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ZARA的搜尋結果,共212

  • 《國際產業》Zara母公司上季淨利4.21億歐元 遠優於預期

    西班牙零售巨頭和服飾集團印地紡(Inditex)周三公布第一財季的淨利為4.21億歐元(約5.13億美元),輕鬆超越分析師預期,但是也較疫情爆發前的水準低了三分之一。根據6位分析師預測,該Zara服飾連鎖店母公司第一財季的淨利應為3.59億歐元。

  • Inditex委內瑞拉所有店面 數周內關閉

    時尚品牌Zara母公司Inditex因為與南美合作伙伴Phoenix World Trade重新評估其包括Zara、Bershka和Pull Bear等特許品牌在委內瑞拉的營運,以符合Inditex提出整合與數位轉型等新模式,所以未來數周內將關閉其委國所有店面。

  • 前有狼後有虎 4大國際品牌用新疆棉花遭提起人權訴訟

    前有狼後有虎 4大國際品牌用新疆棉花遭提起人權訴訟

    數周前因停用新疆棉花而遭到大陸抵制的國際品牌尚未平息,新疆棉花風波又有新的發展。包括Zara、優衣庫、Sandro 以及Skechers近日在巴黎遭人權團體與個人以侵犯人權的罪名提起訴訟,已在歐美國家引起關注。這是法國首起大規模針對使用新疆棉花而導致的訴訟,控方將同時在歐洲與全球各地同時興訟,上述各家企業如何應訴也成為關注焦點。

  • 新疆棉風波 Zara母企撤抵制聲明、無印良品重申使用

    HM抵制新疆棉一事在大陸遭到封殺,越來越多品牌被波及,也紛紛跳出來滅火。如西班牙品牌Zara母企Inditex悄悄下架此前公布的抵制新疆棉聲明,而無印良品中國則重申有使用新疆棉。

  • Inditex全球約15%店面 因防疫限制仍關閉

    西班牙服飾品牌Zara母公司Inditex周三公布去年淨利暴跌七成至11億歐元,低於市場預估13億歐元,銷售大跌28%至204億歐元。迄3月8日止全球6,829家店面裡,約15%店面因防疫限制而關閉。去年線上銷售大增77%抵銷部份疫情影響。

