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鹿窟事件的搜尋結果,共12

  • 國史館出書新談鹿窟事件 卻把事件因果模糊化

    國史館出書新談鹿窟事件 卻把事件因果模糊化

    \n國史館在去年12月27日發表「鹿窟事件」的新書發表會,將該事件的檔案整理出版了五大冊,並且在發表會上展示蔣經國親筆批示文件,以及參與此事件,有「台灣文化才子」之稱的呂赫若,最後一段生命歷程的紀錄。然而國史館「去脈絡化」的談鹿窟事件,使得這件原本的共諜基地破獲,拔除除共黨在台灣顛覆危險的國家安全,被操作成「最多受害者的白色恐怖事件」,政治手段斧鑿之深,必須小心。 \n \n據《風傳媒》報導,台大教授陳翠蓮說,檔案特點之一在於明確顯示「多數共黨幹部沒有被判刑」,重要幹部陳本江、陳通和兄弟可以自首、自新,不知要通報的一般村民如石碇鄉公所幹事黃伯達、因「結拜會」遭捲入事件的農民許金旺卻都遭槍決。 \n \n另外提到在台灣文學史占有一席之地的呂赫若也參與此事,他未在搜捕行動被逮,曾傳說他隱身了、或是到國外去了,但從與呂赫若同為鹿窟基地指導員的劉學坤所遺資料可發現,呂赫若遭蛇吻、撐了8天半過世。 \n \n陳翠蓮表示,呂赫若是在台灣文學史與音樂史上都有一席之地、有才華的人,最後為社會主義理想上山,被蛇咬死;雖然一些民間傳說認為呂赫若沒死、可能早已隱身到國外生活、這些傳言可能是基於對他的不捨與美好想像,但這份手稿已很清楚記錄他人生最後狀況──他等不到有效醫療、在極端痛苦中死亡。 \n \n就這樣,在政治力量的操作下,許多覺醒青年所認知的鹿窟事件,就成了最嚴重的國民黨白色恐怖暴行,比如知名綠營側翼、圖文作家「魔魔嘎嘎」,在2020年12月29日的圖文:「我到現在光看到文字描述還是會氣到發抖想哭,我大概永遠無法原諒國民黨......」 \n \n然而,她又是一個極度反中、仇中、恨中的典型台派年輕人,她在為鹿窟事件受難者痛哭之時,卻絲毫不知鹿窟事件就是共產黨在台灣北部設立的顛覆基地,曾有「台灣的延安」之稱。 \n她以為被抓的都是無辜不識字的村民,但真相卻是:所有參與者都知情。 \n \n關於這一點,國立中山大學社會系助理教授林傳凱先生,在2014年11月份的《歷史台灣》期刊第8期,所發表的論文〈「大眾傷痕」的「實」與「幻」――探索「1950年代白色恐怖『見證』」的版本歧異 〉,當中就提到李石城坦承,所有鹿窟事件的涉案人都知情。 \n \n「甚至,一向被認為是50年代「極端冤案」的「鹿窟事件」當事者,於採訪過程中,也出現下列說法。當事者李石城對我說: \n早期的訪談,我們都不敢說,也不必說,所以通通說不知道。實際上,哪有可能不知道,從1948年這些人就陸續上山,到1952年底,軍隊上來掠人。別說不知道,大家通通知道。平心而論,像我們大崎頭被捕的人,都知道地下組織的存在,多少有關係,只是參與上主動與被動,積極與消極之別而已。」 \n \n \n另一參與者陳皆得(因案被判處12年徒刑,於2000年得到460萬補償金)說:「以前我們講,根本不知道什麼共產黨,就是半夜有陌生人來,要你蓋手印,說 你蓋了就可以分土地,我們就傻傻蓋下去。聽起來,我們很傻,實際上,傻的 是聽我們說的人喲!作田的,對土地真計較,為了田租常計較半天,那可能相 信『蓋手印就分田地』這種好康的事。當時訪談,大家都有顧忌,外面當鹿窟 的人傻,我們就裝傻給你看,怎麼談,一切還是為了平反。」 \n \n \n對此,深入研究二二八事件與白色恐怖案件的張若彤先生,在國史館的這場新書發表會與新聞內容中,看到一些問題,他在臉書上表示,當看到陳翠蓮說「可見共產黨內部扭曲人的關係,總是採取非常嚴厲手段」這一段時,嘴角揚起了一抹樸實無華且枯燥的微笑。彷彿李登輝正向我顯靈:「退黨ok的喔,共產黨很nice的,給我高官做的國民黨才壞壞。」 \n \n談到呂赫若,就像談到其他的知識份子加入共產黨一樣,總是用「為了理想」去概括他們加入共產黨這個已確定的事實。 \n \n張若彤回憶自己祖母曾經說的故事:「當共軍打進老家時,將祖母抓到台上罰跪,從凌晨六點跪到正午,一旁的衛兵不時用刀鞘重擊她的頭部、逼迫她說出男人們的去向,也有親人怕他講出來會牽連自己,就也跟著大家搧了她幾個耳光,她始終不發一語,半年後才獲釋,回到家他的大兒子已經夭折,經過這樣一番折騰,祖母一側的聽力、視力終生受損,她總是瞇著一隻眼睛看著我。」 \n張若彤說:「要是當年呂赫若要是給我遇上,我應該也會他幾個耳光。這種性命相搏,要這麼幹的或許還輪不到我。理想就解釋一切?理想誰沒有?」 \n \n至於「用降將」這件事,根本不是鹿窟事件才開始有的,而是古往今來的通例。不說遠的,光是台灣最愛提及的「228事件」 就充斥著這種操作,只是因為政治因素,明擺著的資料,大家不願那麼解讀而已。在228事件中死去的人,不全是真正的搞事的主力,主力有一大部分在最後階段倒戈了,將他們在事件中的所作所為交給別人扛,自己脫身,並受重用、與統治者分享權力。 \n \n這些都是前塵往事了,不過陳翠蓮說呂赫若到最後還在等解放軍抵台,「這顯示呂赫若對外在大環境情況變化理解有限,那時解放軍不可能來台灣」。這一點我非常有意見,當時抱著這個想法的人比比皆是,甚至政府內部也不乏不肯對共黨下重手的人、以謀萬一「被解放」時還有退路。 \n \n蔡孝乾 的供述中,也有供出幾個解放軍來準備當內應的公營事業高層。我真的不懂,為什麼總要淡化這一點?到底是呂赫若對當時的理解有限,還是陳翠蓮對當時的理解有限? \n \n1952年在台灣的土地改革已經進入第二階段公地放領 了,農民這種草根紅基本已退出,自然只剩這些激進的「知識紅」獨撐大局、苦等「解放軍來台拯救他們」。鹿窟事件幾乎同時,陳誠宣布實施「耕者有其田」政策,絕大部分都務農的台灣人民哪裡是國共內戰的犧牲品?根本是唯一獲利者好嗎? \n \n這類的白色恐怖的研究,最怕的就是見樹不見林。美方的史料在這段期間其實比什麼新檔案出土都更為重要。鹿窟的當時,美國正在換共和黨上台,老蔣還在告訴美方的使者,要國軍參加韓戰必須以美國保證台灣安全為前提。只看到國共內戰,卻完全不提當時的東亞冷戰框架,就是「明察秋毫,卻不見輿薪」。 \n \n \n \n

