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高風險新創事業的搜尋結果,共14

  • 高風險 新創符三要件 免列最低稅負

    高風險 新創符三要件 免列最低稅負

     2021年起個人未上市櫃證交所得列為最低稅負制範圍,惟排除設立五年內高風險新創公司。財政部1日預告《所得稅額基本條例》子法規,預計8日上路,高風險新創定義含登陸創櫃板等三項,且納入「反逃稅條款」及「反炒房條款」,新創企業若違反需補稅。 \n 為防堵大戶利用未上市櫃投機炒房歪風,立院在2020年底三讀通過《所得基本稅額修正條例》,將個人未上市櫃股票交易所得恢復計入個人基本所得額課稅,即為個人「境內外」所得減除670萬免稅額後、適用20%稅率,惟成立初期高風險新創企業可排除適用。 \n 新創企業若符合三大條件,像技術、創意或商業模式具創新及發展性,可提供目標市場解決方案或創造需求,還有新創企業產品、勞務或服務具市場化潛力,可自行向經濟部申請列為高風險新創。 \n 而新創也可先登錄創櫃板、兩年內再申請適用高風險新創。登錄創櫃板須符合三種門檻任一項,像是創新創意審查委員過半數同意、櫃買中心認可單位出具意見書、主管機關提出推薦函。 \n 另個人所投資新創若已適用產創23-2天使投資人相關規範,等於經濟部已認可為高風險新創事業、免徵最低稅負。 \n 惟官員提醒,財政部子法規納入「反逃稅條款」以及「反炒房條款」。若高風險新創企業被拿來做逃稅用途,國稅局可依實質課稅原則要求補稅。而高風險新創企業在我國境內不動產持有價值若是超過實收資本額50%以上,將會被列為炒房公司,其證交所得同樣要課最低稅負。 \n 官員指出,部分新創企業可能出現股權交易後才成為高風險新創事業,因此子法設定法規緩衝期,若個人在2021年6月30日以前交易未上市櫃企業股票,且該企業在2021年6月30日以前被列為高風險新創事業,可免徵最低稅負。

  • 未上市櫃列基本稅負 不利創投

    未上市櫃列基本稅負 不利創投

     我國研擬將未上市櫃證交所得列入基本稅負制,五年內高風險新創公司可豁免。但KPMG安侯建業14日指出,現行我國產創條例已給予有限合夥創投免課營所稅優惠、鼓勵投資新創企業,但修法後,若創投是投資非高風險的新創企業,將成課稅對象,可能會導致投資新創誘因減少,與立法宗旨有所衝突。 \n 行政院日前拍板通過「所得基本稅額條例」修正案,最快2021年上半年送入立院審查。官員指出,我國修法主因杜絕炒房大戶,不少人要躲房地合一最高稅負45%、成立未上市櫃公司收購大量不動產,再轉售公司股權給買家,即可規避房地合一稅,且我證交所得在2020年底前停徵,等於炒房者只需繳千分之三證交稅與營所稅,稅負可大幅降低。 \n 為防止炒房情況惡化,財政部研擬恢復個人未上市櫃股票交易所得計入個人基本所得額課稅,並規定若投資經主管機關核定且設立未滿五年高風險新創事業可排除基本稅負,兼顧培植新創事業政策目標。 \n 但KPMG安侯建業執業會計師陳志愷指出,我國為引導國際創投扶植台灣新創,過去在產創條例23-1立法時規定有限合夥創投所得免課營所稅,僅列為個人綜所稅「營利所得」項目課稅;雖然相比一般企業先課營所稅、後課股利稅負的「一頭牛剝兩層皮」方式更優惠,但可能成為未來基本稅負制對象。 \n 若我國2021年起將未上市櫃證交所得列入課稅範圍,則創投公司投資五年以下的非高風險新創企業都要被課徵基本稅負,反而和原先創投免課營所稅、鼓勵創投投資新創企業的宗旨有所矛盾,陳志愷認為,可能會直接影響創投獲利、間接衝擊新創企業募資情況。

