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TaiMed的搜尋結果,共13

  • 生技風雲路-TMB-355將成我首獲FDA認證新藥

     宇昌案隨著總統大選結束休兵,楊育民對這場選舉戲碼和台灣生技產業的熱情僅以辛棄疾的臨江仙:「鐘鼎山林都是夢,人間寵辱休驚。」表達筋疲力盡的心情。 \n 不過,宇昌在更名為中裕新藥,並持續投入從Genentech取得TMB-355 ibalizumab 單株抗體的全球獨家授權後,目前已因進入完成靜脈注射二期臨床,而屬於第二代的TMB-355融和技術,投入皮下注射在人體一期臨床完成後,今年將進入二期臨床,預期上半年TMB-355就有機會和國際大廠完成授權,且可望成為台灣第一個通過美國FDA認證的新藥。 \n 楊育民說,2007年8月初,卸任行政院副院長的蔡英文原本計畫要到摩洛哥旅遊,但是在陳良博和翁啟惠的建議下,蔡英文把旅程改為去美國考察瞭解生技,經陳良博的介紹,她到波士頓訪問了好幾家生技公司,還到紐約華爾街考察生技創投。接著她到聖地牙哥和舊金山仔細用心的觀察生物技術產業,包括深入訪問Genentech在Oceanside和Vacaville的兩大生技工廠。 \n 由於當時台灣對生技新藥產業依舊陌生,募資並不順利,於是他們極力說服蔡英文加入團隊,並以替國家發展生技產業的願景來感動她。就像何大一說的:我們做的事是不能以金錢收益來衡量的成功。 我們做的這個願景是包括新藥開發,但不自限於新藥。我們也開始規劃生技創投,研發育成,生技生產,及藥材開發製造的一系列綜合性企業。 \n 於是,8月底,在蔡英文的領導下,根據TaiMed Group的藍圖,打算成立台懋生物科技(TaiMed, Inc.-簡稱TMI)和台懋蛋白科技(TaiMed Biologics, Inc.)股份有限公司。這是TaiMed Group第一次有中文名稱,後來陳良博覺得「蛋白科技」名稱不妥,因此,乃在8月31日匆匆改名為宇昌生技股份有限公司(英文名TaiMed Biologics,Inc.-簡稱TMB)。並於2007年9月初正式登記成立。 \n 9月中宇昌從Genentech取得TMB-355ibalizumab單株抗體的全球獨家授權,開始宇昌生技的新藥開發工作。 \n 在2007~2008年,台懋生技和宇昌生技為母子公司關係。當時規劃的是台懋會繼續建立生物科技的產業鏈,包括創投,製藥,藥材,和研發育成。這些都是風險很大的投資案件。但如想創造生物科技產業,這些都是必要的重點投資。 \n 2007年9月蔡英文被推舉為宇昌生技董事長。當時蔡英文主席擔任宇昌生技董事長是眾望所歸:所有宇昌董監事皆百分之百同意,包括代表政府的翁啟惠院長,前經建會主委何美玥,董事何大一和陳良博。 \n 不過,2008年6月蔡英文由於要在危急存亡之秋接掌民進黨主席而退出宇昌的經營,對宇昌和台灣生技產業,楊育民認為是很大的損失,但他們萬萬沒有想到,宇昌案竟然會成為總統大選攻擊蔡英文的主打題,也把宇昌案打成了弊案,而楊育民竟成為親上火線的主角。