  • 人權日憶鹿窟事件  陳久雄13歲被抓慘遭滅村

    人權日憶鹿窟事件 陳久雄13歲被抓慘遭滅村

    適逢美麗島事件40週年、聯合國頒布兒童權利宣言30週年和世界人權日,國家人權博物館舉辦「台灣有一站——美麗島」特展,也在7日的人權日典禮中,邀請當年不到18歲就被逮補關押的白色恐怖政治受難者與家屬,分享當年經歷。其中13歲就在1952年的「鹿窟事件」中被逮捕的陳久雄,也站出來在典禮中講述當年回憶,「我最後一個被抓,村子裡幾百人都被抓走,整個被滅村」。 \n \n今年81歲的陳久雄回憶,當時還是小孩子,只是村子裡有活動就跟著湊熱鬧,其他人們聚會、升旗、講什麼主義他都不懂,沒想到整個村都被逮補抓走。在逼供和折磨後,他未經審判就被送到保密處,充當雜役七年多,「我個性比較反叛,寫信陳情,最後鹿窟事件已經結案了,他們還不放我走,我就跟他們槓。」20歲時,他以父親生病要回鄉探望為由,終於重返家鄉,村中的人卻早已四散。 \n \n另一名未成年就被逮埔的是政治受難者是82歲的楊田郎。他回憶,小時候送報貼補家用,曾為了爭取酬勞權益和人起衝突,沒想到17歲時竟然被抓。情治人員要他承認參加共產黨、曾寫下「打倒蔣介石」標語,甚至騙他說因為未成年,寫下自白就沒事,他只好照做,寫下的自白卻被當證據,因此被關押七年,多次親眼見到獄友被槍決,最後在24歲時獲釋。 \n \n副總統陳建仁致詞時表示,典禮現場有多位政治受難者前輩,在當時風聲鶴唳,到處抓匪諜的時代,未經正當的程序,就隨意被入罪,有些受難者未滿十八歲,也和大人一樣被逮補,留下難以抹滅的傷痕,「我們也在今天的香港,看到類似的情形。祝福香港能夠獲得完全的自由、民主與人權。」 \n \n文化部長鄭麗君致詞時,引用中研院研究員吳乃德所言,「美麗島時期是台灣最美好的時刻,雖然當時有政治壓迫,但也是台灣人最無私、最團結、最勇敢的時刻,彰顯了整個世代台灣人追求民主的時代精神。世世代代的台灣人不分族群、性別、史觀、統獨的立場,共同走過漫長的戒嚴統治,仍然羈押不了追求自由的心靈。」 \n \n鄭麗君表示,國家人權博物館在今年九月成為國際人權博物館聯盟亞太分會,也會盡到國際社群的責任,「世界上還有許多的地區仍然受到政治壓迫,我們必須為這些人民來加油打氣,表達支持的力量。勇敢跟堅持,終究會引領我們走向自由。」 \n \n鄭麗君也親自頒發感謝狀給文物捐贈者林黎彩和何康美。二二八事件受難者家屬林黎彩捐贈許順立油畫《審判》、《不甘願》、李石樵複製畫《大將軍》,何康美捐贈張丁蘭史料。

