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黃浦江的搜尋結果,共65

  • 陸第二艘075 上海出廠海試

    陸第二艘075 上海出廠海試

     解放軍海軍新一代075型兩棲攻擊艦二號艦於22日上午7時30分,從黃浦江進入東海水域進行首次試航。這與075首艦於8月5日的首次海試,僅間隔139天。未來075型的3、4號艦,也將在2021年內完成建造陸續下水。

  • 張庭40億豪華倉庫曝光! 滿屋超大貨架 簡直像美式賣場

    張庭40億豪華倉庫曝光! 滿屋超大貨架 簡直像美式賣場

    張庭與林瑞陽在大陸經營微商有成,傳身價已超過1200億台幣的他們,「家中到處都是錢」,先前更在上海砸下17億人民幣(約72億台幣),買下整棟位黃浦江邊的一棟大樓;張庭更霸氣的說,要送一層樓給好閨蜜陶虹當辦公室。

  • 張庭40億豪華倉庫曝光! 滿屋超大貨架 簡直像美式賣場

    張庭40億豪華倉庫曝光! 滿屋超大貨架 簡直像美式賣場

    張庭與林瑞陽在大陸經營微商有成,傳身價已超過1200億台幣的他們,「家中到處都是錢」,先前更在上海砸下17億人民幣(約72億台幣),買下整棟位黃浦江邊的一棟大樓;張庭更霸氣的說,要送一層樓給好閨蜜陶虹當辦公室。

  • 黃浦江上第13座越江大橋建成通車

    黃浦江上第13座越江大橋建成通車

    上海昆陽路越江大橋(即閔浦三橋)主線,10月28日建成並開放通車,標誌著閔浦二橋和松浦大橋之間長達10公里浦江岸線無越江通道的交通壁壘成為歷史。

  • 傳黃浦江水位高過馬路?上海市防汛辦澄清:安全

    傳黃浦江水位高過馬路?上海市防汛辦澄清:安全

    大陸持續暴雨令江河水位暴漲,不少地方出現汛情。網上日前傳出「黃浦江水位超過路面」的消息,引發熱議。但上海市防汛辦其後澄清消息不實,指當前正處於中小潮汛期間的黃浦江水位總體平穩,黃浦公園站最高潮位3.01米,低於警戒水位1.54米。 \n \n網傳消息稱,黃浦江快要淹過堤防,所有(水)閘門都打開全力洩洪,情況危急。上海市防汛辦周三(15日)回應陸媒查時詢表示,本月黃浦江的最高水位為7月7日的4.54米,近一周的最高水位為4.48米,平均水位為2.85米。2019年同期,黃浦江的最高水位為4.42米,平均水位為2.7米。 \n \n上海市水務局官方周二(14日)在微信公眾號發文指,太湖水位連續超警戒。為了有效緩解太湖洪水的上漲壓力,上海已開啟蘊西水閘、淀西水閘作為流域洩洪通道;同時,一併開啟黃浦江沿線水閘納潮,沿長江、杭州灣水閘全力排水,協助太湖洪水下洩,但目前「開閘納潮」已暫停。 \n \n據統計,由7月9日至12日,黃浦江沿線4座水閘已累計運行29個閘次160小時,洩洪納潮總量為5084萬立方米。該局防禦處相關負責人表示,儘管黃浦江開閘納潮了,但上海是安全的,全市水位都在安全受控範圍,暫無超警戒水位河道。 \n \n回看歷史,黃浦江外灘最高水位出現於1997年8月31日,為5.72米。近10年最高水位則出現於2013年10月8日,為5.17米。上述高水位均發生於特大颱風影響期間。

  • 上海黃埔江「水快淹過堤防」照片瘋傳 網戲稱:可準備泳衣了

    上海黃埔江「水快淹過堤防」照片瘋傳 網戲稱:可準備泳衣了

    大陸長江中下游近期飽受洪災所苦,大陸水利部推測,長江中游各幹流及洞庭湖水位緩退後將會復漲,「三峽大壩恐潰堤」的議題持續在網路發酵,近日有不少人收到1張照片,上頭寫著:「上海市黃浦江已經快要淹過堤防,目前水面高過路面」,讓人擔心上海會成水鄉澤國。 \n \n \n惟這張照片只在社群軟體上瘋傳,微博始終看不到這個訊息,真實性仍有待查證。但從照片來看,黃浦江的水位的確偏高,幾乎快高過堤防,左邊一排就是觀光客必到的外灘,上海市夜景的景點,一旦江水淹過堤防,後果不堪設想。 \n \n \n有人將這張照片發送給住在上海的人,提醒注意安危,也有人用幽默化解緊張氣氛,要人在上海的朋友「準備好蛙鏡、泳衣」。 \n \n

