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ISIS的搜尋結果,共251

  • 犬界ISIS殘殺!6流浪狗遭宰殺排路中央示眾  警約談1男

    犬界ISIS殘殺!6流浪狗遭宰殺排路中央示眾 警約談1男

    \n彰化縣芳苑鄉立言街在端午節一早,有民眾發現路口竟有6隻流浪狗被虐殺,而且客意放置在路中排成一排示眾,狗屍已腐爛發臭,警告意味濃厚,民眾將殘忍景象拍下貼上「二林大小事」,痛批虐殺者「殘忍至極」、「喪盡天良」,引起地方人士關切,芳苑警分局調查後天男子到暗,但該男子否認虐殺流浪狗,只承認有移動狗屍,目前警方仍持續調查這起慘忍的殺狗事件。 \n 網友在臉書社團貼文表示,經過立言路時不經意回頭,看到地方「一堆土灰灰」,還以為燒過樹枝、樹幹濫丟,好奇心驅使,哇!是6條生命慘死,殘忍地景象,讓人看到傻眼,心跳幾乎停止,恐怖、氣憤的情緒,久久無法平復,是誰這麼狠心,一口氣殺了6條口,還故意晾屍街頭。 \n 網友PO出照片,希望緝凶,掀起網友義憤難當,埔鹽鄉長許文萍擔心天氣熱,容易引起惡臭、傳染病,表示要立即請人處理,但是有動保人士表示,這是故意虐殺動物事件,請大家不要掩埋或焚毀屍體等。 \n  彰化縣動物防治所所長董孟治表示,接獲有6隻犬隻遇害,並請警方安置犬屍,已著手調查釐清是否慘遭毒害。 \n

  • 兩岸看世界》遞給世界一張黑金版的名片

    兩岸看世界》遞給世界一張黑金版的名片

    貝亞和他的家人對外界十分警惕。在我們近2個月採訪進程中,貝亞數次和我確認:「文章發布之前,你一定會翻譯給我看對吧?」他也會一直追著發消息問我:「你寫得怎麼樣了?」 \n在我將文章的英文版發送給貝亞之後,他和哥哥仔細地核對了其中的信息,並提出了想法。貝亞說:「我希望你明白,我們不想傳播仇恨。我們不恨任何民族,庫爾德人對所有的民族,都是一視同仁的,我們也只是想要被一視同仁地對待。」我向他提出是否可以在文章中使用他給我看過的那些照片,他說要回去和家人商量。兩天之後,他回答我:「他們不同意。」即便一再努力,提出可以虛化他們的面容,甚至是只使用一些無人物的生活照片,貝亞還是回復說「No」。 \n \n生活照片不願曝光 \n這件事一度讓我有些沮喪,我並不避諱告訴他我的困惑,為什麼沒有人物的照片也不能使用。貝亞說你可以在網上找到很多照片。 \n──網上的照片並不是你的生活。能否讓大家看到你和你的家庭真實的生活是怎麼樣的? \n「No」,貝亞回復。 \n當我們面對面坐在一起時,貝亞可以很輕鬆地翻出他的照片,講起照片背後的故事。他給我看了他的家。那是一個有點像維族風格的院子,院子裡開著大朵大朵紫色的花,貝亞大哥的女兒,一個小小的人兒,站在花叢邊,穿著一條碎花裙子,伸著蓮藕般的胳膊,棕色的小卷毛鋪在頭上,烏黑的眼睛亮閃閃的,咧開還沒有牙齒的小嘴,傻傻地笑著。 \n他還給我看了他父母,兩人摟著肩站在他家的小超市門口。母親包著頭巾,父親挺著肚子。還有他的哥哥姐姐們。貝亞家的孩子們,長得都很漂亮。 \n──貝亞,你有沒有想過,假設政府能讓你們安居樂業,給你們同等的權利,讓老百姓過上好日子,你們還想要獨立嗎? \n「要。」 \n貝亞說:「首先你的假設根本不會成立,那在敘利亞是不可能的。其次我們不想永遠生活在別人的國家。」 \n──可是如果能安居樂業,那又有什麼問題呢,那也可以是你們的國家。 \n「不,不是這樣。我們生活在他們的國家,就要被迫按照他們的方式去生活,可是我們有我們自己的生活方式,我們本來就不一樣。」 \n貝亞所說的「不一樣」,是指庫爾德人的歷史。 \n庫爾德是中東地區最世俗化的民族,這個民族歷史上是在被阿拉伯人征服後,開始信奉伊斯蘭教。到現在仍有不少人選擇無宗教狀態,也有人迫於生存壓力選擇了加入。 \n \n不想加入任何宗教 \n在貝亞的家裡,媽媽是穆斯林,貝亞和他的父親則不是,其他家庭成員的宗教信仰,貝亞甚至並不清楚。 \n「我們並不談論這事,那是每個人自己的事。」 \n「宗教帶來太多的問題,戰爭大多都因宗教而起。我不想加入任何宗教。」貝亞說。 \n即便已經成為了穆斯林的庫爾德人,以貝亞的母親為例,他們也並不完全按照穆斯林的傳統生活,比如並不每日禱告,飲食也沒有忌口。 \n「我們不吃什麼只會因為不愛吃,或者買不到,沒有別的原因。」貝亞說。 \n有些庫爾德人,對當地穆斯林的禮儀都搞不太清楚。貝亞拿出一張母親去參加婚禮的照片,母親頭戴著白色頭紗,而旁邊的兩位嬸嬸戴著黑紗。 \n貝亞哈哈大笑起來:「婚禮要戴白頭紗的,我不知道為什麼,她倆竟然戴黑紗去參加婚禮。」 \n庫爾德人與ISIS的水火不容,實際上也是因為他們站在了宗教天平的兩個極端。 \n──可是貝亞,在當今世界想要在別人的國土上切下一塊來建國,那幾乎是不可能的。 \n「可那是我們的土地。」 \n──那裡是中東四國的土地。 \n「那我們的土地在哪裡?我們從哪裡來的?我們從天上來的?我們是Jinns?」提到Jinns(精靈)這個詞,貝亞又笑了。 \n在中東地區,流行著這樣一種群眾教育:不要和庫爾德人有任何瓜葛,因為他們是Jinns。 \n沒有一定的宗教知識,恐怕很難理解Jinns這個詞,不過可以肯定的是,在他們的世界裡,這不是一個好詞。在貝亞的耐心講解下,我也只能簡單將它理解為「惡魔」。但這個詞似乎同時也反映了,阿拉伯世界對庫爾德人又懼又恨的忌憚情緒──可能這就是貝亞發笑的原因。 \n──可是貝亞,像你的父母,已經開始想到不要讓自己的孩子去打仗,去安全的地方,讀書,過好日子。未來也許越來越多的庫爾德人,他們也不想打仗了,大家都要過好日子,誰想一直打仗呢? \n「不是這樣的。即便我們現在離開了庫爾德,我的父親也一直告訴我們,如果有一天我們有了能力,一定要為我們的民族做些什麼。」 \n貝亞所說不假。如今散落在世界各地的庫爾德人,即便他們已經過上正常的生活,甚至拿到了不同國家的身分,他們仍然在不遺餘力地為家鄉奔走呼喊,他們在世界各地各國政府門前遊行示威,謀求國際社會的干預和支援。 \n──可是建國不是靠你們在山裡打游擊,靠你們在全世界遊行就可以實現的,你要有錢、有現代化的軍備,你還要能夠獲得國際社會的認可。 \n「我知道,但我覺得我們能做到。」 \n──為什麼這麼自信? \n「你知道在幾年前,世界根本不知道庫爾德。但是現在呢?全世界還有誰不知道庫爾德呢?我們只用了幾年的時間。」 \n庫爾德人遞給世界的名片中,有一張黑金版的:庫爾德女兵。這支部隊使得庫爾德人在全世界聞名遐邇。 \n這支全部由女性組成的武裝部隊,她們中有相當一部分是戰爭留下的孤兒、遺孀、單親媽媽。這支女性「敢死隊」在中東戰爭中,並不是扮演簡單的巡邏放哨的保衛角色,而是在雪山草地,在條件極端惡劣的山區和ISIS真刀真槍玩命地打。 \n(《當一個逃亡的敘利亞人站在眼前》四之三) \n(仙姑有話/現居上海) \n

