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鬼魂的搜尋結果,共100

  • 2搖擺州不挺 傳黨大老鬼魂復仇

    2搖擺州不挺 傳黨大老鬼魂復仇

     美國亞歷桑那州由紅轉藍,被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攻破。媒體報導川普如果真的敗選是報應,因他得罪在該州擔任參議員超過30年的已故黨內大老麥肯。政治媒體Politico雜誌總編輯洪薛爾推文說:「這就像是麥肯的鬼魂最後一次向川普比倒讚(拇指向下)手勢。」

  • 凌晨3點喊愛犬上樓突反常狂吠 監視器傳出「詭異低語」

    凌晨3點喊愛犬上樓突反常狂吠 監視器傳出「詭異低語」

    愛犬若出現反常行為,可能是看到不乾淨的東西。國外一名狗飼主在凌晨3時20分時,從2樓呼喊愛犬上樓,豈料狗到樓上後,卻反常的不斷狂吠,讓她感到相當困惑,之後便查看寵物監視器,豈料竟聽到「兒童低語聲」,讓她瞬間寒毛直豎。

  • 媽誤闖廢墟拍到人臉貼窗狂盯 女兒憂撞鬼赴現場秒笑炸

    媽誤闖廢墟拍到人臉貼窗狂盯 女兒憂撞鬼赴現場秒笑炸

    美國有一名媽媽,日前散步時闖入一處廢棄豪宅,眼看外觀設計非常豪華,但看似已荒廢無人居住,讓她忍不住拿出手機拍攝,之後便傳給女兒看,但女兒卻意外發現,影片中豪宅內的窗戶邊,竟有人頭趴著凝視她的媽媽,擔心可能是撞鬼了,嚇得造訪該地想查明真相,才發現是烏龍一場。

  • 搭夜車北上乘客詭異多1人 下車後司機收票根秒發毛

    搭夜車北上乘客詭異多1人 下車後司機收票根秒發毛

    農歷七月鬼門開期間,不少人注意民俗禁忌,也有人大膽分享自己撞鬼經歷,總是讓人聽得毛骨悚然。日前有一名網友提到,研究所同學搭夜車北上時,原本車上僅有12人,沒想到中途休息後,車上乘客竟多了1人,當時他們以為漏算,因此也未多想,豈料等他抵達台北後,結局不禁讓他寒毛直豎。

  •  《戲說台灣》女星被爆跟三鬼魂 師姐曝「驚人身分」:找機會報仇

    《戲說台灣》女星被爆跟三鬼魂 師姐曝「驚人身分」:找機會報仇

    演出本土劇《戲說台灣》走紅的資深女星周又珈,今年5月踏入婚姻後淡出螢光幕,不過半年前與老公出席春酒活動時,因為氣色不好到宮廟拜拜求平安,竟被宮主指出:「身上跟了3條鬼魂」,事後又被一名師姐道出相同的事,讓她嚇的花容失色。

  • 露營半夜驚覺小孩多一人 隔天兒子揭2年前秘密媽發毛

    露營半夜驚覺小孩多一人 隔天兒子揭2年前秘密媽發毛

    正逢農曆七月鬼門開,有靈異體質的人,總能感應到一些東西。日前有一名女網友提到,今年5月與朋友至苗栗的深山露營,傍晚邊烤肉邊飲酒時,她突然想確認現場小朋友們的狀況,因此數起孩子的數量,才驚覺多了一人,而且還靠帳逢非常近,讓她當下不敢亂看,直到隔日兒子的一句話,更是讓她毛骨悚然。

  • 中元節的狂歡基因

    中元節的狂歡基因

    拜訪古今中外的神佛仙妖,周遊東南西北的神話傳說,揭開魑魅魍魎的神祕印象,窺探天地神人的玄妙邏輯,還你一個有仙氣又有煙火氣的大千世界!

