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馬者村的搜尋結果,共05

  • 發現山坡上一條詭異裂縫 他救了全村人!

    發現山坡上一條詭異裂縫 他救了全村人!

    大陸長江中下游沿江一帶近日頻頻暴雨,湖北恩施屯堡鄉馬者村沙子壩7月19日更發生山體滑坡,但這次滑坡沒有一人傷亡,完全要歸功於村民陳光明。因為,他在滑坡發生前發現山坡上一條詭異裂縫,心覺有異,立即通報地質災害監測小組。村民在有序撤離後即發生大規模滑坡,整個村落全遭殃,但沒人傷亡,村民大讚陳光明救了全村人! \n \n 據《中工網》報導,自6月上旬入梅以來,湖北恩施馬者村斷斷續續下了一個月的雨。7月16日,雨下了一夜。17日上午,村民陳光明身兼地質災害監測員照例在自己的責任範圍巡視。當天下午三點多做第二次巡視,陳光明發現山坡地上一條食指粗的裂縫。四點再看時,裂縫變大些,陳光明將裂縫拍照發到了地質災害監測員工作群裡。 \n \n \n 地質災害監測人員立即趕赴現場,預判滑坡可能性較大後,果斷組織村民撤離。36個小時後,全部村民撤離完畢。村民回憶起撤離情景仍心有餘悸,指「能聽到家里地面裂開的聲音」,「就拿了兩三套不知道是厚還是薄的衣服,腳上的拖鞋也來不及換」,顯見情況之危急。 \n \n 陳光明心細發現地裂縫隙,即時通報救了全村人。對此,陳光明自謙表示:「不存在救了誰,這就是我的責任」。

  • 最棒實習工作 14入圍者狂秀才藝

    最棒實習工作 14入圍者狂秀才藝

     馬里亞納觀光局來台徵求1周實習生,號稱「2014最棒的實習工作」,吸引398名參賽者角逐,昨天14名入圍者PK比創意,1月14日將選出一名實習生,到馬里亞納群島度假村體驗各項活動,還有6萬元獎金抱回家。 \n 馬里亞納群島位在西太平洋,14個島嶼中塞班島、天寧島、羅塔島3島有住宿設備,陸上以運動項目較為多元,海上活動則適合深潛、浮潛或跳島遊。 \n 為爭取台灣旅客,馬里亞納觀光局局長派瑞.蒂那瑞來台徵求1周實習生,吸引398位參賽者透過創意短片介紹馬里亞納之美。蔡璧如表示,最終選出的實習生可得到免費食宿、機票,還能前往馬里亞納五星級度假村實習,體驗水上樂園、浮潛、攀岩、獨木舟等活動,總價值15萬台幣。 \n 進入第2階段的14名參賽者昨天大秀才藝,擔任瑜伽老師的50歲「美魔女」林詠晴現場表演烏克麗麗,她喜愛運動及水上活動,還參與鐵人三項,盼結合音樂、舞蹈帶出台灣特色;26歲參賽者林世旺曾在帛琉擔任2年的導遊和浮潛教練,現場秀出「人魚線」,盼入選後能將馬里亞納群島的景致介紹給台灣民眾。

