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麻風村的搜尋結果,共14

  • 神祕麻風村 與世隔絕的禁地

    神祕麻風村 與世隔絕的禁地

     足跡廣遍廣東、雲南、四川,至少親訪二十幾個麻風村的「中華希望之翼服務協會」執行長張平宜接受《旺報》專訪時感嘆地表示,過去大陸偏遠地區麻風村,就像與世隔絕的神祕禁地,外人難以一窺究竟,對比當今醫療將麻風病帶入「可防可治不可怕」階段,足見當年社會環境之閉塞,實在讓人難以想像。 \n 曾任調查採訪記者多年的張平宜表示,當年正逢台灣唯一公立麻風療養院─樂生療養院,因搬遷問題導致台灣社會輿論發酵,長期獻身台灣麻風病人關懷的谷寒松神父為拆遷問題尋求媒體協助,當時她正懷著第二胎,挺著九個月身孕前往樂生探訪,開啟她與麻風病人第一次接觸。 \n 1980年,世界衛生組織制訂一系列治療方式,推薦給各國使用,這不僅是一線曙光,也是麻風病人真正的希望,治療一周後,即消失傳染性,二至七年可獲痊癒,世界各地也逐步廢除麻風隔離療養院所及村落。但張平宜當年進入大陸偏遠地區的麻風村時,麻風村仍遺世獨立,處處可見令人心悸的景象。 \n 探訪大陸各地麻風村經驗中,她在四川德昌麻風村碰到一個老人,外表邋遢至極,兩隻腳僅剩腳桿,嚴重潰爛到用布層層裹住,布又髒又臭,乾黑的血跡中滲著鮮血,每拖行一步,地上留下斑斑血跡;張平宜試問老人家痛不痛,啞巴的他臉上神情痛苦,只能發出咿呀呀的聲音,那個畫面至今還鮮活在張平宜腦海中。 \n 後來跟著慈善團體到處探訪,老人日漸凋零,一個個令人絕望的麻風村,窮山惡水的交通,一度讓人不知所措。後來2000年大營盤投入重建,要水沒水,要電沒電,要老師沒老師,一度還跟不講情理的家長搶學生,跟政府據理力爭,最後在挫折中前進,一路披荊斬棘,迎來「大營盤村」尊嚴時代。

  • 耕耘麻風村 張平宜感動中國

    耕耘麻風村 張平宜感動中國

     首位獲得「感動中國」十大人物的台灣人、「中華希望之翼服務協會」執行長張平宜近日接受《旺報》專訪,細數十六年來往返兩岸,投身改善涼山麻風村教育希望工程,為當地貧童爭取受教權,付出一般人難以想像的艱苦。但她卻甘之如飴地表示,把麻風村孩子們無助眼神,柔化成對世界的希望,是一件很棒且欣慰事情。 \n 張平宜是台灣雲林人,曾任平面媒體記者,長年耕耘社會弱勢議題,曾因愛滋病及日本終戰五十年省思三大反人道罪行系列報導,先後獲得吳舜文新聞報導獎、新聞局新聞專題獎肯定。 \n 桌椅少 學生站著上課 \n 1999年8月,張平宜走訪四川雲南數個交通難以到達的麻風村,看到麻風村被孤立在社會邊緣的淒涼,一個連正式身分都難以取得,在地圖上幾乎是隱形的一群人,就這樣觸動張平宜的心,從此涼山麻風村與張平宜結下不解之緣。 \n 「我從台灣來,從來沒有想過要感動中國」,張平宜受訪時坦言,自己是一個母親,目睹麻風村孩子身體雖健康卻承擔疾病宿命,背負著還沒長大就沒有未來的悲哀,讓她無法狠心掉頭離去,於是許下心願,決心幫助麻風村的孩子接受正規教育,建設一條回歸社會的希望道路。 \n 談及當時辦學路,張平宜表示,聽聞涼山州十七個縣十九個麻風村,僅越西縣高橋麻風村有一所小學,也就是大營盤小學。張平宜趕在學校倒閉前夕抵達,發現兩間搖搖欲墜的房子,七十個學生,桌椅嚴重不足,學生們有人站著上課,唯一代課老師竟是個種蘋果工人。 \n 賣蠟燭 擴建希望學園 \n 張平宜指出,創辦「中華希望之翼服務會」後,透由不斷募款、演講、寫文章,還一度義賣蠟燭,當了好一陣子賣蠟燭的女人,最後在大家有錢出錢有力出力下,留住大營盤小學,並逐步擴建成占地二十畝的希望學園。 \n 目前,大營盤學校師生約五百人,其中一百多學生來自涼山十一個縣的康復村,學校十二棟建築,坐擁綠色生態校園,是全中國唯一蓋在麻風村九年一貫制學校,擁有多媒體教學,今年並將發展均衡教育,爭取更多教育資源,造福偏鄉學子。 \n 小 靈 通麻風病(Leprosy) \n 又作痳瘋病、癩病等。醫學領域稱為漢生病或韓森氏病(Hansen's Disease),是由麻風桿菌(Mycobacterium leprae)引起的一種慢性傳染病。 \n 目前雖有安全有效的藥物和方法治療,但由於分枝桿菌生長極緩慢、極易產生抗藥性,嗜氧、抗酸、抗酶特性、菌體外壁堅實有臘樣夾膜包圍,感染者需長時間治療。(蔡浩祥)