  • 工地監視警報凌晨大響畫面見白衣女 3分鐘到場秒發毛

    工地監視警報凌晨大響畫面見白衣女 3分鐘到場秒發毛

    農曆7月鬼門開後,讓不少民眾人心惶惶,而國外也有不少靈異事件發生。英國一名保全日前凌晨查看監視器影像時,發現畫面中出現一名穿白洋裝的女子,緩緩的飄過鏡頭,起初以為是有人偷闖入,於是派人立即至現場查看,但卻未看到任何人,讓他不禁毛骨悚然。

  • 7月鬼門開 總統府傳5樓樑上都是鬼、地底藏屍骨

    7月鬼門開 總統府傳5樓樑上都是鬼、地底藏屍骨

    農曆7月鬼門開,不少民俗專家、命理老師紛紛提醒注意事項,而台灣有哪些靈異地點也再度引發討論,總統府就是其中之一,不只電梯傳出自動打開、忽上忽下,半夜還有日本兵踢正步,甚至有命理老師進到總統府後,看見一堆「好兄弟」。

  • 路過維冠倒塌事發地 2歲兒突喊「好多人」媽秒背脊發涼

    路過維冠倒塌事發地 2歲兒突喊「好多人」媽秒背脊發涼

    2016年2月6日高雄美濃發生芮氏規模6.6地震,造成維冠金龍大樓倒塌,釀115死的悲劇,如今事隔4年,當地人仍難以忘懷。日前一名女網友透露,2年前姊姊開車到一半,2歲兒子突然說「媽媽那裡好多人」,讓她感到相當困惑,下秒驚覺行經路段竟是維冠大樓倒塌處,不禁寒毛直豎。

  • 道家版《與神同行》十殿審判定來世

    道家版《與神同行》十殿審判定來世

    農曆四月十七日(今年國曆五月九日)是「十殿轉輪王」的誕辰,道家的陰間審判官「十殿轉輪王」,負責判定亡魂的輪迴,正如韓國電影《與神同行》中,死後必須通過「陰間閻王」審判才能投胎轉世的劇情。新北市石門的「金剛宮」占地一.三公頃,是北台灣唯一有「地府殿」(地府場景)的宮廟,許多國片都在此取景拍攝。栩栩如生的地府殿,共分為十殿,亡魂依序經過前九殿審判,諸如「倒吊拉腸」、「蒸頭刮腦」等極刑,最後才會抵達第十殿,接受決定來世的終極審判。 \n \n「十殿轉輪王」的由來起源於唐朝。傳說唐太宗李世民某晚夢見遊地府被追殺,危急時出現一名白袍小將救駕,於是唐太宗連夜召見徐茂公(唐朝名將)。徐茂公稟告自己夜觀星象的結果後,兩相印證後斷言將有兵災,唐太宗因此根據夢境畫出白袍小將的畫像並派人訪查,最後找到薛仁貴(唐朝名將)。薛仁貴最後不但救駕有功,還平定多起亂事,負責鎮守軍事要地「玄武門」。 \n唐太宗魂遊地府一事傳開後,民間流傳起「地獄說」,唐太宗更冊封「十殿閻羅」。傳說「十殿轉輪王」就是薛仁貴,不過金剛宮董事長許裕仁認為,此說無從考證,「每五百年,轉輪王的職務就會輪值一次,不一定是同一位神尊擔任。」 \n \n根據民間說法,「十殿轉輪王」可決定所有鬼魂的命運。在第十殿中,設有一座轉盤,轉盤上有牛、豬、蠍子、老鼠和蜈蚣等昆蟲牲畜,藉以論斷亡魂轉世投胎的貧富貴賤。 \n \n \n \n \n更多 CTWANT 報導 \n \n