  •  500片就接單客製!口罩界Zara賣進保時捷、全家

    500片就接單客製!口罩界Zara賣進保時捷、全家

    自台灣疫情趨緩,各大通路皆可買到醫療口罩後,約從去年下半年開始,講求花色多變的「設計口罩」大爆發。有別於中衛、華新、康匠等老字號醫療口罩廠,這個新興市場,已冒出大量新玩家。 \n \n其中最引人矚目的,當屬好罩(How Mask)。 \n \n去年底,好罩在西門町開出台灣第一間口罩專賣旗艦店,立刻引發網友討論。緊接著,它迅速進駐電商服飾Caco門市與各大百貨,在台中誠品勤美與高雄夢時代等皆設立快閃櫃,目前已超過100個實體通路,是全台最大設計口罩廠。 \n \n它為何能快速抓到這需求? \n \n「我的想法很簡單,就是做口罩界的快時尚,就像口罩界的Zara!」好罩創辦人、華聯集團總經理林暐倫說。這句話,正是他的商業模式核心。 \n \n好罩的緣起,最早可以追溯回2019年。當時,香港正逢反送中活動,口罩需求量大增。他創立的華聯生醫原以販售彩妝保養品為主,從此開始將台製醫療口罩大量出口到香港。疫情爆發後,台灣醫療口罩產線被徵收,他又轉向非醫療口罩,陸續將其出口至一罩難求的美國、歐洲等地。 \n \n「大概去年9月底,台灣就完全不缺口罩了。有人說它快要崩盤,但我想的是:人在不缺乏之後,就會想要變化。為什麼不把它變成一種時尚配件?」他說。 \n \n狠砸5千萬建產線 \n站穩少量多樣、客製化市場 \n \n於是,他找來相識多年的Caco創辦人姚瑞欣合作,創立好罩。一個是懂外銷口罩的彩妝品公司,負責設計、製造和品管包裝;一個是每週出新品、旗下約50間實體店的電商服飾公司,負責設計和擴展通路:「我們要掌握的就是『快』跟『時尚』,這應該是傳統醫療口罩廠沒有、也很難短時間內學會的know-how。」 \n \n他們的第一步,是大膽自建產線。林暐倫指出,光口罩機、數位印刷機和自動包裝機合計,就花了大約5千萬元。 \n \n多數新切入設計口罩的同業,都是將製造外包,藉此降低風險。為何他堅持非自建不可?答案是:唯有自有產線,才可能做到少量生產、快速打樣,才不用卡進外包廠的接單縫隙中製造,處處受制於人。 \n \n第二步,是打造少量多樣且能快速追加的設計流程。 \n \n林暐倫透露,若將華聯和Caco旗下設計師加起來,共有約20名。他們過去擅長的是設計彩妝包裝盒與服飾,如今無痛轉換為設計口罩花色。其KPI是,一人一週畫出30款花色,內部挑選5款進入量產,每款僅少量生產1萬片左右,再依每日2C(對消費者)銷售數字,決定是否繼續追加;其他未被挑中的每週595款,則進入資料庫,做為2B企業客戶客製化參考。 \n \n「他們有嗅到2B的商機,而且能立刻滿足『大廠無法滿足』的需求,是真的很靈活,」中衛行銷經理周令怡分析,本土疫情趨緩後,不少品牌希望為員工訂製宛如制服的企業口罩,或致贈給老客戶做為禮品。但大廠一來有常規醫療口罩要生產,有固定合作通路得滿足,產線已很滿;二來設計人力有限;三來即使最低訂購數量也仍偏高(編按:通常1萬片起跳),雙方往往還是很難對接。 \n \n此時,好罩卻因設計資源充足,敢打出「500片就客製化接單」,目前2C和2B業績占比已達各半。它的企業客戶超過200家,從保時捷、全家便利商店、阿誠鵝肉、台北燈會做到梁靜茹演唱會,等於囊括國際品牌、中小企業、政府單位與大型活動。 \n \n這也是因為好罩極為關鍵的第三步:放棄主打醫療口罩,換來更彈性的通路布局。 \n \n逆向不主打醫療口罩 \n前進百貨快閃店,通路更廣 \n \n細看好罩的臉書、官網與包裝,完全都沒有提及「醫療」2字。但直接向林暐倫求證時,他又立刻秀出「衛福部第一等級醫療器材許可證」,清楚顯示它確實是醫療口罩。 \n \n有認證為何刻意不放?「因為你要做到時尚,一定要搭配適合的通路!」他解釋,醫療口罩的規範極多,不准散裝、不准贈送、且必須在擁有藥商販售許可證的通路才能販售。 \n \n這正是同業們多只能在藥妝店上架的主因,例如另一家醫療設計口罩業者親親(Jiu Jiu),品牌創辦人簡士傑就透露,旗下品牌現階段通路只以康是美、屈臣氏和小三美日為主。 \n \n但林暐倫認為,街邊服裝店、百貨快閃店到大型集會免費贈品,全都是設計口罩可以大放異彩的地方。該策略確實奏效,海外訂單也開始湧現,最快3月底,東京就會有200多間藥妝店上架好罩。 \n \n那假使疫情突然結束,有想好退場機制嗎?他坦言早已盤算好,例如數位印刷機和包裝機都可以改做別的商品,實體門市就讓Caco去賣衣服,「重點是看到一個機會,你敢不敢去抓住?就是這樣而已。」

  • ZARA關閉旗下三品牌大陸門市

    ZARA關閉旗下三品牌大陸門市

     擁有知名品牌ZARA的西班牙服飾業者Inditex集團,2020年業績受到新冠疫情重創。面對經營危機,Inditex決定關閉旗下Bershka、PullBear和Stradivarius這三品牌在中國市場的所有實體店,轉至線上銷售。 \n 與此同時,Inditex在中國市場亦進一步加強創新和科技技術,如2020年底Zara於北京開設亞洲最大的旗艦店,加入了不少科技元素,包括互動式產品展示營觸控螢幕,為消費者帶來最新的購物體驗。 \n 受歐洲疫情拖累,Inditex早前公布2020年11月收入較上年同期下跌19%,且12月首10日下跌13%。2020年財報亦曾透露,集團計劃關閉旗下1,000至1,200家門店,關閉實體店成為集團調整業務的策略之一。Inditex在中國線下門市僅保留Zara、中端品牌Massimo Dutti、內衣品牌Oysho和家具品牌Zara Home。 \n Inditex集團是西班牙服飾巨頭,也是全球四大時裝零售集團之一,旗下除了ZARA和上述三個即將撤店的品牌外,還擁有Massimo Dutti、Oysho、Uterque、ZARAHOME等品牌。Inditex集團於14年前進軍中國市場,目前在中國開設的服裝店占Inditex集團的93.19%,並在中國擁有上億的消費者。 \n 2020年是被疫情陰霾籠罩的一年,導致實體店營收下滑,Inditex在2020年第三季出現公司創辦以來首次虧損,營收衰退28.9%,獲利銳減75%。 \n 據西班牙媒體「20分鐘」等報導,受疫情影響,Inditex集團決定關閉旗下Bershka、PullBear和Stradivarius等三個品牌在中國市場的所有實體店,且預計所有關店工作將在2021年年中前完成,僅保留官網、天貓旗艦店等電商通路。不過ZARA等其他四個品牌,在中國市場將繼續保留實體店。 \n 該公司並決定,至2022年將重新投資27億美元,其中10億美元將用於加強其電商通路,目標是2022年線上銷售額占公司銷售總額的25%。 \n Inditex集團董事長Pablo Isla表示,基於對消費者需求的分析,越來越多年輕人偏好線上購買模式,Inditex旗下的年輕品牌也將加強其電子商務的發展。

