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鮮卑的搜尋結果,共10

  • 從我和蒙古大夫的相遇說起(二)

    從我和蒙古大夫的相遇說起(二)

     相較於中原的華夏,在中國東北最早出現的民族為肅慎(舜時即有記載,又稱靺鞨,曾建渤海國)與東胡。漢初,匈奴滅東胡,餘眾分為烏桓與鮮卑。烏桓三國時被滅,剩下鮮卑獨秀漠南,漠北則漸為東胡另一支柔然所據。唐末,鮮卑後裔契丹興,建遼。五代時肅慎後裔女真建大金,滅遼。明末女真又號滿州,建清朝,統一全國。於是東胡、肅慎最後在滿族名下,合而為一。 \n 至於北方最早的民族,則是堯舜時的玁狁、熏鬻(葷粥),二者秦漢時皆滅於匈奴,當時匈奴雄踞關外,漢武帝一改和親政策,撻伐匈奴,導致匈奴西遷,鮮卑遂入其地,盡收餘眾,雄視一方。南北朝時,匈奴後裔突厥興,後滅於唐。另一支回紇(鶻)繼起,又滅於唐。從此突厥勢力遠離大漠南北,僅餘三支遠徙西方。南宋時蒙古崛起,所有北方各族都投在蒙古旗下,最後蒙古統一全中國,開疆闢土,建立起史無前例的大元帝國。 \n 至於西北的新疆,古稱西域,唐時回鶻三支西遷入新疆,元時稱畏兀兒。清時稱南疆為回疆,民國時改稱維吾爾,屬突厥語系。元、明時伊斯蘭教在南疆普遍發展,後來成為新疆突厥語系民族共同的信仰。蒙古曾征服天山南北,據《廣祿回憶錄》,廿世紀初,哈密鄉間衣著習尚,尚有明顯蒙古遺風。但今日在新疆,蒙族人數非常少。 \n 母親河畔雄主崛起 \n 「蒙古」一詞,源於南宋理宗紹定元年(公元1228年)長春真人邱處機弟子的《長春真人西遊記》,後來成為通稱。蒙古的來源說法不一,有說出自室韋,有說出自靺鞨,其實整個大漠南北在蒙古崛起之前,曾先後為匈奴、鮮卑、柔然、突厥、回紇、契丹等族戎馬縱橫之地,其居民長期與各民族糅合、分離,且遊牧民族遷徙無常,流動極大,因此蒙古最早應是上述某一民族的支系,或其支系的混合,初起時沒沒無聞,後來才蔚為大族。元史、新元史、明史、清史,都持類似說法。 \n 根據新元史,蒙族國姓乞顏部「孛兒只斤氏……徙於斡難河源不兒罕山之下」,斡難河(母親河之意)即鄂嫩河,發源於外蒙古肯特山。肯特山即不兒罕山,位在鄂嫩河與克魯倫河之間,山的北麓,就是蒙族的發祥地。 \n 薩滿文化整骨醫術 \n 如果把蒙古的文化疆域,自東而西、從南到北畫兩條線的話,那麼這兩條線的交叉點,約在庫倫(今烏蘭巴托)附近,在這片廣袤的土地上,喀爾喀語可以算是標準語。其中烏蘭巴托方言,可說是外蒙的標準語,內蒙則以察哈爾、錫林郭勒一帶為標準語,這也是和外蒙語最接近的一種方言。此外,蒙古語還包括:布里雅特(貝加爾湖周邊,與外蒙古語相近)、達呼爾(保留了許多中古音)、阿富汗(在當地有蒙古血統的人,遠超過能使用蒙語的人),和北疆的衛拉特方言;衛拉特方言還分三支,其中一支就是明末遊牧於塔爾巴哈台(塔城)附近、被準噶爾部逼得徙居俄境窩瓦河(即伏爾加河)岸,又於乾隆三十六年(公元1771年)歷盡辛苦回歸的土爾扈特語。衛拉特蒙語由於位居新疆,本就吸收不少突厥──畏兀兒語,而今又受了俄羅斯語的影響,無怪乎來自東部通遼胡院長的演講,新疆博樂的蒙族要聽不懂了。 \n 科爾沁是鮮卑語,意為「弓箭手」,本是成吉思汗二弟哈撒兒(以善射聞名)所領「護衛軍」的一支,後來成為地理名稱。科爾沁文化厚重,薩滿文化保存較好,而伴隨薩滿的蒙古傳統整骨術──馬背民族生活實踐中日積月累的獨步知識與手法,也在科爾沁保存較好。 \n 相傳兩百多年前的娜仁‧阿柏是科爾沁今日包氏(孛兒只斤氏)整骨的鼻祖,她本是鄂爾多斯人,為尋訪薩滿師父,獨自由西而東到科爾沁草原,拜師之餘,習得一手好醫術,惠人無數,也廣受敬重。更重要的,她和後代子孫有系統的傳承發揚了蒙古固有的整骨療法。 \n 時至今日,蒙醫藥和骨傷科,由於痛苦少,癒合快,費用低,成為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產。此番有幸在蒙醫學術交流會認識一位蘭心蕙質的包桂蘭女士,她整骨的手法輕柔,雙手彷彿有X光,極小的問題也逃不過她的法眼。她府上原與包金山大夫有舊,從小在門後聽大人談接骨,聽到就興奮。她的室友要我猜她某些手法從哪兒學來的,我毫不猶豫的說︰「在夢裡」,事實正是如此。回台後我用桂蘭寄給我的藥包薰蒸,脊椎毛病豁然而癒。有些東西只應天上有,碰到了才知道;有些溝通也不假言語,彷彿電光石火。 \n 瓜果之鄉新疆大美 \n 抵新疆的第二日,胡院長等洽談合作,很快就達成協議,效率驚人。在夏天結束前,通遼一帶有名的黑狗大夫的傳承人鮑榮女士,就已經到新疆坐診了。博州蒙醫院的帕瓦院長認為我們來自東部,就像來自老家的親人,因此熱忱招待。 \n 原來乾隆時曾派察哈爾精兵兩千人攜眷西行屯墾戍邊,這其中有精於醫道的喇嘛隨行,所以蒙醫藥在新疆西部邊境也得到很好的保存,而這些官兵的後代,和從窩瓦河畔重返故土的土爾扈特後人,就構成今日博州蒙族的基礎,可以想見他們是何等的豪邁粗獷。(待續)