  • 長壽村巴馬 癌友移居求治癒

    長壽村巴馬 癌友移居求治癒

     位於廣西省的巴馬,是中國著名的長壽村,在那裡百歲老人比比皆是,超過80歲祖父母還在世者也大有人在。也因為巴馬的長壽傳奇,吸引許多罹患絕症的人千里迢迢移居巴馬。於是,各種光怪陸離的事,開始一幕幕地上演。 \n 據《解放日報》報導,巴馬藏在廣西壯族自治區的山中,為國家級貧困縣,世界第5大長壽鄉,每10萬人中擁有30.98位百歲老人。 \n 候鳥人出現 \n 據史料載,清嘉慶皇帝曾給142歲的巴馬瑤族老人藍洋送過賀禮,而居住在巴馬當代最長壽老人127歲的羅美珍,今年6月在夢鄉裡西去。當地人幾無腫瘤,多數老人無疾而終。 \n 當這些「傳奇」越來越多被外人宣揚,另一景觀出現了──許多無藥可救的腫瘤患者,朝聖般地湧入不「盛產」癌症巴馬定居,巴馬也成為除腫瘤醫院外,癌症病患密度最高的地區。有些沒有病的人也為了長壽移居巴馬,他們被稱為「候鳥人」。 \n 「候鳥人」像趕集般,用拖車拖著空瓶子,到「百魔洞」口那棵老榕樹下,接住那一泓清泉。沿街小攤販賣空礦泉水瓶,小的5元(人民幣,下同),大的20元,這是巴馬奇景。 \n 關於這水,人們口耳相傳,儼然成為化學專家。有人說,盤陽河發端於鳳山縣,流經巴馬前,有5段潛伏於地下溶洞的暗河,經過「五入地下」又「五出青山」的撞擊,河水成為小分子團水,普遍含錳、鋅、硒等微量元素,PH值偏鹼性,「包治百病」。 \n 泉水遭販售 \n 就連統一企業也遠赴巴馬取水,製作成礦泉水後,在台灣和大陸銷售,取名為「巴馬泉」。 \n 取水之外,「候鳥人」還會到百魔洞吸氧。百魔洞是座雄偉壯觀的石灰岩溶洞,猶如一個巨大空調,源源不斷將夾雜著巨量負氧離子的冷風吹送。 \n 「候鳥人」搬著凳子,在百魔洞前沿道路兩旁依次排開,基於癌細胞怕氧的理論,有癌友嘗試在百魔洞內聲嘶力竭地拖長聲音,再大口吸氣,以訓練肺活量。許多人熱衷在洞內磁療,一躺就是幾小時。 \n 越來越多匪夷所思的方法衍生出來。有人戴著手套,光著腳,在山坡上如狗般爬行,認為爬行中讓內臟懸空,彼此撫摸,還能從地氣中汲取能量。 \n 另有一對夫婦,妻子罹患卵巢癌,因為在巴馬的癌友中聽說有人喝尿治療,丈夫為說服妻子嘗試,不惜自己當場喝尿。不過,不少癌友在巴馬長住後,身體狀況也日趨好轉,也讓巴馬的傳奇不停被頌揚。

  • 》》回應與挑戰-楊傳廣金牌報導真實情況

     二○一○年十二月二十一日人間副刊三少四壯集中的林博文文章曾書寫「強生力挫楊傳廣勇獲金牌」的故事,本人看後認為與事實頗有出入,過去也有一些這類報導,其中陳文茜節目中,名嘴張友驊曾說:「不是被下了毒,是有一個人給楊傳廣一杯飲料,楊傳廣喝了以後,第二天沒力氣,所以失掉了金牌,這個人是馬青山,後來投奔了中共,現在在中國大陸……」 \n 他們說的有聲有色,很容易使人深信不疑,其實是「子虛烏有,大錯特錯」。 \n 話得從頭說起。 \n 楊傳廣最初是花蓮兵工隊學校的「校工」,當時學校的體育主任是身材高大的張震海老師,張認為楊是個可造就的運動人才,就把楊調在體育組工作,以利慢慢培養調教。 \n 當時國防部舉辦國軍運動大會,參加的單位有陸、海、空、勤、警、憲等六大單位,聯勤總部亦成立了代表團隊,在比賽項目中,有手槍射擊比賽,本人被選為手槍射擊代表,在第一屆國軍比賽的六十名選手中,本人榮獲第四名(大會選前六名計獎),之後每年都有國軍運動會,張震海老師曾擔任聯勤總部國運會代表隊總隊長,本人被指派擔任射擊隊隊長,楊傳廣被指派擔任射擊隊的管理,因此,我與楊在工作上有不少往來的關係,再一點是,楊原是花蓮兵工學校的人員,當到台北任「管理」工作時,總部就向台北的光華廠(原61兵工廠,現在是202兵工廠)借缺,每月工資就由該廠發給,我是光華廠的軍官又是射擊隊隊長,楊又是射擊隊的管理,以此,廠發給楊的工資,就多次順便由我交給楊傳廣,所以很自然的,我與楊就產生了良好的友誼關係。 \n 1960年羅馬奧運會,本人以人型靶手槍快射項目當選代表,入住奧運村,我與楊住的對門宿舍,當年我是少校軍官,我被通知要多注意楊傳廣的安全,所以,在奧運村宿舍中,餐廳中,我都盡可能關注楊的安全。 \n 在陳文茜節目中,張先生說:「給楊傳廣一杯果汁,楊喝了之後,第二天沒力氣,所以失掉金牌,這個人是『馬青山』……」。說到馬青山,我亦很熟悉,他曾是鳳山步校的手槍射擊教官,我們曾在國軍運動會上有過多次比賽。 \n 在國家選拔參加第二屆亞州運動會的射擊代表,本人入選,馬青山落選,後來又參加1960羅馬奧運會射擊代表,本人入選,馬青山落選。當年羅馬奧運會,奧運村的管理十分嚴格,憑證件入村,會外賽的運動員、落選者,都不得進入奧運村(如我國籃球隊,會外賽失敗了,雖到了羅馬,亦未能進入奧運村)。「馬青山」完全沒有到過羅馬,怎可能會在奧運村餐廳內給楊一杯果汁,實在可笑! \n 當楊傳廣在羅馬奧運十項全能比賽未獲得金牌的第二天,我非常關心的慰問他表示惋惜時,傳廣小聲的附耳對我說:「我答應強生,這金牌讓他拿。」我問他為什麼?楊說:「強生年紀大了,再等四年,可能就沒希望了,所以我跑慢一點兒,讓他拿金牌。」過了一會兒,楊又對我說:「千萬別對任何人講!」我答應了楊傳廣。 \n 到如今將近四十年,楊傳廣去世多年,我本人業已八十六高齡,看到許多猜測及虛構的故事,本人感覺,現在我須將楊傳廣1960年奧運十項金牌的當時實情公布於世人。