  • 隱形冠軍打敗Zara

    隱形冠軍打敗Zara

     一家快時尚DTC電商品牌近年悄然席捲全球220國,2020上半年營收高達人民幣400億元,一查才發現,這家隱形冠軍來自中國,且正一步一步擊敗Zara。 \n 打開SHEIN手機APP,印入眼簾的是許多西方模特展示身上的服裝,衣物風格也多是歐美風,壓根不會想到這是一家中國公司。 \n 這家2008年在南京成立的公司,至今已打下220國家和地區市場,估值超過150億美元。但創辦人許仰天卻低調到不行,從中國到美國,從媒體到研究機構,華爾街日報、CB Insights、FORTUNE、艾媒諮詢等公布的10億美元以上獨角獸公司榜單,都遺漏了這家中國公司。 \n 悶聲發大財的SHEIN,據稱2020上半年營收已超過人民幣(下同)400億元,全年銷售額可能向千萬元叩關。進一步觀察其主打的市場,與西班牙快時尚品牌Zara有許多重疊之處。但在SHEIN持續創下業績新高的同時,Zara宣布2~4月收入幾近減半、關店1,200家。 \n 快時尚的典範轉移 \n 全球跨境電商平台並不少見,但SHEIN的獨特之處在於上新品快、品質優、價格低。以運動衫品項為例,官網上該項目下最便宜的產品僅需4美元,且款式眾多。 \n 在SHEIN官網上發現,平台每日均有數百上千件新品上市,僅一周,該平台新增SKU(最小庫存單位)數量就超12,000個。數據還顯示,SHEIN在2019全年新上架15萬餘款產品,僅一至二個月就可以超越ZARA全年的新品數,而同類產品價格僅需ZARA的一半左右。 \n 幾年前,ZARA改變了時尚產業生產方式,成為快時尚的典型代表。ZARA並不洞察未來的時尚趨勢,而是以更快的速度響應。隨著大牌設計師發布當季單品,ZARA可快速進行設計元素的拆解重組,並以更加工業化的供應鏈進行快速製作推出,一件衣服從西班牙周邊工廠到ZARA門市,最快僅14天。 \n 與ZARA不同的是,SHEIN沒有線下門市,是一個DTC(直接面對消費者)平台,借助成熟的中國產業鏈,SHEIN可以做到每個環節都比ZARA反應更快。SHEIN打樣到生產只需七天,比ZARA最快時還少一天,供應商從收到訂單、面料,到將成衣送至SHEIN工廠,只需五天。 \n 善用社群平台流量紅利 \n 總結SHEIN的優勢,首先是持續上市海量的新品試錯。這是中國紡織時尚產業的供應鏈優勢。只有借助強大的供應鏈,SHEIN才能夠實現高速的產品響應及換新。ZARA之前之所以能夠擁有14日上新的速度,也在於其在西班牙建構了自身的供應鏈集群。大量SKU的高頻推出,意味著平台可以進行更高頻的A/B test,產品、平台都能更快速的進化迭代。 \n 第二,抓住海外平台紅利。SHEIN創始人許仰天早期做SEO(搜尋引擎優化)起家,敏銳的抓住了Facebook、Instagram等海外社交平台的流量紅利。對這些海外平台的運營,甚至影響整個平台的美學方向,例如SHEIN上的模特照片,並不像傳統的時尚模特,而更像Instagram的時尚部落客,目前SHEIN在Instagram上擁有1,600萬粉絲。 \n 第三,切中了海外下沉市場。由於供應鏈的成熟及DTC的模式,SHEIN不少產品確實可以做到物美價廉,相比於ZARA、HM等快時尚品牌售價便宜不少,這也讓不少被傳統快時尚擠出的用戶來到SHEIN平台。但如今,SHEIN的用戶群已經不止於國外的下沉群體,不少時尚部落客、中產人群都在使用SHEIN。

