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鸕鶿的搜尋結果,共32

  • 守護生態  金管處清除慈湖網具

    守護生態 金管處清除慈湖網具

    金門慈湖特別景觀區是國家級溼地,生態資源十分豐富,每年數千隻來訪的鸕鶿,在晨曦時分出海捕魚,日落黃昏再踏浪歸巢,更蔚為世界級生態景觀。金門國家公園管理處即日起會同金門公園警察隊執行年度非法網具清除工作,希望民眾多加配合,協力打造友善生態環境。 \n \n金管處指出,位於金門西北角,古寧頭一帶的慈湖水域原為1處海灣,因戰略需要在1970年築堤成湖,屬於半封閉的鹹水域,豐富的水產生物吸引鳥類棲息覓食,已列為國家級重要濕地,與古寧頭傳統聚落的明、清古蹟和國共戰地史蹟串連成觀光帶,各地遊客穿梭來去。 \n \n多年來,慈湖溼地常有民眾佈設網具獵捕魚蝦蟹貝,對在水中活動的鳥類帶來生存威脅,屢有掛網溺死情事,其中不乏珍貴保育水鳥,讓保育人士扼腕不已,金管處雖努力宣導和定期消除,但仍時有憾事發生。 \n \n金管處說明,水中違法私設的網具干擾鳥類正常活動,會造成生態破壞和失衡,干擾甚至解構溼地食物鏈,期待在鄉親共同守護自然環境,提供大自然的朋友一處更安全、友善的棲地。 \n \n

  • 鸕鶿夜棲金門 元月大減

    鸕鶿夜棲金門 元月大減

     金門冬季生態美景「黑衫大軍」鸕鶿,今年1月只紀錄到5957隻,與去年同時的1萬3054隻相較,出現極大的落差。金管處推估原因除生態習性改變外,與對岸廈門積極改善棲地環境,金門不再是牠們「唯一」的夜棲地有關。 \n 披著一身亮麗黑羽,做為金門最主要冬候鳥的鸕鶿,晨曦時分結伴出海捕魚,夕陽餘暉踏浪而歸,一直是金門最受矚目的生態景觀,每年都吸引大批鳥友來訪。 \n 金管處統計,去年深秋之後陸續來到的鸕鶿,在12月中旬達到最高峰1萬1330隻,但隨後不再持續增加,未能打破同年1月1萬3054隻,歷年來的最高紀錄,讓鳥友有些失望,至今年1月全島統計僅留下5957隻,景況有些冷清。 \n 金管處推估原因除金門棲地主要樹種木麻黃較為稀疏,與對岸廈門積極改善棲地環境,金門不再是金廈一帶鸕鶿「唯一」的夜棲地有關。 \n 金管處指出,廈門地區在2015年之前,並無鸕鶿夜棲的紀錄,但在改善杏林灣水庫及園林博覽苑周邊的棲息環境,並於2017年建設水庫中隔離的湖心島後,漸漸吸引鸕鶿夜棲。近年杏林灣水庫一帶,均有逾千隻夜棲的族群紀錄。 \n 金管處近年持續進行度冬鸕鶿族群數量監測,特委託台大丁宗蘇教授執行為期3年的「金門鸕鶿遷移與生態研究」計畫,作為日後建立完整保育研究、環境解說教育及環境生態監測的重要參考依據。

  • 「黑衫大軍」壓境 1.1萬隻鸕鶿來金門作客

    「黑衫大軍」壓境 1.1萬隻鸕鶿來金門作客

    隨著冷氣團一波波南下,「黑衫大軍」鸕鶿也陸續來到金門,目前估計全島已有1萬1330隻,是否會打破2019年1月的1萬3054隻,寫下近年來最多的紀錄,仍有待進一步觀察。 \n \n金門國家公園管理處指出,金門位於東亞-澳大利亞鳥類遷徙線上,南來北往的候鳥和留鳥已有紀錄300多種,為本地最豐富多樣的生態資源。其中數量最龐大,做為金門冬季天空主角的鸕鶿,已陸續從遙遠的北方南下作客。 \n \n曾偉宏處長表示,金門擁有東亞地區最大的鸕鶿度冬族群,每年定期來訪的鸕鶿,在10月至翌年4月間夜棲於慈湖、陽明湖和小金門陵水湖及西湖等地的木麻黃林,其中又以慈湖的族群最為龐大。據該處自行監測結果,近年最大族群數量為今(2019)年1月的1萬3054隻,下半年抵達的鸕鶿也在12月破萬,數量已達1萬1330隻。 \n \n該處基於保護生態和旅遊資源,近年持續進行度冬鸕鶿族群數量監測,一方面累積相關生態資料,另方面也作為金門地區自然環境品質的參考指標,已取得相當成果。 \n \n金管處在2015-2016年進行的「鸕鶿生態調查研究」,即是以羽毛穩定同位素濃度探討鸕鶿的繁殖地,推測金門度冬的鸕鶿可能來自於北方的俄羅斯境內烏蘇里江流域,或是貝加爾湖南側一帶。但當年受限於調查儀器,對於遷移路徑、夜棲地之間是否交流,均未能作更進一步探討。 \n \n該處特委託國立臺灣大學丁宗蘇教授執行為期3年(2020年-2022年)的「金門鸕鶿遷移與生態研究」計畫,將以衛星定位發報器,追蹤金門度冬鸕鶿的繁殖地及遷移路徑,並深入探討鸕鶿在金門的活動範圍及日間行為模式,並透過實際觀察記錄鸕鶿的覓食行為及了解夜棲地的植群生長更新狀況,研究結果將作為金門國家公園日後建立完整的保育研究、環境解說教育及環境生態監測的重要參考依據。 \n \n#金門#黑衫大軍#鸕鶿#慈湖#金管處#曾偉宏#烏蘇里江流域#貝加爾湖#台灣大學#丁宗蘇#衛星定位發報器#