  • 朱立倫談二戰80周年 遺憾日本政府迄未道歉

    朱立倫談二戰80周年 遺憾日本政府迄未道歉

    前新北市長朱立倫今天在臉書發文,寫下昨天(9月1日)是二戰爆發八十周年紀念日,強調「歷史可以寬恕,但不能遺忘」,向臉友發表他的四點感想,包括很遺憾日本政府至今對過去犯下的各種錯誤,仍不能像德國一樣坦然面對、勇於道歉。 \n \n朱立倫這篇發文,配上去年9月他尚未卸任新北市長時,前往鹿窟事件紀念公園憑弔的照片,發文3小時,已有5000多人按讚、200則留言及70多次分享。而且朱立倫也是國內朝野政治人物當中,今天唯一一位在臉書發表二戰八十周年紀念日感想的政治人物。 \n \n朱立倫發文內容如下: \n \n9月1日,二戰爆發八十周年的紀念日,德國總統史坦麥爾向波蘭鄭重道歉,為納粹政府在二戰所犯下的暴行,請求波蘭人民的原諒。 \n \n歷史可以寬恕,但不能遺忘。我有四點想跟大家分享: \n \n第一、1939年歐戰爆發前,中華民國國軍已在大陸戰場,抵抗日本侵略兩年多——若把1931年的九一八事變也算入,更長達八年之久。談到二戰時期,對法西斯與軍國主義擴張的抵抗,不能忽略我國軍民的犧牲奉獻。而日本政府至今對過去犯下的各種錯誤,仍不能像德國一樣坦然面對、勇於道歉,令人遺憾。 \n \n第二、當年仍為大日本帝國殖民地的台灣,也被捲入這場戰爭,除了作為物資動員的基地,也招募與徵召八萬多名台籍日本軍人。一方面,戰後日本政府給予他們的賠償,即便經過多年協商,仍與日籍軍人有巨大落差。二方面,不少台籍日本兵又旋即被捲入國共內戰而犧牲,但其相關歷史的考據與撫卹,仍有許多需要努力之處。 \n \n第三、記取戰爭的殘酷與教訓而不再犯,是全人類的希望,更是政治領袖的責任。戰爭面前,人類文明、倫理、秩序、道德都顯得脆弱。「戰爭」本身就是最大的罪惡。 \n \n第四、每個國家,對於過去政權所犯下的錯誤,應以最大努力還原真相,以最大誠意認錯反省,才能達到真和解。只有當整個社會,能清楚看見「戰爭心態」造就的人性扭曲、人權悲歌,才能真正找到和平的基礎。 \n \n

