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黨產會的搜尋結果,共1,516

  • 連綠島的地都賣了 國民黨再出售3筆黨產共2131萬元 只比底價多30萬元

    連綠島的地都賣了 國民黨再出售3筆黨產共2131萬元 只比底價多30萬元

    國民黨原訂上午公開標售9筆土地、房舍,僅4筆有人領標,今早有3筆投標且標脫,共進帳2131萬元,只比底價多出30萬元,所得 2131萬元 將全數 優先用於償還積欠黨工退休金。 \n \n國民黨主席江啟臣6月呼籲黨產會重啟協商,宣示要將剩餘黨產全數捐給「公務人員退休撫卹基金」及「勞退休基金」或其他公益單位,但另一方面在徵得黨產會同意下的標售不動產仍持續進行。 \n \n國民黨這次先後公告標售分別位於台南市、嘉義市、高雄市、苗栗縣、新竹縣、花蓮縣、台東縣等9筆土地及建物,底價總計6458萬元,其中大多是過去多次流標的土地與房舍。結果僅高雄市鳳山區的前高雄縣黨部、台東市文化路1棟建物、台東縣綠島鄉前黨黨部及台南市中西區孔廟段一塊畸零地等4件有人領標。 \n \n今早11時開標,僅台東市、綠島鄉的建物及台南市畸零地等3件有人投標,先後以1515萬、393萬、223萬元標脫,總計2131萬元,比3件的總底價2101萬元多了30萬元。 \n \n行管會表示,其實台東市、綠島鄉的建物,在上次第5次標售時原已標脫,後來得標者可能認為高出底價太多,因此棄標,共沒收189萬元保證金,今天第6度標售後又標脫,但不清楚是否原先棄標者再度投標。

  • 黨產條例違憲嗎?大法官8月28日公布釋憲結果

    黨產條例違憲嗎?大法官8月28日公布釋憲結果

    台北高等行政法院法官聲請黨產條例釋憲案,上個月在憲法法庭舉行言詞辯論後,司法院大法官今決議8月28日下午4點在憲法法庭宣示釋憲結果。 \n \n2016年11月黨產會作成處分,認定國民黨持有資產合計約156億元的中投、欣裕台股權,是國民黨及其附隨組織不當取得財產,令國民黨在30天內,將兩公司股權移轉國有。 \n \n國民黨、中投及欣裕台分別提起多件訴訟,其中關於中投及欣裕台被認定為黨產部分,前年北高行政法院第2庭審理認為,黨產會處分牽涉到黨產條例是否違憲爭議,裁定停審並聲請釋憲,之後另一庭法官也提釋憲。 \n \n因釋憲結果將影響國民黨未來黨務運作,外界高度關注。目前15位大法官,只有4位非蔡英文總統提名任用,法界人士期盼大法官超越黨派及政治理念,作成具有憲政高度的公允解釋。

  • 大法官宣佈8/28 公布黨產條例釋憲結果   婦聯會期盼維護憲法精神

    大法官宣佈8/28 公布黨產條例釋憲結果 婦聯會期盼維護憲法精神

    6月30日大法官就黨產條例是否違憲召開言詞辯論庭,今天大法官(7/29)下午宣佈將於8/28日做出解釋,對此婦聯會發布新聞稿,期盼作成具有憲政高度的公允解釋,捍衛憲法保障的人民權利。 \n \n婦聯會表示,雖然目前15位大法官,只有4位非蔡英文總統提名任用,加上大法官中參與設計黨產條例者,與提案立法者之配偶等三人皆拒絕行使迴避,因此許多人認為釋憲結果毫無懸念,一定會護航現行的黨產條例與黨產會。 \n \n但婦聯會指出,證諸美國司法部長昨天在國會聽證的發言,經全程直播造成輿論譁然的事例,大法官的解釋文必須接受法界人士、門生故舊、社會大眾、個人良知的檢驗;他們每一位更必須「共同且各自」向歷史負責。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豈可不慎乎! \n \n婦聯會表示,西諺有云,言論自由必須是百分百,否則就是沒有言論自由,說明憲法層次的權利保護為至高不可侵犯。本次釋憲除涉及憲政設計外,核心亦係憲法第二章對人民權利的保護。期盼大法官超越黨派利益及個人政治理念,作成具有憲政高度的公允解釋,捍衛憲法保障的人民權利,維持憲政法治體系的完整性。

  • 全面執政 全面圖利

    全面執政 全面圖利

     當前台灣人民心中有個共同的大哉問:「民主」究竟還是不是人民當家作主?憑藉其掌握國家機器與民意機構,民進黨硬推陳菊擔任監察院長、將水利會收歸國有等一連串以權謀私的作為,雖然得到全面壓制在野聲音的實質勝利,也透過將私產變為公產,掌握更多的土地資源、人事任命權,但這些從表面即可看出的執政貪婪印象,卻已經深植人心,即便身在擁護民進黨政權的利益集團,腦筋稍微清楚的人想必也心裡有數:「這種墮落的快感無異於自掘墳墓」。 \n 台灣民意基金會最新的國政民調,只有43.2%的人民認為陳菊適任監察院長,也只有40%的受訪者贊成農田水利會改制。民進黨前祕書長羅文嘉日前警言,民進黨的「世俗化」早晚要出大問題。這話已經說得斯文而避重就輕了,因為民進黨的狼吞虎嚥早就葷素不拘,寧可吃到拉肚子也不會放過一絲肉渣。而新潮流系的林濁水更直言,民進黨現在是總統蔡英文兼任黨主席,但就連普丁都未如此,足以證明台灣還沒有俄羅斯民主。 \n 長久以來,民進黨一直標榜民主、進步價值,但作為台灣現任執政黨,民進黨的立法院多數席次卻一直在協助行政權成為宰制國人的霸權,此般形塑民主逆流的獨裁政治,還搭配了諸般囈語的媒體洗腦,台灣早就被「統治」成反智與封閉的危局。 \n 全面執政已經形成不可逆的發展趨勢:「台灣越是傾倒,民進黨過得越好」。從總統府祕書長蘇嘉全家族最近的爭議可以發現,立委與行政部門的搭配已經公私不分,喬生意、喬資源都已經成為家族跨海事業,而他們被發現後不但不檢點收斂,還反過頭咆哮公眾。其實這也不是什麼不能容忍的果報,畢竟連陳其邁、陳菊這等從地方到中央都能屢屢橫柴入灶的高官,現在又即將把高雄置入囊中,而略有良知的公民竟然都還只能搖頭嘆息。 \n 民進黨的中央黨部現址當年就是在前國民黨主席李登輝與前民進黨主席許信良一番「交心」後,由知名建商提供民進黨使用的物業,至今卻還能自外於《不當黨產條例》,早已滑天下之大稽,在野黨卻似渾然不察。而這塊土地就是早年農民交給水利會、農會的共有財產之一,在某些「排除障礙」的套路後拿出來「妥善運用」。如此難杜悠悠之口的事實,監察院會追查嗎?水利會收歸國有後,政府愛給誰用就給誰用。 \n 挑明著說,國內因為歷經數十載農地重畫、都市發展計畫變更,水利會與合作金庫昔日掌握的農地,目前也已轉化為數量極為可觀的都市建地、商業區。代表之一的就是台北市瑠公圳名下的SOGO百貨忠孝館。如果本來有人不知道為何水利會收歸國有會是國庫通私庫的邪惡開端,相信看到這裡,大家也都已經秒懂。少子化、高房價、低薪結構等面向持續惡化,為何政府死拖著不處理?因為無利可圖啊,神聖的選民們! \n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 毛嘉慶》全面執政 全面圖利

