還是沒解決,不一定會更好過。」 \n片中飾演倒楣製片「豪洨」,欠債被逼加入黑社會,還被要求拍片,但女主角在開拍前掛掉,男主角又瘋狂找碴,豪洨不但沒埋怨,更想盡辦法解決各式疑難雜症,邱澤自認人生從未衰到谷底:「一路上都滿幸運,遇到的人都很幫我。」但他也認為這是心態問題,就算有過不順,頂多怪給「水逆」。至於之前入圍金鐘、金馬都被看好拿獎,卻與獎座擦身而過,他也不多想,更轉化成正能量,「那個沒得好像是安排好的。」反倒慶幸因失去而獲得更多。該片10月9日上映。 \n \n \n

  • 拚韓勝選 曾永權:選舉定調總統與立委聯合競選

    拚韓勝選 曾永權:選舉定調總統與立委聯合競選

    國民黨中央黨部祕書長曾永權18日到台中市黨部舉行「韓國瑜競選2020總統中彰投3縣市競選工作會報」,這次選舉定調總統與立委聯合競選的方式來推動,目前22縣市所有的地方組織架構布局大致已經完成。對台中市長盧秀燕是否擔任競總主委?曾表示「仍在拜託中」,國民黨台中市黨主委顏文正說,「盧市長至今沒有說不願意」,還在協調中。 \n \n 曾永權表示,今天到台中與南投、彰化各地方的競選組織負責人進行工作會報,將黨部輔選系統、地方組織系統,還有運作多時韓辦系統加以整合,全國組織架構更為扎實,更具有選舉的戰力,把這一次的選舉定調總統與立委聯合競選的方式來推動,22縣市的所有的地方組織架構布局大致已經完成。 \n \n 「即將進行橫向連繫,做整合的工作」,曾永權指出,從昨天新竹縣、新竹市、苗栗,到今天的中、彰、投,整個架構所有的參與幹部,大家都非常有信心,在未來的不到4個月能夠贏得勝選。 \n \n 對台中市競選總部主委跟盧秀燕之間的溝通橋梁?曾永權說,「我們仍然會來拜託,聘請我們各縣市縣市長來擔任競選總部主任委員」,至於盧秀燕意願如何?他強調,「先前透過不同管道溝通,會繼續來拜託請求」。 \n \n 盧秀燕今天派出她競選台中市長的總主任賴森林代表出席,台中市議長張清照及彰化縣議長謝典林、南投縣長林明溱,及大甲鎮瀾宮董事長顏清標、立委顏寬恒、前南投縣長林源朗等人都出席。 \n \n 曾永權說,今天來聽取大家意見,獲百姓肯定和信任最重要,這次選舉定調為總統和立委聯合競選方式,22縣市大致定調,韓國瑜辦公室高雄競選總部執行長林國正,中常會和中央黨部窗口,中常委姚江臨,大甲鎮瀾宮董事長顏清標出席大團結。 \n \n 曾永權表示,總統選舉不到4個月,這一戰,大家團結,國民黨凝聚力愈高,有勝選的把握,讓各縣市從戰略布局到戰術布局,他對韓國瑜勝選,從韓粉的支持熱度看出,有次他到高雄參加韓辦會議,會中詢問,到底韓粉有多少人?有人說80萬人,有人說100萬人,120萬有人說140萬人,有人說200萬人,從韓國瑜每次造勢活動一出來,拿國旗揮舞支持的韓粉令人感動,競選工作會報就是要溝通教戰守則,為總統與立委贏得勝選。 \n \n