  • 劉憶如書面首問 蔡:問都問錯

     國發基金昨日整理出宇昌案首波二個書面提問,第一問是出資四成的國發基金為何只獲一董一監席次?第二問是「TaiMed」所指公司為何?國發基金並將於下周一發函給當事人蔡英文、何美玥等,之後也將陸續發布其他提問。經建會主委兼國發基金召集人劉憶如強調,「不是配合選舉」。 \n 民進黨總統候選人蔡英文昨晚則在電視政見會結束後立即回應表示,國發基金的席次是三董一監,「劉憶如主委連問題都問錯了,她不懂,應該要請教國發基金委員會專業的人」。 \n 國發基金提問中,第一題為「宇昌案中,當時國發基金的權利為何被放棄?」劉憶如認為,既然國發基金出資比例為四成,原規畫宇昌董監為七董一監中,國發基金應有三董一監席次,但○七年九月三日宇昌發起人會議中,只選出四董一監,其中國發基金只獲得一董一監(分別為翁啟惠與何美玥),董事席次與出資比例不符。因此同日稍晚宇昌選舉董事長時,國發基金只有一名董事參與選舉,且由蔡英文當選董座,之後九月五日國發基金才通知宇昌要指派三董一監。 \n 劉憶如提出疑問,國發基金為何在宇昌選完董事長後,才增加派任董事?這是誰的決定? \n 國發基金第二個提問是,「TaiMed Inc.」是「宇昌生技」,也是「台懋公司」,也是「台懋生技創投」嗎?「TaiMed」在多家不同公司間重複出現、混淆使用,且多家公司中英文名稱變來變去,彼此之間有何關係?為何如此複雜?

  • 陳良博越洋視訊 挺「生技媽祖」

    陳良博越洋視訊 挺「生技媽祖」

     參與宇昌籌設的中研院院士陳良博,透過越洋視訊替民進黨總統候選人蔡英文背書,他不僅稱讚蔡英文是台灣生技業的「媽祖」,抨擊國民黨是「沒良心、不老實」的讀書人,更語帶哽咽的呼籲台灣人應該「要angry(憤怒)」,不能走回以前國民黨統治中國大陸的情況,否則「那就是我們的命了」。 \n 在二○○七年與中研院院長翁啟惠、國際愛滋權威何大一,共同擔任TaiMed Group(宇昌前身)主要負責人的陳良博,本周二在美國透過視訊接受民進黨發言人陳其邁提問,對外界質疑蔡英文圖利家族發表看法。 \n 陳良博強調,過去他做夢也沒想到有一天能說服蔡英文能加入TaiMed,直到○七年的暑假,他帶著蔡英文走訪波士頓、華府、聖地牙哥參訪美國生技產業,加上TaiMed團隊在背後力推,才讓蔡英文點頭答應擔任宇昌董事長,「但我覺得她也不太願意,多多少少也是逼出來的。」 \n 他語氣激動的說,在說服蔡英文加入團隊後,他就寫了一份公司簡報資料,結果現在國民黨卻把這份資料標示成三月份,「完全是變造,完全是變造!」「他們(國民黨)那邊很多都是讀書人,怎麼能做出這款沒良心、不老實的事情,為什麼會這樣?令人傷心啊!」 \n 陳良博替蔡英文喊冤說,蔡接任宇昌董事長後,不只完全沒有支薪,連前往美國開會都是自掏腰包,「她哪裡有賺錢?」尤其,當初宇昌籌資困難,連「我們的寶貝李遠哲(中研院前院長)」出面勸投資者都沒有辦法了,所以一看到蔡英文願意加入,他就跟翁啟惠、何大一說「啊,媽祖來了!我們找到我們的媽祖了!」 \n 陳良博強調,國民黨抹黑蔡英文已讓台灣生技產業受到重創,「除非蔡主席贏了這個選舉,否則我不相信有人對以後的國民黨政府有任何信心。」 \n 陳良博呼籲,現在台灣人如果不站出來、不angry(憤怒),「以後我們的命運就只好這樣子了。」但他相信,台灣人不是笨,也不是沒有勇氣,一定會在最後一分鐘站出來。 \n 此外,民進黨發言人莊瑞雄也對劉憶如提出五問,分別是為何時間錯置不嚴重?何時變造文書?是誰貼上變造日期?為何要把日期變造為三月卅一日?以及誰在幕後教唆?

