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HUSH的搜尋結果,共73

  • 柯泯薰「女女吻」遭襲 嚇壞急道歉

    柯泯薰「女女吻」遭襲 嚇壞急道歉

    柯泯薰1月31日在台北Legacy開唱,邀來HUSH與余佩真擔任嘉賓,柯泯薰與HUSH在台上比美鬥豔,身穿銀白色閃亮高領衫的HUSH略勝一籌,余佩真與柯泯薰則繼合作〈拋〉MV之後再續前緣,柯泯薰突然被余佩真獻上輕輕一吻,驚嚇到在舞台上跌倒,還趕忙向余佩真的太太道歉,笑翻觀眾。 \n \n去年底發行的《畫話》專輯,是柯泯薰經歷過低潮之後的蛻變之作。台北場門票銷售一空,歌迷塞滿了Legacy,讓柯泯薰開心又感動,用音樂來創造屬於她與歌迷之間的回憶。唱了十年,她坦言這一路走來並不容易,但幸好有身邊的伙伴們陪伴。她描述著自己的轉變,從一開始天不怕地不怕,只要手上有一把吉他、站在麥克風前就可以唱;到後來不敢表達自己,只知道用笑容來掩飾所有的情緒;直到現在,因為有著一路上朋友們帶給她的鼓勵和安慰,讓柯泯薰勇敢、自信了許多,她感性表示:「人必須要經歷低谷,才能找到屬於自己的路。」 \n \n第一位嘉賓HUSH在寬大的外套裡,搭配了一件銀蔥高領衫,一出場台下就傳出此起彼落地「好美喔」讚美聲,他與柯泯薰合唱完〈倒轉卡帶〉之後,柯泯薰笑說自己是特地邀HUSH來比美的,兩人憑著觀眾尖叫聲來較勁,結果HUSH略勝一籌,柯泯薰隨後不甘示弱表示今天自己有備而來,特地在胸口畫了一朵小花,接著反問HUSH的大樹在哪裡?HUSH故意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下半身,讓這首歌名瞬間「歪樓」,逗得全場觀眾哈哈大笑。 \n \n在〈拋〉MV中與柯泯薰演繹出一段女女戀的余佩真是昨晚的第二位嘉賓,柯泯薰演唱到一半時,走到台邊牽起余佩真的手一同走回舞台中央,立刻引發歌迷的尖叫。柯泯薰語帶惋惜地表示,〈拋〉的MV結局似乎缺了一個接吻,在觀眾的起鬨聲中,余佩真竟大方表示:「都2021年了,當眾接吻算什麼!」隨後在柯泯薰嘴唇上輕啄了一下。柯泯薰反而驚呆,嚇得連步伐都不穩,跌坐舞台。震驚之餘還不忘向鏡頭鞠躬致歉:「真真的太太,我真的很不好意思啦。」事後自己也打趣地說:「唉呀,那是我的螢幕初吻啊!」

  • 劉若英為拍MV吊鋼絲後空翻 HUSH割愛〈黃金年代〉

    劉若英為拍MV吊鋼絲後空翻 HUSH割愛〈黃金年代〉

    劉若英推出新歌〈黃金年代〉,她去年遭遇父喪加上疫情導致巡迴演唱會延期,她暫緩腳步、重新審視自我與生活的關係,她以宏觀的角度,思考:「任憑世界如何變化,僅能以最虔誠的心,逐步揭曉最美好的〈黃金年代〉。」特別的是,她還在新歌MV中吊鋼絲後空翻。 \n劉若英身兼電影導演身分,十分看重MV如何展現〈黃金年代〉的宏觀視野,邀請劉耕名擔任監製、導演孟奇操刀影像視覺,討論無數次後決定以「大美無形、大繁至簡」的現代舞為概念主軸。 \n她和12位舞者在光影交織變化之中,表現凋零後重生的藝術意象,她說:「我依舊害怕時間的飛逝,歲月的摧殘,但是既然不能改變,那麼我會帶著時間、帶給我與大家美好的記憶老去。」她繼在「脫掉高跟鞋」演唱會吊鋼絲演出之後,時隔多年再次吊鋼絲騰空表演,動作難度超過以往許多,為此提前到場排練3小時,好在平常就有運動習慣,核心肌群的力量夠強,她成功並完美地做出後空翻落地的姿勢。 \n〈黃金年代〉詞曲由HUSH譜寫,靈感來自於他因運動造成身體疼痛,開始思考黃金年代究竟是已經過去,還是仍然發生在每個人的當下,他原本打算自己唱,沒想到劉若英聽完後非常喜歡,他因而割愛。劉若英也表示,「這首歌最打動我的地方,就在於誠實的面對即將失去與珍惜時間帶來的深度。」 \n \n \n \n \n \n \n \n \n

  • HUSH〈練習說再見〉嘆不容易

    HUSH〈練習說再見〉嘆不容易

     HUSH推出新歌〈練習說再見〉,與多位金曲音樂人合作,包括陳君豪、黃文萱,Tizzy Bac鼓手林前源,以及合作過多次的五月天瑪莎擔任配唱製作人,兩人交情不錯,他形容,瑪莎是個溫柔的製作人,「我們都會多做討論,假如唱法改變,每種狀態可以發展到怎麼樣。覺得不管怎麼唱,瑪莎都是滿能客製化的一個製作人。」 \n 〈練習說再見〉創作源自於HUSH新書《娛樂自己》裡的同名文章,其文章的靈感來自一部背包客的紀錄片,主角因為旅行,在與他人相識又分離的反覆過程中,對於說再見這件事,就成了像打招呼一樣的社交禮儀,他說:「它讓我去思考對於說再見的感傷,是不是能隨著次數而降低。面對失去的我們能夠更懂得珍惜嗎?這是這部片帶給我的思考。」 \n HUSH在配唱時,心裡浮現的畫面是面對種種失去時的自己。他表示,練習說再見談何容易,「但我發現人越長越大,真的就越容易面臨一個個早一步離去的人事物,這些事情都一直會帶來功課。」