  • ZARA擴租 統領租金進補

     統領(2910)23日法說指出,原台北統領二樓確定由快時尚ZARA承租;ZARA將由兩個樓層擴大為三個樓層,預計明年進行改裝,統領主要營收來自桃園、台北統領租金收入,以及陽明山、礁溪兩個建案銷售,今年雖有疫情干擾,但多數商場以長期租約為主較不受影響,反而ZARA看好台灣市場而擴大承租。 \n 目前統領台北店出租包括地下一樓至四樓及七樓,三大承租戶是ZARA、World gym、星巴克等,租金多數是長約且收入穩定,儘管近年東區租金有稍顯下滑,但仍不影響統領行情;至於五、六樓原屬戲院忠孝實業所有、統領投資20%。 \n 統領表示,近年來信義區與南港商場大增,衝擊東區租金行情略有下滑,但統領多屬長約目前影響不大。 \n 至於桃園店商場自前年改裝,位於北桃園地區面對遠百、新光三越等連鎖百貨競爭,統領強化影城與餐飲時尚,以去年來說表現亮眼,今年因疫情影響影城人潮,但多數集中3~6月,目前影城人潮均在八成以上。 \n 至於不動產部分,今年相對房價有回穩,現有餘屋繼續賣,其中陽明山的「御陽明」建案已銷售逾半,宜蘭礁溪「閑閑」案則已銷售逾四成。 \n 統領前三季稅前淨利9,433萬元,歸屬於母公司淨利6,313萬元,EPS 0.36元。

  • ZARA統領店 明年擴大至三個樓層

    統領(2910)23日法說指出,原台北統領二樓確定由快時尚ZARA承租;ZARA將由二個樓層擴大為三個樓層,預計明年進行改裝擴大,統領主要營收來源來自桃園、台北統領租金收入,以及陽明山、礁溪兩個建案銷售,今年雖有疫情干擾,但多數商場以長期租約為主,不受疫情影響,反而ZARA看好台灣市場而擴大承租。 \n統領分析,近年來信義區與南港商場大增,衝擊東區租金行情略有下滑,統領多屬長期合約目前並無影響。ZARA主要還是看好台灣快時尚產業市場,而擴大全台最大店的規模,從現有地下一樓至一樓擴增至二樓,以二樓坪數約530坪,將擴大逾500坪,從二個樓層擴至三個樓層。 \n而據分析,台灣在疫情控制得宜,加上國人難出國,所有ZARA消費都在國內,也使得ZARA業績在第三季躍上全球前三大,僅次於中國的單店業績,尤其是統領店更是全台業績最高的店王,明年改裝後有望將統領店的亞洲排名擠進前三大。 \n業者分析,台北東區雖然租金稍下滑,但在今年有NET承租前永福樓開幕、HM大店進場,皆顯示東區快時尚市場前景仍相當可期。

  • Zara母公司Q2業績優預期 激勵股價大漲

    西班牙快時尚品牌Zara母公司Industria de Diseno Textil(Inditex),第2季業績優於預期,在此疫情艱困時期仍能穩住獲利能力,受此激勵16日股價大漲6.6%。InditexQ2淨獲利2.14億歐元,少於去年同期的8.16億歐元,淨銷售額由去年同期的69億歐元縮減至47億歐元,但優於分析師預估。 \n

  • 《國際產業》Zara母公司印地紡上季轉盈

    時裝品牌Zara母公司印地紡(Inditex)第二財季(5~7月)由虧轉盈,但在新冠肺炎疫情肆虐下,消費者上街購物的意願降低,該公司營收較前一年同期下滑31%。 \n 全球最大時裝集團印地紡表示,目前旗下98%的門市已經重新開業。除了Zara之外,這家西班牙時裝巨擘旗下擁有逾百家企業,包括知名品牌Massimo Dutti與Bershka等。 \n 展望本季,印地紡預估以8月1日至9月6日的固定匯率估算,店面與線上營收將較前一年同期下滑11%。 \n 印地紡周二股價收漲5%,受惠於瑞典同業HM復甦速度超出市場預期,且本季獲利預測意外強勁。今年以來,印地紡股價下跌24%。 \n \n