  • TaiMed文件日期誤植劉憶如:沒變造文書 也沒藏鏡人

    TaiMed文件日期誤植劉憶如:沒變造文書 也沒藏鏡人

     針對TaiMed投資說明會文件的日期誤植,經建會主委兼國發基金召集人劉憶如昨天一整天避不見面,直到傍晚約六時才面對媒體,對日期出差錯,表達抱歉與遺憾。她強調,「當然沒有變造文書,也沒有藏鏡人」;對民進黨擬提告,她強調任何行得正、做得直的人,不怕提告。至於是否辭職,劉憶如說:「再說吧!」「沒有任何職務是永遠的」。 \n 不過,劉憶如卻話鋒一轉,繼續拋出新議題。她說,整理出的文件,有很多讓人看不懂,但她不是私家偵探,相關疑問應該去問當事人。她質疑當初蔡英文家族投資宇昌,首次金額為二千萬元,「當時台灣經濟有苦到這程度嗎?找不到投資人嗎?」 \n 還有,她還提到曾申請國發基金投資的「台懋生技創投」,要成立並管理規模卅五億元的資金,蔡家只出資七千萬元,卻要求占七到十一席董事中的三席等問題。 \n 甚至,她也提到國發基金否決南華生技申請案,當時書面評審委員之一的中研院士何大一反對此案,但之後,何大一擔任三月TaiMed投資說明會主持人,又持有宇昌技術股,「何大一的角色是什麼?」 \n 劉憶如周一根據國發基金資料,指稱民進黨總統候選人蔡英文,在TaiMed公司○七年三月卅一日籌資說明會文件中名列主導成員,遭民進黨指控變造文書。根據劉憶如昨日說法,是因當年承辦人員遺漏○七年八月相關公文的附件(指三月說明會英文文件),又沒標明日期,所以近日整理時,才把公文中另一份八月籌資說明會英文文件當成三月的,同時國發基金人員才打中文註記上去。劉憶如說,日期弄錯「不是什麼嚴重的事。」 \n 劉憶如表示,為因應上周四立院報告,她於上周三提早從京都招商行程返國,整理宇昌案相關文件兩大箱。如果有人要泛政治化說這是選舉操作,或沒有遵守行政中立,但她只是基於經建會與國發基金職責,提出盡量詳實的報告。至於除了兩份解密文件,她自行額外公布TaiMed投資說明會文件內容,她表示,這是因應外界可能的進一步詢問而準備。 \n 由於劉憶如前天在媒體詢問時曾動怒說出想辭職,昨日外界關注她是否因文件日期誤植而請辭,劉憶如回應說,「除總統外,沒有任何人是那麼關鍵」。 \n 民進黨發言人陳其邁則批評說,現在不是錯置時間的問題,而是變造資料的法律責任,所以劉憶如有必要盡速說明,為何她要假造資料,提供錯誤訊息給藍營立委炒作,「我們說得很清楚了,不道歉一定提告。」有關何大一的部分,陳其邁說,何大一的專業享譽國際,為了台灣生技產業不遺餘力,「劉主委不要作賤這些科學家,也別汙辱何大一。」(相關新聞刊A2、A3)

