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黃山料的搜尋結果,共05

  • 黃山料和吳可熙一起失業2年:「年輕人失業是常態。」

    黃山料和吳可熙一起失業2年:「年輕人失業是常態。」

    吳可熙是入圍坎城影展的電影明星,經歷剛出道被工作人員「甩巴掌」、被經紀人欺壓,被同行看不起的經歷,16年過去,今年32歲,本週於媒體平台一件襯衫與黃山料進行訪談,談及曾失業2年,靠每個月3000元稿費勉強度日,物慾極低,在追逐夢想的過程中辛苦度日,她在專訪中感嘆:「喜歡自己是獨一無二,不因為被討厭而改變自己。」

  • 台灣人看大陸-黃山遊 霞客行

    台灣人看大陸-黃山遊 霞客行

     「五嶽歸來不看山,黃山歸來不看嶽」,這句大旅行家徐霞客對黃山的極致美譽,不僅給中國傳統名山下了個人盡皆知的定論,也讓一向喜歡與眾不同,卻又眷戀神州懷舊訪古的我毅然踏上了這條大眾化旅程。 \n 原本計畫取道杭州參加可以橫越錢塘江大橋的馬拉松競賽,或至少夜跑西湖一圈,可惜因為飛機誤點,於是隔天只能騎著腳踏車略遊市區,傍晚就匆匆入住黃山腳下的湯口鎮。 \n 雲霧瀰漫不見黃山 \n 湯口是徐霞客在內多數遊人的入山起點,如今雖然一派觀光勝地風貌,但在徐霞客那年代,黃山的聲名既不如鄰近的佛教聖地九華山,更遑論超越五嶽泰斗。之所以後來居上,除了本身條件外,徐霞客的慧眼獨具似乎也功不可沒。於是,為了實地印證,也為了不辜負青春活力,我決定仿效霞客之行,全程徒步而上,心想或許一趟黃山壯遊就能抵過多少跋山涉水,豈非划算之極? \n 分析徒步行與搭纜車的主要區別在於多出慈光閣到玉屏峰這段山路,徐霞客曾在此沿線望到「群峰盤結,天都獨巍然上挺」,可惜我實際走來因為大霧彌漫,僅能隱約看見岩壁刻著「立馬空東海,登高望太平」的立馬峰。據稱此乃國民黨將軍唐式遵在1939年僱工冒險所為,但當年既是抗戰軍興,國難紛擾之際,這刻字內容也與鼓勵民心士氣無甚關聯,究竟用意何在,令人費解。 \n 行過立馬峰不遠,天都南路就在右側。有道是「不到天都峰,白來一場空」,徐霞客初訪黃山時即因適值隆冬,不克登頂,只能舊地重遊,而如今的天都峰雖然有了南北兩路,無須如徐霞客般披荊斬棘,兩人上下垂接,才能驚險登頂,但一來受制於輪休封山的新規定,遊客必須挑對時間,二來南路比已嘆為觀止的北路更陡,部分地方幾乎得四肢並用,所以徐霞客當年「上即如此,下何以堪」的感嘆及終於登臨的成就感,現在依舊可以揣摩體會。 \n 天都登頂初識黃山 \n 不過話雖如此,若要一覽無遺天都奇景還是得隨緣聽命,畢竟很多時候那厚重的山嵐會完全遮掩住絕壁深谷,而這也令期盼在峰頂顧盼自雄,再來個全景攝影的我只能望天無語,默默而下。