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49字的搜尋結果,共05

  • 小鬼驟逝 PTT檢討《玩很大》太累 官方49字爆氣回應

    小鬼驟逝 PTT檢討《玩很大》太累 官方49字爆氣回應

    藝人「小鬼」黃鴻升16日在北投住家猝逝,突然的消息讓許多粉絲和圈內好友至今仍無法接受。沒想到昨〈19〉日小鬼參與錄製的《綜藝玩很大》播出後,有網友就在PTT質疑節目不NG把藝人搞得很累,對此,製作單位也在今日做出回應。

  • 張鳳書遇更年期難適應忙就醫

    張鳳書遇更年期難適應忙就醫

     張鳳書接棒主持緯來節目《醫次搞定》,她11日笑稱原本只是代班,後來被製作單位找來固定主持。49歲的她將邁入5字頭:「現在有更年期症狀,有時會心悸,4字頭最後1年特別有感覺,豆漿當藥喝,開始吃賀爾蒙,進入下個階段也有點失落感。」她2、3月開始經歷更年期症候群,早上送完老公、兒子出門,就躺床上追劇、看書一整天,直到傍晚家人回來才起床,「他們有發現我不大出門,但不知是躺整天」。

  • 長照機構銜稱「多達49字」 業者批法令繁雜擾民

    長照機構銜稱「多達49字」 業者批法令繁雜擾民

    嘉義有長照機構業者抱怨,長照法擾民!因為當中規定長照機構名稱一定要有財團法人、縣市、基金會名稱,全按規定來竟然有49個字,堪稱全國最長機構名。 \n \n長期照顧服務機構竟有49個字,超長字數是因為長照法規定,機構設立申請有固定格式,從財團法人到什麼縣市、居家、社區等資料全都要清清楚楚,讓嘉義這間長照機構負責人痛批簡直擾民。業者表示去銀行開戶時,因為字數超過30個字被拒,去買東西開立收據,也怕店家寫抬頭寫到翻臉,最後只好請刻印店刻印章,但也常因為字數太多而碰壁,希望政府能修法將格式簡化! \n \n長照機構執行長黎世宏表示,超過三十個字有些銀行是不開戶的,出去開收據 也不知道要怎麼開,不僅字數太長銀行開戶會打槍,買東西開收據也很尷尬,49個字竟然要花將近1分半才能寫完,而且寫錯還要重寫。衛生局表示這間長照機構名稱四十九個字在全國名列前茅,也認同業者反應將會幫忙建議,看是否能將字數簡化,但前提是得先通過修法才行。 \n

  • 曾受孫越親邀當代言人 哈林49字弔唁

    曾受孫越親邀當代言人 哈林49字弔唁

    孫越因敗血性休克合併呼吸衰竭,1日晚間病逝,享壽87歲,他生前邀請庾澄慶(哈林)擔任董氏基金會「戒菸就贏」比賽活動代言人,但孫越今年3月因感染住院,當時最掛心的就是自己無法出席活動記者會,因此覺得對哈林感到很抱歉。 \n \n哈林之後在記者會上,還替孫叔叔祈福望他早日康復出院,沒想到竟已天人永隔。稍早哈林也在臉書弔念:「孫叔叔走了!好難過!胸口梗了一股濃濃的不捨!能讓所有人尊敬的前輩!謝謝您帶給大家的歡樂以及對這個社會的貢獻!」