  • 兩岸看世界》追求獨立的庫爾德人 處境艱難

    兩岸看世界》追求獨立的庫爾德人 處境艱難

    命運對於絕大多數普通人來說,無非是順利與否、成功與否,最多是談談幸福與否。但對於另一些人,則是真的與「命」有關。那個拖著傷腿一路狂奔的夜晚,有一半的概率是為自己的命運畫上句號,還有一半,則是強行讓命運轉個彎。 \n貝亞,我在瑞典語學校的同學,21歲,敘利亞人。 \n貝亞還在排隊等待瑞典政府為他安排手術。從那場炸彈襲擊發生到現在,已經過去了整4年。兩條腿並在一起,像一個「K」,他有時拄拐,有時已經不用。經年累月,他的傷腿已經在畸形癒合。 \n \n四國交界處的民族 \n一年期的居留許可就快要到期,手術還沒有消息。說到這,貝亞不算擔心:簽證可以續簽,腿,也不算著急了。續簽的難度不大,貝亞說:「現在全世界都知道庫爾德的情況,我們過什麼日子他們(各國政府)都知道,續簽應該不難。不過要是從大馬士革來的,可能就沒那麼容易了。」 \n貝亞是敘利亞庫爾德人。 \n庫爾德是中東地區的一個民族,生活在土耳其、敘利亞、伊拉克以及伊朗四國交界的山地庫爾德地區──Kurdistan,人口約4500萬(現有資料認為庫爾德人的數量為3000萬,但貝亞堅持認為他們有4500萬人口)。 \n19世紀後,庫爾德地區被四國瓜分。現在的庫爾德人分散在四國境內,其中,以土耳其境內人數最多,敘利亞最少。庫爾德地區,是ISIS主要的活動區域。 \n──ISIS現在勢力越來越小了。 \n「沒錯,是我們(庫爾德人)殺了他們。」貝亞說。 \n近些年,庫爾德人被人們熟知,是因為在過去幾年中,庫爾德人在抗擊ISIS的戰鬥中,立下了赫赫戰功。庫爾德人數年與美軍聯手抗擊ISIS,兩方結下了深厚的友誼。美軍將領還曾在採訪中,稱讚庫爾德人「驍勇善戰」。 \n每年3月21日是庫爾德人傳統新年——Nowruz(諾魯孜節)。庫爾德人會在這一天,舉行盛大的集會和遊行。 \n2016年3月18日,諾魯孜節的前三天,有人對敘利亞境內庫爾德地區發動了自殺式炸彈襲擊。 \n那天貝亞去探訪他的一個開小商店的朋友。一輛汽車在離他不遠的地方爆炸了。一扇門掉了下來,砸在貝亞的腿上。貝亞被送進醫院,接受了手術。 \n貝亞生活的地方是敘利亞邊境庫爾德地區的一個小鎮Kahtanieh,當地醫療水平十分有限,以及植入的醫療器材品質不過關,7個月後,貝亞的腿傷復發,需要將已經植入的金屬取出,但當地醫院沒有能力提供修復治療。非庫爾德地區的醫院,對庫爾德人並不友好。貝亞的傷就耽擱下來,直到現在。 \n「ISIS宣稱對那次爆炸負責,但ISIS等於土耳其。」說起土耳其政府,貝亞難掩憤恨。 \n庫爾德人與土耳其政府關係十分複雜。庫爾德人在土耳其境內的組織,叫庫爾德工人黨,與土耳其政府長期衝突,幾十年來雙方死傷數十萬人。土耳其政府還曾在1930年代對庫爾德人進行過血腥鎮壓。長期衝突和鎮壓下,留下了大量庫爾德孤兒,這些孤兒中誕生了今天聞名世界的「庫爾德女兵」。 \n \n庫爾德人謀求獨立 \n衝突的原因是,庫爾德人一直在謀求獨立。 \n歷史上的庫爾德人一直有建國夢想,事實上他們曾在1946年,建立過自己的國家「庫爾德斯坦」,不過只存在了短短一年,就被迅速滅國了。直到今天,庫爾德人依然在為獨立而努力。 \n貝亞之所以說,ISIS等於土耳其,是因為庫爾德人認為土耳其政府在暗中向ISIS提供武器,他們甚至認為,ISIS最初就是土耳其政府培植的。貝亞說庫爾德有自己的情報系統。 \nISIS突然出現在敘利亞庫爾德的地盤,山的另一邊便是土耳其,貝亞指著手繪的地圖問我:「那你覺得他們是從哪來的?ISIS首腦的老婆孩子們全都住在土耳其,你說他們能從哪來?天上掉下來的?」 \n事實上在埃爾多安政府眼中,庫爾德問題的確是值得動用一切手段去解決的,土耳其已經將庫爾德工人黨定性為「恐怖組織」。 \n因為曾與美軍一起抗擊ISIS,庫爾德人得到過國際社會在道義、資金、武器等多方面的支援,便是庫爾德人名聲大振的這幾年。但在2018年之後,庫爾德人的生存狀態急轉直下。 \n2018年底,沙特肢解記者卡舒吉一案,帶來了國際社會一系列連鎖反應,大國間暗中交易,最終導致川普決定從敘土邊境撤軍,拋棄了曾經的戰友庫爾德人,這為他招來了國際社會及國內輿論的罵聲一片。但大局已定。失去了美國的支持的庫爾德人,如今被土耳其與ISIS左右夾擊。 \n貝亞說:「有一天有兩個人,穿著庫爾德武裝的軍裝,在我們的城鎮中心,開槍掃射,然後大搖大擺地走了。」 \n自殺式襲擊在當地也接連不斷。 \n \n飽受歧視受到排擠 \n像貝亞家這樣的庫爾德地區的老百姓,如今處境十分艱難。在外有打不完的仗,在內又飽受歧視。 \n貝亞說:「我們生活在社會底層,敘利亞對我們沒有公平可言,只要說庫爾德語,就會受到排擠。」庫爾德人在長相上,也與阿拉伯人有明顯的不同,導致庫爾德人在中東可以被輕易地分辨出──這也是為什麼貝亞無法在國內接受手術。 \n貝亞的同學曾經因為手戴一條帶有庫爾德圖騰的手鏈,而被警察帶走。貝亞的伯父,因為兒子選擇當兵,被人整天上門找茬毆打。巴沙爾政府甚至禁止庫爾德學校教授庫爾德語。因此庫爾德人與巴沙爾政府也一直矛盾衝突不斷。內憂外患,庫爾德的老百姓,苦不堪言。(《當一個逃亡的敘利亞人站在眼前》系列一)(仙姑有話/現居上海) \n

