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風俗的搜尋結果,共119

  • 敗壞風俗?柬埔寨要禁女穿迷你裙 官員曝最理想長度

    敗壞風俗?柬埔寨要禁女穿迷你裙 官員曝最理想長度

    柬埔寨正在草擬新法,禁止女性穿著過短、布料過於輕薄的短裙,男性則不准裸露上半身,該法若通過,預計明年起開始實施,當局聲稱,立定新法是為了守護傳統價值。另外,柬國官員透露,最理想的長度應該是大腿一半以下。

  • 日本乳頭群聚感染600人恐中鏢 宅神驚吐這句…網歪樓

    日本乳頭群聚感染600人恐中鏢 宅神驚吐這句…網歪樓

    日本北海道驚傳風俗店600人疑似中鏢事件,而染疫原因竟是風俗店女子不願消毒乳頭所致,此消息傳到台灣,迅速引起大量討論。對此,網路觀察家朱學恒酸評,常噴酒精都會破皮了,他建議對來店男客使出絕招,以杜絕染疫之可能,底下網友聞言狂笑,「「她們沒來台灣取經才會染疫吧」。 \n \n日媒報導,日本北海道札幌知名的紅燈區「薄野」疑似爆發COVID-19的群聚感染,官方表示,北海道15日有13例確診,就有11例來自同一間風俗店,感染者包括業者、工作人員或客人。 \n \n據了解,當地風俗店中提供特別的「親乳頭」服務,但因店中女子不願用酒精消毒乳頭,以致有感染者舔了一位小姐,又有其他客人繼續吸吮,因此才擴大感染。現傳感染人數恐達600人,有 7成是到店消費不到30歲的男客。 \n \n風俗店女子不願意消毒,是因為不停對乳頭進行消毒,乳頭會變得乾燥,甚至變硬而破皮出血。對此,朱學恒在臉書上開玩笑說,他的手太常噴酒精都會破皮了。建議還是對酒客嘴巴噴就好,每舔一次噴一次。 \n \n朱學恒的神見解,立馬引來網友歪樓熱議,「其實,除了口罩,還要實名制領奶嘴才是!或者噴酒精!」、「病從口入呢」、「喝酒不就有消毒了嗎」、「要消毒啊,小朋友奶瓶都有消毒啊」、「台灣都沒事,應該有消毒過.」、「不是有喝酒嗎?是酒精濃度不夠吧!」、「到底為什麼台灣酒店沒中毒」、「所以台灣南波萬」、「她們沒來台灣取經才會染疫」、「真不愧是江湖第一毒藥」。 \n

  • 妙齡女網站發煽情照誘幻想 基隆警上門驚見數枚套套

    妙齡女網站發煽情照誘幻想 基隆警上門驚見數枚套套

    基隆市警察局第一分局南榮路派出所員警於7日晚間執行網路巡邏時,發現JKF論壇上有散布本轄南新街經營從事性交易的訊息,該網站屬於開放式網站,且所發布的文詞非常煽情、照片清涼,民眾上網瀏覽易引發性幻想,並受引誘而前往消費。 \n \n警方指出,此案經南榮所派員查獲本國籍賣淫女子1人,並查扣保險套、潤滑液等證物,全案警詢後,賣淫女子依觸犯兒童及少年性剝削防制條例函送基隆地檢署偵辦及依違反社會秩序維護法妨害風俗裁處。 \n \n警方指出,網路散播訊息快速,不肖色情業者利用網路招攬生意,敗壞社會風氣,警方將持續查緝究辦,以維護善良風俗。

  • 動漫展掀裙公開「黑森林」 女大生:我本來就不穿內褲

    動漫展掀裙公開「黑森林」 女大生:我本來就不穿內褲

    在日前於花博公園舉辦的台灣動漫創作展「PF(Petit Fancy)32」中,出現在現場,假扮coser掀裙讓現場攝影師大拍「黑森林」的女大學生,下午穿著碎花裙戴著口罩,下午在駱姓男友陪同下主動前往北市警中山分局圓山派出所應訊,見到大批媒體記者,還不忘嬌羞地喊,「大家辛苦了」,據了解,她強調自己本來就穿內褲習慣,否認刻意露下體,原本只是要給男友拍,但其他攝影師卻利用角度差「偷拍到」。 \n \n至於女大學生的駱姓男友表示,他有提醒女友這樣會有露點風險,而且女友是因為轉身才不小心露出臀部,他也不是故意拍攝女友下體;而且當天有風,女友裙子可能也因此掀起。 \n \n據了解,女大學生因為在花博動漫展現場沒穿內褲,大庭廣眾下掀短裙大露「黑森林」給攝影師拍攝,噁心畫面讓網友看了後怒報警。 \n \n據了解,女大生目前已休學1年多,與臉書上的學經歷不符,校方已經出面澄清。而女大生行為涉犯刑法第234條公然猥褻罪以及社會秩序維護法第83條,警方將予以偵辦並裁罰。警方表示,妨害風化罪、社會秩序維護法2罪都有爭議,但確實違反社會善良風俗,現已經獲民眾報案,將依法偵辦,全案將函送台北地檢署,由檢察官個案認定。

  • 印尼村莊奇怪風俗 每3年刨祖墳挖屍打扮

    印尼村莊奇怪風俗 每3年刨祖墳挖屍打扮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在華人社會裡,人死後要入土為安,隨著時代演變,現代人則多以火葬取而代之。不過印尼蘇拉威西(Sulawesi)島上一個村落卻流傳著非常特殊的習俗「馬聶聶」(Ma'Nene),當地人每隔3年會刨開祖墳,將親人的屍體挖出來精心打扮,藉此緬懷已故祖先,並祈求好運降臨。 \n印尼托拉查人(Toraja)是印尼原生少數民族,總人口大約110萬,其中45萬人居住於塔納托拉查縣。值得注意的是,托拉查人有一項延續數百年的傳統風俗,他們每隔3年會刨開祖墳,將親人的屍體挖出來,進行清潔儀式,並為屍體換上一套新的衣服,好好的梳妝打扮一番,最後一家人一同合影留念。 \n不過在這項傳統活動中,只有備受後人愛戴的祖先才能享有這項華麗儀式,當地人透過這樣的活動,充分表達對祖先的尊重和緬懷。儀式結束後,家屬會將祖先的屍體放入棺材中,一行人再浩浩蕩蕩的將其抬回墓穴,因為他們深信,儘管祖先的肉體已然逝去,但其靈魂並未離開,精神還是一直與他們同在。

