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黨產條例的搜尋結果,共845

  • 大法官宣佈8/28 公布黨產條例釋憲結果   婦聯會期盼維護憲法精神

    大法官宣佈8/28 公布黨產條例釋憲結果 婦聯會期盼維護憲法精神

    6月30日大法官就黨產條例是否違憲召開言詞辯論庭,今天大法官(7/29)下午宣佈將於8/28日做出解釋,對此婦聯會發布新聞稿,期盼作成具有憲政高度的公允解釋,捍衛憲法保障的人民權利。 \n \n婦聯會表示,雖然目前15位大法官,只有4位非蔡英文總統提名任用,加上大法官中參與設計黨產條例者,與提案立法者之配偶等三人皆拒絕行使迴避,因此許多人認為釋憲結果毫無懸念,一定會護航現行的黨產條例與黨產會。 \n \n但婦聯會指出,證諸美國司法部長昨天在國會聽證的發言,經全程直播造成輿論譁然的事例,大法官的解釋文必須接受法界人士、門生故舊、社會大眾、個人良知的檢驗;他們每一位更必須「共同且各自」向歷史負責。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豈可不慎乎! \n \n婦聯會表示,西諺有云,言論自由必須是百分百,否則就是沒有言論自由,說明憲法層次的權利保護為至高不可侵犯。本次釋憲除涉及憲政設計外,核心亦係憲法第二章對人民權利的保護。期盼大法官超越黨派利益及個人政治理念,作成具有憲政高度的公允解釋,捍衛憲法保障的人民權利,維持憲政法治體系的完整性。

  • 黨產條例違憲嗎?大法官8月28日公布釋憲結果

    黨產條例違憲嗎?大法官8月28日公布釋憲結果

    台北高等行政法院法官聲請黨產條例釋憲案,上個月在憲法法庭舉行言詞辯論後,司法院大法官今決議8月28日下午4點在憲法法庭宣示釋憲結果。 \n \n2016年11月黨產會作成處分,認定國民黨持有資產合計約156億元的中投、欣裕台股權,是國民黨及其附隨組織不當取得財產,令國民黨在30天內,將兩公司股權移轉國有。 \n \n國民黨、中投及欣裕台分別提起多件訴訟,其中關於中投及欣裕台被認定為黨產部分,前年北高行政法院第2庭審理認為,黨產會處分牽涉到黨產條例是否違憲爭議,裁定停審並聲請釋憲,之後另一庭法官也提釋憲。 \n \n因釋憲結果將影響國民黨未來黨務運作,外界高度關注。目前15位大法官,只有4位非蔡英文總統提名任用,法界人士期盼大法官超越黨派及政治理念,作成具有憲政高度的公允解釋。

  • 社論/大法官的司法杜鵑窩

    社論/大法官的司法杜鵑窩

     民進黨政府大權獨攬,不僅行政、立法一把抓,即使法律明定的如中選會、NCC等獨立機關也要一律控管,納為己用;但相較於這些行政獨立機關的淪陷,屬於憲政層次更上位、影響更重大的司法獨立體系,也開始遭到侵擾,令人對國家未來能否穩定運作,乃至人民權益確實受到保障等問題,產生極大的隱憂。近日大法官呂太郎遭蔡總統當面「喝斥」疑雲,引發法界與學界議論批判。此事雙方各執一詞,理未易明,但事關台灣民主品質,社會必須重視、關切、反思。 \n 在民主國家中,行政、立法、司法三權分立是憲政運作的基本原理,其中司法對行政權更是制衡、導正、救濟的最後防線,因此憲法第80條明定:「法官須超出黨派以外,依據法律獨立審判,不受任何干涉」。大法官則是依憲法第78條等規定,負責「解釋憲法,或統一解釋法令、違憲政黨解散審理、總統副總統彈劾案審理」,透過憲法意旨的解釋發揚,能令國家忠實依循憲法施政,故習稱「憲法的守護者」。 \n 民進黨獨大之下的病態 \n 因此,大法官呂太郎應總統之召來溝通談事情,重點根本不在於是否有喝斥、訓誡或要求的態度問題,更不在談的是否為他前一個職務的權責事項,重點在於現任總統根本不該踰越憲政分際,與現任大法官做公務上的互動,憲政基本原則不能堅守,必將產生無窮的質疑與後遺症。 \n 對於有心調處民間團體與司法院溝通障礙的蔡總統來說,想必覺得冤枉委屈;在第一時間未及細思便趕緊奉召而來的呂太郎,當然更是嘔在心裡口難開;至於當場目睹此景的公民團體,恐怕更是沒有想到事情之嚴重性,反而可能為蔡總統介入司法改革而慶幸,渾然不覺此舉將造成司法獨立的反效果。 \n 說穿了,這就是一種體制角色錯亂下的不自覺,蔡總統是出於解決問題的善意,呂太郎是把自己當成政治任命下被提拔的「法律大官」,公民團體則認為這是總統當場給面子;問題是三方為什麼都喪失了體制角色下正確的自覺?這才是真正必須嚴肅釐清的病灶。更進一步看,這難道不是因為民進黨不斷一黨獨大之下,逐漸把所有人甚至包括大法官都已經洗腦控制下的病態延伸? \n 儘管如此,司法實務界卻默默表現出令人刮目相看的判決。前年2月,黨產會認定婦聯會是國民黨附隨組織,婦聯會隨即提起行政訴訟;去年3月,台北高等行政法院裁定,《黨產條例》有違憲具體理由而聲請釋憲。今年4月內政部以婦聯會未依《政黨法》轉型為政黨為由,廢止婦聯會等40多個政治團體的立案,並要求所有財產清算充公。婦聯會向台北高等行政法院聲請停止執行,判決為停止執行;內政部提出抗告,最高行政法院近日裁定駁回,理由是,憲法保障人民有集會結社之自由,政府約制人民團體的法律不能踰越憲法。 \n 這段長達兩年的訴訟過程恰可看出,行政法院的法官們堅定適時地做出了違逆當權者的判決,但地位崇隆、賦有終局決定,一槌定音權責的大法官卻態度曖昧,以拖待變般不動觀風,任憑那些附隨組織惶惶終日,也坐視違憲橫暴的黨產會恣意妄為。 \n 監督當權者與司法獨立 \n 黨產會對國民黨及其所謂附隨組織已作過15次行政處分,每次處分都會引發一場行政訴訟,黨產會有勝有敗,但迄今為止,卻有3件行政訴訟,因為合議庭法官認為《黨產條例》違憲而停止訴訟,並且先後聲請釋憲。理論上大法官的專業素養絕對最高,但這究竟是基層法官太過「天真」,還是大法官過於「成熟」? \n 最近因為台灣大法官失格而廣被引述的美國首席大法官羅伯茲,除了自許不做當道政治附庸而不惜跳脫保守派框架,選擇支持自由派的見解之外,更在被川普批是「歐巴馬的人馬」時說:「我們沒有『歐巴馬法官』或『川普法官』,而是一群奉獻心力、公平檢視訴訟的特任法官」。 \n 台灣的大法官學養俱優,對憲法的見解必然深刻周延,不可能低於基層法官的認知;相對的,法官們的理想與專業更是堅持司法獨立,監督當權者無法恣意而行,推動台灣司法改革最敏銳的動力。而有所自覺與堅持,才是司法獨立的希望與真諦。