  • 所得稅制恢復 創投公會:排除原則要明確

     財政部「所得基本稅額條例」修正草案在行政院過關,未公開股票出售所得超過600萬者,都要課徵20%所得稅,不過,為保障高風險新創事業在設立未滿五年內交易股票者,可以排除。創投公會理事長邱德成11日強調,感謝財經部會對新創事業的支持,亦呼籲各界要堅持兩大原則:一、明確高風險新創事業之定義;二、限定適用於5+2等政策產業。 \n 創投公會並提醒新創事業,應遵守新版稅法修正內容,若無法在設立滿五年之前完股票交易,建議參考櫃買中心新提出的簡易公開發行登錄興櫃戰略新板,直接取得證券交易所得稅不開徵的條件。 \n 將送交立院的「所得基本稅額條例」修正草案,自110年1月1日起恢復個人未上市櫃且未登錄興櫃股票交易所得計入個人基本所得額,行政院團隊內部討論時,國發會主委龔明鑫主動與財政部溝通,成功爭取到「高風險新創事業」在設立滿五年內交易股票者,排除不適用股票交易所得計入基本稅額規定。 \n 據悉,所謂高風險新創事業定義與範疇,創投業期盼能參照產創條例23-2條規定,由主管機關認定。邱德成表示,希望政府主管機關從寬認定,「這並不是想要少繳稅,而是降低新創事業發展的障礙。」 \n 創投公會在行政院通過修正草案,即開始為產業界研擬可執行作法,其中,針對天使投資人,如果要做階段性的調整持股,最好在被投資事業設立滿五年內執行,否則就要建議新創事業公開發行登錄興櫃。針對創投或投資公司,創投公會認為,出售未公開發行新創事業的股票,屬於停徵證所稅的範圍,依法應計入基本稅額。 \n 此外,新創事業對於公發股票等作業不熟悉,創投公會提醒,沒有經過簽證的新創事業股票,並不算是證券,其股票交易所得視同財產交易所得,是直接納入綜合所得計算的。因此,有意轉讓持股的新創事業,最好辦理發行股票,或是交易時要申報證券交易稅。

  • 未上市櫃證交所得納入AMT 企業傳承受影響

    個人未上市櫃股票交易所得在2020年底前皆為停徵,但財政部研擬自2021年起將未上市櫃證交所得納入最低稅負制(AMT)計算基本稅額。行政院院會已於10日通過修正案並將函請立法院審議,待立院三讀通過後即可實施。 \n資誠(PwC)會計師事務所家族企業暨財富傳承服務會計師洪連盛指出,家族控股公司、投資公司股東將受影響,因為愈來愈多企業為家族傳承而成立控股公司,由控股公司出資購買家族原始股東持股,將個人股權控股化,再搭配閉鎖性控股公司架構,避免外人介入家族經營權。 \n此外,也有企業因併購或IPO規劃而出售公司老股給財務性及策略性投資人,也有個人透過成立投資公司並持有不動產,個人再以處分股權方式移轉不動產。 \n洪連盛指出,待法案三讀通過後,個人持股控股化的稅負成本將會大增,他建議企業應加速盤點未上市櫃股權狀況,評估潛在稅負影響,並善用基本所得稅額每年670萬元免稅額度做必要股權架構調整。 \n而勤業眾信(Deloitte)會計師事務所指出,為促進新創產業發展,本次行政院通過「所得基本稅額條例」修正草案較財政部預告條文,增訂給予個人出售設立未滿5年內之特定國內高風險新創事業公司股票,出售損益不計入個人基本所得額課稅。 \n勤業眾信提醒投資人,營利事業出售未上市櫃高風險新創事業股票之利得仍要計入基本所得額課稅。而個人若想要投資符合規定之高風險新創事業,應評估直接投資或透過營利事業間接投資的稅負影響,以規劃合適的投資架構。