  • 政大鹿窟事件演講 有交鋒卻相談甚歡

    政大鹿窟事件演講 有交鋒卻相談甚歡

    國立政治大學在9月20日舉辦「鹿窟事件」的演講會,由倫敦政經學院的施芳瓏博士主講,內容主基調仍以「白色恐怖」、「政治迫害」為主,然而這個結論受到聽眾的挑戰,民間歷史研究者武之璋與其他隨同的藍天成員在聽眾提問時間,提出其他證據質疑事件的本質、處理過程,都有講者未提到的部分,引起了現場的一陣騷動。不過施教授虛心接受各方意見,在演講會後請武先生等人到教授休息室又詳談了1小時,可說是「有交鋒卻相談甚歡」,並不如其他媒體所說「鬧場」。 \n這場演講是政治大學台灣史研究所舉辦的,講題是「如何放置鹿窟事件在正義的位置追憶」,活動對外開放,因此非政大生同樣可以加入。因此藍天行動聯盟主席武之璋先生與其他成員都來聽講,希望不同立場者也能有理性溝通。 \n施博士在演講上說,當年在瑞芳的所謂「台灣人民武裝保衞隊」參與者其實並不多,而且多數人並不清楚共產主義,他們所獲得的武器也是貧弱的可憐,所以當年情治單位動用大軍圍補,似乎小題大作。而且許多未成年的參與者也遭重判,甚至有19名少年被送往將軍家裡當僕役。 \n在聽眾問答時間,武之璋先生認為這樣的觀點有失公正,甚至偏頗,顯然沒有從大歷史的角度看;因為在1950年代,自由世界都面臨共產主義的滲透,即使是西方民主國家,都有搜補共產主義,比如美國也有麥卡錫事件,延伸對知名人物的刺探、追蹤、調查長達數十年,所謂白色恐怖,是全球冷戰的一環,豈能片面的看待?再者,所有被判處死刑的所謂受難者,卻是中共的官方認定的「烈士」,都列名在北京西山國家森林公園的無名英雄廣場,而我們都知道,中共對於烈士的資格審查是很嚴的。 \n另一名藍天盟成員則舉出資料反問,所謂19名少年當將軍的僕役,與事實差距太大。首先再怎麼廣大的宅邸,也不可能容納的了19名僕役。其次對這19名未成年少年的處份,是為了避免他們留下前科影響前途,所以用勞動服務來代替判刑,而且事後還有一部分的少年因為表現良好,反而破格成為保密局的顧員,這哪裡是迫害?明明就是網開一面。 \n然而,就在藍天盟的這一連串質疑時,其他的學生聽眾就鼓噪了,他們反斥藍天盟不該進來「鬧場」,武之璋反斥「既然是學術演講,本來就應該吸收不同意見,否則就是一言堂」,雙方氣氛一度火爆。 \n此時演講時間也到,下一節課需要使用這個教室,因此施芳瓏博士與武之璋等人移駕到教授休息室繼續詳談,甚至意猶未盡,約定另擇假日在繼續把轉型正義、台海冷戰、威權時代舉措等歷史問題再談個清楚。施芳瓏博士相當有風度也很有雅量,同意相關的議題需要有更多的認識,藍天盟的質疑很寶貴,她也學習到很多過去沒有聽說過的觀點。 \n鹿窟事件是民國41年在台北縣石碇山區發生的一起圍補在台共產黨支部案件,最終有36人判處死刑,是台灣冷戰時期單一案件中,遭判處死刑者最多的,也就成為「轉型正義」最好的翻案對象。現在對鹿窟事件的說法,多數的資料都來自前國史館館長張炎憲對當年未判死刑涉案人的一系列口述訪談,出版為:《鹿窟事件調查研究》、《寒村的哭泣:鹿窟事件》等書,然而只從涉案人的角度來看歷史,顯然過於片面。 \n \n張炎憲所訪問到的當事者,許多人都堅稱自己對共產主義不知情,對共產黨不了解,是在無知中入了叛亂集團。然而《歷史臺灣第8期:大眾史學專題》,林傳凱的〈「大眾傷痕」的「實」與「幻」〉一文,卻呈現不同的面向。比如參與者陳皆得(因案被判處12年徒刑,於2000年得到460萬補償金)說:「以前我們講,根本不知道什麼共產黨,就是半夜有陌生人來,要你蓋手印,說 你蓋了就可以分土地,我們就傻傻蓋下去。聽起來,我們很傻,實際上,傻的 是聽我們說的人喲!作田的,對土地真計較,為了田租常計較半天,那可能相 信『蓋手印就分田地』這種好康的事。當時訪談,大家都有顧忌,外面當鹿窟 的人傻,我們就裝傻給你看,怎麼談,一切還是為了平反。」 \n \n這也突顯「口述訪談」絕不能歷史調查的唯一證據,因為人都有偏見,也會為自己的行為辯護,即使那件事是十足的錯誤也是如此。但是現在的轉型正義,卻是以偏見的角度出發,又採用這種極為主觀的片面說法,何來正義可言? \n \n武之璋先生在許多場合都希望,如果要進行歷史正義,並追求族群和解,應該是不分藍綠,各方的學者專家各自拿出有效力的歷史證據,一起進行辯論,或許過程會相當激烈,而且花費很多時間,但是花再多的時間,不管半年也好,一年也好,都應該這樣進行,才能對歷史疑問與誤解偏見給徹底打通。這也是為什麼藍天盟總是積極參與關於二二八、白色恐怖演講的主因,所訴求的絕不是鬧場,僅只是公開辯論的空間與機會,這才是正確的做法。 \n

  • 追思鹿窟事件 朱立倫籲守護人權

    追思鹿窟事件 朱立倫籲守護人權

     新北市政府為記取鹿窟事件的歷史傷痛,彰顯人權維護的重要性,在21日國際和平日時於鹿窟事件紀念公園舉辦「再見鹿窟-追思紀念會」,新北市長朱立倫為受難者默哀、獻花,表達對所有受難者由衷的懷念。 \n 1952年的鹿窟事件,台灣省政府為破獲共黨在北部勢力,隨意逮捕千餘人,41人遭處死,此事件被認為是白色恐怖期間最大的政治事件,嚴重侵害人權。朱立倫表示,鹿窟事件雖然名為鹿窟,但發生的範圍擴及石碇、汐止、瑞芳、基隆及其他很多地方。 \n 紀念會上,朱立倫帶領全體人員共同為受難者默哀一分鐘,並由鹿窟事件受難者李石城代表發言。 \n 李石城表示,事發時他只是孩子,只希望這樣不幸的事情不要再發生,也期盼未來能夠將相關的文物、文件留存下來給下一代知道。 \n 朱立倫表示,期盼大家不論身在何處,都能同心為和平、民主及人權努力,希望下一代能夠共同珍惜、重視民主和平,齊心守護台灣的人權展望。 \n 監察院也於20日將6位遭刑求及131位遭判刑村民名單,函請促轉會撤銷其罪刑宣告,並塗銷前科紀錄。

