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有關連接高雄林園鄉與屏東新園鄉的「雙園大橋」是否接受中國大陸捐款重建的議題,在行政與立法兩院之間引起熱烈討論。最後行政院決定婉謝大陸的美意,但卻又語焉不詳,似乎有難言之隱。難在哪裡?不用過多揣測,就是政治考量,而且還是不同層面的兩個政治考量。

一個政治考量是對內的面子問題,純粹屬於執政黨的。立委江玲君質疑說,公共建設不應有太多政治考量,搭橋不行,那蓋房子就行?立委林益世說得很明白:重建經費政府足以負擔,重大公共工程應由政府自己來做,「比較符合社會觀感」,如果讓別人捐錢造橋,「交代不過去」,會落入常被批評的「只見慈善團體不見政府」的情況。

林益世的話還真是坦誠,執政黨不敢接受大陸捐款建橋,就是怕落人口實,讓人指責政府該做的事竟讓外界的捐款來做。只不過,同樣是錢,同樣用在災後重建上,掛別人名義建橋就「交代不過去」,而掛政府的名義建橋就「交代得過去」?嗷嗷待哺的災民與殘破的家園用別人的錢來救助重整,就「交代得過去」?

這是一種只長耳朵、不長眼睛的心態。吹牛拍馬聽多了,凡事沾上邊就得掛著「政府德政」,以後可以拿來炫耀政績,但執政者怎麼就看不到災民的苦況?反正都是錢,掛政府名義幣值不會變高,橋建好了掛什麼名義只是帳務上的問題,重點是反應出政府在災後重建時的心態:天災政府沒責任,重建政府有德政。

另一種政治考量是對外的面子問題,涉及到整體台灣民眾的心態。長年以來台灣在國際上都是捐助者,不論是南亞、非洲、南美,都可以見到台灣的慈濟村,或其他團體的刻碑勒石。現在台灣受災,外人捐助引發許多人的心理焦慮,如果再加上要掛名豎牌,眼睜睜地就是根刺,每天都要提醒國人這個政府是接受外援來救助災民,孰可忍,孰不可忍。

對外的面子問題還有另一層崇洋心態。如果這次要捐款建橋的是歐美日本等先進國家,相信政府不會覺得「不宜」,如果捐款者是中國大陸,就大大地「不宜」。至於為何「不宜」?政府似乎也是「不宜」說出口。

這是長期以來台灣社會形成的又臭又硬的習氣,讓洋大人捐款建橋是可接受的,讓心目中的窮困粗鄙的大陸人捐款是顏面無光的,道道地地的「寧贈朋友,不予家奴」的傲慢洋奴嘴臉。

災後重建工作急如星火,除了受災民眾的安置之外,學校重建慢一天,學童教育就一天無法正常進行;道路橋樑遲一天恢復,民眾的行動與經濟的動脈就持續受阻。可是在接受捐款上,政府精打細算的不是重建速度與效率,反而是各種政治考量。

還住不上房子的災民、沒有教室的學童與教師、阻斷在道路橋樑兩端的民眾,很抱歉!台灣雖是落難鳳凰不如雞,還可以扮隻吹鼓了氣的青蛙,繼續聒噪地叫嚷鬥嘴,僅存的一點點心,都拿去做政治考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