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LCS的搜尋結果,共14

  • 問題太多 美海軍停止接收自由級濱海作戰艦

    問題太多 美海軍停止接收自由級濱海作戰艦

    美國海軍表示,洛克希德·馬丁公司(Lockheed Martin)的自由級濱海作戰艦(Freedom class LCS),其傳動裝置存在設計缺陷,在完成改進之前,不會再接收新艦。 \n \n海軍學會(USNI)報導,美國海軍已經確定自由級濱海作戰艦的傳動組合齒輪箱有設計缺陷,這套複雜的齒輪傳動器作用是把軍艦的多種不同發動機與馬達得以連接在一起,以達到高速航速與遠航省油模式的切換。雖然設想很好,但是自由級的服役歷程卻是故障頻出,問題就出在齒輪箱很容易壞。 \n \n底特律號(LCS-7,USS Detroit)和小石城號(LCS-9,USS Little Rock)接連發生故障,使美國海軍徹底調查自由級的問題。在過去的一年中,海軍調查單位終於明瞭推進系統故障與齒輪變速軸承系統潛在的工程缺陷,是怎麼造成動力系統停擺的。該系統將船上的勞斯萊斯MT30燃氣輪機,和船上的柯爾特柴油發動機,結合成為可相互協作,為主驅動軸提供動力,以達到40節最高速度。 \n \n海軍高級官員告訴USNI:「去年3月,小石城號上發生了齒輪箱故障,故障的原因始於高速離合器。」 \n \n美國海軍表示,所有的自由級都有潛在故障可能,因此已通知洛克希德馬丁公司,暫時不接手其他新造自由級船體,除非該公司能能夠解決這個設計缺陷,並且必須司負責修復。 \n \n洛克希德與軸承開發商正在開發出補救裝置,並且正在生產中,隨後將進行廠內測試與海上實測,在一切都沒問題後,海軍會再確定自由級艦的修正的計劃。 \n \n在此之前,自由級的官兵就曾經表示軸承的磨損快於預期,並導致組合齒輪故障。該問題與導致2015年密爾瓦基號(LCS-5,USS Milwaukee)推進裝置損壞、沃思堡號(LCS-3,USS Fort Worth )在換檔時發生故障,當時曾經以為是操作員的錯誤操作,現在認為與操作過程無關。 \n \n \n

  • 美海軍增加近岸作戰艦的太平洋任務 反制陸影響力日增

    美海軍增加近岸作戰艦的太平洋任務 反制陸影響力日增

    「Military.com」13日報導,在經歷多年來的挫折後,美國海軍水面部隊指揮官基奇納(Roy Kitchener)宣布,海軍近岸作戰艦(LCS)在太平洋地區的任務將激增,以配合海軍與陸戰隊近岸作戰與遠征前進基地作戰,進而反制中國大陸在區域的影響力日增。 \n基奇納指出,海軍已界定LCS在海軍第七艦隊中,所執行的任務。依據《國防戰略》所盧列出的目標,LCS在第七艦隊可發揮多種功能,而它們(指LCS)將走入第一線。 \nLCS計畫過去為機械問題所困擾,並讓國會召開聽證會。美海軍軍令部長吉爾迪上將(Mike Gilday)本週表示,由於不適合未來作戰,海軍有必須割捨LCS的載臺,包括LCS的實驗性船體。 \n甚至,2020年海軍還以節省經費為由,宣布前4艘LCS將於2021年3月封存,分別為「自由號」(LCS 1)、「獨立號」(LCS 2)、「沃斯堡號」(LCS 3)與「柯羅納杜號」(LCS 4)。其中,「自由號」於2008年服役、「獨立號」於2010年服役、「沃斯堡號」於2012年服役,而「柯羅納杜號」則於2014年服役。 \n海軍表示,這4艘原本預定轉為測試用艦;但由於與後續建造的LCS差異過大,而必須針對船艦結構、戰鬥系統進行重大升級,才夠「大國競爭」之用。然而,升級所需成本過高,故乾脆封存此4艦,由較新的LCS艦負責測試任務。 \n僅管如此,基奇納12日仍表示,LCS仍然是相當實用的載臺,特別是在太平洋地區。因為,海軍與陸戰隊目前正聚焦於大國競爭環境下的近岸作戰,以及遠征前進基地作戰(expeditionary advanced bases)。 \n吉爾迪日前承諾,將妥善利用海軍擁有的31艘近岸作戰艦。不過,LCS目前正面臨數項挑戰,其中之一為近2年的大修計畫恐讓其無法部署。吉爾迪表示,現況不容其瞻前顧後。其責任是讓這些船成為可恃戰力,當部署至海上時,它們能前往任務點,並以可靠之姿進行作戰。 \n吉爾迪深信,LCS可為海軍日常海上競爭帶來致命的能力,而這將成為其未來十年努力實現的目標。吉爾迪進一步解釋,每艘LCS都將獲得海軍打擊飛彈(NSM)。透過長程精準打擊武器,以發現、摧毀100浬外的敵軍船艦。「吉佛茲號」(LCS 10)是首艘安裝NSM的LCS,並於2019年太平洋演習中首次試射。海軍仍持續研究如何讓LCS更致命。 \n目前LCS 10已於2020年10月完成在印太司令部的部署,並在南海執行演訓與自由航行任務。「蒙哥馬利號」(LCS 8)則在2019年完成首次區域部署。由於LCS 8可進入較大船艦無法進入的淺水港,從而讓美海軍的水手能和當地海軍交流與合作。