  • 日色情店要求政府補助遭拒 風俗孃陷窘境

    日色情店要求政府補助遭拒 風俗孃陷窘境

    日本共同社26日報導說,受新冠病毒疫情影響客人銳減的風俗店(色情店),因為被排除在日本政府公共支援對象之外,目前陷入窘境。由於逃稅情況接連不斷,加之很多店成為黑社會的資金來源,政府拒絕支援,而在風俗店工作的女性失去收入,處境艱難。女性們與暴露出安心工作保障措施欠缺問題的該行業一樣,都面臨走投無路。 \n \n在大阪府經營派遣型風俗店的男性(53歲)心灰意冷地說:「由於新冠疫情導致客人減少,業界陷入困境。」該店在職人數為29人,其中包括單身母親以及因人際關係不和諧從原先公司辭職的女性等。疫情導致該店工作銳減,即便服務費降低6成,依然難以留住客人。該店「希望至少守護(在職)女性們的生活」,向中央政府和政府系金融機構諮詢了能否取得支援,而對方的答覆是其「不屬於對象」。 \n \n共同社報導說,拉著戴口罩走路不穩的幼兒的手,Misaki(32歲)出現在採訪現場。她與丈夫離婚,一個人養育處在食慾旺盛成長期的孩子們,既沒有來自前夫的撫養費,也沒有父母的支援。 \n \nMisaki迄今一直在大阪市的風俗店工作,一個月賺30萬日圓(約新台幣8.3萬元)左右。現在則有時整天連一個客人也沒有,但她說「時間很靈活又能餵飽孩子們的只有這個工作」。 \n \n日本政府針對因學校臨時停課而不得不請假休息的監護人提供補貼,在風俗店工作的女性和員工起初不屬於對象,但由於接連被批評是「職業歧視」,轉而將其加為對象。然而,風俗店經營者依然不屬於因新冠疫情導致收入減少的中小企業發放最多200萬日圓的「持續化補貼」對象。 \n \n據日本國稅廳介紹,在截至去年6月為期一年對個人實施的稅務調查中,每件漏報金額最多的行業是「色情業」,高達2685萬日圓。由於其中也包含成為黑社會資金來源的店,關於向或許是反社會勢力的對象提供公共支援,政府表示「難以獲得國民的理解」(中小企業廳人士語),態度消極。關於上調中小企業融資額度的資金週轉支援,也以這是「政府不推薦的產業」為由將其排除在外。 \n \n共同社報導說,對於政府的這種態度,支援團體「風TERAS」發起人指責稱:「餐飲等行業也存在逃稅以及與黑社會有關的問題。只把色情業定性為惡,這是職業歧視。」東京大學社會性別論教授瀨地山角也憂心忡忡地表示:「若沒有公共支援,對黑社會的依賴程度或將變得更高。」 \n \n據該團體介紹,色情業是市場規模高達3兆甚至5兆日圓的巨大產業。其中還有主婦以及同時在公司從事本職工作的人,大型網站介紹的女性多達35萬人。 \n \n雖然緊急事態宣言於25日全面解除,但由於密閉程度高、存在感染風險,有可能即便店方恢復營業,客人也可能不會回來。在局面不知何時好轉的情況下,從中感受到價值的女性和迫不得已在此工作的女性都處於艱難困苦之中。

  • 日風俗業者找幼齒少女「雲端仿真」服務   引發「性視訊」隱憂

    日風俗業者找幼齒少女「雲端仿真」服務 引發「性視訊」隱憂

    \n新冠肺炎疫情不僅讓台灣八大行業刮起寒風,就連日本的「風俗產業」也是遭受重創,就有東京銀座的媽媽桑們打算動員向安倍政府爭取紓困金,不過有腦筋動得快的業者,居然提供等同店內的雲端線上服務,像是有不少牛郎公關就轉為「雲牛郎」,相關產業也紛紛仿效,卻也在日本引發「性視訊」犯罪疑慮。 \n \n根據日媒-《時事通信フォト》等媒體報導,有牛郎店業者乾脆「上線」營業,轉型成「雲端牛郎店」,標榜在家裡就能享受如同在店內一樣的尊榮,官網還會秀出每名男公關的「價碼」,選定好後直接付費,就能和男公關透過視訊聊天,業者還會貼心把男公關的背景,布置成和店裡一模一樣。 \n這麼如此懂得消費者心態的服務,果然吸引不少女客趨之若鶩,雖然有業者坦言,收入跟疫情爆發前相比仍有段距離,但起碼比沒收入來得好,「雲端牛郎店」大受歡迎後,也帶動其他風俗店業者跟進! \n \n不過這種一對一視訊服務也引發新型態性犯罪問題,像是有賣淫集團找來需要錢的女孩,進行視訊服務,也就是除了聊天之外,還會有「煽情動作」等加碼服務。大阪警方日前就逮捕到2名分別僅有17歲、18歲的少女,正好開著視頻,對著鏡頭做出猥褻行為滿足恩客,類似情況在日本各地相繼出現。 \n根據日本警方稱這種服務為「無法律區」,客人可依據觀看的時間支付點數,透過雲端視頻站享受情色服務,業者事後再將點數換成現金,情色業者表示,這是為了因應新冠肺炎情,才會採取的做法,日本實施緊急事態,酒店沒客人,小姐沒工作,才會湧進「無法律區」,客人也樂得避免群聚感染,同時享受「成人服務」。 \n更多 CTWANT 報導 \n \n

