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黎煥雄的搜尋結果,共28

  • 杜蘭朵 不只是愛情故事

    杜蘭朵 不只是愛情故事

     西方歌劇史上,首部以中國為題材又廣受歡迎的歌劇《杜蘭朵》,古今中外都有不少演出版本,由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與德國萊茵歌劇院共同製作的版本,8月將在台演出。導演黎煥雄表示,「杜蘭朵不單是一個愛情故事,而是在談論中國和世界的關係。」 \n 愛是一切的解答 \n 2015年,應德國萊茵歌劇院邀請,黎煥雄赴德國執導《杜蘭朵》,在歐洲演了26場,2019年在台首演。故事描述杜蘭朵公主,以3道謎題招親,回答不出問題的人,就會被處死。 \n 黎煥雄表示,「中國對於世界而言,確實是一個令人神經緊繃的存在。就像杜蘭朵公主,我們到底要不要愛她?」在劇情結尾,一名答出問題的王子,用真心融化杜蘭朵,讓她願意說愛,黎煥雄表示,「這裡的愛,代表的是互相尊重,這是一切的解答。」 \n 指揮簡文彬表示,黎煥雄讓劇中的皇帝角色,化身為普契尼,身穿西服,站在城牆上,保持距離和杜蘭朵、王子、群眾對話,「這是一個巧妙的點,皇帝問王子:我的女兒很殘酷,你真的要追我女兒嗎?展現了普契尼浪漫又幽默的性格。」 \n 公主歌聲情緒轉折 \n 簡文彬表示,《杜蘭朵》雖受到觀眾歡迎,但因為製作龐大,幕前幕後動輒需要約300人,能唱杜蘭朵的女高音,更是難尋,「這個角色的聲音,必須要有氣勢,一個人要能同時和交響樂團、合唱團拚搏,聲音要有穿透力,身兼抒情、花腔女高音,十分不容易。」 \n 此外,簡文彬提及,在演唱功力之外,杜蘭朵的聲音性格轉換同樣很難,「這個公主一開始非常冷豔,和誰都保持距離,最後和王子相遇,被王子融化,又要抒情地演唱,情緒轉折很大,是一大挑戰。」 \n 舞台設計走簡約風 \n 《杜蘭朵》的舞台設計為梁若珊,服裝設計為賴宣吾,黎煥雄表示,在服裝設計上,是考究元朝時蒙古人、漢人穿著為基礎作發揮,舞台設計則是簡約風格,「可看見潑墨、紙張的剪影,很簡約,沒有華麗機關,但是大器,展現安靜的東方美學。」演出將於8月28日、30日,在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登場。

  • 王墨林雙姝怨 溫柔百合情愫看人性

    王墨林雙姝怨 溫柔百合情愫看人性

    以美國劇作家莉蓮海爾曼代表作《雙姝怨》為靈感,70歲導演王墨林12年前推出的同名作,將翻新重演,從兩名女性的深刻情誼,探討台灣在國民政府來台之前,政權轉移的動盪情境。 \n \n 藝術總監黎煥雄表示,整部作品展現了王墨林獨特的身體美學,「他不要演員演戲,不要學院派的角色分析、動機,不要表現情緒記憶,也不要演員呈現那些被分析過後的個性,而是希望觀眾可以看見『演員』和『角色』這兩種狀態一起現身。」 \n \n 擔任主演的演員包括鄭尹真、劉廷芳和朱安麗, 黎煥雄表示,「這樣的做法,等於是為這三位成熟的演員,卸下一層皮,觀眾看不見演技帶來的快感,但每一個步驟都是功夫,其中有一種質樸的質地會呈現,像是雕塑家在雕塑作品一樣。」 \n \n 莉蓮海爾曼的《雙姝怨》,描述兩名女教師因學生謊言,引發同性戀疑雲的傳言,為消彌雜音、維護閨密的幸福,其一女教師選擇自殺,讓傳言嘩然停止。過去曾搬上大銀幕《雙姝怨》,由奧黛麗赫本與莎莉麥克琳主演。 \n \n 王墨林的《雙姝怨》,故事描述1945年的台灣,南管戲女演員春子和學校老師芳子,相遇的時間典,是日本戰敗撤退台灣、國民政府撤退來台的時間,時代動盪不安,但她們接觸女性主義,聽聞謝雪紅、葉陶等女性要求解放的事件,從中獲得女性解放自我的啟蒙,也因為兩人相知相惜的情誼,而被流言傳為有同志情誼。 \n \n 黎煥雄表示,12年前演出的版本,上半場談論上海,下半場聚焦在台灣,今年翻新重演的版本,則是專注談論台灣。演出將於9月13日至15日,在台北水源劇場登場。