  • 搶搭金門旅遊熱線 華信再推促銷專案

    搶搭金門旅遊熱線 華信再推促銷專案

    金門遍布古蹟、美景,數以萬計的「黑衫大軍」鸕鶿南下度冬,此刻正是賞鳥好時節。華信航空迎接2020年的來到,推出「愛你愛妳」專案,機加酒自由行只要2020元起。 \n \n今年10月起在國旅補助方案的加持下,國內旅遊人氣大增,離島旅遊航線中又以金門的詢問度最高,金門航線的載客率也明顯提升,11月華信航空金門線載客人數較去年同期成長逾30%,拉出一串長紅的氣勢。 \n \n華信航空表示,金門縣政府持續辦理大型觀光活動,成為今年秋冬最旺的旅遊線,除有「老兵召集令」活動、秋冬補助抽大獎之外,更有成千上萬的冬候鳥~鸕鶿來到,為島嶼美景帶來繽紛熱鬧。華信假期自12月16日起獨家推出「愛你愛妳」金門機加酒2天1夜自由行專案,2人成行限量搶購每人只要2020元起!不論情人、親人、友人,都可以透過這個行程體驗有溫度的質感小旅行。 \n \n另外,華信為迎接即將來臨的金鼠年,也加碼推出「金門辦年貨‧旅遊蝦拼趣」專案,金門一日遊每人只要1999,辦年貨不用人擠人,還可以輕鬆享受金門風光。 \n \n目前,華信航空每日由台北及台中前往金門的班機共10班,提供商務、探親、訪友和旅遊的民眾一個好選擇。 \n \n

  • 秋冬遊金門 賞鸕鶿盛會

    秋冬遊金門 賞鸕鶿盛會

     金門位在南來北往的候鳥遷徒必經之地,自砲聲絕跡後,少受干擾的田間,春季小麥和夏秋收成的高粱,以及海灘潮間帶的魚蝦貝類,都為各種候鳥和留鳥提供了充足的食物,成為各種鳥類棲息的天堂。尤其每年一到秋冬大批現蹤的鸕鶿,「黑衫大軍」的整齊行列,蔚為世界級的生態景觀。 \n 根據統計,去年鸕鶿來訪總計超過1萬3000隻,寫下近20年來最高紀錄。今年鸕鶿大軍也如期而至,全島最大溼地慈湖一帶已可發現先頭部隊穿梭來去的身影,重現杜甫《田舍》詩中「鸕鶿西日照,曬翅滿魚梁。」的美景,吸引眾多鳥友爭睹牠們的丰采。 \n 夜棲大本營在慈湖 \n 金門國家公園指出,鸕鶿是金門重要的生態資源,牠們來自寒冷的北方,推測可能來自俄羅斯境內的烏蘇里江或貝加爾湖一帶,在金門主要夜棲地是本島的慈湖、太湖和小金門的西湖,另陽明湖和瓊林水庫也有零星發現。 \n 交通部觀光局現正推出擴大秋冬國民旅遊方案,來金門旅遊最多可享每房1000元的基本補助,以及1000元的離島加碼住宿補助。此外,金門縣政府更自即日起,加碼推出「秋冬來金溫暖你心」抽獎活動,12月31日前來金旅遊使用擴大國旅秋冬遊自由行住宿優惠之旅客,有機會抽中價值42,000元的大獎─窖藏三十公升金門高粱酒(30個名額),或是iPhone 11手機(60個名額),中獎機率高,錯過可惜,歡迎遊客多多利用。更多詳情,請上網活動網頁、「金門觀光逗陣行」Facebook及金門觀光旅遊網https://www.facebook.com/kmtdgo/。(金門縣政府廣告)飲酒過量有害健康 醉不上道