所幸黃山雲霧雖多,卻也變幻萬千,我的無奈並未持續太久,當走到天都峰底後,四周已若隱若現,待過了送客松,更見天光乍露,眼前整座蓮花峰及百步雲梯如巨幅畫軸般豁然開展,令人神清氣爽,腳步飛快,於是約莫中午,我便趕抵賓館卸下行李,並繼續轉往西海遊覽。 \n 西海是黃山的新興景區,猶記始信峰的命名典故是一位名人初始不信黃山絕美,至此方悟,而我雖尚未到始信峰,但乍見那浩瀚無邊,幽深莫測的西海大峽谷時,卻幾乎同樣驚服於黃山之美。 \n 峽谷內部分步道乃沿山壁鑿設,底部懸空。我隨人龍緩步走下,放眼所及盡是如盆栽造景、國畫工筆般的奇岩怪松。待繞回入口排雲亭,好不容易消散的山嵐又匯聚成茫茫白霧,似乎這夢幻般的峽谷只容人佇足片刻,不久便沉入海底龍宮。 \n 西海絕美始信黃山 \n 十一月的黃山昏暗甚早,長夜漫漫伴著刺骨寒意,讓從清晨開始一路疾行的我終於不敵飢寒交迫,忍痛點了份昂貴套餐。不過正待掏書解悶,卻見店家已準備關燈休息,於是我只得回到人聲吵雜的八人房。房內有四張雙層床,房友皆大陸本地青年,相談下,發現有人以為台灣學生都是學台語長大,而我也錯把泉州話當台灣話。總之,萍水相逢,無牽無掛,原以為無聊窘迫的小房間逐漸讓人放鬆,也逐漸沉入夢鄉。 \n 隔日,天色尚冥,我便起身看日出去。偌大光明頂上人潮洶湧,遊客只能縮身於結上冰霜的欄杆邊鵠立等候。黃山晨曦的不同處在群峰浮沉雲海上下,當陽光照耀在水晶節理般的奇特岩壁上時,反映出的顏色也將隨著時間而不同,猶如一場天造地設的奇特燈光秀。 \n 日出既畢,遊客四散,我也繼續後山行程,只是可能昨日的驚豔已足,於焉之後的按圖索驥竟成了某種例行公事,一心反懸在要彌補昨日未見玉屏峰及天都峰「正身」的遺憾。好在回程先是見識到天都峰拔地而起的雄渾壯闊,隨後更拍下了好幾張清晰無比的照片。照片中那在我身後的是迥異於台灣山景的玉屏峰,也是曾讓童年的我印象深刻的遙遠仙境,如今既圓了一段歲月滄桑,也為黃山之行留下完美紀念。 \n 旅遊之道得自黃山 \n 帶著滿足的心情走回黃山入口處,眼前出現了一尊徐霞客塑像。回想以往長程出遊都會躊躇再三,但這次因為仰慕名家風采及黃山大名,一切似乎都變得理所當然。只不過遊樂雖樂,當我再想起徐霞客遊記的內容,才赫然發現無論「五嶽歸來不看山,黃山歸來不看嶽」或傳聞的「登黃山,天下無山,觀止矣」乃至黃山兼有五嶽之奇等,事實上都不曾出現於他唯一傳世可考的遊記內,這更別提維基百科的引用出處,顯然是一本後人代編的書名。 \n 當然,眾口鑠金必定其來有自,積非成是才見真相所在,所以,黃山之美仍然無庸置疑,至於對我而言,黃山歸來非但沒有「曾經滄海難為水」,反而更加相信天地之奇超乎所料,世間之大豈可自限,以此對照年輕徐霞客往後愈益開闊奔放的千山獨行,或許這才真正是黃山啟發我甚至他的旅遊之道吧。