  • 肉眼看Wi-Fi?神秘外型如鬼魅

    智慧型手機時代,大眾對網路需求越來越高,對於沒有網路吃到飽的人來說,一走進公共場所或是市內,第一件事就是搜尋最近的WI-FI網路,但如果WI-FI可以用肉眼看見,你能想像是長什麼樣子嗎?一名英國新堡(NewCastle)大學博士生發明了一台「訊號捕捉器」,可以將WI-FI訊號捕捉並化作影像,其樣貌如魂魄,令人嘆為觀止! \n \n英國一名就讀新堡大學建築與交互設計博士學位的路易斯(Luis Hernan),Luis本身就對隱身於生活週遭的網絡系統感到著迷,身為Digital Ethereal 專案成員的一分子,該專案志力於將日常生活中不可見的事物顯現出來。他自製裝置掃瞄 Wi-Fi 訊號,透過訊號不同強弱配上不同的色彩來展現,其中紅色訊號最強、藍色訊號最弱。 \n \nLuis表示,「我稱它們作幽靈體,因為無線網絡讓我聯想到鬼魂,它們一直在這可是用肉眼無法見到」。他利用自製的儀器,透過連續斷層掃描的方式,將無線網絡轉換成彩色LED。其結果顯示出,無線網絡表現出多重色彩,以旋轉纏繞的方式附著於生活週遭的人事物。 \n \nLuis甚至製作了一個APP「Kirlian」,它可以讓人們看到周圍的Wi-Fi強度,此APP可於Android平台上下載到。Luis希望大家都能透過此檢測器,觀測到生活中無形的網絡發生的各種變化。

  • 中元節進影廳驚見「人頭從天而降」 聶雲嚇壞忙安撫觀眾

    中元節進影廳驚見「人頭從天而降」 聶雲嚇壞忙安撫觀眾

    電影《第九分局》日前舉辦的中元節搶先試膽場影片曝光,男廁中血淋淋的鬼手從垃圾桶裡伸出來和女廁中的無眼鬼突擊把觀眾嚇好嚇滿,進影廳前還有人頭從天而降歡迎,而主持人聶雲主持到一半還突然全場暗燈,衝出一群活屍和影迷近距離接觸,有人甚至嚇到蜷縮在椅子上不敢直視。 \n \n最後聶雲邀請受驚觀眾到台前大合照時,一具假人屍體更從天花板上高速墜下,不只驚嚇到全場觀眾,連事先不知情的聶雲和王鼎霖也中招,王鼎霖表示:「我嚇死了,這個橋段我事先完全不知道。」受驚嚇的聶雲還反嗆:「你最好不知道啦!」 \n \n電影最新「動作、特效與化妝」篇幕後花絮同時曝光,其中讓邱澤膽顫心驚的「荒山女鬼海」畫面驚人,最讓影迷好奇的鬼魂特效呈現,導演王鼎霖也作出解釋:「人死後會變鬼,因此片中鬼魂遠看像人,近看才會看出端倪。」該片29日上映。 \n \n \n

  • 用「鬼魂」來賺錢? 鬼屋成遊覽聖地

    用「鬼魂」來賺錢? 鬼屋成遊覽聖地

    最近是農曆七月,鬼門大開的時節。許多靈異事件、傳說甚囂塵上。大家對於「鬼」是又好奇又害怕,嘉義縣民雄鄉這間鬼屋咖啡廳,就是因為大家這樣的心理而有名。這間咖啡廳位於「民雄鬼屋」劉家古厝旁,劉氏古厝因許多謠傳而聲名大噪。社會上對於民雄鬼屋的討論一直絡繹不絕,比較有名的如婢女投井、駐軍突然舉槍自戕等等,這些穿鑿附會使的劉家古厝一直帶著神祕的色彩,而與之一牆之隔的鬼屋咖啡,也因此而爆紅。 \n \n事實上不管是國內、外,鬼屋似乎都會成為熱門參觀景點。如《哈利波特》中的霍格華茲,實際上是位於英國的安尼克城堡(Alnwick Castle),據傳城堡裡有一位「灰色夫人」。 \n有人說這位灰色夫人是維多利亞時代一位年輕的女僕,她某天在廚房工作時不小心摔到了斜槽的隧道裡。而其他人並沒有發現將食物投進槽道造成她被活活壓死。有人說直到現在,這位夫人的鬼魂還繼續在安尼克城堡中徘徊。 \n \n雖然現今科技發展如日中天,但這些超自然的現象還是令大家津津樂道。 \n