  • 濱海作戰艦LCS設計缺陷難解 恐成「浮動垃圾」

    濱海作戰艦LCS設計缺陷難解 恐成「浮動垃圾」

    濱海作戰艦(濱海戰鬥艦,LCS)可能是美國海軍的有史以來最失敗的造艦計畫,其中自由級(Freedom Class)推進系統的屢屢故障,更是使人們想知道該型艦怎麼回事,問題可能發生在它複雜的變速箱設計不良,也就是說其他17艘同型艦也都有類似問題,要是無法解決,將成為「浮動垃圾」。 \n \n任務與目的(task and purpose)總結防衛新聞(Defense News)的報導,自由級的故障新聞,幾乎是每隔一小段時間就會爆出,比如上個月,底特律號(USS Detroit ,LCS-7)就在海上失去動力,還必須派出拖船來拖回港口,更早之前2018年,小石城號(USS Little Rock,LCS 9)也有類似的故障,在港口裡無法運作達到4個月之久。 \n \n這些問題都與自由級的變速箱有關,由於自由級為了滿足高速度與效率運作,它有多重動力系統,安裝了兩具大型燃氣渦輪主機,還有2具主推進柴油機,僅使用柴油機,軍艦僅有10至12節的航度,若想更快地行駛,就必須使用燃氣渦輪主機。這兩套系統需要一套複雜的變速箱來整合,將引擎動力連接至船舶的推進軸,從而推動自由級的噴射水泵,自由級並不使用螺旋槳,而是射水推進。 \n \n美國海軍海上系統司令部的聲明指出,小石城號、底特律號的變速箱多次出現組合齒輪故障,與「高速離合器軸承過早失效」有關,故障經常發生在不同動力系統在切換的時候。 \n \n美國海軍與軍艦主承造商洛克希德·馬丁公司,還有動力設備製造商RENK AG,組成的聯合檢討團隊,正在對這些缺陷進行根本原因分析,團隊提出的聯合聲明說,「初步評估,缺陷似乎是設計上的問題,在修正此問題的過程中,海軍只能限制自由級的船速10節,以降低變速箱的磨耗使用。 \n \n麻煩的是,LCS艦的原設計就在於滿足嚴苛的40節以上高速度,要是降速到30節,那這型船艦的地位更不如其他的美國軍艦。 \n \n更棘手的問題還在於,LCS計畫處於進退兩難的窘局。早在2018年,美國國防部作戰測試與評估辦公室, 對LCS軍艦進行分析,發現該艦的戰鬥系統相當低落(武器單薄),而且對生存力很差,要是動力系統受損,不具備損壞控制的能力與恢復系統運行的能力。 \n \n報告稱:「在高強度戰鬥中,LCS都無法生存。」 \n \nLCS在已得到「小爛船」(little crappy ship )的難聽外號,要是真的無法解決它的動力系統,並給它找到較好的艦隊角色,那麼最終可能變得更難聽:浮動垃圾 (floating garbage pile)。 \n