  • 從契訶夫櫻桃園 看演員後台人生

    從契訶夫櫻桃園 看演員後台人生

    舞台上搬演西方戲碼的演員,聽見悠悠東方胡琴聲,這東西方交錯的衝突感,讓戲裡的演員如大夢初醒。這是人力飛行劇團全新製作《櫻桃園2047》,改編自俄國文學家契訶夫經典作《櫻桃園》,探討演員們的後台人生。 \n  \n 「假想有一群演員,演了一輩子的戲,宣示對劇院的忠誠,即使遇上戰爭、易主,都不願離開,最後卻還是被迫離開了,那是怎麼樣的荒涼心境?」導演黎煥雄表示,契訶夫筆下的櫻桃園,就是一座劇場、一座城市,也可延伸至一個大時代縮影。 \n \n 契訶夫的《櫻桃園》描述19世紀中產階級興起,貴族沒落,一戶擁有櫻桃園的貴族,無法捍衛自己的社會地位,終於將手中最珍貴的資產櫻桃園出售,在櫻桃樹被砍倒的聲音中離開故鄉。 \n \n 《櫻桃園2047》由許正平改編,延伸原著裡的改朝換代,故事描述分屬於4個不同年代、背景的劇院,同樣上演《櫻桃園》戲碼,從1970年代的現代女演員、東方旗袍造型、維多利亞時代造型,以及無時空狀態等各種版本櫻桃園,並以胡琴演奏作為時間意象的展現。黎煥雄說,劇名數字「2047」也是對香港1997回歸50年後的想像與隱喻。 \n \n 黎煥雄表示,過去他曾長年任職唱片公司,但某天突然被迫離開工作崗位,「我在那時重讀契訶夫的《櫻桃園》,也格外能理解這戲裡的隱喻和心境,也因此,我從來不曾製作一齣完整版本的契訶夫作品,都是改編、選段版,哪天演出完整版,就是我退休的時候。」 \n  \n 《櫻桃園2047》明(22)日起至24日,在台北市台灣戲曲中心小表演廳演出。

  • 終極職場生存錄 人力飛行劇團《公司感謝你》

    終極職場生存錄 人力飛行劇團《公司感謝你》

    公司真的會感謝你嗎?由人力飛行劇團導演黎煥雄執導,選自德國劇作家魯茲‧胡伯納的《公司感謝你》,黎煥雄說,這次要把過去的「黎式劇場美學」暫時擺一邊,用黑色幽默和嘲弄,詳細描述職場老鳥面臨企業內鬥的生存實錄。 \n \n 「讀到這部作品時,發現這和我過去的私人經驗有點對應,我好像又看到十幾年前離開EMI唱片公司,那種新舊世代交替的階段。」黎煥雄說。 \n \n 《公司感謝你》劇情描述一間公司因換了主事者,許多員工遭到解僱,而資深員工克魯勝斯滕也面臨裁員危機,這時他卻受邀參加公司的豪華招待旅程,但公司卻不明確告訴他此趟行程是為何而來,藉以用這樣的方式引發他的焦慮,看他要不要選擇自己辭職,還是繼續這麼耗下去。 \n \n 黎煥雄說:「在面對這樣事件本身不複雜,最終你會發現,在你所處的產業規格裡,真正和你對峙的不是公司,而是時間。」 \n \n 許多人不知道,黎煥雄是資深古典樂迷,在劇場專業之外,他早年也曾任職於EMI唱片長達10年的時間,擔任古典部經理。「劇本裡怵目驚心的企業文化,其實也是真實人生,劇中的老鳥,對公司忠誠了20年,但景氣下降,公司就有很多作法希望你可以自己有打算。」 \n \n 「當時我選擇離開唱片業是因為劇場召喚我,我用了10年的時間工作,想把能量再度放回劇場。」 \n \n 談起離開唱片業的過程,黎煥雄說,當時公司正在內部縮減,他也剛好想重返劇場,「我想退的風聲一出來,公司馬上詢問我:『你既然想退,要不要自己請辭呢?』因為我是主管階層,成本很高,如果自願退休,公司可節省不少成本。」 \n \n 但黎煥雄始終認為,過去為公司勞心勞力的付出,值得有好條件的「優退」,「在一來一往為自己爭取福利的過程中,一些傷感情的狀態就出現了,當時我也覺得很受傷,雖然這已是陳年往事,但製作《公司感謝你》的過程又讓我有機會再面對、再思考,當時到底怎麼了?」 \n \n 事過境遷,黎煥雄說:「公司不一定會感謝你,但是時間會感謝你,你自己也要感謝你自己。」 \n \n 《公司感謝你》今起至13日於台北國家戲劇院實驗劇場演出。