  • 賣比ZARA貴 戎美拚淘女裝第一股

    賣比ZARA貴 戎美拚淘女裝第一股

     大陸電商女裝是一個每年5000億元(人民幣,下同)規模的市場。在如此龐大的市場上,至今尚未誕生一家A股上市公司。之前,匯美時尚(旗下品牌初語、茵曼)、裂帛股份(旗下品牌裂帛)、韓都衣舍等女裝「淘品牌」都曾衝刺上市,未能成功。註冊制下,賣得比ZARA、優衣庫貴的淘寶夫妻店──戎美股份,是否能成為A股女裝「淘品牌」第一股,受到關注。 \n 擁有一定規模的「淘品牌」在過去幾年紛紛尋求登陸資本市場,目前御家匯、小狗電器、三隻松鼠、良品鋪子等已經成功上市。然而,淘系女裝品牌的上市路則相對坎坷。早在2016年,匯美時尚和裂帛股份披露了A股IPO招股書,衝擊創業板,至今尚未成功。今年4月,韓都衣舍宣布終止A股上市輔導備案,稱擬調整資本運作方式及時間安排。 \n 分析師認為,多重因素制約了電商女裝上市,一是行業充分競爭,市場分散度極高,2019年大陸女裝行業前十大品牌市場占有率為8.4%;二是市場瞬息萬變,產品銷路反覆快速;第三點是財務規範困難,收入確認存疑,電商女裝行業普遍存在大量刷單、大比例退換貨率、大額平台入駐費用的等行業頑疾。 \n 去年「雙11」大促活動中,作為女裝品類,大促的退換貨率在40%以上,這意味著如果最終要賣1億元的商品,備貨就要備2億元左右。這些都對會計規範構成挑戰。 \n 另外,淘品牌用戶忠誠度不夠,一季的設計不符合口味,就轉到其他品牌了,對價格也敏感,所以大量淘品牌女裝做到一定規模就停滯不前。 \n 對於戎美能否上市成功,分析師表示,時間長了,一定會有公司成長問題出來,而大量公司過不了瓶頸期就下滑了;趕在爆發期,上市就比較容易(比如註冊制推出)但如果上市進度耽擱了,就可能上不了;服裝行業上市公司,上市後還能成長的不多,大多都成了殼。

  • 中國版ZARA 拉夏貝爾響退市警報

     有「中國版ZARA」之稱的大陸女裝品牌拉夏貝爾,近日趕在年報披露規定時限的最後一天公布2019年年報。年報顯示,公司在2019年虧損人民幣(下同)21.66億元,且為連續兩年虧損,公司正式在7月開始「披星戴帽」,股票代碼變更為「*ST拉夏」,實施下市風險警示。 \n 此外,*ST拉夏股價從1日開始跌停,截至6日陸股收盤,公司已連續第四天跌停,股價收報2.49元,較2017年10月的28.56元高點,跌幅超過90%,目前市值已不足10億元,大幅縮水超過百億元。 \n 新浪財經報導,由於股價波動異常,拉夏貝爾近日公告稱,該公司並沒有應披露而未披露的重大問題,公司會全力以赴,爭取實現2020年扭虧為盈的目標。 \n 成立於1998年的拉夏貝爾以女裝品牌為主,公司旗下女裝品牌包括:La Chapelle、Puella、Candies等。此外,公司還有一些男裝和童裝品牌。由於拉夏貝爾採取快速生產新產品的模式,故又被外界稱為「中國版ZARA」。憑藉衣服款式新穎,拉夏貝爾在大陸曾吸引很多消費者,並在之後大幅擴張,門市數量一度高達9,674家。 \n 拉夏貝爾在2014年赴港上市後,公司又在2017年在上交所掛牌上市,成為大陸首家「A+H」成衣公司。該公司在2017年登陸A股市場後,市值曾一度飆升至120億元,2017年營收達到104億元,為當時大陸營收最高的成衣企業。 \n 然而,公司快速擴張面臨高庫存、資金緊張等問題,2019年,拉夏貝爾關閉了4,391家門市,並連續兩年出現虧損,公司已處於下市的邊緣。