  • 願為誤植日期道歉…劉憶如:請外界別轉移焦點

     經建會主委劉憶如昨(13)日表示,他願意為TaiMed公司投資招商說明文件誤植為3月31日道歉,但這並非這起事件的重點,這起事件的重點是其投資流程、所曾出現的公司實在太複雜了,希望外界不要移轉焦點。 \n 民進黨團昨天高喊要劉憶如下台。民進黨發言人陳其邁則指出,這涉及變造公文進行政治操作意圖影響選舉,揚言今天(14日)中午前若得不到國民黨的說明及道歉,將對進行抹黑的國民黨籍立委、公職、高層提出告訴。 \n 劉憶如則回應表示,她行的正坐的直,不怕別人告。她強調,她是在上週一赴日本京都招商時,接到立法院要求報告宇昌案,週三趕回台北,把國發基金投資宇昌的兩大箱檔案資料找出來整理。 \n 她說,在整理96年8月31日附件時,由於附上96年3月31日TaiMed公司在台北舉行投資說明會的公文,並在這份文件說:詳附件,接著下頁的資料即是TaiMed Inc,因此就誤以為TaiMed Inc 這份報告是3月31日的投資說明會文件。 \n 劉憶如對於這份文件的日期誤植表示遺憾,並願就此道歉,但是她強調這個日期的誤植不是這起事件的焦點,真正的重點是這個案子先後出現的公司太多,有TaiMed、台懋蛋白科技、台懋生技、宇昌生技、台懋生技創投,國發基金除了投資宇昌,96年底台懋生技也曾要求國發基金投資,這實在太複雜了,她說:「這個投資案的來龍去脈,有疑問應該去問當事人蔡英文。」 \n 劉憶如表示,國發基金這兩箱的資料,有些我們實在看不懂,她說:「對於有人泛政治化說這是選舉操作,我要鄭重的強調,我有責任提出詳實的報告,但其中有很多問題的釐清應該去問當事人,我不是私家偵探。」 \n 對於媒體詢問是否會因此一事件倦勤而請辭?劉憶如說:「再說吧!沒有任何職位是永遠的,一個國家最重要的政策方向是由總統決定的,此外沒有任何人是那麼關鍵的。」 \n 劉憶如最後強調:「經建會與國發基金為了推動台灣經濟,非常忙碌,我們要回歸到應該做的事情。」

  • 見獵心喜 這回藍反成綠獵物

     兩份極機密檔案曝光,為宇昌案投下震撼彈。一路挨打的民進黨,卻因為從龐雜的文件中掌握到兩大「Key word(關鍵字)」,加上抓緊對手「見獵心喜」的心態,順著國民黨邏輯誘敵作繭自縛,一夜之間逆轉情勢。 \n 為證明蔡英文是TaiMed Group核心成員,劉憶如先口頭指稱,TaiMed在○七年三月卅一日舉行法說會的文件,明確記載「Ing-wen Tsai(蔡英文)」是主要經營者,且背景是行政院副院長。 \n 接著,藍營又將該文件發給媒體,上頭還加註「此份文件為九六年三月三十一日於台北市舉行的『TaiMed Inc』投資說明會說明書」,試圖用白紙黑字強化指控真實性。 \n 據了解,當文件傳到民進黨手中時,一度引起內部緊張,因為只要資料無誤,勢必成為「一擊斃命」的子彈。 \n 但經反覆查核,發現在○七年八月前,宇昌籌備團隊一律自稱「TaiMed Group」,直到蔡英文加入才以「Tai Med Inc」對外籌資。但對手流出來的文件卻寫著「Tai Med Inc」,代表資料是在○七年八月後才出現,因而讓綠營開始懷疑文件真實性。 \n 第二關鍵,則是該文件對蔡英文的背景描述,是行政院副院長「2006-2007」。但知情人士透露,依國際慣例,只有兩種情況會把一個人的資歷明確寫上「從某年到某年」,一是離職,二是對方已經逝世。因此,就是這些關鍵字句,讓綠營確定該文件百分百有問題,遂展開大反擊。 \n 對民進黨而言,宇昌案最糟的局面就是對手「只打混戰、刻意模糊」,因為訊息愈紛雜,選民愈可能對蔡英文產生疑慮。未料,一路從柿價、猛男光碟到宇昌案,打出滿手順風牌的國民黨卻把危機意識擺一邊,誤把偽證當鐵證。 \n 更甚者,宇昌是蔡英文家族一手促成,藍營即便擁有行政資源,也應該曉得對手掌握的資料「只會多,不會少」,結果卻硬要在別人的戰場玩文字遊戲,結果當然可想而知。 \n 如今,劉憶如以經建會主委之姿攪入戰局,這「錯置時間、搞錯對象」的烏龍,更衝擊政府體系公信力,也讓悶了好一陣子的民進黨有了反敗為勝的出口。 \n 宇昌案後續效應難料,但藍營已確定在這一回合敗下陣來。但選情瞬息萬變,誘敵深入的藍營反遭逆轉,此時民進黨若想乘勝追擊、擴大戰果,恐得警惕殷鑑不遠。