  • 凶宅怎麼賣?網揭房仲真相

    買房或租房最怕遇到凶宅了,在日本如果租客或房客在住宅中因非自然原因死亡,例如自殺、謀殺或意外等等,這樣的凶宅被稱為「事故物件」,還有一種特殊職業叫做凶宅房仲,專門經手這樣的房子。 \n在日本有許多迷信的人,他們相信自殺或被謀殺的鬼魂會附在人身上,所以十分忌諱凶宅,已經擔任凶宅房仲五年的黑澤良平日前接受訪問,他透露他專門經手這類的「事故物件」,負責將房子整修和翻新,最後再以便宜的價格賣出,他說「從我這裡買房子的客戶,有大部分是年輕人,他們並不相信鬼魂的存在。」 \n日本目前也面臨人口下降的問題,根據國家人口研究所的研究顯示,預計到2065年時日本的人口將從1.27億下降至8800萬,代表房子可能會比人還要多,對於凶宅房仲而言,可能也將產生更多的「事故物件」,黑澤良平說「雖然有點奇怪,但我認為這份工作很有趣,因為總是和死亡相關,而我也可以幫助許多人度過難關。」

  • 兩岸史話-發光的鬼魂 在江面上遊蕩

    兩岸史話-發光的鬼魂 在江面上遊蕩

     在巫峽之中,有一些可憐的罪犯,被關在由岩石挖鑿的牢獄,獄卒將他們從上方拋入獄中之後,他們再也沒有希望逃離,除非以身試險縱身躍入底下的江河。在這裡我們也發現各種類型的居民,有一部分是老子的信徒,在此幽暗偏僻之處,過著遺世獨立的生活。 \n 舵手所有誇張的舉動都是他的手段之一,所以當他領取應得的酬勞時,又額外要求一點小費,作為他冒險救我們性命的報償。其實只要算算遍布江邊的船隻殘骸、看看那些隨時待命的救生小船,再瞧瞧中國人都在險灘頭下船,自己帶著貨物走陸路直到水流平緩處,就可以知道穿越這道急流有多麼危險。 \n 煤礦村小孩參一腳 \n 這個名為青灘的急流是汽船航行揚子江上游的最大阻礙。我們必須從村子裡雇用五十名縴夫來幫忙,把船逆著每小時速度約八浬(約十五公里)的湍流往上拉;但我以為布雷基斯頓船長所提到的那類汽船,沒有理由不能航行於此處或其他急流河段,因為我們可以將蒸汽的力量隔離出來加以利用,或是拖曳船隻上行,或是防止船隻下衝過猛造成危險。只要揚子江一旦開放通商,必定馬上會有嶄新的科技來完成這項目標。 \n 這段峽谷內的山勢和下游牛肝峽同樣雄偉。十一日,我們來到一個圍著城牆的小鎮,鎮名叫歸(今秭歸),在這裡沒有看到一艘船、一個人,一點買賣的跡象都沒有。喔不!我想起來了,河岸上的確有個人,是個乞丐,但連他也準備要離開了。我們在此停留一夜,翌日上午去參觀一個叫巴東的地方的幾處礦場,蘊藏煤礦的石灰岩層與江岸幾乎成九十度角巍然聳立。岩石表面挖了一些平坑,但規模都很小,只是簡陋不深的溝槽,既未挖鑿豎坑也無通風設備。 \n 此地礦藏豐富,即使只靠著礦工這些簡陋的設備,產量仍十分可觀,但品質卻比不上我們在更上游處所購得的煤炭。礦工工作時,帽子上都附有一盞燈,和我們在戴維爵士發明安全礦燈之前使用的帽燈差不多。礦工將煤礦從坑口沿著石壁表面鑿出的細長凹槽往下推,再由婦女放入簍中進行搬運。 \n 這一帶有幾個煤礦村,村裡的每戶人家全都從事此業,小孩負責將煤與水、泥土混合,然後注入塊狀模型中,製作每塊約一斤重的燃料。