  • 女大生變賣春難民 揭露殘酷色情業

    女大生變賣春難民 揭露殘酷色情業

    日本風俗產業可謂世界知名,提供色情服務的風俗店充斥街頭巷尾,對少女們來說,既是高危險行業,卻又是賺錢最快的行業,尤其女大生占多數,為什麼會「被迫」進入風俗業賣淫,其中一個原因就是大學學費,最近又因為新冠肺炎,讓她們成為「賣春難民」。 \n來自日本靜岡的由美,考上日本一流的私立駒澤大學,第一年就必須繳納125.7萬日幣(約台幣36萬)的學雜費,4年下來學費高達412.5日幣(約台幣116萬),這對單親的由美來說,家庭根本無力負擔這筆學費,由美與一般大學生一樣,貸款440萬日幣(約台幣123萬),她滿懷希望想著「去東京大城市,畢業後找到好工作就能還錢了」,但這憧憬很快就被現實打碎。 \n由美還款計畫每月還2.6萬日幣(約台幣7278元),預計還20年,這對剛畢業新鮮人來說就像一座山,部分大學生畢業就業,月薪約20萬日幣(約台幣5萬6千),扣掉房租生活費,根本所剩無幾,身兼兩份工作的由美,內心疲憊不堪,想著要怎麼賺更多錢,因此決定進入風俗業,想不到最近又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由美轉戰「外賣服務」,但生意仍相當慘澹,這樣下去還不起貸款,就會變賣春難民。 \n因應疫情,大多日本風俗產業歇業,像由美一樣陷入困境的少女不在少數,許多人為了生存,轉往AV界,至少比起外賣服務,安全許多。日本風俗產業年產值上千億,許多女大生為了賺錢進入風俗業,或是想藉由這管道翻身、脫離貧窮,但事實是日本對風俗產業仍存有歧視,實際上賺進大鈔票的並不多,曾經看似夜夜笙歌,如今卻慘澹淒涼,或許這些少女的實際狀況,就像電影《大亨小傳The Great Gatsby》裡的一句話,「每當你想要批評任何人的時候,你就記住,這個世界上所有的人,並不是每個都有你擁有的那些優越條件」。 \n

  • 日本媽寶男無極限 每周和媽媽洗一次澡

    日本媽寶男無極限 每周和媽媽洗一次澡

    媽寶泛指所有事情皆以母親意見為中心的成年男女,尤其特指男性居多,就有日本電視節目特別揭露「頂級媽寶男」的私生活,超奇葩行徑,顛覆眾人三觀,離譜事蹟就連普通媽寶男也無法相比,日本網友特別為這一類人取名叫做「媽媽充」,因為和媽媽生活在一起日子過得很充實,他們不想改變現狀,已經放棄做父親和丈夫的想法,即便是性需求也可以透過其他方式解決。 \n日本電視台「AbemaTV」在親子話題節目中揭露了媽寶男不為人知的奇葩生活,其中一名33歲、畢業於東京大學的高材生Nauta擁有高學歷光環,但工作卻不穩定,偶爾兼家教賺點微薄的生活費,月收入7萬日圓(約新台幣19800元),是日本應屆大學生平均月薪的3分之1,只能勉強餬口。不過他卻不以為苦,因為媽媽仍然持續給予他金援,就連衣服、內衣褲、理髮…都是媽媽掏錢買單。 \n離譜的是,不住家裡的他,每周都要回家和媽媽洗一次澡,這樣的奇葩行徑讓不少人相當錯愕,但他反倒無法理解,不解為何別人不跟媽媽一起洗澡,甚至認為在泡澡放鬆之餘能和媽媽愜意聊天「這樣不好嗎?」不只如此,Nauta的兩個弟弟也很享受和媽媽的親密時光,而Nauta和媽媽一起泡澡的機會,還是從兄弟間爭取來的。 \n事實上,在日本不只兒子會和媽媽一起洗澡,女兒和爸爸、哥哥一起沐浴的例子也並不罕見,24歲寫真女星北見直美過去也曾透露經常和爸爸、哥哥一起洗澡,還大方公開沐浴的片段。她坦言一開始確實是為了省水費,但後來逐漸成了家中傳統,家人們一致認為浴室是一家團聚的地方,也是溝通感情的親密時光。 \n除此之外,節目上也揭露了一個極端媽寶男的例子,一名紅燈區的風俗孃爆料,自己遇到了職涯上最奇葩的客人,這位30歲的媽寶男帶著媽媽前往紅燈區,進包廂時,媽媽不但要求一起進去,還懇求風俗孃男給人到中年還是處男的兒子多點自信,離譜的是,當兒子和風俗孃在辦事時,這位媽媽還站在床邊替兒子加油打氣,關鍵時刻,兒子還告訴媽媽說「媽媽,我好舒服!」完事後,媽媽感動到抱著兒子痛哭流涕直呼「你真是太努力了!」母子倆離開時,更給了風俗孃高額小費,媽媽特別致謝風俗孃「妳真是我兒子的恩人啊!」 \n隨著媽寶男與日俱增,日本社會甚至衍生出一個新興的詞彙「媽媽充」,專門形容那些「生活因為媽媽而充實」的兒子,富士山電視台也揭露了不少例子,直指不少男生他們的生活和媽媽形影不離,包括夏日祭典、傳統節日、浪漫的煙火大會…等這些一般男孩子都會邀請女生去的活動,都會找媽媽一起參加,此外,每日向媽媽報備生活大小事、帶著媽媽出國留學、逛街、吃飯、聚會、互相拍照PO文…等都是常態。 \n節目一出,外界質疑是否電視台為了節目效果故意誇大?但有許多日本網友不諱言,身旁親戚確實就有這樣的例子發生,「我有親戚就這樣,連工作面試也要媽媽陪同。雖然我不知道有沒有陪去風俗店,但他真的沒交過女友,母親過世後剩下他一個人,不會煮飯、洗衣服,偷東西被抓了3次,現在不清楚他在做什麼,他已經50多歲了…」也有人說自己的男同事跟女友去開房間,媽媽還送他到賓館門口,離譜行徑讓人看了瞠目結舌。