  • 史上最大白色恐怖!平反鹿窟事件 監委請促轉會撤罪

    史上最大白色恐怖!平反鹿窟事件 監委請促轉會撤罪

     1952年12月間台灣發生「鹿窟事件」,當時台灣省保安司令部涉嫌對石碇鄉鹿窟村民不當逮捕、濫刑逼供、不當審判導致冤死或冤獄,被認為是白色恐怖時期最大的政治案件,受難者逾400人。監察院昨通過監委高鳳仙、楊美鈴提案,將131位遭判決村民及6位遭刑求村民名冊函送促轉會處理,籲促轉會回復受難者及家屬名譽及權利。 \n 史上最大白色恐怖 \n 促轉會5月底成立迄今,辦過最著名的案就是已請辭的副主委張天欽欲利用行政資源,「設計」國民黨新北市長候選人侯友宜,被外界譏為不務正業,應該解散。 \n 兩位監委說,去年完成調查報告時,促轉會尚未運作,促轉會現既已經掛牌,請促轉會針對上述名冊,回復並賠償被害者或其家屬之名譽及權利損害,並撤銷罪刑、塗銷前科紀錄,以落實平復司法不法,彰顯轉型正義。 \n 促轉會發言人楊翠則說,因為尚未收到監察院公文,暫時無法回應。 \n 鹿窟受難者逾400人 \n 高鳳仙、楊美鈴去年底提出兩份鹿窟事件調查報告,除對於當時臺灣省保安司令部不當審判及感訓提出糾正外,對過去較少討論的軍隊搜捕期間強占民宅、肆意食用村民家禽、村民無故被捉去光明寺毒打訊問後飭回、死刑未通知家屬、綠島服刑卻被延誤釋放等問題,提出調查意見。 \n 高鳳仙、楊美鈴表示,1952年12月28日夜間,保安司令部派軍對鹿窟山區展開圍捕,調查相關事證顯示,許多村民遭拘留於光明寺狹小空間內,被嚴重刑求,以木棍、竹棍、藤條、扁擔或槍托毆打、用鋼筆夾手、用針刺指甲、用夾子拔指甲、灌水、倒吊,有人被打到吐血或昏倒,有人因骨頭錯位而終生殘廢,有人被打到骨頭破碎而發瘋,其中村民廖河更於釋放後自殺。 \n 其中至少有6位遭刑求村民,因官方未留下逮捕、拘禁及釋放紀錄,也未經裁判或不起訴處分,因此不能依據「戒嚴時期人民受損權利回復條例」或「戒嚴時期不當叛亂暨匪諜審判案件補償條例」請求回復權利或補償。 \n 因此,請促轉會依《促轉條例》第6條第2項規定,對這6位村民或其家屬辦理「回復並賠償被害者或其家屬之名譽及權利損害」等措施,以保障人權。 \n 公告回復名譽、賠償 \n 同時,高鳳仙、楊美鈴指出,鹿窟事件中依規定獲得補償的受難者或家屬共117位,盼促轉會撤銷117位受難者罪刑宣告並公告,且塗銷前科紀錄。其餘未受補償的14位受難者,也符合《促轉條例》規定,應撤銷罪刑並塗銷前科。

  • 鹿窟受難者 只求平安過日子

    鹿窟受難者 只求平安過日子

     被認為是白色恐怖時期最大政治案件的「鹿窟事件」,受難者逾400人,但倖存者都年屆高齡,除盼安度餘生,別無所求。著有《鹿窟風雲》的李石城說,希望可在鹿窟建永久紀念館,給後人了解並警惕世人,「做不做得到,就是政府的事了。」 \n 針插指甲縫 刑求打到快死 \n 84歲的李石城回顧當年被捕,年僅17歲,加入「台灣人民武裝保衛隊」是15、16歲時,但鹿窟事件中,在地人多務農,95%是文盲,他自己雖讀過小學,但因二戰緣故也沒念幾天書,「這些人哪知什麼社會主義、共產主義、三民主義?」 \n 李石城說,當時保密局發動2萬人包圍鹿窟、搜山,最後只找到一把短槍、3顆子彈,還有一顆沒辦法打,「這種武器還比不上路邊打獵的,怎叫武裝基地?」他說,因核心人物陳春慶是他遠房親戚,為問出陳春慶藏身處,他就被刑求,拿針插指甲縫,「打到我快死」。 \n 兄弟都被抓 母親悲痛而終 \n 李石城提到,因兄弟兩人都被抓,母親悲痛欲絕絕食而亡。因泉州人習俗是長輩出殯要拜「饅頭山」,他在看守所收到饅頭山時,馬上就知母親走了,嚎啕大哭,「兵仔不知饅頭山意義,還拍我頭說,沒用就是沒用,接到個饅頭也哭。」 \n 李石城嘆,鹿窟事件的倖存者沒剩多少,最多也只再活個5年,「罪刑撤不撤銷、平不平反,對我不是那麼重要了。」他說,「我們也沒做什麼,百姓都認定我們是好人,何必恢復什麼名譽?最重要是,我沒對不起自己良心。」 \n 另一基地「玉桂嶺」受難者、86歲的黃天送憶起當時餘悸猶存說,那時17歲,只讀國小,山區農民無知,什麼政治、政黨根本不懂,但當時組織幹部用半脅迫方式,逼村民參加。 \n 酷刑認罪 黃天送餘悸猶存 \n 黃天送說,當時是被寫上名字,叫他蓋手印,然後就叫他幫組織在山裡蓋房子、跑腿買東西或打探消息。 \n 1952年鹿窟被包圍,1953年3月26號國民黨到玉桂村抓人,多數村民都自首,自首就沒被關,但包含他17人被捕,被刑求,不承認就打。 \n 像他那時只要求對質,就被用木棍打得遍體鱗傷,最後被強迫用拇指蓋印。 \n 黃天送無奈笑說,現在活著的老人,只要求平安過日子。「人生已走到最後,過去就讓它過去,不必再計較什麼了。」

