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黑色液體的搜尋結果,共08

  • 剛抗癌成功 女子拔牙竟離奇死亡

    剛抗癌成功 女子拔牙竟離奇死亡

    老天爺的玩笑開的太殘酷,一名剛抗癌成功的婦人,卻在拔牙時血流不止最後不幸身亡,原本以為能夠重新開始的人生卻過不了「牙關」,令人惋惜。

  • 大貨車高美匝道追撞3車 化學液體狂洩

    大貨車高美匝道追撞3車 化學液體狂洩

    台61線高美匝道出口23日中午發生連環追撞事故,警方獲報趕赴現場,共有4輛車撞成一團,擠在三順路口,造成2線車道阻塞,救護人員趕到場,將2名受傷駕駛送醫,幸好經醫護人員處置後無大礙。由於連環車禍造成載運化學液體的塑膠桶破損,疑稀硫酸、液鹼等化學液體流入下水道,相關單位已派員到場處理。

  • 新竹驚見易燃油桶  環保署大陣仗解危

    新竹驚見易燃油桶 環保署大陣仗解危

    新竹市與新竹縣交接處的舊社大橋下今天被人發現囤積10多桶廢棄油桶,散發濃濃化學味,有引燃之虞。行政院環境保護署環境督察總隊獲報後緊急處理,幸未釀成意外。 \n 新竹縣市政府環保局上午分別接獲民眾報案,舊社大橋下出現10多桶廢氣油桶。環保局人員為防止意外發生,立刻通報環保署、新竹市政府警察局鑑識科、新竹市府環保局等單位現場會勘。 \n 環保署稽查人員全副武裝,穿白色防護衣,抽取廢棄桶內不明液體,並帶回乳白色與墨黑色等各式液體進一步鑑識。稽查過程中為防止意外爆炸,還拉起封鎖線,所幸經緊急處置,未發生危險。 \n 環保局初步鑑識後發現屬揮發性有機溶劑,有易燃之虞,已逐桶採樣,釐清桶內液體來源,至於是誰棄置油桶,警方正調閱監視錄影器,以了解案情。1060215 \n

  • 咦?聽都沒聽過 十種世界上最貴的液體

    咦?聽都沒聽過 十種世界上最貴的液體

    在網路上有一則介紹10種世界上最昂貴的液體的影片,裡面不少液體讓看完影片的網友皆一頭霧水,不是沒聽過就是那些液體太不常見。不過也有網友聽到持不同意見,認為那些昂貴不昂貴的價格標準都是人訂定的,所以不準確。影片PO上YouTube引發不少網友熱烈討論。 \n \n影片中介紹的10種世界上昂貴的液體,按照排名第10名至第一名分別是血、Y-羥丁酸(GHB)、印表機黑色墨水、汞(水銀)、胰島素、香奈兒5號香水、鱟血、麥角酸二乙基醯胺(LSD)、眼鏡王蛇毒液、蝎子毒液。其中GHB、LSD可拿來做為醫療用途,但也有不肖份子將這兩種液體拿來製作毒品,故這兩種液體被列入昂貴液體的前十名。 \n \n網友看完影片提出不少疑問,也引起熱烈討論,好比這些價格標準都是人訂定出來的,如何知道它的準確性,還有網友提到水是最重要的液體,那是否也該納入昂貴液體等等的疑問。 \n

  • 他把磁性黑色液體倒入容器中 下一秒卻出現驚人畫面

    科學的世界非常奇妙,常常讓人們看見驚奇的景象。現在,世上有一種「鐵磁流體」,乍看之下像是一攤黑色液體,但其實它是懸浮著奈米數量級的鐵磁微粒,內容物包含磁鐵、赤鐵礦其他鐵的混合物。奇妙的是,儘管被稱為鐵磁流體,但它本身並沒有磁性。只是,當外部磁場一靠近時,卻可以展現出不穩定性,就像開花一樣。目前,這種流體被廣泛應用在航空、電子業領域。 \n為了更了解鐵磁流體,一名網友在Youtube頻道上進行一次實驗。畫面上,可以看到它將買回的鐵磁流體倒入培養皿中,接著另一隻手拿著磁鐵靠近。神奇的一幕發生了!原本看似墨汁的黑色液體,竟然在皿器中間「開」出一朵花,還會隨著磁鐵遠近,花的大小會有所變化。許多網友看完之後,更感到不可思議。相信未來上這個鐵磁流體,會有更多人認識。