  • 黎煥雄執導 公司感謝你嘲弄職場黑暗面

    黎煥雄執導 公司感謝你嘲弄職場黑暗面

     努力付出,公司真的會感謝你嗎?由人力飛行劇團導演黎煥雄執導,選自德國劇作家魯茲‧胡伯納的《公司感謝你》,描述職場老鳥面臨企業內鬥的生存實錄。黎煥雄表示,這次要把過去的「黎式劇場美學」暫時擺一邊,用黑色幽默和嘲弄,詳細剖析職場的黑暗面。 \n 《公司感謝你》描述一間公司因換了主事者,許多員工遭到解僱,而資深員工克魯勝斯滕也面臨裁員危機,這時他卻受邀參加公司的豪華招待旅程,但公司並不明確告訴他此趟行程是為何而來,用這樣的方式引發他的焦慮,看他要不要選擇自己辭職,還是繼續這麼耗下去。 \n 黎煥雄請來新世代導演楊景翔飾演主角,「這個主角是個老頭,乍看很可憐,但這個老鳥在職場上可以混這個久,他才不單純咧,因此他在面對這樣子的窘境時,人性弱點慢慢被抓出來。」 \n 劇本裡怵目驚心的企業文化,其實也是真實人生。過去的黎煥雄是在劇場專業之外,早年也曾任職唱片公司古典部經理,後來選擇離開唱片業,「劇場召喚我,我用了10年的時間工作,想把能量再度放回劇場。」正巧當時公司正在內部人力重整,「我想退的風聲一出來,公司馬上問我要不要自己請辭?」 \n 但黎煥雄始終認為,過去為公司勞心勞力的付出,值得有好條件的「優退」,「在一來一往為自己爭取福利的過程,讓我覺得很受傷,雖然這已是陳年往事,但製作這齣戲的過程讓我有機會再思考,當時到底怎麼了?」 \n 如今事過境遷,黎煥雄說:「公司不一定會感謝你,但是時間會感謝你,你自己也要感謝你自己。」 \n 《公司感謝你》將在3月10日至13日於台北國家戲劇院實驗劇場演出。

  • 黎煥雄:會點到台灣處境

     上個樂季,從義大利史卡拉歌劇院到奧地利布雷根茲音樂節,都做了《杜蘭朵公主》歌劇製作新版本;之前張藝謀、陳凱歌也曾經賣弄東方,做過誇張的《杜蘭朵公主》,黎煥雄說,「我自己希望提出的,是站在對的基礎出發,考據原著在元代發生,透過造型與舞台,清楚開展一個中國的脈絡與處境。」 \n 這齣歌劇會不會處理台灣的處境?「身為大國的鄰居,我們跟中國有歷史情結,但對西方來說,這不是重點,我會點到為止。」 \n 黎煥雄希望描繪「中國就是杜蘭朵」的意象,一個火與冰的交融體,充滿矛盾的綜合體,「她有權力欲望,也有恐懼。」 \n 黎煥雄甚至認為,當年的普契尼已經預言了21世紀的杜蘭朵狀態,「一開頭的詠嘆調,杜蘭朵就是演唱她過去遭遇的傷痕,這些我認為都是以前被忽視的細節。」 \n 「很多朋友跟我說,就是因為我是東方人,才讓我導《杜蘭朵公主》,但我想說的是,這沒有不好,《杜蘭朵》在西方歌劇史來說,也許只是一個西方藝術發展過程中,充滿異國情調的副產品,但只有我們可以從我們自己的文化出發,去處理這部歌劇的困境。」 \n 「我不讓能杜蘭朵輸,也不能讓杜蘭朵贏;她輸了,再過20年就會產生一個新的杜蘭朵,因為她的恐懼沒有被解決;她如果贏了,大家就會持續絕望,處於被殺頭的殘暴中,所以只有愛,可以和解一切。」 \n 劇中飾演杜蘭朵的琳達‧華森(Linda Watson),曾與黎煥雄在國家交響樂團製作的華格納歌劇《指環》全本合作過。舞台設計梁若珊、服裝設計賴宣吾與影像設計王俊傑都從台灣赴德,一起打造從東方文化出發的杜蘭朵。

  • 台灣第一人 黎煥雄赴歐執導《杜蘭朵》

    台灣第一人 黎煥雄赴歐執導《杜蘭朵》

    導演黎煥雄受德國杜塞朵夫萊茵歌劇院之邀,擔任普契尼歌劇《杜蘭朵》導演,是台灣首位站上國際舞台執導《杜蘭朵》的台灣導演! \n \n德國杜塞朵夫萊茵歌劇院為歐洲重要歌劇舞台,經典歌劇《杜蘭朵》預計於12月5日起演出6場,由黎煥雄執導外,還將帶著台灣舞台設計梁若珊、服裝設計賴宣吾、影像設計王俊傑等專業人士一同接受國際舞台的挑戰。