  • IS復出?槍手闖產房濫殺嬰兒孕婦 至少24死

    IS復出?槍手闖產房濫殺嬰兒孕婦 至少24死

    先前首領遭擊斃、加上疫情嚴峻而停止活動的恐怖分子「伊斯蘭國」又死灰復燃?3名裝扮成警察的槍手,於12日在阿富汗首都喀布爾內的一家醫院內大開殺戒,在院內扔擲手榴彈並隨意開火,造成至少24人死亡,其中包括2名新生嬰兒與12名媽媽與護士。有目擊者指出,該地區以什葉派為主,經常遭到伊斯蘭國攻擊,此次濫殺可能也是其所為。 \n \n據《每日郵報》報導,阿富汗衛生部副部長13日表示,這起濫殺造成至少24人死亡,16人受傷。報導稱,雖然目前沒有團體聲稱犯案,但總統甘尼(Ashraf Ghani)同時譴責了塔利班與伊斯蘭國,不過現已排除了前者犯案可能,並已命令軍方對叛軍進行掃蕩。 \n \n目前仍不清楚為何這間婦幼醫院會成為此等「違反人性與犯罪」恐怖行為下手的目標。據法新社報導,院內一名兒科醫生表示,醫院所在地的附近以什葉派的哈扎拉人居多,他們經常遭到伊斯蘭國攻擊。 \n \n此外,甘尼也譴責伊斯蘭國以及塔利班可能涉嫌在阿富汗東部楠格哈爾省內的一場警方指揮官葬禮上自殺炸彈事件,造成32人死亡、132人受傷。伊斯蘭國承認犯案。此外,伊斯蘭國也承認11日在喀布爾一帶犯下4起爆炸案,造成4名平民受傷。 \n \n去年3月23日,庫德族民兵組織「敘利亞民主力量」在美國支援下,成功奪下敘利亞境內伊斯蘭國最後據點,當時宣告這個曾經佔領橫跨伊拉克與敘利亞的恐怖組織已被「完全消滅」。而去年10月1 27日,伊斯蘭國首腦巴格達迪(Abu Bakr al-Baghdadi)在美軍特種部隊獵殺下走投無路,最終引爆炸彈身亡,伊斯蘭國也證明他的死訊,並指定哈希米(Abu Ibrahim al-Hashemi al-Quraishi)為接班人。 \n \n先前《紐約時報》曾報導稱,受疫情影響,伊斯蘭國先前曾呼籲麾下的聖戰士們暫時避免前往歐洲。不過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10報導,伊斯蘭國正靠著疫情大眾不注意期間,悄悄招兵買馬,趁著疫情大流行擴張勢力。 \n

  • ISIS多有錢?財力雄厚超乎想像

    ISIS多有錢?財力雄厚超乎想像

    說起「中東」,你會想到什麼?是一望無際的荒漠,還是富裕的石油輸出國?是絢麗多彩的文明搖籃,還是戰亂不休的兵家必爭之地?或者是讓人聞風喪膽的伊斯蘭國(IS)?中東問題專家徐廷珉在《從歷史中擺脫「伊斯蘭=恐怖攻擊」的思維》本書中,透過精闢的解析,帶你重新發現被大眾錯過與忽視的中東問題,揭開伊斯蘭世界的神祕面紗! \n【精彩書摘】 \nIS擁有讓國際社會震驚的雄厚財力,可以支付4萬人左右的組織成員薪資;他們也擁有從容統治龐大領土的能力,使得以美國為首的國際社會,不安感日益升高。2005到2010年之間,原本以伊拉克為據點的IS前身組織們,以從事綁架、搶劫、掠奪活動為主,並仰賴伊拉克遜尼派叛軍勢力的資金、阿拉伯文化圈的小規模捐款來維持組織運作。根據美國智庫「蘭德公司」2014年發表的報告指出,當時的外部捐款,不超過IS前身組織總預算的5%。但是2011年以後,IS的活動舞台拓展至敘利亞,並確保了各種資金來源,躍升為全球最富有的伊斯蘭主義恐怖攻擊勢力。 \n根據2014年年中被伊拉克情報部逮捕的IS組織成員的說法:「IS組織的資產規模超過20億美元。」其中四分之三是在占領伊拉克第二大都市摩蘇爾時所得,據悉是自摩蘇爾中央銀行奪取了4億2,900萬美元的現鈔與大量的金塊。IS透過各種定期的經濟掠奪來經營組織,不止是銀行與政府機構,甚至連卡車司機都被索取錢財,企業也遭到威脅要被炸毀等等。因此,IS最大的資金來源可說是來自掠奪。 \nIS第二個重要資金來源是油田。原油出口的收益,1天大約有100萬美元。在IS所掌控的地區,油田所生產的原油主要是走私到土耳其。2014年8月,根據美國ABS新聞引用海灣地區石油專家的說法指出,IS的原油出口規模,一度曾高達160,000桶(barrel),約300萬美元。IS在伊拉克境內擁有300多個大大小小的油田。不僅如此,敘利亞整體石油生產量的60%左右,是來自IS掌控的區域。敘利亞生產的原油透過土耳其的黑市,可以取得國際市場價格60∼70%左右的交易價格。此黑市在薩達姆.海珊政權時代就已經存在,是歷史悠久的黑市通路。 \n然而2014年8月,多國聯軍開始空襲伊拉克和敘利亞,IS失去了不少主要油田。尤其2015年4月,由於伊拉克政府軍隊奪回中北部的提克里特,使得IS失去了3處大規模油田。再加上2014年8月聯合國安全理事會通過以斷絕IS的資金通路為由的制裁決議案,IS的油田收益逐漸減少,經濟開始日趨困難。 \nIS的另一個資金來源是文化財的不法交易。他們將領地內的文化財與博物館裡可運送的文物,都賣到海外去。2014年年中左右,IS已經掌控占伊拉克整體三分之一的遺跡,最具代表性的案例,就是IS掠奪了西元前9世紀,位於迦拉(Kalhu)地區,亞述(Assyria)帝國為亞述那西爾帕二世(Ashurnasirpal II)所建造的宮殿,包括楔形文字石版、古代文件、金飾品、印刷文字等都被取下,並轉賣出去,估計價格高達數億美元。這些文物經由土耳其與約旦,主要轉售到西方客戶手中。據說光是向美國政府舉報走私到美國本土的敘利亞文化遺產,2013年便達1,100萬美元,比起前一年增加了134%。 \n特別是因為多國部隊的空襲,導致原油的黑市交易日益困難,使得文物的走私與破壞行為更加猖獗。2015年1月底,IS公開其於伊拉克摩蘇爾博物館打破展示的石像與雕刻作品的視頻,而且還在摩蘇爾圖書館放置爆裂物,炸毀古敘利亞書籍與鄂圖曼帝國書籍等。2015年3月初,IS動員軍用大型車輛等,剷平了位於伊拉克北部的亞述古城尼姆魯德(Nimrud),接著在同年4月初,公開其破壞伊拉克北部的古城哈特拉(Hatra)遺跡的影片。針對IS這些行徑,聯合國安理會於2015年2月,通過禁止原油及文化遺產交易、支付人質贖金等決議案,以斷絕IS等伊斯蘭極端主義團體的資金來源。 \nIS的最後一項資金來源是捐款,但是這部分卻無法掌握具體正確的金額。2014年3月,前伊拉克總理努里.馬利基(Nouri al-Maliki)接受法國電視媒體─法國24電視台的訪談中公開指出,IS正透過海灣國家的個人捐款來募集資金,並直接點名沙烏地阿拉伯與卡達。但是馬利基的發言可信度不高,因為他是伊拉克什葉派政府的領導人,自2003年伊拉克戰爭之後,一直在指責遜尼派國家支援伊拉克境內的遜尼派叛軍,並且主張居住在產油國的遜尼派資產家與激進勢力提供資金援助IS。2014年9月,法國外交部長參加在巴黎召開的「IS因應國際會議」時,也曾經發表過部分國家援助IS之可能性極高的言論。此外,部分分析指出,IS也運用了群眾募資(crowdfunding),透過社群網站(SNS),不特定多數大眾所捐助的「慈善基金」,已經流入IS的許多組織帳戶之中。 \n(本文摘自《從歷史中擺脫「伊斯蘭=恐怖攻擊」的思維》/四塊玉文創 提供)