  • HUSH美聲練習說再見 五月天瑪莎客製化雕琢

    HUSH美聲練習說再見 五月天瑪莎客製化雕琢

    HUSH對於「再見」有所感觸,在歲末年終之際推出全新單曲〈練習說再見〉,與多位金曲音樂人合作,包括陳君豪、黃文萱,Tizzy Bac鼓手林前源,以及合作過多次的五月天瑪莎擔任配唱製作人,他和瑪莎交情不錯,他形容,瑪莎是個溫柔的製作人,「我們都會多做討論,假如唱法改變,每種狀態可以發展到怎麼樣。覺得不管怎麼唱,瑪莎都是滿能客製化的一個製作人。」 \n〈練習說再見〉新曲創作源自於HUSH近期推出個人首本著作《娛樂自己》裡的同名文章,其文章的靈感來自一部背包客的紀錄片,主角因為旅行,在與他人相識又分離的反覆過程中,對於說再見這件事,就成了像打招呼一樣的社交禮儀,是一套無需情緒的公式,他說:「它讓我去思考對於說再見的感傷,是不是能隨著次數而降低。面對失去的我們能夠更懂得珍惜嗎?這是這部片帶給我的思考。」因此在配唱時,HUSH心裡浮現的畫面是面對種種失去時的自己。 \n即使歌詞裡寫道「我想我應該練習說再見 ,一如生存所需的熟練」,但「練習」談何容易,HUSH說:「練習其實滿無感的,畢竟沒有那麼多機會每天可以面對失去。但我發現人越長越大,真的就越容易面臨一個個早一步離去的人事物,這些事情都一直會帶來功課。」就如同HUSH在書裡所形容的,「對於告別,說到底,傷感的究竟是對方抽走曾與自己有關的積木,還是被留下的自己要整理曾與對方有關的積木呢?」若曾被帶走一部分的自己,HUSH也期許可以長出新的自己,這首新歌就是領悟生命後,所積累的人生觀。他也將在1/9(六)下午14:30-15:30台中「誠品園道店」、1/17(日)下午15:00-16:00高雄「誠品大遠百店」舉行《娛樂自己》簽書會。 \nnbsp; \nnbsp;

  • 那個怪物

    那個怪物

    散文 短詩 攝影 寂寞 狂歡 華麗的頹廢 \n對於創作,HUSH的態度更像在玩,在這個世代玩耍,賞玩旁人,玩弄自己,無論音樂、文字、照片,他總能一針見血道盡都會人的孤獨、落寞與蠢蠢欲動。本書從散文、攝影出發,循著作者日常生活的腳步,看見21世紀整個都市在快速膨脹的疏離中崩解,明明身處泳池,卻像獨自泡在浴缸中無法離開;孤單彷彿養分,想逃,卻發現是賴以生存的唯一方式。原來我們一樣孤單。 \n【精彩書摘】 \n反正已經沒有什麼能夠阻止我年復一年地提醒自己的孤獨了。 \n因為打電動結識的異男朋友阿樂,前陣子送我一個害他東西掉光光的厄運布章。是一個綠巨人浩克的頭像,上方寫著Forever Alone. 當下當然直覺且玩笑地回說,誰想要永遠孤獨。 \n誰想呢? \n告別了欣賞對象,工作結束,從下過雨的台中,回到台北家裡的那個晚上,一個瞬間突然以為自己明白了。 \n浩克在復仇者聯盟裡說,他變身的祕密,就是隨時維持在憤怒的狀態。也許在李安時期,浩克仍然是那個探索自己的怪獸,任憑憤怒牽制,毫無理智。但在加入超級英雄聯盟之後,他學會了與憤怒共處,即便變成了醜陋的怪獸,仍然能分辨誰是敵是友。 \n臉書前幾天又冒出那種時不時的動態回顧。這一次是三年前發的圖文。大致看了一下,口吻與現在沒有差多少。也許古今人們對孤獨或寂寞的抱怨總是口徑一致,千篇一律。不過這樣說,也只是試圖讓自己躲在大眾的層次底下而已。也想過,老是發這些闡述自己孤獨的文章,終是會讓人退避三舍的。嚇不走的人彷彿也只是奢侈品罷了。物以稀為貴,悲傷說多了總顯得廉價。沒人稀罕,就沒人同情。 \n那個回到台北的晚上,迷糊間貫通的,就像是浩克的憤怒。 \n就像每一次被啟動變身機制,成為一個巨大而瘋狂的悲傷怪獸時,心底都明白,永遠是孤寂在驅動著我。無論去愛、去悲傷、去遠離或接近。那些不可逆的孤寂分子觸發了身體裡的細胞,讓自己在某些免疫脆弱的時刻與場合裡,變身成那個怪物。 \n有段時間我很不愛回家,總是在朋友的店裡待到只剩下員工了才走。現在回想起當時的心境,就像是害怕回到一個人的房間。因為那個怪物就在房間裡等我。凌亂的房間是怪物的巢穴,散落的衣物就是怪物蛻變而脫下的皮。每一天,那個怪物都有些不同,但表情總是相同的。 \n如果總是無法避免成為那個怪物,我想,在這個怪物毀掉一切之前,也許得先讓孤寂不毀掉自己。 \n如果要變成浩克那樣的怪物,我希望自己是白色的。 \n \n(本文摘自《娛樂自己》/時報出版) \n【作者簡介】 \nHUSH,台灣男歌手、詞曲作者。哲學系肄業,熱衷星象、塔羅等神祕學事物,詞曲創作經常以哲學角度出發詮釋生命與愛情,被譽為「音樂哲學家」、「創作鬼才」。曾為張惠妹、孫燕姿、A-Lin、徐佳瑩、丁噹、林宥嘉等歌手創作。2015年為徐佳瑩創作「尋人啟事」入圍第26屆金曲獎最佳作詞人獎。 \n