  • 兩岸一家人》從我和蒙古大夫的相遇說起(二)

    兩岸一家人》從我和蒙古大夫的相遇說起(二)

    相較於中原的華夏,在中國東北最早出現的民族為肅慎(舜時即有記載,又稱靺鞨,曾建渤海國)與東胡。漢初,匈奴滅東胡,餘眾分為烏桓與鮮卑。烏桓三國時被滅,剩下鮮卑獨秀漠南,漠北則漸為東胡另一支柔然所據。唐末,鮮卑後裔契丹興,建遼。五代時肅慎後裔女真建大金,滅遼。明末女真又號滿州,建清朝,統一全國。於是東胡、肅慎最後在滿族名下,合而為一。 \n至於北方最早的民族,則是堯舜時的玁狁、熏鬻(葷粥),二者秦漢時皆滅於匈奴,當時匈奴雄踞關外,漢武帝一改和親政策,撻伐匈奴,導致匈奴西遷,鮮卑遂入其地,盡收餘眾,雄視一方。南北朝時,匈奴後裔突厥興,後滅於唐。另一支回紇(鶻)繼起,又滅於唐。從此突厥勢力遠離大漠南北,僅餘三支遠徙西方。南宋時蒙古崛起,所有北方各族都投在蒙古旗下,最後蒙古統一全中國,開疆闢土,建立起史無前例的大元帝國。 \n至於西北的新疆,古稱西域,唐時回鶻三支西遷入新疆,元時稱畏兀兒。清時稱南疆為回疆,民國時改稱維吾爾,屬突厥語系。元、明時伊斯蘭教在南疆普遍發展,後來成為新疆突厥語系民族共同的信仰。蒙古曾征服天山南北,據《廣祿回憶錄》,廿世紀初,哈密鄉間衣著習尚,尚有明顯蒙古遺風。但今日在新疆,蒙族人數非常少。 \n \n母親河畔雄主崛起 \n「蒙古」一詞,源於南宋理宗紹定元年(公元1228年)長春真人邱處機弟子的《長春真人西遊記》,後來成為通稱。蒙古的來源說法不一,有說出自室韋,有說出自靺鞨,其實整個大漠南北在蒙古崛起之前,曾先後為匈奴、鮮卑、柔然、突厥、回紇、契丹等族戎馬縱橫之地,其居民長期與各民族糅合、分離,且遊牧民族遷徙無常,流動極大,因此蒙古最早應是上述某一民族的支系,或其支系的混合,初起時沒沒無聞,後來才蔚為大族。元史、新元史、明史、清史,都持類似說法。 \n根據新元史,蒙族國姓乞顏部「孛兒只斤氏……徙於斡難河源不兒罕山之下」,斡難河(母親河之意)即鄂嫩河,發源於外蒙古肯特山。肯特山即不兒罕山,位在鄂嫩河與克魯倫河之間,山的北麓,就是蒙族的發祥地。 \n \n薩滿文化整骨醫術 \n如果把蒙古的文化疆域,自東而西、從南到北畫兩條線的話,那麼這兩條線的交叉點,約在庫倫(今烏蘭巴托)附近,在這片廣袤的土地上,喀爾喀語可以算是標準語。其中烏蘭巴托方言,可說是外蒙的標準語,內蒙則以察哈爾、錫林郭勒一帶為標準語,這也是和外蒙語最接近的一種方言。此外,蒙古語還包括:布里雅特(貝加爾湖周邊,與外蒙古語相近)、達呼爾(保留了許多中古音)、阿富汗(在當地有蒙古血統的人,遠超過能使用蒙語的人),和北疆的衛拉特方言;衛拉特方言還分三支,其中一支就是明末遊牧於塔爾巴哈台(塔城)附近、被準噶爾部逼得徙居俄境窩瓦河(即伏爾加河)岸,又於乾隆三十六年(公元1771年)歷盡辛苦回歸的土爾扈特語。衛拉特蒙語由於位居新疆,本就吸收不少突厥──畏兀兒語,而今又受了俄羅斯語的影響,無怪乎來自東部通遼胡院長的演講,新疆博樂的蒙族要聽不懂了。 \n科爾沁是鮮卑語,意為「弓箭手」,本是成吉思汗二弟哈撒兒(以善射聞名)所領「護衛軍」的一支,後來成為地理名稱。科爾沁文化厚重,薩滿文化保存較好,而伴隨薩滿的蒙古傳統整骨術──馬背民族生活實踐中日積月累的獨步知識與手法,也在科爾沁保存較好。 \n相傳兩百多年前的娜仁‧阿柏是科爾沁今日包氏(孛兒只斤氏)整骨的鼻祖,她本是鄂爾多斯人,為尋訪薩滿師父,獨自由西而東到科爾沁草原,拜師之餘,習得一手好醫術,惠人無數,也廣受敬重。更重要的,她和後代子孫有系統的傳承發揚了蒙古固有的整骨療法。 \n時至今日,蒙醫藥和骨傷科,由於痛苦少,癒合快,費用低,成為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產。此番有幸在蒙醫學術交流會認識一位蘭心蕙質的包桂蘭女士,她整骨的手法輕柔,雙手彷彿有X光,極小的問題也逃不過她的法眼。她府上原與包金山大夫有舊,從小在門後聽大人談接骨,聽到就興奮。她的室友要我猜她某些手法從哪兒學來的,我毫不猶豫的說︰「在夢裡」,事實正是如此。回台後我用桂蘭寄給我的藥包薰蒸,脊椎毛病豁然而癒。有些東西只應天上有,碰到了才知道;有些溝通也不假言語,彷彿電光石火。 \n \n瓜果之鄉新疆大美 \n抵新疆的第二日,胡院長等洽談合作,很快就達成協議,效率驚人。在夏天結束前,通遼一帶有名的黑狗大夫的傳承人鮑榮女士,就已經到新疆坐診了。博州蒙醫院的帕瓦院長認為我們來自東部,就像來自老家的親人,因此熱忱招待。 \n原來乾隆時曾派察哈爾精兵兩千人攜眷西行屯墾戍邊,這其中有精於醫道的喇嘛隨行,所以蒙醫藥在新疆西部邊境也得到很好的保存,而這些官兵的後代,和從窩瓦河畔重返故土的土爾扈特後人,就構成今日博州蒙族的基礎,可以想見他們是何等的豪邁粗獷。(待續)(張依依/台北) \n