  • 陸瀕海戰艦獲馬來西亞373億大單 羨煞美國

    陸瀕海戰艦獲馬來西亞373億大單 羨煞美國

    近日大陸的中船重工武船集團舉行了馬來西亞海軍瀕海戰鬥艦(LMS)首艦的開工儀式,馬來西亞意向採購總共多達18艘,去年簽訂了首批4艘的合同,4艘的合同總額為2.64億(合台幣12億元)。這筆大單讓訪問大陸的馬國總理馬哈地非常風光,卻讓美國相當扼腕。 \n \n目前全球海軍的瀕海戰艦概念是由美國創造的,如同許多原由美國創新的武器,陸續在國際軍火市場上被其他國家趕上,如法國、瑞典,尤其最讓美國在意的,就是中國製造。 \n \n據陸媒《鳳凰軍事》報導,陸製LMS艦總長長68.2米,滿排約680噸,最大航速22節,續航能力在15節時可以達到2000海里,採用隱身外形設計,深V的型艦首利於高速行駛,而且阻力小降低油耗。 \n \n不過,瀕海戰艦讓一般人想到美國LCS的失敗經驗:故障率高、戰鬥力弱、防空能力不足、火炮等級落後,最後只能拿來當緝毒艇。但是,何以在中國版瀕海戰艦進入國際市場後反而受到歡迎? \n \n報導說,中國雖然自己沒有裝備類似於LCS的戰艦,但是卻在國際市場上推出了一款中國版瀕海戰艦,而且一推出就有客戶上門。中國的瀕海戰鬥艦吸取了美國失敗的教訓,沒有像美國那樣將戰鬥艦造成3000噸級別,也沒有設計的行駛那麼快,也不像美國戰鬥艦那樣火力弱。中國出售的戰鬥艦排水量小,速度普通,火力佈置靈活,除了30毫米艦炮和12.7毫米機槍以外,還可以根據客戶需求安裝反艦和防空導彈,船尾可以佈置搜救小艇。這樣的艦船很適合中小國家的近海巡邏使用,簡直就是為中小國家量身定做的。 \n \n因此,馬來西亞成為該艦的第一個大客戶,一出手就打算購買18艘,如果全部實現,總價值約12億美元(合台幣373億)。每艘價格約6600多萬美元(合台幣20.5億元),利潤令人心動。 \n \n報導認為,美國會失敗而中國會成功的原因,在於美國武器設計太過追求科幻的外觀和炫目的數據,忽略了實用性和性價比,中國的做事風格就實用多了。 \n