    毛嘉慶》全面執政 全面圖利

    當前台灣人民心中有個共同的大哉問:「民主」究竟還是不是人民當家作主?憑藉其掌握國家機器與民意機構,民進黨硬推陳菊擔任監察院長、將水利會收歸國有等一連串以權謀私的作為,雖然得到全面壓制在野聲音的實質勝利,也透過將私產變為公產,掌握更多的土地資源、人事任命權,但這些從表面即可看出的執政貪婪印象,卻已經深植人心,即便身在擁護民進黨政權的利益集團,腦筋稍微清楚的人想必也心裡有數:「這種墮落的快感無異於自掘墳墓」。 \n 台灣民意基金會最新的國政民調,只有43.2%的人民認為陳菊適任監察院長,也只有40%的受訪者贊成農田水利會改制。民進黨前祕書長羅文嘉日前警言,民進黨的「世俗化」早晚要出大問題。這話已經說得斯文而避重就輕了,因為民進黨的狼吞虎嚥早就葷素不拘,寧可吃到拉肚子也不會放過一絲肉渣。而新潮流系的林濁水更直言,民進黨現在是總統蔡英文兼任黨主席,但就連普丁都未如此,足以證明台灣還沒有俄羅斯民主。 \n 長久以來,民進黨一直標榜民主、進步價值,但作為台灣現任執政黨,民進黨的立法院多數席次卻一直在協助行政權成為宰制國人的霸權,此般形塑民主逆流的獨裁政治,還搭配了諸般囈語的媒體洗腦,台灣早就被「統治」成反智與封閉的危局。 \n 全面執政已經形成不可逆的發展趨勢:「台灣越是傾倒,民進黨過得越好」。從總統府祕書長蘇嘉全家族最近的爭議可以發現,立委與行政部門的搭配已經公私不分,喬生意、喬資源都已經成為家族跨海事業,而他們被發現後不但不檢點收斂,還反過頭咆哮公眾。其實這也不是什麼不能容忍的果報,畢竟連陳其邁、陳菊這等從地方到中央都能屢屢橫柴入灶的高官,現在又即將把高雄置入囊中,而略有良知的公民竟然都還只能搖頭嘆息。 \n 民進黨的中央黨部現址當年就是在前國民黨主席李登輝與前民進黨主席許信良一番「交心」後,由知名建商提供民進黨使用的物業,至今卻還能自外於《不當黨產條例》,早已滑天下之大稽,在野黨卻似渾然不察。而這塊土地就是早年農民交給水利會、農會的共有財產之一,在某些「排除障礙」的套路後拿出來「妥善運用」。如此難杜悠悠之口的事實,監察院會追查嗎?水利會收歸國有後,政府愛給誰用就給誰用。 \n 挑明著說,國內因為歷經數十載農地重畫、都市發展計畫變更,水利會與合作金庫昔日掌握的農地,目前也已轉化為數量極為可觀的都市建地、商業區。代表之一的就是台北市瑠公圳名下的SOGO百貨忠孝館。如果本來有人不知道為何水利會收歸國有會是國庫通私庫的邪惡開端,相信看到這裡,大家也都已經秒懂。少子化、高房價、低薪結構等面向持續惡化,為何政府死拖著不處理?因為無利可圖啊,神聖的選民們! \n \n(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n \n