  • 全球大流行中心點!ISIS要求「聖戰士」別去歐洲:得病的請留在那

    全球大流行中心點!ISIS要求「聖戰士」別去歐洲:得病的請留在那

    \n新冠肺炎疫情讓各國淪陷,世界衛生組織(WHO)11日正式宣布,新冠肺炎進入「全球大流行」,其中目前以歐洲的疫情最為嚴重,確診病例逼近5萬人。對此,伊斯蘭國(ISIS)近日發布公告,要求健康的「聖戰士」不要前往歐洲,至於已經染病的則應留在當地。 \n據《星期日泰晤士報》(The SundayTimes)報導,該組織在最新一期的線上刊物《al-Naba》公告一系列的「伊斯蘭教法令」,要求聖戰士們不要前往歐洲,裡頭提到,健康的人不應該前往流行病地區,至於已經染病的患者也不要離開當地;報導指出,目前確診人數逼近5萬的歐洲是全球大流行的中心點,義大利、西班牙以及法國目前都已禁止公眾聚會。 \n除此之外,法令也呼籲聖戰士們,應該要勤洗手,而且打噴嚏和打哈欠時需要摀住嘴巴,組織更稱新冠肺炎是「上帝給人們發出的折磨」。 \n據美國霍普金斯大學研究報告指出,伊斯蘭國滅亡後,聖戰士們多半聚集在伊拉克,而目前該地已有124人確診、9人死亡。 \n更多 CTWANT 報導 \n \n

  • 軟了!不想被踢出土國 美砸30億

    軟了!不想被踢出土國 美砸30億

    為了土耳其堅持採購俄製S-400防空系統,美國已將安卡拉踢出F-35隱形戰機專案外。而土國威脅,要是華府因為它採購俄羅斯軍備,還有軍事介入敘利亞而給予制裁,可能會關閉美國在土境的軍事設施。 \n安卡拉已直言,將中止或乾脆禁止美國進出土國境內的各基地,其中包括存放了50枚B61核彈的因切利克空軍基地(Incirlik Air Base)。 \n據《動力》(The Drive)網報導,美國空軍宣布,未來5年間,將會支付8家土耳其企業數千萬計美元,以更新在土境的基礎設施,並完成其他設施的建設案。五角大廈23日宣布,這些美國空軍的交易案共達9,500萬美元(近30億台幣),可是並未說明,每家土耳其企業會拿到多少錢。 \n不過,美國空軍只會根據美土1980年簽署的「國防經濟合作協定」(DECA),按照保證土耳其參與軍事建設案的條款,考慮接受當地企業的報價。雖然美方並未宣布,會在哪些土境基地進行建設,但已明白表示,相關建設只限於空軍設施。 \n儘管因切利克是美國在土耳其最知名的軍事設施,但根據公開的最新「國防部基地結構報告」(Department of Defense Base Structure Report),截至2017年9月為止,美軍在土境有8個主要的作戰據點。 \n其中7個主要是由空軍使用,而陸軍負責作業的,則是東部馬拉特雅(Malatya)附近的庫雷吉克雷達站(Kurecik Radar Station),也就是所謂的「K站」(Site K)。 \n而對美軍,尤其是在鄰近敘利亞對付伊斯蘭國(ISIS)激進分子的特戰隊來說,空軍在土耳其的設施一直都是重要的集結整備基地。此外,就黑海沿岸和俄羅斯南部而言,土耳其也具有重要的戰略地位。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 熊仁謙出家還俗當Youtuber 曝曾想參戰ISIS