  • 陸傳活埋母親 棄老風俗竟是源自這裡

    陸傳活埋母親 棄老風俗竟是源自這裡

    日前大陸陝西發生一起活埋老母親驚悚事件,一名男子將癱瘓的79歲母,用推車拉到墓穴活埋,而老母親2天後奇蹟生還,活埋親人事件引起社會譁然,但古代日本,一些偏遠窮困的地區,兒女會將年邁雙親揹上山,讓他們自生自滅。 \n1956發行的日本小說《楢山節考》,描述日本古代這種殘忍的「棄老風俗」,內容敘述在日本長野縣、一個偏僻小山村裡,因為很貧窮,為了節約糧食,讓年幼的小孩能活下來,這裡的老人活到70歲時,家裡長子就會把他們揹到村子附近的楢山上,自生自滅等死。 \n故事主角69歲的阿玲婆婆,有2個兒子,大兒子叫辰平,小兒子叫利助,還有2個孫子、1個孫女。30年前辰平打死父親,原因是父親不願意送奶奶上楢山,當時人們認為上楢山是神聖的事,直到某天冬天,挨餓受凍的日子到來,阿玲婆甚至敲掉自己牙齒,讓自己看起來更老一些,好讓辰平揹她上山「等死」。 \n故事相當殘忍又荒謬,除了主要故事「棄老風俗」,小說亦描述偷吃食物下場多慘、只有長子能結婚生子等社會風俗,深刻描繪出,在嚴苛生存環境之下,人性殘酷的生存法則,將有限資源給予有生產力的年輕人,才能保證世代的延續以及繁衍。 \n

  • 期待疫情結束!男星竟呼籲正妹投入風俗店 引發輿論抨擊

    期待疫情結束!男星竟呼籲正妹投入風俗店 引發輿論抨擊

    \n新冠肺炎在日本肆虐,各產業深受重創,就連情色產業也難逃這波疫情影響,這也讓不少從事情色產業的女子收入遞減。不過,日本搞笑男星岡村隆史,日前居然在深夜電台節目中,公開呼籲聽眾等候疫情過去「努力存錢去嫖妓」,引發網友和學者等批他太噁心! \n \n岡村隆史23日凌晨在他主持的節目中,回答聽眾的提問,像是新冠肺炎肆虐日本,是否暫時不應該光顧色情場所?沒想到岡村居然是這樣回答,他表示現在只能忍耐,套用一句老話,神是不會留給大眾無法通過的考驗,他相信疫情一定會過去,屆時就會有好事發生。岡村隆所謂的「好事」,是指部分女性可能因疫情影響生計,被迫加入情色產業鏈。 \n岡村隆史更加碼表示,「我估計未來3個月,有很多可愛的正妹會轉行,所以大家請忍耐一下,努力存錢」。岡村毫不掩飾的言論,果然引發熱議,有網友就批評很噁心,根本是歧視女性,就連前文部省官員前川喜平,還有大學教授藤田孝典等也痛批斥岡村的言論可恥,同時難以接受。 \n岡村隆史的言論引發輿論熱議後,日本放送電台也立即透過聲明公開道歉,表示岡村在節目中的言論是「對新冠肺炎災情認知不足,對女性尊嚴和職業缺乏考慮,如果有聽眾感到不安,我們深表歉意,並對節目製作人員重新教育」,希望能夠藉此趕緊讓這場風波平息,不過日本放送電台並未提到是否對岡村隆史進行處分。 \n更多 CTWANT 報導 \n \n

  • 疫情失控宛如漫畫情節 日本正妹疾呼像世界末日

    疫情失控宛如漫畫情節 日本正妹疾呼像世界末日

    新冠肺炎疫情全球蔓延,日本境內確診感染人數日日創新高,日本首相安倍晉三7日首度對東京、大阪等7地區發佈「緊急事態宣言」,民眾倉皇逃離大城市,市區空蕩蕩宛如空城,過去繁忙的街道也變得冷清毫無生氣,來台生活超過十年的鈴木真知子(Machiko)受訪談到近來的疫情狀況,認為由於日本沒有經歷過2003年的SARS,所以看到這次慘重的疫情,民眾心裡會很慌,感覺好像漫畫卡通的故事劇情變為現實,宛如世界末日降臨令人無法思考。 \n鈴木真知子表示,家鄉在大阪屬於疫情嚴峻區域,雖然大多數企業已經要求員工在家工作但仍看到有朋友通勤去上班,所以地鐵在尖峰時刻依舊可見人潮擁擠的景象,不知道疫情是否會因此擴散,對此感到相當憂心。 \n日本風俗產業發達,酒店、夜店、俱樂部等場所近日卻傳出發生疑似群聚感染情形,為防堵疫情破口,日本政府呼籲民眾避免前往,鈴木真知子指出,此次新冠肺炎對日本特種行業造成很大的衝擊,有許多娛樂場所面臨倒閉危機,也有酒店小姐、牛郎因此失去工作。另也提到,由於名古屋尚未有較嚴格的防疫規定,東京歌舞伎町有多達50名的牛郎原先想聯合至該地舉辦派對活動,是因為有名人看到消息發推特批評,遭受輿論壓力才被迫取消,不然疫情很有可能因此擴大十分危險。 \n身為日本時尚品牌公關,鈴木真知子也分享產業現況,表示在日本發布緊急事態宣言後,政府要民眾減少出門,百貨商場也都暫停營業,業績明顯受到疫情衝擊慘跌,另因防疫期間禁止群聚,日本很多大型活動都取消,也有部分時裝秀改用直播取代,以往日本模特兒走秀可以邊走邊跟台下的觀眾揮手互動,不過現在秀展沒有開放觀眾入場,模特兒只能專注走台步,台步走得好不好、專業之差很容易就能判斷出來,成為一個很有趣的現象。

  • 酒店談生意風俗怎來?老司機揭密

    酒店談生意風俗怎來?老司機揭密

    新冠肺炎疫情持續升溫,台灣近日就傳出一名確診案例為酒店女公關,昨日(9日)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更下令全台酒店和舞廳暫停營業,在PTT上造成熱議話題。然而,許多人上酒店都說是要「談事情、談生意」,這讓網友非常好奇,究竟這樣的風俗是從哪裡來的? \n一名網友在昨日於PTT中發文,指出在酒店談事情的洩漏風險非常高,公事機密很容易被小姐聽到,萬一她剛好被對手收買結果就慘了,而且就算小姐只是到外面隨處八卦,嚴重性也是不容小覷,再加上喝過酒後根本不太可能神智清晰地談生意,這些原因都讓PO主非常困惑,為什麼很多人談事情都一定要到酒店呢? \n此文一出,立刻引出許多老司機出面解答:「醉翁之意不在酒」、「在談生意時幾百幾千好像後面沒萬的那種有錢大男人魅力,旁邊還有小姐時,整個談生意會順暢很多」、「你跟生意對手坦誠相見時,是另一種公平公正公開」、「是談完之後去慶功順便挖看看有沒有其他商機」、「那是早就談好,去那邊慶功而已」。 \n另外也有人探討這項風俗到底是從哪裡流傳下來的,「認真回,日本傳來的」、「你去問問日本大廠的業務哪個不喝」、「中國古代就有,東亞就是覺得要有女人當花瓶才能放鬆」、「大清就有酒樓了說」。