  • 外蒙發現鮮卑女戰士遺骨 可能是花木蘭原型

    外蒙發現鮮卑女戰士遺骨 可能是花木蘭原型

    外蒙古的考古學家,發現了兩名古代鮮卑女戰士的遺骨,骨骼狀況表明她們「弓馬嫻熟」,剛好也正是「木蘭詩」的時代。 \n生活科學(LiveScience)報導,研究人員說,這兩位女性生存在鮮卑時期(公元147年至552年,東漢桓帝建和元年至南朝梁承聖元年),這段時期是東漢末年到南北朝,歷經三國亂世到五胡亂華,是中國大分裂的動盪時期。 \n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的考古學家克里絲蒂‧李(Christine Lee)和雅哈達‧岡薩雷斯(Yahaira Gonzalez)在中國大陸和外蒙古工作了16年,她在蒙古北部鄂爾洪省(Orkhon)的Airagiin Gozgor考古遺址持續發掘,在一處墓地中發現了這兩名女戰士的遺骨。 \n在過去的4年間,李與她的同事們分析了該地點29座墓葬中的遺骨,其中16位男性、10位女性,另有3人無法判斷性別。發現在鮮卑部落,男女都善長騎馬與射箭,顯然男女都要一起捍衛家園。 \n李補充說,許多歷史學家都認為《木蘭詩》最有可能出現在南北朝時期的北方,因為詩中的用詞以及兵役制度,都傾向於北朝,比如「昨夜見軍帖,可汗大點兵」,這反映兩件事:第一,兵役制度是家戶徵丁,這不是南朝的做法;第二,「可汗」是最高領導者,顯然是塞北游牧部落的首領。 \n李告訴「生活科學」,她的研究,佐證了前人對《木蘭詩》的發現。 \n李解釋兩位女性為何是戰士的原因,她說,骨上有明顯的大塊肌肉附著處,這是此人很健壯的特徵,她們善於騎馬。另外拇指也有重複運動的痕跡,顯示很常挽弓射箭。 \n她指出,當時在華中以南的南朝中國人,很難想像北方女性如此活躍,南朝人認為婦女擁有那麼多技能是一件壞事,這意味著不受控、放蕩。但是從本質上講,這是中國人對長城之外游牧文化的岐視。 \n分析兩名女戰士的年齡,一名超過50歲,另一名年齡約為20歲,不知她們的關係為何,但很可能是上流精英階級,因為她們雖然會騎馬射,卻沒有作戰受傷的痕跡,也許是部落貴族女子,不需參與戰鬥,但她們仍然將騎射技能練習的極好。 \n該研究尚未發表在相關期刊上,論文原定於4月中旬在美國的人類學協會年會上發表,但是該大會因冠狀病毒大流行而被取消。

  • 室韋人身世之謎 多源民族綜合體

     居住在內蒙古室韋鎮的室韋族,是中國最北端的少數民族,古書記載他們在大雪時「騎木而行」,應該是最早漢人見到雪撬時的看法;部分俄羅斯族可能也屬室韋人,至今學術界對室韋族的分類仍有爭議。 \n 在中國歷史上,漢民族一直受到北方民族的欺凌,但室韋族很特別,這個部族的人口不多,西元9世紀末,也就是唐朝末年,契丹於西北興起,大舉攻襲附近部落,室韋族的部落西遷南徙,採用了新的稱號。南宋時期名震亞歐大陸的蒙古族,即是室韋的蒙兀部西遷後發展形成。 \n 所以在中國史書的記載中,室韋人為「契丹之類」「丁零之苗裔」。主體部分出自鮮卑,屬西漢時期東胡後裔。《魏書》說其語言與庫莫奚、契丹和豆莫婁同,《隋書》記其偏處西北方的大室韋,《新唐書》又謂「其語言,靺鞨也」。這些記載反映了室韋不是單一的民族,而是多源的民族綜合體。 \n 也因為如此,今天學術界對其族源眾說紛云,有起源於鮮卑、或烏桓、或肅慎、或丁零、或自成一族系等不同說法,還有說其是春秋戰國前原居中原的北遷居民。 \n 室韋人是狩獵、遊牧民族,婚嫁禮俗是搶親,兩家相許後,男方將女盜走,然後送牛馬為聘禮。居住方式,南北有異:南部部落夏天多遷到貸勃、欠對二山,搭室於樹上巢居,以避蚊蚋之害。其他季節為適應遊牧、遊獵特點,在牛車上屈木為室,以葦編席覆上,人居其中。 \n 北方的室韋人因嚴寒,冬天多入山住土穴,夏天有的部落居樺皮屋。以斜人柱,樺木支撐,上面覆蓋樺皮獸皮,以火塘取暖。

  • 五歲登基推行漢化 他是民族功臣還是罪人?