  • 八月變三月 綠:劉憶如貍貓換太子

     針對宇昌投資爭議,經建會主委劉憶如提出TaiMed內部文件指稱,在○七年三月卅一日,蔡英文已列名經營者。對此,蔡英文委任律師連元龍昨日提出原始資料,抨擊劉憶如為了陷害蔡英文,將八月的資料竄改成三月,「貍貓換太子」,明顯涉嫌偽造文書、行使變造文書及違反《選罷法》相關規定。 \n 劉憶如前天指出,二○○七年三月卅一日由前經建會主委何美玥發函推動的Tai Med法說會,現場發放的資料,記載蔡英文將是公司主要核心成員,並註明她的背景是行政院副院長及政大教授;事後,國民黨團也提供相關書面文件。 \n 對此,昨日上午民進黨由發言人陳其邁、莊瑞雄及連元龍出面公布三份文件,分別是○七年三月卅一日的「Tai Med法說會簡報」、四月十日「國發基金提供廠商的說明公文」,及八月十九日「TaiMed Inc內部募資簡報」。 \n 陳其邁指出,「Tai Med法說會簡報」明確記載報告人共兩位,一位是愛滋病權威何大一,另一位則是Genentech研發部門資深副總裁Sean Bohen,根本沒有藍營指稱的蔡英文。 \n 他表示,在「國發基金提供廠商的說明公文」部分,也記錄當時參與Tai Med Group的成員,包括何大一、中研院院長翁啟惠、前院長李遠哲、中研院院士陳良博,再次佐證蔡英文並未參與任何籌資或集資說明會。 \n 陳其邁強調,最重要的是「Tai Med Inc內部募資簡報」,該文件與藍營提供給媒體的文件完全相同。問題是,簡報中撰寫的日期明明是八月十九日,但劉憶如與國民黨立委林益世,卻誆稱這是○七年三月份的投資說明文件,甚至還移花接木,動手加註「此份文件為九六年三月卅一日於台北市舉行『TaiMed Inc』投資說明會說明書」,根本是刻意抹黑蔡英文。

  • TaiMed非台懋 綠:劉憶如搞錯

     宇昌案極機密文件解密,首度出現「TaiMed」名稱,引發藍營質疑這就是蔡英文家族所有的「台懋」公司介入投資案的證據。對此,蔡英文委任律師連元龍駁斥說,TaiMed的意思是「台灣醫藥科技」,與台懋一點關聯也沒有,抨擊經建會主委劉憶如根本是搞錯事實。 \n 至於為何兩份極機密公文中,僅第一份給當時蔡英文的長官、前行政院長蘇貞昌簽核,第二份文件卻只給蔡英文? \n 經手整起投資案的前經建會主委何美玥表示,因為第一份公文是要給行政院「核定授權」,必須由最高主管簽核,第二份則是「告知談判過程」,純粹是報告進度,只要呈至副院長即可。 \n 國發基金投資宇昌生技的兩份極機密文件,指出中研院院長翁啟惠在○七年三月一日時,準備以「TaiMed Group」的名義,與Genentech 合作開發愛滋病新藥。對此,經建會主委劉憶如表示「TaiMed」就是「台懋」,引發外界質疑蔡英文家族確實介入宇昌案。 \n 對此,連元龍指出,所謂的「台懋」公司,是蔡英文在○七年八月同意加入談判團隊後,因為低調的蔡英文家族不願與投資案有太多牽連,遂決定成立台懋,讓蔡家所有的潔生公司資金先投資到台懋,然後再轉投資至宇昌;換言之,在這段時間之前,根本沒有台懋公司。 \n 連元龍進一步解釋,昨天解密的國發基金文件裡所提及的「TaiMed」,其實是翁啟惠等科學家所想出來的名稱,意思是「Taiwan Medtech 」,也就是「台灣醫藥科技」的縮寫,絕非劉憶如所說的「台懋」。 \n 面對藍營質疑國發基金投資宇昌跳過正常程序的說法,連元龍強調,全案在○七年四月十七日前,已向國發基金管理委員會進行報告,並且通過委員會決議。因此,要求政院把相關會議紀錄一併對外公開,「否則就不要說投資跳過程序!」 \n 至於TaiMed Group當時與Genentech長達數月的談判卻面臨破局,且其他國家的競爭團隊更開出比台灣高出一倍的競爭價格,為何在蔡英文加入團隊後立刻扭轉?何美玥及民進黨發言人陳其邁皆表示,這是因為蔡英文擁有好的談判能力,把案子談成。 \n 何美玥強調,宇昌成立前,由於台灣生技產業剛起步,最初承諾要投入資金的七位投資者,到最後有五位臨時縮手,只有統一國際和上智創投依約投資,直到蔡英文決定參與談判團隊,並說服家人透過台懋轉投資宇昌,才讓整起投資案有機會繼續往下走。