  • 普女整形變女神獲讚 2年後下海撈百萬

    普女整形變女神獲讚 2年後下海撈百萬

    女性愛美是天性,甚至會透過整形變身。日本有一名長相普通的女子,原本在女僕咖啡廳兼職,期間嘗試割雙眼皮,沒想到讓她決定動整張臉,最終翻身成女神,美貌獲得許多網友讚賞,豈料之後她竟選擇下海當AV女優,近日還上節目分享心路歷程。 \n高嶋明實(高嶋めいみ)原本叫做明治,日前上節目《じっくり聞いタロウ》分享整形過程,指她原先在女僕咖啡廳工作,還是小有名氣的coser,由於朋友割了雙眼皮,變得非常漂亮,且僅花2萬日元(約新台幣5508元),讓她也心動的去嘗試,但割完後她對其他部位感到越來越不滿意,最終花700萬日元(約192萬新台幣)改造全身。 \n而高嶋也在2年前承認整容,提到靠後天得來的美貌,必須克服各種痛苦,付出120%的努力及金錢換來結果,因此不想隱瞞此事,而對於她的坦白,讓不少人大讚她有勇氣。當時為了賺取整形費用,她還至風俗店工作,去年年末便與成人片片商「Faleno」簽約,改名為「高嶋明實」在AV界出道。 \n高嶋表示,整形完後回老家看望父母,他們反應都不大,只覺得她變得像韓國人,但她並未說出自己成為AV女優,直到先前被顧客認出,知道她曾在風俗店工作過,還將她的AV作品及藝名等資料寄回老家,父母得知後非常氣憤,使得她現在都不敢回家。 \n而高嶋成為女優後,每一件作品能賺到100萬日元(約新台幣27萬),收入相當可觀,但她卻將賺來的錢花在牛郎身上,1年就消費2400萬日元(約新台幣661萬元),導致她如今只剩1200日元,而她透露不會再去牛郎店玩,目前也辭去風俗店工作,專職於AV事業。

  • 疫情狂燒 安倍考慮對風俗店小姐經濟補償

    疫情狂燒 安倍考慮對風俗店小姐經濟補償

    新冠肺炎疫情升溫,全球大爆發,日本確診人數不斷攀升,為了防止疫情擴散,首相安倍晉三昨(7日)首次針對境內7個都府縣發布「緊急狀態宣言」,同時日本經濟也受到嚴重影響,不僅大企業損失慘重,中小企業也面臨倒閉潮,就連歌舞伎町等風俗業也岌岌可危。安倍在昨日的國會答辯時也鬆口表示,政府考慮將給予風俗業進行經濟補償。 \n隨著疫情不斷狂燒,東京是全日本確診病例數最多的區域,這也讓「逃離東京」的話題在網路上開始發酵。根據《鳳凰週刊》報導,當地的新宿歌舞伎町日前也爆出有多人感染新冠肺炎,且多為風俗店的陪酒小姐,以及造訪的男性顧客。 \n消息一出,人心惶惶,包括夜總會、牛郎店、酒吧等風俗場所生意難做,甚至掀起倒閉潮。就連「日本第一牛郎」羅蘭(Roland)也不敵虧損,宣佈旗下牛郎店「THE CLUB」暫時歇業。 \n東京一家大型牛郎店為了求生存,也不得不停業,並將50位人氣牛郎緊急調派至名古屋,打出「歌舞伎町超級帥哥軍團登陸名古屋」的口號,搶救岌岌可危的生意。銀座某俱樂部的媽媽桑也坦言,如果接客,店內小姐勢必會和客人有握手等親密接觸,因此在4月中旬前會暫時關店,並吐苦水「營業比之前少七八成,這樣下去就只好破產了!」 \n而報導也指出,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在7日的國會答辯時稱,政府將考慮給包括陪酒小姐在內的風俗業從業人員進行一定的經濟補償。

  • 懷孕還出來賣身?日本風俗業解密

    懷孕還出來賣身?日本風俗業解密

    尊嚴,能賣多少錢?以孕婦或母乳為賣點的應召站令人作噁?恐龍妹、全日本水準最低的應召站──是在消費弱勢?其實,對這些走投無路的女性來說,當應召站比政府更可靠,這就是「她們」能問的唯一問題。作者坂爪真吾在本書《裏面日本 風俗業界現場》中,嘗試從社會的角度,解決現代的性問題。 \n【精彩書摘】 \n一般我們都認為:會開「應召站」的人,想必是窮凶極惡的黑道吧?然而,長年研究性產業的坂爪真吾要告訴我們的是──日本修法後,靠這些弱勢族群賺錢的,已經不只是黑道。 \n由於開設應召站的低門檻與低技術,以及能夠「做中學」的空間,像是本身也在領取低收入補助的身障人士、或是想脫離上班族生活的人、想創業或跳槽的大學畢業生,開設應召站,儼然成為他們的「另一種」選擇。 \n懷孕還出來賣、生產後打著母乳旗號繼續賣的,是無處可托育孩子的未婚媽媽、或離婚後得獨自養育孩子的單親媽媽;然而,這樣看似弱弱相食的產業鏈,卻是為這些走投無路的最貧困女子,提供一個最後的可能。 \n懷孕還出來賣身?拿母乳當招牌?事實上,這些女性往往是單親媽媽,她們不但需要一份能夠溫飽的工作,更需要有安心托育孩子的地方。而在托育機構嚴重不足、文化上也缺乏親族之間互助育兒機能的日本,這樣的應召站往往會提供各式各樣的托育福利──從可信賴的場地到免費提供各種嬰幼兒用品。 \n我們當然可以說,這是趁人之危的剝削行為,所謂的福利不過是誘餌。但若真是走投無路,為了能讓自己與孩子一起活下去,她們似乎也沒有太多選擇。 \n又或者我們更該思考的是:應召站,為什麼不能是一個選擇? \n(本文摘自《裏面日本 風俗業界現場》/光現出版 提供)