  • Angelababy曝光4億上海豪宅!超狂景觀看得到東方明珠

    Angelababy曝光4億上海豪宅!超狂景觀看得到東方明珠

    \n \n \n \n大陸女星Angelababy(楊穎)和「第一小生」黃曉明結婚邁入5年,育有一子小海綿,雖然婚後多次傳出婚變,兩人卻依舊用行動破除謠言,近日剛好Baby的綜藝節目《奔跑吧》第8季開播,她特別分享媽媽坐在電視機前支持的照片,意外曝光上海豪宅的內部裝潢,落地窗外竟是東方明珠塔,超狂景觀令粉絲們看了全傻眼。 \n \n \n照片中,可見到楊媽媽邊泡腳邊看女兒的節目,而巨型的客廳旁擁有大面積落地窗,一眼就能看到正對東方明珠的外灘美景,就有眼尖網友指出,這棟豪宅是是上海頂級酒店寓所─四季匯,位於21世紀中心大廈頂端42層到55層,不只東方明珠,就連黃浦江風景都可以盡收眼底,豪宅面積700多平方公尺,在寸土寸金的上海市價約1億多人民幣,超過台幣4億。 \n \n \n據悉,黃曉明和Angelababy目前至少擁有四間套房!分別是香港西半山天匯、香港貝沙灣、上海浦東四季匯、上海浦西華僑城蘇河灣頂樓複式,價格則分別為1.2億、4千萬、1.5億及2億人民幣,儼然是富貴夫妻檔。 \n \n \n \n \n \n

  • 黃浦江大閘蟹開捕上市 平均重量達每只5兩

    黃浦江大閘蟹開捕上市 平均重量達每只5兩

    金秋菊黃蟹正肥。上海地產的“大泖牌” 黃浦江大閘蟹今天正式開捕上市。雖說這本地大閘蟹的開捕時間要比其他大閘蟹晚將近一個月,但這些地產大閘蟹都是平均四兩以上母蟹和六七兩以上公蟹的“大規格”蟹。而且是依時令“自然爬塘”,現在就是品蟹的最佳時期。 \n在松江魚躍水產基地,上午9點,隨著一網網地籠收緊,大閘蟹只只雙螯高舉,浮出水面。這批捕撈的大閘蟹中,公蟹重達7兩,母蟹也達到了5兩以上,可以說是名副其實的“大規格”蟹。黃浦江大閘蟹,除了和陽澄湖大閘蟹一樣,具有金毛白肚的特徵外,它的蟹腳特別長,前齒額更明顯,還原了野生蟹的特徵。 \n據瞭解,今年大規格蟹的出塘率首次占到了70%以上,這都得益於“松江模式”的生態養殖。黃浦江大閘蟹養得好,一靠水、二靠草。基地養殖塘的水全部來自黃浦江,經過二次生物淨化後,進入池塘。此外,還增加了藻類的種植面積,既淨化了水質,又為大閘蟹提供了上佳的生態餌料。池塘裡也最大程度還原為仿自然生境,在高、中、低等不同水層,採用水車式增氧機、迴圈水增氧設備等立體增氧方式,促進水環境形成良性微循環,以模擬自然界的潮汐現象。 \n今年黃浦江大閘蟹主產養殖區,大規格蟹的年產量在15萬斤左右,價格與去年持平。還有約4萬公斤大閘蟹出口日本、韓國、新加坡等地。 \n據統計,上海地產大閘蟹養殖面積接近1.5萬畝,主要分佈在崇明、松江、金山、青浦等地,產量約為1700噸。而全國目前的養殖總面積為1000萬畝,年總產量大約在80萬噸左右。近年來,上海的大閘蟹年消費量在8到10萬噸,是全國最大的大閘蟹消費市場。 \n \n(看看新聞Knews記者:梁蔚浩 編輯:愛華) \n版權聲明:本文系看看新聞Knews獨家稿件,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n

  • 一覽浦江風華 4小時深度遊復航

    一覽浦江風華 4小時深度遊復航

     上海濱江遊又有新賣點,全程約4小時的浦江遊覽長路線12日起復航,遊客不但可盡賞浦江兩岸風光,船上還提供美食和藝人展示,期待打造成世界級旅遊景點。但參加的遊客表示,雖然沿路可見到許多景點,但目前講解內容過於簡單,「不夠解渴」。 \n 復航的浦江遊覽長路線從十六鋪碼頭至吳淞口後再返回十六鋪碼頭,全程約4小時,船票含一頓中餐,餐飲以本幫特色為主。為了保證舒適,450座的遊船只售150張船票,票價為280元人民幣(約合新台幣1308元)。每逢雙休日中午11時30分從十六鋪碼頭出發,蜿蜒北上至吳淞口,再調頭返回出發點,全程耗時約4小時。 \n 三層遊船 飄道地風情 \n 登上「浦江遊覽2」三層遊船,處處流露上海本地風情。例如二樓賓客休息區入口處,捏面人、剪影、糖畫三個民間藝人展示區首先吸引小朋友的目光。遊客們不用引導,可自由分散至甲板、船頭等處遊覽。船上的午餐則採用分餐制,彩椒炒蝦仁、大排、四喜烤麩、辣醬、番茄蛋湯,都是上海本幫風味。 \n 航線定位於中高端服務 \n 70歲的鄺姓女市民得知浦江遊覽航線復航後,提前一天到售票處買票上船。「我從小長在楊浦區,黃浦江邊的很多工廠,這些年拆的拆、搬的搬,一直想有機會好好看看,但是以前的黃浦江遊覽路線多就在外灘區域轉一轉,其他區看不到。」她說,搭船當天的行程「既滿足又稍感遺憾」。她認為船上的講解太少了,特別有些工廠,其實很有故事,沒有講解要少掉很多味道。 \n 不僅是她有這樣的遺憾,于先生一家三口整個航程基本都在甲板上拍照、看風景。他說,過了楊浦大橋,兩邊的景色肯定不如外灘萬國建築群,但是還是有很多意外收穫。比如還看到潛水艇、軍艦。這些船為什麼在這裡?起什麼作用?「我覺得前半段看風景,後半段聽故事做互動會比較好。」 \n 上海浦江遊覽集團有限公司市場營運總監方翱表示,在講解上,目前是單邊講解的方式,即只講解遊客右手邊有代表性的景。回程的時候,大約3、40分鐘沒有任何講解,遊客容易覺得無聊。「因此在回程時,我們增加了魔術表演、變臉、肚皮舞表演等,並推出下午茶時間,出售春捲、雪媚娘、小籠包、燒賣等本幫特色小吃。」由於復航後的吳淞口航線定位在「中高端服務」產品,未來也會更注重遊客遊覽黃浦江的深度體驗。 \n 小靈通 黃浦江遊船 \n 黃浦江是長江口的一條支流,源於上海市青浦區的澱山湖,至吳淞口匯入長江,全長約113公里,河寬300到700公尺,將上海分割成浦西和浦東兩大區域。 \n 乘船遊覽黃埔江是上海傳統旅遊項目,傳統路線從外灘出發,先逆流而上,向南至南浦大橋,再調頭向北,過楊浦大橋直至吳淞口,最後從吳淞口返回至外灘。一路的風景代表著上海的象徵和縮影,薈萃了上海城市景觀的精華。(李鋅銅)