  • 百分比

    百分比

    載我回家的運匠,是個爽朗的中年男子,車上音樂放得很大聲。他說他最討厭過年,因為他沒有年夜飯。他的雙親住在台中,女兒也十來年沒有聯絡。一個人在高雄生活,他說他體會到悲從中來,就是過年這種時候,有時想著想著眼淚就會掉下…… \n散文 短詩 攝影 寂寞 狂歡 華麗的頹廢 \n對於創作,HUSH的態度更像在玩,在這個世代玩耍,賞玩旁人,玩弄自己,無論音樂、文字、照片,他總能一針見血道盡都會人的孤獨、落寞與蠢蠢欲動。本書從散文、攝影出發,循著作者日常生活的腳步,看見21世紀整個都市在快速膨脹的疏離中崩解,明明身處泳池,卻像獨自泡在浴缸中無法離開;孤單彷彿養分,想逃,卻發現是賴以生存的唯一方式。原來我們一樣孤單。 \n【精彩書摘】 \n陷入房間大掃除與搬家的兩難。 \n房間也算是整理到百分之七十了吧,剩下來的雜物、待處理的大件垃圾回收,還有待洗的衣服再處理一下,房間看起來就好多了。衣櫃換一個位置,再把吉他鍵盤的堆疊,壓到和床頭櫃一樣高,讓視覺看起來有所延伸,房間看起來又大了一點。 \n至少我還擁有幾乎要一整面的白牆。 \n算一算在台北的十幾年裡,至少也搬過了十幾次的家。淡水、錦州街、萬華、永和、松山區。其實我一直都沒對搬家的勞累產生厭煩。住在不同的地方,自然有不同的生活面貌。有些地方只住了一年,就在最後一個季節來臨之前開始感傷。有些地方,一直嫌棄,卻也就這樣續了約。那一句「生命自己會找到出路」在此刻顯得多麼俗豔。 \n現在居住的地方,因為打算要都更,旁邊養了一座公園,公園裡自然也養了許多蚊蟲。入住之前,甚至打了電話,轉接到都更處詢問,想知道我大約可以住上幾年,免得合約簽了又得搬家。得到的回覆是,這附近的街區確實有都更的計畫,但是會議還沒開,更不用說動工了。都更處要我先放心地住下來。 \n眼看續租的合約到期還有三個月的時間,決定還是先好好整理房間的我,為了清理出一些空間,反而新買了一些功能更好的家電來汰換。用來解決衣物發霉率偏高的除溼機、涼風暖扇清淨三合一的廈扇、還有電力比上一代提高百分之五十的吸塵器。至少,錢花了下去,房間也應該要乾淨起來。好比此刻在心中自以為的百分之七十。 \n時常覺得對任何問題給出的百分比不假思索,但是,那些百分比從來都不能真正量化心中確認的程度啊。 \n百分之三的哀愁 \n百分之十六的快樂 \n百分之六十七的思念 \n百分之八十四的孤獨 \n就連我還會在這裡住上多久都還不確定。 \n唯一能確定的,是現在除溼機上顯示,房裡百分之六十五的溼度。 \n(本文摘自《娛樂自己》/時報出版) \n【作者簡介】 \nHUSH,台灣男歌手、詞曲作者。哲學系肄業,熱衷星象、塔羅等神祕學事物,詞曲創作經常以哲學角度出發詮釋生命與愛情,被譽為「音樂哲學家」、「創作鬼才」。曾為張惠妹、孫燕姿、A-Lin、徐佳瑩、丁噹、林宥嘉等歌手創作。2015年為徐佳瑩創作「尋人啟事」入圍第26屆金曲獎最佳作詞人獎。