  • 社論/大法官的司法杜鵑窩

    社論/大法官的司法杜鵑窩

     民進黨政府大權獨攬,不僅行政、立法一把抓,即使法律明定的如中選會、NCC等獨立機關也要一律控管,納為己用;但相較於這些行政獨立機關的淪陷,屬於憲政層次更上位、影響更重大的司法獨立體系,也開始遭到侵擾,令人對國家未來能否穩定運作,乃至人民權益確實受到保障等問題,產生極大的隱憂。近日大法官呂太郎遭蔡總統當面「喝斥」疑雲,引發法界與學界議論批判。此事雙方各執一詞,理未易明,但事關台灣民主品質,社會必須重視、關切、反思。 \n 在民主國家中,行政、立法、司法三權分立是憲政運作的基本原理,其中司法對行政權更是制衡、導正、救濟的最後防線,因此憲法第80條明定:「法官須超出黨派以外,依據法律獨立審判,不受任何干涉」。大法官則是依憲法第78條等規定,負責「解釋憲法,或統一解釋法令、違憲政黨解散審理、總統副總統彈劾案審理」,透過憲法意旨的解釋發揚,能令國家忠實依循憲法施政,故習稱「憲法的守護者」。 \n 民進黨獨大之下的病態 \n 因此,大法官呂太郎應總統之召來溝通談事情,重點根本不在於是否有喝斥、訓誡或要求的態度問題,更不在談的是否為他前一個職務的權責事項,重點在於現任總統根本不該踰越憲政分際,與現任大法官做公務上的互動,憲政基本原則不能堅守,必將產生無窮的質疑與後遺症。 \n 對於有心調處民間團體與司法院溝通障礙的蔡總統來說,想必覺得冤枉委屈;在第一時間未及細思便趕緊奉召而來的呂太郎,當然更是嘔在心裡口難開;至於當場目睹此景的公民團體,恐怕更是沒有想到事情之嚴重性,反而可能為蔡總統介入司法改革而慶幸,渾然不覺此舉將造成司法獨立的反效果。 \n 說穿了,這就是一種體制角色錯亂下的不自覺,蔡總統是出於解決問題的善意,呂太郎是把自己當成政治任命下被提拔的「法律大官」,公民團體則認為這是總統當場給面子;問題是三方為什麼都喪失了體制角色下正確的自覺?這才是真正必須嚴肅釐清的病灶。更進一步看,這難道不是因為民進黨不斷一黨獨大之下,逐漸把所有人甚至包括大法官都已經洗腦控制下的病態延伸? \n 儘管如此,司法實務界卻默默表現出令人刮目相看的判決。前年2月,黨產會認定婦聯會是國民黨附隨組織,婦聯會隨即提起行政訴訟;去年3月,台北高等行政法院裁定,《黨產條例》有違憲具體理由而聲請釋憲。今年4月內政部以婦聯會未依《政黨法》轉型為政黨為由,廢止婦聯會等40多個政治團體的立案,並要求所有財產清算充公。婦聯會向台北高等行政法院聲請停止執行,判決為停止執行;內政部提出抗告,最高行政法院近日裁定駁回,理由是,憲法保障人民有集會結社之自由,政府約制人民團體的法律不能踰越憲法。 \n 這段長達兩年的訴訟過程恰可看出,行政法院的法官們堅定適時地做出了違逆當權者的判決,但地位崇隆、賦有終局決定,一槌定音權責的大法官卻態度曖昧,以拖待變般不動觀風,任憑那些附隨組織惶惶終日,也坐視違憲橫暴的黨產會恣意妄為。 \n 監督當權者與司法獨立 \n 黨產會對國民黨及其所謂附隨組織已作過15次行政處分,每次處分都會引發一場行政訴訟,黨產會有勝有敗,但迄今為止,卻有3件行政訴訟,因為合議庭法官認為《黨產條例》違憲而停止訴訟,並且先後聲請釋憲。理論上大法官的專業素養絕對最高,但這究竟是基層法官太過「天真」,還是大法官過於「成熟」? \n 最近因為台灣大法官失格而廣被引述的美國首席大法官羅伯茲,除了自許不做當道政治附庸而不惜跳脫保守派框架,選擇支持自由派的見解之外,更在被川普批是「歐巴馬的人馬」時說:「我們沒有『歐巴馬法官』或『川普法官』,而是一群奉獻心力、公平檢視訴訟的特任法官」。 \n 台灣的大法官學養俱優,對憲法的見解必然深刻周延,不可能低於基層法官的認知;相對的,法官們的理想與專業更是堅持司法獨立,監督當權者無法恣意而行,推動台灣司法改革最敏銳的動力。而有所自覺與堅持,才是司法獨立的希望與真諦。

  • 去年結餘5億?國民黨:實際總負債2.7億 內政部惡意曲解

    去年結餘5億?國民黨:實際總負債2.7億 內政部惡意曲解

    內政部上午公布各政黨去年財產申報,國民黨結餘4.9億元,反倒是民進黨短絀1.9億元。國民黨文傳會主委王育敏說,那是帳面數字,其實國民黨因中投股利等收入被凍結6億餘元,實際是負債的,倒是「民進黨竟然負債,令人匪夷所思」,因為執政黨收到各項捐款是最多的,是否花錢花太凶?大家可以關注。 \n \n行管會主委邱大展下午出面解釋,呈報內政部的備註欄已解釋,去年收入有近6.4億元被黨產會凍結不能使用,去年收支短絀近1.4億元,加上前一年債務,總共負債2.7億元,「決算書寫得清清楚楚,內政部看不懂決算報告嗎?根本是惡意曲解,國民黨哪會是最有錢的政黨?內政部長徐國勇實在太可惡了。」 \n \n國內各政黨依「政黨法」規定,5月底前須向內政部陳報108年度決算。國民黨行管會在5月20日中常會就提報通過108年度決算,統計去年總收入11.4億餘元、總支出6.4億餘元,帳面收支結餘近5億元。不過因收入當中包括中投股利、拍賣不動產等收入6.4億元,遭黨產會凍結,去年實際上是「入不敷出」,加上累計債務,總計負債2.7億元。 \n \n此外,去年逢總統、立委選舉大選年,國民黨因財務拮据且選情看壞,政治獻金只收到1億1661萬餘元,儘管補助候選人選舉經費也少得可憐,甚至未予補助,但政治獻金支出仍達1億1713萬餘元,比收到的政治獻金少52萬元,形成「倒貼」。 \n \n據行管會提報的資料顯示,國民黨去年總收入11.4億餘元,最大筆是中投股利及不動產拍賣所得共6.4億元,其次是黨費收入2.1億餘元、政黨補助1.7億餘元及政治獻金1.16億餘元;不過除了6.4億餘元遭黨產會凍結,2.1億餘元黨費收入也絕大多數由縣市黨部自行運用,錢未進中央黨部。 \n \n至於總支出,以辦公費2.9億餘元最高,其次是人事費1.6億餘元、政治獻金1.17億餘元。 \n \n雖然在5月20日的中常會裡,高思博等多位中常委紛紛提醒行管會要在備註欄寫清楚,以免國民黨明明已山窮水盡,卻被誤解是家大業大;黨主席江啟臣也指示行管會送交內政部的資料,要寫清楚帳面雖結餘4.9億餘元,但實際是負債2.7億餘元,以免被抹黑。不過今天內政部公布各政黨去年決算,媒體從帳面數字報導,國民黨仍被指「結餘近5億元的最有錢政黨」。 \n \n據指出,去年累計負債2.7億元,行管會領到今年的總統選舉補選1.3 億及政黨補助2.6億餘元,已經償還,但預估到9月,財務又要拉警報。 \n