  • 浦江遊新行程 市民盼更有更多故事

    70歲的鄺姓女市民得知浦江遊覽航線復航後,提前一天到售票處買票上船。「我從小長在楊浦區,黃浦江邊的很多工廠,這些年拆的拆、搬的搬,一直想有機會好好看看,但是以前的黃浦江遊覽路線多就在外灘區域轉一轉,其他區看不到。」她說,搭船當天的行程「既滿足又稍感遺憾」。她認為,船廠、自來水廠、國際時尚中心都看到了,但船上的講解太少了,特別有些工廠,其實很有故事,沒有講解要少掉很多味道。 \n \n不僅是她有這樣的遺憾,于先生一家三口整個航程基本都在甲板上拍照、看風景。他說,過了楊浦大橋,兩邊的景色肯定不如外灘萬國建築群,但是還是有很多意外收穫。比如還看到潛水艇、軍艦,甚至一些叫不出名字的船。這些船為什麼在這裡?起什麼作用?「我覺得前半段看風景,後半段聽故事做互動會比較好。」 \n \n上海浦江遊覽集團有限公司市場營運總監方翱表示,在講解上,目前是單邊講解的方式,即只講解遊客右手邊有代表性的景點,他也留意到,一方面,遊客聽講解的熱情很高,另一方面,回程的時候,大約3、40分鐘沒有任何講解,遊客容易覺得無聊。「因此在回程時,我們增加了魔術表演、變臉、肚皮舞表演等,並推出下午茶時間,出售春捲、雪媚娘、小籠包、燒賣等本幫特色小吃。」由於復航後的吳淞口航線定位在「中高端服務」產品,未來也會更注重遊客遊覽黃浦江的深度體驗。

  • 便民休閒 開放黃浦江45Km岸線

    便民休閒 開放黃浦江45Km岸線

     歷經多年努力,上海黃浦江兩岸45公里岸線的公共空間在2017年12月31日全線貫通。從慢行雲橋、工業風的親水平台,到錯落有序的濱江森林,上海最精華、最核心的黃浦江兩岸,以前所未有的美麗姿態出現在世人眼前。也讓前往上海的台灣遊客多了休閒的好去處。 \n 黃浦江曾是上海的工業岸線,碼頭、工廠密布,轉變為公共開放空間的過程並不容易。形式單一、中斷點較多、公車不便、配套不足等,都是黃浦江兩岸公共空間面臨的難題。 \n 貫通最精華、核心地段 \n 2013年,上海市委、市政府確認了黃浦江兩岸地區作為上海市6大重點功能區之一,開發的工作重心逐漸聚焦到公共空間建設。2016年,兩單位更明確指出,將齊心協力把黃浦江兩岸建設成全市人民共用的公共空間。到2017年底,從楊浦大橋到徐浦大橋45公里岸線基本貫通開放,將上海最精華、最核心的黃浦江兩岸開放給全體市民,讓民眾有更多改革開放成果的幸福感。 \n 岸線最長、開發主體多、工程量最大的浦東新區,2017年5月底率先建成9.8公里長的「三條道」(跑步道、漫步道、騎行道),並配合綠地一起開放。9月底,開放岸線達14.1公里,直至去年底21公里的貫通任務全部完成。 \n 碼頭讓出成濱江新景觀 \n 在楊浦濱江,楊樹浦水廠、寧國路輪渡站等最困難的節點也逐一完成改造,楊浦大橋下游延伸600公尺的工程順利完成,3.4公里的岸線完全貫通。楊浦濱江也在修繕中還原出基於工業記憶的歷史感。 \n 8.3公里長的黃浦段,南外灘區域海事、輪渡、環衛等碼頭設施全面讓出,7個主題公園點綴世博濱江,包括十六鋪二期、南外灘親水岸線都成為濱江新景觀。 \n 8.9公里長的徐匯段,近1000畝土地完全讓出,克服了淀浦河橋等橋梁及道路工程與沿線大型市政設施改造同步推進的多個工程難點。過去曾是聚集鐵、煤、砂、油的大工業廠區,如今已變身為連綿的親水平台。 \n 小 靈 通黃浦江 \n 黃浦江簡稱浦江、申江,是上海市最大河流,全長約114公里,河寬300到700公尺,是上海的重要水道,在吳淞口注入長江,是長江入海前的最後一條支流。黃浦江市區段水深多半約10到17公尺。 \n 黃浦江被稱為「上海的母親河」,將上海分為浦西和浦東,兩岸如今分別形成了外灘及陸家嘴金融中心。黃浦江不但將上海造就成大陸最大的商業城市,更以此發展成全球第一大港,黃浦江兩岸已成為全球知名地標。 \n (李鋅銅)