  • 老梗啦! 老外「洗美金」詐財栽了

     又傳「洗美金」詐財的手法!持有荷蘭護照的賴比瑞亞男子Alison,日前到台中市一名江姓男子家中,宣稱可以將黑紙洗成美鈔,且還當場秀了一段「絕技」,接著要求對方提供兩萬美元、宣稱可洗出上百萬美金,所幸江男及時察覺報警,將正準備行騙的歹徒繩之以法。 \n 從事機械販售的江姓男子表示,以前曾賣過機器給Alison Rahim Mexwel(卅二歲),他上周突然找上門,接著宣稱身懷「製作美金」的技術,兩人並約定隔兩天後要讓Alison當場秀一段做美金的絕招。 \n Alison抵達後果然拿著兩張黑紙、一瓶黑色藥水,先要求江姓男子拿出一張百元美鈔,接著用兩張黑紙夾住美金、塗抹上藥水,隔了一會再以抹布擦拭,兩張黑紙果然變成百元美鈔鈔票。 \n Alison接著又宣稱擁有一百多萬元「可以變成鈔票的紙張」,要求他提供兩萬元美金協助洗錢,屆時將可獲得四成利潤,兩人並約好十七日「變錢」,但後來感覺怪怪的,才在去載對方前先到警局報案。 \n 警方表示,員警到場時,Alison正拿著藥水等工具、準備要製造美金,立即查扣他攜帶的黑色液體、四疊黑色紙張等行騙工具,並將他帶回訊問,但他否認行騙,表示不曾提過有製作美鈔的技術,且那些東西都不是他的,因Alison多次以觀光名義進出台灣,偵訊後仍依詐欺罪將他移送法辦。

  • 汙染觀音外海 查獲可疑工廠

    汙染觀音外海 查獲可疑工廠

     桃園地檢署針對觀音外海汙染主動分案調查,十五日指揮桃園縣政府環保局、環保警察隊,循線查緝位於白玉村的富順纖維廠,業者坦言因設備不足無法正常操作,環保局後續考量依法勒令停工。 \n 觀音外海上周六遭大批不明黑色液體汙染,熱心網友空拍發覺,透過網路發動人肉搜索。桃園地檢署國土專責組檢察官劉玄顥昨主動接案調查,指揮縣環保局及環保警察隊,查緝當地疑似排放廢水富順纖維廠。 \n 檢方稽查時,業者表示由於工廠設備不足,無法正常操作廢水排放,不過對於是否透過暗管偷排汙染海域,則三緘其口。劉玄顥指示環保局稽查人員廿四小時「駐廠」,釐清廢水放流情形。 \n 此外聯合稽查小組還在富順廠外發現疑似業者私設暗管,直通當地排水溝渠,懷疑管路可能連結其他工廠,方便偷排使用。環保局稽查員在現場發現遭汙染黑色泥土,研判染料成分極有可能與海域汙染不明黑色液體相同,後續將比對化驗。 \n 縣環保局強調,目前雖無法確認富順纖維是否就是海域染黑汙染源,但因廠方用水量與申報量明顯不符,後續可依法勒令停工。檢方也指示查明有無偽造登載文書情形,將待比對結果出爐後一併偵查。