  • 不只婦聯會 這些公司也遭追殺

    不只婦聯會 這些公司也遭追殺

     內政部依《政黨法》廢止婦聯會立案,法院裁定停止執行確定,婦聯會雖得以喘口氣,但不只遭內政部追殺,也被黨產會認定是國民黨附隨組織,凍結387億元資產,這部分連法官都看不下去,認為黨產條例有違憲之虞,已裁定停止訴訟,聲請釋憲。 \n 黨產會2018年2月認定婦聯會是國民黨附隨組織,因此依黨產條例凍結387億元資產,命移轉國有。婦聯會提行政訴訟救濟,台北高等行政法院承審法官認為,黨產條例透過立法推定特定財產為不當黨產,就能恣意禁止處分、剝奪或處罰,嚴重破壞人民或法人的財產支配自由度,該法律應屬違憲,去年3月裁定停止訴訟,聲請釋憲。 \n 不只婦聯會的案件,欣裕台、央投等公司,還有民族、民權、國家發展等基金會,也都被認定為國民黨附隨組織,資產都被黨產會依黨產條例凍結、命移轉國有,深受其害。北高行7名承審法官認有違憲之虞,紛紛裁定停止訴訟,聲請釋憲,可說史無前例。 \n 黨產條例釋憲案上月30日舉行辯論會,鑑定人董保城教授在法庭上反批黨產會是民進黨附隨組織;7名聲請釋憲的法官則擔心未來審案有「球員兼裁判」問題,集體缺席,但透過書面資料發表意見,希望司法院長兼憲法法庭審判長許宗力勿忘自己曾為文提出「良善立法」的概念。 \n 監察院曾針對黨產條例聲請釋憲,但大法官以沒有聲請權,決議不受理,大法官審案的公正性因此遭質疑,婦聯會等團體最後能否保住資產,就看釋憲結果。

  • 江啟臣誓言保住高市議長

    江啟臣誓言保住高市議長

     國民黨行動中常會昨日移師南投舉行,據悉,黨代表關切高市議長與市長補選選情。黨主席江啟臣回應,議長寶座一定要搶下,市長選舉要打得漂亮,還透露他曾在前議長許崑源靈堂前發誓,一定會保住議長寶座,否則他沒臉再當黨主席。 \n 江啟臣表示,不要再說國民黨沒有下去幫李眉蓁,已經幫得很認真。他上周末南下高雄替李眉蓁輔選,接下來還要陪同李眉蓁掃市場,盡量安排各項輔選行程,立法院黨團與台北也有其他事情要忙,當然不會整天在高雄。 \n 對於高雄市議員陳麗娜、吳利成紛紛遞出退出黨團聲明,為藍營團結再添變數。 \n 行動中常會的目的要和黨代表溝通改委會提出的初步結論,有黨代表關心兩岸新論述,江啟臣說,前總統馬英九已說,沒有一中各表就沒有九二共識,中共必須先搞清楚這一點,也就是國民黨並沒有拋棄九二共識。 \n 至於黃復興黨部更名為退伍軍人委員會,黃復興黨部主委臧幼俠說明,黃復興只是一個代號,正名後實質內容並沒有改變。 \n 此外,黨副祕書長柯志恩談及黨費從200元調漲為500元時強調,可想成每天捐給國民黨1元,就可以繳到500元了。行管會主委邱大展則解釋,捐作公益的黨產是目前不能動的錢。

  • 柯自詡北市YouBike走在最前端 酸黨產會吃飯不做事

    柯自詡北市YouBike走在最前端 酸黨產會吃飯不做事

    雙北在YouBike微笑單車措施不同調,新北市長侯友宜認為台北市長柯文哲沒跟新北市討論就逕自汰換,議約還沒到期就浪費公帑,柯8日回應,北市是走在全台最前端,北市幫忙研發,所以會比其他縣市便宜,他也相當配合。至於黨產會批評,柯與其查捷運吃到飽,不如查勞軍捐款,柯回嗆「意思是黨產會多年來吃飯不做事?」 \n \n柯說,北市還是走在全台最前端,他內部檢討,YouBike1.0換2.0要先找地區,例如台大沒有,所以找台大當全新場域設2.0,且他親自主持會議就不知幾次,但技術上沒那麼容易,要怎過渡、花多少錢等。 \n \n柯說,比如捷安特,北市就是開放場域,提供場域做實驗,坦白講他相當配合,且會幫忙規畫路線,常常是這樣,北市試驗成功後再到國外賣,在北市賣的價錢比其他城市及國外還便宜,因是北市幫忙研發。 \n \n針對黨產會,柯則說,勞軍捐款幾百億當然比捷運吃到飽的事還重要,但隨後反倒笑問媒體「你是在指責黨產會這麼多年吃飯不做事,是這樣意思嗎?」 \n \n至於前北市議員童仲彥指責前台北市長郝龍斌妻子高閬仙收廠商500萬元鑽戒,童遭判6月定讞,是否有終結議員免責權亂象,柯回應,若要跟每個議員都計較,會被氣死,就「我佛慈悲、阿彌陀佛!」

  • 婦聯會:拿捷運月票比婦聯會 黨產會習慣性說謊 不累嗎?

    婦聯會:拿捷運月票比婦聯會 黨產會習慣性說謊 不累嗎?

    對於今日黨產會以勞軍捐款興建軍宅反批台北市捷運月票一事,婦聯會發出新聞稿,表示對於黨產會習慣性說謊相當無奈。黨產會的說法,既軍民不分又錯把馮京當馬涼,充滿自我催眠式的囈語,彷彿川普總統蓄意無視美國疫情蔓延,不斷吹噓自誇一般。 \n \n婦聯會表示,黨產會杜撰的勞軍捐故事婦聯會早已於107年10月4日聽證會時提出書面資料澄清,但殺紅了眼的東廠委員在上週釋憲言詞辯論時,竟然以(婦聯會等)「沒有可保護的信賴」正當化他們的追殺作為;如今又利用國家機器的地位,經御用記者再度傳播明知為不實的內容,其行徑猶如習慣性撒謊者,已經喪失分辨真偽的能力。 \n \n婦聯會再度指出,黨產會手中握有大量文書紀錄,本可輕易還原歷史真相,詎料仍一意孤行,意圖製造整肅民間團體的正當性。根據267頁白紙黑字的74次勞軍捐款分撥會議記錄,黨產會的說法至少有三點謬誤: \n \n一、罔顧事實:勞軍捐款是民國四十年間開始的企業(非一般民眾)大規模愛國敬軍運動,由民間組織(各地進出口公會)會員代表大會決議捐贈及金額後,委由銀行於外匯結匯時代為辦理,在經由分撥的委員會決定使用分配。從開辦到結束,都經由各該組織決議,與政府稅捐截然不同。 \n \n二、蓄意誤導:74次分撥會議,是由各相關單共同議決此筆捐款的使用分配,與會者包括所有辦理相關業務的單位。黨產會特別有興趣的警備總部,係軍方辦理各種團體勞軍業務的單位;黨產會視為苦主的進出口同業公會,從記錄上看,既是捐款代表也是受分撥對象,辦理許多勞軍事項。 \n \n三、誇大金額:黨產會以先射箭後畫靶的方式,在106年7月12日調查報告中聲稱婦聯會收受勞軍捐款高達240億元。當他們取得分撥會議記錄後,仍罔顧婦聯會係受捐贈對象之一,在勞軍捐款中獲得分撥金額為65億元(實際到會為62億元)之事實,更無視該筆分撥金額,已在勞軍及興建5萬餘戶軍宅的計畫中動支使用完畢;至今仍以不同的錯誤金額羅織攻擊婦聯會。 \n \n婦聯會最後表示,在上週的大法官言詞辯論庭中,黨產會已被鑑定人定位為「民進黨附隨組織」,如今又罔顧手中的文件,先杜撰歷史,污衊台灣風雨飄搖年代的愛國敬軍運動,又引喻失義,拿一般民眾的千餘元捷運月票來比擬當年有組織大規模的勞軍及軍宅興建,這不是習慣性說謊,什麼才是習慣性說謊!這樣的自我催眠,絕經不起法庭依證據法則的檢驗。