  • 蔡英文列TaiMed主導成員民進黨要告

    蔡英文列TaiMed主導成員民進黨要告

     宇昌案的兩份極機密文件昨日在立法院公開,對於民進黨總統候選人蔡英文在宇昌生技籌設過程中扮演的角色,經建會主委劉憶如指出,○七年三月卅一日,TaiMed公司(指宇昌前身)募資說明會文件中,明列主導成員就有時任副閣揆的蔡英文,這份文件今天公布;國民黨大黨鞭林益世質疑這根本是「蔡英文核准給蔡英文」;立委謝國樑也說,蔡英文尚未卸任,就知道自己會到TaiMed生技公司當董事長,難道沒有涉及旋轉門條款及圖利嗎? \n 對此,民進黨發言人陳其邁則說,這種說法是意圖引用錯誤資訊,要求劉憶如立即提出原件,不容混淆視聽、栽贓抹黑,假如最後沒提出證明,又不願公開道歉,那就是意圖使人不當選,明顯觸犯《選罷法》,民進黨將立即提告。 \n 對此,劉憶如昨晚回應說,她沒有提出個人主觀意見,只是說明解密文件,陳述事實,關於外界詢問蔡英文有無違法,一向的立場都是「不是由我來認定」。 \n 宇昌案極機密文件昨天正式對外公布,劉憶如在回應藍營立委,說明文件內容時,提到蔡英文在宇昌籌設階段的角色。 \n 劉憶如表示,二○○七年三月卅一日由經建會主委何美玥與何大一署名發函,舉行推動TaiMed生技公司設立說明會,邀請了可能投資人來與會,現場發的英文資料,明確記載蔡英文將是公司的主要核心人員之一,而英文寫的「Ing-wen Tsai(蔡英文)」還註明背景是行政院副院長及政大教授。 \n 立委謝國樑也在公布現場詢問,從投資界角度來看,這些主導成員未來都會參與公司經營?劉憶如則回應說「一般慣例是這樣」。謝國樑因此質疑,蔡英文在○七年三月卅一日還擔任副院長,卻在說明會文件中已講清楚未來會擔任主要負責人。劉憶如說,TaiMed說明會文件今天就會公佈。 \n 對此,民進黨強力反擊,經手整起投資案的經建會前主委何美玥更強調,劉憶如的說法絕對不正確,因為國發基金不會發一個用英文寫的公文;而當時蔡英文仍是行政院副院長,怎麼可能擔任民間公司負責人? \n 陳其邁表示,無論是陳良博、中研院院長翁啟惠、羅氏藥廠全球技術營運總裁楊育民,還是愛滋病專家何大一,都不只一次提到蔡英文是在卸任行政院副院長後,才在學者專家的邀請下同意擔任宇昌董事長,結果劉憶如卻刻意混淆視聽,「請她把原始文件拿出來,否則民進黨一定提告!」(相關新聞刊A2至A4)