  • 漢馬族女人背血肉模糊 笑著向夫討鞭打

    漢馬族女人背血肉模糊 笑著向夫討鞭打

    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陳柔安帶著一支畫筆、一顆開闊的心,勇闖世界每個角落,曾走入非洲馬賽人的生活,參加傳統部落婚禮,一飲羊血烹煮的濃郁湯頭;也曾深入神祕北韓,體驗隨時被監控竊聽的北韓人民日常;她還在印度達蘭薩拉,遇見了眾多流亡藏人,在一旁聽著他們離散的悲傷故事……種種常人難以體驗的精采奇幻旅程,都一一收錄在《我沒錢,所以邊畫畫邊旅行》,帶著讀者們環遊世界,體驗不一樣的風俗民情。 \n【精彩書摘】 \n乘上細輪子的摩托車,駛過蜿蜒的小徑,再途經坑坑洞洞的黃土路,我和我的連環尖叫聲一起到了馬賽的部落,而我要在這裡住上幾天。 \n「馬賽人最多可以娶十個老婆你知道嗎?」部落裡那位胖胖的英語通對我說,他一身傳統格子裝,手持著馬賽的長棍,卻戴著現代人的黑框眼鏡,看起來違和得不得了。「我知道啊!只要有十頭牛就可以娶一個老婆,一百頭牛就可以娶十個老婆,對吧?」 \n「是啊!我有兩個老婆了,你要不要考慮嫁進馬賽部落呢?」這位黑框大叔戲謔地看著我笑了一下,我給了他一個白眼:「可以啊!但以我的身價恐怕要一百頭牛喔!」說完我們都笑了。馬賽男人最多可以娶十個女人,甚至在一年一度的慶典中比賽「馬賽跳」中,跳最高的那位男子代表最勇猛的戰士,可以「免牛」迎娶一位新娘,這是馬賽的傳統。 \n●紅髮Hamer族 \n衣索比亞的南方,那裡是我旅行的天堂,充滿著大大小小未被現代同化的傳統部落,一個地球裡卻有塞滿各式文化的小小世界,旅人在這些世界裡穿梭,是最幸福的事。它們有各自不同的文化風俗,當然駭人的也不少。Hamer族,他們是紅髮的民族,在他們的審美觀中紅髮是美麗的,女人們會把紅土抹在頭髮上,搓揉成一束束吸管粗的即肩紅髮,配上他們黝黑的皮膚,黑紅配色下看來的確有幾分姿色,他們在舞蹈中搖擺身體,一頭紅髮散開像展開的傘,真的很美。 \n某些Hamer族女人是不穿上衣的,記得我第一次看見他們裸露乳房,自若地行走在人來人往的市集當中,一旁的男人卻也不屑一顧,我還真被嚇了一跳。後來才知道,Hamer族沒有穿上衣是稀鬆平常的(或是偶爾披上牛皮製的衣),這幾年遊客陸續滲進了他們的生活,在感受到遊客異樣的神情後,許多婦女才開始模仿穿上現代人的上衣。這麼想來也有點悲傷,我們擅自走進了他們的生活,而改變的卻是他們,雖然這好像也是「地球村」該付出的代價。 \n在Hamer族小孩的帶領下,我們走進樹林中,越過了一條幾乎乾涸的小河,來到一叢隱蔽的荒野中,參加了Hamer族的跳牛儀式。跳牛是Hamer年輕人的成年禮,這位即將成年的年輕人手裡握著木製的棒狀信物,在一旁緊張地看著典禮中跳舞的Hamer婦女,他們都是年輕人的親戚們,而他待會兒就要跳在十幾頭牛的背上,只要他不摔落即可完成成年禮儀式。 \n●一窺皮開肉綻的畫面 \n在跳牛典禮正式開始之前,還有一樁讓我永生難忘的重頭戲──「鞭打Hamer婦女」,沒錯,不是鞭打牛,而是鞭打婦女。執鞭的男人拿著長長略有彈性的樹枝準備著,他對著正前方站著準備挨打的十幾名女性,大力地揮舞鞭子,在空氣中殺出一陣風,發出了讓人顫慄的「咻咻」聲,最後一下大聲的「啪」,瞬間換來了一條條血漬。奇怪的是,這些婦女沒有人尖叫、沒有人害怕,她們大多興奮、期待,甚至被鞭打完後還爭相著跑到執鞭者面前再度「討打」。 \n看到那一條條的血肉模糊,讓我第一次真正了解「皮開肉綻」是什麼畫面,在一旁觀禮的我邊吞口水邊在某些關鍵時刻趕緊雙手摀住眼睛,不忍直視。老實說這個場景有些荒謬,讓我想到一句閩南語諺語:「郎勒呷米粉,哩勒話咻!(人家吃米粉,你卻覺得燙)」,Hamer婦女一個個興高采烈,而旁觀者卻替他們心疼,或許他們也因為我們驚嚇的表情而覺得可笑吧! \n一問之下才知道,Hamer族深信,若是你的背上有愈多條傷疤,天神便會愈保佑你的家庭和諧美滿,這對Hamer婦女而言是種榮耀,也同樣是Hamer的審美觀,而擁有越多條傷疤的女人是更美麗的。 \n儀式結束後,我跟在這些Hamer女人的身後一步步離開「執刑」的荒野,盯著眼前那些還待風乾的血條,我一步步走得沉重,為什麼呢?她們怎麼還能在我面前嘻笑談天呢?到底是怎麼樣的文化演變成至今需要鞭打的儀式?我陷入了漫長的思索。 \n●吃飯才脫下嘴裡的盤子 \n同樣是在衣索比亞南部的歐莫谷地,我們搭上了觀光客的小巴士,迴轉了好幾個山巔,趁著還沒暈車前,終於來到了Mursi族的領地。要是你不知道此行的目的,你肯定會生氣,小巴士為何把你載到一個鳥不生蛋的路邊,但是Mursi族的部落就是如此隱密,需要再走進這毫無路標的樹林裡才能窺見一片新天地。 \n正因如此,Mursi族在很晚才被世人發現,一九七○年代一位英國探險家發現了樹林中的Mursi族,此時Mursi族的神祕面紗才被揭露,而Mursi族也才在此時知道自己安穩的小天地,竟然屬於衣索比亞。