  • 戲精李天柱 星光劇院盼登陸

    戲精李天柱 星光劇院盼登陸

     劇場導演黎煥雄「人生前半場告解」的「血肉之作」《星光劇院》,首輪演出5月31日在國家戲劇院落幕。舞台上備受矚目的焦點之一,莫過於擔綱主演「導演」的資深演員李天柱;以大陸電視劇《後宮.甄嬛傳》的太監蘇培盛,兩岸翻紅、再創演藝事業高峰,無論影視工作再忙,對於舞台「柱哥」可從不缺席。 \n 1980年,24歲的李天柱超齡演出電視劇《吾土吾民》裡光緒帝身旁小太監「小寇子」,入圍金鐘獎;時隔31年再度接演《後宮.甄嬛傳》的太監角色,李天柱心裡也曾一度犯嘀咕:「影帝在這裡伺候皇帝!」直到領略「這是上帝給我的功課」,就此塑造出「更人性」的太監,兩岸觀眾津津樂道的「蘇公公」。 \n 對李天柱而言,被稱為「演員」才是最大的讚美。從早期的話劇、相聲到舞台劇,李天柱可謂「來者不拒」,日前接受《表演藝術》雜誌專訪時,他強調:「我的老師就是戲,每演一個角色,從中吸取養分,在戲裡成長。」 \n 「舞台是完全的表演,演員一個呼吸,一個咳嗽,都能接收到台下的反應,一觸即發,很真實。」在李天柱眼中,《星光劇院》似乎也描繪出劇場人的宿命,「從對角色的陌生,到走入他的生命,戲結束了,又走出角色生命。」 \n 至於大陸觀眾有無機會看到「蘇公公」主演的舞台劇,黎煥雄表示,他對《星光劇院》赴大陸演出,「不只是考慮,而是期待」,已督促製作人積極洽談,這齣戲「旅程才剛開始」。

  • 人力飛行劇團《星光劇院》 黎煥雄自剖告解貢獻血肉

    人力飛行劇團《星光劇院》 黎煥雄自剖告解貢獻血肉

    5月29至31日即將在國家戲劇院首輪演出,人力飛行劇團的《星光劇院》,宛若導演黎煥雄自剖「中年快結束」的心結,想像著20年後、依然仍是導演的自己;帶著「告解」意味,讓舊的自己終結、銜接下一階段的生命報告,「這個故事就是我的血與肉。」 \n2年多前黎煥雄在文山劇場排戲,演員進行發聲練習,無事坐在觀眾席裡、入睡的他,「發現靈魂飄走」,半夢半醒間、隱約傳來,合作過年老的、年輕的眾演員,共同用輕柔聲音呼喚著他。讓黎煥雄開始著手《星光劇院》的劇本,開場就是老牌演員李天柱飾演的「導演」,在排練場心臟病發過世,靈魂仍流連在劇場裡。 \n黎煥雄安排,劇中彼此心結難解的父子兩代同為劇場導演,離開劇場的父親,留下未曾付諸實現的演出計畫,也開啟一段攸關親情、人生與劇場的旅程。除劇中父子關係來自周遭的劇場朋友,黎煥雄承認,他於劇中的「導演」一角,投射過去本身執導時與演員間的往事,「劇場人的敏感,讓我的音調、而非話語,就像把刀,使得對方傷痕累累」。 \n舉某段劇情為例,由女演員蕭艾主演的「導演」昔日愛人,仍在劇團擔任演員時,有回排戲、劇本上明明只有一句「對不起」,蕭艾卻連說了好幾個;只見李天柱冷冷地說,他不想、不要,也不稀罕,多出來的對不起;並緊接著追殺、補刀:「妳對得起創作?」、「妳對得起劇本?」 \n另一位女演員徐堰鈴則專司嘲諷「導演」,讓「喜歡用獨白」、「對話都能處理成獨白」,或是演出時舞台上總是出現短大衣、風衣或帽子,「這才是我作品的風格」等黎煥雄一點一滴的自嘲,達到從旁點明、且順勢「鞭打一番」。

  • 黎煥雄《星光劇院》寫人生

    黎煥雄《星光劇院》寫人生

     劇場導演黎煥雄首次以自身經驗寫下原創劇本《星光劇院》,描述父子兩代同為劇場導演的人生故事,黎煥雄說,「這個故事就是我的血和肉。」 \n 黎煥雄坦言,主角就是自己的化身,「某次排練空檔、半睡半醒之間,看著年輕演員們在眼前嬉笑,當下我感受到歲月的流逝和身體的衰老,開始動念想要寫一個關於自己和劇場的故事。」 \n 《星光劇院》中,導演父親因醜聞離開劇場,留下一個從未付諸實現的演出計畫,兒子決心解開父子間難解心結,開啟了一段叩問親情、人生與劇場的旅程。 \n 黎煥雄生於1962年,畢業於淡大中文系,1985年創立河左岸劇團,改編多部華文文學作品如駱以軍的《妻夢狗》、陳俊志的《台北爸爸,紐約媽媽》,還將插畫家幾米繪本《地下鐵》、《向左走向右走》改編成音樂劇。 \n 黎煥雄從2013年動念寫劇本,經過2年磨練終於完成,「一開始我遮遮掩掩,不希望大家知道這是我自己的故事。」黎煥雄說,後來想通,「只有真心的告解和懺悔,才會引發內心的力量。」 \n 舞台劇《星光劇院》將於5月29日到31日演出,男女主角包括李天柱、蕭艾等,地點在台北國家劇院。