  • 練習說再見

    練習說再見

    載我回家的運匠,是個爽朗的中年男子,車上音樂放得很大聲。他說他最討厭過年,因為他沒有年夜飯。他的雙親住在台中,女兒也十來年沒有聯絡。一個人在高雄生活,他說他體會到悲從中來,就是過年這種時候,有時想著想著眼淚就會掉下…… \n★★音樂鬼才HUSH★★ \n【首本著作】 \n出道10年唯一紀念 \n【精彩書摘】 \n曾經看過一個關於背包客的紀錄片。接近片尾的時候,同樣身為背包客的主角給出了令我深深記得的幾句話。 \n我其實已經忘記那部片確切在記錄著的是什麼。只是在經過許多段旅行借宿、相識又分離的反覆過程後,主角提出了一個想法,他說與人每告別一次,對於說再見這件事,他就愈來愈上手。如同打招呼一樣被培養起來的社交禮儀,對於分離,他像是找到了一種脈絡與心得,顯然有一套無需情緒的公式一樣,得以被使用在這種需要掩蓋情緒的場合。那是一件令我感到悵然的事。「原來說再見是可以不耗費感情的。」我這樣想。 \n世間的告別之所以傷感,在很大的程度上,大概是因為曾經交換過什麼。好像一場愉快的聊天,沒有誰說服了誰,立場派不上用場也無需上場,只不過是在聊天的過程當中,你給了我什麼,我又交出了什麼。最後各自帶著一點新學到的語言,說一聲乾杯,喝完這場談論然後回到自己的世界。 \n我曾經在與人的聊天過程中建構起很愉快的、積木一般的景色,直到最後雙方一起打散它,結束對話。打散並不是因為最後吵翻了天,而是彼此見識到了,我們的共構,是可以長成這樣的。因為曾經這樣地交換過,告別顯得像最後你抽走了你曾經親手疊過的積木,屬於我的那些也就從此不再完整。曾經我們共構出的那個模樣,從此再也不一樣了。 \n另外幾次練習告別,是在死亡發生的時候。 \n有一部很喜歡的影集,描述八○、九○年代在紐約,LGBTQ族群的困境與發展。 \n第二季的某一集,有一個要角突然就這麼死亡了,像是常聽見因辭演或私人因素而被編劇做了賜死安排那樣的突然。在一股因入戲而感到莫名惱怒的情緒快速退去後,我突然驚覺,人不也是如此嗎,人們不也是常常在某個瞬間,聽聞別人離去的消息嗎?某年一月,和劇團慶功台北場落幕的那個熱炒晚上,我也是這樣突然收到訊息,得知一個朋友走了。 \n那天晚上非常魔幻。舞台劇不停重複的一句歌詞,竟在落幕的當下,一路唱到了現實的人生。而朋友就這麼跟著台北場一同落幕了。 \n對於告別,說到底,傷感的究竟是對方抽走曾與自己有關的積木,還是被留下的自己要整理曾與對方有關的積木呢?我不知道。說不定是因為他帶走了我的一部分,而我必須設法長出一些,新的自己。 \n「生命它只是個月台,你來的目的就是離開。」 \n(本文摘自《娛樂自己》/時報出版) \n【作者簡介】 \nHUSH,台灣男歌手、詞曲作者。哲學系肄業,熱衷星象、塔羅等神祕學事物,詞曲創作經常以哲學角度出發詮釋生命與愛情,被譽為「音樂哲學家」、「創作鬼才」。曾為張惠妹、孫燕姿、A-Lin、徐佳瑩、丁噹、林宥嘉等歌手創作。2015年為徐佳瑩創作「尋人啟事」入圍第26屆金曲獎最佳作詞人獎。

  • HUSH感情空窗找人不如抱貓

    HUSH感情空窗找人不如抱貓

     HUSH推出個人首本著作《娛樂自己》,是他5年來的心情寫照,22日舉辦新書記者會。他曾大方出櫃,並對父親坦誠性向,昨被問到感情問題,他表示,單身很久了,「有點可遇不可求,不著急啦!」被問會怕寂寞嗎?他妙答「就娛樂自己啊」,與其找人靠一下,不如「就抱貓啊!」 \n 他家中老貓快滿14歲,4月時因貓的手會抖帶去看醫生,改了飼料的配方、添加吃顧骨頭的保健食品,狀況已改善,但他還是悲觀地在腦海中預想回到家看到愛貓死去的畫面,「這是需要練習的,在那天來時先做好心理準備。那天一定會來」。 \n 10月他關掉社群媒體,一方面因為快截稿,想專心把書寫完,一方面也想知道遠離資訊是什麼感覺,他昨形容,「停掉那一陣子,真的有出國度假的感覺」。至於留下LINE和Whatsapp,「是因為通訊軟體除非有人敲,不會主動去看,是比較被動的社交」。他也提及還沒去月子中心探望好友徐佳瑩,因有人數限制,想等她跟寶寶回家時再去探望。

  • 潤娥側拍私照流出  透視洋裝V到肚臍惹火黑bra全都露

    潤娥側拍私照流出 透視洋裝V到肚臍惹火黑bra全都露

    少女時代出身的超人氣女星潤娥,出道多年以甜美外表、清新氣質收服大批粉絲的心,近幾年將事業重心轉往戲劇圈發展後表現亮眼,去年以電影《極限逃生》躍升一線女演員。近日潤娥除了忙著趕拍電視劇《Hush》外,也受邀登上時尚雜誌《ELLE KOREA》的封面,網路上陸續公開花絮側拍,其中一套性感的網狀透視洋裝,令粉絲看得臉紅心跳。 \n \n \n潤娥日前接受時尚雜誌《ELLE KOREA》邀請,與女團IZ*ONE最小成員張員瑛一同拍攝以「復古」為主題的封面寫真。在公開的照片中,潤娥穿著宮廷風白色蓬袖襯衫搭配黑色短裙大方秀出白皙美腿,另一件黑色蓬裙洋裝則是讓她像洋娃娃般甜美又俏皮。 \n \n不過,在近日公開的花絮近拍照中,才發現原來這件黑色蓬裙不僅上半身透視,胸前V領的設計更讓內搭黑Bra若隱若現相當性感,網友看到後也紛紛留言「原來這件這麼辣」、「遠看真的看不出來」、「女神真是太美了」引發話題。 \n \n \n \n由潤娥與影帝黃晸玟及「小孫藝真」景收真、朴浩山、孫炳昊等人一同演出的韓劇《Hush》,於本月11號正式上檔後話題不斷。少女時代前成員秀英也在近日推出新戲《Run On》,與好姊妹潤娥互飆演技,同樣吸引網友熱議。 \n