  • 回饋社會 麻風村青年投入健康文創

    回饋社會 麻風村青年投入健康文創

     中華希望之翼服務協會執行長張平宜接受《旺報》專訪時,眉開眼笑地說,「我們創業了,這是大陸第一個由大山麻風村孩子們開創的社會企業。」 \n 為延續麻風村子女就學路,培養一技之長,進而回饋社會,張平宜於2008年帶著十五位大營盤第一屆初中畢業生,拿著剛出爐的身分證飛到青島,從大山到大海,展開與健身器材公司建教合作的歲月,匆匆八年已過,當年稚嫩的學生已長成擁有一技之長的青年,並於2016年底組成希望創翼設計工坊,投身健康文創產業。 \n 記者在青島希望之翼學苑拜訪了這群青年創客,雖然個性有些害羞靦腆,但個個允文允武,才華洋溢,在他們的生活空間隨處綻放創意與巧思,不管教室或宿舍,抑或是學校外觀,都彩繪成繽紛色彩,洋溢著青春希望。 \n 張平宜說:「我們從構思打樣到成品,除了積極打造第一套屬於希望之翼的健身器材外,我們也即將出書,寫的是大家從學校邁入社會,如何鍛鍊心志,自我成長的故事。」 \n 張平宜曾撰寫過《悲歡樂生》,描述台灣麻風病人的悲歡人生;在涼山工作十年心路歷程,她也出版了《台灣娘子上涼山》,儘管她與麻風村孩子的故事說不完,不過這回換成學生來執筆,可是另一種觀察與嘗試。 \n 她說,當初拋出寫自傳這個議題,可把希望之翼的學生嚇了一跳,他們問「我們這樣的人生值得紀錄嗎?」生長在麻風村,被歧視的過去,已經養成他們習慣壓抑的個性,寫不寫,如何寫,有一陣子陷入痛苦醞釀。 \n 但張平宜鼓勵他們誠懇面對自己,當他們勇敢說出:「是的,我們來自麻風村,我們不能選擇出身,不能選擇父母,但我們可以用努力證明自己的價值,用雙手創建屬於自己的未來」。那一刻,她16年來含辛茹苦,一切都值了。

  • 廣西「麻風村」過端午 喜有人陪

    新華網2日報導,在距離廣西合浦縣城十公里的蛟龍塘療養院。由於居住的98%的人口,是麻瘋病患者,因此這裡也被稱為「麻瘋村」,端午節期間,愛心人士帶來愛心包裹,裡面裝著蚊香、糍粑、粽子、繃帶等各種生活用品。而所贈物品都是根據老人的飲食特點精心挑選。 \n蛟龍塘療養院負責人表示,這裡共有150多位麻瘋病患,大部分都是外村人,年紀最大的97歲,最小的也有50多歲,這些老人病情穩定。