    熊仁謙出家還俗當Youtuber 曝曾想參戰ISIS

    作家熊仁謙24日舉辦媒體餐敘,今年25歲的他,創辦YouTube頻道「快樂大學」,引起熱論,他用印度哲學與佛教思維切入普羅大眾常碰到的人生課題,療癒人心,已擁有近24萬訂閱。他近來被資深經紀人田定豐簽下,預告將挑戰唱歌出片,笑說:「喜歡熊仔、OZI的歌,但我還不會唱。」 \n \n熊仁謙10歲開始出家,12歲更遠赴印度鑽研佛法而談,6年前還俗,他表示從小就很皮,堅持己見,去印度前,母親原先反對,但不久就被他說服,後來因成為學者,認為宗教逐漸在凋零,想向大眾推廣佛教,因此還俗。 \n \n向來對現代議題很有想法的他,3年前在ISIS猖獗時,他曾經自願報名參加國際反抗ISIS的義勇軍,準備上戰場打仗,但被他的老師「大寶法王」勸退,不過他認為用任何一種形式,可以把自己的知識與理念傳遞給更多人知道,都是很樂意嘗試。 \n \n而他是不婚主義,現與女友交往2年,感情穩定,在戀情方面,他同樣是很理性的態度看待所有事情,自虧女友跟他在一起後已經放棄人生。被問及過去出家期間生活,他談到當時非常忙碌、充實,因他的學術工作有點類似培育佛法的師資,他們每天要上一小時課程,其他時間都在進行「辯經」,大家每天都花很多心力在準備辯論上。 \n

  • 14歲遭綁成性奴 她再遇兇手崩潰

    14歲遭綁成性奴 她再遇兇手崩潰

    一名伊拉克的女子在14歲那年遭到ISIS士兵綁架成為性奴,然而在她順利逃脫魔掌,跑到德國時,卻又碰上了當年性侵她的兇手。所幸,這名性侵犯最終遭到逮捕,近日兩人在節目中再遇,女子滿懷著怨恨的心情質問對方,甚至體力不支而昏倒在地。 \n綜合外媒報導,哈米德(Ashwaq Hajji Hameed)在14歲時被ISIS士兵胡馬(Abu Humam),之後更是慘遭多人虐待性侵,每天過著生不如死的生活,無法繼續忍受下去的哈米德在某天終於順利逃脫,轉往德國展開新生活,然而不久後卻又在街頭遇見了胡馬,對方甚至出言恐嚇她,表示他知道她住在哪裡,讓哈米德又再度陷入當初的惡夢,直呼想離開德國,「或許跟爸爸住在伊拉克的難民營更好」。 \n所幸,不久後胡馬就遭到警方逮捕,且在伊拉克情報局和電視台的合作之下,哈米德得以當面與他對質,從影片中可以看見,哈米德的情緒非常激動,邊擦去流出的淚水邊怒斥道:「你性侵我的時候,我才14歲,是你的孩子、你的妹妹的年齡」、「你現在知道什麼是痛苦、什麼是寂寞,如果你有任何的感情或感覺,你就不會在我14歲的時候性侵我!」,全程胡馬都只低著頭,而哈米德則因為情緒過於激動而暈倒在地。

  • 美在敘祭忍者飛彈 靠血滴子殲敵

    美在敘祭忍者飛彈 靠血滴子殲敵

    美軍周二在敘利亞西北部城市空襲了一輛小貨車,擊斃兩名伊斯蘭激進分子,而地點只距美軍10月追殺伊斯蘭國(ISIS)最高領袖巴格達迪(Abu Bakr al-Baghdadi)的地點10英里(約16公里)。 \n據「戰區」(The War Zone)網和《每日郵報》(Daily Mail)3日報導,美軍在這次攻擊中,動用了祕密的「忍者」飛彈,也就是AGM-114R9X飛彈。而它是AGM-114「地獄火」(Hellfire)飛彈的秘密新改型。這款飛彈的特殊之處在於,它以6把折疊彈出式利刃,取代了爆炸性彈頭。 \n當初美軍會發展這款飛彈,是要將平民死傷降到最低,避免因為強力爆炸,導致目標和周遭環境嚴重毀損。不過,它上面的刀刃十分鋒利,能削鐵如泥,穿透建築和車身。 \n在這次攻擊中,有兩人喪生,不過美方尚未公佈他們的身分。可是網上盛傳,其中至少有一名是蓋達分支「沙姆解放組織」(Hayat Tahrir al-Sham,HTS)成員。社群媒體上瘋傳的照片顯示,小貨車前座乘客位置嚴重毀損,但車子其他部份受損有限,顯示美方用了R9X。 \n此外,敘利亞當地報導說,車內乘客被削成肉醬,再度顯示軍方用的不是爆炸型彈頭。 \n據說「蓋達」組織2 號人物馬士禮(Abu Khayr al-Masri)2017年2月就是被這「飛行忍者」除掉的。事實上,周二的空襲現場和當時有好些雷同處。馬士禮的座車當時受損最嚴重的,就是前座的乘客位,但車身其他部位的損傷卻降到最低,而這正是AGM-114R9X的特徵。不過,據說美軍極少動用這種武器。 \n英國獨立調查網站「冒險者」(Bellingcat)的記者華特斯(Nick Waters)在推特上公開一張照片,顯示車頂有6道穿透的刀痕,而這和R9X的利刃數目吻合。 \n分析指出,MQ-9「死神」(Reaper)無人機能搭載如R9X等「地獄火」系列飛彈,並進行精準攻擊。而它們也在敘境西北部的伊德利布(Idlib)省附近執行任務,最近約在11月22時,就有人目睹1架「死神」在金代里斯(Jindires)附近區域的上空飛行。 \n

  • ISIS大募集 向台港新加坡外傭下手

    ISIS大募集 向台港新加坡外傭下手

    一星期6天,這3名女性在新加坡當外傭,但閒暇時,她們除了上網為伊斯蘭國(ISIS)宣傳外,還捐錢資助海外激進分子。據新加坡內政部說,至少其中一名甚至激進到準備遠赴敘利亞,為他們充當自殺炸彈客。 \n據CNN新聞網10日報導,這3名印尼女性9月因違反新加坡國內安全法,涉嫌參與恐怖資助活動,面臨高達10年徒刑,還有多達36.2萬美元(1,101萬台幣)罰鍰。 \n印尼駐新加坡大使館證實,這些女性的確被捕,並說已提供相關協助。由於她們仍在接受調查,因此沒有法律代表。這些女性尚未被正式起訴,恐怖主義專家說,在香港和新加坡等亞洲大城市工作,但受網路影響激進化的,並不是只有她們。 \n據印尼智庫衝突政策分析研究所(IPAC)在2015-2017年間的調查,至少有50名激進化印尼外傭,其中有43名在香港、4名在新加坡,還有三名在台灣。 \nISIS在中東的帝國瓦解後,已將目光轉向亞洲,專家警告,儘管他們以較不具組織性的方式,但這些女性已成為愈來愈受關注的目標。IPAC研究員努蘭尼亞(Nava Nuraniyah)說,激進組織視她們為獵物,並把她當成搖錢樹加以利用。「她們有穩定的收入,會說英文,通常有廣闊的國際網,因此成為理想的(目標)。」 \n目前香港約有38.5萬名外傭,而新加坡約有25萬名,其實這些女性只占了其中一小部份。新加坡內政部發言人說,多大多數外勞仍是守法的,並對社會有所貢獻。

  • 無色覺醒》劉必榮:美國走?俄國來!ISIS是否死灰復燃?

    無色覺醒》劉必榮:美國走?俄國來!ISIS是否死灰復燃?