    西晉末年,由於中原的晉王朝忙於內鬥,發生了八王之亂,百姓流離失所,原本居住在北方的少數民族也深受其害,中原王朝的衰弱,給了北方少數民族一些野心,匈奴、鮮卑、羯、羌、氐等五個少數民族趁機入侵中原,中原大地第一次淪入蠻夷之手,五個少數民族先後登台,把中國北方攪得雞犬不寧,漢族遭到了有史以來的大災難。 \n439年,鮮卑族拓跋氏統一了中國北方,建立了北魏政權,終結了北方一百多年的紛爭。鮮卑族的統治者也漸漸的受到了漢文化的影響,很多皇子從小時候就接觸漢文化,拓跋宏就是其中一位,他從小就深受漢文化的影響,覺得漢文化博大精深,很有魅力。他的父親叫拓跋弘(父子名字讀音相同),拓跋弘在二十來歲時就退位當了太上皇,由拓跋宏繼位,史稱孝文帝,那一年拓跋宏才五歲,所以政事均由他的奶奶馮太后管理。 \n公元490年,馮太后去世拓跋宏開始親政。由於馮太后的管教從小就仰慕漢文化,所以親政後,孝文帝決定推行漢化,此時北魏少數民族殘餘的奴隸制,影響了社會發展,所以接納漢人的制度。 除了改革制度之外,他還努力推行生活方面的漢化,首先將首都從胡化很深的平城(今山西大同)遷到河南洛陽,讓官員百姓穿漢服,還命令各個鮮卑大族改姓漢姓,他自己就從拓跋改姓元,還命令各鮮卑貴族與北方的漢族大姓之家通婚,最後甚至連鮮卑語言都沒了,改講漢話。 \n最後,北魏分裂成東西魏,又分別被北周和北齊所取代,雙方之間也爭鬥了上百年,最終被隋朝所統一。由於鮮卑族的徹底漢化,在之後的歷史上,鮮卑族已經不存在,他們逐漸融入了漢族之中,鮮卑的文化也沒有得到傳承,但是鮮卑人個體一直延續下來,也出了很多名人,比如唐朝詩人元稹,宋朝詞人元好問等。 \n魏孝文帝,五歲繼位,親政之後推行的漢化正常增強了魏國的國力,但是最終也導致,鮮卑民族整體在世界上消失,從這一點來說可以說是民族的罪人;但是從另外一個方面來說,他推行的漢化使得鮮卑族避免了漢族政權的清算,避免了像羯、羌、氐族的亡國滅種,保存了鮮卑族的後代傳承,從這一角度來說,他又是民族的功臣。 \n【本篇文章非正式史實觀點,如有不同觀點,歡迎留言指正】

  • 北魏第一絕智謀臣 最後卻被抄家滅族