  • 智利原民絕食 總統同意對話

     智利十八日歡慶獨立二百周年,連受困北部沙漠塌方礦井中的卅三名礦工,也在地底下跳舞並高唱國歌。但就在舉國歡騰之際,卅四名原住民代表為追討遭侵占的土地和爭取權益,正以長期絕食行動換取政府回應。 \n 聖地牙哥大主教法蘭西斯科.埃爾勞茲雷茲十八日在慶祝智利脫離西班牙獨立二百周年的慶祝會上提醒政府:「包括大地震災民在內的全國民眾,在為礦工們即將重見天日而歡欣鼓舞,我們多麼期盼絕食抗議的馬普切(Mapuche)同胞也能加入慶祝的行列,同時避免發生無法挽回的傷害。」 \n 馬普切原住民以剽悍聞名,西班牙殖民時代與政府血腥對抗後獲得半自治地位。智利脫離西班牙獨立後,馬普切世代定居的南部阿勞卡傳統領地遭林務單位和大農莊切割侵占,範圍日益縮小。 \n 一九七三年皮諾切特將軍政變後制訂的「反恐法」沿用至今,抗議土地被侵占、族群被邊緣化的馬普切示威人士不斷被捕下獄並交付軍法審判。今年以來對抗升級,馬普切代表終於展開迄今長達七十天的大規模絕食抗議行動。 \n 包括國會議員在內的絕食者指出,二月底大地震受災最嚴重的是馬普切居民村,但政府與當地媒體卻鮮少提及,獨立慶典對他們沒有任何意義。政府拒絕正面回應,示威者平均體重已減少十八公斤,並可能導致更嚴重的後果。 \n 先前聲稱絕食抗議不會產生正面結果的皮涅拉總統,在輿論壓力下同意修改「反恐法」,並承諾撥款四十億美元(約台幣一千二百七十億元)開發阿勞卡。他也打破不與原住民直接對話的傳統,將邀請宗教界代表參加政府部長與馬普切領袖的圓桌對話。 \n 專程前往聖地牙哥參加獨立二百周年慶典的玻利維亞總統莫拉萊斯和巴拉圭總統魯戈,表態支持馬普切人與智利政府直接對話。本身為原住民的莫拉萊斯深信,皮涅拉的民主政權將解決皮諾切特將軍在一九七三年頒布的惡法。魯戈總統則深信智利政府將檢討所概括承受的歷史債務,對話將獲致預期的結果。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