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馬岩松的搜尋結果,共06

  • 藝術or自然 未來建築的兩極

    藝術or自然 未來建築的兩極

     匯集全球33國及204位建築界學者,上海建築數位建造工程技術研究中心所舉辦「DigitalFUTURES2020」,日前於線上開幕,MAD建築事務所創辦人馬岩松、札哈.哈蒂建築事務所負責人帕特里克‧舒馬赫,均在演講中分享對後疫情時代的未來建築思考與探索。 \n 帕特里克也強調,未來建築師的身分不會消失,也不會交給機器人,但是作為創作者的身分會愈來愈重,也愈來愈重視品牌效應。 \n 馬岩松則認為當代建築師往往渴望脫離現代而追尋遠古或未來風格,但在面對現實的建築設計時,仍必須要以解決實際問題為主,投入更長遠的思考,在普通的空間中嘗試創造藝術性,才是新的建築精神。 \n 以多倫多的超高建築夢露大廈,成為第一個競圖獲國際大型建築設計權的大陸設計事務所MAD,創辦人馬岩松認為,未來的建築應融入大自然中,形成可在城市中找到精神歸屬的景觀,在MAD的作品,如「胡同泡泡218號」,嘗試將古老詩意融入當代,在恢復原有四合院的三進格局的同時,也加入了3個不同形態,猶如天外來物的「泡泡」,希望新與舊、傳統與未來,超現實地在老城區裡對話。 \n 帕特里克‧舒馬赫則指出,建築的實驗任務是要探索如何以最佳方式適應環境與社會發展,例如當前社會經濟轉型朝向AI發展,建築就要比過去展現更強的社交活力,來因應更遠距溝通、交流的當代溝通模式。

  • 數位時代建築未來 融入自然或藝術品化

    數位時代建築未來 融入自然或藝術品化

    李怡芸/台北報導 \n \n匯集全球33國及204位建築界學者,上海建築數位建造工程技術研究中心所承辦的「DigitalFUTURES2020」日前在線上開幕,MAD建築事務所創辦人馬岩松、札哈.哈蒂建築事務所負責人帕特里克·舒馬赫,均在演講中分享對後疫情時代的未來建築思考與探索。 \n \n以多倫多的超高建築夢露大廈,第一個競圖獲國際大型建築設計權的大陸設計事務所MAD,創辦人馬岩松認為,未來的建築應融入大自然中,形成可在城市中找到精神歸屬的景觀,在MAD的作品,如「胡同泡泡218號」嘗試將古老詩意融入當代,在恢復原有四合院的三進格局的同時,也加入了3個不同形態,猶如天外來物的「泡泡」,希望新與舊、傳統與未來,超現實地在老城區裡對話。 \n \n札哈.哈蒂建築事務所負責人帕特里克·舒馬赫則指出,建築的實驗任務是要探索如何以最佳方式適應環境與社會發展,例如當前社會經濟轉型朝向AI發展,建築就要比過去展現更強的社交活力,因應更遠距溝通、交流的當代溝通模式。帕特里克也強調,未來建築師的身份不會消失,也不會交給機器人,但是作為創作者的身份會越來越重,也越來越重視品牌效應。 \n \n馬岩松則認為當代建築師往往渴望脫離現代而追尋遠古或未來風格,但在面對現實的建築設計時,仍必須要以解決實際問題為主,投入更長遠的思考,在普通的空間中嘗試創造藝術性,才是新的建築精神。