  • 黨產會許可:國民黨動支1872萬元支付勞工資遣費

    黨產會許可:國民黨動支1872萬元支付勞工資遣費

    黨產會今(7)日召開第93次委員會議,經討論後許可中國國民黨動支出售高雄市鹽埕區、台東縣長濱鄉、花蓮縣吉安鄉及嘉義市東區房屋土地所得價金1,872萬5,150元,用以支付國民黨黨大量解僱勞工資遣費。

  • 獨家》黨產歸零依19全決議?江啟臣、洪秀柱人馬打筆戰

    獨家》黨產歸零依19全決議?江啟臣、洪秀柱人馬打筆戰

    國民黨主席江啟臣在6月17日中常會做出重大宣示,表示依第19次全代會精神,將把黨產歸零,免得持續被當成民進黨的「政治提款機」。前主席洪秀柱任內的副祕書長張雅屏今晚在臉書直指「誤會大了」,指19全並未指「黨產歸零」,暗諷「改革很好,但應該基於事實並不消費前任。」不過國民黨考紀會主委葉慶元隨即上張雅屏臉書反駁,表示江的作法就是照19全決議。 \n \n張葉兩人隨即在臉書你來我往,打起一場筆戰,是否繼兩岸路線引起前主席不同意見,江的改革方向或敘述又引起前朝人馬不滿?引起黨內關注。 \n \n張雅屏今晚在臉書發文、貼出19全會議紀錄。他說,19全代會通過黨產歸零?誤會大了。19全第四次會議黨務報告:六、因應不當黨產條例,健全財務收支革新對於本黨黨產之處理,洪主席於7月14日已公開宣示「不護產,反惡法」、「贊成清理黨產,反對違法違憲的不當黨產條例」,也說明本黨清理黨產原則為「除保留必要之辦公室及支付已退休黨工之退休金、現職人員之年資結算金,扣除負債後如有餘額將全數捐作公益」。 \n \n他說,以上的敘述,是因應法令明定政黨經費來源為黨費、政治獻金、選舉費用補助金。那一句話是「黨產歸零」?還是要把辦公廳舍與勞資問題解決的。「改革很好,但應該基於事實並不消費前任。」 \n \n葉慶元立即上去留言說,現在的做法就是照19全的決議啊!扣掉黨工的退休金以及辦公房舍之後,其他捐做公益啊! \n \n張雅屏反駁說,自己愛說黨產歸零去說,那就不要再說19全決議黨產歸零。事實上不是這樣說的。 \n \n葉慶元又回說,餘額全部捐作公益,不就是黨產歸零嗎?這樣爭執做文字遊戲有什麼意義? \n \n張雅屏回覆說,您可能忘記了,當年是爭執過這個議題的,因此才好不容易向各界以捐助公益來取代避免誤會的黨產歸零。 \n \n葉慶元又說,重點是實質的內容,而不是這個標題。黨中央目前的做法,是延續馬主席和洪主席以來一貫的做法,並沒有不同。 \n \n除了張雅屏之外,洪秀柱倚重的智囊、孫文學校總校長張亞中日前也投書媒體,指江提出「黨產歸零」是本末倒置。

  • 黨產歸零 江啟臣本末倒置

    黨產歸零 江啟臣本末倒置

     國民黨主席江啟臣再次宣示,將把黨產歸零,理由是:「免得持續被當成民進黨的政治提款機」。這個理由是認錯?恐懼?還是權謀? \n 國家要剝奪他人財產的唯一標準就是「是否合法」,而自己放棄財產且能得到他人尊敬的唯一前提則是「為做公益,自我願意」,而不應是基於恐懼,更不應是為了權謀。 \n 國民黨的黨產有其歷史因素,它的結果有惡有善。在那個黨國不分的時代,國民黨曾大力出錢為國家培養人才,用黨的力量在國外與大陸內部為國家工作,確保國家安全,國家不方便處理的事也經過國民黨處理而達成。民主化後的台灣,國民黨若干黨產的正當性的確受到質疑,國民黨確實也一一繳回,但是在政治操作下,國民黨的黨產已成為萬惡的代名詞,在所謂轉型正義的誤導下,抄家清算也披上看似正義的外袍。 \n 不論是什麼樣的政治體制,「法律」是最根本與客觀的評價標準。國民黨哪些財產應被剝奪,必須經由法律的判決,不應混為一談,一竿子全部打翻。不論是什麼樣的社會,「情理」是影響社會價值判斷的標準。國民黨不僅應堅持透過法律捍衛清白財產的決心,也要有敢於光明正大與人民討論合法財產情理的勇氣,而不是一遇到指責就立刻退縮,更不應該把所有黨產的責任推給前人。 \n 民進黨成立不合憲、不合法的黨產會,自詡為東廠,對國民黨的黨產抄家式的追殺,本身就沒有任何公理正義可言。國民黨更應該要堅決地捍衛自己的清白到底,向人民證明財產權是神聖而不可侵犯,而不是輕易的屈服。 \n 如果不能捍衛自己財產的合法性,那財產就會變得是不義之財。不義之財的捐出,是不會有功德,也不會得到感謝的。如果國民黨只是因為害怕成為民進黨的「政治提款機」就自動繳出財產,那是在恐懼下的讓步、權謀下的妥協,更會為人民所不齒,不僅得不到自己黨員的支持,其他人民也會暗地偷笑、公開譏諷。 \n 請國民黨中央不要再本末倒置,誤把「黨產歸零」當做重點,視黨產為原罪,反而更應勇敢戰鬥,向國人把問題的癥結說清楚,拒絕任何不合法的抄家行為。只有當法院對國民黨黨產做出合法或不合法的判決後,才能再來與黨員討論是否要全部捐做公益的情事。 \n 即使要捐,也不是如江啟臣所說,「全數捐給公務人員退休撫卹基金及勞退基金」等這些已有退休金或年金者,而是應以捐給真正的窮人與需要社會照顧的身心弱勢者為原則。 \n 這樣的態度、順序與原則,才是中國國民黨面對黨產議題時應有的作為。 \n (作者為孫文學校總校長)