  • 白色恐怖鹿窟事件 監委請促轉會撤銷村民罪刑

    監察院調查「1952年12月間臺灣發生『鹿窟事件』,究竟鹿窟山區、玉桂嶺及瑞芳是否真為『武裝基地』?村民是否遭受不當逮捕、濫刑逼供及不當審判致冤死或冤獄?多少被害人及其家屬迄今未獲平反、賠償或補償?均有深入瞭解必要」一案,監察院國防及情報委員會今通過監委高鳳仙、楊美鈴提案,將131位遭判決村民及49位遭刑求村民名冊函送促轉會處理。 \n \n高鳳仙、楊美鈴調查被認為是1950年代白色恐怖時期最大政治案件的鹿窟事件,對鹿窟、玉桂嶺及曉等3基地分案進行調查,向國防部、檔案管理局等機關調取相關卷證資料共數百餘卷宗,頁數數以萬計,費時共一年半、一年四個月,分別提出600餘頁、300餘頁調查報告,除了對於當時臺灣省保安司令部不當審判及感訓提出糾正外,對過去較少討論的軍隊搜捕期間強占民宅、肆意食用村民家禽、村民無故被捉去光明寺毒打訊問後飭回、死刑未通知家屬、綠島服刑卻被延誤釋放等問題,提出調查意見。希望此國家官方調查報告,具有正向積極面對歷史意義。 \n \n高鳳仙、楊美鈴表示,1952年12月28日夜間,當時臺灣省保安司令部派軍對鹿窟山區展開圍捕,調查相關事證顯示,許多村民在此期間遭拘留於光明寺狹小空間內,被嚴重刑求,以木棍、竹棍、藤條、扁擔或槍托毆打、用鋼筆夾手、用針刺指甲、用夾子拔指甲、灌水、倒吊,有人被打到吐血或昏倒,有人因骨頭錯位而終生殘廢,有人被打到骨頭破碎而發瘋,其中廖河更於釋放後自殺。 \n \n高鳳仙、楊美鈴表示,其中至少有6位遭刑求村民,因官方未留下逮捕、拘禁及釋放之紀錄,也未經裁判或不起訴處分,因此未能依據「戒嚴時期人民受損權利回復條例」或「戒嚴時期不當叛亂暨匪諜審判案件補償條例」請求回復權利或補償。請促轉會依促轉條例第6條第2項規定,對此6位村民或其家屬辦理「回復並賠償被害者或其家屬之名譽及權利損害」等措施,以保障人權。 \n \n高鳳仙、楊美鈴指出,鹿窟基地村民經判決有罪者93人,其中28人判死刑、1人判無期徒刑、64人判有期徒刑;玉桂嶺與曉基地案13人遭判死刑,28人遭判有期徒刑。依卷證顯示,其中依「戒嚴時期不當叛亂暨匪諜審判案件補償條例」與「戒嚴時期人民受損權利回復條例」規定而獲得補償的受難者或家屬共117位,依促轉條例第6條第3項第1款、第4項規定,其有罪判決暨其刑、保安處分及沒收之宣告,於促轉條例施行之日,均應視為撤銷並公告之,且應銷有罪判決前科紀錄。 \n \n高鳳仙、楊美鈴請促轉會撤銷117位受難者罪刑宣告並公告,且塗銷其前科紀錄。其餘14位受難者,雖因補償基金會查無申請補償卷證或資格不符而未受補償,但調查結果顯示,確屬促轉條例第6條第1項「威權統治時期,違反自由民主憲政秩序、侵害公平審判原則所追訴或審判之刑事案件」,及「依促轉條例應予平復司法不法之刑事有罪判」,請促轉會應依同條例第6條第3項第2款及第4項規定,撤銷罪刑宣告,且塗銷前科紀錄。 \n \n高鳳仙、楊美鈴說明,本案調查期間及完成調查報告時,促轉條例甫通過施行,但促轉會尚未運作。目前該會已正式掛牌,監察院將6位遭刑求及131位遭判刑村民名單函送該會處理,函請該會分別辦理「回復並賠償被害者或其家屬之名譽及權利損害」,及撤銷其罪刑宣告並塗銷前科紀錄,以落實平復司法不法,彰顯轉型正義。