  • 政院修「所得基本稅額條例」杜避稅  蘇揆批個人玩法自肥不應該

    政院修「所得基本稅額條例」杜避稅 蘇揆批個人玩法自肥不應該

    行政院會上午通過「所得基本稅額條例」部分條文修正案,杜絕個人藉由設立公司或股權交易,規避不動產交易稅,蘇揆上午在行政院會怒責,有個人或公司等假借各種手段,來規避立法本旨,或是玩法以自肥,並賺取暴利,實在是不應該。 \n行政院會上午通過「所得基本稅額條例」部分條文修正草案,自2021年1月1日起,恢復個人未上市、未上櫃且未登錄興櫃股票(下稱未上市櫃股票)交易所得計入個人基本所得額,並配合培植新創事業帶動產業轉型政策,將符合一定條件之國內高風險新創事業公司股票排除適用。 \n蘇揆表示,為維護租稅公平,並杜絕個人藉由設立公司或股權交易,規避不動產交易稅,這次修正增訂個人未上市櫃股票交易所得計入個人基本所得額課稅,以防止有心人士鑽營逃漏,遏止房地炒作。 \n但蘇揆也說,修正案也有將中央目的事業主管機關核定且設立未滿5年的高風險新創事業排除適用,兼顧我國培植新創事業,以帶動產業轉型之政策目標。 \n針對高風險新創事業排除適用的規定,外界質疑新創事業也有可能炒房,財政部長蘇建榮說,新創事業需要符合經濟部定義的高風險新創事業的概念,不太可能去持有房地產,有的只是辦公處所或廠房,比較不會透過新創事業炒作房地產,如果有看情況也財政部也會有因應措施。 \n蘇揆並在行政院會上告訴全體閣員,一個法的通過立法,實在是集眾人之智慧,各部會的工作、長期研議,並經最高民意機關訂定或修正通過,卻有個人或公司等假借各種手段,來規避立法本旨,或是玩法以自肥,並賺取暴利,實在是不應該。因此,主管機關就業管業務,要特別防止利用法律從中牟利的取巧之徒,政府應該及時遏止、並嚴以懲罰,讓國家、稅務更公平。