  • 不只婦聯會 這些公司也遭追殺

    不只婦聯會 這些公司也遭追殺

     內政部依《政黨法》廢止婦聯會立案,法院裁定停止執行確定,婦聯會雖得以喘口氣,但不只遭內政部追殺,也被黨產會認定是國民黨附隨組織,凍結387億元資產,這部分連法官都看不下去,認為黨產條例有違憲之虞,已裁定停止訴訟,聲請釋憲。 \n 黨產會2018年2月認定婦聯會是國民黨附隨組織,因此依黨產條例凍結387億元資產,命移轉國有。婦聯會提行政訴訟救濟,台北高等行政法院承審法官認為,黨產條例透過立法推定特定財產為不當黨產,就能恣意禁止處分、剝奪或處罰,嚴重破壞人民或法人的財產支配自由度,該法律應屬違憲,去年3月裁定停止訴訟,聲請釋憲。 \n 不只婦聯會的案件,欣裕台、央投等公司,還有民族、民權、國家發展等基金會,也都被認定為國民黨附隨組織,資產都被黨產會依黨產條例凍結、命移轉國有,深受其害。北高行7名承審法官認有違憲之虞,紛紛裁定停止訴訟,聲請釋憲,可說史無前例。 \n 黨產條例釋憲案上月30日舉行辯論會,鑑定人董保城教授在法庭上反批黨產會是民進黨附隨組織;7名聲請釋憲的法官則擔心未來審案有「球員兼裁判」問題,集體缺席,但透過書面資料發表意見,希望司法院長兼憲法法庭審判長許宗力勿忘自己曾為文提出「良善立法」的概念。 \n 監察院曾針對黨產條例聲請釋憲,但大法官以沒有聲請權,決議不受理,大法官審案的公正性因此遭質疑,婦聯會等團體最後能否保住資產,就看釋憲結果。

  • 獨家》黨產歸零依19全決議?江啟臣、洪秀柱人馬打筆戰

    獨家》黨產歸零依19全決議?江啟臣、洪秀柱人馬打筆戰

    國民黨主席江啟臣在6月17日中常會做出重大宣示,表示依第19次全代會精神,將把黨產歸零,免得持續被當成民進黨的「政治提款機」。前主席洪秀柱任內的副祕書長張雅屏今晚在臉書直指「誤會大了」,指19全並未指「黨產歸零」,暗諷「改革很好,但應該基於事實並不消費前任。」不過國民黨考紀會主委葉慶元隨即上張雅屏臉書反駁,表示江的作法就是照19全決議。 \n \n張葉兩人隨即在臉書你來我往,打起一場筆戰,是否繼兩岸路線引起前主席不同意見,江的改革方向或敘述又引起前朝人馬不滿?引起黨內關注。 \n \n張雅屏今晚在臉書發文、貼出19全會議紀錄。他說,19全代會通過黨產歸零?誤會大了。19全第四次會議黨務報告:六、因應不當黨產條例,健全財務收支革新對於本黨黨產之處理,洪主席於7月14日已公開宣示「不護產,反惡法」、「贊成清理黨產,反對違法違憲的不當黨產條例」,也說明本黨清理黨產原則為「除保留必要之辦公室及支付已退休黨工之退休金、現職人員之年資結算金,扣除負債後如有餘額將全數捐作公益」。 \n \n他說,以上的敘述,是因應法令明定政黨經費來源為黨費、政治獻金、選舉費用補助金。那一句話是「黨產歸零」?還是要把辦公廳舍與勞資問題解決的。「改革很好,但應該基於事實並不消費前任。」 \n \n葉慶元立即上去留言說,現在的做法就是照19全的決議啊!扣掉黨工的退休金以及辦公房舍之後,其他捐做公益啊! \n \n張雅屏反駁說,自己愛說黨產歸零去說,那就不要再說19全決議黨產歸零。事實上不是這樣說的。 \n \n葉慶元又回說,餘額全部捐作公益,不就是黨產歸零嗎?這樣爭執做文字遊戲有什麼意義? \n \n張雅屏回覆說,您可能忘記了,當年是爭執過這個議題的,因此才好不容易向各界以捐助公益來取代避免誤會的黨產歸零。 \n \n葉慶元又說,重點是實質的內容,而不是這個標題。黨中央目前的做法,是延續馬主席和洪主席以來一貫的做法,並沒有不同。 \n \n除了張雅屏之外,洪秀柱倚重的智囊、孫文學校總校長張亞中日前也投書媒體,指江提出「黨產歸零」是本末倒置。

  • 黨產條例大法官被聲請迴避 全都遭駁回

    黨產條例大法官被聲請迴避 全都遭駁回

    國民黨等公司組職,因認為大法官黃瑞明、許宗力及蔡宗珍、許志雄曾對黨產條例發表法律見解,或是配偶曾參與立法,聲請迴避審理,但司法院大法官會議在上個月30日辯論前,都已決議駁回。 \n \n國民黨上個月18日因大法官黃瑞明的妻子尤美女曾參與立法為由聲請迴避,大法官會議認為,依「大審法」準用行政訴訟法規定,法官或其配偶是訴訟當事人應迴避審理,但尤美女並非當事人,黃瑞明不須迴避。 \n \n大法官會議解釋,黃瑞明大法官在同婚釋憲案迴避審理,是因為尤美女在2016年12月26日立院司法及法制委員會所審查之民法部分條文修正案擔任領銜提案人,該修正案所涉條文與釋憲標的相同,自行請求迴避,經大法官決議同意其迴避。 \n \n至於國家發展基金會及婦聯會、欣裕台及中央投資等公司,聲請許志雄等大法官迴避部分,大法官會議認為,縱然大法官曾表示相關法律見解,並非即意謂其對於解釋標的存有任何利害關係,非「執行職務有偏頗之虞」之迴避事由,駁回聲請。