    歡迎收看《無色覺醒》第465集播出,由東吳大學政治系教授劉必榮為觀眾分析:「美國走?俄國來!ISIS是否死灰復燃?」。 \n \n敘利亞北部的情勢又陷紛亂,隨著美軍撤離,背棄了盟友庫德族,轉而由俄國入主。俄國總統普丁雖與土耳其總統厄多安達成「停火協議」,但土耳其卻於10月29日以「庫德敵人還沒撤離」為理由,猛力打攻敘利亞政府軍,這究竟怎麼一回事呢? \n \n首先,我們得先了解美國、俄國、伊朗等國家的夢,他們為了實現這些夢,作了什麼事情?我們都知道,美國在中東地區已經參與了十幾年的戰爭,隨著軍費不斷增加、戰士犧牲人數升高,美國總統川普希望擺脫打海外仗的泥沼,並兌現其競選承諾,以求得連任。 \n \n美軍撤出敘利亞後,該地區權力真空,俄國緊接著入主敘北,將完整其於中東地區的佈局。據了解,俄國與敘利亞阿薩德政府關係向來友好,由於俄軍在敘利亞建立了海軍與空軍基地,因此在地中海東岸占有相當大的優勢。至於敘北庫德族,其為躲避土耳其的砲火攻擊,只好與敘利亞政府軍合作。 \n \n總歸來說,俄國與敘利亞阿薩得政府關係友好,也與敘北庫德族講得上話。由於俄國為與以美國為首的北大西洋公約組織抗衡,極力拉攏土耳其,包括提供優質軍備等,因此俄土關係緊密。也就是說,對俄國而言,他致力於與土耳其共同巡防敘北邊境,但不樂見雙方軍事衝突。 \n \n與此同時,伊朗在中東的勢力正在減弱。一直以來,什葉派的伊朗支持阿薩得政府,但由於伊朗受到美國制裁,加上國內動亂頻傳、外交資源分散在黎巴嫩與伊拉克等,武器彈藥也不斷消耗,導致敘利亞權力板塊移動時,伊朗勢力就逐漸被削弱。 \n \n在這個勢力範圍內,美國極力希望擺脫泥沼,如今美軍終撤離敘利亞。外界看來,川普似把大好江山讓給普丁。然而,俄國接下敘利亞後,未來若遇到任何問題,有沒有可能不堪負荷?ISIS是否死灰復燃將是關鍵!對俄國渴望圓的夢來說,中東地區究竟是美夢,還是惡夢呢?……更多分析請看影片解說! \n \n \n \n \n \n \n \n \n

  • 用了牛刀!美軍突襲IS首腦大動員

    用了牛刀!美軍突襲IS首腦大動員

    美國總統川普說,在敘境美國特戰隊周末無懈可擊,危險而英勇的夜間突襲行動中,伊斯蘭國(ISIS)創立者兼最高領袖巴格達迪(Abu Bakr al-Baghdadi)已經死亡。 \n據《航空家》(Aviationist)網27日報導,雖然巴格達迪面對美軍追殺,最後自爆了結性命的消息傳遍全球,但至今美軍對突襲行動的細節卻隻字未提。不過,從川普的聲明和各方媒體的報導,仍能窺得蛛絲馬跡。 \n國安顧問歐布萊恩(Robert O'Brien)在NBC的新聞節目「會見新聞界」(Meet The Press)中透露,這次行動的代號是受到美國女志工凱拉‧穆勒(Kayla Mueller)所啟發。她在遭ISIS好戰分子綁架後,曾被巴格達迪強暴,並飽受酷刑折磨,2015年慘遭殺害,結束了26年的短暫人生。也因此,歐布萊恩說,美國參謀首長聯席會議(JCS)主席麥利(Mark A. Milley)就把這次突襲行動命名為「凱拉‧穆勒」。 \n由於麥利和特戰與反恐聯合參謀部副主任伊凡斯(Marcus S. Evans)都出現在白宮戰情室,觀看突襲行動的直播,因此這次行動應該主要是由美國陸軍特戰隊執行。這和2011年突襲蓋達組織首腦賓拉登(Osama bin Laden)的行動不同,當時代號為「海神之矛行動」(Operation Neptune Spear)的任務主要是由美國海軍海豹(SEALs)特種部隊執行。 \n而據CNN等媒體報導,這次突襲是由美國陸軍特戰隊的D分遣隊(SFOD-D),也就是俗稱的三角洲部隊(Delta Force)執行。 \n此外,分析家認為,負責駕駛8架直升機的,是美國陸軍第160特種作戰航空團(160th Special Operations Aviation Regiment,160th SOAR),也就是俗稱的「夜行者」(Night Stalkers)。為了突襲巴格達迪,這些直升機將特戰隊員送到他藏身所在的敘利亞西北部小村巴里沙(Barisha)附近。 \n事實上,在這次突襲中,可能動用了MV-22「魚鷹」(Osprey)傾轉旋翼機,還有MH-60「黑鷹」(Blackhawk)與MH-47「契努克」(Chinook)直升機。一名美國官員透露,部份特戰隊員是從伊拉克各地動身,搭乘直升機到敘利亞西北部執行任務。而川普說,飛行時間大約是1小時又10分鐘。 \n除了8架直升機外,可能有多達60-80特戰隊員,還有經過特殊訓練的軍犬在地面發動攻擊。據說當巴格達迪退走地道,引爆炸彈背心,炸死自己和3個孩子時,有1隻特戰軍犬受傷,但隨即撤到安全地點。 \n另一方面,據川普親口透露,在規劃這次突襲時,用了即時,或是接近即時的情資,以徹底掌握現場狀況。美方除了情報員外,可能還動用了遙控無人機。川普說,透過實況轉播的突襲行動十分清晰,宛如看電影般。從種種訊息看來,部份攝影機可能由特戰隊員隨身攜帶,好讓白宮戰情室的高官掌握現場狀況。 \n而據《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報導,兩名美國官員說,巴格達迪藏身處的驚人情資,是他其中一個妻子和高級幕僚在今夏被捕後受審訊所透露的。 \n \n \n