礦工每個星期大約可以賺七先令,工作時間則是從上午七點到下午四點左右。 \n 馮.李希霍芬男爵在書中告訴我們,湖南與湖北的煤藏豐富,四川也有廣大煤田。他還說以目前全世界的煤消耗量來看,光是山西南部蘊藏的煤礦便足以供應數千年之久,然而,就在上述各地,儘管腳下藏有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煤礦,當地的中國人卻還是經常儲存木柴和小米稈作為冬天取火之用。這廣大的煤礦田將是中國未來強盛的基礎,而蒸汽則是開發這片礦物財源的一大利器。 \n 十八日上午抵達的巫山峽(即巫峽)全長超過二十哩(約三十二公里),進入時大約是十點。江水非常和緩,峽口的風光更是我們至今所見最美的景致之一。此處亂山林立,最遠端的山峰有如一顆經過琢磨的藍寶石,一道道雪線在陽光下閃爍不定,就好像寶石表面閃耀著光芒,而懸崖峭壁的線條顏色逐漸加深,直到融入了層巒疊嶂、光影氾濫的前景。 \n 槍彈打在岩石上 \n 駐防在川鄂邊界的一艘砲船的軍官,警告我們要提防盜匪,他們這麼做並非沒有道理。我們下錨的地方巨岩參天,把四周圍遮蔽得漆黑一片,將近十點的時候,船長派人轉達要我們隨身備著武器,因為到處都有盜賊伺機而動。剛剛有一艘船靜悄悄地從旁駛過,船上的人還竊竊私語。我們和對方打招呼,但他們沒有應聲,我們便朝他們頭上開槍。我們開槍後,岸上不遠處有幾個人以一閃火光、一記槍鳴作為回應。 \n 從此刻開始,我們便徹夜戒備,到了凌晨兩點左右,所有人又再度被喚醒,準備對付一艘悄悄移近我們停泊處的船隻。這回我們逼不得已還是開槍,槍彈打在岩石上砰然作響,倒也嚇阻了暗處的敵人,使其不再繼續靠近。 \n 這些擾人清夢的盜賊對這個河段的地勢必然瞭若指掌,因為這裡即使在白天也相當陰暗,晚上更是一絲光線也沒有,一般商船根本不敢冒險駛離四周為岩石所包圍的停泊處一步。在這處峽谷停留的另一夜,僕人在我的艙房外叫喚,只見他滿臉驚恐地告訴我,說他剛剛看到一群發光的鬼魂在江面上遊蕩。 \n 我從未見過這名僕人如此驚惶失措,顯然是發生什麼不尋常的事,於是我們隨著他來到甲板上,朝頭頂上高約八百呎(約二百四十公尺)的崖壁望去,竟見到三盞燈火在岩石表面展現一連串不可思議的變化。這時候老僕人臉上冷汗直流,他說他看得出來有幾個像精靈一樣的形體在揮舞著燈火,警告旅者遠離深淵邊緣: \n 這群天使,個個揮舞著手,多麼美妙的畫面: \n 他們猶如陸地上的信號,是一盞盞美麗燈火。 \n 其實這個現象可以有合理的解釋,那就是在巫峽之中,有一些可憐的罪犯,被關在由岩石挖鑿的牢獄,獄卒將他們從上方拋入獄中之後,他們再也沒有希望逃離,除非以身試險縱身躍入底下的江河。在這裡我們也發現各種類型的居民,有一部分是老子的信徒,在此幽暗偏僻之處,過著遺世獨立的生活。 \n 我們在某個洞穴中,看見這樣一位道教哲人的遺骸,據僕人對我說,這名隱士去世時已屆兩百歲高齡。有幾名船夫也說他們知道他至少也有一百歲了。他的骨骸就在洞穴中央,上面放了一些石頭和土塊,那是過往的山中居民草草堆起的小石塚。 \n 二月十五日,上溯急流時出事了。忽然間一陣大風襲來,加上江水的強力漩渦,船幾乎整個翻覆。 \n (待續)