  • 企業攜新創 加速數位轉型

    企業攜新創 加速數位轉型

     數位經濟浪潮下,新興科技與商業模式創新方興未艾,對各行各業都帶來衝擊,引發數位轉型浪潮,然而,新創無須考慮過去的包袱及僵固的制式化流程,在開發和更迭技術的速度更快,中大型企業為加速數位轉型,開始與新創合作,在全球掀起「企業新創參與(Corporate Startup Engagement,以下簡稱CSE)」風潮。 \n 目前台灣也已經有不少中大型企業開始透過各種方式與新創接觸,以因應數位轉型的挑戰。 \n 台灣目前以資通訊產業投入CSE最為積極,原因包括台灣資通訊廠商規模相對大,具有相對豐富的資源,且基於在全球製造供應鏈扮演重要角色,國際化程度也相對高,因此對於導入新科技、投入CSE等承擔風險的意願也相對高。 \n 傳統產業跟進趨勢 \n 然而,除了資通訊產業參與新創事業外,這一兩年觀察,台灣傳統產業亦陸續開始投入CSE,目前動作最為積極的傳統產業為汽機車產業,包含台灣品牌汽車製造廠裕隆,結合新創合作的軟體服務,發展交通行動服務應用(Mobility as a Service,MaaS),機車製造商光陽成立企業創投金庫資本,專門投資東南亞共享出行的新創,一方面看準東南亞兩輪機車市場外,更是希望能成為電動出行新創的供應鏈夥伴等,而台灣山葉則藉由新創電池技術開發新型電動機車等。 \n 部分零星的傳統產業也開始尋求CSE模式以解決產業痛點,如紡織產業和明紡織與新創合作,解決過去倚賴人工找相似布料耗時的痛點,與新創合作導入AI圖像辨識技術,快速判斷圖紋、縮短研發流程,而玻璃產業、工具機產業等傳產則是透過加入新創加速器,針對產業轉型痛點及需求,尋求新創的創新解決方案。 \n 台企投入新創目的 \n 台灣企業投入新創的目的大致有五點,分別為:第一,導入新技術,新創專注開發某項技術與服務後,企業能通過採用新創數位化技術提高效率,尤其是針對傳統產業而言,更是希望直接以新創的數位能力來解決問題。第二,育成新客戶,台灣產業結構多以代工為主,因此台灣企業投入CSE部分目的是希望幫助潛力型新創成長,待新創成長茁壯後成為新創的製造供應鏈夥伴,與新創共生共好,類似「養小雞」的投資模式。第三,共拓新市場,近年台灣電子代工廠已逐漸跳脫過去OEM模式,基於長年在硬體系統整合具有豐富的經驗,愈來愈多廠商已運用AI技術、平台等來升級原有硬體產品,投入開發AIoT產品並發展智慧產業,透過CSE模式借重新創的軟體服務創新能量、加速開發軟硬整合產品。第四,壯大新生態,未來競爭考驗的不是企業單打獨鬥的能力,尤其在5G、AI、物聯網世代的來臨下,更需要尋求合作夥伴打群架,隨著5G發展將進入商用階段,台灣通訊產業更是積極與新創對接合作,提供用戶更多元化的應用內容,並及早布局5G生態系及打造新商業模式。第五,企業社會責任,台灣許多中大企業負有回饋社會的理念,台灣部分企業以CSR機制來與新創合作、支持新創的活動,除了與新創共創達到轉型目的之外,更能藉由CSR的包裝,讓企業與新創的合作更有意義。 \n 台灣中大型企業對於CSE所投資的面向,不僅局限於「資金」的投資,更包含技術、市場、通路等「資源」的投資。在資金投資方面,雖然長久以來,不少台灣中大企業會將閒置資產進行投資組合,但這幾年開始有所轉變,第一個轉變是「性質」轉變,從過去以財務性投資為主,追求在中短期取得財務投資報酬為導向,逐漸轉為以策略性為主,透過投資上下游產業的方式垂直整併產業鏈,或投資產業相關應用以擴大生態圈。 \n 第二個轉變是「標的」的轉變,台灣企業過去偏好投資成熟型新創,希望能馬上為企業母體帶來立竿見影的效果,然而隨著新興科技所帶動的產業典範轉移,台灣企業開始小額資金挹注早期新創試水溫,甚至是確認經營方向與合作意願後,進一步併購新創。第三個轉變是「運作」的改變,過去台灣企業投資團隊設置於財務部旗下,由財務部門針對財務指標判斷投資與否,多投資相對成熟或已獲利的新創,然而近年來由於新創發展快速,部分企業以獨立部門或是幕僚部門主導、搜尋有潛力發展的投資標的,以策略性布局新領域。另外,除了透過資金挹注新創外,為了加速新創的成長,台灣企業更是積極投資「資源」,包含企業品牌、通路、供應鏈夥伴、場域試驗、投後管理等,以幫助新創加快成長。 \n 整體而言,台灣目前與新創合作的中大型企業,以自動化程度高的資通訊產業為主,目的為尋找第二成長曲線及跨領域發展,驅動其積極投入CSE;然而,在數位轉型的需求下,台灣部分傳統產業已陸續加入CSE行列,加上傳統產業多已是二代接班,透過CSE正能填補上一代數位化的落差,且對於CSE更能抱持開放的態度,展望未來,在數位轉型的驅動下,預期將會有更多傳統產業與新創合作,共同挖掘產業的需求與解決痛點,加速台灣產業數位轉型。