  • 太平洋艦隊生力軍 美軍LCS曼徹斯特號成軍

    美國海軍最新一艘「獨立級」濱海作戰艦LCS 14「曼徹斯特」號,今日上午10時在美國東北部新罕布夏州朴次茅斯(Portsmouth)舉行成軍典禮,正式編入美國海軍水面艦隊指揮部太平洋艦隊。曼徹斯特號是美國海軍歷史上第二艘以曼徹斯特市命名的軍艦。 \n \n這是美國海軍史上第二次曼徹斯特為軍艦命名,第一代的曼徹斯特號,為克利夫蘭級輕型巡洋艦。1943年在麻塞諸塞州昆西安放龍骨,起初於地中海及加勒比海執勤。1949年向太平洋艦隊報到,作為展現軍力,執行遠東巡弋任務以平息國共內戰(to quell the Chinese uprising)。1950年9月,執行聯合國韓國海岸封鎖任務,9月5日,支援仁川登陸戰。之後持續在南海服役,延緩北越的進展直到1956年除役。服役期間獲頒9座戰鬥星章(battle stars)。成軍典禮現場也邀請第一代曼徹斯特號的老兵參加,艦長並請他們起立接受所有與會者鼓掌致敬。 \n \n首任艦長,華盛頓州西雅圖人的巴西特(Emily Basset)中校說,「跑向這艘船的水手的臉龐,是從過去22個月我們合作賦予這艘船生命以來,日復一日所見到的臉龐。」「他們用曼徹斯特的座右銘─努力征服(work conquers),並將本艦同名城市的精神具體化。每一位水手皆訓練有素,而且必須負責在其它船艦上三至四人做的執掌。這些水手就是讓我們全體人感到驕傲的理由。」 \n \n曼徹斯特號的贊起人(sponsor)、民主黨聯邦參議員夏亨(Jeanne Shaheen)下達傳統命令「船員登艦,讓她活起來(Man this ship and bring her to life)」,示意水手登船並正式展開作為美國海軍船艦的服役生涯。 \n \n對全體組員而言,這一天是努力數個月準備曼徹斯特號服役工作的最高點,而以同名城市成軍,對艦上少數曼徹斯特水手而言更是一個特別的機會。 \n \n家住新罕布夏州德裏鎮(Derry)的資訊一等兵(Information Systems Technician 1st Class)諾伊茲(Laryssa Noyes)說:「能在一艘以自己家鄉命名的船上服役讓人感到非常驚奇。」「我在此參加成軍典禮是一項榮耀,這太棒了因為我的家人能在此看到我每天做的事。」 \n \n在典禮後,本艦將轉往聖地牙哥以加入濱海作戰艦第一中隊(Littoral Combat Ship Squadron 1),與其它8艘濱海作戰艦同樣以聖地牙哥海軍軍港作為母港。曼徹斯特號是第12艘濱海作戰艦,也是獨立級7號艦。 \n \nLCS是高速、敏捷、吃水淺、以任務為中心、針對濱海環境所設計的軍艦,尚未完全適用大洋(open ocean)作戰。作為水面艦隊的一份子,LCS擁有獨立對應與超越持續增加的威脅的能力,或在水面戰鬥艦艇的網路內作戰。配備先進聲納及水雷反制能力,LCS提供主要貢獻,也提供指揮官更多元的選項,橫跨作戰的範圍。 \n \n \n

  • 洛馬公司將自由級濱海戰艦放大  競標美國未來巡防艦

    洛馬公司將自由級濱海戰艦放大 競標美國未來巡防艦

    美國國防部並不滿意濱海作戰艦(LCS)的實際表現,於是在今年7月提出未來巡防艦(FFGX)的要求案,希望各軍事大廠能提出自己的概念巡防艦。原本負責製作自由級濱海作戰艦(Freedom Class)的洛克希德馬丁公司,立即提出放大版的自由級來爭取未來巡防艦的造艦機會。 \n \n海軍情報網(Navy Recognition)報導,美國海軍在引進濱海作戰艦之後,發覺這種輕武裝的軍艦火力過於薄弱,幾乎無法獨立出任務,所以他們再次提出巡防艦的需求案。以派里級巡防艦為例,該型艦可以擔任航艦戰鬥群的外圍護衛艦,也有足夠的武裝可以獨立進行任務。因此未來的FFGX同樣必須多才多藝,才能面對複雜的作戰環境。 \n \n美國海軍所提出的FFGX需要有4種主要功能:反潛作戰能力(ASW)、護送無武裝商船(打擊海盜)、電子作戰(EW)、信號與情報收集能力(ELINT)。 \n \n不過美國海軍還沒規定未來巡防艦的噸位規格,目前國際上的巡防艦有兩種規格,一種是 4000噸(假如美國海軍希望它負責LCS的主要功能),另一種超過6000噸(假如美國海軍希望它能遠程防空)。目前普遍認為4000噸的可能性較大。 \n \n洛馬公司在倫敦國防與安全設備展覽會(DSEI 2017)中展出由自由級LCS放大改裝的未來巡防艦,雖然外表差異不大,但是長度從原先自由級的115公尺,擴大到125公尺,並將反艦飛彈發射器數量擴增到16枚,在艦身前段安裝了MK41垂直發射筒,彈藥數也是16枚,總體火力比原有的自由級LCS提升了許多。 \n \n \n