  • 蔡主導籌資 綠營必須釐清

     宇昌案文件解密後,疑雲依然未散,外界看得霧煞煞。對綠營來說,現在得被迫應對相關文件公布後的攻勢,以防帶來的後座力擴散。例如在○七年三月卅一日TaiMed公司(宇昌前身)的籌資說明會中,相關文件明白記載蔡英文是主導成員(key principle),就此而言,這恐怕是一個必須釐清的爭議點。 \n 由於蔡英文在上述TaiMed公司籌資說明會召開時,還是行政院副院長,直到後續五月時才辭任,同年九月出任宇昌董事長。然國發基金的確計畫投資TaiMed,如果在籌資說明會當下,蔡英文就已被列名公司主導成員名單,雖然這不見得代表她後續一定會參與公司經營或入股,但也讓外界不禁聯想,蔡英文與TaiMed的關連到底為何?是公股代表還是其他身分? \n 其次,主導成員名單列出蔡英文時,行政院副院長的職稱後面,還有註明二○○六到二○○七年,但當時才是○七年三月,根本還不到五月辭職的時機,為何會有這樣的標示法,也讓外界一頭霧水,除非未卜先知,否則就是另有文章。 \n 當時,國發基金有何足夠的理由採專案投資宇昌,關於這點疑問,外界一直無法獲得滿意的解答。尤其蔡英文卸下職副閣揆與接任宇昌董座的時間,兩者間隔實在太短,已引起諸多質疑。在總統大選火熱之際,宇昌案的攻防,不管是對綠營甚至蔡英文本人而言,都將是一場嚴厲考驗。

  • 何美玥人格擔保 為小英背書

    何美玥人格擔保 為小英背書

     民進黨總統候選人蔡英文是否早在行政院副院長內任,就預期自己即將進入宇昌?對此,民進黨昨日全力反攻,不僅鎖定經建會主委劉憶如準備提告,前任經建會主委何美玥更拿個人清白做保證,強調蔡英文在擔任副閣揆期間,絕對沒有計畫參與經營宇昌,「我用我的人格保證!」 \n 在極機密公文解密後,民進黨立即由何美玥、蔡英文的委任律師連元龍,及民進黨發言人陳其邁站上火線,用將近一個半小時的時間,對外澄清所有質疑。 \n 為證明宇昌生技最初是由學者專家所發起,一向給外界溫和形象的何美玥,在記者會上出示一張TaiMed Group在○七年三月一日時,前往美國生技公司Genentech談判時的照片,強調畫面中的成員包括中研院院長翁啟惠、中研院院士陳良博、愛滋病研究權威何大一,及羅氏藥廠全球技術營運總裁楊育民,藉此證明蔡英文並未參與談判過程。 \n 長期擔任蔡英文家族委任律師的連元龍,則提出當天TaiMed Group向Genentech進行簡報檔案,裡頭明確指出TaiMed的核心人物就是三個人,分別是何大一、陳良博,及一位美國大型生技公司的總裁候選人,由此證明當時蔡英文不在TaiMed的團隊內。 \n 何美玥表示,當談判團隊回國後,同年三月三十日就由她出面邀請企業負責人聚會,由何大一、翁啟惠及陳良博說明投資案;隔天則進一步召開法說會,何大一親自向四十多位來自創投、生技及投資銀行界的人士簡報,陳良博則負責市場說明。 \n 媒體追問,在蔡英文辭去副閣揆前,何美玥是否看過蔡英文「可能進入TaiMed」的公文或資料?她強調,「完全沒有,我用我的人格保證!」 \n 連元龍補充說,當時TaiMed舉辦法說會時,「請問有哪一場是蔡家投資的公司參與的?有或沒有,請行政院說清楚。如果沒有,就代表這個案子就不是為蔡家量身訂做。」 \n 民進黨發言人陳其邁則強調,從兩份極機密的公文來看,真相已經大白,完全沒有違法,這證明執政黨故弄玄虛,在選前丟出公文流程問題進行選舉操作,呼籲政院有必要將審議過程全部攤在陽光下供大眾檢視,不要再選擇性釋放資料抹殺蔡英文人格。