  • 漫步陸第一高樓 上海之巔迎客

    漫步陸第一高樓 上海之巔迎客

     世界第二高樓、大陸第一高樓、上海地標建築「上海中心」繼2016年4月底部分試運營後,位於大樓第118層的「上海之巔」觀光廳也在26日開放,將成為上海市觀賞天際線的新焦點。 \n 「上海之巔」觀光廳垂直高度546公尺,面積1千多平方公尺,呈三角環形布局,落地的超大透明玻璃幕牆,可360度俯瞰上海城市風貌。遊客可從位於上海中心西北角的售票廳購買門票後,從地面觀光主入口抵達B1層「上海之巔」觀光廳序展區,這裡設置了形式多樣的互動展項。參觀完序展區後,遊客可經自動扶梯下至B2層,前往搭乘超高速電梯,只需55秒即可直達546公尺高空。 \n 進入觀光廳,如同走進雲端,不僅能細數黃浦江兩岸各大知名建築與景點,領略蘇州河與黃浦江奔流入海的優美曲線;還能透過多媒體探索全球著名城市方位。遊客還可從這裡世界最高的「空中郵局」及「許願樹」向世界發出美好祝福。 \n 大陸各城市的超高大樓觀景台,早已成為當地旅遊的超夯景點。例如上海金茂大廈第88層觀光廳,高度為340.1公尺,面積1520平方公尺,是目前大陸最大的觀光廳。廣州塔天線桅杆488公尺處設有戶外攝影觀景平台,是世界最高的戶外觀景平台,超越了杜拜哈里法塔的442公尺室外觀景平台,及加拿大國家電視塔447公尺的「天空之蓋」的高度。台北101更是陸客來台不可錯過的景點。