  • 文化看板-黎煥雄周末談「文學與劇場」

    中華民國筆會文學講座會首場由知名劇場導演、詩人及劇作家黎煥雄先生主講,以「文學與劇場」為題。講座於本周六下午三時至五時,在齊東詩舍(台北市中正區濟南路二段25、27號)舉行,免費入場,歡迎踴躍參加。

  • 黎煥雄、魏瑛娟 舞台解碼

    黎煥雄、魏瑛娟 舞台解碼

     除了舞台上的演出呈現、演前或演後的座談會,還能透過怎樣的方式理解劇場工作者的創作脈絡?《PAR表演藝術》雜誌找上劇場中生代的導演黎煥雄與魏瑛娟,試圖透過他們的筆記、劇本、行旅隨筆、照片等素材,建構出他們完整的創作過程,推出黎煥雄的《遺憾先生遺憾的包裹掉進了遺憾的海》與魏瑛娟的《蝴蝶書─西夏旅館劇場顯影》。 \n 黎煥雄與魏瑛娟都是創作社的創團元老,各自隸屬河左岸劇團、人力飛行劇團與莎士比亞妹妹們的劇團,各懷有強烈的導演風格,是台灣劇場的代表人物。 \n 黎煥雄在書中運用的視角與人稱不斷變換,讓人感受到一位創作者在生活中的不同層次感,他笑說:「我一直都很故意在混淆真假,那是一種創作欲望的表現方式。」他稱這樣的書是在整理自己的老帳,對某些人或事始終抱持著遺憾的他說,「若哪一天我真的忘了這一切、掉了所有的記憶與回憶,那至少還有這本書,避免真的落入那遺憾的海。」 \n 魏瑛娟5年前開始構思改編作家駱以軍的《西夏旅館》,5年來她行腳印度、西藏等原著中出現過的地點,8個月寫出8萬字劇本,漫長的創作歷程,透過《蝴蝶書》完整顯現。

  • 黎煥雄的《china》 詩意到極致

    黎煥雄的《china》 詩意到極致

     劇場導演黎煥雄的最新編導作品《china》,改編作家陳玉慧的同名小說,呈現小說人物那份對愛情、對東方瓷器的執著與追尋。黎煥雄將那份偏執詮釋為自己對劇場的深刻感情,「不願放手,我把相信放在瞭解之前。」 \n 黎煥雄的作品總是風格詩意而強烈,他說,這次的作品,「『黎式風格』透徹到了底。」 \n 這齣劇將小說中龐雜的國族探討與角色,收攏成一段關於愛情與瓷器的追尋之旅。一位德國的地質學家因戀情失敗而痛苦,在絕望中接受委託,前往中國探查瓷器技術,不料卻愛上一名謎樣的中國女子,也捲入皇室政爭。 \n 音樂總監陳建騏以東西方樂器鋪展出不同文化的豐富,西塔琴、印度手鼓、印度笛與豎琴的呼應,呈現出魔幻繁華又虛無浮沉的感受,加上精彩的視覺效果,展現時空變換。 \n 黎煥雄說,china是瓷器的意思,也是劇中人物所追尋的目標,「對我而言,劇場就是我的china。」他說,過去或許為了觀眾的解讀,會砍掉一些自己的東西,會去遷就,「但這部作品我抓得很緊,也重新認識了自己。」 \n 《china》11月15至17日在台北國家戲劇院演出,明年4月起展開中南部的巡演。

  • 黎煥雄探討愛與慾 執導china

     繼改編、執導作家陳俊志的自傳小說《台北爸爸,紐約媽媽》後,人力飛行劇團的導演黎煥雄再度推出文學劇場《china》,改編作家陳玉慧的同名小說。 \n 在原著中,一位薩克森的地質學者魏瀚愛上有夫之婦,結束這段注定傷心的愛情之後,他受男爵所託前往中國尋找製瓷的祕密。他進入中國皇宮內院,成為乾隆皇上的寵臣,還邂逅了一位迷樣的東方女子。內容以魏瀚視角出發,帶出龐雜而多線的故事發展。 \n 在黎煥雄眼裡,陳玉慧筆下橫跨東西文化,關於人性、愛情、權力、慾望的詮釋動人。黎煥雄說,改編文學最難的地方在於「太容易被原著裡美麗的文字綁住」,最痛苦的部分是「丟掉原著內容,為其他角色新寫一段」。 \n 透過改編,黎煥雄的戲劇擴展,還將從女主角、皇帝、男爵的視角重新陳述故事。他也新增了古文物研究員、時空穿越者、戲班說書人等角色。黎煥雄說自己只用了五分之一左右的原著內容,捨棄了許多關於宗教、瓷器歷史的部分,「我要講的很單純,就是愛情與慾望的追尋。」 \n 《china》由趙文瑄、朱芷瑩、王安琪、趙逸嵐、隆宸翰、高華麗主演,11月15日至17日在台北國家戲劇院演出。