    歷朝歷代,許多文臣都是七巧玲瓏心,不但熟讀經史,且深通人性,因此絕大多數人的結局都比較不錯,如改名換姓、富甲天下的范蠡,功成身退、歸隱山林的張良等。不過,凡事皆有例外,在魏晉南北朝時期,輔佐三代帝王,為北魏統一北方做出卓著貢獻的第一謀臣,白馬公崔浩卻是下獄被殺,夷滅三族。 \n崔浩出身高門世家清河崔氏,父親崔宏是北魏的開國功臣,為北魏許多制度的創建做出很大貢獻,被封為「白馬公」。出生自名門望族,年紀輕輕的崔浩,得以入朝為官,他人生最為輝煌的階段,是在北魏太武帝拓跋燾在位時期。在滅胡夏、攻北涼、征南朝、破柔然等重大戰爭中,都離不開這位傑出的謀臣。 \n北魏王朝,在戎馬半生的拓跋燾東征西討下,已成為雄踞北方,虎視南朝的當世第一大國,常言道,盛世修史,拓跋燾為了讓後世子孫,銘記他的豐功偉業,於是下令最為倚重的崔浩編修國史。崔浩網羅朝中博學多才、文采飛揚之士,潛心研讀前朝修史經驗。可惜,所有悲劇的起源,正是源於編修國史一事。 \n崔浩一向自比留侯張良,但在明哲保身、為人處事方面,卻又相去甚遠。在拓跋燾下令滅佛時,當時道士領袖寇謙之,看到大量的僧人無故枉死,雖然佛道殊途,但是他也於心不忍,因此他找到崔浩,希望他能出面勸阻拓跋燾。不過,崔浩不但沒有聽從,反而極力勸告拓跋燾,要加大打擊佛教的力度,導致當時「一境之內,無複沙門」。 \n一時朝野間怨聲載道,以太子拓拔晃為首的鮮卑貴族,一向對佛教推崇有加,更是將崔浩恨的咬牙切齒。崔浩掌權之後,企圖按照漢族的世家大族的傳統思想,整理、分別和規定氏族的高下。他抬高許多漢人世家大族的地位,令眾多鮮卑貴族面上無光。每當拓跋燾出征時,崔浩自恃才略及皇帝寵任,專制朝權。 \n國史修好之後,參與此事的兩個著作令史閔湛、郗標,建議把國史刊刻在石碑上,他們的建議被崔浩採納,將國史所有內容盡數刊刻在上。碑林處於交通便利之處,來往人群密集,由於編修國史時秉筆直書,盡述皇家的各種秘辛,描寫詳盡而無避諱,連皇族拓跋氏一些不願人知的早期歷史都沒有隱去,因此,看完國史的百姓議論紛紛。 \n眾多鮮卑貴族看到後,無不滿懷憤怒,聲色嚴厲的跑到拓跋燾面前告狀,指控崔浩有意暴揚國醜、居心叵測。拓跋燾立刻下令搗毀碑林,同時收捕參與編修的秘書郎吏,並命人召崔浩前來對質,結果在一番質問下,崔浩承認編修國史、選拔著作令時,曾經接受過賄賂。在拓跋燾質問為什麼要這麼編寫時,崔浩只能磕頭認錯。 \n崔浩被押赴刑場行刑時,幾十個官兵對著鬚髮皆白、被折磨的奄奄一息的崔浩身上撒尿,曾經權傾朝野的重臣,如今卻受盡奇恥大辱。而與其家族聯姻的范陽盧氏、太原郭氏、河東柳氏等漢人高族,全部都被誅殺。帝拓跋燾為了緩和鮮卑貴族和漢人士大夫階層之間的矛盾,同時,漢人之間勢力盤根錯節,引起了拓跋燾的戒心和防備,便藉此狠狠打擊了他們的勢力。 \n \n【本篇文章非正式學術論文,如有不同史實觀點,歡迎留言指正】