  • 張亞中:面對黨產議題國民黨應捍衛清白而非一被指責就退縮

    張亞中:面對黨產議題國民黨應捍衛清白而非一被指責就退縮

    國民黨主席江啟臣再次宣示,將把黨產歸零,理由是:「免得持續被當成民進黨的政治提款機」。對此孫文學校總校長張亞中撰文質疑,認為面對黨產議題國民黨應有透過法律途徑捍衛己方清白的決心,而不是一被批評就退縮。 \n \n張亞中指出,財產權是自由權的一部分,是西方自由憲政的基礎。沒有財產權,就沒有自由權,沒有自由權,就不是個「自由人」的世界。國家要剝奪他人財產的唯一標準就是「是否合法」,而自己放棄財產且能得到他人尊敬的唯一前提則是「為做公益,自我願意」,而不應是基於恐懼,更不應是為了權謀。 \n \n張亞中說,國民黨的黨產有其歷史因素,它的結果有惡有善。在那個黨國不分的時代,國民黨曾大力出錢為國家培養人才,用黨的力量在國外與大陸內部為國家工作,確保國家安全,國家不方便處理的事也經過國民黨處理而達成。民主化後的台灣,國民黨若干黨產的正當性的確受到質疑,國民黨確實也一一繳回,但是在政治操作下,國民黨的黨產已成為萬惡的代名詞,在所謂轉型正義的誤導下,抄家清算也披上看似正義的外袍。 \n \n張亞中強調,國民黨哪些財產應被剝奪,必須經由法律的判決,不應混為一談,一竿子全部打翻。國民黨不僅應堅持透過法律捍衛清白財產的決心,也要有敢於光明正大與人民討論合法財產情理的勇氣,而不是一遇到指責就立刻退縮,更不應該把所有黨產的責任推給前人,認為與過去的國民黨劃清界線,就可以全身而退。 \n \n張亞中指出,民進黨成立不合憲、不合法的黨產會,自詡為東廠,對國民黨的黨產是抄家式的追殺,本身就沒有任何公理與正義可言。國民黨更應該要堅決地捍衛自己的清白到底,向人民證明財產權是神聖而不可侵犯,而不是輕易的屈服。國民黨如果連自己的財產都不敢捍衛,如何讓人相信,他會捍衛人民的財產,會捍衛國家的財產? \n \n張亞中表示,如果不能捍衛自己財產的合法性,那財產就會變得是不義之財。不義之財的捐出,是不會有功德,也不會得到感謝的。如果國民黨只是因為害怕成為民進黨的「政治提款機」就自動繳出財產,那是在恐懼下的讓步、權謀下的妥協,更會為人民所不齒,不僅得不到自己黨員的支持,其他人民也會暗地偷笑、公開譏諷。 \n \n張亞中呼籲國民黨中央不要再本末倒置,誤把「黨產歸零」當做重點,視黨產為原罪,反而更應勇敢的戰鬥,向國人把問題的癥結說清楚,拒絕任何不合法的抄家行為。只有當法院對國民黨所有黨產做出合法或不合法的判決後,才能再來與黨員討論是否要全部捐做公益的情事。 \n \n張亞中總結,即使要捐,也不是如江啟臣所說,「全數捐給公務人員退休撫卹基金及勞退基金」等這些已有退休金或年金者,而是應該以捐給台灣真正的窮人與需要社會照顧的身心弱勢者為原則,這才是國民黨面對黨產議題時應有的作為。

  • 張亞中》黨產歸零 江啟臣本末倒置

    張亞中》黨產歸零 江啟臣本末倒置

    國民黨主席江啟臣再次宣示,將把黨產歸零,理由是:「免得持續被當成民進黨的政治提款機」。這個理由是認錯?恐懼?還是權謀? \n \n財產權是自由權的一部分,這是西方自由憲政的基礎。沒有財產權,就沒有自由權,沒有自由權,就不是個「自由人」的世界。 \n \n財產應受保障不被剝奪,但在某些情況下,不是不可以剝奪,也不是不可以放棄。國家要剝奪他人財產的唯一標準就是「是否合法」,而自己放棄財產且能得到他人尊敬的唯一前提則是「為做公益,自我願意」,而不應是基於恐懼,更不應是為了權謀。 \n \n國民黨的黨產有其歷史因素,它的結果有惡有善。在那個黨國不分的時代,國民黨曾大力出錢為國家培養人才,用黨的力量在國外與大陸內部為國家工作,確保國家安全,國家不方便處理的事也經過國民黨處理而達成。民主化後的台灣,國民黨若干黨產的正當性的確受到質疑,國民黨確實也一一繳回,但是在政治操作下,國民黨的黨產已成為萬惡的代名詞,在所謂轉型正義的誤導下,抄家清算也披上看似正義的外袍。 \n \n不論是什麼樣的政治體制,「法律」是最根本與客觀的評價標準。國民黨哪些財產應被剝奪,必須經由法律的判決,不應混為一談,一竿子全部打翻。不論是什麼樣的社會,「情理」是影響社會價值判斷的標準。國民黨不僅應堅持透過法律捍衛清白財產的決心,也要有敢於光明正大與人民討論合法財產情理的勇氣,而不是一遇到指責就立刻退縮,更不應該把所有黨產的責任推給前人,認為與過去的國民黨畫清界線,就可以全身而退。 \n \n民進黨成立不合憲、不合法的黨產會,自詡為東廠,對國民黨的黨產是抄家式的追殺,本身就沒有任何公理與正義可言。國民黨更應該要堅決地捍衛自己的清白到底,向人民證明財產權是神聖而不可侵犯,而不是輕易的屈服。國民黨如果連自己的財產都不敢捍衛,如何讓人相信,他會捍衛人民的財產,會捍衛國家的財產? \n \n如果不能捍衛自己財產的合法性,那財產就會變得是不義之財。不義之財的捐出,是不會有功德,也不會得到感謝的。如果國民黨只是因為害怕成為民進黨的「政治提款機」就自動繳出財產,那是在恐懼下的讓步、權謀下的妥協,更會為人民所不齒,不僅得不到自己黨員的支持,其他人民也會暗地偷笑、公開譏諷。 \n \n請國民黨中央不要再本末倒置,誤把「黨產歸零」當做重點,視黨產為原罪,反而更應勇敢的戰鬥,向國人把問題的癥結說清楚,拒絕任何不合法的抄家行為。只有當法院對國民黨所有黨產做出合法或不合法的判決後,才能再來與黨員討論是否要全部捐做公益的情事。 \n \n即使要捐,也不是如江啟臣所說,「全數捐給公務人員退休撫卹基金及勞退基金」等這些已有退休金或年金者,而是應該以捐給台灣真正的窮人與需要社會照顧的身心弱勢者為原則。 \n \n這樣的態度、順序與原則,才是中國國民黨面對黨產議題時應有的作為。 \n (作者為孫文學校總校長)