  • 冬候鳥鸕鶿 先頭部隊抵金門

    冬候鳥鸕鶿 先頭部隊抵金門

     金門冬季天空的主角,披著一身亮麗黑羽的候鳥「鸕鶿」,先頭部隊隨著冷空氣南下來到,慈湖一帶已可發現穿梭來去的身影,吸引鳥友爭睹牠們的丰采。 \n 鸕鶿每年有8000隻至近萬隻到金門作客,清晨成群出海到金廈海域捕魚,傍晚再結隊踏浪返回金門,「黑衫大軍」的整齊行列,蔚為世界級的生態景觀。 \n 金門國家公園指出,鸕鶿是金門重要的生態資源,牠們來自寒冷的北方,推測可能來自俄羅斯境內的烏蘇里江或貝加爾湖一帶,在金門主要夜棲地是本島的慈湖、太湖和小金門的西湖,10月下旬以後快速增多,吸引各地鳥友前來朝聖。 \n 金門野鳥學會理事許進西表示,今年因為天氣較熱,加上久旱不雨,鸕鶿南下的時間較往年稍晚,目前已有先頭部隊50隻左右來到,主要出現在全島最大溼地慈湖一帶,另陽明湖和瓊林水庫也有零星發現。 \n 金門國家公園長期關注候鳥棲地和覓食區的環境條件,平日即雇工清除水域違法網具,期待打造更友善的環境,迎接遠道而來的大自然朋友。 \n 去年,慈湖曾發生遊客為一睹成群飛舞的美景,不但開車深入夜棲地,還敲打東西不斷驚擾,引來各地鳥友同聲譴責。縣野鳥學會也建議警方加強巡邏,莫讓這種情事再度發生。

  • 鸕鶿金門度冬慘遭驚擾 網友撻伐

    鸕鶿金門度冬慘遭驚擾 網友撻伐

     鸕鶿是金門最具特色的冬候鳥,今年來訪數量已有1萬3054隻,寫下近20年來數量最高紀錄。但在全島最大夜棲地慈湖,卻傳出有人敲打臉盆驚擾歸巢的鳥群,鳥友和當地民眾群情激憤,痛批:「沒水準」、「可惡」。金門國家公園管理處已協同警方加強巡邏,抓到就依法開罰。 \n 每年10月陸續抵達金門度冬的鸕鶿,族群數量在1月份達到最高峰,主要棲息在慈湖、陽明湖、陵水湖等地。金管處監測結果,今年1月份全島族群為1萬3054隻,數量為近數十年來最高。其中,列入國家重要溼地的慈湖就高達9160隻之多。 \n 但近日卻有遊客開車進入慈湖夜棲地,還敲打臉盆製造噪音,驚擾歸巢的鸕鶿群,讓牠們嚇得不停在空中盤旋。鳥友將照片上傳〈金門飛羽觀測站〉後,引來網友群起撻伐,痛罵「太扯了!」、「太自私了!」也有人批評與滿州鄉放鞭炮嚇灰面鵟鷹一樣不可取。 \n 金管處實地勘查,強調因為金門環境友善,人與大自然朋友和諧相處,鸕鶿才會年復一年的回來度冬,這種蓄意驚擾行為必需取締重罰。 \n 金門縣野生動物保育暨救援協會理事長、縣議員董森堡也指出,慈湖今年也有黑面琵鷺、白琵鷺、灰雁、白額雁等難得一見的冬候鳥,生態多樣性吸引中外鳥友來訪,希望遊客都能尊重生命,莫重演以往有人綁雛鳥拍照遭罰的憾事。 \n 董森堡也建議金管處結合當地社區成立巡守導覽隊,協助糾舉不法和保護生態,並與縣府合作價購珍貴的溼地成立保育棲地,為金門留下永續可用的觀光資源與自然環境。

