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值大陸十一國慶黃金周,從安徽到南京掙錢的男子王玉明,十五年如一日,放棄休假,在各地公廁的「黃金」裡攪和,打撈值錢的物件,其中又以硬幣最多,平均每個月收入,超過他的苦力正職。

拎著兩根一公尺左右、一頭裝上磁鐵的自來水管、一個塑膠袋,一雙皮手套、騎著自行車,穿梭在南京城各大學、車站、碼頭及路邊的公共廁所之間,這是王玉明休假時的標準配備,目標鎖定後,水管直接往化糞池裡攪拌,沒多久,池裏的硬幣、戒指、耳環,均吸附上來,用清水洗乾淨,也算是一筆小財。

十五年前,王玉明從安徽到南京賣苦力營生,有一次他到某大學公廁疏通化糞池後,發現池底留下不少硬幣,算一算,竟然有幾十塊錢人民幣(下同)。

王玉明說,這些硬幣都是人們上廁所時掉進糞坑、或是沖到化糞池,沒有撿上來,他看過有人用磁鐵在河裏撈廢鐵,於是如法炮製。他說:「這是別人掉到馬桶裏的,我們不去撈上來,他們也不會去找,這不是偷,也不是搶。」

王玉明表示,現在城裏人有錢了、東西掉進又髒又深的化糞池,丟了也不在乎,「寶貝」自然不少。光是昨天上午,他在南京市鼎新路的公廁,就撈上來十七塊錢。他說:「撈起來以一元硬幣最多、我閒下來跑三、四個廁所,一天下來可以撈個五十元左右。」

王玉明並不寂寞,光是同事之間,就有七、八個競爭對手,幸好「粥多僧少」:「我一個月出來幾次,一般可以撈到一、兩千元。而平時打工,也不過每月八百五十元。」「我這還不算是最厲害的,聽說杭州那邊有人幹了幾年,買了兩套房子,他應該算最成功。」

王玉明的經驗談,比較新舊公廁,「一條龍」的老式公廁「收穫」較好,因為比較深,錢掉了下去,很難取出來。至於地點,以大學校園、車站、碼頭等地方為佳。每逢假日,更是「大發利市」,這次十一國慶,人流多的公廁,一天可以撈上近百元。

他的最高紀錄,是在大學撈過四、五百元,另外在火車站曾經一天撈到八百多元。至於貴重物件,王玉明說,曾經聽過「同行」有人撈過金項鍊,他頂多撈到手機,鑰匙,只能當廢鐵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