  • 亞太創投募資 季減35%

     創投基金及私募股權是民間部門的直接金融主要項目,在目前的非常時期,CBInsight加快統整2020年第一季資料,發現全球市場與2019年第四季相比較,單季減少16%、年減12%,新冠肺炎爆發點的亞洲市場更出現驚人的季減35%。估測此項降幅將是近十年來的第二大,僅次於2012第三季的36%。 \n 就新創事業的入股、整併等交易市況,CBInsight研究團隊指出,全球交易量下降估計二成,亞洲一樣是最為嚴重。預計交易量將下降40%,「這和SARS流行期間的狀況相似」,當時亞洲和南美的民間部門市場資金都出現兩位數的下降。 \n 新冠疫情衝擊全球觀光旅遊業、供應鏈穩定運作,業界也陸續獲得公部門的紓困資金。全球早期資金調研機構CBInsight則針對直接投資最脆弱的一環:初創企業融資,加快進行調研,並比較疫情未爆發前的情況。 \n CBInsight認為,新創事業是經濟發展的泉源,卻也被定位為高風險的投資,以目前全球風險指數高掛的情況,創投融資受到明顯打擊,也在可預期之內。 \n 2020首季的全球私募市場資金規模,CBInsight估計約770億美元,這還是截至上周實際數據670億美元,再加上100億的估值,與2019年第四季相比下降超過16%,與2019年第一季度相比也年減12%。 \n 亞洲創投活動許多都與美國資金有關,新冠肺炎疫情大爆發後,創投業者透露,許多基金經理人被勸阻出門,不僅飛不進亞洲,許多實地察訪都被迫取消,至於實際資金到位多是去年第四季談定,近期無法有新決定。 \n CBInsight研究團隊指出,產業界正在尋求新興技術,用於修復供應鏈斷鏈問題,並進一步管理運營,但因為市場景氣十分疲弱,除非有極為優異的科技技術和新創團隊,否則已能預期今年的私募市場資金將繼續下降。

  • 《產業》台商境外資金匯回條例子法規,七大事項宜注意

    境外資金匯回管理運用及課稅條例預計將在8月15日施行,主管部會預告相關子法規,針對台商企業及個人最關心的實質及金融投資內容規範等有七項值得注意。資誠聯合會計師事務所稅務法律服務會計師林巨(山夆)提醒,台商須留意事項包括: \n 1.直接投資: 除了投資本業外,亦放寬可投資其他營利事業,包含新設或是既存事業,其中既存事業,必須是現金增資,不能買老股。 \n 2.間接投資:「創投或私募基金」投資對象可包括國內/外事業,但需留意,投資國內重要政策領域產業的未上市櫃公司(包含興櫃公司)比例,應符合規範,即第3年大於20%,第4年大於50%。 \n \n 3.投資範圍:考量台灣需要引進技術以提升產業發展,並鼓勵產業創新,有關權利金及研發支出是否可列入軟體或技術支出範圍,另人才培訓支出及國際品牌形象支出可否列為相關必要支出,尚待未來主管機關經濟部最終研議。 \n 4.須留意投資計畫核備/完成證明申請/退稅的相關程序/應備文件/時限等,避免程序不符合規定而影響優惠稅率的適用。其中,投資計畫完成證明的申請,須檢附會計師就各項支出查核的報告。 \n 5.個人及營利事業已依專法規定課稅者,不得再享有其他法令所定之租稅優惠,例如產創條例第23~3條列為未分配盈餘減除項目,產創條例第23~2條有關個人現金投資國內高風險新創事業公司之抵減,產創第10~1條智慧機械或5G支出投資抵減。 \n 6.投資範圍須符合「境外資金匯回投資產業辦法」之限定的三大項目,若匯回資金打算用於併購交易,恐無法符合範圍。 \n 7.25%金融商品投資範圍,金管會係採正面表列。僅提醒,保險部分主要限於保障型(如年金保險)與高齡化(如長照險傷害險與健康險)商品,不包含投資型或儲蓄險商品,且金額僅限資金回台金額的3%。 \n \n