  • 金門度冬鸕鶿寫新紀錄 竟有人敲盆驚嚇牠們

    金門度冬鸕鶿寫新紀錄 竟有人敲盆驚嚇牠們

    鸕鶿是金門最具特色的冬候鳥,今年來訪數量已有1萬3054隻,寫下近20年來數量最高紀錄,但在全島最大夜棲地的國家重要溼地慈湖,卻傳出有人敲打盆子驚擾歸巢的鳥群,鳥友和當地民眾群情激憤,痛批:「沒水準」、「可惡」。金門國家公園管理處已協同警方加強巡邏,抓到就依法開罰。 \n \n披著一身亮麗金屬色黑羽的鸕鶿,是金門冬日天空的主角,清晨成群結隊出海捕魚,黃昏時再踏浪歸巢,「黑衫大軍」壯觀陣容蔚為繽紛的生態景觀,吸引各地鳥友爭睹牠們的丰采。 \n \n每年10月陸續抵達金門度冬的鸕鶿,族群數量在1月份達到最高峰,主要棲息在慈湖、陽明湖、陵水湖等地。金管處監測結果,今年1月份全島族群數量為1萬3054隻,數量為近數十年來最高。其中,最大夜棲地慈湖就高達9160隻之多。 \n \n但近日卻有遊客開車進入慈湖夜棲地,還敲打盆子製造噪音,驚嚇歸巢的鸕鶿群,讓牠們嚇得不停在空中盤旋。鳥友將照片上傳〈金門飛羽觀測站〉後,引來網友群起撻伐,痛罵「太扯了!」、「太自私了!」也有人批評與滿州鄉放鞭炮嚇灰面鵟鷹一樣不可取。 \n \n金管處實地勘查,強調因為金門環境友善,人與大自然朋友和諧相處,鸕鶿才會年復一年的回來度冬,這種蓄意驚擾行為必需取締重罰。 \n \n〈金門縣野生動物保育暨救援協會〉理事長、縣議員董森堡也指出,慈湖今年也有黑面琵鷺、白琵鷺、灰雁、白額雁等難得一見的冬候鳥,生態多樣性吸引中外鳥友來訪,也希望遊客都能尊重生命,莫重演以往有人綁雛鳥拍照遭罰的憾事,也建議金管處結合當地社區成立巡守導覽隊,協助糾舉不法和保護生態,並與縣府合作價購珍貴的溼地成立保育棲地,為金門留下永續可用的觀光資源與自然環境。

  • 鸕鶿捕魚技藝 陸老漁翁嘆將失傳

    鸕鶿捕魚技藝 陸老漁翁嘆將失傳

     每天划著小船穿梭在蘆葦中,是河北省保定市安新縣白洋淀放鷹人的生活常態。他們知道哪裡的魚更多,哪裡的魚更大、更肥美。魚鷹們站在小船上精神抖擻,彷彿是在號角聲中出征的將士。這樣的場景在白洋淀已經越來越少,養魚鷹人的後代出行遠去,使魚鷹捕魚技藝傳承面臨困境。 \n 魚鷹(也名鸕鶿)的外形像鴨子,全身黑色的羽毛,黑色中還透著藍綠紫色的光,威風凜凜地站在鷹架子上,只等牧鷹人發號施令。魚鷹的眼睛是綠色的,可以看清河中的大魚小蝦,不放過任何一條魚蝦。老白洋淀人都說「三隻魚鷹養一家」,可見魚鷹的捕魚量有多麼龐大。 \n 脖繫草繩避免吞魚 \n 每年春秋兩季是魚鷹捕魚的高峰期,漁民帶著魚鷹下水捕魚,將捕到的魚賣掉賺錢。在魚鷹下水前,漁民會在牠們脖子上繫草繩,避免魚鷹捕到小魚就吞下去,只能讓漁民收走。「當然我們也會丟給它們小魚吃,作為捕魚的獎勵。」但因養魚鷹人家漸少,再加上魚鷹本身的低繁殖率,很多養魚鷹人的後代都沒有繼承這門技藝。 \n 63歲的張西華是新安縣圈頭鄉橋西村的村民。「我兒子已經不再養魚鷹了,他現在和兒媳婦一起在北京搞水產生意,一年也回不來幾次家。」張西華說,他現在有11隻(魚鷹),張老雨比他多,有16隻。「他主要跟他兒子一起弄,兩個人總強過我一個人。」 \n 努力堅守延續技藝 \n 65歲的張老雨也是橋西村村民,和兒子一起養魚鷹,但兒子是在他較忙的時候才幫忙。「現在正在家裡弄小鷹呢(剛出生的小鷹放在家裡的鷹窩中),但現在他也不太想幹了,想自己出去找事情做。」 \n 張西華說,如今整個白洋淀也就只有14家養魚鷹了,但過去可是家家戶戶都養魚鷹。「比如我吧,我家是祖祖輩輩養魚鷹,我爺爺的爺爺就開始養魚鷹,到現在已經有六代人了。我12歲就開始養魚鷹,真的就是養了一輩子的魚鷹。」張老雨也說,養魚鷹的人越來越少,失傳了也沒辦法,無人繼承啊! \n 「茭草青青野水明,小船滿載鸕鶿行。鸕鶿斂翼欲下水,只待漁翁口裡聲。」描寫的就是魚鷹捕魚的場景。魚鷹捕魚是白洋淀人的記憶,雖然目前養魚鷹的人正在減少,但這些養魚鷹人一直堅守著,努力將傳統技藝延續下去。 \n 小 靈 通鸕鶿 \n 在大陸,鸕鶿又稱魚鷹,善於潛水,潛水後羽毛濕透,需張開雙翅在陽光下曬乾後才能飛翔。全球有39種鸕鶿,大陸有5種。根據文史資料,西元960年,中國和日本就已利用鸕鶿捕魚,目前也只有這兩個地方仍沿用這種古老方法捕魚。 \n 為防止鸕鶿吞食大型魚類,會在鸕鶿脖子上繫草繩,鸕鶿入水捕到魚後會躍出水面,漁民把牠拉上船,捏著牠的嘴,魚兒就被倒出來了。鸕鶿捕魚曾是一種生活方式,如今更多數是為了表演給遊客觀賞。(李鋅銅)

