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高敬亭的搜尋結果,共02

  • 美濃敬字亭不准燒紙 挨轟

    美濃敬字亭不准燒紙 挨轟

     市定古蹟美濃敬字亭,在由客家委員會出資修繕後,高市府文化局公告不准焚燒字紙;文史團體聞訊不敢置信,文化局則強調,決議是今年二月與地方會勘後做出,但遇到祭典仍可使用。 \n 文化局指出,二月份辦理共同會勘時,附近居民認為,若再繼續無節制焚燒字紙,除了會燻黑表面漆體,也會讓磚體結構產生裂縫,建議在重要慶典場合,如二月祭再焚燒字紙,也可避免平日製造空氣汙染。 \n 美濃農村田野協會執行理事溫仲良表示,「古蹟活化以及避免標本化」在進步國家文化保存已是基本常識,文化局做法凸顯內部專業不足。 \n 他說,敬字亭本來就是用來焚燒字紙,要求改以其他金爐來燒,根本是本末倒置,也破壞原有傳統,既然古蹟已經修復,就應該活化使用,而非二次閒置。 \n 美濃字紙祭被列為客庄十二大節慶之一,歷史已有百年,每年農曆正月初九,美濃聖蹟會舉辦「迎聖蹟、字紙祭」,將一年來收集到字紙送往「敬字亭」焚燒。 \n 位於美濃永安路與中山路口的敬字亭因外觀風化嚴重,客委會斥資修復後,文化局在上頭掛上「為維護文化資產,避免造成損壞,請改用金爐焚燒,謝謝您的合作」公告。 \n 曝光後,有網友在臉書上批評「文化局根本是文化殺手」,並認為可以燒她才是生命的文化。 \n 文化局則重申,這項提議是經過當地里長、客委會南區督導團共同討論後決定,製作告示牌是呼籲不要在敬字亭本體焚燒字紙,以真正長久地維護。

  • 兩岸史話-國共相爭與皖南事變

    兩岸史話-國共相爭與皖南事變

     葉挺顯然還是希望新四軍能從蘇南走,因為他覺得向北突破長江的天然阻隔和人為封鎖是很困難的。 \n 中共中央這時給項英來電,指示:「爭取教育改造四支隊,對高採取一些過渡辦法。」但還沒等項英把延安的意見轉給葉挺,高敬亭已在6月24日被槍決。由於四支隊屬五戰區,國民政府的處決令並沒有經過三戰區的皖南新四軍軍部,項英事後才驚訝地得知高敬亭的死訊。 \n 多年後清算老帳 \n 葉挺回到皖南後,項英把中共中央對高敬亭的指示告訴他,葉挺只能表示懊悔:「遲了,遲了!」儘管不贊成處死高敬亭,但既定事實已成,高敬亭也畢竟嚴重違紀,而且江北新四軍此後可以較快地向東發展,葉挺也由此表現出對中共工作的積極,所以項英對葉挺的工作還是表示欣賞,在給延安的電報中說:「此次解決高敬亭,葉最堅決,起作用很大而很努力,在政治上對黨均有極大進步。」他萬不會想到許多年後,殺高敬亭的責任將被算到自己的頭上。 \n 1975年高敬亭的女兒要求澄清父親的事,毛澤東做出指示:「我意此案處理不當。其責任我懷疑主要是項英。」1977年4月,高敬亭被平反。 \n 回軍部後的葉挺很快又陷入鬱悶之中,雖然他成了新四軍委員會名義上的一把手,但只要他和中共的實質關係沒有改變,他就不可能真正參與中共對新四軍的關鍵決策,與那些中共幹部的領導間也必然存在障礙,讓他依然感覺有職無權。 \n 到了這年9月,葉挺為新四軍經費和編制問題又離開了雲嶺 。到重慶後,因為蔣介石起初不肯增加新四軍軍費,他憤而第三次提出辭職,才換來國民政府多撥了一些經費。心緒煩亂的葉挺沒有回皖南,卻去了香港、澳門,明確對中共方面表示,打算在此住較長時間,不想再回新四軍了。項英派沈其震到澳門請葉挺重新工作,又發電報敦促他以新四軍數萬部隊生存發展為重,就經費和編制耐心跟國民黨交涉。葉挺這才返回重慶,但仍對人說:「我今天既不是共產黨,也不是國民黨,情況如此複雜,卻要我擔負這麼大的擔子,我實在幹不下去了」。 \n 經過周恩來的說服,又命新四軍派人接葉挺。這才有袁國平的重慶之行。葉挺終於在袁國平的陪同下,在1940年8月回到雲嶺。由於黨內黨外的關係,或許還有個性上的差異,項英與葉挺之間談不上多麼親密融洽,但顯然也不是尖銳對立,互不相容。對於直接妨礙他施展身手的項英,葉挺心裡當然不無怨氣,但他也明白自己的狀況是在中共軍隊中一個非黨人士很難避免的宿命,並非項英一人之過 ,所以他還是跟作為新四軍的真正掌舵人保持了一種有距離但又不算生疏的關係。直到後來皖南事變時,他才對項英產生了強烈的不滿。 \n 分批走蘇南為好 \n 項英很快就知道了葉挺要辭職的消息,當即命令停發電報。但是晚了,電報已經發出,毛澤東他們在兩天後的31日收到了此電。項英急忙找到葉挺,懇切談心,探究原委。 \n 一番交談下來,項英終於明白,葉挺這回辭職是因為看到了毛澤東26日那份痛批新四軍領導的電報。收到26日電報的時候,項英曾猶豫過要不要拿給葉挺看。畢竟電文內容十分嚴厲,向黨外的人展示似乎不大好。可是如果不給葉挺看,日後被他知道只怕又引起誤會,覺得不受信任。況且這份電報事關轉移北上的大事,不讓軍長知道,又如何跟他討論部隊接下來的行動。葉挺這一次從重慶回來以後,表現也十分積極,對中共中央的所有指示都堅決擁護。項英他們研究討論事情也都請他參加,共同來做決定。此次中央來電雖然是批評新四軍的領導,但首當其衝的無疑是項英,與置身黨外的葉挺的關係可以說不算很大。 \n 想過這些,項英決定把電報交給葉挺。現在事實證明他起初的擔心並非多餘。葉挺告訴項英,自己辭職絕不是要逃避責任和鬥爭,只是根據歷史的教訓,他既然無能力擔負起對全軍的重大責任,就不要等負不下來的時候再做抉擇,那時就來不及了。 \n 當不了大廟方丈 \n 葉挺說的歷史教訓,應該還是指待在新四軍總共一年多的日子裡的種種矛盾和尷尬,仍舊是覺得自己當不了這座大廟的方丈。 \n 項英自然明白葉挺的意思,趕忙極力向這位名將解釋黨對他的信任。還有在目前嚴重的形勢下,葉挺作為軍長在與國民黨的鬥爭中的重要作用。又專門請葉挺提出解決北上轉移任務的意見。 \n 葉挺顯然還是希望新四軍能從蘇南走,因為他覺得向北突破長江的天然阻隔和人為封鎖是很困難的。對此項英當然也清楚,從以後發生的情況看,他並不反對葉挺繼續爭取走蘇南的想法。 \n 葉挺還和項英一樣認為,現在對國民黨應該有明確的鬥爭策略。這話暗含的意思是,延安的決策反覆多變,讓人很難把握。談話談了整整一個上午,葉挺終於「暫時打消」辭職之意。項英馬上發電報給中共中央,報告解決此事的情況。(待續)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