  • 美國海軍提出新世代巡防艦(FFG-X)規格

    美國海軍提出新世代巡防艦(FFG-X)規格

    美國海軍發布新的新式飛彈護衛艦的第一個規格細節,其中概述了新艦必須有足夠的火力、防護力,和不必援護的獨立作戰實力,內容很類似過去的派里級巡防艦,只是改良更強大的雷達和垂直發射系統等科技升級。 \n \n美國海軍新聞(USNI)指出,規格書寫道: FFG(X)的設計,必須超越了LCS可以做的,比如操作無人機和新的傳感器,與搜集大量情報的實力,但是需要有更強大的武裝,具備獨立的防空與反艦能力,可以不在驅逐艦的保護下自行完成任務。 \n \n「因此,它必須配備更複雜的硬殺、軟殺的防禦技術,以在獨立執行任務過程中保護自身,或者低和中等威脅環境中,護送需要保護的船隻。」所謂「硬殺、軟殺的防禦技術」指的是電子戰設備和和防禦用的防空飛彈。 \n \n美國海軍不支持LCS繼續建造,其主要原因是它的防禦能力、攻擊能力都不足,雖然LCS的裝備具有模組化特性-也就是可依任務需要改變裝備。但是無論如何改變裝備,它沒有垂直發射系統(VLS)是無法改善的硬傷,也就很難有效的為防空任務作出貢獻。 \n \n不過目前美國海軍的規格書當中,還沒有把VLS納入,而是希望有意承包的潛在造船商,要設計出巡防艦的飛彈發射器,而且特別寫著應配備先進海麻彈(ESSM)或者標準2型飛彈(SM-2)的空間。 \n \n至於其他武器系統的規格,則是沿用以前飛彈巡防艦(也就是派里級)的經驗,包括COMBATSS-21戰鬥管理系統、海公羊防禦系統(SeaRAM)、長弓地獄火飛彈,還有反潛作戰設備,如AN / SLQ-61輕量級拖曳聲納、AN / SQS-62可變深度聲納和AN / SQQ-89F反潛作戰系統。此外,為了防範快艇攻擊,還需要安裝MK 110 57mm機槍,使用高級低成本彈藥(ALaMO)。 \n \n美國海軍希望擁有FFG(X)至少20艘,而且以每年製造2艘的速度快速引進,他們的時程相當的趕,在8月24日時,各個造艦公司就要有所回應。 \n

  • 美海軍不愛濱海艦 期望2024年換用未來巡防艦

    美海軍不愛濱海艦 期望2024年換用未來巡防艦

    美國海軍(USN)高層表示,希望得到多功能、生存能力高的未來巡防艦,至於已經在量產的濱海作戰艦(LCS)會持續接收,直到2024年新一代的巡防艦完成為止。 \n \n詹氏防衛網(Jane’s Defense)與即時防衛新聞(Breaking Defense)報導,飽受美國海軍批評的濱海作戰艦計劃始於2005年,當時國際海域經常出現海盜與恐怖攻擊這種低強度的近岸作戰,因此規劃了這種「高航速、輕武裝」的1000噸級軍艦,也就是LCS。原先打算建造50~50艘,成為美國海軍的二級軍艦,這個標案分別由洛克希德馬丁公司(Lockheed-Marinette)的自由級(Freedom class),與通用動力(General Dynamics)的獨立級(Independence class)雙雙入選,兩型LCS都各買25艘。 \n \n不過在真正服役之後,美國海軍發現LCS的海戰存活率很低,續航力差、武裝薄弱、抗打擊能力也不足,而且兩型軍艦都經常故障,包括艦身強度不足,出現裂痕和鏽蝕,甚至主機都故障了好幾次,使得美國海軍愈來愈懷念過去的3000噸級巡防艦,同時希望LCS趕緊喊停。 \n \n美國海軍作戰部長(CNO)約翰.理查森海軍上將(John Richardson)和海軍執行秘書尚恩.史丹利(Sean Stackley)解釋說,美國海軍願意與業界合作,徵求新技術的未來巡防艦概念計畫,並希望在2018年決選,到2020年正式定案。 \n \n史丹利說:「我們期望各個廠商能在1年半完成草案設計,1年半完成細部設計,以3年的時間完成原型,如此一來就能在2024年前後完成。LCS的概念不成熟,造成不切實際的成品。」 \n \n不過,相當麻煩的是,由於造艦計畫已訂,船塢裡還在建造的LCS無法說停就停,畢竟這涉及許多船廠員工的生計。因此即使美國海軍很不喜歡,但是以共和黨為多數的美國眾議院仍然持續撥款訂購LCS。未來巡防艦能否依美國海軍的期待,儘快完成設計並且進入建造階段,似乎還有很多變數。 \n \n