  • 黨產會遭批 民進黨附隨組織

    黨產會遭批 民進黨附隨組織

     黨產條例釋憲案昨舉行辯論會,但是聲請法官全缺席。國民黨等組織由律師葉慶元等出庭,他們質疑大法官審案不公,並主張黨產條例違憲;鑑定人董保城教授則是在憲法法庭上,怒批黨產會是民進黨的附隨組織,庭末審判長許宗力諭知擇期公布解釋結果。 \n 舉轉型正義大旗 侵害結社權 \n 黨產條例釋憲案備受矚目,先前監察院曾聲請釋憲,但大法官邀請學者專家開說明會後,認為憲法沒有給予監察院法律違憲審查權,或專屬聲請權,做成不受理決議。 \n 這次釋憲是由承審案件的台北高等行政法院第四庭、第六庭法官分別聲請,7名聲請釋憲法官擔心未來審案會有「裁判兼球員」的問題,因此集體缺席,這是司法史上首次沒有聲請人參與的言詞辯論,但7位法官提書面資料認為,黨產條例以聽證代替司法程序,違反權力分立、正當程序不備,致生爭議,無助於其立法目的,希望大法官許宗力不要忘記曾為文提出「良善立法」的概念。 \n 黨產會辯稱,黨產條例不是針對國民黨,況且黨產會作出行政處分前,也舉辦聽證程序以保障程序正義,受處分人不服可提訴訟救濟。 \n 葉慶元反嗆,2015年國家發展基金會受欣裕台公司捐贈成立,為何有不當取得黨產的問題,況且台灣已歷經了3次政黨輪替,怎可以打著「轉型正義」大旗,侵害政黨的集會結社權。 \n 點名4大法官 應迴避釋憲 \n 婦聯會律師李宜光也表示,黨產會可操控並消滅一個政黨,黨產條例就是針對國民黨,且法條的規範充滿不可預見性,讓承審的法官無從確認法律關係又如何裁判? \n 國民黨律師張少騰認為,曾對黨產條例立法過程發言的大法官,都應迴避釋憲;葉慶元更點名就是許宗力、許志雄及蔡宗珍,另黃瑞明大法官的妻子尤美女當時是民進黨立委,是推動立法的重要關係人,黃瑞明為何不須迴避? \n 4名鑑定人中,劉靜怡及張嘉尹、黃丞儀都主張黨產條例合憲,但董保城教授則是火力全開,他以先前民進黨祕書長公開祝賀黨產會幹部升官一事,及前主委顧立雄升任政府要職為例,批評黨產會才是民進黨的附隨組織。 \n 當辯論程序3小時結束、審判長許宗力將諭知辯結時,董保城還舉手表示,因為另3名鑑定人都是偏向黨產會的發言,基於公平起見他希望再講3分鐘,審判長裁准後,他繼續批黨產條例違憲且黨產會不公正。

  • 若政黨輪替 恐陷冤冤相報

    若政黨輪替 恐陷冤冤相報

     《黨產條例》在法條中直接挑明是針對1987年以前的「政黨」,所有人都知道,這就是衝著國民黨而來,但黨產會迄今矢口否認,一再拿「轉型正義」當遮羞布,設法欺瞞人民、把謊言當真理。 \n 黨產會成立至今,舉辦過近30場的聽證會,包括中廣、救國團及婦聯會等,都被黨產會認定與國民黨有關聯性,會主張這些組織都是國民黨執政,黨國不分的情況下取得土地,或強迫勞軍捐等所設立,屬於不當黨產應歸還國家。 \n 但5年前,才由欣裕台公司捐助成立的財團法人國家發展基金會,是歷經台灣3次政黨輪替、解除戒嚴20年後設立,黨產會一樣列為國民黨的附屬組織,這種讓行政機關合法化「抄家」的條例,難道不是為個案而立法?難道沒有違反平等原則? \n 人民的結社權及財產權、工作權等,是憲法保障的基本權利,不容許行政機關任意剝奪及侵害,如果該組織不是執政黨為了穩定其政權不可或缺的要素,就不能漫無邊際地用「實質控制」的大帽,來認定政黨附隨組織,將其資產充公。 \n 黨產會號稱的「轉型正義」只是各說各話,無涉自由民主憲政秩序,如果《黨產條例》硬要使用,未來政黨一旦再次輪替,當初被惡整的在野黨,用同樣手法整肅昔日的執政黨,台灣恐陷入政治上冤冤相報的惡性循環,絕非人民之福。