  • 政院擬修產創條例 投資新創事業可減稅

    行政院會今天通過修正產業創新條例部分條文,修法重點包括有限合夥創投事業改為穿透式課稅、投資新創事業可租稅減免、國營事業增加研發預算等,將送立法院審議。 \n 經濟部次長沈榮津上午出席行政院院會後記者會表示,產業創新條例修法有5大重點,第一是強化國營事業的研發投入,過去國營事業投入研發經費比重較民間企業低,修法規定需投入一定比例預算進行研發。 \n 至於要投入多少比例,將依國營事業特性跟規模,由經濟部會商國營事業主管機關訂定,希望能借此帶動產業發展,例如中油投入新台幣3億元研發鋰電池,就在電動車的電池產業上,產生領頭羊的作用。 \n 沈榮津表示,第二個重點是鼓勵產業投資,有限合夥創投事業將改採穿透式課稅,意即合夥事業不用繳公司稅,盈餘分配後再納入個人所得稅課稅,不會剝兩層皮,以提高國際資金來台意願投資。另外,個人若以現金投資設立未滿3年的高風險新創事業,符合條件者,可以減免個人綜合所得稅,每人每年扣除額最高可達300萬元。 \n 沈榮津說,第三是促進產學合作,目前創作人在學研機關的研究結果,若在技術入股後取得股票,要計入個人所得稅,導致學研機構入股的意願降低,難以進行研發成果產業化;修法後,創作人依科學技術基本法獲配的股票,可以緩繳或緩課所得稅。 \n 他說,第四是強化無形資產評價機制,例如文創業產出的大都為無形資產,難以取得貸款,若能建立無形資產管理評價資料庫,就可以搭配金融機關,作為文創業貸款依據。最後則是強化人才培育,訂定各產業人才能力標準,作為聘用跟加薪依據,並盼以鑑定科目引導教學,降低學用落差,推動產業人才能力鑑定業務。1060223 \n

  • 產創條例修法 祭二大租稅優惠

     行政院昨天完成產創條例修正案審議,這次修法涵蓋7大創新作為,其中對有限合夥創投業及天使投資人祭出二大租稅優惠,對扶植新創事業有很大誘因及激勵動能,成修法最大亮點。 \n 產創條例修正案昨天在行政院完成初審,創投公會爭取多時的有限合夥組織課稅採「穿透式」概念獲得重大突破,不過,這項課稅方式只限於創投事業使用,需符合實收資本額達3億元,且投資新創事業出資額達35%或3億元等門檻條件才能申請,期限原則10年,必要可延長但最長不逾15年。 \n 財政部這次仿美國等國際作法,針對有限合夥的事業體免徵營所稅,未來在分配盈餘時再針對合夥個人或法人合夥人課稅。在稅制上,有限合夥猶如空氣一般被穿透,不視為課稅主體,即所謂「穿透課稅原則」。 \n 未來有限合夥分配在資本市場投資獲利給股東,盈餘所得將區分為證券交易所得及非證券交易所得(股利、利息、租金等)二類,前者分配給個人或法人股東皆免稅,後者需課稅,由合夥人依盈餘分配比例按所得稅法規定申報及繳稅。此稅制與國際接軌,鼓勵國外創投資金投資台灣。 \n 為扶植新創事業發展,協助初創期新創企業取得所需資金,參考新加坡作法,針對天使投資人提供租稅獎勵措施。天使投資人個人投資高風險設立未滿3年之新創事業必須達100萬元,且持有該公司股票達3年者,持有期滿當年度可按投資金額50%,在個人綜合所得總額中減除,每年減除的免稅以300萬元為上限。