  • 三國演義的路人甲 事實上卻大破鮮卑十萬鐵騎

    《三國演義》第一百零二回中,出現了一個人物,名叫秦朗,小說中稱此人是魏國前將軍,率領部隊與司馬懿一同與諸葛亮作戰。司馬懿命人假冒秦朗的弟弟秦明詐降蜀軍,結果被諸葛亮識破,將計就計,誘騙司馬懿劫營,最後,魏軍中計大敗,秦朗戰死於亂軍之中。秦朗這個人物在小說中僅出現了他的名字,沒有正面描寫,提及他的篇幅前後也不過幾千字,這是一個典型的可有可無的「路人甲」。 \n《三國演義》取材自正史《三國志》,敘事「七實三虛」。其實在歷史上,秦朗確有其人,只不過小說將此人的事蹟和官職虛構了。在真實的歷史上,這個秦朗大有來頭,且人生十分傳奇,他至少與曹操、關羽、張飛、曹叡、司馬懿等一大堆聲名顯赫的大人物有過密切的聯繫。我們來看看這個被篡改的人物有怎樣傳奇的人生吧。 \n建安三年,曹操於下邳圍困呂布,眼看就要破城。這時,跟隨劉備依附曹操的關羽,忽然來找曹操,他向曹操提出了一個要求:他希望城破以後,能夠將一個女人賜給他。曹操問他是什麼樣的女人。關羽回答:就是秦宜祿的前妻杜氏。秦宜祿是呂布的手下,此人前妻杜氏頗有姿色,遠近聞名。曹操當時沒有說什麼。不過他心中暗自嘀咕:連關羽都動了心,這個杜氏到底有多美?後來下邳城破,呂布被擒殺,呂布的部隊被曹操兼併,軍屬自然都做了俘虜。曹操這時暗中觀看杜氏,結果,這一看就失控了。身為「少婦控」的曹操被杜氏的魅力折服。於是乎,曹操不但沒有將杜氏賜給關羽,反而自己收歸己有。 \n曹操收了杜氏,當時杜氏還帶著一個孩子,這個孩子就是秦宜祿之子,本文的主角,秦朗。要說起來,曹操不但養著杜氏,而且連秦朗也一併收養,不但收養,而且十分寵愛,親自調教。曹操曾指著秦朗自豪的對別人誇耀:「你們有誰見過像我這樣寵愛繼子的嗎?」秦朗因為母親的緣故,幸運的得到了當時最有權勢之人的眷顧。但是,秦朗的生父秦宜祿就悲劇了。秦宜祿在呂布敗後也被曹操收編,並封了一個小官。後來張飛刺激秦宜祿說:「你老婆被曹操霸占,你還有臉跟著曹操幹,你這綠帽子都戴到腳脖子了,別跟曹操那貨了,跟我大哥劉備吧,他絕不會搶你的女人,他視女人如糞土!」 \n秦宜祿說:「飛哥,嚴格的說,杜氏不再是我的老婆了,那是我的前妻,前任,過去式。」張飛一瞪眼:「前任也曾是你的女人,再說了,你親生兒子現在也跟著曹操呢,你不害臊嗎?你還算是男人嗎?」這話一說,秦宜祿雄性荷爾蒙起了作用,全身血液流動加速,一衝動,就答應了張飛。可走到半路,秦宜祿一想不對,於是想溜回來。張飛察覺後,一刀殺死了秦宜祿。 \n曹操在世的時候,雖然善待秦朗,但秦朗並未大紅大紫,直到曹操的孫子魏明帝曹叡繼位,秦朗終於迎來了陽光燦爛的日子。曹叡寵幸秦朗,凡事都要諮詢他,並為在首都建造了豪華的宅邸。曹叡稱呼秦朗都是直接叫他小名「阿蘇」。滿朝文武看皇帝如此寵幸秦朗,也都開始巴結他,紛紛向他行賄,於是秦朗迅速家財萬貫,富均公侯。 \n史書《魏略》將秦朗列為「奸佞」,就是奸臣的意思。《魏略》指責秦朗為奸臣,第一個是說秦朗沒有向魏明帝進忠言,沒有阻止魏明帝驕奢淫逸;第二是說他沒有沒真才實學,是靠著溜鬚拍馬混上去的。其實,《魏略》的這個說法恐怕未必全對。