  • 因為那對翅膀──感動人物張平宜

     現在很多人都知道張平宜這個名字了。據說在大陸她還有個暱稱:「台灣瘋婆娘」。可是前些年我根本不曾聽過,更不知道她在偏遠的大山裡的「瘋狂」事跡。 \n 我參與的三處華人成立的教育基金會,很多成員都像我一樣,既是贊助者也是義工;其中「群德基金會」的善款全都來自熱心朋友的私人捐助。大概是三年前吧,基金會聯繫到一位台灣的教授,請她推薦捐助對象,正好這位教授與「中華希望之翼服務協會」有些關連。她先是安排我們捐一批鞋子給台灣山地貧困小學生,但鞋廠老闆聽說是海外關心台灣貧窮孩子的華僑們捐的,說甚麼都不肯收錢。於是決定捐款給大陸麻風學童,這才知道張平宜,也進一步聽說了她為大陸的麻風病人的孩子在做的事。 \n 張平宜和她的「中華希望之翼」原就關懷台灣的麻風患者。她寫過紀錄台灣樂生療養院的書,後來卻是走得更遠、更艱鉅,去幫助了更多的無辜受難者──病患的下一代。用了近十年的歲月,在遙遠的四川大涼山上,她排除萬難,給孩子們帶來一所有校舍、教師、水電和真正教育的學校,甚至進一步給卒業的學生提供職業培訓。她剛獲得中國央視「2011感動年度人物」的榮銜,人們看見她得到的肯定和支持;然而開始的十年裡,沒有多少人看到她所經歷的挫折和困難,若不是具有披荊斬棘的堅持毅力,恐怕一年也撐不下去的。 \n 去年春天,我代表群德基金會和張平宜在上海見面,想了解些學校的具體需要。我們約在有上海蘇活區之稱的「田子坊」,一家洋人喜歡光顧的咖啡店裡。她剛從涼山下來,苗條的身軀穿著牛仔布褲裝,風塵僕僕,但是朗爽明媚,全身好像會發光,尤其是那雙大眼睛。她說話很快,充滿激情和感染力,一邊吃著沙拉,一邊忙著給我看手機裡學校和孩子們的照片,像個新結識的女友炫示她白手建起的家園和自家兒女。 \n 麻風病自古以來被視為一接觸就會傳染的惡疾,病人都被迫隔離,讓他們自生自滅。其實當今的醫學已經證明麻風病是可以治癒的,甚至只需兩週的藥物治療後,就不是高危險的傳染病了。可是在中國貧困的山區裡仍然存在「麻風村」這樣的地方,病患的下一代即使健康正常,也無法走進社會。要不是張平宜,照片裡那些笑容滿面的孩子,就註定要隨著他們的父母在與世隔絕的村子裡,度過沒有絲毫希望的、荒涼漫長的人生。 \n 我問起她涼山的地貌,學校的現況,孩子的前途,還有她自己──她似乎有著用不完的精力,無窮的自信、勇氣和愛心,可是她氣餒過嗎?會疲倦嗎?當然。但是她不放棄,那些孩子就像她自己的孩子,是她力量的泉源。作為一個母親,我感覺就像是在跟另一個母親說話,但她比我忙碌千百倍,因為她有那麼多孩子,那麼多的挑戰要克服,而她只有一雙手。我深深體會到:捐款是最容易的事,而最艱難的是執行,是親手餵食、清洗、教導、扶持、奔走、勸募……那是一個女子的身心和青春年華的全部投入。 \n 我們談得開心,離開咖啡店之後捨不得分手,邊走邊繼續說話,走了大半條街才想起來還沒付賬呢,趕緊折回店裡付錢。洋女侍看著笑得不可開交的我們,「兩個瘋婆娘」,她也許在心裡這麼想。 \n 兩個月之後,50張雙層床、25個衣櫃和25個碗櫃,運到了大營盤村學校。一百個孩子不必跋山涉水上學了,他們住在「張阿姨」為他們奔走呼號、義賣募款爭取建成的有水有電的宿舍裡,睡在被「張阿姨」言行感動、從地球的另一邊捐獻來的舒適牢固的床上。宿舍門口寫著「群力之家」──群德基金會捐建的學校、校舍,都以「群」字起頭。 \n 「四川涼山彝族自治州越西縣大營盤村」,這不是一個與我們無關的村莊。這個地球上的每一個村子都是我們的鄰居,沒有人該被關在地球村外如螻蟻般苟活。然而在張平宜之前,我沒有聽過這個村子的名字。因為她,我再一次看到,在世間許多自私荒涼的人群之上,還是會有一對、許多對,發光的翅膀。 \n 希望之翼。