  • 孫盛希寫歌療情傷斷開舊愛

    孫盛希寫歌療情傷斷開舊愛

     孫盛希推出新專輯《出沒地帶 Where is SHI?》,17日舉辦記者會,她去年向交往7年的高爾夫球選手男友提出分手,昨坦言事後情傷頗重,新專輯中寫了3首歌給前男友,包括〈不要讓我後悔〉、〈於是呢〉,直呼:「寫給他最後一首後,決心不要再想他,可以往下了。」 \n 她形容前男友像是家人,「壓力崩潰的時候,以前他是個依賴,時不時會想到,後來有很多朋友關心,我都去找朋友」,未來有機會復合?她直言「不會」,因2人個性不適合,但至今有時仍會聯繫,她感嘆:「他是很難得的一個人,會想說我們真的會遇到比我們更真的愛嗎?」 \n 孫盛希目前大方多交朋友,期盼有新戀情,在新歌〈Give It to Me〉MV也挑戰大尺度,與男主角宋柏緯有許多親密互動床戲,導演指引孫盛希主動對男主角咬耳、啃肩,大秀性感,讓製作人剃刀蔣、米奇林看完MV喊「十分害羞」。 \n 昨記者會上,孫盛希邀來好友HUSH首唱新歌〈一分之二〉,HUSH笑說:「唱出第一個字就覺得自己很性感。」HUSH特地帶著禮物護脣膏上台,笑虧因為她這次參與「慾望三部曲」MV拍攝,「做了大尺度的嘴部犧牲,嘴脣都紅了,需要好好保養一下」。

  • 孫盛希分手寫歌送交往7年前男友 挑戰大尺度「咬耳」床戲

    孫盛希分手寫歌送交往7年前男友 挑戰大尺度「咬耳」床戲

    孫盛希推出新專輯《出沒地帶 Where is SHI?》17日舉辦記者會,她去年向交往7年高爾夫球選手男友提出分手,坦言事後情傷頗重,在新專輯中寫3首歌給前男友,包括〈不要讓我後悔〉、〈於是呢〉,她直呼:「寫給他最後一首後,決心不要再想他,可以往下了。」 \n她形容前男友像是家人,「壓力崩潰的時候,以前他是個依賴,時不時會想到,後來有很多朋友關心,我都去找朋友」,未來有機會復合?她直言「不會」,因2人個性不適合,但至今有時仍會聯繫,她感嘆:「他是很難得的一個人,會想說我們真的會遇到比我們更真的愛嗎?」她目前大方多交朋友,期盼有新戀情。 \n她在新歌〈Give It to Me〉MV中,挑戰大尺度,與MV男主角宋柏緯有許多親密互動床戲,導演指引孫盛希主動對男主角「咬耳」、「啃肩」,大秀性感,讓製作人剃刀蔣、米奇林看完MV喊「十分害羞」。 \n在記者會上,孫盛希邀來好友HUSH首唱新歌〈一分之二〉,HUSH笑說:「唱出第一個字就覺得自己很性感。」HUSH特地帶著禮物護唇膏上台,笑虧因為她這次參與「慾望三部曲」MV拍攝,「做了大尺度的嘴部犧牲,嘴唇都紅了,需要好好保養一下。」 \n \n \n

  • 呂薔大變身認「加工」 睽違兩年找HUSH「生小孩」

    呂薔大變身認「加工」 睽違兩年找HUSH「生小孩」

    呂薔睽違兩年大變身,她打形容為了EP《你是不是誤會什麼》跑去「加工」,拆牙套後秀出一口美齒、「變髮圖強」黑人辮子及大蓬蓬爆炸頭以及曬得一身巧克力膚色,進化成2.0版呂薔。除了外型變得性感亮麗,她為了新作品首次參與EP三首歌製作及創作,在歌唱上更力求突破,特別找歌唱老師讓唱功技巧更上一層樓,配合新歌〈找〉走時髦的80年代復古DISCO曲風,把這首韻律節奏感十足的勁歌發揮得淋漓盡致,乍聽之下頗有猶如國外黑人女歌手上身,充滿爆發力靈魂樂轉音及歌唱韻味,讓再出發的呂薔從裡到外煥然一新,令人驚豔。 \n呂薔在音樂創作及製作上皆找來重量級「大咖」助陣,包括曾為Leo 王、ØZI的專輯操刀的製作人MCKY米奇林、入圍31屆金曲新人獎JADE樂團吉他手嘟嘟、天后御用才子HUSH、知名作詞人陳信延、金曲全方位音樂人YELLO黃宣及夥伴余佳倫等,其中有著時髦復古80年代DISCO曲風的〈找〉是呂薔與HUSH首次合作的心血結晶,兩人透過共同的朋友左光平認識,一拍即合,呂薔笑說:「很喜歡HUSH的創作,我曾開玩笑對他說願意生一個像他的男生,因為又帥又有才華!沒想到這次EP就美夢成真!而且我們還一起生了一個小孩『找』!」試問全新出發的呂薔目前最想「找」什麼? 她妙答:「找錢!有資源未來才能做更多好⾳樂呈現給⼤家!」 \n新歌〈找〉MV現場宛如小型LGBTQ聚會般熱鬧,而這也是呂薔MV中找來最多男、女主角跨刀的一次,當中每個人都打扮超級用心,像是參加選美比賽般爭奇鬥艷,呂薔舉白旗「認輸」,笑說:「我走進MV舞池感覺像是素人!我輸了!其實我是客串配角,他們大家才是主角!」這⾸〈找〉MV設定讓呂薔在夜店舞池中,發現大家在熱舞的同時仍然關注手機上的交友軟體,卻不重視人與人面對面的交流。 \n呂薔笑說這次拍MV像是參加好姊妹的聚會,她笑說:「MV中大家美一個都超美,而且比我還美,我給他們第一名!而且每一位都超級敬業,從早上五點多妝髮一路拍到午夜都不見他們疲態,還對我說『愛美怎麼樣的不苦!』真是至理名言!」值得一提的是,導演力邀HUSH客串演出,他特別把去年同志大遊行的戰袍在MV中重現,只見一身漆紅色亮皮套身出現在拍攝現場的HUSH被當天秋老虎炙熱天氣熱到差點中暑,重義氣的他笑說:「為了呂薔,值得!」 \n \n \n \n \n \n \n呂薔邀請HUSH演出〈找〉MV。(avex taiwan提供) \n