  • 疫情歐比亞嚴重 推動優衣庫超越ZARA 將躍登世界第一

    疫情歐比亞嚴重 推動優衣庫超越ZARA 將躍登世界第一

    在新冠疫情爆發的背景下,經營「優衣庫」(UNIQLO)等品牌的日本迅銷(優衣庫母公司)的總市值正在逼近經營「ZARA」的全球最大服裝零售商Inditex。迅銷與Inditex的總市值差距從2017年夏季的約4倍縮小至目前的約1.4倍。在歐美市場需求驟減的背景下,迅銷的主力亞洲市場下滑較慢。迅銷希望憑藉由東京興起的強化日常便裝等新業態,奪取服裝行業的榜首位置。 \n \n調查分析網站QUICK FactSet的數據顯示,6月12日迅銷總市值為6.5332兆日元。與Inditex(9.1769兆日元)相差大約2.6兆日元,月度差距縮小至2012年5月以來的最低水平。2017年夏季,兩者的市值相差10兆日元左右。目前Inditex的總市值比2019年底下跌了23%,而迅銷僅下跌2%。 \n \n市場似乎對迅銷的地域性給出了好評。據英國調查公司歐睿信息諮詢(Euromonitor)預測,受新冠疫情影響,2020年世界服裝和鞋子市場將比上年下滑10.8%。受影響尤其嚴重的是歐美市場。美國和義大利都將下滑20%,法國(下滑18%)、西班牙(下滑11%)等市場也都不可避免地兩位數下滑。 \n \n而疫情得到控制的大陸僅下滑7%,需求降幅比較小。迅銷在大陸市場上佔優勢。歐睿的數據顯示,在大陸服裝市場的份額方面,迅銷僅次於丹麥BEST SELLER和德國愛迪達。5月底,迅銷在大陸的店舖數量為745家,也超過Inditex(約560店)。 \n \n迅銷充分發揮地利優勢,作為增長引擎推出的是稱為「東京模式」的新業態。旗下的優衣庫6月19日在東京銀座開設全球旗艦店「UNIQLO TOKYO」。 \n \n迅銷對「MARRONNIER GATE銀座」的女裝店進行改裝,佔地從1層擴大到4層。賣場面積達到約5千平方公尺,屬於日本國內最大規模,與附近的旗艦店「優衣庫 銀座店」規模相當。 \n \n新店將重視對外發佈品牌概念「Lifewear(極致的便裝)」相關信息。把中央大堂打造成了「Lifewear廣場」,分季節進行展示。在6月18日的內部展會上,迅銷會長兼社長柳井正表示,「希望從這家店開始,改變2020年代的世界服裝零售業」。 \n \n受新冠疫情影響,消費者對服裝的考慮似乎在改變。摩根大通證券的高級分析師村田大郎指出,「隨著居家辦公的普及,時裝的需求將減少」。這對功能性優異的便服佔優勢的迅銷非常有利。 \n \n村田認為,「(迅銷)追上主打時裝的Inditex的可能性越來越大」。柳井正當天也強調,「我們的目標是成為世界的中心」。 \n \n與數位技術的融合也將在東京開闢新的境界。「UNIQLO TOKYO」全球旗艦店把只在電商網站上銷售的床上用品首次放到實體店銷售。 \n \n該店還設立了使用手機製作原創T恤及提供穿搭建議的APP的專用賣場等。迅銷的集團高級執行董事木下孝浩表示,「有魅力的實體店才會使電商獲得成功」。 \n \n 一方面,迅銷的競爭對手正埋頭確保市佔率。Inditex於6月10日公佈了到2021年在全球最多關閉1200家店的計劃。主要關閉小型店,配備最新技術的大型店反而會增開450家。諮詢公司羅蘭貝格日本法人的合夥人福田稔指出,「(Inditex)將加速使大型店具備供應鏈的功能」。 \n \n即使新冠疫情後的消費動向成為推動力,迅銷2020財年(截至2020年8月)的合併銷售額預期也僅為2.09兆日元。與2019財年(截至2020年1月)實際業績約為3.4兆日元的Inditex仍有超過1兆日元的差距。柳井正提到Inditex及耐吉等公司的名字,表示「希望建立引領時代的超越零售業的新業態」。 \n \n在6月19日開業的銀座新店裏,隨處可見迅銷的企業理念:「從東京銀座出發,改變服裝、改變常識、改變世界」。迅銷憑藉「東京模式」能否趕上競爭對手,變革的速度越發受到考驗。