  • 李永裕》宣告黨產條例違憲才是落實轉型正義的契機

    李永裕》宣告黨產條例違憲才是落實轉型正義的契機

    關於黨產條例釋憲案,除條文內容已明顯違憲外,司法院所安排的本次(6月30日)言詞辯論程序無論在事前的通知,乃至當日的發言時間分配等,皆有不合理而未盡公平之處。至於黨產條例條文本身則有處理程序違反正當法律程序,以及使已脫離政黨控制之公司或團體一經認定為是附隨組織就必須全部財產充公等嚴重侵害人民財產權等違憲疑義。 \n 首先,本釋憲案原因之一即中投公司及欣裕台公司財產是否為黨產之爭議,該二家公司本為與釋憲結果關係最切之人,然而不僅司法院於事前未主動通知其等參加,即便中投公司及欣裕台公司經大法官允許得各自委任代理人出席憲法法庭,卻被限制須與國民黨共用10分鐘的發言時間,也就是這二家即將有上百億資產被迫因黨產條例而充公的公司,竟只能各自以不到5分鐘的時間來為自己爭取權益,而司法院為此限制之理由在於其等非聲請人,但本案是由法官就其承審個案聲請釋憲,為免動搖其在個案之中立性,應異於其他釋憲案之處理,改由該個案當事人之二家公司以聲請人身分發言為宜,惟司法院未慮及此,令人遺憾。 \n 再看作為本案釋憲標的之黨產條例,除了本次聲請解釋之第2、4、8及14條以外,其他與之具重要關聯性之條文如第5、6、9至12、26條,依司法院多號解釋之成例(如釋字第445號解釋理由書),皆應納入本次解釋審查範圍。 \n 就以第9、26條為例,公司或團體如被認定為第4條第2款的「附隨組織」,其財產即被推定為「不當取得財產」而有向黨產會申報之義務(第5條),如漏未申報而被處罰5次,財產還將被全部推定為不當取得(第26條);且「附隨組織」除非經過黨產會同意,否則即不得處分上述財產(第9條),將來如被該會作成強制充公之處分,「附隨組織」要繳付訴訟費用來和黨產會打官司,竟還需經該會同意才能從中支取,但黨產條例從頭到尾都未明文給予「附隨組織」對上述程序為陳述意見之機會,這顯已違反正當法律程序而有違憲之嫌。 \n 又依第4條第2款後段條文,「附隨組織」之範圍竟包含已脫離政黨控制之公司或團體,而此段條文為黨產條例之所有草案版本所無,應是在立院審議過程中臨時所加入之條文,因而與既有以政黨及現由政黨控制之組織所制定之條文體系格格不入,而立法諸公於加入此段條文之後,又漏未規定黨產處理程序之期限,則在程序終結之日遙遙無期的情況下,竟致「一日附隨組織,終生附隨組織」,使上述公司或團體名下之財產將無限期被禁止處分,對於其等財產權之侵害自不可謂不重大。 \n 甚且,這些已脫離政黨控制之公司或團體當然不可能會有第5條所稱黨費、政治獻金、競選經費之捐贈、競選費用補助金等「正當」取得財產,也就是說當他們一旦被認定是「附隨組織」,名下的全部財產就要被強制充公,但這些財產當中不乏他們脫離政黨控制後所取得的財產,參考蔡宗珍大法官曾發表過的見解,這些公司或團體既已脫離政黨,他們的財產已與政黨公平競爭之前提脫鉤,應無再被檢討之必要;且據司法院釋字第782號解釋意旨,法令如要剝奪個人依法已得、既得之財產,應受較嚴格之限制,乃黨產條例不做任何區分,將脫離政黨控制後所取得的財產一概視為不當取得財產而全數充公,不但影響該等公司或團體之名下財產,更一併剝奪股東及團體成員對公司或團體之財產權,其限制及剝奪人民財產的程度之鉅,明顯違反比例原則而有被宣告違憲之必要。 \n 黨產條例既有上述過度侵害人民財產權之疏漏及違憲疑義,導致該條例自民國105年施行迄今,繫屬於臺北高等行政法院的案件完全無法判決結案,可見站在司法第一線的法官都已了解到該條例之違憲不當而不願輕易據以判決,因此,毋寧對於現行黨產條例宣告違憲,給予立法者補苴罅漏之機會,修正完善該條例之規定,臻於司法院許宗力院長良善立法之期許,更能加速轉型正義之實現。(作者為律師) \n

  • 黨產會遭批 民進黨附隨組織

    黨產會遭批 民進黨附隨組織

     黨產條例釋憲案昨舉行辯論會,但是聲請法官全缺席。國民黨等組織由律師葉慶元等出庭,他們質疑大法官審案不公,並主張黨產條例違憲;鑑定人董保城教授則是在憲法法庭上,怒批黨產會是民進黨的附隨組織,庭末審判長許宗力諭知擇期公布解釋結果。 \n 舉轉型正義大旗 侵害結社權 \n 黨產條例釋憲案備受矚目,先前監察院曾聲請釋憲,但大法官邀請學者專家開說明會後,認為憲法沒有給予監察院法律違憲審查權,或專屬聲請權,做成不受理決議。 \n 這次釋憲是由承審案件的台北高等行政法院第四庭、第六庭法官分別聲請,7名聲請釋憲法官擔心未來審案會有「裁判兼球員」的問題,因此集體缺席,這是司法史上首次沒有聲請人參與的言詞辯論,但7位法官提書面資料認為,黨產條例以聽證代替司法程序,違反權力分立、正當程序不備,致生爭議,無助於其立法目的,希望大法官許宗力不要忘記曾為文提出「良善立法」的概念。 \n 黨產會辯稱,黨產條例不是針對國民黨,況且黨產會作出行政處分前,也舉辦聽證程序以保障程序正義,受處分人不服可提訴訟救濟。 \n 葉慶元反嗆,2015年國家發展基金會受欣裕台公司捐贈成立,為何有不當取得黨產的問題,況且台灣已歷經了3次政黨輪替,怎可以打著「轉型正義」大旗,侵害政黨的集會結社權。 \n 點名4大法官 應迴避釋憲 \n 婦聯會律師李宜光也表示,黨產會可操控並消滅一個政黨,黨產條例就是針對國民黨,且法條的規範充滿不可預見性,讓承審的法官無從確認法律關係又如何裁判? \n 國民黨律師張少騰認為,曾對黨產條例立法過程發言的大法官,都應迴避釋憲;葉慶元更點名就是許宗力、許志雄及蔡宗珍,另黃瑞明大法官的妻子尤美女當時是民進黨立委,是推動立法的重要關係人,黃瑞明為何不須迴避? \n 4名鑑定人中,劉靜怡及張嘉尹、黃丞儀都主張黨產條例合憲,但董保城教授則是火力全開,他以先前民進黨祕書長公開祝賀黨產會幹部升官一事,及前主委顧立雄升任政府要職為例,批評黨產會才是民進黨的附隨組織。 \n 當辯論程序3小時結束、審判長許宗力將諭知辯結時,董保城還舉手表示,因為另3名鑑定人都是偏向黨產會的發言,基於公平起見他希望再講3分鐘,審判長裁准後,他繼續批黨產條例違憲且黨產會不公正。