  • 李復甸》挑戰當道 監委絕非白目

    李復甸》挑戰當道 監委絕非白目

    在去年底,大法官對徵收之捷運用地得否於美河市聯合開發案,將強制徵收之土地移轉予第三人所有,做成了釋字743號解釋。監察院以保護土地所有人權益之目的,提請司法院做出解釋。羅昌發大法官對監察院糾正權與行政司法兩權的互動提出觀察,令人矚目。司法院在監察院未能貫徹其糾正權之情形下,受理其統一解釋之聲請,實質上係由大法官透過行使統一解釋之職權,間接參與監察院個案糾正權之行使,或間接協助行政院確認其不從監察院個案糾正之正當性。應為釋字743號統一解釋所建構之行政、監察、司法三權之新關係。就此觀點,釋字743號實同於1803年,美國馬布里與麥迪遜案(Marbury vs. Madison,5 U.S. 137)造就美國最高法院擁有司法審核權(Judicial Review)相同的歷史定位。 \n 細察過往,監察院透過釋憲功能對憲政制度之健全與人權的保護,曾作出極重要的貢獻。民國37年,蔣總統中正先生依憲法第44條之總統院際調和權之規定,「訓令」之方式交由大法官解釋監察院的立法提案權,似將司法院為總統的下屬辦事單位一般,受到質疑。對憲政秩序而言,恐是憲政歷史上的大事。監察院曾立就「監察院關於所掌事項得否提出法律案?」函請司法院解釋,司法院因監察院函進行解釋,解決了五院與總統間關係的重要疑難。 \n 司法改革與行政司法分際,一直是爭執不休的話題。監察院對此事,從來沒有旁觀過。民國49年,監察院曾對「高等法院以下之各級法院隸屬司法行政部」之一事,提出質疑。釋字第86號表明「高等法院以下各級法院既分掌民事、刑事訴訟之審判,自亦應隸屬於司法院」,審判權終復歸司法院。審檢分隸方符憲政體制,是司法獨立的根本。就大法官釋字沿革觀之,司法實質獨立,植基於監察院之釋憲聲請。 \n 檢察官是否為法官,至今擾攘不休。民國42年檢察總長朱煥虨遭免職,而引發檢察官是否法官之疑問。問題早為監察院提出,釋字第13號解釋,憲法中之法官而言,不包含檢察官在內,再度釐清行政與司法。69年審檢分隸後,監察院又聲請解釋司法院對所掌事項得以向立法院提法律案。至此,依據憲法建制之五院,各於其所掌之權責範圍內,為國家最高機關,獨立行使職權,相互平等,五權分治。 \n 監察院更是沒有缺席過衛護人權。在白色恐怖時代,對《出版法》及《違警罰法》之違憲,提出挑戰。於民國53年完成《出版法》部分的釋字第105號。同一件監察院的聲請,在16年後大法官才敢作出166號解釋。此外,憲法上對所謂「現行犯」之意涵為何?何人有權逮捕?偽造文書及詐欺一案關於法律見解與適用問題發生異議;對參加叛亂組織行為之繼續性;對行政處分之通知,可否提請解釋;領域外行使偽造文書刑責如何;刑事訴訟法所稱「推事曾參與前審之裁判」,其意涵為何;審判期日應調查之證據未予調查有否非常上訴之適用;最高司法機關得否就審理事項得否發布規則?就司法行政監督得否發布命令;甚至,對事務性工人是否工人;對保證人是否動產擔保交易之犯罪主體;政府徵收土地之條件。都涉及人民權益,因監察院聲請而做成解釋。粗略計算,當有不少於44個大法官解釋起因於監察院聲請提出。監察院在憲政制度上的重要性自此可見。 \n 大法官之釋憲在40年代「司法院大法官會議規則」時期,大法官作成解釋以監察院提出者最夥。自民國83年修憲,將大法官任命不再經由監察院同意,監察院提請解釋被接受之數量銳減,在最近20多年僅剩個位數字。 \n 當年,監察院敢於挑戰當局,堅持平衡五權,質疑《出版法》及《違警罰法》違憲、提出審檢分隸、提出諸多人權保障,當然不是白目。近年提出美河市案,也絕對不是不明瞭得罪當道。但是為了法制與人民權利,還能盤算自己的政治利益嗎?近日即將提名補足第五屆監察委員11名缺額,蔡總統與被提名人當明瞭監察院定位與使命,審慎察考學識操守與人品膽識,為人民遴拔適任的監察委員。 \n(作者為中國文化大學法律研究所教授)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