  • 橘月

     萬萬想不到一趟兩天一夜的短期旅行竟然變成一場難以逃脫的惡夢! 隱藏在暗處蠢蠢欲動的邪惡陰影到底是山精魍魎?惡魔妖獸?還是揣摩不透的人性欲望? \n 「玉嬌,妳跑到哪裡去了?馬上就到午夜了!快一點出來幫我找釘子,我要把那扇該死的門給封住!」強凱手握鐵搥,不時狂暴的敲擊牆面。一陣嘩啦巨響,架在客廳和餐廳之間的玻璃裝飾牆被他不停揮舞在空中的鐵槌給擊碎,原本鑲嵌在玻璃上振翅欲飛的翠鳥現在變成一堆尖銳的綠色碎片四散在大理石地板上,在強凱的厚底皮靴下發出卡嚓卡嚓的悲鳴。 \n 玉嬌死命壓抑因為極度恐懼而粗喘的呼吸,緊咬雙唇不敢發出一絲聲音。她握住不停顫抖的雙手向上帝祈禱,快點讓強凱離開客廳吧! \n 為什麼事情會變成這樣?慌亂中玉嬌理不出頭緒。 \n 她和強凱並不是什麼好人,在警方的通緝名單裡就有他們兩人的名字。慣竊、持槍搶劫、吸毒、販毒、過失殺人、蓄意謀殺...,兩人的檔案裡羅列了長長一大串這幾年他們聯手犯下的罪行。道上稱他們是「雌雄雙煞」,一個武俠小說裡常見的封號。玉嬌拒絕接受這個稱呼,覺得太土,不夠屌。強凱卻很喜歡,「這個名字夠江湖,有氣魄,很大俠的感覺。」 \n 「要劫富濟貧才叫做大俠,你有嗎?」玉嬌笑著用尖尖的食指戳著強凱的胸膛問道。 \n 「有啊!」強凱一拍胸脯,「我們就是貧啊!搶那些人的錢給我們自己用就是劫富濟貧啦!」 \n 玉嬌真的愛強凱,在她眼裡強凱不但是全世界最man的男人,更重要的是強凱對她很好!每一次「出任務」回來都不忘帶一朵花給她,雖然那朵花十有八九也是半路上偷搶來的,但玉嬌還是覺得好浪漫。 \n 和強凱搭檔多年兩人從來沒失手過。大概是因為太順了,這一次的準備工作就沒有做充足。從便利商店得手後要逃跑時強凱竟然被那個瘦小的店長從背後抱住!雖然他立刻狠狠地在那人胸口上捅了一刀以求脫身,沒想到只不過耽誤了一分鐘就被到店門口巡邏箱簽到的小警察撞上。在車上把風的玉嬌為了掩護強凱逃走,不顧一切就向那個倒楣的警察放了兩槍,還來不及看究竟打中沒有一等強凱跳進車子玉嬌就猛踩油門狂飆而去。 \n 回到住處,有點小潔癖的玉嬌立刻衝進浴室要把滿身黏膩的汗水洗掉,在嘩嘩水聲中她依稀聽到強凱打開電視,然後又進廚房開冰箱。等她洗好回到客廳,只見強凱手拿一罐啤酒目不轉睛的盯著電視新聞畫面看。 \n 「即時新聞!今天下午位於德興路的一家便利商店被歹徒持刀搶劫,張姓店員奮力抵抗歹徒時不幸被刀子刺中胸口,送往醫院途中因出血過多不幸身亡。巡邏員警追捕時被歹徒開槍射中腹部,現在醫院搶救中。下面是歹徒逃逸時被路邊監視器拍到的畫面,警方特別公佈被監視器拍到的車牌號碼,請熱心民眾幫忙協尋。」 \n 接下來播出的黑白定格畫面雖然因為被放大而有些模糊不清,但是仔細看仍然能夠辨認得出來掛在車尾的牌照號碼,甚至還能看到玉嬌貼在上面的米老鼠貼紙。 \n 強凱把手中的啤酒朝電視機上一摔,金黃色的液體立刻在電視螢幕上織成一道瀑布,雪白的泡沫劃過黑色的機體沈重的垂墜到灰塵滿布的赭紅色塑膠地磚上。 \n 強凱轉過身甩了玉嬌一巴掌:「妳今天怎麼沒把牌照用膠帶貼起來!」 \n 玉嬌不甘示弱也推了強凱一把,嗆聲說道:「那個之前都是你弄的,你不說我怎麼知道貼了還是沒貼!」 \n 「就算這樣出任務之前妳也應該檢查一下!」 \n 「以前我說要檢查你都不爽,今天出了事又怪我!」玉嬌挺胸吼回去。 \n 「妳是怕警察找不到我們是不是?吼這麼大聲!」 \n 「是你先吼我我才吼回去的。」雖然眼眶裡淚水不停打轉,但是玉嬌仍然不肯服輸,強硬的對強凱回嘴。 \n 「好了,好了,不要浪費時間,快點收東西,我們要馬上離開這裡。」 \n 強凱從床底下拖出一個黑色帆布袋,裡面除了之前搶來用剩的幾萬塊錢之外還有十幾發子彈,一把備用手槍。玉嬌則是打開衣櫃,胡亂扔了些衣服進去。臨走之前強凱不忘把藏在抽屜夾層裡的一包白粉丟進袋子裡。 \n 「我們要去哪裡?找大萬嗎?」玉嬌問。 \n 大萬是跟他們同梯出來混的,這些年下來已經成了南部幫派的總壩子。 \n 「不行,他那裡不安全。聽說大萬現在跟民代走得很近,大概是想黑白通吃給自己留一條後路,搞不好現在條子已經去到他那裡打聽消息了,我們靠自己就好。不要怕,我知道有個地方可以讓我們躲一陣子。」 \n 玉嬌聽從強凱的指示,不敢上高速公路怕被警察發現,只敢七拐八彎的鑽小巷,一路上雖然遇到不少警車,有驚無險總算安全開出了市區,接著就強凱就要她一路朝北往山裡開。山區沒有太多路燈,越往山裡走就越黑,玉嬌緊盯著道路不敢鬆懈精神,深怕一不小心會開翻到懸崖下面,如果真的發生那樣的慘劇,就算兩人做鬼結伴下地獄,強凱也一定會當著牛頭馬面把她狠打一頓。 \n 玉嬌不知道究竟開了多久,只是憑感覺知道一開始是開在柏油路上,之後就進入一條夾在山林之中岐嶇不平的碎石道路。 \n 「強凱,這裡面有能住的地方嗎?我先跟你講,我不要搭帳篷睡露天喔。」 \n 「閉嘴!繼續往前開就對了。」強凱沈著臉喝罵道。 \n 玉嬌雖然不開心的嘟起嘴,但是確實也不再多話,只是沈默的看著前方的碎石路默默往前開。 \n 又開了大約十分鐘,強凱突然大聲說道:「慢一點,停車!」 \n 玉嬌猛踩煞車,輪胎因為滿地的碎石打滑,要不是她及時打方向盤調轉車頭,否則一定會直直撞向橫倒在路中央的大樹。 \n 「強凱!前面沒有路了啦,你在搞什麼!」 \n 強凱沒有回答,逕自打開車門下車走到橫倒的大樹周圍看了看,然後從地上扶起一塊牌子。 \n 透過明亮的車頭燈,玉嬌看得出來那是一塊生鏽的路牌,卻看不清楚上面寫些什麼字。只見強凱滿意的點點頭,隨手一扔又把牌子扔到地上,然後回到車子裡:「左邊有一條小路,往那裡開。」 \n 玉嬌小心翼翼調轉方向,睜大眼睛努力的想在一片黑暗中找到強凱所說的小路,但是這座樹林竟出奇的幽暗,濃密的樹蔭好像有吸光效果,連用光束最強的遠光燈照射都看不到那裡有什麼道路。 \n 「唉,妳眼睛有問題是不是,怎麼會連這麼寬的路口都看不到!算了、算了,換我來開。」強凱不耐煩地說道。 \n 玉嬌下車把駕駛座讓給強凱。走過車頭要換坐到乘客座時她的背脊卻突然竄上一陣冰冷的寒意,下意識地玉嬌想回頭看個究竟,但是心裡隨即出現一股聲音制止,「不能回頭!看到就糟了!」 \n 就在她不知應該如何是好僵立原處不動的時候,在車裡挪動身體已經換到駕駛座的強凱按下喇叭。 \n 「叭─────!」 \n 玉嬌被嚇得跳起來:「做什麼啦!」 \n 「問妳啊!