  • 若政黨輪替 恐陷冤冤相報

    若政黨輪替 恐陷冤冤相報

     《黨產條例》在法條中直接挑明是針對1987年以前的「政黨」,所有人都知道,這就是衝著國民黨而來,但黨產會迄今矢口否認,一再拿「轉型正義」當遮羞布,設法欺瞞人民、把謊言當真理。 \n 黨產會成立至今,舉辦過近30場的聽證會,包括中廣、救國團及婦聯會等,都被黨產會認定與國民黨有關聯性,會主張這些組織都是國民黨執政,黨國不分的情況下取得土地,或強迫勞軍捐等所設立,屬於不當黨產應歸還國家。 \n 但5年前,才由欣裕台公司捐助成立的財團法人國家發展基金會,是歷經台灣3次政黨輪替、解除戒嚴20年後設立,黨產會一樣列為國民黨的附屬組織,這種讓行政機關合法化「抄家」的條例,難道不是為個案而立法?難道沒有違反平等原則? \n 人民的結社權及財產權、工作權等,是憲法保障的基本權利,不容許行政機關任意剝奪及侵害,如果該組織不是執政黨為了穩定其政權不可或缺的要素,就不能漫無邊際地用「實質控制」的大帽,來認定政黨附隨組織,將其資產充公。 \n 黨產會號稱的「轉型正義」只是各說各話,無涉自由民主憲政秩序,如果《黨產條例》硬要使用,未來政黨一旦再次輪替,當初被惡整的在野黨,用同樣手法整肅昔日的執政黨,台灣恐陷入政治上冤冤相報的惡性循環,絕非人民之福。

  • 黨產條例釋憲案 聲請法官缺席

    黨產條例釋憲案 聲請法官缺席

     台北高等行政法院法官聲請黨產條例釋憲案,30日憲法法庭舉行言詞辯論。因黨產會是案件被告,法官擔心解釋案出爐、接續審理恐遭質疑「球員兼裁判」,決不參加辯論,創下聲請人未出庭的司法首例。 \n 2016年11月黨產會作成處分,認定國民黨持有資產合計約156億元的中投、欣裕台股權,是國民黨及其附隨組織不當取得財產,令國民黨在30天內,將兩公司股權移轉國有。 \n 國民黨、中投及欣裕台分別提起多件訴訟,其中關於中投及欣裕台被認定為黨產部分,前年北高行政法院第2庭審理認為,黨產會處分牽涉到黨產條例是否違憲爭議,裁定停審並聲請釋憲,之後另一庭法官也提釋憲。 \n 符合資格可在憲法法庭辯論的共3合議庭、9名法官,但他們對出庭辯論有意見,紛紛具狀表達不願出席。法官表示,黨產條例的行政機關,同時也是爭訟案件的被告「黨產會」,大法官讓承審法官和黨產會辯論,等於是讓法官與被告在法院外「較勁」。 \n 一旦辯論過程觸及案件事實討論及承審法官心證,未來解釋出爐重啟審判,法官會被批評曾在行政法院外、憲法法庭上,幫國民黨、婦聯會等原告「說話」。 \n 對此,「法官論壇」有人認為通姦罪釋憲案,聲請法官與法務部代表也在憲法法庭辯論,法官不須迴避,也有人反駁,指法務部不是案件被告,但黨產會是,不能類推。9名聲請法官昨截稿前,均表達不願出庭。 \n 今天辯論,黨產會出庭代表是主委林峯正等人,關係人為欣裕台、中投、國民黨及婦聯會代表,鑑定人為張嘉尹及董保城、劉靜怡教授及黃丞儀副研究員。 \n 因釋憲結果將影響國民黨未來黨務運作,外界高度關注。目前15位大法官,只有4位非蔡英文總統提名任用,法界人士期盼大法官超越黨派及政治理念,作成具有憲政高度的公允解釋。

  • 《黨產條例》釋憲辯論 國民黨、中投及欣裕台都批不正義

    《黨產條例》釋憲辯論 國民黨、中投及欣裕台都批不正義

    憲法法庭今天針對《黨產條例》釋憲案進行言詞辯論,國民黨、中投及欣裕台公司下午分別發聲明,指辯論庭在程序上有諸多不正義之處,包陳述時間不公、該迴避的大法官未迴避、鑑定人過往言行偏頗,呼籲大法官們最終作出《黨產條例》違憲的解釋。 \n \n國民黨指出,辯論庭過程,在言詞辯論陳述時間大法官給行政機關(黨產會)20分鐘,國民黨、中投及欣裕台公司卻三個人共用10分鐘,等於每個人發言僅短短3分多鐘,如何充分表達意見?最後陳述意見時間大法官也給黨產會10分鐘,而國民黨、中投及欣裕台公司也僅為共用5分鐘,時間配置顯不合理。 \n \n此外,許宗力院長、大法官許志雄及蔡宗珍,都曾受法務部委託參與《黨產條例》立法,大法官黃瑞明的夫人就是民進黨前立委尤美女,任內積極從事《黨產條例》立法工作,依據過去翁岳生、城仲模及彭鳳至等大法官迴避的先例,4位大法官也應迴避。 \n \n而且言詞辯論庭安排的4位鑑定人,有3位過往言論已明顯偏頗,立場都與黨產會相同,顯然司法院找尋鑑定人時,立場也不夠公正。 \n \n國民黨說,委任律師張少騰在辯論庭過程,就相關不公平的地方提異議,都未獲正面回應。國民黨期許大法官們作為憲法守護者,不忘捍衛民主法治的初衷,做出《黨產條例》違憲的解釋,以維護憲法尊嚴。國民黨仍遵循19全大會決議的「黨產歸零」宗旨(扣除負債、保留必要之辦公室),願將黨產捐作公益,早日平息相關爭議,也呼籲黨產會儘速和國民黨實質協商。 \n \n中投及欣裕台也對言詞辯論過程表示「深感遺憾」,因為中投、欣裕台及國民黨屬不同法人主體,利害關係、適用條文及主張條文違憲的理由及立場也不相同,很難在共用時間內完整陳述各自主張,但現場異議都未被接受,嚴重剝奪訴訟權利;聲請有偏見的許宗力、蔡宗珍等大法官迴避卻遭駁回,也確有不當。 \n \n中投及欣裕台認為,整部《黨產條例》,絕大多數法律專家相當一致認為其中至少「個案針對性立法」、「否定時效制度」、「倒置舉證責任」、「違反權力分立」、「規範手段不當」、「違反法律明確性」等都有重大違憲事由,才會使臺北高等行政法院諸庭法官紛紛聲請釋憲。大法官是法律違憲的守門員,人民不能容忍民主的基礎再遭惡害法制破壞,期盼人民共同監督身為法律界最崇高地位的大法官們不忘捍衛民主法治初衷,速解釋宣告《黨產條例》違憲,以維護憲法尊嚴,並保障政黨公平競爭與民主政治健全發展。 \n \n