  • 《快評》小綠問題 一味監督在野而非執政黨

    《快評》小綠問題 一味監督在野而非執政黨

    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表示,如果時代力量決定走「小綠」路線,他就會離開該黨,因為「這不是我要做的事」,他也強調了同時制衡藍綠兩大黨的重要。 \n \n言論一出,引發綠黨議員王浩宇痛批黃污名化「綠色」,王浩宇聲稱,若非民進黨禮讓,黃國昌等時代力量人士如何當選區域立委?王浩宇質疑黃國昌明明過去被「大綠」照顧,卻否認自己曾經是「小綠」,想爭取白色選民認同。 \n \n王浩宇還說,民進黨,時代力量、綠黨都是台派政黨,「綠」代表的他們共同守護守護台灣的主權與民主價值,就算在左右路線上有所差異、在市政議題上爭鋒相對,但當台灣主權受到中共侵犯時,我們還是應該團結站在一起。因此,在選區上台派政黨跟民進黨不但必須協調,更應該合作找到勝選的最大公約數,才不會在彼此競爭後,讓國民黨佔盡漁翁之利、傷害台灣的主權。 \n \n王浩宇的禮讓說,某方面來講是對的,自從2008年我國區域立委採用單一選區制以來,連續三屆立委選舉出過幾位國民黨、民進黨籍以外的區域立委?只有顏清標、林炳坤、趙正宇、林昶佐、洪慈庸、黃國昌、陳雪生、陳福海、陳玉珍9人,而前6位分別是在國民黨與民進黨禮讓之下才能當選的,後三位通通都是在金門、連江這種民進黨勢力幾乎等於不存在的地方,才使無黨人士有機會在沒得到兩大黨任一方禮讓支持的情況下當選。所以如果從想要當選區域立委的角度看,確實小黨人士最好要爭取藍綠兩大黨其一的禮讓。 \n \n然而當選是政治人物與小黨本身看重的,但對選民而言,重點應該是政治人物當選後的表現,如果選出來某位獲得民進黨禮讓的小黨立委後,不僅統獨與兩岸議題跟民進黨看法一樣,連在各種內政上的法案、議題的立場都與民進黨一致,對民進黨政府的不當施政也不予以強力監督,那讓這樣的小黨人士當立委與把那一席直接給民進黨人當有甚麼差別?所以小綠的問題不在於統獨立場跟民進黨一樣,而是失去監督制衡執政的民進黨的作用。 \n \n以時代力量為例,該黨許多立委的問題在於,因為獲得民進黨禮讓而當選,所以在面對民進黨政府諸多不當的內政措施時,不敢像以前監督國民黨時一樣全力批評、阻撓,國民黨執政時黃國昌等人可以搞出太陽花攻占立法院,民進黨執政修惡勞基法,時代力量口頭上反對民進黨所為,但卻還有閒工夫繼續監督在野黨,黃國昌還在發文痛斥7天假一開始是國民黨砍的,渾然不覺如今該監督的對象是民進黨。 \n \n然後別說時代力量沒有再度弄出太陽花這種大規模群眾運動抗議了,去年公投時一口氣10個案子成案,但時代力量也沒有讓勞基法公投成案,不曉得是做不到還是沒有意願全力去做?而且面對民進黨的弊案,除了黃國昌還有一再抨擊慶富案之外,其他時代力量委員有幾人關切? \n \n此外馬英九當總統時,肯亞把台籍詐欺犯送往大陸,黃國昌是怎樣關心此事痛罵馬政府喪權辱國?還宣稱自己一天就讀完肯亞有關引渡的法規。結果民進黨執政後,西班牙等國持續把台籍詐欺犯送往大陸,人數越來越多,黃國昌卻不吭聲了,不知道是因為西班牙的法律比肯亞難懂還是甚麼原因。 \n \n王浩宇本身更不用說了,身為桃園市議員,面對理應監督的民進黨籍桃園市長鄭文燦,卻充滿各種溢美之詞,而監督的砲火總是集中在國民黨籍市長韓國瑜身上,難怪被許多網民譏諷是「全國不分區議員」。 \n \n任何政黨、政治人物當然都可以有不同的意識形態,可以偏藍也可以偏綠,但如果有些政黨或政治人物利用許多民眾同時厭惡國民黨民進黨兩大黨的心態,一方面強調自己屬於其他黨派藉此贏得選民的認同,另一方面卻刻意爭取兩大黨之一的禮讓,然後當選後處處配合該黨,那這樣的行為,講白了就是騙選票,第一次參選時或許有效,之後終將被多數選民看破手腳,當選無望。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