  • 《中時晚間快報》最大白色恐怖 鹿窟事件 監委籲促轉會平反補償村民

    《中時晚間快報》最大白色恐怖 鹿窟事件 監委籲促轉會平反補償村民

    \n◎最大白色恐怖 鹿窟事件 監委籲促轉會平反補償村民 \n監察院調查「1952年12月間臺灣發生『鹿窟事件』,究竟鹿窟山區、玉桂嶺及瑞芳是否真為『武裝基地』?村民是否遭受不當逮捕、濫刑逼供及不當審判致冤死或冤獄?多少被害人及其家屬迄今未獲平反、賠償或補償?均有深入瞭解必要」一案,監察院國防及情報委員會今通過監委高鳳仙、楊美鈴提案,將131位遭判決村民及49位遭刑求村民名冊函送促轉會處理。 \n \n◎秋節連假提前開跑 國5明天6-15點免收費 \n周六(22日)起進入中秋節連假,交通部首度規劃連續假期前(21)、後(25)日上午6至15時,在國道5號實施免收費優惠,觀察是否能有效減低假期中交通壅塞。 \n \n◎川普與國會加在一起 美專家:整副台灣牌可打 \n川普政府的友台舉措,被北京當局批評為打台灣牌,台灣和一些觀察人士也對台灣可能成為美中關係的籌碼感到擔憂。對此,前美國國防部長辦公室中國事務顧問博思科(Joseph Bosco)認為,台灣無需擔心,因為華盛頓手上擁有比北京更多籌碼,這對台灣更加有利。 \n \n◎羅大佑復刻八O年代風華 金智娟久違助陣 \n羅大佑每月舉辦一次「週3聚樂部:羅大佑與音樂瘋子的傳奇派對」系列演唱會,本月主題「八O的重生」,在19日的演出中,他除獻唱多首久未演出的八零年代創作,並邀請同樣於八零年代發跡的金智娟擔任嘉賓,讓歌迷彷彿搭乘時光機回到當年。

  • 當選立委囚狗籠 他消失政壇...如今「鬼城」養百蝶

    當選立委囚狗籠 他消失政壇...如今「鬼城」養百蝶

    曾以「鎮長稅」、「關狗籠事件」寫下政壇紀錄的前立委「廖學廣」,近幾年來低調在被稱為「鬼城」的鹿窟事件案發地養殖蝴蝶,將該座山打造成終年有群蝶飛舞的生態園區,每當有人來造訪時,他們夫妻倆就會充當解說員,逐一介紹園區內各種植物生態,還會來場「蝴蝶秀」。 \n \n身為老鎮長的廖學廣,將新北市四分尾山親手墾地、修路、種花種樹,成功打造終年都有群蝶飛舞的生態園區,而身為「蝴蝶園長」的廖學廣,每天都得在園區內拍打著特殊節奏,來「叫醒」成千上百隻斑蝶,讓牠們在花草山林間翩然飛舞,訪客無論男女老少,看見形狀奇異、五顏六色的蝴蝶,以及彩蝶群飛起舞的壯觀場面,莫不禁連聲驚呼。廖學廣表示,為了配合園區不同的蝴蝶,他種植不同的花草植物,讓蝴蝶們可以去採集自己喜歡的花蜜。 \n \n雖然人在深山處,但還是掌握世事,尤其談到政治仍有諸多感慨。1990年廖學廣在擔任汐止鎮長時,以「回饋地方建設基金」名義,向建商及攤販等收取「鎮長稅」,而被控貪汙,纏訟17年,但他徵稅的目的是用在地方建設,非圖利私人,最後改依公務員違法徵稅罪判刑1年定讞;時隔20多年,再次談起徵收「鎮長稅」的原因,廖學廣口氣依舊很堅定。 \n \n遠離政途,如今改用「大自然」當老師,親手一鏟一鋤地開山墾荒、栽種植物,只為了當時念幼稚園的兒子說沒看過蝴蝶、甲蟲,因此廖學廣就模仿電視廣告說:「喜歡蝴蝶園,爸爸蓋給你!」於是向友人借用四分尾山,將10公頃逐漸荒廢的山林及梯田,慢慢打造成秘密生態園區。 \n \n如今園區內的蝴蝶,遍及鳳蝶、小灰蝶、斑蝶、粉蝶、蛺蝶、蛇目蝶等各科達150多種,還有不同品種的螢火蟲、蛾、甲蟲、蟬等各類昆蟲。而豐富的昆蟲,吸引十多種蛙類,及五色鳥、樹雀、台灣藍鵲等許多鳥類。園區還有山豬、鼯鼠、獼猴、山羌、蛇等動物現蹤,廖學廣笑說,「這裡野生動物很多,就差沒大象、老虎。 \n \n這座自然生態園區其實曾是「鹿窟事件」的案發地,因此早年傳言這裡有不少魔神仔,廖學廣表示,他曾經用特殊的方式和「祂們」對話過,但他從沒有心生恐懼,甚至覺得冥冥中的祂們默默幫忙著;廖學廣這幾年來幾乎天天都隱身山林中,政界的紛擾似乎已離他遠去,但他說或許有一天會重回政界,不過守護蝴蝶園,親手「修復地球」的路,他一定會繼續做下去。