他們不只是單純的「他們」而已,更是衣索比亞的國民。 \nMursi族,也就是俗稱的「唇盤族」,他們的駭人程度也不妨多讓。這裡的女人下唇裡被塞進了一個個華美的盤子,就像他們身體的一部分,和現代人的牙套有異曲同工之妙,皆和生活緊密連結。他們在吃飯抽菸時才脫下,喝水時就扶起下唇的盤子把水倒入盤中,再將盤子往上一抬,倒入口中。 \nMursi族少女在十幾歲時就將下唇割開,塞進盤子,隨著年紀增長會不斷替換更大的盤子,就像泰北的長頸族那樣,脖子愈長愈美,而Mursi族是盤子愈大即是愈美。 \n據說唇盤的歷史該回顧到久遠以前的部落戰爭,當時Mursi族為了保護族裡的婦女不被外族侵犯,便將婦女的下唇割開破相,外族自然就不會碰這些女人了,久而久之演變成一種審美。看著Mursi婦女將盤子取下,下唇像是一條圓而粗大的橡皮筋,在下巴處微微晃動著,內心一揪,我用力咬著下唇,很難想像我的嘴唇變成那樣,那對我而言是難以接受的酷刑。 \n●強壯女性才能撐起家庭 \n不論是馬賽多妻制,還是Hamer的鞭打婦女,抑或是Mursi的唇盤,這一切都讓人內心一酸,該被改變嗎?還是該尊重多元文化?這些問題在這幾年的旅途中一直盤據在我的腦中,就像藤蔓那樣愈來愈糾結。 \n坦白說,我們台灣也有許多讓外國人覺得不可思議的習俗,像是鹽水蜂炮、炸邯鄲,甚至是乩童「起駕」打得自己滿身是血,我們可以接受自己文化有如此豐富的樣貌,那對於不熟悉的國外呢? \n後來的後來,我才明白了,我們可以接受自己的文化,是因為我們了解它,不論是改變或是尊重,都沒有比真正理解還來得重要,唯有真正理解才得以無須在改變和尊重中徘徊。在非洲待了大半年之後,我終於真正理解了,對於這些部落而言,這一切的脈絡都來自於他們喜歡「強壯的女性」。 \n後來馬賽人告訴我,很多時候他們決定再娶第二個老婆,是由於第一個老婆的要求。對馬賽人而言,娶妻的審美是「強壯」,因為馬賽的女人需要做很多的家事,當老婆比較老了、力氣不夠了,無法負荷家中的大小事,他們會要求老公再娶一個老婆來分擔家事,因為對他們而言,「愛情」不是婚姻最重要的元素,能好好撐起一個運作得宜的家,才是家庭最好的樣子。 \n●先丟掉自我標準與批判 \n在非洲這樣完全不同的世界裡,我常常在震撼中成長,我不禁開始思考,若是擁有飽滿的愛情但是婚姻生活卻扛得辛苦,這能算是幸福美滿嗎?不被愛情禁錮的家庭,只是因為他們想要好好落地生根再長出一個家;若是養分不夠了,就再加入一個人,讓家能長得更好,如此而已,這就是馬賽人帶給我的智慧。 \n我們的社會用教育、用知識來擇偶,這個男人很聰明,能夠打出自己的一片天地,所以我喜歡他;這個女人有氣質有想法,是個知書達禮的好太太,所以我喜歡她;在非洲部落,他們也許不像許多現代化國家的擇偶標準,因為在部落裡生活,有氣質、有知識並沒有辦法生活得更好,在荒野中「力量」才是一切。 \n所以Hamer族婦女被鞭打,背上的傷痕愈多,代表她能承受的痛苦愈大,視為愈強壯;Mursi族婦女的唇盤,盤子愈大代表可以附載的重量愈重,也代表更加強壯。這就是他們認為的美啊!那些我們還沒真正理解的,人們用自己的標準去批判的例子有太多了! \n以前的新疆人隨身都配戴一把短刀,你可能覺得他們野蠻,但那是因為他們餐餐吃羊肉,短刀讓他們更方便用餐;以前西藏人一輩子只洗三次澡:出生、結婚、死亡,你可能覺得他們很髒,但那是因為西藏位處高原,洗澡容易起高原反應,於是西藏人相信洗澡會把福氣洗掉;穆斯林男人可以娶七個老婆,你可能覺得他們對婚姻不忠,但那是因為古早的穆斯林男人常打仗,戰死後老婆無依無靠,於是他們娶更多老婆組成一個龐大的家庭,讓他們彼此可以相互依靠。 \n●尊重獨一無二的生命 \n旅行教會我不該再拿自己的標準看待一切,因為我們從不同的土壤中長成自己的樣子。而在非洲這片土壤中,有我沒接觸過的智慧和養分,他們本就該長成自己獨一無二的樣子,沒有人有權利將他們連根拔起,放進另一片不適合他們生長的土壤中。因為有這片孕育他們的土地,於是他們成為他們,我們才成為我們。 \n不同文化需要互相理解,就像理解不同的人一樣。我們每一個人也都是不同的個體,當你在和其他人處不來時,是不是想過要改變他呢?或是試著尊重你們的不同?也許接下來你還有另一個選項:學著了解他的生長背景和環境,是什麼造就今天的他,也許就能更加釋懷了。 \n該改變嗎?該尊重嗎?這個問題現在已經不再糾結我了,就像藤蔓已被斬斷,生出一朵美麗的花──稱作「理解」,唯有真正理解,才能不帶批判更不帶歧視地看待不同文化,我們能做的、該做的,就是彼此交流,用我們的養分灌溉彼此,讓這株各自長在自己土壤裡的植物,能夠吸取更多元的營養,長成「各自選擇」的更好的樣子,這樣不是很美嗎? \n(本文摘自《我沒錢,所以邊畫畫邊旅行》/四塊玉文創 提供)

