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願不願意的搜尋結果,共07

  • 訂單沒回頭 陸出口暖意難持續

    訂單沒回頭 陸出口暖意難持續

     大陸近日公布第1季出口年減11.4%,而1到2月下滑15.9%,3月有所回暖,年減6.6%。學者表示,短期來看,大陸後續出口仍承壓,主因3月中旬歐美的疫情更加嚴峻,4月大陸對這些市場的出口一定會再次惡化。學者認為,第2季開始大陸GDP能否被拉動要看政府願不願意將外匯準備金投入市場,刺激投資和消費。 \n 中經院第一研究所助研究員王國臣表示,沒有任何指標能保證大陸在第2季出口就會反彈,長期來看還是不佳,就算現在全球重新啟動,工廠召回工人上崗,工人好不容易有工作也不會馬上消費,連帶使得訂單不會立刻湧現,因此要傳導至消費是長遠的路,不是按下「重啟鍵」就能解決。 \n 而投資和消費是否能帶動大陸今年GDP成長?王國臣指出,綜合兩方面一定會有正面效果,但貢獻越來越低。他舉例,過去大陸不斷強調傳統基礎建設,但全國高鐵早已蓋得差不多,為了繼續建設就再拉一條鐵路到偏遠地區,但乘坐時間又再多繞1小時,效益沒有比興建在城市還要好,投資建設給民眾帶來收入,但帶動的效果已不如以往;消費則是目前仍持續人員管制,民眾消費不會這麼快被帶動起來。 \n 不過,中華採購與供應管理協會採購與供應研究中心執行長賴樹鑫認為,GDP增速能否被拉動,端看大陸政府的投資力道,大陸是全球外匯準備金最大國,就要看政府願不願意在這個非常時期把外匯準備金投到市場,優點是可以帶動民間投資進而增加消費,但缺點將造成通貨膨脹,大陸就必須取捨,這也是大陸的難處,「怎麼做都會有些犧牲。」

  • 企業自律、嚴格執法 環境永續關鍵

     低碳永續已是全球趨勢,企業社會責任(CSR)更主導全球經濟貿易,技嘉科技不僅推出買一台電腦就替顧客種一棵樹,更對下游廠商原料是否來自爭議礦區全面盤查,各國彼此監督,促使企業自律,再加上政府單位加強執法,才是環境永續的關鍵。 \n 技嘉電腦永續發展辦公室處長朱福政表示,全球暖化與氣候變遷衍生衝擊,企業透明化、建立負責任的供應鏈已是國際趨勢,環境安全、企業社會責任與衝突礦產等都是重要議題。 \n 朱福政指出,除企業自身努力,也對合作廠商、餐廳等單位提出要求,公司可提供配合廠商擺攤費用降低一半等優惠,但必須配合公司的減水、減廢與減碳政策,成為永續供應站。 \n 論壇NGO代表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祕書長陳瑞賓說,環境運動早年是「抗爭」,如今主流方式是「溝通」,除企業自願性承諾逐年減少對違章工廠的採購,更重要還是要回到民眾願不願意守法,與行政單位願不願意執法。 \n 新北市環保局副局長王美文指出,有時候改變很簡單,但改變卻可能需要很長的時間,她例舉民國80年間推動的限塑政策,從民眾大力反彈,到現在限塑已內化到民眾生活,7月1日限制塑膠吸管就要上路。 \n 王美文說,20年後的今天,限塑觀念深植人心,時間雖然很長,但沒有做就不會有現在的成果,只要大家開始做環保,就能逐漸達到目的。