  • 台灣人看大陸》黃山遊 霞客行

    台灣人看大陸》黃山遊 霞客行

    「五嶽歸來不看山,黃山歸來不看嶽」,這句大旅行家徐霞客對黃山的極致美譽,不僅給中國傳統名山下了個人盡皆知的定論,也讓一向喜歡與眾不同,卻又眷戀神州懷舊訪古的我毅然踏上了這條大眾化旅程。 \n原本計畫取道杭州參加可以橫越錢塘江大橋的馬拉松競賽,或至少夜跑西湖一圈,可惜因為飛機誤點,於是隔天只能騎著腳踏車略遊市區,傍晚就匆匆入住黃山腳下的湯口鎮。 \n \n雲霧瀰漫不見黃山 \n湯口是徐霞客在內多數遊人的入山起點,如今雖然一派觀光勝地風貌,但在徐霞客那年代,黃山的聲名既不如鄰近的佛教聖地九華山,更遑論超越五嶽泰斗。之所以後來居上,除了本身條件外,徐霞客的慧眼獨具似乎也功不可沒。於是,為了實地印證,也為了不辜負青春活力,我決定仿效霞客之行,全程徒步而上,心想或許一趟黃山壯遊就能抵過多少跋山涉水,豈非划算之極? \n分析徒步行與搭纜車的主要區別在於多出慈光閣到玉屏峰這段山路,徐霞客曾在此沿線望到「群峰盤結,天都獨巍然上挺」,可惜我實際走來因為大霧彌漫,僅能隱約看見岩壁刻著「立馬空東海,登高望太平」的立馬峰。據稱此乃國民黨將軍唐式遵在1939年僱工冒險所為,但當年既是抗戰軍興,國難紛擾之際,這刻字內容也與鼓勵民心士氣無甚關聯,究竟用意何在,令人費解。 \n行過立馬峰不遠,天都南路就在右側。有道是「不到天都峰,白來一場空」,徐霞客初訪黃山時即因適值隆冬,不克登頂,只能舊地重遊,而如今的天都峰雖然有了南北兩路,無須如徐霞客般披荊斬棘,兩人上下垂接,才能驚險登頂,但一來受制於輪休封山的新規定,遊客必須挑對時間,二來南路比已嘆為觀止的北路更陡,部分地方幾乎得四肢並用,所以徐霞客當年「上即如此,下何以堪」的感嘆及終於登臨的成就感,現在依舊可以揣摩體會。 \n \n天都登頂初識黃山 \n不過話雖如此,若要一覽無遺天都奇景還是得隨緣聽命,畢竟很多時候那厚重的山嵐會完全遮掩住絕壁深谷,而這也令期盼在峰頂顧盼自雄,再來個全景攝影的我只能望天無語,默默而下。所幸黃山雲霧雖多,卻也變幻萬千,我的無奈並未持續太久,當走到天都峰底後,四周已若隱若現,待過了送客松,更見天光乍露,眼前整座蓮花峰及百步雲梯如巨幅畫軸般豁然開展,令人神清氣爽,腳步飛快,於是約莫中午,我便趕抵賓館卸下行李,並繼續轉往西海遊覽。 \n西海是黃山的新興景區,猶記始信峰的命名典故是一位名人初始不信黃山絕美,至此方悟,而我雖尚未到始信峰,但乍見那浩瀚無邊,幽深莫測的西海大峽谷時,卻幾乎同樣驚服於黃山之美。 \n峽谷內部分步道乃沿山壁鑿設,底部懸空。我隨人龍緩步走下,放眼所及盡是如盆栽造景、國畫工筆般的奇岩怪松。待繞回入口排雲亭,好不容易消散的山嵐又匯聚成茫茫白霧,似乎這夢幻般的峽谷只容人佇足片刻,不久便沉入海底龍宮。 \n \n西海絕美始信黃山 \n十一月的黃山昏暗甚早,長夜漫漫伴著刺骨寒意,讓從清晨開始一路疾行的我終於不敵飢寒交迫,忍痛點了份昂貴套餐。不過正待掏書解悶,卻見店家已準備關燈休息,於是我只得回到人聲吵雜的八人房。房內有四張雙層床,房友皆大陸本地青年,相談下,發現有人以為台灣學生都是學台語長大,而我也錯把泉州話當台灣話。總之,萍水相逢,無牽無掛,原以為無聊窘迫的小房間逐漸讓人放鬆,也逐漸沉入夢鄉。 \n隔日,天色尚冥,我便起身看日出去。偌大光明頂上人潮洶湧,遊客只能縮身於結上冰霜的欄杆邊鵠立等候。黃山晨曦的不同處在群峰浮沉雲海上下,當陽光照耀在水晶節理般的奇特岩壁上時,反映出的顏色也將隨著時間而不同,猶如一場天造地設的奇特燈光秀。 \n日出既畢,遊客四散,我也繼續後山行程,只是可能昨日的驚豔已足,於焉之後的按圖索驥竟成了某種例行公事,一心反懸在要彌補昨日未見玉屏峰及天都峰「正身」的遺憾。好在回程先是見識到天都峰拔地而起的雄渾壯闊,隨後更拍下了好幾張清晰無比的照片。照片中那在我身後的是迥異於台灣山景的玉屏峰,也是曾讓童年的我印象深刻的遙遠仙境,如今既圓了一段歲月滄桑,也為黃山之行留下完美紀念。 \n \n旅遊之道得自黃山 \n帶著滿足的心情走回黃山入口處,眼前出現了一尊徐霞客塑像。回想以往長程出遊都會躊躇再三,但這次因為仰慕名家風采及黃山大名,一切似乎都變得理所當然。只不過遊樂雖樂,當我再想起徐霞客遊記的內容,才赫然發現無論「五嶽歸來不看山,黃山歸來不看嶽」或傳聞的「登黃山,天下無山,觀止矣」乃至黃山兼有五嶽之奇等,事實上都不曾出現於他唯一傳世可考的遊記內,這更別提維基百科的引用出處,顯然是一本後人代編的書名。 \n當然,眾口鑠金必定其來有自,積非成是才見真相所在,所以,黃山之美仍然無庸置疑,至於對我而言,黃山歸來非但沒有「曾經滄海難為水」,反而更加相信天地之奇超乎所料,世間之大豈可自限,以此對照年輕徐霞客往後愈益開闊奔放的千山獨行,或許這才真正是黃山啟發我甚至他的旅遊之道吧。(陳崇峻/台北市) \n