  • 李永裕》宣告黨產條例違憲才是落實轉型正義的契機

    李永裕》宣告黨產條例違憲才是落實轉型正義的契機

    關於黨產條例釋憲案,除條文內容已明顯違憲外,司法院所安排的本次(6月30日)言詞辯論程序無論在事前的通知,乃至當日的發言時間分配等,皆有不合理而未盡公平之處。至於黨產條例條文本身則有處理程序違反正當法律程序,以及使已脫離政黨控制之公司或團體一經認定為是附隨組織就必須全部財產充公等嚴重侵害人民財產權等違憲疑義。 \n 首先,本釋憲案原因之一即中投公司及欣裕台公司財產是否為黨產之爭議,該二家公司本為與釋憲結果關係最切之人,然而不僅司法院於事前未主動通知其等參加,即便中投公司及欣裕台公司經大法官允許得各自委任代理人出席憲法法庭,卻被限制須與國民黨共用10分鐘的發言時間,也就是這二家即將有上百億資產被迫因黨產條例而充公的公司,竟只能各自以不到5分鐘的時間來為自己爭取權益,而司法院為此限制之理由在於其等非聲請人,但本案是由法官就其承審個案聲請釋憲,為免動搖其在個案之中立性,應異於其他釋憲案之處理,改由該個案當事人之二家公司以聲請人身分發言為宜,惟司法院未慮及此,令人遺憾。 \n 再看作為本案釋憲標的之黨產條例,除了本次聲請解釋之第2、4、8及14條以外,其他與之具重要關聯性之條文如第5、6、9至12、26條,依司法院多號解釋之成例(如釋字第445號解釋理由書),皆應納入本次解釋審查範圍。 \n 就以第9、26條為例,公司或團體如被認定為第4條第2款的「附隨組織」,其財產即被推定為「不當取得財產」而有向黨產會申報之義務(第5條),如漏未申報而被處罰5次,財產還將被全部推定為不當取得(第26條);且「附隨組織」除非經過黨產會同意,否則即不得處分上述財產(第9條),將來如被該會作成強制充公之處分,「附隨組織」要繳付訴訟費用來和黨產會打官司,竟還需經該會同意才能從中支取,但黨產條例從頭到尾都未明文給予「附隨組織」對上述程序為陳述意見之機會,這顯已違反正當法律程序而有違憲之嫌。 \n 又依第4條第2款後段條文,「附隨組織」之範圍竟包含已脫離政黨控制之公司或團體,而此段條文為黨產條例之所有草案版本所無,應是在立院審議過程中臨時所加入之條文,因而與既有以政黨及現由政黨控制之組織所制定之條文體系格格不入,而立法諸公於加入此段條文之後,又漏未規定黨產處理程序之期限,則在程序終結之日遙遙無期的情況下,竟致「一日附隨組織,終生附隨組織」,使上述公司或團體名下之財產將無限期被禁止處分,對於其等財產權之侵害自不可謂不重大。 \n 甚且,這些已脫離政黨控制之公司或團體當然不可能會有第5條所稱黨費、政治獻金、競選經費之捐贈、競選費用補助金等「正當」取得財產,也就是說當他們一旦被認定是「附隨組織」,名下的全部財產就要被強制充公,但這些財產當中不乏他們脫離政黨控制後所取得的財產,參考蔡宗珍大法官曾發表過的見解,這些公司或團體既已脫離政黨,他們的財產已與政黨公平競爭之前提脫鉤,應無再被檢討之必要;且據司法院釋字第782號解釋意旨,法令如要剝奪個人依法已得、既得之財產,應受較嚴格之限制,乃黨產條例不做任何區分,將脫離政黨控制後所取得的財產一概視為不當取得財產而全數充公,不但影響該等公司或團體之名下財產,更一併剝奪股東及團體成員對公司或團體之財產權,其限制及剝奪人民財產的程度之鉅,明顯違反比例原則而有被宣告違憲之必要。 \n 黨產條例既有上述過度侵害人民財產權之疏漏及違憲疑義,導致該條例自民國105年施行迄今,繫屬於臺北高等行政法院的案件完全無法判決結案,可見站在司法第一線的法官都已了解到該條例之違憲不當而不願輕易據以判決,因此,毋寧對於現行黨產條例宣告違憲,給予立法者補苴罅漏之機會,修正完善該條例之規定,臻於司法院許宗力院長良善立法之期許,更能加速轉型正義之實現。(作者為律師) \n

  • 遮醜得來速大會

    遮醜得來速大會

     儘管國民黨立委夜襲占據議場試圖杯葛立法院臨時會,但在民進黨立委強勢排除下,臨時會仍將召開。立法院臨時會本來是用來因應緊急突發狀況,但越開越多,逐漸常態化,甚至成為處理爭議法案的巧門。立法院多數黨不僅照單全收,高度配合行政機關,還不惜超前部署,在總統監委人事咨文都還沒提出,民進黨團就開始規畫臨時會時程。民進黨只圖速戰速決遮掩人事內鬥,壓縮國會審查,除衍生違憲問題,也讓國會自主完全掃地。 \n 在第1屆立法院長達45年的90個會期,只開過兩次臨時會。第4到6屆召開2到3次,第7與第8屆各召開6次,到了蔡政府上台後的第9屆則創下史上最高的9次。臨時會已不是解決急迫事項,反而成為擺脫爭議法案的巧門。回顧蔡總統的第一任,尤其明顯,包括《黨產條例》、一例一休、軍公教年改、《前瞻基礎建設特別條例》與預算、《農田水利會組織通則》、《財團法人法》、《政治檔案條例》等,這些在朝野間存在高度爭議的法案,全都循臨時會的模式完成立法。這些法案無一具有突發急迫性,之所以如此,不外乎臨時會有聚焦特定議案,避免他黨變更議程,並有限期時間壓力以利壓縮審查時程等特性。 \n 考、監兩院人事即將到期根本可以預期,加上蔡總統連任,1月中即完成選舉,準備時間不可謂不充分,提名卻偏偏要拖到最後一刻。考試委員也拖到立法院本會期休會前的最後一天提出,逼著立法院只能選擇召開臨時會加班處理。充滿爭議的監察委員提名毫不意外被當作「壓軸」,離譜的是,總統連人都還沒提名,民進黨立院黨團就開始運作召開臨時會的時間與排審議程。 \n 而蔡總統遲不公布提名與希望利用臨時會審理的真正原因,恐怕在於黨內難解的爭權壓力。這一切在副院長被提名人曝光後真相大白,來自民進黨黨內排山倒海的壓力,迫使黃健庭與陳伸賢只能「婉拒」提名。蔡總統則立即表態不願補提,恐怕是擔心補提名會鼓勵黨內派系更肆無忌憚放話扯後腿,讓這茶壺的風暴越演越烈。而立法院上午才開談話會,下午馬上就正式開議,亦屬罕見,可見其多急於趕快讓這人事爭奪醜態盡快落幕。 \n 柯建銘大聲說總統在修憲前有責任提名考監兩院人事,話是沒錯,但是他卻忽略大法官釋字632號解釋,總統應「適時」提名繼任人選,立法院亦應「適時」行使同意權的真義。所謂「適時」,當然不只在其任期屆滿之前總統就應提名新的人選,還必須要讓行使同意權之憲政機關有足夠的時間進行審查。蔡總統如今在考、監兩院人事任期屆滿前1個月才提出,不僅時間匆促,又逢立法院休會,嚴重壓縮立法院審查時間,破壞其憲政職權的正常行使。民進黨立委在大聲辯護總統的提名義務時,難道不該更大聲要求總統應該給予立法院「適時」行使同意權的足夠時間?(作者為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副研究員)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