  • 監院查鹿窟事件 籲政院協助遭刑求者申請賠償

    1952年國防部保密局從「臺北市委會」電器工人支部案所補書記溫萬今的日記內,發現他曾在該年4至6月於共產黨武裝基地受訓,並研判此基地應在臺北縣石碇鄉(鹿窟山區)一帶,故與臺北衛戍司令部合作,前往搜捕共產黨地下工作人員,最後並造成36人死亡。 \n \n監察委員高鳳仙、楊美鈴針對「鹿窟事件」提出調查報告,審查會並糾正國防部。監察院將於下午舉行記者會説明此案。 \n \n1952年12月間發生的「鹿窟事件」,堪稱最大白色恐怖事件,共逮補及審訊896人,判刑及感訓112人,事後補償及賠償5億4563萬餘元。監察委員高鳳仙、楊美鈴費時一年半調查,今天提出600餘頁調查報告,並糾正國防部。 \n \n監委指出,1949年9月間陳本江及陳通和兄弟奉共產黨在台領導人之命,於鹿窟地區建立基地並成立「北區武裝委員會」,隨後改組為「台灣人民武裝保衛隊」。官方文件雖稱其為鹿窟武裝基地,但許多隊員都是教育不高的村民,因為受到各種脅迫、利誘或矇騙而加入,且武器不多性能不佳,軍事訓練不足,戰鬥力相當低。 \n \n監委表示,國防部派軍隊4千至1萬人於1952年12月28夜間起對鹿窟山區展開圍捕,共逮補及訊問896人,共有28人被判處死刑、1人無期徒刑、64人有期徒刑,另有19人以自新運用及感訓為名淪為保密局偵防組組長谷正文私人奴僕。軍法官因不當審判,事後造成國家補償及冤獄賠償,合計5億4563萬餘元。 \n \n監委指出,軍隊逮補村民之始,由保密局於光明寺展開訊問,期間不少人受到嚴重刑求,卻因為無官方逮補、拘禁及釋放紀錄而無從依法獲得賠償或補償。 \n \n高鳳仙說,監察院提出調查報告,行政院、立法院應該要參考是否該制定條例,鼓勵更多受到冤獄的人站出來,除了獲得補償之外,更重要的是平反。楊美玲則說,會請行政院針對保密局在光明寺訊問這一段,研議有沒有辦法協助遭受刑求者獲得補償。

  • 戒嚴時期鹿窟事件 監委立案調查

    1952年12月間台灣發生「鹿窟事件」,有許多農民或礦工遭捕、刑求、槍決,許多人因不曾受過良好教育、提不出官方證據而無法獲得受難補償,監察委員高鳳仙和楊美鈴申請調查。 \n 日前憲兵進入民宅搜索案引起軒然大波,監委約詢拍賣網站「再生.com」的相關人士,發現有鹿窟事件的相關文件資料,認為其中仍有很多待釐清的疑點。 \n 監委指出,根據媒體報導及研究資料顯示,鹿窟事件堪稱戒嚴時期最大的政治事件,當時政府動員軍警1萬多人,進入被認為是中共支持的武裝基地台北縣鹿窟山區,400餘位石碇鄉、瑞芳鎮、汐止市等地農民與礦工被捕,多人遭拷打逼供。 \n 監委說,當時約200多人受審, 35人被判死刑槍決,自首無罪和不起訴者12人,98人被判有期徒刑,其中包括未成年人;19位未成年人被捕後,以感訓為名,女孩被送到保密局幹員家或監視對象家當下女,男孩當跑腿下人;許多為無辜農民或工人因不曾受過良好教育、提不出官方證據而無法獲得受難補償。 \n 高鳳仙和楊美鈴認為有必要深入瞭解事件全貌,瞭解究竟有多少人受到不當審判、冤死或冤獄,以及是否可能透過國家補償及救濟協助平反,今天申請自動調查。 \n 監委表示,調查重點將包括鹿窟山區是否真為「武裝基地」;多少村民遭受不當逮捕、濫刑逼供;多少無辜村民受到不當審判、冤死或冤獄;多少被害人及其家屬迄今未獲平反、賠償或補償;未獲平反或補償之被害人有無提起再審、國家補償及其他救濟途徑之可能性等。1050413 \n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