  • 外婆的黃浦江畔 母親笑了

    外婆的黃浦江畔 母親笑了

     對於上海,母親總有著說不出的情懷。 \n 2010年,是上海舉辦世界博覽會的年度,適逢父親被調至上海工作,在上海租房子住。母親因此興致勃勃,想要前往上海看世博,順便探詢記憶中,那個從未蒙面的「故鄉」。 \n 身為一個在台灣出身、長大的人,母親其實對上海沒有太多記憶,她的童年回憶圍繞著基隆廟口的美食,她總是興高采烈地訴說著小時候大家沒什麼錢,幾個孩子出門時,總是你一塊、我幾毛的湊合著,合力拿出足夠的錢,大家一同到廟口去吃小吃,買了食物所有人分著吃,沒有誰占誰的便宜,所有的美食都是大家合資而得,一次又一次,成了基隆孩子們童年最深刻的記憶。 \n 來台避難永別家鄉 \n 屬於上海的思念,其實更多屬於外婆。外婆是國共戰爭大時代之下的悲劇女子,她在戰時跟著船隊來台避難,沒想到卻再也回不去,丈夫被他人誣指為共產黨而跳海,從此不知所蹤。她一個人帶著四個孩子,在台灣艱辛地開始了新生活。一個不識字的外省女子,面對著陌生的土地和語言,她的內心是寂寥的,縱然台灣也有朋友和同鄉,但生活總是殘酷,一個沒有一技之長的寡婦,就這樣靠著借貸、偶爾做點工,如替人做月子等差事,慢慢把孩子拉拔長大。 \n 我始終很難體會外婆的心境,外婆並不識字,那個年代的女子並沒有受教權,她只能看著可以讀書的哥哥,心生羨慕,自己卻無法爭取到同樣的待遇。在台灣的歲月一天一天的過去,外婆卻始終思念著海峽另一端的故鄉。她總跟母親說,黃浦江是世界上最美的一條河,她有朝一日要再踏上那條江。 \n 母親當然沒去過黃浦江,她只是聽著外婆從小說著那條江長大,聽著聽著,也生出了嚮往。她雖然不知道黃浦江的水是黃是藍、江水是和緩還是湍急,但卻也有了一份莫名的堅持:有朝一日,她要去尋找那條江。 \n 這個機會在2010年來臨,父親要調任至上海時,母親沒有丈夫要出外長時間工作的離愁,相反地,她的眼睛亮了起來,覺得這是冥冥之中注定的,她難掩的喜悅在那段時間非常明顯,她說,她終於要見到外婆心心念念的黃浦江了。於是父親調任上海後,母親也跟著過去上海住,身為家庭主婦的她,在我們都去上大學的那些年反而落了個清靜,剛好可以去上海走走,過過不一樣的生活。 \n 在上海的日子和台灣大不相同,母親是個騎機車騎到習慣成自然的人,沒有機車的日子從前想都不敢想,然而到了上海,台灣的機車卻無法跟著她越過台灣海峽,她只好硬著頭皮,開始了天天走路去買菜的生活。她從一開始天天抱怨走路要走很遠,到後來也漸漸習慣,她會搭著上海公交車到處跑,說她發現不騎機車、改搭公車也有一番不同的滋味。 \n 心心念念故鄉之河 \n 但上海的冬天卻讓生長於溫暖海島的她大呼吃不消,她說在台灣從來不穿長褲的她,到上海開始穿起了厚棉褲;不喝咖啡的她也養成了一天一杯熱咖啡的習慣。因為不喝熱咖啡根本無法出門買菜,她會在上海的星巴克坐上一會兒,喝完暖暖的咖啡後到超級市場去,她說她意外地發現,熱咖啡其實也挺好喝的。 \n 漸漸地,她說她喜歡上了上海,雖然不像台灣每條路都有便利商店那麼方便,倒也有不同的生活風味。但她問我們暑假要不要去上海時,最極力推薦的,是黃浦江。 \n 她說黃浦江真的很美,除了人太多之外,坐在江邊喝咖啡非常有情調,並一再強調江邊的風景跟咖啡都很特別,邊喝還可以邊眺望東方明珠和上海的風景,不去保證後悔。 \n 這倒是讓在高雄住了十幾年,卻沒有在愛河旁邊和母親一起喝過東西的我十分驚訝,母親到了上海後真的轉性了不少呢!但我也想,難得可以看世界博覽會,反正暑假閒著也是閒著,不如就去上海看看吧。 \n 那一年的暑假,我就在上海住了二十天。上海的夏天,豔陽的威力一點也不輸台灣,酷熱到不行,而我也終於跟著爸媽,去看了黃浦江。 \n 可能是母親過度地讚不絕口,導致我實際看了反而有點失望,雖說是挺現代化、挺美麗的,但畢竟現在資訊如此發達,大江大海的美景在電影裡、雜誌上從來不會少見,因此我看了,並沒有太難以忘懷的感動。倒是母親,頻頻訴說著不管看了幾次,黃浦江都是那樣地美麗而獨特,看著雀躍地像個孩子的母親,我才終於明白,這條江美在哪裡。 \n 這條江或許不是世上最美麗的一條江,卻是外婆生前心心念念的故鄉之河,她承載著外婆童年的記憶、思鄉的情懷、回不去的快樂曾經。 \n 她曾經是天真無憂的少女,卻隨著時代的悲劇而遠離家鄉,被迫到陌生的土地上開始新的生活。新的土地有新的美麗,但終究替代不了幼年的回憶,只能跟著時代的洪流,乖順地向前走。 \n 看見外婆童年時光 \n 外婆在台灣養大了孩子、看著孩子一個個成年、成家,孕育了新的下一代,台灣當然已經是她實質意義上的家;然而另一個回不去的家,僅隔著一個海峽卻又如此遙遠,那裡有她的父母、她的童年,卻再也無法回去。 \n 黃浦江成了一個童年時光的象徵,想到黃浦江,外婆就可以回想起小時候的純真年代,回想起那個嫉妒哥哥可以讀書的小女孩。到了台灣後,她遠離了父母又失去了丈夫,那種在陌生土地上隻身一人的悲涼感,也許我這一生都無法體會。 \n 但隨著母親談及黃浦江的笑容,我彷彿可以看見外婆的鄉愁,這條江,她的女兒正看著,且帶著她的孫女來看,她的思念與孤寂,終究還是有人明白。即使當我們終於到達,已是她離開人世的,十年之後。

