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這一周,佔據國際新聞焦點的,無疑是歐巴馬和胡錦濤。這兩位世界超強領袖先在紐約聯合國大會總辯論中,同一天發表演說;並分別與重量級國家元首單獨會晤。然後各自乘坐專機,飛到賓州的匹茨堡,出席G|二○(實為二五國)的高峰會(見圖,美聯社)。

表面看來,兩國似乎推誠相見,共謀解決全球面對的金融風暴與溫室氣體排放問題。實則有如美國電影裏常見的兩名壯漢,在啤酒館內「較手勁」。雖然面前各擺了一隻大玻璃杯,裝滿一公升啤酒,兩人也滿面笑容,但誰也不肯相讓,使圍觀群眾看得目瞪口呆。

第一次拚場,是廿二日由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召開,歷時一整天的氣候變化高峰會。胡錦濤提出中國的減碳計畫,承諾十五年內減縮到二○○五年的水準,並在二○二○年達到使用能源中,有一五%來自再生能源。數字具體,獲得參與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UN Framework Convention on Climate Change,簡稱UNFCCC)各國激賞,胡贏了第一回合。

第二回合,是兩人在聯合國大會總辯論時的演講。廿三日台北時間晚九時,CNN全程轉播歐巴馬在聯大的演講,態度坦誠,胸襟豁達,令人折服。演講要點有四:(一)美國將以身作則大量裁減核武;(二)要求以色列和巴勒斯坦談判,實現和平共存;(三)美國對保護環境因應氣候變化,責無旁貸;(四)發展經濟必須使全世界國家均蒙其利。歐巴馬可謂扳回一城。

第三場是星期四晚,CNN又轉播討論裁減核武的安理會第一八八七次會議。聯合國六十五年歷史裏,由各國領袖親自出席的安理會高峰會議,這才是第五回。九月恰巧美國輪值主席,歐巴馬首次坐在圓桌形的主席位上,旁邊是潘基文;國務卿希拉蕊只能像跟班一樣地坐在她老闆身後。

安理會其餘十四國都由元首親自代表,包括胡錦濤、俄總統梅德維傑夫、英首相布朗、和法總統薩科奇。美國前國務卿季辛吉與舒茲也來旁聽這個歷史性的場合。歐巴馬口才便給,先天佔盡優勢。而胡錦濤講話時,只有秘書處譯員口譯,牛津口音聽來很不順耳;講演內容也都是北京對外宣揚的老套,無法和歐巴馬相比。這一場仍由美國領先,總共三場的成績是二比一。

匹茨堡的G|二○峰會,除星期四晚的國宴外,實際只有星期五整天。會後發布的公報卻長達二十頁,超過一萬字。台北沒有一家報紙把它摘要譯出,有點可惜。這是篇針對全球金融風暴,分析造成原因,並詳盡列出對策的文獻。限於篇幅,只能舉要點如下:

|設定政策與共同合作架構,恢復經濟成長(Strong, Sustainable and Balanced Growth);

|確保金融管制機構對銀行與金融行業嚴加管理(rein in the excesses that led to crisis);

|指定G|二○為今後國際經濟合作首要論壇(premier forum);

|設立「金融安定局(Financial Stability Board,簡稱FSB),邀請主要新興經濟體參加;

|調整國際貨幣基金(IMF)配額;將過去超額受配國家之配額,重行分配予新興國家;

|撥款五千億美元,透過IMF「新貸款額(New Arrangements to Borrow,簡稱NAB)貸予需要救濟國家。

G|二○高峰會這公報,牽涉範圍極廣。它要為世界貧苦人民爭取食物、燃料與補助金;要逐步取消以低效率的石油做為能源的補貼;要反對貿易保護主義;要在明年完成杜哈談判(Doha Round)並在今年十一月在丹麥哥本哈根(Copenhagen)通過「氣候變化綱要公約」。

G|二○口氣之大,確實有取代安理會態勢。它預告明年六月將在加拿大,十一月將在南韓開會。以後才改為每年只開一次高峰會,二○一一年將在法國舉行。國際間有這樣一個新權威性機構出現,胡錦濤和歐巴馬也免得較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