  • 鸕鶿捕魚 白洋淀技藝傳承面臨困境

    每天划著小船穿梭在蘆葦中,是河北省保定市安新縣白洋淀放鷹人的生活常態。他們知道哪里的魚更多,哪里的魚更大、更肥美。魚鷹們站在小船上精神抖擻,仿佛是在號角聲中出征的將士。這樣的場景在白洋淀已經越來越少,養鷹人後代的出行遠去,使魚鷹捕魚技藝傳承面臨困境。 \n \n魚鷹(大陸也名鸕鶿)的外形有點像鴨子,全身黑色的羽毛,黑色中還透著藍綠紫色的光,威風凜凜地站在鷹架子上,只等牧鷹人發號施令。魚鷹的眼睛是綠色的,可以看清河中的大魚小蝦,不放過任何一條魚蝦。老白洋澱人都說「三隻魚鷹養一家」,可見魚鷹的捕魚量是多麼龐大。 \n \n每年春秋兩季是魚鷹捕魚的高峰期,漁民帶著魚鷹下水捕魚,將捕到的魚賣掉賺錢。在魚鷹下水前,漁民會在牠們脖子上繫草繩,避免魚鷹捕到小魚就吞下去,只能讓漁民收走。「當然我們也會丟給它們小魚吃,作為捕魚的獎勵。」但因養魚鷹人家漸少,再加上魚鷹本身的低繁殖率,很多魚鷹人的後代都沒有繼承這門技藝。 \n \n63歲的張西華是新安縣圈頭鄉橋西村的村民。「我兒子已經不再養魚鷹了,他現在和兒媳婦一起在北京搞水產生意,一年也回不來幾次家。」張西華說,他現在有11隻(魚鷹),張老雨比他多,有16隻。「他主要跟他兒子一起弄,兩個人總強過我一個人。」 \n \n65歲的張老雨也是橋西村村民,和兒子一起養魚鷹,但兒子是在他較忙的時候才幫忙。「現在正在家里弄小鷹呢(剛出生的小鷹放在家裡的鷹窩中),但現在他也不太想幹了,想自己出去找事情做。」 \n \n張西華說,如今整個白洋澱也就只有14家養魚鷹了。過去可是家家戶戶都養魚鷹。「比如我吧,我家是祖祖輩輩養魚鷹,我爺爺的爺爺就開始養魚鷹,到現在已經有六代人了。我12歲就開始養魚鷹,真的就是養了一輩子的魚鷹。」張老雨也說,養魚鷹的人越來越少,失傳了也沒辦法,無人繼承啊!

  • 鰲鼓濕地鸕鶿「死而復生」 鳥友:反而更難過

    鰲鼓濕地鸕鶿「死而復生」 鳥友:反而更難過

    2年前被人發現折翼受困嘉義縣東石鄉鰲鼓濕地的鸕鶿「小灰」,去年鳥友原以為牠已經客死異鄉,但15日清晨有鳥友卻在鰲鼓濕地發現牠的蹤影,證實牠沒死。看到「小灰」瘦小、孤單的身影,鳥友說,如果「小灰」死了,他們反而不會那麼傷心、難過,令人不勝唏噓。 \n \n104年4月,嘉義縣野鳥學會前理事長謝世達到鰲鼓濕地賞鳥時,在濕地的7孔水門附近,看到1隻因右翼裂開而無法飛行的鸕鶿,將牠取名「小灰」,因「小灰」右翼傷勢太重,最後只能選擇放棄治療。 \n \n雖然「死而復生」,但鳥友並沒有太多喜悅。有鳥友說,整個濕地只有小灰孤獨站立在石頭上,好可憐喔!」另有鳥友說,「小灰」因右翼裂開,無法飛行,覓食也困難,最後只會客死異鄉。 \n \n還有鳥友說,「小灰」受困濕地對牠只是折磨,與其這樣,倒不如2年前就死掉,鳥友反而不會那麼難過。 \n