  • 台灣人看大陸》外婆的黃浦江畔 母親笑了

    對於上海,母親總有著說不出的情懷。 \n2010年,是上海舉辦世界博覽會的年度,適逢父親被調至上海工作,在上海租房子住。母親因此興致勃勃,想要前往上海看世博,順便探詢記憶中,那個從未蒙面的「故鄉」。 \n身為一個在台灣出身、長大的人,母親其實對上海沒有太多記憶,她的童年回憶圍繞著基隆廟口的美食,她總是興高采烈地訴說著小時候大家沒什麼錢,幾個孩子出門時,總是你一塊、我幾毛的湊合著,合力拿出足夠的錢,大家一同到廟口去吃小吃,買了食物所有人分著吃,沒有誰占誰的便宜,所有的美食都是大家合資而得,一次又一次,成了基隆孩子們童年最深刻的記憶。 \n來台避難永別家鄉 \n屬於上海的思念,其實更多屬於外婆。外婆是國共戰爭大時代之下的悲劇女子,她在戰時跟著船隊來台避難,沒想到卻再也回不去,丈夫被他人誣指為共產黨而跳海,從此不知所蹤。她一個人帶著四個孩子,在台灣艱辛地開始了新生活。一個不識字的外省女子,面對著陌生的土地和語言,她的內心是寂寥的,縱然台灣也有朋友和同鄉,但生活總是殘酷,一個沒有一技之長的寡婦,就這樣靠著借貸、偶爾做點工,如替人做月子等差事,慢慢把孩子拉拔長大。 \n我始終很難體會外婆的心境,外婆並不識字,那個年代的女子並沒有受教權,她只能看著可以讀書的哥哥,心生羨慕,自己卻無法爭取到同樣的待遇。在台灣的歲月一天一天的過去,外婆卻始終思念著海峽另一端的故鄉。她總跟母親說,黃浦江是世界上最美的一條河,她有朝一日要再踏上那條江。 \n母親當然沒去過黃浦江,她只是聽著外婆從小說著那條江長大,聽著聽著,也生出了嚮往。她雖然不知道黃浦江的水是黃是藍、江水是和緩還是湍急,但卻也有了一份莫名的堅持:有朝一日,她要去尋找那條江。 \n這個機會在2010年來臨,父親要調任至上海時,母親沒有丈夫要出外長時間工作的離愁,相反地,她的眼睛亮了起來,覺得這是冥冥之中注定的,她難掩的喜悅在那段時間非常明顯,她說,她終於要見到外婆心心念念的黃浦江了。於是父親調任上海後,母親也跟著過去上海住,身為家庭主婦的她,在我們都去上大學的那些年反而落了個清靜,剛好可以去上海走走,過過不一樣的生活。 \n在上海的日子和台灣大不相同,母親是個騎機車騎到習慣成自然的人,沒有機車的日子從前想都不敢想,然而到了上海,台灣的機車卻無法跟著她越過台灣海峽,她只好硬著頭皮,開始了天天走路去買菜的生活。她從一開始天天抱怨走路要走很遠,到後來也漸漸習慣,她會搭著上海公交車到處跑,說她發現不騎機車、改搭公車也有一番不同的滋味。 \n心心念念故鄉之河 \n但上海的冬天卻讓生長於溫暖海島的她大呼吃不消,她說在台灣從來不穿長褲的她,到上海開始穿起了厚棉褲;不喝咖啡的她也養成了一天一杯熱咖啡的習慣。因為不喝熱咖啡根本無法出門買菜,她會在上海的星巴克坐上一會兒,喝完暖暖的咖啡後到超級市場去,她說她意外地發現,熱咖啡其實也挺好喝的。 \n漸漸地,她說她喜歡上了上海,雖然不像台灣每條路都有便利商店那麼方便,倒也有不同的生活風味。但她問我們暑假要不要去上海時,最極力推薦的,是黃浦江。 \n她說黃浦江真的很美,除了人太多之外,坐在江邊喝咖啡非常有情調,並一再強調江邊的風景跟咖啡都很特別,邊喝還可以邊眺望東方明珠和上海的風景,不去保證後悔。 \n這倒是讓在高雄住了十幾年,卻沒有在愛河旁邊和母親一起喝過東西的我十分驚訝,母親到了上海後真的轉性了不少呢!但我也想,難得可以看世界博覽會,反正暑假閒著也是閒著,不如就去上海看看吧。 \n那一年的暑假,我就在上海住了二十天。上海的夏天,豔陽的威力一點也不輸台灣,酷熱到不行,而我也終於跟著爸媽,去看了黃浦江。 \n可能是母親過度地讚不絕口,導致我實際看了反而有點失望,雖說是挺現代化、挺美麗的,但畢竟現在資訊如此發達,大江大海的美景在電影裡、雜誌上從來不會少見,因此我看了,並沒有太難以忘懷的感動。倒是母親,頻頻訴說著不管看了幾次,黃浦江都是那樣地美麗而獨特,看著雀躍地像個孩子的母親,我才終於明白,這條江美在哪裡。 \n這條江或許不是世上最美麗的一條江,卻是外婆生前心心念念的故鄉之河,她承載著外婆童年的記憶、思鄉的情懷、回不去的快樂曾經。 \n她曾經是天真無憂的少女,卻隨著時代的悲劇而遠離家鄉,被迫到陌生的土地上開始新的生活。新的土地有新的美麗,但終究替代不了幼年的回憶,只能跟著時代的洪流,乖順地向前走。 \n看見外婆童年時光 \n外婆在台灣養大了孩子、看著孩子一個個成年、成家,孕育了新的下一代,台灣當然已經是她實質意義上的家;然而另一個回不去的家,僅隔著一個海峽卻又如此遙遠,那裡有她的父母、她的童年,卻再也無法回去。 \n黃浦江成了一個童年時光的象徵,想到黃浦江,外婆就可以回想起小時候的純真年代,回想起那個嫉妒哥哥可以讀書的小女孩。到了台灣後,她遠離了父母又失去了丈夫,那種在陌生土地上隻身一人的悲涼感,也許我這一生都無法體會。 \n但隨著母親談及黃浦江的笑容,我彷彿可以看見外婆的鄉愁,這條江,她的女兒正看著,且帶著她的孫女來看,她的思念與孤寂,終究還是有人明白。即使當我們終於到達,已是她離開人世的,十年之後。(林安儒/台北市) \n