  • 產創大翻修 拚年底前報行政院

    經濟部大幅翻修產業創新條例,未來將規範國營事業預算應編列一定比例投入研發、比照國際有限合夥組織,採取「穿透課稅」原則,以及給予天使投資人投資享有綜所稅減免。 \n 經濟部官員預計,最快年底或明年1月初報行政院通過後送立法院,希望立法院下會期三讀通過上路,由於這次修正條文高達20條,這將是99年5月12日制定產創條例以來,最大幅度的修正。 \n 行政院政務委員兼國家發展委員會主任委員陳添今天邀集各單位就產創條例修正案進行審查,大致已達共識,而此次修正涵蓋強化國營事業研發投入、促進產學合作、促進產業投資、強化無形資產評價機制、產業人才資源培育、活化產業用地以及其他作為等7大方向。 \n 為讓國營事業發揮產業領頭羊角色,官員指出,未來將規範國營事業應編列一定比例總支出預算進行研究發展,不受政府採購法限制,但因各國營事業屬性不同,未來將邀集各國營事業主管機關商定一定比例多寡。 \n 為促進產學合作,引導我國學術或研究機構積極將其研發成果推廣給國內企業使用,官員表示,這次修法將放寬增訂創作人如教授、研究人員,因技術移轉所取得股票,同樣也可緩課稅5年,以鼓勵創新技術商品化。 \n 促進產業投資部分,為鼓勵國外資金投資台灣,經濟部參考國外有限合夥課稅規定,採「穿透」課稅概念,即公司階段不課營所稅,待盈餘分配於個人時再課綜所稅,適用期間原則為10年,必要時得延長,但不超過15年。 \n 但也訂定門檻條件,包括實收出資總額須達新台幣3億元,而投資於新創事業公司累計金額達當年度實收出資總額35%或達3億元(兩者較低者)。 \n 此外,為協助高風險新創公司初創期取得所需資金,官員表示,這次參考新加坡作法,針對天使投資人投資高風險新創事業公司(設立未滿3年)達100萬元且持有該公司股票達3年者,持有期滿當年度得按投資金額50%於個人綜合所得總額中減除,但減除金額以300萬元為上限。 \n 對於閒置產業用地,經濟部在這次修法中也祭出強制買回規定,以活化土地使用。 \n 為激勵產業創新活動與永續發展,經濟部表示,未來政府機關將可以優先採購方式,採購軟體、創新及綠色產品或服務。1051220 \n

  • 名家觀點-浩鼎條款 因噎廢食

     因應浩鼎事件,日前金管會針對新創科技事業公布5大監理措施,其中關於「同意函上櫃者淨值不得低於股本2/3」,及「擴大集保對象到主要研發以及技術核心成員,集保時間延到2年」,雖然立意是為了保護投資人,但我國產業正面臨轉型升級,這些措施應再審慎考量。 \n 以公司淨值作為營運風險指標並以此作為上櫃把關門檻,是傳統硬體製造產業的思維,並不符合台灣未來要轉型發展如文創、生技及互聯網等新創科技事業的特質。這些新創科技事業都要經過技術研發或市場開發的漫長時間,在公司沒有實質營收之前,雖然燒掉很多資金使淨值偏低,但也逐漸創造出價值,例如技術研發成果的專利或市場大量的用戶數。 \n 這些低淨值的公司是否創造了相應的價值,是可預見也可評估的,因此投資風險反而較低;反之高淨值的公司可能代表研發與市場投入才在起步階段,其價值浮現尚不明顯而難以評估,其投資風險反而較高。因此這些新創科技事業公司「低淨值」不等同於「低價值」,也未必是「高風險」。以淨值作為上櫃把關門檻,將使這些已然創造「高價值」而淨值偏低的潛力優質公司難以在台股資本市場籌資,也無法達到保護投資人規避風險的效果。 \n 擴大集保對象至研發人員,更會影響產業高端人才的網羅,新創科技事業的發展取決於優質的技術人才,而人才的流動是國際市場的競爭,許多國家為了吸引這些高端人才,莫不推出優惠方案及鬆綁限制。然而金管會的擴大集保措施卻反其道而行,將這些科技人才都當成急於要套利的禿鷹,這將會讓我國在產業高端人才的網羅失去國際競爭力,不利於產業升級與轉型。 \n 資本市場對於產業發展宛如心臟,資金就如輸送養分的血液,心臟有力血流通暢,產業發展就有活力,資本市場面臨的是國際競爭,因此台灣對於資本市場的政策要有國際視野與氣魄,面對浩鼎衍生的問題,應從公司治理與資訊揭露的方向加強監理,而不是僅僅為了防弊就設下關卡,讓台股在國際資本市場失去競爭力,以至於新創科技事業不願意到台灣投資發展與上市籌資。金管會的監理政策應審慎計議,不可因為浩鼎事件而因噎廢食。(作者為元智大學教授)