  • 徐佳瑩卸貨倒數僅胖9公斤 讚爆「最適合懷孕體質」

    徐佳瑩卸貨倒數僅胖9公斤 讚爆「最適合懷孕體質」

    金曲歌后徐佳瑩(LaLa)自9月起暫停工作,全心養胎,她請營養師量身調理飲食,婆婆也貼心燉湯、燕窩為她進補,她預產期大約11月底12月初,即將迎接兒子誕生。值得一提的是,她體重僅增加近9公斤,幾乎都在孕肚,她的臉型與四肢依然纖細沒水腫,每次在臉書發文都會引來網友與粉絲驚嘆,「地表最美孕婦歌手」、「都要生了美成這樣不科學吧!」,狀態好到被公司同事戲稱專長除了能唱能創作,還可以加上一條「擁有最適合懷孕的優秀體質」。 \n進入卸貨倒數階段,近期她將一頭長髮剪短,更顯逆齡,前些日子在老公比爾賈和家人的陪伴之下,她三不五時就出門活動散心,遊玩足跡遍及各地,她透露有時候出門被路人認出來,大家都熱情的祝福她順產,「真的好暖心!」近兩個月在粉專發文也都會引來網友們的大量祝福,「大家都會叫我好好休息,感覺現在所有對我的期許都換成滿滿的祝福順產和希望我健康平安,讓我超級超級感動!」 \nLaLa懷孕後人氣不減反增,各大商演、代言、影視歌曲邀約一直沒有中斷過,她預計明年春天重返工作崗位,距離上張專輯〈心裡學〉發行已3年多,不只死忠歌迷敲碗期盼新作品的問世,她自己也搞笑高喊「連我自己都每天敲破2個碗」。 \n她本月初上線與HUSH、陳君豪合作的全新單曲〈進化〉,三人好交情,在陳君豪號召之下相約寫歌,僅花3-4小時就把曲譜出來,拉拉透露這次是除了自己獨自作業的經驗外,第一次跟別人共同創作。「跟君豪、HUSH從零到有,就像捏陶土一樣,一手一手的捏出來,等它乾、等它上色、再去給他一個漂亮的擺放,這個過程會比自己獨自作業更花時間,可是其實是更有趣的。」 \n \n \n在這次的新歌合作之中,LaLa形容自己展開了一次大冒險,「光是這首歌的曲風就是做了完全跳脫的選擇,當時就打算弄一個我專輯裡面不曾有過的元素,那就是非常流行的電音,節奏的部份選用deep house跟裡面有很重的鼓點,甚至可以聽著音樂來跳一段Voguing的舞蹈都是很合理的,這樣子的音樂對我來說就是一個大冒險。」歌曲上線後果然掀起討論潮,「超喜歡這首歌的,又電又迷人」、「這什麼神仙組合,超好聽」、「拉拉總是能在流行中突破流行! 」在各大社群平台上引發一片好評的熱烈迴響。

  • HUSH首曝40張私照出書 疫情催生《親愛的_ _》

    HUSH首曝40張私照出書 疫情催生《親愛的_ _》

    HUSH將於20日推出《親愛的_ _》明信片攝影書,每幅照片都由HUSH掌鏡,做成40張明信片,它是一本書、拆開來每張也都是明信片,本書裏頭的字體,更由他親自書寫、手繪,是不折不扣的「HUSH體」。HUSH表示,這本創作的催生,來自於年初蔓延的新冠疫情,他感性說:「親愛的__,2020,我們幾乎失去聯繫。無人同溫,卻仍得在圈裡找個舒適的角度,數著日子。我曾經在一些記憶場景裡想過你,並不是希望你也在那裡,而是想像,把我換成你,像同時刻同地點經過的列車,在相似軌道裡因著重疊,而使我們更有話題。所以提筆,寫信給你,也娛樂自己。」 \n因為疫情蔓延,導致社交距離和惶惑不安的疏離氛圍,讓HUSH頓生以明信片書繫起人與人情感交流的概念,他表示:「疫情之下,所以採用的都是原本就有的攝影作品,透過巡演或旅行移動時拍下的照片。」而這些寫真作品也勾起他不少美好回憶,例如,第32張-「孤獨的」,是HUSH從京都前往滋賀縣白鬚神社的路上所攝。「那是2018年生日出發的第一次自助旅行。我記得那時候很想體驗完整的孤獨,一個人去了日本兩週。」他憶及當時沒多注意,因而搭到一班需要換車的班次,意外地在途中下了站,氣溫大約只有1~2度,「小站只有我一個人,遠遠的山頭有積雪,周遭只有空氣的聲音。在那個換車的小站我感受到了完整的孤獨。那一站是『近江舞子』。」 \nHUSH表示拍攝難度最高的是第33張-「幸運的」,一樣是2018年生日自助旅行那次,「原本打算找一天特地去看富士山,但當時冬天氣候普遍不佳,有點開始打退堂鼓。」他描述直到在從東京前往關西的新幹線上,越開天氣越見明朗。「一開始只在某個路段看見隱隱的富士山,忘記是轉了個大彎或經過什麼地方,突然整個富士山盡露眼簾。」當下他以最快速度拿出底片相機,在短短幾秒內,於高速的新幹線上拍下清楚的富士山。HUSH表示,至今都是鮮明如昨日的回憶,因此也希望藉著新書將這份美好和幸運分享給所有的讀者和粉絲,希望後疫情時期大家彼此珍重,攜手走向病毒消失的光明那天。 \n \n \n \n \n