  • 非炸爛不可!美為這毀了IS首腦巢穴

    非炸爛不可!美為這毀了IS首腦巢穴

    美國陸軍特戰隊26日發動攻勢,突襲了巴格達迪(Abu Bakr al-Baghdadi)在敘利亞西北部小村巴里沙(Barisha)的藏身處,迫使這位伊斯蘭國(ISIS)創立者兼最高領袖引爆炸彈背心,帶著3個孩子自殺。 \n不過,據《新聞周刊》(Newsweek)與《商業內幕》(Business Insider)網報導,美國特戰隊並未就此住手,隨即下令發動空襲,把巴格達迪的藏身處炸得稀爛。而2011年美國海軍海豹特種部隊第6分隊發動突襲,擊斃蓋達組織首腦賓拉登(Osama bin Laden)後,白宮官員次日便下令將他海葬,就是為了怕他的葬身處會成為聖地。 \n同樣的,美國特戰隊26日會下令轟炸巴格達迪的巢穴,將它夷為平地,也是為了避免讓他的住處成為勝地。近年來,消息多次傳出現年47歲的巴格達迪因空襲而死傷,但今年4月,他歷經5年神隱後,公佈了長約18分鐘的宣傳影片,號召信徒繼續戰鬥,向「十字軍」和旗下子民長期奮戰,顯示健康狀況良好。 \n由於巴格達迪多次「死而復生」,美國軍事官員仍在等法醫確認他的身份。除了巴格達迪引爆炸彈背心外,據說他的兩個老婆也引爆炸彈背心身亡。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再給自己一次機會 \n自殺諮詢專線:0800-788995(24小時) \n生命線:1995 \n張老師專線:1980

  • 倉促撤離 美F15自炸敘境打擊IS總部

    倉促撤離 美F15自炸敘境打擊IS總部

    儘管美軍秀拳頭,出動了F-15戰機與「阿帕契」(Apache)直升機等軍武捍衛敘境據點,但土耳其支持的敘利亞部隊仍節節進逼。在美國總統川普緊急下令,倉促要求當地美軍撤離的狀況下,軍方為了避免反伊斯蘭國(ISIS)總部落入對方手裡,16日已自行加以炸毀。 \n據《商業內幕》(Business Insider)網與《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報導,土耳其支持的軍隊周二向相關設施推進,而這些地方原本是美軍用來訓練敘利亞民主力量(Syrian Democratic Forces, SDF)庫德族戰士的。由於土方不斷進逼,促使美國官員決定,周三火速撤軍,並摧毀基地。 \n隨著土耳其支持的武裝份子逼近,美軍出動了F-15戰機和「阿帕契」(Apache)直升機,想要驅離土耳其支持的武裝份子,但並未奏效。SDF庫德族戰士在逃離時,放火燒了他們所有的部份基地,而美軍也在摧毀基地後撤離。 \n美國主導的國際反恐任務「堅定決心行動」(Operation Inherent Resolve)發言人柯金斯(Myles B. Caggins III)上校周三推文說,聯軍16日繼續撤出敘利亞東北的拉法基水泥廠(LaFarge Cement Factory)。而一名聯軍發言人說,兩架F-15E戰機轟炸了存放彈藥和軍事裝備的拉法基水泥廠(LaFarge Cement Factory),以免它們落入土耳其支持的武裝組織手裡。 \n土耳其部隊上周五向敘境美國據點開火,雖未造成死傷,但事情就發生在美國參謀首長聯席會議(JCS)主席麥利(Mark Milley)拍胸脯保證,土耳其知道美軍的派駐據點後。一名了解狀況的軍官告訴《華盛頓郵報》(The Washington Post),事出很可能並非意外,因為土耳其部隊早在好幾個月前就知道美軍的據點。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 川普對敵大放送 美在中東目標全毀

    川普對敵大放送 美在中東目標全毀

    好幾個月來,美國總統川普顯然迫不及待,想把美軍撤出「只有沙漠和死亡」的敘利亞,以實踐大選時許下的承諾,脫離「這些荒謬又永無止境的戰爭」。 \n然而,CNN新聞網7日指出,他火速決定撤軍敘北,可能會使美國在中東所設定的一切目標幾乎全毀。 \n首先,就在伊斯蘭國(ISIS)有死灰復燃跡象之際,美國卻突然撤軍,以使昔日的敘利亞庫德戰友儘可能暴露在土耳其的攻勢下。川普周一說,100%控制ISIS是美國的功勞。而事實上,庫德族民兵團體人民保衛軍(YPG)不但是擊敗ISIS的要角,也是組成敘利亞民主力量(Syrian Democratic Forces, SDF)的骨幹,曾與美軍並肩作戰,是華府在敘利亞最可靠的盟友。 \n然而,隨著敘利亞庫德族馳赴北方,以抵抗裝備遠比他們先進的土耳其軍,ISIS也將在川普口中的「沙漠」東山再起。分析指出,ISIS是在敘利亞內戰動亂的三不管真空下成立,如今也將在真空下再起。 \n其次,無論對俄羅斯總統普丁,或是對敘利亞阿塞德政府來說,川普的撤軍決定都是份大禮。事實上,美國官員最近已注意到,敘軍在俄羅斯支持下,已在美軍與庫德族奪回的ISIS前據點曼比季(Manbij)巡邏,似乎在測試水溫。 \n此外,長久以來,敘利亞政權一直想收復ISIS在東北的前據點代爾祖爾(Deir Ezzor)。隨著美軍離開,敘境庫德族沒了空中掩護,大馬士革與莫斯科大可以和他們達成政治協議,或是動用軍事壓力,讓他們在俄羅斯強大的軍火優勢下屈服。 \n第三,伊朗也將受益。以往美國在敘北駐軍,人數雖然不多,但空中偵察卻令德黑蘭有所忌憚,不敢隨意進出,和黎巴嫩盟友互通有無。如今隨著美軍離開,當地將充斥伊朗撐腰的民兵、友好的敘利亞政府軍,還有俄羅斯傭兵。或許川普深夜與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通電話時,並沒有想到這點。 \n第四,安卡拉執意採購,並啟動了俄製S400防空系統,以致被踢出F-35隱形戰機專案外,肯定不在川普耶誕賀卡優先寄送名單上,但卻收到這份宛如空白支票的大禮,顯然樂透了。 \n艾爾多安的表現愈來愈不像美國盟友,或是北約成員,但白宮卻放手讓土耳其侵略鄰國。另一方面,華府則痛批英、法、德等盟國,指責它們拒絕接納先前投奔ISIS,如今在敘利亞庫德族監管下的同胞。 \n \n \n \n \n \n

  • 8萬磅彈雨剷除IS 美F-35 F-15轟遍伊拉克小島

    8萬磅彈雨剷除IS 美F-35 F-15轟遍伊拉克小島

    為了防止伊斯蘭國(Islamic State)武裝份子把伊拉克夸納斯島(Qanus Island)當成往來敘利亞和伊拉克各城市的中轉點,美國空軍周二出動了F-15和F-35戰機,投下80,000磅(近36,300公斤)炸彈,把整個島都炸過一遍,以摧毀這激進組織的避風港。 \n據「空軍時報」(Airforce Times)與「商業內幕」(Business Insider)網10日報導,美國「堅定決心行動」聯合特種作戰指揮部(Joint Special Operations Command)指揮官希爾(Eric T. Hill)說,他們要阻絕ISIS藏匿的能力。 \n儘管美國總統川普今年稍早宣佈,已打敗ISIS,但起碼部份是由於他決定從敘利亞撤軍,造成伊拉克的外交真空狀態,以致使這激進組織在伊拉克和敘利亞死灰復燃。 \n據五角大廈估計,在伊拉克和敘利亞的ISIS成員如今約有1.4萬到1.8萬人,遠比2014年時中央情報局(CIA)所估計的2萬到3.15萬人少。儘管ISIS不如以往強大,但仍在執行暗殺、焚毀作物,伏擊與自殺攻擊等任務。 \n美軍說,他們會選擇夸納斯島為打擊目標,是因為ISIS激進分子把它當跳板,利用當地茂密的植被輕易藏匿,從敘利亞和半島沙漠(Al-Jazeera Desert)潛入伊拉克的摩蘇爾(Mosul),馬克穆爾(Makhmour)與吉爾庫克(Kirkuk)區。 \n除了美軍出動戰機外,伊拉克反恐部隊(Counter Terrorism Services, CTS)也在島上執行了地面作戰任務,以徹底摧毀任何ISIS可能的殘存據點。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 向ISIS學習 俄軍將武裝小型無人機