  • 馬岩松:開放 促進城市建築品味

    馬岩松:開放 促進城市建築品味

     2014年大陸建築師馬岩松贏得「盧卡斯敘事藝術博物館」設計圖競賽後,不僅被視為首次於美國「插旗」成功案例,也成功打臉「大陸淪為外國建築師試驗場」一說。為此,馬岩松認為,過去的「開放」對於城市而言是件好事,這讓大陸民眾開始意識到建築是藝術與文化,進而慢慢培養出建築的品味。 \n 談起近年來外國建築師屢屢跨海興建奇葩建築的現象,馬岩松直言,大陸早期的建築師「非常痛苦」,由於大陸過去的社會乃至市場尚未開放,這些前輩建築師卻得面對突如其來的外來競爭,實屬不易;但到了馬岩松這一輩的大陸建築師,隨處可見國外建築師的作品,因此不難與國外好手競爭。 \n 「要是沒有一開始的開放,我們現在還不知道在幹嘛!」馬岩松說,這些奇葩建築的存在,促使大陸逐漸關注城市的品味,且在短短十幾年間,大陸民眾即開始意識到:「建築是藝術,是文化。」所以開放肯定是好事。 \n 不過,馬岩松坦言,大陸目前將城市如何演變至今日,乃至未來發展走向的決定權都交到了外國人的手裡,且大陸的社會究竟需要什麼樣的建築,也尚未想清楚,「中國仍處在一個開放和自己文化找不著北的過渡階段。」

  • 馬岩松新設計 中國愛樂有家了

    馬岩松新設計 中國愛樂有家了

     「我們終於要有自己的家了!」成立長達16年的中國愛樂樂團,儘管足跡踏遍全球各地,被譽為「世界十大最具影響力的樂團」之一,卻始終向外租借排練場與辦公室;日前中國愛樂終於向外公布「喜訊」,將由大陸知名建築師馬岩松操刀設計專屬音樂廳,預計2019年落成開幕,屆時可望成為北京規模最大、功能最全的專業音樂場館。 \n 中國愛樂樂團團長李南語帶感慨地回想,2000年在原中國廣播交響樂團基礎上所成立的中國愛樂樂團,16年來不斷努力地舉辦近千場音樂會,演奏過數千部音樂作品;時至今日,卻依然租用在北京展覽館東側廳進行排練與辦公,無論從表演練習乃至學術研究,場地的限制都已成為目前發展的瓶頸。 \n 李南坦言,這一座專屬音樂廳的建造計畫並非如想像中般容易,好在最終確定於北京三里屯商業區中,工人體育場東門南側的一處區域興建,其占地面積達1.2公頃,總建築面積26587平方公尺,未來將劃分為地上4層和地下2層。 \n 音樂殿堂如玉如蓮 \n 這項名為「蓮‧玉」的設計方案,是馬岩松繼哈爾濱大劇院後,另一項負責設計的大型表演場館的建案,未來將與中廣電廣播電影電視設計研究院、MAD建築事務所、北京市弘都城市規劃建築設計院攜手合作,打造出半透明、如玉般溫潤的質感的外觀,以及恰似一朵盛開蓮花的內部穹頂,以烘托出音樂殿堂的純淨。 \n 「她就好像是鬧市中的一處聖潔的花園」,馬岩松表示,觀眾未來在走進音樂廳的那一刻,就仿佛進入另一個時空。 \n 環抱葡萄園式布局 \n 值得一提的是,這座設有1600座位的音樂廳,將採用柏林愛樂廳、高雄衛武營音樂廳等同樣的「環抱葡萄園式」空間布局;其特色與優點是觀眾席將360度包圍舞台,且舞台的水平位置相較座位區來得低,因此任一位置幾乎都能夠無死角的觀看演出,至於舞台上奏響的樂音,也可藉由屋頂上的反射板導向觀眾席。 \n 此外,為達到音樂廳極高的聲學效果,建造過程中並請到曾主持洛杉磯華特迪士尼音樂廳、巴黎愛樂音樂廳、東京三得利音樂廳等世界級聲學大師豐田泰久,負責擔綱此一音樂廳內部的聲場設計;中國愛樂樂團音樂廳預計將在2019年落成、正式迎客。