  • 藍委:蔡英文核准給蔡英文

     經建會主委劉憶如昨天公佈宇昌生技投資案兩份被列入極機密的文件,國民黨立委認為文件內容疑點重重。大黨鞭林益世質疑此案,根本是「蔡英文核准給蔡英文」。立委謝國樑也說,當初行政院副院長蔡英文為何尚未卸任,就知道自己會到TaiMed生技公司當董事長,不久卸任後,真的跑去當董事長,難道沒有涉及旋轉門條款及圖利嗎? \n 經建會主委劉憶如表示,蔡英文蔡英文不是國發基金指派的董事長,蔡英文自己也提到,是家族投資指派的。 \n 國民黨立委邱毅痛批,從這兩份公文中幾乎可以確定蔡英文在宇昌案扮演「濫權自肥」的角色,他詢問劉憶如,蔡英文八月三十一日發信要求國發基金撥款四千萬元,但後來「台懋」帳戶裡並沒有任何資金對不對?劉憶如斬釘截鐵回答,「對」。邱毅質疑,蔡英文家族投資的錢根本沒進去,是用國發基金的錢去撐場子,包括股東等所有的錢,都是在九月三日才匯進去,這根本是買空賣空,並以有極機密可以做防火牆。 \n 國民黨立委林益世則說,第二份公文出現「TaiMed(所謂台懋)」,但當時「TaiMed」根本還沒成立,若公司不存在,政府為何還可授權?且第一份文件已設三點前提,既然三點前提事後顯示都無法達成,為何案子還能繼續?

  • 合作條件超預期 蔡英文照簽

    合作條件超預期 蔡英文照簽

     經建會主委劉憶如昨天在立法院經濟委員會公佈當年被列為極機密的國發基金投資「宇昌生技」兩份文件,這兩份文件解密後顯示,皆由擔任政務委員的何美玥簽出,第一份是九十六年二月九日「擬請同意由中研院院長翁啟惠代表本院與Genentech生技公司洽談合作事宜」,當時行政院長蘇貞昌及副院長蔡英文都有簽准;第二份是九十六年三月二十一日有關翁啟惠等人爭取與Genentech合作開發AIDS相關藥物,並擬在台設立的「TaiMed Group」名義赴Genentech洽談。但這份公文,僅有讓蔡英文專簽。 \n 立法院經濟委員會上周要求經建會將兩份被列入極機密的重要文件解密,並附委員會報告,行政院昨天將宇昌案解密送交立法院,經委會召委李復興與劉憶如一同公布解密內容。 \n 依經建會昨天提供的兩份文件,共兩件、五頁。解密後的第一份文件內容說明,美商Genentec執行長(Patric Yang)以電子信向中研院院長表示該公司有意找合作對象成立新公司進行anti-CD4 分子研發相關計畫,台灣是其中之一。 \n 內容載明,雙方合作的前提,若Genenteck同意:一、新公司設在台灣,二、臨床實驗在台灣及美國同步進行,三、未來大量生產之工廠在台灣。而我方就同意:一、開發基金在二千萬美元範圍內參與投資新公司;二、Genenteck可以得到技術股,十%範圍內授權翁啟惠談判;三、未來之生產工廠開發基金在三十%範圍內餐與投資。 \n 這份並未載明成立公司名稱,何美玥於九十六年二月九日簽出後,蔡英文及蘇貞昌分別在二月十一日及十五日簽准。 \n 第二份文件內容則是洽談和美國Genetech公司合作細節,包括各種相關費用等,第一次出現公司名字為「TaiMed」,記錄由TaiMed支付簽約金、產品銷售後的權利金等進度。 \n 內容載明,翁啟惠與何大一及陳良博院士等人於三月一日以已擬在台設立TaiMed Group名義赴Genentech初步洽談,雙方並約定於三月十四日再做協商。 \n 內容還記載,本案合作條件超出預期太多,非原先翁啟惠院長估算的第一階段費用足以支應,因此何美玥與翁電話聯絡後,認為所提出的對案,第一階段可以不獲利,但包含第二階段在內,整體計畫一定要有獲利可能性。翁啟惠同意此看法。但這份公文最後只寫「敬呈副院長」,所以第二份並未有蘇貞昌的簽名。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