  • ZARA 2020年中折扣季開跑!首三日延長營業時間更好逛

    ZARA 2020年中折扣季開跑!首三日延長營業時間更好逛

    前陣子ZARA才因為宣布將關閉全球1200間實體門市而引發熱烈討論,今天又因為年中折扣季的開始,成為今日熱門搜尋關鍵字! \n \nZARA宣布關閉1200間實體門市,但台灣9間門市目前不受影響,因此台灣的ZARA粉絲們可以暫時安心。昨日ZARA官方宣布APP、網路商店強先推出季末折扣,6/18起於門市全面推出折扣季活動,讓大家摩拳擦掌準備大掃貨。往年ZARA折扣都是從網路開始,接著才是實體門市,因此若是已經選定喜歡的商品,記得在網路折扣開跑就快點下單! \n \n通常ZARA折扣活動期間實體門市首三日營業時間都會延長,像是去年12月的年終折扣季,每間實體門市的營業時間都往後延長了一小時。本次ZARA折扣季同樣在實體門市的首三日延長營業時間1小時,像是台北京站店的營業時間就從原本的11:00~22:00延長至23:00,台北101店營業時間也從22:00延長至23:00,台北統領店則是從原本的23:00延長至00:00,讓搶購民眾能有更充裕的時間選購。 \n \n※延伸閱讀: \n \n \n※加入中時新聞網Fashion粉絲團拿好禮: \n

  • ZARA上千店關門 不堪疫擊

    ZARA上千店關門 不堪疫擊

     全球擁有上千家店鋪的ZARA,所屬的西班牙龍頭集團inditex震撼宣布,因新冠疫情影響,首季集團虧損達4.09億歐元,將關閉全球約1200間的ZARA門市,包括旗下的Massimo Dutti、Pull&Bear、Bershka等服飾品牌,把資金轉往電商銷售發展,大舉滅店,是否說明快時尚的末日將至? \n 回歸質樸 拒絕過度消費 \n 雖台灣的9間ZARA門市暫不受影響,但依照過往Forever 21、SPAO、MIXXO等的慘敗經驗,從風光進駐到最終黯然撤台,也預告著漸漸衰亡的警鐘。事實上,據百貨業者透露,像ZARA、UNIQLO及HM這類品牌,需要偌大的店鋪租用,獲利也不如當年好,已不受到百貨青睞,而近年快時尚也大開街邊店,或把重心轉往中南部,開設家庭式店鋪,一來省租金,二來也可鼓勵消費者多花時間逛買。 \n 不光快時尚,全球時尚服飾產業在防疫期間,因為不急迫、非必要的特性,早已淪為病毒受害者,縱使全球逐步解封,仍等不到春暖花開。歐美時尚圈觀察,這波疫情打垮了「極度消費主義」,隨著每日不絕的新冠肺炎死亡人數,人們開始意識到生命的重要,進而重視環保、本質的需要,過往拚帶貨的網紅部落客,也紛紛分享在家煮咖啡、陪貓狗的質樸生活,暫不崇尚「消費主義」,因此浪費性高、不環保的服飾產業便首當其衝。 \n 簡約服飾 追求快乾易洗 \n 不過,同樣所屬快時尚的UNIQLO,雖因疫情衝擊,業績受到大幅影響,但也發現消費者需求近來大轉變,例如偏好快乾、方便換洗的基本款服飾,而因應日前居家上班風潮,輕裝運動服飾的銷售也上揚,顯見消費者現在只買真正「需要」的簡約服飾,在這波後疫情時代,時尚產業將再大洗牌。