  • 野生潤娥遭捕獲 「一刀剪去2年長髮」清純造型電暈網

    野生潤娥遭捕獲 「一刀剪去2年長髮」清純造型電暈網

    南韓30歲知名女星潤娥,近日除了接下新電影《機密同盟2》與《奇蹟》,也接著趕拍全新戲劇作品《Hush》。這兩日網路上流出粉絲拍到的拍攝現場直擊畫面,並公開潤娥的清新「短髮新造型」,吸引大批粉絲討論。 \n \n \n潤娥由女團少女時代出道後,清純形象深植人心,即使出道多年依然是不少男性心目中的女友理想型。2017年少女時代其他成員因合約到期離開後,潤娥便將事業重心轉往戲劇圈發展,陸續接演《總理與我》、《THE K2》、《王在相愛》等電視劇,並在去年以電影《極限逃生》創下超高票房成為一線女演員。近日,潤娥經紀公司表示曾在2017年演出電影《機密同盟》的她,也確定接下《機密同盟2》,與前輩玄彬、劉海鎮等人再度攜手合作,令粉絲們相當期待。 \n \n另外,睽違3年,潤娥也接下電視劇《Hush》飾演實習記者與大咖影帝黃晸玟一同飆戲,而近期積極趕拍的她,一場路邊的戲被路人給補獲,並在網路上公開了側拍畫面。只見她竟剪掉了長髮,以一頭及肩的短髮亮麗現身,配上襯衫與寬版毛衣,看起來舒適又不失專業。 \n \n不少網友看了紛紛留言「影帝與女神的合作怎麼能不看」、「這組合太誇張了」、「潤娥短髮也超有氣質的」、「短髮也很適合她」意外引發話題。 \n \n

  • HUSH結緣英法混血鮮肉!催化劑全靠「酒」

    HUSH結緣英法混血鮮肉!催化劑全靠「酒」

    歌壇新人NIO小時侯在香港出生,之後隨家人搬去英國,六歲才返台定居並完成國小、國中、高中學業的,基於對音樂的熱愛及興趣,他再度回到英國並考進倫敦當代音樂表演學院完成大學學業,15歲時參加日本索尼音樂在台灣的徵試培訓新人的比賽,脫穎而出成為日本練習生,在培訓的兩年過程中,NIO幾乎每個月飛日本一次、每次待兩個禮拜參與集訓,天天接受從早到晚10個小時的訓練課程,後來雖順利完成練習生訓練、準備以男團形式出道,但他考量自己對於音樂創作的熱忱,毅然決然選擇離開。 \n除了放棄當男團成員的機會,為了圓歌唱夢的NIO同時也放棄在英國發展的機會回台發片,後來因HUSH到英國巡演時因為要找華人臉孔的樂團擔任暖場嘉賓,NIO團雀屏中選而與HUSH結緣。同樣是摩羯座的兩人惺惺相惜成為網友兼酒友,從一開始英台兩地透過臉書關注,到NIO回台後兩人常約小酌聊音樂創作,進而成為無話不談的好友;回憶起兩人初見面時其實一句話都沒聊到,NIO表示:「當時受邀當HUSH巡演的共彥樂團時根本都沒聊到天,慶功宴上也只點個頭,很摩羯座的怕生開場。」 \n對於HUSH的音樂非常欣賞的NIO也表示:「從他的音樂裡面理解到他其實對於創作本身不管是文字或是曲都非常的細膩且有生命力,回到台灣後就常找他出來聚聚小酌,也漸漸變熟,我們都開玩笑說『酒』是我們兩個最好友情催化劑。」英法混血、輪廓深邃、身材又挺拔高挑的NIO其實從念書開始不僅異性緣很好,同性緣更是極佳,常收到男生示愛的他連去健身房都被帥哥堵人直接跟他要LINE,目前單身的他笑說:「交朋友不設限,無論是男生、女生,歡迎大家跟我一起作朋友!」 \n \n \n \n \n \n

  • 蘇慧倫自主管理出關 看粉絲影片噴淚

    蘇慧倫自主管理出關 看粉絲影片噴淚

     蘇慧倫日前出席電台宣傳活動,隔天被通知有記者接觸過確診染疫的澳籍音樂家,為謹慎防疫,蘇慧倫自主管理14天,原訂9日的新專輯《面面》發片記者會延至20日舉行,昨現場所有與會者皆得消毒、戴口罩才能進場,記者訪問時更拉開間距,防疫措施做得滴水不漏。 \n 蘇慧倫說,當時正梳化準備工作,聽到新聞後當下立刻說「不用化了」,原打算發片記者會不辦也沒關係,現在疫情蔓延,「大家很容易緊張害怕狀態下,我們能做的就是讓大家有種心安感覺。」這段期間在家會看書、聽音樂放鬆心情。 \n 蘇慧倫近期因疫情減少出門,偶爾帶5歲兒子到空曠公園活動、騎腳踏車。新專輯宣傳期間會拜託老公孫益民幫忙照顧兒子。她透露,兒子喜歡聽嘻哈樂和跳舞,趁機爆料「兒子唱歌比爸爸好聽」,對於兒子未來若想發展音樂,「現在他開心就好,以後的事到時候再說。」 \n 盲選男神笑翻天 \n 她的好友魏如萱和HUSH昨站台,唱片公司設計讓蘇慧倫在舞台上盲選男神趣味橋段,透過鼻子、眼睛和嘴巴來選擇,HUSH與蘇慧倫選了中間的照片,HUSH還打趣「鼻子大的,感覺性能力比較…」,結果照片一公布竟是五月天阿信,讓全場笑翻。周華健、蔡健雅、劉若英、吳宗憲等及粉絲都錄製VCR祝福,讓蘇慧倫感動得在台上先是哽咽,最後還爆哭,「沒想過要出專輯,也沒想過成績好不好,希望用自己的聲音再去陪伴大家。」