  • 遠征麻風村 張平宜入圍年度人物評選

     台灣女子張平宜深入偏遠的中國四川涼山州越西縣,一手打造全中國第一所蓋在麻風村的完全中小學。她將深耕涼山十年的經歷化作文字,今年初發表新書後,媒體邀訪不斷,她也陸續獲頒「中華十大女性公益人物獎」、「中華慈善獎」等,更入圍二○一一年「感動中國」年度人物評選。 \n 張平宜為中華希望之翼服務協會執行長,曾擔任中國時報記者,一趟赴中國偏遠地區麻風村的調查採訪報導,開啟她對麻風病議題的關注,尤其不捨許多麻風病人的子女,即便健康,也被遺忘在受隔離的麻風村,教育資源極度匱乏。 \n 一九九九年至二○○一年間,張平宜曾走訪中國廿多個麻風村,許多村子根本沒有學校,孩子們克難地在走廊、病房,甚至是點著火把、煙霧瀰漫幾乎要令人窒息的空間裡上課。當她來到四川涼山州越西縣麻風村的大營盤小學,沒被殘破的校舍嚇壞,但永難忘懷學生因沒有足夠的桌椅,只能站著上課。 \n 「我很想給孩子們一個窗明几淨的教室」,就是這麼一個小小的念頭,促使她投入麻風村的希望工程,這十年來,匯集兩岸資源,讓大營盤小學脫胎換骨,學生從七十多人成長到目前的三百多人。 \n 今年七月底,將近七十名學生跨越數百里路,跨縣前來大營盤就讀。張平宜形容,孩子們為求學而「遷徙」的行動為「七月長征」。 \n 一路走來,張平宜常受到質疑,為什麼要募款幫助大陸人?張平宜說,麻風村的孩子一定要走出大山,融入社會,得到他做為公民應有的權利;她看見了「需要」,而想伸出援手。這份心超越地域、種族或意識形態。 \n 張平宜表示,大營盤小學約有八成的建設,是來自台灣的善款,未來她希望能成立兩岸合作的平台,匯聚更多力量,在其他弱勢地區複製大營盤的成功經驗,並開拓扶貧項目。 \n 身為大營盤三百多名學生的「母親」,張平宜談起孩子們的故事時,神采飛揚,言談中有滿滿的關愛。她說,從台灣到涼山不下百次,讓她有勇氣勇闖麻風村的動力就是「愛」,讓她沒有懼怕,全心全力,要為孩子洗去麻風的烙印。

  • 飛越麻風村

    飛越麻風村

     大陸首善陳光標農曆年前在台灣高調行善,引發台灣社會強烈討論。其實,台商在對岸的行善,不論投入時間之早還是投入金額之多都遠超過陳光標。 \n 最重要的是,台商在大陸的扶貧行善已經超越「給魚吃」的初級階段,到達「教人釣魚」的中級階段,甚至形成「被救助者開始回饋社會」的良性循環。 \n 已故台塑集團創辦人王永慶生前發下宏願,要在大陸蓋1萬所希望小學,這項善行目前還在進行中。台塑集團的工務部門還親自負責設計、發包、驗收的工作,務求讓王永慶的每一分愛心都花在刀口上。 \n 台灣首富王永慶在大陸行善的故事,多年來一直很少有人知道。還是王永慶一位幕僚最近應記者要求評論陳光標在台行善事件時透露出來的。 \n 王永慶 為希望小學而見官 \n 可能有人想:王永慶在大陸投資事業那麼多,當然需要三不五時捐點錢,提升台塑集團在大陸的形象。 \n 但從幕僚講的一個故事中,我們可以發現,事實並非如此。 \n 就在王永慶過世前的3個月,前江西省新餘市委書記汪德和訪台,希望能拜見王永慶。汪德和想以台塑退休員工在新餘投資的太陽能電池廠「江西昇陽」作為「求見」的理由,但在諮詢幕僚後才知道:「王永慶不會為了自己的投資去見官員」。 \n 後來,還是幕僚靈機一動,想到新餘當地有1所王永慶捐建的希望小學,汪德和接受幕僚的建議以「感謝王董事長捐學校」為由求見,獲得王永慶接見。汪德和代表新餘市民贈送王永慶一面匾額,上面綉著「興學助學、義舉雲天」8個大字。王永慶看到匾額非常高興,與汪德和一行人談了將近1小時。而汪德和等人也成為王永慶生前接見的最後一批大陸客人。 \n 監察院長王建煊2004年在浙江平湖興建的「新華愛心高中」,多年來一直得到台商的支持。像台企聯會長郭山輝當年承諾要在東莞募集100名學生的獎助學金,但實際上募款的過程並不順利,而郭山輝乾脆自己認捐過半的募款。 \n 軍演年 慈濟低調救災 \n 台商在大陸行善低調的原因,除了秉持「行善不欲人知」的優良傳統外,也是因為兩岸之間的特殊政治環境。 \n 1996年3月,中共對台軍演,當年夏天河北石家莊一帶發生水災。記者本人就親眼見到慈濟功德會人員「深夜抵達北京,第二天凌晨天還沒亮,就趕赴石家莊救災」的情景。慈濟在河北「摸黑救災」,當然與當年中共對台軍演有關。 \n 10年來一直在四川涼山麻風村從事教育扶貧的前時報記者張平宜,也在募款過程中遭遇同樣的困擾。一位同事就質問她:「為什麼要拿台灣的錢去救大陸人?」 \n 從國際巨星李連杰的壹基金必須靠掛在中國紅十字總會之下,才能在大陸運作的情形,也可以發現「官」對於台商在大陸行善不但不是助力,有時甚至是阻力。最直接的影響,如果不獲官方認證,台商不但不能在大陸募款,就算捐款,也拿不到民政單位出具的發票。