  • 《黨產條例》釋憲案 國民黨主張部分大法官迴避

    《黨產條例》釋憲案 國民黨主張部分大法官迴避

    憲法法庭今天針對《黨產條例》釋憲案進行言詞辯論,繼婦聯總會向司法院大法官會議遞狀聲請許宗力、蔡宗珍及黃瑞明3位大法官迴避,國民黨文傳會主委王育敏上午表示,國民黨除了有律師出庭,並期待部分大法官自動申請迴避本案。 \n \n王育敏強調,對於大法官能否絕對公平公正審理本案,國民黨要先提出質疑,希望大法官能稟持公平公正原則。有幾位大法官在過去不當黨產處理條例立法過程中不遺餘力,這次竟然沒有申請迴避,還有一位大法官的妻子,過去在立法院極力主張不當黨產處理條例要通過,這些人都應該申請迴避。 \n \n據婦聯總會表示,許宗力、蔡宗珍在民國90到91 年間多次參與法務部「制訂特別法清查及處理政黨財產相關事宜」會議,且多次以論文、訪問方式捍衛《黨產條例》,顯有不利聲請人的既定立場,與中立執行職務恐有衝突,聲請2人迴避。 \n \n此外,黃瑞明是《黨產條例》提案人、前立委尤美女的丈夫,尤美女在立法過程支持《黨產條例》的發言及投票紀錄,載明在立院公報。依大法官案件審理法第3條準用《民事訴訟法》第32條第1項第1款「法官之配偶為該訴訟事件之當事人者,法官應自行迴避」規定,黃瑞明也不應參與此案。 \n \n \n \n

  • 婦聯會:民進黨執政  是否將走向一條新威權統治的不歸路?

    婦聯會:民進黨執政 是否將走向一條新威權統治的不歸路?

    今日大法官就黨產條例釋憲案開言詞辯論庭,會後婦聯會發布新聞稿表示,該會做為該法律解釋的實質關係人,卻無法獲大法官同意完全參與,只能由一名律師代表參與,深表遺憾,並質疑民進黨完全執政的台灣,將來還有任何可能出現「強而有力的在野黨」嗎?如若不然,台灣豈非將走向一條新威權統治的不歸路?。 \n \n婦聯會表示,本次言詞辯論程序上的安排以及迴避問題,婦聯會在會前皆已努力爭取而未獲允准,對此極為遺憾,因為沒有程序公平即無實質正義可期。 \n \n婦聯會指出,無論主張合憲者如何粉飾太平,黨產條例作為政治鬥爭、報復性立法的真面貌,在負責執行該條例的黨產會代表赤裸裸的發言中,實已一覽無遺。最初陳述的孫斌委員,以輕巧的一句「黨產條例適用對象『「沒有可保護的信賴』」,說明立法者給行政機關「超乎法治的公權力」來完成「轉型正義」正當性。最後總結的林峯正主委,以台灣人民的代表自居,接近泣訴的描繪在國民黨威權體制下受到的集體壓迫,不但把黨產條例定位為轉型正義的序曲,更將今天在場的組織團體依法爭取憲法權力,抹黑為過去勢力的「極力掙扎、全面反撲」。 \n \n婦聯會指出,民進黨曾以反威權、爭自由作為主要訴求獲取權力,鑑定人黃丞儀副研究員且引用1960年雷震「我們迫切需要一個強而有力的反對黨」事例,說明當年威權體制下的艱困。正說明了人民向政府爭權利,不但不是掙扎、反撲,反而是台灣民主法治的進程。 \n \n婦聯會表示,被民進黨抹黑為威權的國民黨政府,開放了黨禁、報禁,確保言論自由,完成和平轉移政權;進行了對228事件、白色恐怖的調查、道歉、回復名譽、賠償,樹立轉型正義的基礎。而今天號稱民主進步的政黨,以黨產條例清算人民財產,以促轉條例鬥爭政治對手,更以政黨法解散政黨與政治團體。大法官若不能捍衛憲法對人民表達自由、結社權、生存權、財產權的基本保障,試問,在民進黨完全執政的台灣,將來還有任何可能出現「強而有力的在野黨」嗎?如若不然,台灣豈非將走向一條新威權統治的不歸路? \n \n婦聯會強調,憲法做為國家的根本大法,不但應保障人民的權利,更需節制政府正當權利的行使。因此,婦聯會爭憲法保留原則、爭權力分立原則、爭不得個案羅織立法、爭不得真正溯及既往。 \n \n對於黨產會主張,所謂大法官「具體法規審查」應否限縮範圍部分,未來將留給法學碩彥討論,社會自有公評,但婦聯會指出,本案實涉及人民(含非公法人的各種形式團體、組織)受憲法保障的權利,面對完全執政、行政立法兼部分司法權統整的新集權體制時,如何能在現代法治國原則與精神下,獲得基本保障,期待大法官能兼顧立法精神與實質,而非作鋸箭式的處理。 \n \n \n此外對於黨產會在今日大法官言詞辯論庭及新聞稿中,多次以74次分撥會議記錄抹黑民間勞軍捐款的性質。婦聯會指出,74次分撥會議係為處理已經由民間組織(即進出口公會)透過內部會員大會決議認捐,並已開始執行的捐款,由參與各方決定如何分配使用,屬事後分配之工作會議。此由黨產會手中的全套文件可以得知,沒有文件不全而解讀錯誤的問題。 \n \n至於林峯正特意提出警總為參與會議方,可能引發受黨國威權逼迫的想象。婦聯會強調,當年勞軍等工作跨不同軍種,且涉及進入軍方的人員安排、審計監察,需由總部層級主辦。在當時的五總部(陸、海、空、警備、聯勤)中,僅警總合適協調辦理,無需過度解讀

  • 顧立雄升官 教授董保城怒批黨產會:民進黨附隨組織!