  • 《安德烈的妹妹們》 黎煥雄後中年報告

    《安德烈的妹妹們》 黎煥雄後中年報告

     以俄國劇作家契訶夫的《三姊妹》為靈感,導演黎煥雄推出新作《安德烈的妹妹們》,透過劇中三姊妹與哥哥安德烈之間的關係,表現家人的矛盾與愛,同時也反省個人存在的價值。黎煥雄說:「這是我的後中年報告。」 \n 今年51歲的黎煥雄說,契訶夫文本語言瑣碎,看似沒張力,卻暗暗有著荒謬與苦澀。「年輕時不懂,步入中年,回頭看,字字句句都是關乎人生的心事。」 \n 劇中,他讓演員唸誦自己13年前寫下的,預想自己中年模樣的詩作〈童話公路—給安德烈〉,詩裡充滿恨意、恐懼、模糊等字眼,對照真實中年的狀態,他笑了:「還好,真正行走到中年,我沒那樣感傷與充滿恨意。」 \n 《三姊妹》說一個俄國舊式家庭的沒落,三姊妹因父親職務調動搬離城市,面對新生活充滿期待與恐慌,之後又因父親過世,家裡每個成員的人生都發生了變化。原劇的對白平淡,黎煥雄從中看見三姊妹對愛的嚮往與失落,她們所交往的男友,都是死去父親的替代品。 \n 最讓黎煥雄注意的角色竟是原劇中沒什麼分量的哥哥安德烈。「父親去世,哥哥應當成為家族精神支柱,但他失敗了,望著妹妹們,他心中苦悶耐人尋味。」 \n 《安德烈的妹妹們》上半場是舞者楊乃璇、林素蓮與蘇品文的舞蹈演出,以舞蹈肢體表現三姊妹對於生活、愛情的期待。下半場是演員崔台鎬、楊登鈞與張耀仁的的表演。黎煥雄特意同時呈現4個安德烈的形象:《三姊妹》的哥哥、同名的俄國電影導演塔可夫斯基(Andrei Tarkovsky)、電影《與安德烈晚餐》裡的主角安德烈、美國劇場導演格利高里(Andre William Gregory)。讓4位安德烈在喃喃重複的話語中,探討存在的意義。 \n 《安德烈的妹妹們》8月22至25日在台北牯嶺街小劇場演出。

  • 幾米音樂劇《向左走向右走》推第3版

    幾米音樂劇《向左走向右走》推第3版

     「幾米」不僅是聞名兩岸的繪本作家,也是走紅華人世界的文創品牌。幾米的作品《向左走向右走》1999年出版至今,被翻譯成十多種語言,一路改編成電影、電視劇和音樂劇,其中由黎煥雄執導的音樂劇,2010年曾創下巡演大陸6城市紀錄。今年4月綜合過去在大陸演出14場的心得,音樂劇將推出標榜「青春無敵」的第3版。 \n 幾米創作《向左走向右走》靈感,源自波蘭詩人辛波絲卡的〈一見鍾情〉。音樂劇講述住在同一幢大廈的一男一女,只因每天出門時一個習慣向左走,一個習慣向右走,而錯過對方。兩人終於浪漫邂逅後,又因故失去音訊,陷入彼此不斷等待不斷錯過的循環。 \n 音樂劇2008年推出由偶像明星陳柏霖、張鈞甯、楊祐寧主演的「小巨蛋版」;2010年因應大陸巡迴請出金鐘獎最佳編劇傅天余進行劇本修改,打造出由歌手品冠和許如芸主演的「劇場版」;將登場的「青春無敵版」,則請出兩位創作型歌手魏如萱和蔡旻佑挑大樑。 \n 大陸巡迴之後,沈澱3年,4月18日起從台北城市舞台出發的「青春無敵版」,在男女主角選擇上,更著重舞台上的說服度。 \n 劇本中,男主角被設定為會拉奏小提琴,擔綱的蔡旻佑,一路就讀音樂班,畢業於國立師範大學音樂系,拉得一手好琴,黎煥雄笑說他拉奏的巴赫無伴奏一定「貨真價實」。