  • 美瀕海戰鬥艦在南海演練

    美瀕海戰鬥艦在南海演練

    \n \n中美在南海角力持續,美國海軍駐紮在亞太的部隊在春節期間進行演練。駐新加坡樟宜海軍基地的LCS瀕海戰鬥艦科羅拉多號(USS Coronado, LCS-4),2月1至2日即進入南海海域演練。 \n \n科羅拉多號進行SH-60反潛直升機與MQ-8無人直升機的訓練。LCS(瀕海戰鬥艦)體積雖僅約航母1/30,但裝備高度自動化,對海陸空打擊能力強。而科羅拉多號更是第一艘具備超視距反艦能力的LCS平台,配備四聯裝魚叉反艦飛彈發射器、波音RGM84D魚叉Block 1C型反艦導彈,能在120海里距離外與水面目標。 \n \n科羅拉多號(LCS-4)於2016年10月16日抵達新加坡樟宜海軍基地,計畫部署時間為16個月;在科羅拉多號派駐新加坡之前,美國海軍部署的是自由級濱海戰鬥艦「自由號」(USS Freedom,LCS-1)和「沃斯堡號」(USS Fort Worth,LCS 3)。 \n \n \n \n

  • 美軍中將:中國軍艦不堪一擊

    美軍中將:中國軍艦不堪一擊

      \n \n遼寧艦航母編隊及艦載機近來出西太平繞台灣正北返青島基地之際,美軍海軍水面艦艇(U.S. Navy’s Surface Forces)司令、海軍中將湯姆•羅登(Tom Rowden)表示,中國海軍艦艇倉促服役,不堪一擊。 \n \n形容共軍艦艇「不堪一擊」是「美國之音」12日報導羅登專訪所使用的標題。羅登是在接受《防務新聞》(Defense News)訪問時,對美中海軍發表評論;他還透露,2017年不會在新加坡增加部署瀕海戰鬥艦(LCS),去年一艘LCS已部署在新加坡。 \n \n羅登在被問到中國海軍快速造艦及迅速服役時指出,美軍不會這麼做。他說:有兩艘灰色的軍艦在海上巡弋,都懸掛著不少旗幟,甲板上都有不少水手。一艘弱爆了,用一個濕紙袋都能把它困住(couldn’t fight their way out of a wet paper bag),而另一艘則無堅不摧(rock anything that it comes up against)。 \n \n去年2月,中國海軍完成一艘054A型導彈護衛艦的入列儀式。這艘「湘潭號」軍艦是自主研發,排水量4000噸,將成為中國海軍新一代主力作戰艦型。 \n \n《防務新聞》問羅登:這艘護衛艦在入列儀式後的6個星期就開始執行為期7個月的任務。這麼短的時間在美國幾乎是不可能的,因為一艘新的軍艦在首次執行任務之前需要做許多測試,一般都要一到兩年。 \n \n羅登表示,他也可以把一艘導彈巡航艦入列,然後就讓它駛出港口,但是他不會那麼做。他強調了測試的必要性。他說,他希望艦上所有人都100%地對軍艦有信心,對軍艦執行的任何任務有信心。 \n \n他還說:中國人是怎麼想的?我不知道。他們覺得他們得那麼做,我對此覺得有意思。為了什麼目的?我不清楚。 \n \n報導說,中國一直在進行海軍現代化。一大努力就是將遼寧艦航母艦群發展成一支遠洋作戰力量。幾天前,這個航母編隊首次在南中國海進行了演習。(近日通過台海北返青島基地) \n \n羅登的訪談也表明為何9輛新加坡裝甲車去年11月21日在香港被扣,至今近兩個月,北京仍未歸還。其中原因固然與星光部隊在台灣受訓有關,另外就是美軍在新加坡部署瀕海戰鬥艦(LCS),激怒北京。 \n \n羅登說,在星加坡的LCS已完成部署並服役,2017年不準備再增派了。據了解,美國海軍「獨立」級瀕海戰鬥艦「科羅納多」號(LCS-4)去年10月抵達新加坡樟宜海軍基地,開始在「印亞太」(Indo-Asia-Pacific)地區輪換部署。美國海軍高級官員指出,「科羅納多」號目前已經進入戰備狀態,隨時可以作戰。 \n \n「科羅納多」號是首艘部署到東南亞的「獨立」級瀕海戰鬥艦,新加坡樟宜港將作為「科羅納多」號的維修中心,配合其與地區其他國家開展演習。在美國對南海主張自由航行之際,「科羅納多」號前進新加坡,北京做何想法,不言而喻。 \n \n濱海戰鬥艦(Littoral Combat Ship,LCS)是美國海軍下一代水面戰艦的第一種設計。LCS比導彈驅逐艦更小,與國際上所指的護衛艦相仿。LCS具有小型攻擊運輸艦的能力,具有可操作兩架SH-60海鷹直升機(SH-60 Seahawk)的飛行甲板和機庫,還有從船尾回收和釋放小艇的能力,以及足夠大的貨運量來運輸一支小型攻擊部隊、裝甲車、和碼頭接駁器。 \n \nLCS強調速度、可根據戰鬥任務類型靈活調整的模組空間和較淺的吃水。 \n \n \n \n