  • 無料書店》監獄物語 血海帝王霧峰林家

    無料書店》監獄物語 血海帝王霧峰林家

    隨著行動裝置普及,大眾運輸上的年輕人十有八九都在滑手機,「滑世代」的閱讀習慣逐漸轉移。《中時新聞網》精選本周發燒刊物《裏面日本 風俗業界現場》、《台灣血皇帝:血海帝王霧峰林文察》、《我們曾經這樣活著:三星八德監獄物語》、《我的存在本來就值得青睞》,帶讀者掌握最有看頭的書刊內容,讓閱讀更加精采。 \n【1】消失的應召站光景 日本風俗業界現場 \n尊嚴,能賣多少錢?以孕婦或母乳為賣點的應召站令人作噁?恐龍妹、全日本水準最低的應召站─是在消費弱勢?其實,對這些走投無路的女性來說…當應召站比政府更可靠,這就是「她們」能問的唯一問題。 \n日本作家坂爪真吾在《裏面日本 風俗業界現場》的一書中,記錄了許多日本社會最底層、最弱勢、最難以理解的「風俗業」現象。 \n【2】台灣第一傳奇人物 血海帝王林文察 \n台灣人都聽過霧峰林家,卻未必知道第五代霧峰林家家主「林文察」的傳奇一生。為何霧峰林家能夠成為台灣豪族?早期台灣械鬥、各旺族鬥爭,林文察猶如小說主角般的傳奇人生,從一介鄉勇,白手起家,霧峰林家在林文察帶領下帶兵打仗、對清朝平定太平天國的戰事有深遠影響。作者賴祥蔚在《台灣血皇帝:血海帝王霧峰林文察》一書中,詳述了霧峰林家從地主家族一躍而成有錢有勢的豪族,且為清朝時期受封官銜最高的台灣人。 \n【3】獄中有多絕望?受刑人曾這樣活著 \n監獄在一般人的印象中,是一個不好也不該接近的地方,因為裡面都是作惡多端遭懲罰的犯人,但他們背後可能有許多無法輕易說出口的故事。作者藤原進三走進宜蘭三星監獄和桃園八德監獄,長達5年時間觀察、聆聽受刑人的故事後,寫下30篇超寫實監獄物語。 \n【4】一個美國人解了小跟班吳姍儒的名字之謎 \n吳宗憲女兒吳姍儒主持功力愈來愈有乃父之風,幽默風趣中帶有點知性。吳姍儒是真名沒改過,當年是她外公幫忙取的,但好多年後,吳姍儒卻是從一個在公車上認識的美國人口中知道名字的意義,而且冥冥中似乎註定,吳姍儒真的做到外公取名字時的期待。《我的存在本來就值得青睞》這本書的出版,一方面滿足了吳姍儒用文字創作的夢想,另一方面也實現了外祖父當初取名的期待,希望孫女將來成為一個漂亮的作家。這不是巧合而是註定。

  • 為何伊朗疫情慘重?學者稱這風俗是關鍵

    為何伊朗疫情慘重?學者稱這風俗是關鍵

    伊朗自從新冠肺炎首位病例確診後,疫情一夜之間忽然爆發,連該國副總統都染病,成為新一波新冠肺炎最嚴重的國家,探究為何伊朗短時間內疫情慘重,政大阿拉伯語文學系教授劉長政表示,穆斯林教非常愛乾淨,但因為他們的習俗,「朋友及家人見面,都會互相親吻臉頰,包括男男、女女, 所以極易造成病毒傳播」。 \n \n劉長政在臉書發文表示,他不是醫療專業人員或是公衛人士,但他盡可能提供中東文化的差異性來說明為何新冠肺炎在伊朗短時間內大爆發的文化及政治因素。 \n \n劉先就風俗習慣表示:穆斯林因為一天要禮拜五次,反而比台灣人更常洗手,且洗的很澈底。但因為他們的習俗,朋友及家人見面,都會互相親吻臉頰,包括男男、女女,所以極易造成病毒傳播。其次,穆斯林每天禮拜五次時,會習慣到住家附近的清真寺一起禮拜,清真寺雖然是一個廣大但屬於密閉式空間,數十人到數百人密集肩併肩同時一起做禮拜,所以很容易在近距離時造成疾病傳染。 \n \n針對伊朗的案例,劉長政指出,除了其神權政府隱藏疾病的危險性,所以造成人民沒有什麼防疫資訊及知識外,主要的是什葉派人會去清真寺裡禮拜時順道親吻聖墓,但每一個人親吻聖墓都在差不多的位置,況且沒有人在做立即消毒,所以只要有一個確診病人親吻過的地方,後面親吻的群眾即曝露在高度被傳染的危險中。 \n \n而穆斯林另一個遜尼教派,劉長政稱,遜尼派的清真寺裡沒有聖墓可以親吻,只有完全的開放大空間,但集體近距離的禮拜,一天在清真寺裡拜四次或五次,都是極易互相感染新冠肺炎,況且在中東及北非的人民公衛知識及一般的公衛環境其實是做的不好或不澈底的,所以說明只要有如SARS、MERS或新冠肺炎以飛沫傳染的病毒,在中東為何擴散開來的速度如此之快速。 \n \n再者,伊朗政府故意壓抑任何新冠肺炎的傳染訊息也是因素之一。劉長政直言,伊朗神權政府是從1979年伊斯蘭革命後,已經創下人民支持度歷史新低,為了延續其政權,2020/02/21的290位國會議員選舉,政府為擔心人民不願意出門投票,造成此次選舉無效,因此故意壓抑任何新冠肺炎的傳染訊息,大力鼓吹人民出門排隊投票。官方目前發佈有42%人民參與投票,民間數據只相信15%的投票率,但不管投票率,在完全沒有防護意識之下,幾乎沒有伊朗人戴著口罩去排隊投票,因此這個也可以說明為何伊朗的新冠肺炎疫情數量忽然大爆發的原因。 \n \n最後,劉長政認為,阿拉伯世界還是有很多什葉派的阿拉伯人,會定期回到伊朗什葉派的聖地去朝拜。以每個人親吻聖墓的習俗,而缺乏公衛觀念的主事者雙重原因之下,造成疫情從伊朗帶進阿拉伯世界,並快速的傳染及擴散至其他地區。但截至目前為止,伊朗還繼續使用軍用運輸機載運醫療用品,免費送給中國。其神權政權完全罔顧其人民的生死,已經引起伊朗國內人民及臨近海灣國家政府的極大反感,目前其周邊國家都對伊朗封鎖邊界,不准進出,而土耳其、阿酋大公國、阿曼、科威特已經對伊朗實施禁航。 \n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