    向ISIS學習 俄軍將武裝小型無人機

    俄羅斯有樣學樣,在敘利亞遭伊斯蘭國(ISIS)武裝份子以商用無人機投擲爆裂物攻擊後,也打算為部隊武裝能投彈的小型無人機。 \n據《商業內幕》(Business Insider)網報導,美國海軍分析中心(Center for Naval Analyses)研究員班德特(Samuel Bendett),這是具有高度戰術意義的無人機,或許他們能在上面綁些手榴彈或炸彈,近距離發動攻擊。 \n儘管這些無人機尚未武裝,但《消息報》(Izvestia)引述俄羅斯國防部消息人士的話說,升級很快就能完成。而班德特也指出,要把它們變成能投擲手榴彈或迫擊炮彈的無人攻擊機,其實相當容易,也很快就能辦到。 \n而以無人機來執行軍事任務,美國正是先驅,其中有許多無人機甚至比有人軍機還大,上面搭載了成套監視感測器和飛彈。例如,MQ-9「死神」(Reaper)無人機的翼展達66英尺(約20米),為F-16的兩倍。反之,玩家用的遙控小型無人機從沒被視為武器,直到ISIS武裝份子拿來發動攻擊後,才令人徹底改觀。ISIS將這些簡單的小玩意變成致命武器,因此大家了解到,任何東西都能用來當武器。 \n「西點軍事學院打擊恐怖主義中心」(West Point’s Combating Terrorism Center)的報告指出,儘管ISIS利用無人機發動攻擊並未導致重大傷亡,但卻對美國領導的聯合部隊發揮了令人膽戰心驚的效果。 \n班德特說,俄羅斯執法機構已經在用小型無人機,而新發展是國防部宣佈,決定把小型無人機武裝化。然而,目前還不清楚,這些無人機的大小,以及俄方究竟會動用多少無人機。不過,據班德特預測,可能會達數千架。他認為,在這些無人機服役前,需要安裝小型感測器,並能支援安全通訊。

  • 達頓兄弟製作 《最親愛的陌生兒子》老父尋找ISIS兒

    達頓兄弟製作 《最親愛的陌生兒子》老父尋找ISIS兒

    由坎城金棕櫚常客達頓兄弟共同製片、入選坎城影展導演雙週的突尼西亞電影《最親愛的陌生兒子》,由父子的觀點來述說中東動盪局勢之下人與人之間緊張的關係。 \n \n《最親愛的陌生兒子》為突尼西亞導演穆罕默德班阿提亞最新電影長片,班阿提亞的首部作品《推銷員之戀》一舉入選柏林影展,並拿下了最佳首部電影及最佳男演員兩項大獎。新作《最親愛的陌生兒子》依然將主題聚焦在突尼西亞百姓面對生活困境的掙扎與人性,只是這次從主角個人延伸到家庭親子關係。望子成龍的爸爸希望兒子踏上跟自己一樣安穩的人生道路,終日受頭痛所苦的兒子卻不以為然,毅然決然的遠赴敘利亞加入伊斯蘭國聖戰團體,爸爸也決定動身踏上尋找兒子的未知旅程。 \n \n導演在訪談中提到,故事靈感來自於真實社會事件,「一次偶然在計程車上聽到廣播,有一位父親分享他找尋加入ISIS兒子的經過,詳細描述了土耳其、敘利亞、邊境等諸多細節,整趟旅程都十分鮮明。最讓我感到震驚的是,這位父親語氣絲毫不帶一點感傷,使我不禁思考在發生這麼多事情後,那些被留下來的人怎麼樣過生活。」便著手進行田野調查,耗費超過三年的時間,完成《最親愛的陌生兒子》的劇本。電影6月21日在台上映,預售票現正於博客來售票網販賣,電影票根投入戲院抽獎箱有機會獲得麥田出版限量典藏版《異鄉人》乙本。

  • 狂轟伊拉克IS據點 美F-35A首戰

    狂轟伊拉克IS據點 美F-35A首戰

    美國空軍4月30日終於出動兩架F-35A,首度參與實戰,轟炸了伊拉克境內的伊斯蘭國(ISIS)地道網與軍火庫。 \n據《防務新聞》(Defense News)與《國家利益》(The National Interest)網報導,這是美軍首度動用F-35A出戰。而這對長期研發,至今可靠性仍不高的F-35來說,算是重大的里程碑。 \n先前以色列F-35I「全能王」(Adir)2018年5月已在敘利亞執行戰鬥任務,而美國海軍陸戰隊的F-35B也在2018年9月轟炸了阿富汗境內的塔利班極端組織,首嚐戰鬥滋味。 \n據美國空軍中央司令部(US Air Force Central Command)說,空襲地點在伊拉克東北部的阿夏谷(Wadi Ashai)。而該部4月24日發佈聲明說,ISIS成員試圖將彈藥,裝備與人員遷至阿夏谷,好為東山再起做準備。這促使伊拉克安全部隊反攻,並獲得執行「堅定決心行動」(Operation Inherent Resolve)的多國聯合特遣部隊(Combined Joint Task Force)支援。 \n聲明指出,F-35A戰機動用聯合直接攻擊炸彈(Joint Direct Attack Munition,JDAM),空襲了ISIS深在哈姆林山(Hamrin Mountains)內,足以威脅盟軍的地道網與軍火庫。 \n至少有6架來自第388與419戰鬥機聯隊的F-35戰機4月12日從美國猶他州希爾空軍基地(Hill Air Force Base)起飛,抵達阿聯的達夫拉空軍基地(Al Dhafra Air Base),以參與聯軍的空中作戰任務。 \n分析認為,F-35很可能會接替歷經5年連續作戰,首度結束部署當地任務的F-22「猛禽」(Raptor)戰機,利用隱形優勢,充分發揮強大電子戰設備與感測器的卓越性能,負責蒐集敵方系統的詳細情資,並透過網路分享資訊,同時護航友人或無人打擊戰機,進出伊拉克與敘利亞等地,執行空襲任務。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