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七九年十二月十日發生的美麗島事件,是台灣民主轉型的關鍵一役。馬英九政府欲重現當年美麗島大審,應有其出自尊重歷史與人權的美意,只是,官方過於「應景」的執行,畫虎不成反類犬,恐傷了馬總統的原意。

文建會說,因八大政治犯蠟像比較精細、比較貴,只好慢慢籌錢、慢慢做;「路人甲」法官、憲兵的蠟像比較簡單、比較便宜,所以可以先完成。這麼一來,美麗島卅年紀念時,法官、憲兵等威權時代的代表人,會比受審的政治犯先完整登場,這對台灣民主何其諷刺。

重建現場不一定要花大錢做蠟像,也不是非得打腫臉充胖子擺上「人形立牌」。禁閉曼德拉的監獄,沒在獄中做個「栩栩如生」的曼德拉。杜莎夫人蠟像館才做一堆名人蠟像,蠟像是明星的、熱鬧的紀念,把政治受難者做成蠟像,或弄成「人形立牌」,就像將第一法庭變成迪士尼般令人啼笑皆非。

真的缺錢,利用既有經費也可成就不少事。「台灣民間真相與和解促進會」,今年訪問了一百多個政治受難者,花了一百多萬,正愁沒錢接續訪問工作重建歷史。八座蠟像,要花四百萬,與其錢不夠用、做得不夠大方,還不如用在刀口上。轉型正義,真不適合用迪士尼式的花稍來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