  • 改編者

     2012年11月,《台北爸爸‧紐約媽媽》舞台劇重返演出的準備工作開始,我獨自坐在演員抵達前空蕩蕩的小排練場,面對著整片牆面落地鏡裡的自己。我問自己──我們這一次要去哪裡……重新開始的時候,重新開始的世界,我們的目的地在哪裡? \n 然後從陳俊志的原著書裡,小迪姊姊轉頭看著我,然後伸出手來……「你有沒有忘記你姐姐……」,我心裡想著別的事情,沒有意識到當下發生了的狀況。頭有點重,意識沉緩。心裡面有事,畢竟。 \n 我拿出導演筆記這樣寫下──「……關於速度的問題不是不能解決,也就是說,季節到了是季節到了,心裡想的怎麼樣都跑在下手太前面,這對於工作其實有一些困擾。幾乎只差忘形的存在,如果說,這樣的日子可以或可能會是往後的主要模式,我擔心的並不在於天空的雲層有多厚、直昇機的穿透有多困難、我起床後的復甦期有多長,這樣說的原因在於,夏天太熱,我不記得曾經要求自己期待秋天的到來,然後秋天就來了,但它長的跟夏天幾乎一模一樣……」 \n 而這一個夏天,我曾經生過病、受過傷──心理的。那是一個當初剛剛進入中年時的舊作重製,另一次的改編,首演之後,在看似熟滿完成的幸福情境裡,一些隱藏著的創作傲慢、接受大於付出的愛的匱缺與渴望,原本看似輕微,後來卻像當年猖獗過的冠狀病毒一般襲擊而來。因為我了解並愛上自己筆下的角色,也因為一個並不相識、朋友的朋友,在看完那個夸夸談著想像與記憶、救贖與放逐的演出之後,跟自己真實的病痛磨難、跟世界告別了。 \n 2012年12月,我坐在廣場上陽光劇團演出的帳篷裡,看著一群遠道來的劇場人在令人傾心的舞台上搬演著一群默片時代的電影人的故事。我聽到戲裡國際歌響起時掉淚、看到戲裡發生火災後一群演員突然發現導演不見了而驚慌時也掉淚……啊不都是關於溫度的分享、以及愛與恐懼的辯證,我回頭,看到自己的演出的舞台上,一個叫陳俊志的角色,架著他的攝影機拍著電影,又或者,曾經在排練場內,真實的陳俊志就那樣架著他的機器拍攝著被劇場改編的陳俊志在拍攝舞台上看不到的紀錄片……溫度擴散了,我心裡想,如果末日沒有降臨,這一段從書寫到劇場的旅程也許有一天也會成為他電影裡頭的記憶或角色吧。

  • 張愛玲的心經 兩廳院打造音樂劇

     作家張愛玲的魅力無法擋,由兩廳院製作的音樂劇《落葉‧傾城‧張愛玲》,取材張愛玲的短篇小說《心經》、《傾城之戀》與詩作〈落葉的愛〉,邀請劇場導演黎煥雄執導,德籍作曲家佑斯特(Christian Jost)、鍾耀光聯手打造,將於明年三月的台灣國際藝術節首演。 \n 音樂劇將分成兩部分,上半場取材〈落葉的愛〉、《心經》,以歌劇方式呈現,下半場《傾城之戀》,結合國樂、弦樂及打擊樂,純粹以音樂展現故事中的情感。 \n 黎煥雄表示,張愛玲作品的充滿音樂性,其實她在《傾城之戀》裡,不只一次描寫她聽到的聲音,對香港、上海的描寫也都充滿律動,「我想找到其中的節奏及音樂感,將它呈現出來。」 \n 《心經》描述一個女孩愛上父親,她和好友、男友、母親及父親之間的關係複雜不倫。作曲家佑斯特第一次聽到這個故事,就迷上張愛玲,幾乎翻遍所有英譯本,後來又發現德譯本,再讀一遍。他說,這個故事的角色衝突很強,內在張力幾乎要爆炸,是歌劇絕妙的題材。 \n 張愛玲的短詩〈落葉的愛〉,從一片黃葉落地的過程,猜測它的路徑,又以擬人的方式描述,那葉子像要吻它的影子,最後靜靜地睡在一起相愛。黎煥雄表示,這樣的意境猶如《心經》的序曲,他決定在歌劇前先由演出者以中文朗誦這首詩,再以英文演唱《心經》故事。 \n 《心經》的激情漩渦令人暈眩,《傾城之戀》捕捉的則是亂世兒女的感情,描寫失婚婦人白流蘇,邂逅黃金單身漢范柳原,日軍轟炸香港,把兩人困在淪陷區,考驗患難真情。 \n 黎煥雄說,《傾城之戀》聲音元素豐富,如故事一開始白流蘇聽到二胡的聲音,之後兩人在舞廳的相遇,甚至包括戰爭的砲火,都充滿鮮活的音響。他從中抓了十二個音樂意象作為標題,請鍾耀光作曲。 \n 出生於香港的鍾耀光說,《傾城之戀》描寫的淺水灣、灣仔,都是他小時候常去玩的地方,他試著結合國樂、弦樂及打擊樂,展現故事的多層次張力。 \n 音樂劇《落葉‧傾城‧張愛玲》將於明年三月二日在台北國家音樂廳演出。