  • 《西方鏡頭看近代東西交會》──發光的鬼魂 在江面上遊蕩(八)

    舵手所有誇張的舉動都是他的手段之一,所以當他領取應得的酬勞時,又額外要求一點小費,作為他冒險救我們性命的報償。其實只要算算遍布江邊的船隻殘骸、看看那些隨時待命的救生小船,再瞧瞧中國人都在險灘頭下船,自己帶著貨物走陸路直到水流平緩處,就可以知道穿越這道急流有多麼危險。 \n \n煤礦村小孩參一腳 \n \n這個名為青灘的急流是汽船航行揚子江上游的最大阻礙。我們必須從村子裡雇用五十名縴夫來幫忙,把船逆著每小時速度約八浬(約十五公里)的湍流往上拉;但我以為布雷基斯頓船長所提到的那類汽船,沒有理由不能航行於此處或其他急流河段,因為我們可以將蒸汽的力量隔離出來加以利用,或是拖曳船隻上行,或是防止船隻下衝過猛造成危險。只要揚子江一旦開放通商,必定馬上會有嶄新的科技來完成這項目標。 \n這段峽谷內的山勢和下游牛肝峽同樣雄偉。十一日,我們來到一個圍著城牆的小鎮,鎮名叫歸(今秭歸),在這裡沒有看到一艘船、一個人,一點買賣的跡象都沒有。喔不!我想起來了,河岸上的確有個人,是個乞丐,但連他也準備要離開了。我們在此停留一夜,翌日上午去參觀一個叫巴東的地方的幾處礦場,蘊藏煤礦的石灰岩層與江岸幾乎成九十度角巍然聳立。岩石表面挖了一些平坑,但規模都很小,只是簡陋不深的溝槽,既未挖鑿豎坑也無通風設備。 \n此地礦藏豐富,即使只靠著礦工這些簡陋的設備,產量仍十分可觀,但品質卻比不上我們在更上游處所購得的煤炭。礦工工作時,帽子上都附有一盞燈,和我們在戴維爵士發明安全礦燈之前使用的帽燈差不多。礦工將煤礦從坑口沿著石壁表面鑿出的細長凹槽往下推,再由婦女放入簍中進行搬運。 \n這一帶有幾個煤礦村,村裡的每戶人家全都從事此業,小孩負責將煤與水、泥土混合,然後注入塊狀模型中,製作每塊約一斤重的燃料。礦工每個星期大約可以賺七先令,工作時間則是從上午七點到下午四點左右。 \n馮.李希霍芬男爵在書中告訴我們,湖南與湖北的煤藏豐富,四川也有廣大煤田。他還說以目前全世界的煤消耗量來看,光是山西南部蘊藏的煤礦便足以供應數千年之久,然而,就在上述各地,儘管腳下藏有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煤礦,當地的中國人卻還是經常儲存木柴和小米稈作為冬天取火之用。這廣大的煤礦田將是中國未來強盛的基礎,而蒸汽則是開發這片礦物財源的一大利器。 \n十八日上午抵達的巫山峽(即巫峽)全長超過二十哩(約三十二公里),進入時大約是十點。