  • 麻風子女 乘希望之翼而飛

    麻風子女 乘希望之翼而飛

     「大營盤小學」位於四川涼山彝族自治州越西縣高橋麻風村,當地政府開設這所小學的原因是因為附近的小學都不願意接納麻風村的子女。當地村民世代以來不被社會接受,村民甚至連身分證都拿不到,更別說翻身。直到2000年,一群來自台灣的志工(中華希望之翼服務協會)扭轉了這一切。 \n 處境篇 連身分證都沒有的麻風村 \n 前時報記者張平宜把希望之翼帶進高橋麻風村,透過教育扶貧,麻風病患的後代子女有了一個與正常人公平競爭的機會。 \n 1991年,張平宜跟著國際慈善團體第一次到四川、雲南的6個麻風村採訪,看到當地人「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慘況:一個用草繩褲帶自殺多次的麻風老人、一群骨瘦如柴、肚大如鼓的麻風村小孩。 \n 雖然第一次與大陸麻風村的接觸讓張平宜有了「再也不去」的念頭,但最後卻轉變成她一次又一次投入麻風病救助的動力。在1999年到2001年期間,她先後跑過廣東、雲南、四川20多個麻風村。 \n 由於多年在大陸麻風村採訪所累積的人脈,2000年冬天,張平宜突然接到消息說:四川省政府在涼山州越西縣麻風村建了一所專門收容麻風病患子女的小學──大營盤小學。 \n 沒有正式老師的小學 \n 但實地看到學校時,張平宜嚇了一大跳。7、80名學生只有一名代課老師、2間蓋在水塘邊的教室占地約10坪,沒有玻璃的窗戶、2塊嵌在牆上的黑板坑坑洞洞、再加上17張破舊的課桌椅。由於軟硬體都缺,加上村 \n (文轉B3版)