  • 台爸紐媽劇場版 破碎情感交織對話

    台爸紐媽劇場版 破碎情感交織對話

     當風格獨具、詩化意象的劇場導演黎煥雄,遇上紀錄片導演陳俊志寫實又懺情的自傳小說《台北爸爸,紐約媽媽》,舞台上會是何種光景? \n 黎煥雄改編、執導的劇場版《台北爸爸,紐約媽媽》,即日起在台北國家戲劇院上演。原著中,陳俊志以通透濃烈的筆調,解析自己的家族故事。包含父母的離異與遠走他鄉,親愛的姊姊因服藥過量猝死,與愛人老羅那段難以回首、攪和了妹妹的糾葛等,段段刻骨。 \n 透過黎煥雄的詩意手法,光影幻動,歌隊遊走,早逝的姊姊時而實體時而幽魂,飄盪在各個篇章段落,自訴喃喃,也窺看陳俊志家中所發生的一切。於是那些斷裂的情感、互異的時空,在舞台上交織來去,有了對話。此外,黎煥雄一改原著中以陳俊志的角度,讓每個角色都有獨白,在原著中角色形象不甚完整的負心又不負責任的父親、有暴力傾向的老羅,黎煥雄也增添其內心糾結與身世交代。 \n 《台北爸爸,紐約媽媽》由楊麗音、萬芳、金勤、大慶、朱陸豪、王琄、王安琪等人主演。之後將巡演高雄、台中、台南。

  • 陳俊志台北爸爸紐約媽媽劇場版 大慶扮男友

    陳俊志台北爸爸紐約媽媽劇場版 大慶扮男友

     紀錄片導演陳俊志的自傳小說《台北爸爸,紐約媽媽》,明年二月將以舞台劇形式登上國家戲劇院,由人力飛行劇團藝術總監黎煥雄編導。值得一提的是,劇場版中,在小說裡曾與陳俊志相戀八年,最後卻劈腿與陳俊志親妹妹上床的「老羅」,由演出電影《賽德克˙巴萊》青年莫那魯道而走紅的游大慶擔綱。 \n 除了游大慶,劇場版《台北爸爸,紐約媽媽》的演員名單也出爐,曾演出公視電視劇《孽子》的演員金勤演出陳俊志一角,而陳俊志最親愛的親姊姊與小迪姊姊,分別由萬芳與楊麗音飾演。 \n 擔任全劇製作顧問的陳俊志興奮不已,直呼這個組合是「夢幻名單」,因為楊麗音與萬芳一直是他心目中「女神級」的演員。「早從新電影時期我就看到楊麗音,尤其是她在《冬冬的假期》那瘋子的詮釋,讓人尖叫啊!」至於擁有一身精壯肌肉的話題人物游大慶,陳俊志說:「這可是造福了所有同志朋友與女性姊妹,我要打著『近距離享受青年莫那魯道肉體的震撼』,召集大夥進場看戲!」 \n 陳俊志表示,自己是老河左岸劇團的團員,跟黎煥雄是廿多年的老友,「當初《台北爸爸,紐約媽媽》正式出版前,曾在中國時報的人間副刊登載,黎煥雄看到就激動地說要改編成劇場版,還承諾一定是高規格製作。」 \n 而《台北爸爸,紐約媽媽》的電影版,將由陳俊志親自編導,預計明年完成劇本改編。有趣的是,劇場版與電影版的詮釋,在黎煥雄與陳俊志的處理下,呈現不同的特色與切入角度。 \n 《台北爸爸,紐約媽媽》中,直白又凌厲地透析了自己的家族生命故事:父母的離異、姊姊服藥過量的猝死、同志情史。 \n 陳俊志說,能以懺情形式講出這一大段記憶的「陳俊志」,是個意志堅強的男同志,因此在電影版中的主角,形象是堅毅的,「阮經天就是我電影版最完美的首選。」不過,處理劇場版的黎煥雄眼裡,「帶著一點娘味」才是主角的形象,因此選擇金勤,作為舞台劇主角。「我主要還是提供個人生命記憶與素材,黎煥雄很有才,要尊重他,而他是從『姊姊控』的偏好出發,很女性的。」 \n 陳俊志表示,萬芳飾演的姊姊角色,幾乎一直在台上的,「她雖然早逝,但她一直在我們家每個人的心中」。由楊麗音飾演失聯又復得的、姊姊生前最好的姊妹「小迪」,也是整齣戲的一大重心。陳俊志說:「她們兩人是民國七○年代,被家庭放逐的少女的代表,也是我原著裡最重要的女性角色。」 \n 正著手改編電影版劇本的陳俊志,預計給自己半年閉關寫作,希望趕在明年開拍。面對黎煥雄的舞台劇版正如火如荼地進行,他笑說很期待,「大慶那青春ㄟ肉體一定可以滋潤我那閉關安靜寫劇本的心靈,劇組的排練我一定盡量到,要享受身為作者的福利啊!」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