  • 北方嬌客現蹤 基隆河畔賞鸕鶿

    北方嬌客現蹤 基隆河畔賞鸕鶿

    氣候入冬,來自中國大陸南方的候鳥鸕鶿成群飛來台灣過冬,近日有民眾在新北市汐止基隆河沿岸目擊其蹤跡,黑色身軀加上高超的捕魚技巧,提供賞鳥人士觀察鳥類生態與絕佳機會。 \n \n鸕鶿,俗名中國鸕鶿、老鴉、黑魚郎,為廣泛分布於世界各地的水鳥,因擅長捕魚聞名,在中國桂林灕江、雲貴高原,當地漁夫會將鸕鶿脖子和腳套上繫繩,當鸕鶿一捉到魚,漁夫掐住其脖子,取出其口中大魚,也成為中國南方特有漁法。 \n \n汐止基隆河畔最近也可看到鸕鶿蹤跡,智慧里里長黃智明說,基隆河魚種數量多,清晨5、6點來到河畔就可以看到鸕鶿成群結隊外出覓食,「天空黑壓壓一片,非常壯觀!」 \n \n新北市動保處指出,每年約有2萬隻鸕鶿來台過冬,主要棲息地在金門有1萬多隻,其餘則分布在中南部各個河口濕地;每年來新北過冬的鸕鶿約有500多隻,主要集中於汐止基隆河、貢寮田寮洋一帶,少部分在金山磺溪河口附近。 \n \n基隆野鳥學會理事長沈錦豐指出,新山水庫由於平日人少,加上離覓食點近,成為最佳棲息地,每年10月至隔年3月,約有500隻鸕鶿來到基隆新山水庫過冬。 \n \n每天日出時鸕鶿成群飛往汐止基隆河畔覓食吳郭魚;不過,隨著季節性改變覓食習慣,現在只要早上7點在基隆河就可以觀賞鸕鶿覓食生態。 \n\t \n生態觀察家李璟泓表示,過去鸕鶿來台避冬多選擇河口一帶,近年因為環境汙染嚴重,這幾年在水庫及較深溪流也目睹鸕鶿蹤跡。

  • 小黑翻版 鰲鼓又見折翼鸕鶿

    小黑翻版 鰲鼓又見折翼鸕鶿

     鰲鼓溼地曾有一隻斷翅鸕鶿「小黑」滯留獨撐10年,成鰲鼓傳奇,上周梅山鄉瑞峰國小校長謝世達又驚見1隻折翼鸕鶿就停靠在當年小黑最愛的位置,拍照上傳臉書,寫下「回不去的小灰」幾個字,引發眾多鳥友一片緬懷,更感嘆都過了10多年,溼地裡私設定置魚網害死鳥命的不減,究竟是候鳥天堂,還是煉獄? \n 曾任嘉義縣野鳥學會理事長的謝世達說,他之前就注意到有1隻右翅折斷的鸕鶿在七孔水門和8號賞鳥亭間逗留,9日一看到牠停靠在小黑生前最常棲息的枯木上,馬上拍照,上傳臉書後雖幾度被誤會是放小黑舊照,但還是有鳥友回應已注意到折翼小灰。 \n 謝世達說,鰲鼓溼地每年都有成千上萬鸕鶿來此度冬,由於鸕鶿慣於潛入水底覓食,可能因此誤觸底下的魚網,幸運者順利逃脫,但可能跟小黑一樣,賠上翅膀,不幸者就活生生被溺死。 \n 謝世達觀察,小灰的右翅已經裂開,但還連在身體上,因距離太遠,鳥又有警覺性,人類無法接近援救,現只希望牠能跟小黑一樣,最後因肌肉神經腐爛,斷翅自行脫落,雖無法飛翔,起碼生命力無損,甚至存活長達10年,在鰲鼓度過於餘生,不過謝世達也擔心引發感染,最終小灰還是賠上性命。 \n 小灰受難也讓鳥友們議論紛紛,有鳥友直言,不知鰲鼓溼地究竟是候鳥天堂,還是候鳥煉獄?謝世達說,因之前也曾看過多隻被魚網弄斷翅膀的鸕鶿,最後都不知去向,讓他為小灰的未來感到憂心,更因民眾為一己之私,在水域設魚網,害得候鳥受傷感到十分無奈。

  • 金門鸕鶿季

    金門鸕鶿季

     ★時間:11/19~12/5 \n 地點:金門國家公園 \n 網址:www.kmnp.gov.tw \n 冬候鳥鸕鶿每年11月會從寒冷的北方飛到金門過冬,約至隔年3月才離開,通常會成群聚集在金門和小金門四周海岸和湖泊,以慈湖為最大棲息地,是金門冬天最壯觀的自然美景。