  • 麻風子女 乘希望之翼而飛

    麻風子女 乘希望之翼而飛

     「大營盤小學」位於四川涼山彝族自治州越西縣高橋麻風村,當地政府開設這所小學的原因是因為附近的小學都不願意接納麻風村的子女。當地村民世代以來不被社會接受,村民甚至連身分證都拿不到,更別說翻身。直到2000年,一群來自台灣的志工(中華希望之翼服務協會)扭轉了這一切。 \n (文接B2版) \n 裡經濟條件差,這所小學成立10多年來,竟然連1個畢業生都沒有。 \n 張平宜在台灣發動義賣,籌款買地,重整校園。過程中有許多感人的故事,反映台灣民眾愛心,像2002年國際麻風防治日的蠟燭義賣,有多位當紅的影歌星站台,結果短短2個小時,就籌到60多萬台幣的捐款。 \n 經過2001到2005年的奮鬥,大營盤小學終於有了第一批16名畢業生,這也是當地麻風村第一批小學畢業生,來自台灣的30多名志工親赴當地,籌辦盛大的畢業典禮。 \n 大營盤小學的畢業典禮中還來了一位特別來賓:台灣樂生療養院的院民阿梅,她除了頒發第3屆的樂生獎學金(由樂生院民捐助)給學生外,也以自己的親身遭遇,鼓勵大營盤的學生和家長。 \n 半世紀以來的 第一個畢業典禮 \n 由於是麻風村設立半個世紀以來的第一批畢業生,當地學生家長早在一個月前就按彝族習俗替子女縫製背心,然後在畢業典禮當天親手為孩子穿上。 \n 由於畢業典禮的設計隆重又感人,不但涼山州的副州長、越西縣書記等大陸官員都到齊,而且包括中央電視台在內的兩岸媒體都報導了這項活動。 \n 台灣人在大陸透過教育幫助麻風子弟改善人生的事蹟,也因此受到重視。 \n 10年前的大營盤小學是連外地老師都不願教的學校,現在卻成為涼山州教育局的遠距教學試範學校,增設衛星同步教學及電腦教室,當然也成為附近學童爭相就讀的重點學校。

  • 來自麻風子弟的感恩捐款

    來自麻風子弟的感恩捐款

     2009年八八風災,台灣災民收到一筆來自大陸的4688元(人民幣,下同)捐款。捐款人是來自青島台商工廠內的一群麻風村子弟,他們每天半工半讀1個月的工資不過500多元,這筆將近5千元人民幣的捐款是他們許多人幾個月省下來的血汗錢。 \n 善款雖少,但愛心無價,不管兩岸關係如何變化,至少這幾十位來自大陸麻風村的年輕人到老都會記得:是一群台灣人讓他們走出被社會隔絕的宿命,有了改變自己命運的機會。 \n 雖然2008年,大營盤迎來了第一批初中畢業生,但看到他們當中許多人已經是20多歲時,張平宜覺得與其讓他們繼續念高中、考大學,不如讓他們學得一技之長。 \n 被兄弟們批評「老是找自己人麻煩」的張平宜找上弟弟在青島開的健身器材工廠,在那裡做起「建教合作」的工作,把教育扶貧繼續延伸,最終讓麻風村的子弟能自立,甚至回過頭來幫助麻風村的親人。 \n 剛開始,為減少工廠員工的反彈,張平宜的弟弟JAMES在向員工介紹這些來自大陸各地麻風村的建教生時,只說他們是「扶貧對象」。為了鼓勵員工傾囊傳授技藝,JAMES也把建教生的學習成績列入員工考核標準,在此同時,公司的會計、電腦、國貿部門職員也負責替建教生上課,讓他們更快接觸到實務,以便將來考證照。 \n 麻風村建教生 忠誠度高 \n 建教生吃、住、上課都統一在工廠的獨棟大樓裡,每天上午6點半起床後,由教官帶操,8點鐘到工廠上班。下午下班後,晚上接著上課。 \n 張平宜很自豪建教生的英文程度比一般高中生好,因為除了使用台灣全套英文教材外,還有師大附中的退休老師每天出題目,透過電子郵件或視訊,進行遠距教學。 \n 每周一次的電影欣賞課,學生看完要寫心得,更是培養學生正確人生觀的好機會。像是看完教宗保祿二世的傳紀電影後,張平宜就會接著上一堂波蘭的簡史,介紹波蘭猶太人在二戰德軍占領下的悲慘命運。 \n 佳格食品企業資訊長楊健民也是「希望之翼學苑」的志工老師,他替建教生上的人生觀課程,內容包括太陽馬戲團的介紹、三大男高音的欣賞等。 \n 在青島進行的建教合作實驗,剛開始進行的不是很順利,來自西南邊區的麻風村子女最常被2樣東西打敗:山東話和饅頭。建教生也曾與工廠員工打過群架。在第一批26人的建教生中,有10多人中途落跑。 \n 不過留下的15名建教生,有些已經進到工廠正式上班,而且成為優秀員工。 \n JAMES 表示,當初接納麻風村的建教生可說是在姊姊的壓力下促成的,但經過3年多來的調適,留下來完成學業,並到工廠正式上班的建教生,由於已經了解公司文化,加上感恩心理,一般來說,對公司的忠誠度都比一般員工高。 \n JAMES已經拜託張平宜「擴大」向大陸各地的麻風村招建教生。