第一,曹叡後期驕奢淫逸是無人可以阻止的,就連楊阜、高堂隆這樣的重臣都勸不了他,秦朗又怎能勸了呢。秦朗雖然沒有阻止曹叡,但他也沒有使曹叡更加糜爛,更沒有陷害忠良,秦朗只是做好了一個臣子的本分罷了。至於第二點,實際上,秦朗還是有一定的能力的,他最著名的功績就是親率魏國中央軍大破鮮卑十萬鐵騎,以至於正值強盛的鮮卑族潰敗北逃,在以後的數年中實現了「漠南無王庭」。 \n公元232年,魏國大臣畢軌派將軍蘇尚、董弼進攻鮮卑軻比能,結果兩軍戰於樓煩,魏軍戰敗,蘇尚、董弼戰死。魏明帝曹叡得到消息後,立刻任命秦朗為驍騎將軍,率領中央軍精銳出戰鮮卑。鮮卑當時是魏國北部邊境最為強大危險的游牧民族,其首領軻比能頗有能力,鼎盛之時騎兵多達十萬,威震大漠。《三國志》記載:「(軻)比能眾遂強盛,控弦十餘萬騎。」就是面對這樣的對手,秦朗卻能一戰破之,逼的軻比能遠遁漠北,假如秦朗是個全無能耐的人,很難想像他能取得如此戰績。 \n《魏略》的作者魚豢是一個以氣節衡量一切的史學家,他的評價是出於他的那套形而上的價值觀,未必就是客觀公正的。再加上秦朗出身寒微,既不是正統儒生,又不是功勳子弟,這就更讓以正統自居的儒家人物所鄙視。因此,《魏略》稱秦朗是個奸臣,這個結論還是值得商榷的。 \n魏明帝曹叡臨死前,曾安排秦朗為託孤重臣之一。而我們看看魏明帝考慮過的託孤之人都是什麼人,他們分別是:燕王曹宇、領軍將軍夏侯獻、屯騎校尉曹肇、武衛將軍曹爽、以及太尉司馬懿。最後一個,就是秦朗。能與曹氏宗室重臣和一代人傑司馬懿相提並論,從中可見,在《三國演義》中的這個「小人物」,在真實歷史上的地位絕非等閒。 \n秦朗的輝煌是受到了最高統治者的眷顧,所以,伴隨著皇帝的駕崩,以及政治鬥爭的失敗,秦朗的沒落也就無可避免了。司馬懿的親信掌權後,將秦朗免官,逐出皇宮,秦朗淚奔而出。秦朗被別免官的時候諸葛亮已經死了5年了,所以,秦朗不可能像《三國演義》中寫的那樣,被諸葛亮用計殺死。 \n【本篇文章非正式學術論文,如有不同史實觀點,歡迎留言指正】

  • 內蒙古城發現65座鮮卑和元代墓葬

    (19:53 更新內文) \n內蒙古自治區文物考古研究所對曾入選2003年度「中國十大考古新發現」的內蒙古集寧路古城遺址繼續進行考古挖掘,發現65座古代墓葬,其中,元代墓59座,鮮卑墓6座。 \n \n根據中新社報導,內蒙古集甯路古城遺址位於內蒙古烏蘭察布市境內,2003年曾入選「中國十大考古新發現」。根據報導指出,集甯路古城最早建于金朝,後被元朝納爲版圖,當時爲蒙古草原與河北、山西等地的商貿市場,但最終仍毀於戰爭。 \n \n內蒙古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長陳永志說,2002年至2005年間,考古人員便曾挖掘該古城,當時發現大量金、元時期的瓷器,數量之大、種類之多、器物精美,之於蒙古一帶的草原地區來說,可說前所未有。而2011年起,考古人員再次展開考古工作。 \n \n談到本次的考古結果,陳永志向陸媒表示,本次還出土了陶器、瓷器、金器、銅器、鐵器、石料器、骨器、木器、絲織品、錢幣等器物,爲進一步研究集甯路古城的工作,提供大量實物資料。