  • 有樣學樣 俄國也造濱海作戰艦

    有樣學樣 俄國也造濱海作戰艦

    俄羅斯海軍在聖彼得堡的北方造船廠舉行「大膽級」(Derzky)高速巡邏艦(Corvette)的龍骨安放儀式,這型新巡邏艦是種多用途船,能夠對抗空中、水面和水下目標的威脅,做為保護經濟海域、確保海上航線的近岸巡護任務。 \n \n海軍情報網(navyrecognition)報導,「大膽級」是俄國海採用新設計理念的巡邏艦,最大的特點是武器、資訊管理系統都是開放式的模組化架構,可以依照任務需要迅速改造,非常類似美國海軍的濱海作戰艦(Littoral Combat Ship,LCS),連噸位與外型都相當類似。 \n \n大膽級全長109公尺,全寬14公尺,總排手量3400噸。動力系統是由兩具2萬7千馬力的燃氣渦輪機,加上2200馬力的電動馬達的雙重複合式,預計航速可達40節。大膽級的武裝較美國濱海作戰艦來的強悍,備有口徑100公釐艦炮1具、口徑30公釐近距離快炮AK-630M1具、垂直飛彈發射器16件。俄國海軍初期將會先訂購10艘,單價約200億盧布(3億美金)。 \n \n美國濱海作戰艦分成兩種,一種是傳統構型的自由級(LCS-1),與特殊三船體設計的獨立級(LCS-2),這兩型近期都流年不利,故障事件特別的多,而且美國海軍對單薄的武裝非常的擔心。俄國可能借鑑了美國的教訓,在大膽級上強化的武裝,使其成為火力更全面的快速近岸巡邏艦。 \n

  • 又壞了!美瀕海艦9個月壞4艘

    又壞了!美瀕海艦9個月壞4艘

    今年可稱是美國海軍瀕海戰鬥艦計劃最糟糕的一年。獨立級瀕海艦科羅拉多號(LCS-4 Coronado)在中太平洋中部巡弋時發現推進段故障,決定回到夏威夷修復。這是從去年12月以來,第4起瀕海作戰艦的故障事故。 \n \n國防新聞(Defense NEWS) 報導。科羅拉多號先前剛完成2016環太平洋聯合軍演,科艦試驗性的裝上魚叉飛彈進行實彈射擊,結果因為雷達導引設備與飛彈沒有整合成功,使得完全沒有找到目標。 \n \n之後原先計畫前往新加坡,結果在週一時發生引擎故障,軍艦只能以時速18.5公里的慢速返回1500公里外的珍珠港基地。目前故障的原因還並不清楚,一切都要進船塢之後才能知曉。 \n \n上一起瀕海艦的意外是在7月發生的,自由級自由號(LCS-1 Freedom)引擎艙進水失去動力,隨後自行修復。更慘重的損壞事故發生在今年1月,自由級沃斯堡號(LCS-3 Fort Worth)因為操作失當造成齒輪箱嚴重受損,近日以拖行的方式從新加坡拖回聖地牙哥。去年12月,同為自由級的密爾瓦斯號(LCS-5 Milwaukee)在服役20天後就引擎故障被迫回港。 \n \n關於瀕海艦的頻頻故障,美國海軍作戰部長約翰•理查森上將(Adm. John Richardson)發表聲明:「LCS的故障原因包含人為因素與設計因素;比如沃斯堡是人為操作失誤,這方面要從培訓過程解決,。還有控制系統的毛病,比如密爾瓦基號是軟體的出錯,現在已經在所有同型軍艦上修正。」 \n \n \n \n