  • 台灣娘子 助麻風小孩完成夢想

     憑著擔任過記者的好奇心,與身為母親的關懷柔情,張平宜勇闖涼山彝族自治區越西縣大營盤麻風村,並將在大陸麻風村孤軍奮戰十年的經歷寫成《台灣娘子上涼山》。 \n 中華希望之翼服務協會執行長張平宜長期關注社會底層的麻風病人,在她勇敢的堅持下,充滿一顆台灣女人最悲天憫人的心。曾任《中國時報》記者的她從台灣到涼山,萬里迢迢來回穿梭,用生命及苦難譜寫這本書,過程坎坷艱辛,讓人備感動容。 \n 《台灣娘子上涼山》不只記錄台灣參與國際慈善,實踐人道關懷最溫暖的一頁,並希望有愛心的人士伸出援手共同關懷這群被麻風烙印的小孩,讓他們達成九年國民教育的上學之路。中華希望之翼協會預計籌款台幣五百萬,成立「望春風助學計畫」,幫助這群在麻風村長大一圓當中學生的美夢。

  • 貓耳朵寫周記-這年頭,強悍鐵娘子最夯!

     一年一度的開卷好書頒獎典禮上周六落幕了,喵嗚~,那天現場除了得獎作家,也擠滿了出版界大大小小的朋友們(貓估計大概跟版權經紀人灰鷹的喜宴差不多)。在冷颼颼的冬天裡,開卷姊姊和大家的熱情,讓貓耳朵感動得心好暖!什麼,沒有人知道那天貓也在?阿咪咪,因為貓太害羞了,所以都跟神祕頒獎人美少女葉珊躲在旁邊的角落啦。 \n 說到美少女,葉珊可是那天典禮上,繼吳億偉全家落淚之後的另一個大高潮,當她穿著開卷海報裡的夢幻童話洋裝現身,貓看到台下的人全都瞪大了眼睛,有的嘴巴還忘了闔上,喃喃念道:「好美啊!」可惜美少女的爸爸、也是作家焦桐,那天因為出差沒有親眼目睹女兒的舞台魅力。幸好美少女的媽媽沒錯過,還直嚷嚷:「我今天好像星媽。」 \n 還有還有,10支得獎作家BV在現場也非常吸睛,幾位入鏡的得獎作家,都被自己給感動啦。 \n 這年頭,女人往往堅強得很美麗,除了撐起開卷一片天的開卷姊妹花,還有10年來關注四川麻風村、並在當地建立起全中國第一間痲瘋村完全中學的張平宜。她在新書《台灣娘子上涼山》(大塊)中,生動描述她如何深入蠻荒、和官員吵架,又一次次被麻風村的孩子們給感動的歷程,搭配資深攝影林國彰一張張動人的照片,讓貓萬分佩服這位「鐵娘子」的毅力。 \n 張平宜是兩個孩子的媽,也曾經是《中國時報》非常優秀的專題記者,據資深記者偷偷爆料,她以前還是新聞界的第一摩登女郎,美得常常讓男同事閃到眼睛呢。貓昨天特地跑到華山創意園區看她的新書義賣會,發現現場快成了《中國時報》的同學會。依然摩登的張平宜,忍不住跟大家話起當年。只是,對照起她在麻風村的理想,不知道這些繼續在報社跟「業配」奮鬥的同學們,這次是不是被閃到眼眶含淚啊,喵~。