  • 300鸕鶿抵金門 鳥友聲聲盼

    300鸕鶿抵金門 鳥友聲聲盼

     鸕鶿來了!金門全島目前估計已有300隻以上,主要棲地慈湖和陵水湖一帶,連日來已見鳥影翩翩,隨著冷空氣一波波的南下,鳥友開心期待「黑衫大軍」掠過海岸,上萬隻鸕鶿出海、歸巢的生態景觀。 \n 金門國家公園管理處預定在11、12月辦理3梯次「2015金門采風─古厝.鸕鶿」活動,結合人文史蹟與生態景觀,讓遊客在秋風送爽的宜人季節,來一趟深度知性之旅。 \n 披著一身亮麗黑羽的鸕鶿,是金門冬季天空的主角,往年落地過冬的數量曾有破萬紀錄,每天清晨成群出海捕魚,傍晚時再分批踏浪歸巢,「黑衫大軍」蔚為特殊的生態景觀,吸引國內外鳥友絡繹前來觀賞,成為當地冬季最有特色的主題旅遊。 \n 連日來,鸕鶿過冬主要棲地的慈湖、陵水湖和大、小太湖已見鸕鶿先頭部隊的蹤影,讓沉寂數月的天空和湖泊,一下又熱鬧起來。金管處表示,隨著冷空氣一波波的到來,估計12月的數量就會突破5000隻。 \n 往年,當地均有善泳的鸕鶿遭魚網纏住溺死個案,引起鳥友的關注,該處將加強整頓,提供友善的棲地環境,迎接這些嬌客的來臨。

  • 鸕鶿飛抵金門 「黑衫大軍」快來了

    鸕鶿飛抵金門 「黑衫大軍」快來了

    鸕鶿來了!金門全島目前估計已有300隻以上,主要棲地慈湖和陵水湖一帶,連日來已見鳥影翩翩,隨著冷空氣一波波的南下,鳥友開心期待「黑衫大軍」掠過海岸,上萬隻鸕鶿出海、歸巢的生態景觀。 \n \n金門國家公園管理處預定在11、12月辦理3梯次「2015金門采風-古厝.鸕鶿」活動,結合人文史蹟與生態景觀,讓遊客在秋風送爽的宜人季節,來一趟深度知性之旅。 \n \n披著一身亮麗黑羽的鸕鶿,是金門冬季天空的主角,往年落地過冬的數量曾有破萬的紀錄,每天清晨成群出海捕魚,傍晚時再分批踏浪歸巢,「黑衫大軍」蔚為特殊的生態景觀,吸引國內外鳥友絡繹前來觀賞,成為當地冬季最有特色的主題旅遊。 \n \n連日來,做為鸕鶿過冬主要棲地的慈湖、陵水湖和大、小太湖已見鸕鶿先頭部隊的蹤影,讓沈寂數月的天空和湖泊,一下又熱鬧起來。金管處表示,隨著冷空氣一波波的到來,估計12月的數量就會突破5000隻。 \n \n往年,當地均有善泳的鸕鶿遭魚網纏住溺死的個案,引起鳥友的關注,該處將加強整頓,提供友善的棲地環境,迎接這些嬌客的來臨。

  • 角鸕鶿餓昏了 一口吞下46公分大魚

    太餓了!美國佛州有一隻飢腸轆轆的角鸕鶿,日前在博因頓海灘(Boynton Beach)用了短短的10分鐘,將一條約46公分長的大雀鱔整隻吞下。拍下角鸕鶿狼吞虎嚥一幕的勞倫斯(Todd Lawrence)指,當時自己原本在拍日落美景,期間發現該隻角鸕鶿,於是走前拍下照片。他表示,這是自己所見過最貪婪的進食一幕。 \n角鸕鶿的食物可以在大海、湖泊及河流裡找到。就如其他鸕鶿般,角鸕鶿會潛水找尋獵物,主要的食物為魚類,但有時亦會以兩棲類及甲殼綱動物為食物。當牠們補捉了魚類後,會將魚拋起,並首先進食魚類的頭部。 \n

  • 太湖水庫起泡變綠 藻華害的

    太湖水庫起泡變綠 藻華害的

     金門主要蓄水湖庫「太湖」一片綠油油的,湖畔布滿白色泡沫,還發現冬候鳥鸕鶿的屍體,民眾擔心水質惡化遭到「毒死」。縣環保局與縣自來水廠昨緊急會勘,現場採樣檢驗證實是水質優養化「藻華」現象,水鳥則是單純遭魚線纏繞淹死,虛驚一場。 \n 18日下午民眾在「中正紀念林」旁的太湖畔,發現1隻鸕鶿屍體漂浮在湖面上,且湖水呈現綠色,並有大量泡沫聚集,看來讓人怵目驚心。民眾在臉書貼出相關照片後,引起網友熱烈討論,擔心有人排放汙染廢水,才導致水質惡化。 \n 環保局長傅豫東昨率員會同自來水廠現勘檢驗,結果湖水未呈現毒性反應,同時確認鸕鶿係因腳部被魚線纏繞,無法飛離以致活活淹死。至於湖水呈現綠色及產生泡沫,則是優養化的現象。 \n 傅豫東指出,湖水採樣檢測的pH值為8.85,屬正常範圍內,另水中溶氧達每公升11毫克,水質呈現溶氧過度飽和狀態,以致在光合作用下,藻類在表層水大量增生,出現所謂「藻華」現象,鄉親不必擔心。 \n 傅豫東表示,目前全台包含外島在內,均因降雨量不足,水庫蓄水量持續下滑,而要改善水庫優養化現象,必須阻斷營養鹽注入湖庫,該局針對湖畔各事業單位進行嚴格管制,不允許一滴廢、汙水流入湖中。 \n 傅豫東也呼籲鄉親使用「無磷」的洗潔劑,藉以阻絕藻類生長所需的氮、磷等主要成分。