  • 全力衝刺電商 Zara母公司擬關1,200家門市

     受到新冠疫情衝擊,西班牙快時尚品牌Zara母公司Inditex10日宣布將關閉1,200家門市,約占全球據點的16%,多數集中於亞洲與歐洲。Inditex表示,今後將積極拓展線上銷售,未來三年預計砸下10億歐元投資電商業務。 \n Inditex表示,關店計畫將於今明兩年展開,除了Zara外,旗下其他品牌Massimo Dutti與Pull&Bear多家據點也將陸續關閉。這些關門店面約佔整體營收的5~6%,包含美洲100家據點。但Inditex在台灣的23家門市(包含9間Zara)不受影響。 \n Inditex財報顯示,本財年首季(2~4月)營收年減44%至33億歐元,跌幅高於市場預期。上季虧損4.09億歐元(包含3.08億歐元關店與裝修支出),遠低於去年同期的獲利7.36億歐元。 \n 受疫情影響,Inditex業績慘淡但情況逐漸改善。財報顯示,5月營收年減51%,但過去一周的銷售額僅下滑34%。截止8日為止,Inditex已重啟約78%門市,預計6月底多數市場全部門市可望恢復營業。 \n 隨著各國政府放寬防疫限制,各大零售商開始重開店面,期待顧客需求回升、客流量恢復,但現實情況恐難如願。儘管Inditex將首季業績下滑歸咎於疫情衝擊,但這卻無法掩蓋電商崛起、自家營運遭線上服飾商威脅的事實。 \n 而這正是Inditex決定關閉這1,200家門市(以小型店面為主)的原因,該公司決定未來營運重點將放在業績良好的大型店面與線上銷售。 \n Inditex預期,在小型店面關閉後,客人將轉往附近大型門市或他們自家網站消費。 \n 財報顯示,Inditex上季線上銷售年增50%、4月網路業績更爆炸成長95%。該公司樂觀預估,線上銷售在整體營收的占比,將從去年的14%升至2022年的逾25%。

  • 疫情打垮!ZARA母公司關掉全球1200家門市

    疫情打垮!ZARA母公司關掉全球1200家門市

    受到疫情衝擊,快時尚品牌ZARA母公司西班牙服裝巨頭Inditex公布,首季財報(截至4月底)虧損達4.09億歐元(約台幣137億元),較市場預期高出1倍,為了減少開支,預計將關掉全球高達1200家門市。台灣官方則表示,該集團在台灣共有23家門市,包含9間ZARA,目前都不受影響。 \n \nZARA母公司Inditex周三(10日)公布首季(今年2至4月)虧損4.09億歐元,相較之下,去年同期有高達7.34億歐元獲利,兩者天差地遠。不過銷售慘況已逐步趨緩,5月銷售年減51%,6月2至8日則比去年同期下滑34%。 \n \nInditex公司旗下除了ZARA外,還包括Massimo Dutti及Pull&Bear等品牌,截至2020年4月底,全球門市數量為7412家。該公司將改變經營策略,提出轉型計畫,預計今、明兩年將關閉全球高達1200家門市,相當於門市總數的16%,日後積極轉向線上銷售。 \n \n未來3年,Inditex將砸10億歐元(約台幣336億元),加快網路和實體門市的結合,如消費者在網路下單後,再由附近門市出貨,力拚到2022年,線上銷售占全體營業額的四分之一。 \n

  • ZARA將關上千店   疫情促使快時尚加速崩解?

    ZARA將關上千店 疫情促使快時尚加速崩解?

    全球擁有上千家店鋪的ZARA,所屬的西班牙龍頭集團inditex震撼宣布,因新冠疫情影響,首季集團虧損達4.09億歐元,將關閉全球約1200間的ZARA門市,包括旗下的Massimo Dutti、Pull&Bear、Bershka等服飾品牌,把資金轉往電商銷售發展,大舉滅店,是否說明快時尚的末日將至? \n \n雖台灣的9間ZARA門市暫不受影響,但依照過往Forever 21、SPAO、MIXXO等的慘敗經驗,從風光進駐到最終黯然撤台,也預告著漸漸衰亡的警鐘。事實上,據百貨業者透露,像ZARA、UNIQLO及H&M這類品牌,需要偌大的店鋪租用,獲利也不如當年好,已不受到百貨青睞,而近年快時尚也大開街邊店,或把重心轉往中南部,開設家庭式店鋪,一來省租金,二來也可鼓勵消費者多花時間逛買。 \n \n不光快時尚,全球時尚服飾產業在防疫期間,因為不急迫、非必要的特性,早已淪為病毒受害者,縱使全球逐步解封,仍等不到春暖花開。歐美時尚圈觀察,這波疫情讓打垮了「極度消費主義」,隨著每日不絕的肺炎死亡人數,人們開始意識到生命的重要,進而重視環保、本質的需要,過往拼帶貨的網紅部落客,也紛紛分享在家煮咖啡、陪貓狗的質樸生活,暫不崇尚「消費主義」,因此浪費性高、不環保的服飾產業便首當其衝。 \n \n不過,同樣所屬快時尚的UNIQLO,雖因疫情衝擊,業績也大幅影響,但也發現消費者需求近來大轉變,例如偏好快乾、方便換洗的基本款服飾,而因應日前居家上班風潮,輕裝運動服飾的銷售也上揚,顯見消費者現在只買真正「需要」的簡約服飾,在這波後疫情時代,時尚產業將再大洗牌。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