  • 陸建築師馬岩松:超越世界並不遠

    陸建築師馬岩松:超越世界並不遠

     被視為「中國建築未來派」的旗手之一,扮演「山水城市宣導者」的大陸建築師馬岩松,去年繳出一張笑傲海內外的年度成績單,也榮膺8日出爐《新京報》的第6屆「最藝術」的「2014年度藝術家」。馬岩松堅定地表示,西方已發揚現代主義,「中國肯定要超越」,以充滿智慧、新的方式對世界有所啟發。 \n 已結束的2014年,對即將邁入40歲的馬岩松,以及成立10年的MAD建築事務所而言,有如充滿著驚喜「大禮」的一年,「年度藝術家」頭銜僅算是錦上添花的一筆!馬岩松1975年出生於北京,先後取得北京建築工程學院(現北京建築大學)學士、美國耶魯大學碩士學位,並於2004年成立MAD。 \n 拿下盧卡斯博物館競圖 \n 「亞洲、美洲、歐洲,南極洲的正在談呢,粉絲們別急。」這是馬岩松朋友圈裡流傳的一句「玩笑話」,去年6月先是北京中央公園廣場設計案獲選為「中國當代十大建築」;7月馬岩松由國際競圖勝出,拿下美國芝加哥的「盧卡斯敘事藝術博物館」主要設計案;12月MAD則公布義大利羅馬古城中心一座街區公寓71 Via Boncompagni的重建案,呈現2010年初贏得競圖迄今的成果。 \n 其中最值得大書特書的,當然首推以《星際大戰》、《法櫃奇兵》系列電影風靡全球的美國大導演喬治‧盧卡斯所創辦的「盧卡斯敘事藝術博物館」競圖由馬岩松脫穎而出;這也是「超級大國」美國的文化地標性建築上,大陸建築師首次「插旗」成功,被大陸文化界與媒體視為「一大勝利」、意義非凡。 \n 尤其大陸城市發展過程中,一直有「淪為外國建築師實驗場」的說法,甚至此次受邀參與「盧卡斯敘事藝術博物館」競圖,馬岩松所面對的5位對手,均為在大陸有作品的西方「大師級」老牌名家。馬岩松如此形容,芝加哥為美國現代主義城市的代表,且設計對象為代表美國文化的博物館,最終卻選中「年輕的中國建築師」。 \n 不分你我 重要的是去做 \n 「中國在過去沒給我機會的話,今天我也不會有這個機會!」馬岩松以此說明,過去10年全球均視「中國是會產生夢想的地方」,強調大陸建築師關心的對象應不分中國、世界,「重要的是去做」;當全世界肯定大陸解決問題、困境的能力後,「自然會找中國的建築師」。

  • 馬岩松 要把北京改造成山水城市

    馬岩松 要把北京改造成山水城市

     「在建築界,想要30歲前成名是絕對不可能的。當然,除非你是馬岩松。」從小在西城的胡同裡長大,一出道就是「建築界金童」的馬岩松,對北京這座城市的真感情,讓他不僅一心想把天安門廣場改造成「天安門森林公園」,更完成讓人眼前一亮、充滿戲劇感的「胡同泡泡」。 \n 2004年、29歲「海歸」的馬岩松,在北京創立MAD建築事務所,當時他已因「浮游之島──重建紐約世貿中心」設計案,讓紐約媒體、建築界刮目相看。2006年馬岩松與MAD拿下加拿大多倫多「夢露大樓」設計權,創下大陸建築師設計外國城市地標建築物的首例,也讓他迅速成為大陸媒體的新寵。 \n 已成城市熱點之一,北兵馬司胡同裡的「胡同泡泡」,其實是一個衛生間(洗手間)。馬岩松自幼生活在沒有獨立衛生間的老北京四合院裡,乍看突兀的「胡同泡泡」,被賦予現代生活的功能性,並用外表金屬質感的不鏽鋼球形,把周遭「老北京的房子、屋簷、樹、烏鴉和天井都反射進去,而泡泡自己已經消失掉了」。 \n 去年9月馬岩松出版《山水城市》一書,他的建築理念也開始廣為業界乃至一般民眾接受,北京「中央公園廣場」名列「中國當代十大建築」,即為最佳的例證。 \n 馬岩松認為,「山水城市」肯定可行,並強調「山水是一個普世的觀念」,「像老北京那樣,後海、漂亮的風景並非只是富人園林裡的,它是屬於城市的」。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