  • 《商業周刊》新竹落難千金 翻身如新大中華總裁

    《商業周刊》新竹落難千金 翻身如新大中華總裁

    7月8日晚上,上海陸家嘴俯瞰黃浦江最高點─上海中心119樓頂樓內,正進行一場外牆點燈儀式,啟動手中按鈕,讓中國第一高樓、有「上海之顛」的地標亮起來的,是今年6月底,甫出任美商如新(Nu Skin)大中華區域總裁的姜惠琳。 \n \n來自台灣的她,也是台籍專業經理人在外商遭邊緣化之際,逆勢出線的指標人物。 \n \n如新大中華區域涵蓋中、港、台,2013年,如新大中華地區的營收貢獻,曾占其全球年營收突破30億美元的4成多,達13億6千萬美元,一度激勵在美國紐約證交所掛牌的如新公司股價,站上140美元歷史高點! \n \n接手公司難題: \n市值降,一度剩1/6 \n \n不過,因銷售制度受爭議,甚至遭中國官方啟動調查,過去2年多來,如新在中國市場去年營收僅約8億美元,市值一度縮水只剩下1/6。 \n \n姜惠琳接手大中華區域,要正面迎擊一個高難度的挑戰。如何反敗為勝重返榮耀,更被華爾街投資人緊盯著。 \n \n回顧過去25年,姜惠琳從一位日文小助理,一路過關斬將,到如今出任外商大中華總裁。2003年,主管徵詢當時懷胎7個月的她,出任新加坡分公司總經理意願,她一口答應,坐完月子馬上帶著3個幼兒前往履新,隨後並升任新加坡、馬來西亞總裁。 \n \n2007年,她接任如新台灣總裁,當時,如新在台業績停滯不前,不但痛失國內直銷業龍頭寶座,甚至連前五大都擠不進去,她從推動組織變革下手,大刀一揮換掉總部1/3人馬。姜惠琳說,如果想讓組織越來越好,快速處理拖累團隊的成員,絕不能手軟。 \n \n曾是北埔望族 \n二樓看出去,全是姜家田 \n \n新竹北埔姜家洋樓,這裡是姜惠琳的出生地。由她的祖父姜阿新起造,1949年落成的巴洛克式兩層樓建築,是北埔最氣派的洋樓,更在台灣建築史有一席之地。 \n \n曾任過第一屆臨時省議員、新竹客運董事長的姜阿新,是日據時代第一位將北埔紅茶外銷的茶業實業家,全盛時期在全台擁有8處現代化茶廠,事業最高峰時,買賣茶業所得的大量鈔票,是用茶袋包裹卡車裝載,一路從台北運回竹東;站上洋樓二樓陽台,望出去都是姜家田產。 \n \n一夕破產搬家 \n家中唯一電器,只剩電鍋 \n \n只是,姜家的豪門風華在姜惠琳3歲那年由盛而衰,1965年永光宣布破產,洋樓遭銀行接收,姜家舉家北遷遠離傷心地,姜惠琳從望族千金,一夕成為一家八口擠在10坪大租屋處度日的「落難公主」。 \n \n姜惠琳記得,搬到台北之後,大同電鍋是舉家唯一的電器用品。對姜惠琳而言,她的夢想就是有天能重返老家。 \n \n4年前,偶然機會她獲悉,債權銀行要拍賣這筆不良資產,在姜惠琳帶頭下,六兄妹分頭籌資,用高出當年抵押金的100倍,購回流落在外近半世紀的洋樓。 \n \n咬牙振興家族 \n顛沛半世紀,終住回祖厝 \n \n2012年5月,這棟洋樓終於再回到姜家懷抱。單單兩側的橫屋和倉庫整修,找來台南碩果僅存的屋瓦工匠復舊,一砸又是上千萬。今年農曆年,歷經半世紀顛沛的姜家,三代人總計20多人,得以聚首老家吃團圓飯。 \n \n重返家族榮耀的目標,驅動姜惠琳不放棄,背後是對家的愛。但即便有眼淚,她早已下定決心。不管是逆轉事業或是中興家業,只要不放棄,夢想就會成真。 \n \n【 更多報導 】 \n \n※精彩全文,詳見《商業周刊》。 \n \n※本文由商業周刊授權刊載,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 大陸「冠軍蟹」 上海大閘蟹開賣

    大陸「冠軍蟹」 上海大閘蟹開賣

    「秋風起,蟹腳癢」。繼蘇州陽澄湖大閘蟹開捕販售後,上海松江的黃浦江蟹也開賣了。 \n \n今年在大陸各地大閘蟹個頭普遍偏小,洪澤湖、高郵湖等幾大湖區的大閘蟹甚至減産50%的情況下;上海黃浦江大閘蟹的捕撈時間,比陽澄湖晚了1個月左右。昨日一早,在松江浦南的養殖基地,工人們正式捕撈,大部分蟹的規格達到「4兩公、3兩母」的標準。 \n \n 上海本地最大規模的黃浦江「三泖牌」大閘蟹開捕,「4兩公、3兩母」的大規格蟹達50%以上,遠高於一般外地養殖基地20%左右的大規格蟹比例,但蟹價保持不變,每只售價60元人民幣(約新台幣300元)。 \n \n 據了解,上海的大蟹養成,靠的是科技支撐。在上海市河蟹産業化體系的指導下,松江區組建了「張友良領軍人才工作室」,圍繞「高品質大規格大閘蟹的池塘養殖」等課題進行創新探索,最終形成一整套的生態養殖模式。 \n \n上海黃浦江大閘蟹已連續5年在全國大閘蟹評比中奪得金獎,成爲上海名副其實的冠軍蟹。

  • 保水源 上海關了黃浦江上游百家企業

    澎湃新聞報導,中國上海市今年下半年將啟動5個重點區域產業結構調整專項,分別為浦東合慶鎮G1501東側區域(一期)、浦東周浦申江路以東區域、金山廊下郊野公園區域、黃浦江上游水源保護區(金澤鎮)、奉賢經濟開發區生物科技園區等5個產業結構調整專項。 \n \n其中,黃浦江上游水源保護區(金澤鎮)重點區域專項,是為了太湖流域與黃浦江上游飲用水水源安全,所以要求金澤水庫周邊的部份企業關停,共有104家企業被關停調整,主要是金屬製品、塑膠製品、水泥製品、塗料、熱處理、有色金屬壓延等行業,共涉及土地794.87畝,相關企業年產值約9.4億元人民幣。