  • 台灣娘子張平宜 闖四川麻風村辦校

    台灣娘子張平宜 闖四川麻風村辦校

     十年的歲月,可讓懵懂少年長大成人,也能使滄海變桑田。台灣女子張平宜過去十年,來回穿梭台灣與四川越西麻風村,建立中國第一所麻風病人子女小學。上百個被社會遺棄的孩子,因此首度摸到書本,吃到三餐好飯。張平宜原本是兩個孩子的媽,現在母親節可收到數十個孩子的溫暖感謝。 \n 為了紀念這十年青春,張平宜寫下《台灣娘子上涼山》,以生動筆調帶讀者重回過往,看她如何從大小姐變成悍婦,從記者變成人人眼中的「慈善家」,從只能對著麻風村惡劣環境掉淚,到現在可以跟對岸官員拍桌子吵架,爭取孩子的教學資源。 \n 「我熱情固執,會為正義兩肋插刀!」張平宜打扮時髦,說話帶著大姊頭的豪爽,彷彿有用不完的熱情和精力。她說,她從小夢想當女俠,身體裡住著男人的靈魂。 \n 一九九九年,還是中國時報記者的張平宜剛生下第二個兒子,原本打算辭職回家當少奶奶,卻因緣際會到四川麻風村進行調查採訪。一路上的窮山惡水加上麻風村裡頭嚇人的景象,讓她發誓再也不要踏進這地方。沒想到那景象她怎樣就是放不下,之後兩年她的足跡踏遍大陸二十幾個麻風村,並在四川涼山州越西縣麻風村裡,打造出州立示範學園大營盤小學。 \n 對現代人來說,麻風似乎陌生又遙遠,其實成立於一九三○年的台灣樂生療養院,便是隔離麻風病人的醫療院所。麻風病由麻風桿菌導致,是種破壞皮膚和周圍神經的慢性病,會導致顏面手足傷殘。 \n 在張平宜工作的涼山地區,彝族傳統更視麻風病為不潔惡靈,過去常有麻風病人被燒死、淹死事件,一般學校也排斥麻風病人子女就學。五○年代起大陸官方在偏僻地帶設立一個又一個隔離的麻風村。病人離群索居,村民近親結婚繁衍,子女沒身分證,幾乎全是文盲,一輩子走不出麻風村,就醫、教育都乏人關懷。 \n 張平宜描述,被隔離的麻風村停留在無水無電的原始狀態,眼瞎斷腳的病人在地上爬行,傷口流膿。他們彼此生下的子女即使健康,也被隔絕在文明社會之外。「這些孩子沒喝過自來水,沒見過書本雜誌,聽見遠方鎮上的喇叭聲,不知道那是車子。」 \n 張平宜認為,教育是唯一扭轉命運的機會。於是她成立基金會,四處募款,把原來簡陋、只有一個代課老師、從來沒有畢業生的大營盤小學建設成公辦民助的示範學園。 \n 如今,全校有十一個老師、兩百多位學生,還吸引了附近一般農村的小孩來上學。 \n 她回想剛開始自己還曾被官方懷疑是「台灣特務」,逐漸獲得當地政府認可,目前學校正朝「完全中學」邁進。她還在青島找到合作企業,安排畢業生去工廠工作。 \n 張平宜將捐出版稅,十五日於台北華山藝文特區舉辦新書義賣,為「望春風助學計畫」籌款,作為第一屆大盤營中學畢業生培育基金。 \n 雖然大陸、台灣兩地奔波,日子周旋在學校有沒有水電、孩子有沒有逃學的大小煩惱中,張平宜覺得過得非常開心。她忍不住秀出手機裡四川孩子傳來的簡訊:「妳比真的媽媽還像我們的媽媽!」

  • 好拍檔林國彰 用鏡頭記錄荒山

     《台灣娘子上涼山》記錄張平宜十年來的奮鬥歷程,收錄大量圖片,包括麻風村怵目驚心的樣貌、「大營盤小學」孩子們歡樂的童顏。這些照片,全出自攝影家林國彰之手。 \n 林國彰曾獲荷蘭世界新聞攝影大賽首獎,與張平宜在報社時期便是工作伙伴,後來更成了前進麻風村的最佳拍檔。二○○四年兩人合作出版《悲歡樂生》影像書,他鏡頭下的樂生療養院居民生活情景,動人心魄。 \n 兩人個性一動一靜,強悍外放的張平宜與安靜包容的林國彰彼此互補。張平宜說:「我在大呼小叫忙東忙西時,他在旁默默用相機觀察。但他總是最先到,最後離開的那個人,他工作的樣子讓我很感動。」 \n 前進蠻荒的涼山,林國彰跟她一起度過被跳蚤咬的惡夢、親眼看她摔下馬,在她發瘋似到處募款時,他則跑去參加國際攝影賽,把得來的獎金全數奉獻,兩人之間的情誼不言而喻。 \n 她透露,兩人選用照片的觀點不一,一起挑照片一定吵架,這次她「霸道」自行選好書中所有照片,等林國彰看見時書都編好了,「所以他也沒辦法囉!」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