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塑膠袋套頭自慰窒息死亡,算不算意外?一、二審法官有不同見解。屏東一名男子因這種窒息式性愛死亡,一審法官依驗屍報告認定意外死亡,判保險公司應給付三百萬元保險金;二審法官卻認為以塑膠袋套頭可能導致窒息,是一般正常人常識並可預防,因此,將原判決廢棄,保險公司不用付錢。

三年前,屏東市陳姓男子向國泰世紀產物保險公司,投保個人責任保險附加個人傷害保險,隔年十一月又續保,保險範圍包含一般意外死殘之保險金三百萬元,受益人是陳男妻子。未料,同年五月十八日,陳男被妻子發現死在工廠,當時頭上還罩著塑膠袋,死因離奇。

警方發現現場無打鬥痕跡,財物也沒被取走,屍體外觀也沒傷口及血跡,解剖死者也沒發現身體有酒精、鴉片、鎮定劑等毒物反應,因此,法醫認為死者呼吸性休克,死因為「塑膠袋套頭並行特殊自慰式性行為」,因窒息引起呼吸性休克死亡,研判為意外。

陳妻表示,當時進到先生辦公室,發現他平躺在地板上,頭上還戴著藍色塑膠袋,脖子也綁著一條布條,將布條解開拿下塑膠袋,發現手指已僵硬,死亡多時。陳妻事後以意外死亡申請理賠,高雄地院判保險公司應賠三百萬元。

保險公司不服提出上訴,指死亡現場無他殺嫌疑及外力界入,顯見死者當時是自己將塑膠袋罩頭,這種行為不是自殺也算故意,根據保險合約,被保險人因故意行為而導致死亡、殘廢或傷害時,可不負給付保險金責任。

二審高分院法官認為,陳男自行以塑膠袋罩頭窒息死亡,很難說事發突然,無法防範預見,是一般人常識,因此,陳妻請求三百萬元理賠並無理由,全案仍可提出上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