  • 願不願意唱國歌 許志雄:人不能違背良心

    大法官被提名人許志雄今天被國民黨立委林德福問到,「你願不願意唱國歌」?許志雄說,人不能違背良心,國歌第一句話「三民主義」,三民主義的問題很多啊。 \n 立法院上午審查司法院大法官被提名人同意權案,由許志雄接受立委的詢問。 \n 林德福詢問許志雄,是否還是兩國論的堅信者?許志雄說,學者是學者的主張、智庫成員有智庫的主張,今天是大法官被提名人,不適合對此表達意見,未來大法官也不會處理制憲正名的問題。 \n 林德福質疑許志雄換了位置、換了腦袋。許志雄說,人在同一時間會有不同身分,在立法院殿堂講的話,不可能回去跟配偶用同樣語氣講話。 \n 林德福問到許志雄,未來要當民進黨的大法官,還是中華民國的全民大法官?許志雄說,不是任何黨派的大法官,是國家的大法官。 \n 林德福又問許志雄,「你願不願意唱國歌」?許志雄說,「人不能違背良心」,國歌第一句話「三民主義」,三民主義的問題很多啊。 \n 許志雄說,中華民國指的是台灣目前這個國家,當然認同 ,但不是聯合國常任理事國之一。 \n 林德福又問,如果兩岸情勢不穩,是否會定居國外?許志雄說,不可能,身為台灣人民,就永遠在台灣。 \n 許志雄回答國民黨立委柯志恩的詢問時說,台灣是個主權國家,沒有人可以否認,中華人民共和國也是一個國家,兩邊都是個國家,未來台灣走向如何,要尊重全台灣2300萬名人民的決定,不是一個個人可以越俎代庖。 \n 柯志恩還問到,曾有淡江公行系學生投書媒體說,上許志雄憲法第一堂課就是震撼教育,許志雄告訴學生,中華民國憲法爛,多麼不切實際,一國根本大法都如此,何況其他法律。柯志恩認為,許志雄對中華民國憲法歧視、不以為然,現在又要被提名當大法官,未來還要釋憲,有沒有矛盾? \n 許志雄說,沒有矛盾,因為中華民國憲法有其制訂背景,要適用在台灣有一定困難,當年憲法制訂經過政黨協商,有很多不切實際的地方,當年憲法本身存在問題,要建立穩定長治久安的憲政秩序,除了透過憲改,就是要靠大法官,在現有規定中如何去詮釋它,讓它達到立憲主義的要求。1051017 \n

  • 主權者省思-是不是好主管? 看員工願不願意推薦你

     權力人人都愛的「物質」,曾在某書上見到一句很經典的話:「有錢,有權就能自訂遊戲規則。」拿此話放上創業(主管)者的身上一點也不虛。因為創業者是核(發)薪給員工的主角,是制訂店務遊戲規則的主人。然而這權力的運用有個很大的可能盲點,就是外行領導內行。 \n 內行還是外行,因人解讀各有不同。按經驗,多數人都認可的人事物應該就是內行,而非創業(主管)者小我個人認定即是的「內行」表現。 \n 猶記某位主管非中文系出身,但她工作的職掌卻有承擔企業刊物的審核權,因此常有些文章文字上可用不可用的「允許」問題衍生。 \n 還有位業者「明令禁止」外場服務人員在門店排隊人龍呈現時,不得有提供候位顧客茶水服務的動作,理由竟是一杯茶水的入口(喉),會降低待會兒點餐的盤量銷售數(因為喝水會有飽足感)。 \n 要瞭解一個主管是不是好主管,究竟有什麼方法?倫敦商學院(London Bussiness School)教授Julian Birkinshaw認為,我們或許只需要問自己一個問題,就能知道答案。那就是:「你的員工願意向其他人推薦你嗎?」(當然是指好的推薦)。 \n 倘若你現在貴為「主權者」,請好生思量你的「權」的應用影響所及,會造成企業(部門)多少興(去)利或興(去)弊後,再行務求己之慎行「權力」的應對過程,以搏得多數員工的「願意推薦」。 \n (本文作者為經濟部創業圓夢計劃創業輔導顧問)