  • 明明「冬休封山」旅行社強打廣告 登黃山變路過 大陸遊敗興歸

     民眾向議員陳情,今年3月底參加台灣運達旅行社銷售的「大陸黃山深度7日遊」行程,出遊前業者再三保證,除非天候不佳,否則所有行程都可以去,不料,到了才發現當地還在「冬休封山」,統統無法玩,質疑旅行社廣告不實;對此,業者回應,當天因下雪才沒讓客人登山。 \n 參與該團的民眾昨在議員何志偉陪同下出面,控訴旅行社廣告是「假的」。陳先生抱怨,抵達當地後,導遊卻稱天都峰和地軌纜車都不能去,台灣領隊還打圓場「老闆娘是屯溪當地人,靠關係可以到。」結果依舊不行,廣告強打「重點行程」皆沒去,敗興而歸後,旅行社只願補償3000元折價券。 \n 另名陳情的施小姐,更是氣到邊說邊發抖,她指出,在天都峰登山口發現封山告示,寫著「每年的12月到隔年3月底,都要封山維護山林環境,這段期間禁止遊客進入。」無法理解旅行社為何在3月20日仍開團,付了錢卻玩不到。 \n 觀光局科長陳嘉穎表示,若查證業者廣告不實,全案可依觀光發展條例開罰3至15萬元,一個月內蒐集民眾提供的資料展開行政調查。北市主任消保官何修蘭說,賠償金額應考量行程所占比例分配較合理。 \n 台灣運達旅行社副總史銘宏喊冤說,為保障旅客安全,景點會視天候狀況不定時封閉,大陸並沒有強制冬休封山,當天是因為下雪才未上山;至於退費,有提供3000元現金或折價券補償。

  • 苦 口 良 藥從小結下中國緣

     說起Mark的中國情緣,要追溯到他小時在澳大利亞的一段患病經歷。那時,Mark在學校練習長跑,曾代表澳大利亞參加比賽,但由於Mark教練的訓練方法不當,令他在16歲時患上了嚴重的關節炎,不能做任何運動。那段時間,Mark尋遍良醫,但關節炎卻怎麼治都不好。 \n Mark說:「後來,我去看了澳洲當地的一家中醫院,足足喝了兩年中藥湯,那個湯很苦很苦。」說到這裡,Mark皺緊眉頭,臉撇向一側佯作嘔吐狀。良藥苦口利於病,這之後他的病情逐漸好轉了。Mark說,正是這樣的經歷,讓他感受到中醫的神奇,同時也在他心裡埋下了一顆嚮往來到中國的心。 \n 黃山奇遇 戀上中國茶 \n 後來,Mark成為了一名導遊,經常帶著各國遊客到香港、北京等地。不過,那時他們對北京的了解僅限於長城、故宮、天壇、頤和園這些名勝古跡。 \n 2001年,Mark第一次來到中國。一句中文都不會說的他,帶著12名外國遊客去黃山遊玩,不料,在這次帶隊過程中,他自己竟然迷路了。3月的黃山氣溫很低,他和遊客們凍得瑟瑟發抖。後來,途中遇到一名和尚,把他們請進了寺廟。「和尚給我泡了一杯茶,那是我第一次喝中國茶,翠綠的茶葉在杯裡翻滾,同時散發著淡淡的清香,我一下子就喜歡上中國茶了。」Mark神采奕奕地說。 \n 毛尖、毛峰、龍井、普洱、鐵觀音……Mark如數家珍地跟記者說著,綠茶什麼時候喝,紅茶什麼時候喝。他每年都會帶著外國遊客去西雙版納的茶園採茶,說話間,他還用手機上網,給記者看他的「茶文化之行」網站。如今的Mark可謂是一位茶專家,「胡同學校」裡擺放著他自己採集、製作的茶餅,這些都是他在中國生活的印記。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