江水非常和緩,峽口的風光更是我們至今所見最美的景致之一。此處亂山林立,最遠端的山峰有如一顆經過琢磨的藍寶石,一道道雪線在陽光下閃爍不定,就好像寶石表面閃耀著光芒,而懸崖峭壁的線條顏色逐漸加深,直到融入了層巒疊嶂、光影氾濫的前景。 \n \n槍彈打在岩石上 \n \n駐防在川鄂邊界的一艘砲船的軍官,警告我們要提防盜匪,他們這麼做並非沒有道理。我們下錨的地方巨岩參天,把四周圍遮蔽得漆黑一片,將近十點的時候,船長派人轉達要我們隨身備著武器,因為到處都有盜賊伺機而動。剛剛有一艘船靜悄悄地從旁駛過,船上的人還竊竊私語。我們和對方打招呼,但他們沒有應聲,我們便朝他們頭上開槍。我們開槍後,岸上不遠處有幾個人以一閃火光、一記槍鳴作為回應。 \n從此刻開始,我們便徹夜戒備,到了凌晨兩點左右,所有人又再度被喚醒,準備對付一艘悄悄移近我們停泊處的船隻。這回我們逼不得已還是開槍,槍彈打在岩石上砰然作響,倒也嚇阻了暗處的敵人,使其不再繼續靠近。 \n這些擾人清夢的盜賊對這個河段的地勢必然瞭若指掌,因為這裡即使在白天也相當陰暗,晚上更是一絲光線也沒有,一般商船根本不敢冒險駛離四周為岩石所包圍的停泊處一步。在這處峽谷停留的另一夜,僕人在我的艙房外叫喚,只見他滿臉驚恐地告訴我,說他剛剛看到一群發光的鬼魂在江面上遊蕩。 \n我從未見過這名僕人如此驚惶失措,顯然是發生什麼不尋常的事,於是我們隨著他來到甲板上,朝頭頂上高約八百呎(約二百四十公尺)的崖壁望去,竟見到三盞燈火在岩石表面展現一連串不可思議的變化。這時候老僕人臉上冷汗直流,他說他看得出來有幾個像精靈一樣的形體在揮舞著燈火,警告旅者遠離深淵邊緣: \n這群天使,個個揮舞著手,多麼美妙的畫面: \n他們猶如陸地上的信號,是一盞盞美麗燈火。 \n其實這個現象可以有合理的解釋,那就是在巫峽之中,有一些可憐的罪犯,被關在由岩石挖鑿的牢獄,獄卒將他們從上方拋入獄中之後,他們再也沒有希望逃離,除非以身試險縱身躍入底下的江河。在這裡我們也發現各種類型的居民,有一部分是老子的信徒,在此幽暗偏僻之處,過著遺世獨立的生活。 \n我們在某個洞穴中,看見這樣一位道教哲人的遺骸,據僕人對我說,這名隱士去世時已屆兩百歲高齡。有幾名船夫也說他們知道他至少也有一百歲了。他的骨骸就在洞穴中央,上面放了一些石頭和土塊,那是過往的山中居民草草堆起的小石塚。 \n二月十五日,上溯急流時出事了。忽然間一陣大風襲來,加上江水的強力漩渦,船幾乎整個翻覆。 \n(待續) \n