不快點上車,站在那裡發什麼呆。」強凱生氣的吼道。 \n 玉嬌快步跑回車上關上車門,之後不自覺地交叉雙臂環抱住胸口,這才發現自己裸露的臂膀上泛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n 難得地,這位人稱「雌雄雙煞」在警方檔案中留下一堆案底,殺人不眨眼的女魔頭,此時此刻竟然對將要前往的不知名目的地產生一絲莫名的恐懼。 \n 「我們一定要去那裡嗎?」 \n 強凱看也不看她一眼,冷冷的回答:「我們只有那裡可以去。」 \n 依然躲在沙發後面瑟瑟發抖的玉嬌回想起當時強凱的表情,她不由得懷疑那時候坐在駕駛座的已經不是她熟悉的郭強凱。即使外表仍然是他,但是軀殼卻早就被某一個邪惡的東西入侵取代,牠控制強凱的意識,帶領他們來到這個天殺的鬼地方。 \n 「沈玉嬌,妳到底躲在哪裡?快點給我滾出來!」 \n 手握鐵槌的郭強凱再一次憤怒的敲擊牆面,匡、匡、匡!奶白色的油漆被鐵槌撼動的一塊接一塊簌簌剝落,露出裡面粗糙的灰色水泥。 \n 玉嬌抱緊黑色帆布袋躲在沙發後面,雖然幾個小時以前才洗過澡,但是現在她身上滿是髒汙,頭上還掛了一縷蜘蛛網。愛乾淨的她此刻完全沒有心思把蜘蛛網拉掉替自己整理儀容,她緊握的手掌裡布滿冷汗,嘴裡無聲的喃喃默禱:「不能被發現,絕對不能被他發現,否則,否則...」 \n 噹、噹、噹... \n 擺放在客廳角落的老式大鐘敲了十二響,宣告午夜降臨。 \n 玉嬌被突如其來的鐘響驚嚇到,反射性地?起頭,卻見到郭強凱歪斜嘴角,邪惡怪笑的面容。 \n 「嘿嘿,賤女人,我.終.於.找.到.妳.了!」 \n 一道閃電霹靂劃過天際,為陰暗的客廳帶來短暫的光明。藉著這道刺眼的光線,玉嬌見到強凱泛著青光的瞳孔裡除了她以外竟然還投射出另一個人影,還來不及看清楚那個人是什麼模樣,強凱已經揮動鐵槌朝她的前額狠狠敲過去。 \n 「不要──────」 \n 玉嬌舉起一直藏在帆布袋裡緊握手槍的右手,對著強凱扣下板機。這時候窗外又是一陣電閃雷鳴,暴雨嘩嘩地傾盆而下,屋裡隨及傳來一陣悽厲的尖嘯,之後四周就陷入一片死寂。五分鐘之後,大批警車閃著紅色的警示燈嘈雜的開上屋前的車道。 \n 當第一波警力撞開厚重的大門進入客廳時,只見通緝犯郭強凱臉部中槍,仰倒在自己的血泊裡氣絕身亡;而他的搭檔沈玉嬌則嘴角流涎,靠在牆角傻笑,之後經過醫師診斷,判斷她因為驚嚇過度造成精神失常,治癒的可能性極低。 \n 從沈玉嬌隨身攜帶的黑色帆布袋裡找到兩人作案用的槍隻,以及行搶得來的贓款。 \n 當晚警方在屋裡屋外徹底搜查,確定沒有遺陋任何東西之後就宣佈徹退,這時候下了大半夜的雨也已經停了。 \n 忙了一整晚,一位警察伸了伸懶腰,順便深吸一口清冷的山間空氣振作一下精神。他?起頭看向甫從雲隙探出頭來的滿月,驚訝的向同僚說道:「咦?今天的月亮怎麼這麼奇怪?」 \n 其他人聞言也紛紛?頭仰望天際,高掛在雲端上的不是平時見慣的銀色圓盤,而是一顆閃爍著詭異的橙紅光澤,體積如同商場大樓上空飄的宣傳汽球般那樣巨大的「橘月」。 \n (文轉B15版)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