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力的日本中年人 不受重視的免洗世代(示意圖/達志影像)

【精彩書摘】

只是直到現在,情況仍然都沒有改變。我感覺從「年輕人」變成「中年人」後,事態更加惡化。

中年打工族無法成為正職員工的原因在於,經濟不景氣時正職員工的名額很少。一旦成為非正職員工後,因為「學不到技術」或者是「就算有專業也不被認可」的狀態會一直持續,所以就算景氣好轉、職缺增加,他們也找不到想做的工作。

正職員工一定要長時間工作,所以有些人會擔心自己做不來,最後正職員工的選項就被他們刪掉了。二○一六年厚生勞動省發表的〈時薪制勞工綜合實態調查〉中顯示,有一○‧三%的人選擇時薪制的理由是「如果以正職員工的身分工作,在體力上難以負荷。」

要選擇工時長的正職員工,還是選擇不安穩的非正職員工呢?

在二選一的情況下,有小孩要養的女性不得不選擇非正職,然而現在這種問題似乎也擴及到男性身上了。我能夠一直這樣工作嗎?有必要緊緊抓著正職員工的職缺不放嗎?我聽到了一些這樣的聲音。

接著另一個浮現的問題是「自暴自棄」。就算有想要成為正職員工的念頭,還是會出現「反正我一定沒辦法」這種「自暴自棄」的想法來攪局。

只要努力,總有一天可以找到安穩的工作,就業冰河期世代這樣相信著。然而這個世代卻是再怎麼認真也不受重視,用完即丟的免洗世代。他們對企業和社會開始產生不信任的感覺,工作動力最後也會慢慢消失。

另一方面,大企業似乎在歌頌這個世界的春天。財務省〈法人企業統計調查〉顯示,象徵企業保留盈餘的留存盈餘(金融保險業以外的全部產業)每年都在增加。二○一七年度比前一年增加四十兆日圓,達到四百四十六兆四千八百四十四億日圓,已連續六年創下過去新高。

從國稅廳〈民間薪資實態統計調查〉中可以得知,中年世代的平均年收,女性依舊是三百萬日圓左右維持不變,但正值盛年的男性收入卻年年遞減。男性的平均年薪若以「一九九七年→二○○六年→二○一六年」進行比較的話,三十五到三十九歲為「五百八十九萬日圓→五百五十五萬日圓→五百一十二萬日圓」,這二十年間年薪減少了七十七萬日圓。此外,四十到四十四歲則是「六百四十五萬日圓→六百二十九萬日圓→五百六十三萬日圓」,減少了八十二萬日圓;四十五到四十九歲則是「六百九十五萬日圓→六百五十六萬日圓→六百三十三萬日圓」,減少了六十二萬日圓。

不止如此,厚生勞動省的調查中,就算都是全職,一般員工跟非正職員工的薪水也有差別。四○到四四歲的非正職員工時薪為一二九四日圓,只有正職員工的百分之六三;四五到四九歲的非正職員工時薪為一二七○日圓,為正職員工的百分之五六; 五○到五四歲的時薪為一二五九日圓,只有正職員工的百分之五二。年齡越大,差距越大(二○一七年時的薪資)。

(本文摘自《中年打工族》/ 時報出版)

(圖/《中年打工族》/ 時報出版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