  • 中蒙考古 發現匈奴、鮮卑遺跡

    連續9年在蒙古國境內開展考古發掘工作的中蒙聯合考古隊,在2014年度的考古調查與發掘中,發現一批匈奴與鮮卑時期的房址與墓葬。 \n \n新華社報導,中蒙聯合考古隊由內蒙古自治區文物考古研究所和蒙古國遊牧文化研究國際學院組成,該考古隊2014年在蒙古國詹和碩遺址共清理2處房址和6座墓葬。其中,一座石板砌築房址,平面形制為長方形,室內空間用泥磚分割成南北對稱的兩部分,每個部分又分為3個小室,室內地面鋪砌石板。根據房址出土陶片推測,此房址的年代應為匈奴時期。詹和碩遺址中,還發現了鮮卑時期的墓葬,墓主人為男性。

  • 工藝、生產機制 多承接自唐朝

    從整個中國金器發展來看,北方在商代以前就已流行配戴金耳環、金鼻環和頭飾,比中原更早使用黃金。周代以後北方金器功能仍是以身體佩件為主,例如此次展覽中的金豹飾與圓形金飾牌,而且開始見到動物母題(animal style)的使用。隨著北方進一步的乾燥化導致專業遊牧生活的出現,遊牧民族更重視便於攜帶、適合展示身分的金銀飾品。整體來說,北方金銀器與中原金銀器最大的不同,在於它們幾乎全屬身體裝飾,或是小形器物如馬具、武器配件;相形之下,中原黃金大多是作為器表裝飾,而身體配件則是偏愛玉。 \n秦漢以後,北方草原民族以匈奴帝國最強盛。匈奴以金銀器飾身的方式更多元,特別是王族皆以金銀布滿全身,從頭冠、耳飾、項飾、衣服綴飾、腰帶飾到靴子,皆以黃金裝飾。自東漢以後,匈奴勢力衰退,取而代之的是東胡分支的鮮卑族。鮮卑金器除了延續北方傳統的耳飾和牌飾之外,金步搖冠飾和金龍形項飾是新種類,而後者可能受到中亞地區貴霜王朝的犍陀羅(大月氏)金器影響。在圖像上,鮮卑金器大多以直立、並排或相對的馬或鹿為器表圖案,和匈奴金器追求寫實、肉食草食動物互相格鬥,或是格里芬母題等藝術母題不同。 \n唐代國力強盛,與中亞交流愈見頻繁,從皇親貴族到庶民皆以擁有金銀器為尚,甚至已凌駕玉器地位。相較於鮮卑金器中的大量中亞因素,此階段的北方金銀器不論是在器型、紋飾和工藝方面,則受到唐國際化的金銀器風格影響更深,遂逐漸脫離了六朝以前北方遊牧民族金銀器強調飾身、追求動物母題以及少見容器之傳統。 \n唐代金銀器對遼金銀器的影響,可說是全面性的。在工藝方面,遼金銀器上的敲花與鏨刻工藝,或是以魚子紋為地,在唐金銀器上可找到來源。至於鎏金器或是銀器局部鎏金的作法,亦屬唐風。在器形方面,遼金銀容器之器口有圓口、花瓣口、盤狀口、曲式與海棠形口,還有器足部分的高圈足,以及各種容器形態如多棱金杯,幾乎都可在唐代金銀器上見到範本。 \n在紋飾方面,遼紋飾布局可分為分區裝飾、單點裝飾與滿地裝飾三類,至於紋飾按其比例與畫面的位置,還可區分為主體紋飾和輔助紋飾,而這都是唐代金銀器上常見的裝飾概念,甚至是裝飾紋飾種類與形態也非常相似。在作坊方面,唐末有大量的金銀匠流散到遼國,因此遼初在工藝、生產機制幾乎承接自唐。 \n遼代中期以後,金銀器上的唐風漸淡,而宋風漸深,如高浮雕器的流行、多層次剔地工藝等,見於陳國公主墓的八曲連弧形金盒、鏤花金荷包。值得注意的是,遼早期的吐爾基山遼墓與耶律羽之墓不見隨葬玉器,但陳國公主墓卻見到大量的玉佩件,也是宋人品味影響遼貴族的證明。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