  • 帶無眼鬼娃闖禁地 拍到恐怖閉眼照

    帶無眼鬼娃闖禁地 拍到恐怖閉眼照

    世界上是否有鬼魂,一直是個謎團,還有人為了見證超自然力量,甚至不惜一切勇闖禁地。國外有兩名幽靈冒險家,為了試探一尊鬼娃娃是否存在靈異現象,因此帶它闖至鬧鬼勝地,豈料期間他們竟拍到娃娃闔眼,最恐怖的是,這尊洋娃娃眼睛中空,嚇得他們直冒汗。 \n根據《UNILAD》報導,靈異冒險家瓊斯(Craig Jones) 及伍德(Matt Wood),極力研究超自然現象,日前他們向同為靈異愛好者的約克(Miki York),借來鬼娃娃珍妮特(Janet),它已擁有116年的歷史,多次傳出靈異現象,為了測試是否真的會撞鬼,因此便帶它闖入位於英格蘭諾丁漢郡曼斯菲爾德(Mansfield)裡,被封為「惡魔村(The Village of the Damned)」的鬧鬼廢棄建築裡。 \n瓊斯透露「我喜歡靈異的事物,因此才與鬧鬼娃娃一起探險,期間還與它合影」,但自拍後卻發現,珍妮特居然闔眼了,之後才驚覺不對勁「我事後想起來,珍妮特根本沒有眼睛與眼皮,而是呈現中空的」,之後試圖想再拍到類似照片,卻再也沒有出現了,而此次經驗也讓他們驚呼不可思議。 \n據了解,珍妮特的原主人是茱莉(Julie),其曾祖母從1903年就擁有這個娃娃,之後才傳給她,但茱莉一家人卻覺得珍妮特很詭異,只要一靠近它,就會感到頭暈想吐,因此將其鎖在閣樓,更透露閣樓還因此經常傳出腳步聲,嚇得透過推特聯繫上靈異冒險家約克,並將珍妮特送給他。

  • 林肯與166個鬼魂的對話

    林肯與166個鬼魂的對話

     美國作家喬治.桑德斯(George Saunders)以林肯在內戰期間正逢喪子之痛這段歷史記載為起點,以獨特的「靈異」視角,讓眾鬼開口說故事…… \n 談到美國總統林肯,一般人記得的是他結束了美國奴隸制度,甚至不惜為此掀起內戰,然而少有人知的是,在此同時,林肯因稚子威利傷寒過世,正面臨喪子之痛。美國作家喬治.桑德斯(George Saunders)以這段歷史記載為起點,以獨特的「靈異」視角,讓眾鬼開口說故事,描述威利11歲過世後遁入「中陰」,困在死亡與來世之間,徘徊墓園,只為再見父親一面。 \n 桑德斯以這本《林肯在中陰》獲得2017年英國曼布克獎,然而這本之所以成為話題還有一個原因:書中幾乎全本採用對話體,有166個角色在書中發聲,每個靈魂徘徊中陰,都有各自對人世放不下的執著。他也在《紐約時報》採訪中坦言,「這本書有點難、有點怪,不是傳統的小說。但我不是為了炫技而用這個方式寫,而是為了表達出其中的情感核心。」 \n 故事源自桑德斯聽過的一則軼聞,「我聽說:林肯總統悲痛欲絕的夜奔墓園悼念亡子。這個故事在我腦海中盤旋了20年。」原來林肯當時為了凝聚北方反對蓄奴的自由州勢力,舉辦宴會,愛子威利卻同時臥病在床。為了大局,宴會如期進行,威利卻在宴會10天後離世。 \n 歷史上,林肯是解放黑奴的偉人,但回到19世紀,他不是人們認定的好總統,當時美國人民對於林肯的決定有諸多疑慮,尤其是年輕士兵們紛紛死於內戰,總統的決策和舉止不免被放大檢視,引起批評。桑德斯表示,「我也意外發現,林肯上任之初其實聲望異常低迷,他竟有辦法臨危不亂、逆轉頹勢。」 \n 小說中,林肯在威利死後,半夜回到墓園,拖出棺材,抱著兒子的屍體啜泣。徘徊於中陰的鬼魂各個驚嘆,紛紛前來,想對林肯訴說自己的故事,甚至為了幫助林肯與威利,「附身」在林肯身上「合體」,共感彼此的人生經驗,眾鬼這才發現,原來在這世界上痛苦的不只有自己。 \n 時報出版副總編輯嘉世強表示,桑德斯自大學起就信奉藏傳佛教,對佛教「中陰」的概念不陌生,「故事中困在中陰的靈魂多半是小人物,在生前懷有各自的苦痛與執著,以為自己未死,卻被世人遺忘。透過這樣多視角、多層面的敘述方式,桑德斯藉由小說,寫出對每一個小人物的同理與關懷。」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