    顧立雄升官 教授董保城怒批黨產會:民進黨附隨組織!

    \n司法院大法官今召開黨產條例辯論庭,擔任鑑定人的董保城舉等案例,怒批黨產會就是民進黨的附隨組織,他要向台北高等行政法院7名聲請釋憲法官致敬,也希望大法官作成保護民主憲政的關鍵解釋。 \n \n董保城舉德國處理東德黨產運用的例子,認為台灣黨產條例如果強加使用,政黨一旦再次輪替,恐陷入政治上冤冤相報的惡性循環,況且黨產會號稱的轉型正義只是各說各話,無涉自由民主憲政秩序。 \n \n董保城表示,處理黨產必須由憲法明訂,且台灣的黨產會欠缺民表正當性及獨立性、不超然且不中立,侵害司法權,也違反權力分立屬於違憲,黨產條例也是溯及性對特定政黨或人民團體的制裁,違反權力分立與平等原則。

  • 大法官曾不受理 遭疑護航執政黨

    大法官曾不受理 遭疑護航執政黨

     前年監察院聲請黨產條例釋憲,多數大法官決議不受理,當時湯德宗等5名大法官相當不滿,疾呼應「開大門、走大路,以平常心受理,才是確保司法尊嚴的絕佳時機。」受理聲請「有那麼嚴重嗎?」不怕被質疑替執政黨護航? \n 黨產條例通過立法後,監察院行使調查權後認為,該條例有違憲疑義,聲請大法官會議解釋。司法院大法官召開說明會審查後,多數大法官認為,監院只是行使「調查權」並非「監察權」,也非適用黨產條例發生違憲爭議,不符合聲請規定,決議不受理。 \n 湯德宗、吳陳鐶、林俊益等5位大法官創先例,措詞強硬提出不同意見書。他們質疑大法官到底在顧慮什麼?用洪荒之力決議不受理,不怕被質疑為政治服務、為執政黨護航嗎?硬把監院調查權排除監察權之外,不符合法治國「公平執法」的原則。 \n 除此之外,婦聯會因遭黨產會認定是國民黨附隨組織、禁止處分財產,因此提行政爭訟聲請停止執行,但遭行政法院裁定駁回確定,但婦聯會認為黨產條例只規制國民黨,以個別法律剝奪特定人民或團體之財產權,有違憲之虞,因此也聲請釋憲。 \n 今年5月大法官會議認為,行政法院裁定停止原處分的執行是否合法,並非以該規定為裁判基礎,婦聯會不得用此聲請大法官解釋,因不合於大審法規定、決議不受理。

  • 婦聯會聲請許宗力等3人迴避

    婦聯會聲請許宗力等3人迴避

     憲法法庭今將就《黨產條例》釋憲案進行言詞辯論,婦聯總會上周向司法院大法官會議遞狀建請許宗力、蔡宗珍及黃瑞明等大法官自請迴避,但遭駁回。婦聯總會昨以依法參加釋憲案之實質當事人身分,正式聲請許宗力等3位大法官不得參與審理及決定108年度憲三字第9號釋憲案。 \n 憲法法庭今天開庭辯論,婦聯總會因遭黨產會認定為國民黨附隨組織,凍結99.3%資產,獲司法院同意參加。 \n 婦聯總會表示,經律師團研究發現,許宗力、蔡宗珍在2001年至2002年間多次參與法務部「制訂特別法清查及處理政黨財產相關事宜」會議,且多次以論文、訪問方式捍衛《黨產條例》,顯有不利聲請人的既定立場,與中立執行職務恐有衝突,建請2人自行迴避。 \n 黃瑞明則是《黨產條例》提案人、前立委尤美女丈夫,尤美女在立法過程支持《黨產條例》,依大法官案件審理法第3條準用《民事訴訟法》第32條第1項第1款「法官之配偶為該訴訟事件之當事人者,法官應自行迴避」規定,黃瑞明也不應參與此案。 \n 婦聯總會在端午節前夕提出「釋憲陳報狀」,原期待3位大法官能依最高標準的精神自行迴避,不料,3人完全忽視瓜田李下之嫌,更無視對司法公信力的貽害。 \n 婦聯總會不得已於昨天進一步提呈「聲請迴避狀」,依《大法官審理案件法》準用《行政訴訟法》第19條準用《民事訴訟法》第32、33 條規定,希望司法院尊重程序正義,以「足認其執行職務有偏頗之虞者即為已足」為標準,使3位大法官不參與此次釋憲案,維護司法院公正形象,成為優良憲政慣例。

  • 黨產會呼籲大法官 讓威權體制畫下句點

    黨產會呼籲大法官 讓威權體制畫下句點

    \n \n \n今日大法官就黨產條例是否違憲召開釋憲案言詞辯論,黨產會在會後發表新聞稿,呼籲大法官讓威權體制畫下句點,讓台灣早日完成不當黨產清理。 \n \n黨產會指出,我國經歷近40年威權統治,由於分期付款式的民主轉型進程,一直要到2016年,始完成國會的政黨輪替,臺灣才在此時首次出現對於過往不公義的財產秩序,進行系統性調查、修復及彌補的黨產條例。可以說,黨產條例正是轉型正義的序曲。 \n \n黨產會表示,本次黨產條例合憲性言詞辯論,是我國大法官首次審理轉型正義概念。大法官將決定臺灣是否能有機會以「法治」的方式實現轉型正義,綜觀我國的釋憲史,從威權走向民主的政治轉型過程,大法官一直扮演積極的角色,作出許多促進政治自由化與民主化的解釋文,例如促成國會全面改選、終結萬年國代的釋字第261號解釋;開放集會自由與結社自由的釋字第445號解釋、第479號解釋與第644號解釋,在在顯示大法官對於自由民主價值的堅持。 \n \n黨產會表示,該會相信,大法官本於「憲法守護者」的職責,在我國的民主持續深化的過程,必會守護臺灣人民追求自由民主、公平正義的決心,此時,正是對黨產條例做出全面合憲宣告的「憲法時刻」。期盼大法官會讓威權體制劃下早該結束的句點,跨出司法面對轉型正義的起點,讓臺灣社會早日完成不當黨產的清理,回復應有的財產秩序,將政黨、附隨組織不當取得的財產,該人民的還給人民、該國家的還給國家。