  • 美國瀕海作戰艦將參與環太軍演測試性能

    美國瀕海作戰艦將參與環太軍演測試性能

    美國海軍獨立級瀕海作戰艦(Independence Class LCS)科羅拉多號(LCS4)完成魚叉飛彈的改裝,以增強瀕海作戰艦的武力。 \n瀕海作戰艦原先的設計目的是建立小型、快速的,可進行反潛、反水雷、反水面艦艇、情報、監控和偵察等目的。不過它的火力過於薄弱,最強的武裝僅是5.7公分口徑的快炮,面對來襲的敵方軍艦根本毫無反擊能力。甚至還不如許多國家的輕型護衛艦(corvette),假如單比較武裝,瀕海作戰艦不但完全比不過我國海軍最新式的沱江艦,甚至就連錦江級(這次雄三誤擊的主角)也比不上。 \n \n因此美國海軍希望各型瀕海作戰艦能加裝防空及反艦武器,至少達到過去派里級巡防艦的水準。甚至,美國海軍考慮取消掉LCS這個級別,一律稱為巡防艦(FF)。 \n \n改裝完的科羅拉多號,將參加2016年環太平洋聯合演習,並會在演習中進行實彈射擊,以確認射控系統都能正常運行。 \n科羅拉多號在完成環太演習後,將前往新加坡樟宜海軍基地,加入美國第七艦隊的序列中。 \n \n

  • 美國獨立級瀕海作戰艦前途堪憂

    美國獨立級瀕海作戰艦前途堪憂

    美國海軍的獨立級瀕海作戰艦(USS Independence class) 可靠度不足。這份報告可能使美國國防部停止該型艦的後續建造規畫。 \n \n五角大廈測試辦公室在2月1日透露:「雖然報告還沒完成,但是依現有的數據顯示,獨立級特殊的艦體設計和控制系統都有顯著的可靠度問題。」這名高級分析師指出,兩款瀕海戰鬥艦都性能不足,但是三船體的獨立級問題尤其多,而且鋁合金構成的艦體使得防護能力薄弱,還特別容易故障。 \n \n瀕海作戰艦(Littoral Combat Ship,LCS)是美國為因應海盜和海上自殺恐怖活動所設計的新概念軍艦,由於21世紀初海盜猖獗,出没於波斯灣、非洲東岸及印度洋沿岸等地,各國打擊海盜的呼聲四起,但是拿神盾軍艦來打海盗,實在殺雞用牛刀,所以打算設計一種高航速(超過40節),適合沿岸巡邏,模組化設計可以易於改裝,而且建造和操作成本都低廉的新艦艇,以加入打擊海盜的戰爭。原本是由洛克希德馬丁公司團隊的自由號(USS Freedom, LCS-1 )和諾斯洛普團隊的獨立號(USS Independence, LCS-2)競爭這項造艦合約,後來兩個團隊各自拿到12艘的建造訂單,等於是皆大歡喜。 \n \n沒想到2010年以後,海盜問題逐漸消退,使得LCS尚未服役就已無用武之地,本來以為易改裝的模組化設計,也沒有想像的方便快速,更糟的是由於LCS的噸位小,不能裝重武器,所以沒辦法擔任艦隊防空,因此這種新艦艇的地位愈來愈尷尬。 \n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