  • 新舊交融 夜遊黃浦江 醫師市長 參訪陸醫院

     台北、上海雙城論壇今年邁入第六屆,過去5年促成松山、虹橋機場直飛等實質成果,令外界期待甫上任的柯文哲,能為台北市民帶回什麼收獲。有議員認為,雖外界對柯訪陸有許多政治解讀,但包括參訪上海城市規畫展示館、當地醫療院所等行程,應對市政推動仍多有助益。 \n 過去五屆雙城論壇,台北市與上海共簽訂19項合作交流備忘錄。包括第一年著重文化、旅遊、環保、科技園區交流,且在論壇結束後約2個月,開通松山與虹橋機場間直飛航班;第2至5年則是進一步促成雙方體育隊伍競賽交流與移地訓練、上海參考1999市民熱線,設計「12345熱線」等。 \n 針對此次行程安排,民進黨議員吳思瑤舉例,上海城市規畫館是每個北市赴滬參訪團必去的行程,雖沒有新意,但柯市府上任後,有意重新思考郝市府留下的「城市博物館聚落」規畫,此行應能從中獲得一些啟發。 \n 吳思瑤認為,柯文哲是台灣醫學權威,陸方安排質子重離子醫院、禾新醫院等參訪點,可能是希望藉機「展示實力」;但與此同時,也讓人期待柯的直言快語,會和陸方的醫學領域碰撞出什麼火花。 \n 也有北市府幕僚分析,黃浦江兩岸分別代表城市的新與舊,安排夜遊黃浦江,有「新舊交融」的含義;另如參訪「質子重離子醫院」等國際醫學園區,則是彰顯醫療等普世價值,不涉及敏感兩岸問題,都是很理所當然的參訪地點。 \n 不過,國民黨市議員秦慧珠提醒,柯文哲對兩岸事務本就不那麼熟悉,此行能否帶回實質成果,對他是嚴苛考驗。

  • 2015上海黃浦江世界名校划船對抗賽 暨大勇奪第7名

    2015上海黃浦江世界名校划船對抗賽 暨大勇奪第7名

    2015上海黃浦江世界名校划船對抗賽,台灣唯一代表隊國立暨南大學,由校長蘇玉龍率隊前往上海與世界頂尖各國名校代表隊對抗,原本以為可勝香港中文大學和韓國首爾大學,結果在將心用命下,力克耶魯、北大、清華、港中大、首爾,勇奪第7名,讓校長和全體選手都喜出望外。 \n \n今年在上海舉辦的「2015上海黃浦江世界名校划船對抗賽」,參賽的歐美、澳、亞洲、中國及台灣等各國名校有牛津、劍橋、耶魯、雪梨、北大、清華、交大、武漢、首爾、日本一橋、香港中大及暨大等12所世界划船名校。 \n \n比賽項目男子8人單槳有2,000米直道競速對抗排名賽,分預賽、複賽、決賽3部分,船艇隊在複賽中與劍橋大學以0.8秒之差雖未進前6名決賽,但在分組7至12名決賽中,以第1名領先抵達終點。 \n \n尤其暨大還在該場次決賽中,划出比第6名劍橋大學較佳的2秒成績,雖然總成績落於世界名校划船對抗賽第7名,但也划出該校在賽場上最佳成績;更重要的是,因有這項競賽,並取得台灣代表權,而能與世界知名各大學精英,建立交流和友誼的重要平臺,才是最大收獲。

  • 上海開通首條黃浦江低空觀光航綫

    上海開通首條黃浦江低空觀光航綫

    29日,上海首條黃浦江低空觀光航綫開通,乘客可以乘坐直升機在黃浦江上200多米的空中俯瞰城市美景,人均花費2499元起。 \n執飛上海首條黃浦江低空觀光航綫的是價值5000多萬元的空客EC135-T2型直升機,最多可搭載2名飛行員與5名乘客。直升機起飛後,逐漸攀升到距離地面200多米的空中,沿黃浦江由北向南飛行。飛行過程比較平穩,一路經過楊浦大橋、共青森林公園、世紀公園、世博園區等知名景點,乘客透過兩邊的機窗非常清楚地看到下方的城市美景。在天氣好、能見度强的情况下,乘客還可以遠觀到陸家嘴的金茂大厦、環球金融中心、上海中心等標志性建築。不過由于當天上海遭遇霧霾天氣,所以「三高」只現出輪廓。 \n上海首條黃浦江低空觀光航綫由啓德航空運營,路綫全程約40公里,飛行時間在半小時左右,團體包機觀光每人每架次收費4999元,由携程代理預訂。爲了讓更多的人享受飛行之趣,散客也可以報名參加15分鐘的短航程體驗,每人每架次2499元。航空公司提供每位乘客200萬保額的保險,包含在票價內。 \n通用航空,是指除軍事、警務、海關緝私飛行和公共航空運輸飛行以外的航空活動。據統計全世界年通用飛行小時中有50%左右是由空中觀光産生的,伴隨大陸經濟社會的發展,以及通航需求的快速增長,民營資本進入這一市場非常活躍,在低空領域不斷開放的政策推動下,未來有望得到進一步的發展。 \n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