  • 婦聯總會聲請許宗力等3位大法官迴避《黨產條例》釋憲案

    婦聯總會聲請許宗力等3位大法官迴避《黨產條例》釋憲案

    憲法法庭明天(30日)將針對《黨產條例》釋憲案進行言詞辯論,婦聯總會本月24日正式向司法院大法官會議提呈陳報狀,建請司法院秉持嚴格審查參與大法官中立性的慣例,敦促許宗力、蔡宗珍及黃瑞明 3位大法官自請迴避,但當天2小時內即遭司法院駁回。婦聯總會今天以依法參加釋憲案之實質當事人身分,正式聲請許宗力等3位大法官,不得參與審理及決定108年度憲三字第9號釋憲案。 \n \n明天的憲法法庭開庭辯論,包含《黨產條例》是否屬於個案立法等。婦聯總會因遭黨產會認定為國民黨附隨組織,凍結99.3%資產,本月初獲司法院同意參加這場憲法法庭言詞辯論。 \n \n婦聯總會表示,經律師團研究發現,大法官許宗力、蔡宗珍在民國90 到91年間,多次參與法務部「制訂特別法清查及處理政黨財產相關事宜」會議,且多次公開以論文、訪問方式捍衛《黨產條例》,顯有不利於聲請人的既定立場,與其中立執行職務恐有衝突,建請2人自行迴避。 \n \n此外,黃瑞明大法官為《黨產條例》提案人、時任立委尤美女之配偶,尤美女在立法過程支持《黨產條例》的發言及投票紀錄,載明於立法院公報;婦聯會認為,依大法官案件審理法第3條準用《民事訴訟法》第32條第1項第1款「法官之配偶為該訴訟事件之當事人者,法官應自行迴避」之規定,黃瑞明大法官也不應參與本件釋憲案。 \n \n婦聯總會說,迴避,是大法官維護司法公正性以及人民信賴的重要制度設計。依已通過的《憲法訴訟法》第9、10、11條條文,迴避可分:當然迴避、被聲請迴避、自行迴避,其中自行迴避是以最高道德標準、自我謙抑的作法。婦聯總會在端午節前夕提出「釋憲陳報狀」,原本期待3位大法官,能依《憲法訴訟法》第11條最高標準的精神自行迴避,不料3人完全忽視瓜田李下之嫌,更無視對司法公信力的貽害。 \n \n婦聯總會不得已於今天進一步提呈「聲請迴避狀」,依《大法官審理案件法》準用《行政訴訟法》其第19條準用《民事訴訟法》第32、33 條規定,希望司法院能尊重程序正義,以「足認其執行職務有偏頗之虞者即為已足」為標準,使被聲請迴避的大法官不參與此次釋憲案,以維護司法院公正的形象,成為法治國的優良憲政慣例。 \n \n對於上周的陳報狀遭司法院以「婦聯總會並非釋憲案當事人」為由而程序駁回,律師團表示,上周的「陳報狀」係建請司法院促使三位大法官自行迴避,既非聲請、何來准駁?且 108年度憲三字第9號釋憲案雖是由法院提出,但依《行政訴訟法》23 條規定,當事人包含原告、被告、及依法參加訴訟之人。 \n \n婦聯總會表示,該會曾自行提出對《黨產條例》的釋憲案,這次既經司法院准予參與,且釋憲結果會對該會產生法律上利害關係,當然是依法參加的實質當事人,聲請迴避是合法權力且責無旁貸。