  • 審判長勸和解 王:看國民黨願不願意

    立法院詢問王金平,審判長希望2人和解,王金平回應「看國民黨願不願意」。

  • 我見我思-我們要的不只是台灣之光

     最近許多古典樂迷在談杜達美(Gustavo Dudamel),他是奇蹟,也是偶像,卅歲不到就當上洛杉磯愛樂音樂總監,得到葛萊美獎,去年又拿下美國音樂協會年度最佳音樂家,舞台上君臨天下,充滿魅力。 \n 杜達美生於委內瑞拉,沒有顯赫師承,也非名校栽培,正當所有人好奇他的來歷,他卻把一切歸功於委內瑞拉經濟學家艾柏魯(Jose Antonio Abreu)所創辦的系統教育計畫(El Sistema)。 \n 外界對委內瑞拉的印象,除了強人查維茲、大聯盟選手之外,就是毒品,卅年前的情況更糟,當時擁有作曲家、鋼琴家及經濟學博士身分的艾柏魯,看不到國家的希望,卻又不甘心一代又一代的年輕人沉淪於毒品及犯罪,於是開始動腦筋。 \n 一九七五年,他說服國家成立「油元」,用石油的部分獲利贊助系統教育計畫,並在全國各地成立青少年管弦樂團,聘請一萬多名音樂老師投入教學,把中下階層的邊緣少年一個一個拉回來,卅多年來成功拯救卅萬貧童遠離罪惡的淵藪,包括杜達美在內。 \n 艾柏魯看得很清楚,孩子是國家的希望,不救,就大家都沒希望。他發現拉丁民族熱情好動,對音樂特別有感覺,於是藉由樂團的力量,把孩子們串起來,讓他們有成就感,更重要的是喚醒孩子們的學習興趣,讓他們成為穩定社會的力量。 \n 「音樂可以改變人心」,是一句漂亮的口號,卻沒人像艾柏魯這樣深信不疑,而且執行得徹底,他的行動,讓全球的音樂家感動,許多人認為,古典音樂的未來不在音樂廳、舞台及MP3,而在基層教育,不少國家也開始跟進,企圖利用系統教育計畫解決日益惡化的青少年問題。 \n 我們從來不缺漂亮的口號,問題是怎麼做?如何找資源?以及整個社會願不願意信賴、願不願意等?尤其是教育及文化政策,很難看到立即的成效,既是百年大計,做個兩年喊停,跟做五年、十年喊停是一樣的,半途而廢,等於沒做。 \n 問題就出在,這年頭沒人敢對自己的理念打包票,政客又工於算計,一個計畫要卅年才看得到成果,台灣人恐怕沒那種耐性,於是計畫一改再改,改到民眾無所適從。如果這也是民主社會的必要之惡,這樣的代價也未免太高。 \n 我們從來就不缺台灣之光,也一直都在製造台灣之光,但我們要的不是一個杜達美,而是杜達美背後的美好計畫。

  • 嫩妹援交包月 衰男開房間就被逮

     卅七歲曾姓男子日前透過網路聊天室認識年僅十六歲、就讀高中一年級的小芳(化名),小芳自稱近來因為搬家、租屋急需用錢,很苦惱,曾男即順勢問他願不願意援交,兩人約好以三萬元代價,在一個半月內提供不限次數的性服務,不料昨天第一次相約開房間就被逮。 \n 曾男被查獲後,坦承自己知道小芳未成年,也了解兩人援交會觸法,但他見小芳在聊天室吐露欠錢苦水,雖然已婚,但還是一時「衝動、不理智」,背著妻子在外找嫩妹。 \n 本月廿二日,曾男在網路聊天室遇上小芳,起初兩人只是隨口聊聊天,小芳提到自己最近要搬家,正在籌措房租,可是口袋空空,不知道怎麼辦?曾男順勢關心,問小芳願不願意援交,雙方隨即約定於一個半月內,男方可不限次數找女生外出提供性服務。 \n 小芳擔心被詐,要求曾男必須先付清三萬元,堅持錢到手才願意發生關係;做雜工的男方口袋不夠深,也怕被騙,約定先付一萬六千元的「前金」,直到廿五日凌晨,兩人約在台中一家旅社內繳一萬四千元「尾款」,順便進行首次性服務。 \n 就當兩人在房內準備辦事時,突然遇上警察臨檢,彼此關係交代不清,甚至連對方的名字都說不出來,只好向員警坦承援交。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