  • 盧超群:祭優先股 鼓勵新創企業

    盧超群:祭優先股 鼓勵新創企業

     台灣半導體產業協會理事長盧超群昨(22)日代表協會建議,台灣的公司法需要修正,給新創企業提供新的股權結構,以「優先股」等作法、提供誘因鼓勵新創公司;輔以台灣半導體產業鏈的實力,將有機會創造出一家像臉書(Facebook)一樣的科技新創企業。 \n 全球半導體巨擘英特爾本周宣布為拚轉型,將裁員11%、約1.2萬名員工,相當於台灣IC設計龍頭廠聯發科目前的員工總數,英特爾的大動作震撼全球半導體界,也突顯出產業面臨轉變的營運壓力,就連科技巨人英特爾也難逃。 \n 盧超群表示,英特爾已經帶頭出走,台灣企業不能再沈浸於PC領域,需要徹底改變並與國際接軌。若台灣半導體企業未來5至10年不想被淘汰,就得立足於目前所擁有的台積電、日月光這樣的產業製造優勢基礎上,提供可以讓出資方、技術方皆能受惠的公司法,鼓勵成立新應用的半導體新創企業。 \n 有關公司法修改新創公司的股權建議,盧超群說明,股權結構不應以10元票面為區分,而是應該以普通股(Common Stock)與優先股(Preferred Stock)區分,分別提供給出資方、技術方,讓大家願意挑戰高風險的新創事業,該股權制度比照國際,與國際接軌才有機會吸引國際資金來台灣投資,也才能讓具備技術的創業者有勇於挑戰的誘因。 \n 盧超群表示,會如此建議,是參考美國科技界以此模式成功讓許多新創公司從小做到大,大陸也因為師法與國際接軌的股權制度,成功吸引很多年輕人創業了,台灣亦可參考,讓制度國際化、政策本土化。 \n 此外,半導體產業界還需要另一個與國際接軌的改變,那就是國際購併法。盧超群指出,台灣企業需要國際級的購併法,由法來定義什麼是惡意、什麼是善意,而不是以情緒化、辨論的方式爭執;以先前日月光、矽品兩大封測廠的購併爭議來說,其實提供台灣針對國際購併進行討論的正面意義,也希望在實際立法上能有進展。

  • 幫學生創業 第一科大設創投

    幫學生創業 第一科大設創投

     創業難,難在沒有第一桶金,高雄第一科技大學鼓勵青年勇於追夢成立第一科大天使投資(股)公司,投資師生新創事業,不介入經營,但將依規定配股、檢視財報等執行股東權益,目前已10組有意爭取,包括經營手機App研發、美妝店等行業。 \n 近年,第一科大轉型為國內首所創業型大學,培育學生具備創新特質及擁有熱忱、投入與分享創業家精神為職志。創投公司由南部企業家、校友會出資,短短3個月即募得3410萬元。 \n 學校創新創業中心經理王嘉宏指出,主要標的物鎖定校園創業,短期獲利可能無法回收,但重在創業精神。他說明,將輔導創業團隊成立公司,再審核計畫案;未來也將審視績效投資管理及財報,若公司有營收須提撥給股東。 \n 目前預備創業團隊,大約有10組,有成立LED燈管、App技術研發、美容美妝等公司等行業。王嘉宏說,創投公司資本額不高,以投資小規模事業為主,未來若成績不錯將擴大規模。 \n 校長陳振遠表示,新創事業面臨資金需求門檻高、技術變化快、市場競爭激烈等風險,藉由創業競賽活動或專家投入評估,第一科大天使投資公司將實質協助創業資金挹注及業師經驗傳承等資源,大幅增加創業團隊成功機會。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