  • 奔騰思潮:蔡志方》黨產會對婦聯會的迫害是違憲

    奔騰思潮:蔡志方》黨產會對婦聯會的迫害是違憲

    一、「錯誤的觀察,發現偉大的真理」與「錯誤的觀察,鑄下重大的立法謬誤」 \n \n孟德斯鳩(1689-1755)雖對英倫的政治結構,做了錯誤的觀察,卻發現了一項偉大的真理─權力分立,而成為後世民主政治與憲法的基礎!與此不同的是,前任內政部長列席立法院內政與法制委員會的一席話:「全世界大部分的國家並沒有律定一個叫做『政治團體』這種團體;我們當然認為未來只要是政治團體,應該就是政黨才對。」成為《政黨法》第43條第2項與第3項絕對錯誤、違憲立法的肇因! \n \n為了前內政部長的一席話,本人乃無畏辛勞、逐一檢索當今世界180部憲法後發現,將政治組織(the political association)限於政黨(political party)的國家,似乎僅有安多拉的1993年4月28日憲法第26條,毋寧屬於絕無僅有的極少數。至於事實上或許如此,卻無明文規定的少數國家,也多屬於極權國家。甚至智利1980年憲法第19條第15款第2段與第3段,將政黨與協會、運動、組織或團體等並列,但唯有政黨可以藉由初選產生公職選舉候選人!甘比亞共和國憲法第7編第1條,亦明文非政黨不得提出選舉候選人。 \n \n此等立法例,與我國人民團體法第44條與第45條,將推薦與不推薦公職人員選舉,作為政黨與政治團體主要區別的做法,可謂若合符節。另尼日憲法第9條第1項規定,亦將人民結社權範圍,包括政黨與非政黨之其他組織;烏拉圭憲法第39條更明文,人民之結社自由只要不違法,可包括任何種類,哥斯大黎加憲法、法國憲法第4條規定亦政黨與政治團體並列。又伊朗憲法第26條;伊拉克憲法第39條、第98條;義大利憲法第49條、第3條第2項;象牙海岸憲法第25條、馬達加斯加憲法第14條、墨西哥憲法第41條、摩達維亞憲法第41條等,更明文並列規定政黨(political party)與政治團體(political association)或政治組織(political organization)。除此之外,非政黨社團例外擁有政黨之功能者,如尼日利亞憲法第222條規定。 \n \n二、錯誤的觀察,鑄下重大的違憲惡例 \n \n我國人民基於憲法第14條規定,有組黨之權利,但並無組黨之義務;基於憲法第17條規定,有參政之權利,但無參加政黨始得參政之義務;基於憲法第11條規定,人民有談論政治議題之自由,而無組織政黨始得談論政治議題之義務。這是十分明白與簡單的憲法ABC,自無庸贅述! \n \n2500多年前的《論語》為政篇記載:「或謂孔子曰:『子奚不為政?』子曰:『《書》云:孝乎惟孝、友于兄弟,施於有政。是亦為政,奚其為為政?』」已經立下了典範性訓教,可資參考。又人民基於憲法第11條與第14條規定,即有意見表達之基本權利,而非參加政黨始得表達政治性意見;人民基於憲法第14條與第11條規定,即有組織非政黨之政治團體,以表達政治性意見之基本權利。再者,人民基於憲法第14條有轉換結社組織之權利,但無將政治團體轉型為「政黨」的義務。 \n \n準上,我國政黨法第43條第2項課予人民組黨義務,不僅侵害了人民「無組黨之義務」的基本自由權利,同時剝奪了人民「組織非政黨之政治團體結社權」,侵害人民為憲法所保障之基本自由權利;至於同條第3項規定,則剝奪了人民經由組織非政黨之政治團體所擁有之財產,違反憲法第15條與第23條規定。至於該條例法理由之一,或謂不如此,則無以有效監督政治團體收受政治獻金,更屬無稽!其實,立法院只要修正政治獻金法(特別是第2條與第5條),刪除政治團體即可,根本無需觸及與政黨不同之政治團體。 \n \n三、個案立法「劍指」特定政黨與政治團體,違反法治國原則 \n \n素有「天使博士」之稱的聖多瑪斯‧阿奎納於《論人為法律之權力》一文指出,「法律學家於《羅馬法律類編》卷一第三題第三及第四條說:關於經常發生的事該訂立法律,關於可能偶而一次發生的事,不訂立法律」。德國基本法第19條第1項第1句,亦明文規定:「凡基本權利依本基本法得以法律限制者,該法律應具有一般性,且不能僅適用於特定事件」。兩者均明白禁止「個案立法」。個案立法,不管於人民有利或有害,因違反平等原則、破壞法安定性而應被禁止。 \n \n不管是《政黨及其附隨組織不當取得財產處理條例》第1條結合第4條第1款、第8條第1項規定,實質上「劍指」國民黨與被無辜株連的中華民國婦女聯合會,屬於個案性立法。至於政黨法第43條第2項與第3項規定,表面上效力及於50多個政治團體,似非屬個案立法。其實,政黨法真正要獵取的目標,仍屬於早被鎖定的 耶穌基督附隨組織「婦聯會」。因此,在實質上,仍屬於個案立法無疑。 \n \n四、「黨產條例」視憲法增修條文規定於無物 \n \n「黨產條例」第2條第1項規定,排除依據憲法增修條文第3條第3項、第4項規定之「中央行政機關組織基準法」,實質上違反「憲法優位原則」;而同法第2條第2項規定,則又違反憲法增修條文第5條第4項、第5項規定所確立之「憲法保留原則」及「權力分立原則」。 \n \n五、「黨產條例」違反「法律明確性原則」 \n \n聖多瑪斯‧阿奎納於《論人為法律之權力》一文雖又指出,「哲學家在《倫理學》卷一第三章說:『不能對一切事要求同樣的確定性』。然而,此並非謂「不能對一切事要求確定性」!特別是法律規定的「構成要件」,如欠缺明確性,則其解釋可能因人而異、因時而異,顯然與法治國要求國家行為應可預見性、可預估不合!「黨產條例」第1條、第4條第2款規定,對不當黨產之定義,即違反法律明確性之憲法原則。 \n \n六、「黨產條例」「溯及既往」「古事今判」,違背「法安定性」之法治國原則 \n \n「黨產條例」第3條規定,排除其他法律有關「時效消滅」規定之適用,牴觸「法安定之法治國原則」;第4條第1款規定,制定溯及既往之規定,結合同條例第5條規定,將特定政黨取得之財產,依據當時法律並無法論以違法者,一律以「推定不法」,違背「無辜推定之法治國原則」與違反法治國於人民不利事項,不得溯及既往之「古事今判」方式,認定其屬於不當取得之財產,自屬違憲。(作者為國立成功大學法律學系教授) \n

  • 真相原來如此 德國學者:轉型正義不是用來打擊政敵的手段

    真相原來如此 德國學者:轉型正義不是用來打擊政敵的手段

    憲法法庭明天(30日)將針對《黨產條例》釋憲案進行言詞辯論。德國學者薩布羅夫(Martin Sabrow)早在2018年來台演講時即已指出,台灣和德國並不相同,國民黨還真實地活躍在台灣的政治舞台上,繼續扮演重要角色。近日他接受《德國之聲》訪問時更強調,轉型正義不是用來打擊政敵的手段。 \n \n憲法法庭明天(30日)將針對《黨產條例》釋憲案進行言詞辯論,婦聯總會本月24日正式向司法院大法官會議提呈陳報狀,建請司法院秉持嚴格審查參與大法官中立性的慣例,敦促3位大法官自請迴避。 \n \n而根據《德國之聲》2020年6月16日報導引述柏林洪堡大學歷史教授、波茨坦歷史研究中心主任薩布羅夫(Martin Sabrow)的看法指出,轉型正義不是用來打擊政敵的手段。他說自己在2017年到台灣考察時,有點不安地看到民進黨似乎有些「矯枉過正」,「試圖通過以往黨產議題來徹底摧毀當今的國民黨」。 \n \n他認為,應該回歸讓選民去決定,並說「台灣、德國等民主已經立穩腳跟的社會,能夠容得下一個至少曾經代表了近半民眾的政治黨派。否則,我們很快又會滑入帶有專制面孔的『勝利者正義』誤區。這是我們一定要極力避免的。」 \n \n薩布羅夫(Martin Sabrow)早在2018年3月即受邀來台發表演講,分享德國的轉型正義,當時他表示,台灣與德國的情況大相徑庭。比如台灣的國民黨,已逐漸蛻化成為民主政黨,多次執政,擁有為數眾多的支持者,這點和東德的「德國統一社會黨」相當不同。而且國民黨的理念和政策還受到許多人的擁護,國民黨還真實地活躍在台灣的政治舞台上,繼續扮演重要角色。 \n \n薩布羅夫教授當時就已經拿德國統一社會黨和台灣國民黨來做比較,得出來的結果是:「相同的少,相異的多」。 \n \n律師劉昌坪也曾經於2018年9月12日在《風傳媒》撰文分析台灣與德國哪裡不同?劉昌坪認為,兩德統一時,東德的德國統一社會黨(SED)迅速瓦解,若干共產黨要員短期內企圖趁機攜帶財產潛逃出境,所以必須緊急凍結相關財產。台灣已經解嚴30年,政黨歷經3次輪替,與柏林圍牆瞬間倒下的時空背景,有極為顯著的差異。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