  • 金門烏魚傷亡慘重 疑鸕鶿獵捕

    金門烏魚傷亡慘重 疑鸕鶿獵捕

     金門冬候鳥鸕鶿最大的棲地慈湖,傳出魚塭飼養的烏魚遭咬傷,相繼死亡近2000尾的災情,估計損失逾100萬元,業者痛心血本無歸。金門國家公園管理處昨派員實地了解,決定自今日起連3天現場觀察,並委請縣府協助調查,以釐清真正死因。 \n 業者戴馨嬌表示,3、4年前在慈湖魚塭即曾出現鸕鶿成群獵食烏魚,導致魚隻受傷死亡情事,只是情況不如今年嚴重。3年前,她再飼養烏魚近1萬2000尾,準備明年採收烏魚子,不料,今年入冬以後,鸕鶿幾乎天天來,少則幾10隻,多則數百隻。 \n 她表示,鸕鶿捕食體型較小烏魚,較大的烏魚可以擺脫,但遭鸕鶿銳利又有倒鉤的大嘴咬傷,魚鱗脫落受傷,3至4天就死亡浮出水面,至今損失已近2000尾,每天撈不完的魚屍,估計連同魚卵和烏魚殼,損失超過100萬元。 \n 戴馨嬌說,金管處規定不准燃放鞭炮驅趕鸕鶿,他們只好飼養幾池吳郭魚、虱目魚,專供鸕鶿獵食,未料都被牠們吃光或咬死,現在轉移目標獵食烏魚,特別是碰到壞天氣,鸕鶿不出海,魚塭內黑壓壓一大片,景況十分嚇人! \n 金管處祕書蘇承基與保育課長邱天火等人實地了解,除拍照存證外,也決定今天起每日清晨派員現場觀察「鳥吃魚」實況,並委請縣防疫所、水試所協助調查,以釐清魚群大量死亡原因。 \n 蘇承基表示,今年大、小金門度冬鸕鶿已有1萬2128隻,其中慈湖棲地有9224隻,該處早有承租魚塭讓鸕鶿進食的計畫,但業者不願出租而擱置。 \n 日後若確認烏魚死亡與鸕鶿有關,業者可採取圍籬阻絕與柔性驚鳥措施,但仍不得燃放鞭炮。

  • 金門烏魚大量亡 疑鸕鶿是凶手

    金門烏魚大量亡 疑鸕鶿是凶手

    金門冬候鳥鸕鶿最大的棲地慈湖,傳出魚塭飼養的烏魚遭啄傷,相繼死亡近2000尾的災情,估計損失逾新台幣100萬元,業者痛心血本無歸。金門國家公園管理處今(20)日傍晚派員勘查,決定自明起連3天現場觀察,並委請縣府協助調查,以釐清真正死因。 \n \n業者戴馨嬌表示,3、4年前在慈湖魚塭即曾出現鸕鶿成群啄食烏魚,導致魚隻受傷死亡情事,只是情況不如今年嚴重。3年前她再飼養烏魚近1萬2000尾,準備明年採收烏魚子,不料今年入冬以後,鸕鶿幾乎天天來,少則幾10隻,多則數百隻。 \n \n她表示,鸕鶿捕食體型較小烏魚,較大的烏魚可以擺脫,但遭鸕鶿銳利又有倒鉤的大嘴咬傷,魚鱗脫落受傷,3至4天就死亡浮出水面,至今損失已近2000尾,每天撈不完的魚屍,估計連同魚卵和烏魚殼,損失超過100萬元。 \n \n戴馨嬌還表示,金管處規定不准燃放鞭炮驅趕鸕鶿,他們只好飼養幾池吳郭魚、虱目魚,專門讓鸕鶿吃,未料都被牠們吃光或咬死,現在轉移目標獵食烏魚,特別是碰到壞天氣,魚塭內黑壓壓一大片,景況十分嚇人! \n \n金管處秘書蘇承基與保育課長邱天火等人下午實地了解,除拍照存證之外,也決定明天起每日清晨派員現場觀察「鳥吃魚」實況,並委請縣防疫所、水試所協助調查,以釐清魚群大量死亡原因。 \n \n蘇承基表示,慈湖是鸕鶿最大的棲地,數量將近1萬隻之多,該處早在數年前即有承租魚塭,讓南下度冬鸕鶿進食的計畫,但業者不願出租而擱置。日後若確認烏魚死亡與鸕鶿有關,業者可採取圍籬、驚鳥措施,但仍不得燃放鞭炮。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