  • 光良認老自曝叛逆

    光良認老自曝叛逆

     光良暌違12年,將在3月14日白色情人節2度站上台北小巨蛋開唱,當天也將發行新專輯《絕類》,新歌〈里程.旅程〉由光良譜曲、HUSH填詞,兩人過去曾合作〈不缺〉,再度攜手創作,稱彼此是「天作之合」。 \n 光良說:「HUSH用很簡單的文字寫出很深奧的人生哲理,看到歌詞就覺得畫面、主題、情感什麼都對了,HUSH在創作上細膩度程度之強、準確度之精準。」 \n 被形容超級絕類 \n 今年將邁入50歲的光良,在新專輯中分享人生觀,提到外表看似乖乖牌,事實上,他也有叛逆時刻,特別在工作上,舉例音樂製作、行銷等,「我不喜歡走傳統的路線,可能是我學理工,會用邏輯的標準來分析,但音樂創作上又需要很感性,所以理性跟感性共存的狀況下,同事們都說我是這個行業的超級『絕類』。」 \n 他天生個性容易緊張,在年輕時遇到突如其來的事會很慌張,「可能老啦,現在卻能夠很從容面對,也許就是成長,人要經歷很多事情、才能累積很多的智慧與幸福感。」 \n 光良與家人感情融洽,自認在生命課題上修得最好的是親情,因他的家人分散在馬來西亞怡保、吉隆坡、台北等,「父母親都80多歲,年齡體力不若以往,我就扮演主動凝聚家人情感的橋梁,一有時間就陪伴他們。」孝順的他,今年農曆年提早一周回大馬怡保,與家人、親戚歡慶年節。

  • 光良、HUSH天作之合 新歌間接坦承「認老」

    光良、HUSH天作之合 新歌間接坦承「認老」

    光良睽違12年,將在3月14號白色情人節2度站上台北小巨蛋開唱,宣布當天發行新專輯《絕類》,新歌〈里程.旅程〉由光良譜曲、HUSH填詞,他們過去已合作〈不缺〉,再度攜手創作,稱彼此是「天作之合」。 \n光良說:「HUSH用很簡單的文字寫出很深奧的人生哲理,看到歌詞就覺得畫面、主題、情感什麼都對了,HUSH在創作上細膩度程度之強、準確度之精準。」 \n今年將邁入50歲的光良,在新專輯中,分享人生觀,提到外表看似乖乖牌,事實上,他的個性也會有叛逆時刻,特別在工作上,舉例音樂製作、行銷等,「我不喜歡走傳統的路線,可能是我學理工,會用邏輯的標準來分析,但音樂創作上又需要很感性,所以理性跟感性共存的狀況下,同事們都說我是這個行業的超級『絕類』。」 \n他因天生個性容易緊張,在年輕時遇到突如其來的事會很慌張,「可能老啦,現在卻能夠很從容面對,也許就是成長,人要經歷很多事情、才能累積很多的智慧與幸福感。」 \n光良與家人感情融洽,自認在生命課題上修得最好的是親情,因他的家人分散在馬來西亞怡保、吉隆坡、台北等,「父母親都80多歲,年齡體力不若以往,我就扮演主動凝聚家人情感的橋樑,一有時間就陪伴他們。」孝順的他,今年農曆年提早一周回大馬怡保,與家人、親戚歡慶年節。 \n

  • 同志大遊行人數估創新高 HUSH任彩虹大使

    同志大遊行人數估創新高 HUSH任彩虹大使

    第17屆同志大遊行將在26日登場,這也是今年通過童婚專法之後第一場同志大遊行,主辦單位邀請出櫃創作歌手HUSH擔任彩虹大使,鼓勵同志舒服做自己,也增進社會大眾對同志的理解,做彼此的「好厝邊」。 \n \n同志遊行自2003年開辦,就是全亞洲同志社群關注的重大活動,主辦單位預估受到同婚專法的激勵,今年的遊行人數與周邊參與觀光人數預期將突破20萬人,再創新高。 \n \n今年的遊行路線從台北市政府出發,在市府廣場設彩虹市集,隊伍從逸仙路轉忠孝東路,經由林森南路轉仁愛路,終點站設在凱達格蘭大道,HUSH並將在凱道獻唱。 \n \n遊行總召鄭智偉說,HUSH曾獲金曲獎提名,且從未避談自己性傾向,是少數公開出櫃的公眾人物之一,希望能藉此鼓舞同志社群勇敢做自己,並與社會大眾對話。 \n \n主辦單位表示,多年來世界各地在同志遊行期間,都會加入以同志、性別多元、對抗污名等主題的各式活動,讓社會大眾能藉此更理解 LGBTQ+ 的議題,以開啟更多對話。2019 台灣同志遊行將由同志、性別、親子、愛滋等公民團體打造出全台首次的同志驕傲月,將有一系列的講座、影展、展覽、出櫃論壇,以及東亞第一次的跨性別遊行,期待透過一連串的活動讓社會及國際看到台灣性別運動的多元及團結。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