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觀眾只有2個人、到現在每場爆滿200人;一群平均年齡24歲的「嘻哈包袱鋪」相聲團體,在大陸漸漸打響名號,「你還在聽郭德綱嗎?古董了吧,現在流行『嘻哈包袱鋪』了。」

嘻哈包袱鋪」由30多個人組成,多數是「80後」男生,以宣傳口號「不賣火柴,不賣香菸,不賣車子,也不賣房子,賣的是樂子。」迎合著80後特立獨行的性格特點;現在已在北京相聲界雄霸一方、扶搖直上,除北京央視等春晚節目積極找他們表演,現在要聽他們的相聲,得提前兩周現場排隊,還不一定買得到票。

剛成立時僅2位觀眾

但相聲在年輕人的世界裡「爆紅」,並非一夕可成,「嘻哈包袱鋪」掌門人高曉攀回憶剛成立時的艱苦,「甚至沒有演出台,弄了張辦公桌,蓋塊布就上了。」

有5個月時間,他們幾乎沒什麼觀眾。在網路上宣傳自己、在知名網站貼文,經常發一個被刪除一個,和管理員打游擊;他們還在網路遊戲《魔獸世界》做廣告,結果在遊戲裡人人追著他砍。

這種尷尬他們編到了相聲段子裡:「我們說相聲的,不管來多少觀眾,都得演。來200人,演;來3個人,演;來1個呢?那得考慮考慮。比方說他聽著聽著要去上廁所,我們還接著說嗎?這個觀眾太珍貴了呀,我們得跟進廁所去。有聽說廁所有人遞紙遞毛巾的,沒聽說後頭還跟兩個相聲演員說相聲的。等他尿完了,還得問,先生您還聽嗎?」

真實的情形是,成立當天的演出現場只有2名觀眾,後台演員比觀眾多,演出隆重得兩個觀眾都不好意思走。

但現在,「嘻哈包袱鋪」在一年多的時間裡,就幾乎和郭德綱的「德雲社」平分天下,看過他們表演的觀眾接近10萬人,90%都是80後年輕人,其中的1/10還是90後;每天下午4點「嘻哈包袱鋪」的票就已經賣完了,通常到了現場,才發現必須「預購」下下周的票。

觀眾評價「嘻哈包袱鋪」的相聲是「好看又好聽」,好看是因為年僅23歲的「掌門人」高曉攀「是相聲界最帥的」,好聽則是因為「嘻哈包袱鋪」的相聲結合時事、反應特別快,大陸「三鹿奶粉事件」、「打CS」、「玩魔獸」、「雷人」、「囧」、「偷菜」等辭彙都加在段子裡,最新創作的相聲劇《灰姑娘》和《新白娘子傳奇》也是「80後」的童年記憶之一。

結合時事 帶出笑聲

一位廿多歲的觀眾張小姐說,「受我父親的影響,我在很多茶館都聽過相聲,有些段子確實很好笑,但那些段子是屬於他們那一代人的,有些主流的相聲演員跟我們也不在一個年齡段,笑過之後就忘了。可是高曉攀的相聲不一樣,他的相聲中有很多屬於80後自己的記憶。」

高曉攀則說,雖然有些新編的段子非常受觀眾喜愛,但這些題材僅占他們演出的40%,60%依然是傳統相聲。高曉攀強調,「傳統相聲是先人留下來的財富,要改編更要繼承,我不希望傳統相聲在我們這一代出現斷層。」

吃肯德基聽相聲

聽「嘻哈包袱鋪」不用像傳統劇場那樣喝茶嗑瓜子,大家可以隨意喝咖啡、喝可樂,甚至可以吃肯德基,一切都很嘻哈、很自由。高曉攀說:「過去在茶館聽相聲,可能就喝壺茶、嗑瓜子,在那樣的年代只能承受那樣的消費,任何一門藝術都是時代的產物,從吃食等這些細微的方面看,屬於80後的相聲時代已經來臨。」

大陸著名相聲演員徐德亮則對「嘻哈包袱鋪」的前景非常看好;他說,「我和他們都是很好的朋友,去聽過幾次,內容很嘻哈,確實非常符合年輕人的口味。」

徐德亮坦言,「嘻哈包袱鋪」的勢頭比當年他們的德雲社還猛,「打破傳統的條條框框也是相聲近幾年來越來越吸引年輕觀眾的原因,當下與生活密切相關的時事,正是相聲創作的來源,正所謂『傳統的骨,現代的肉』,一代人有一代人的語言,他們這代人就適合這種流行語言。」

懷抱「相聲烏托邦」夢

高曉攀表示:「北京台春晚、央視春晚都找過我們,但我們的知識閱歷各方面不到火候,因此我推掉了,沒必要著急出來。還不如踏實地多看戲劇、多學相聲,到時候就會大不一樣;就像小瀋陽,他上春晚之前,積累了十年。」

每個時期都有一批能反映歷史特點的相聲,嘻哈包袱鋪展示的語言、道具、流行元素等,被這個時代的觀眾所喜歡;現在,他們有一批原創的現代相聲,其中的戲曲部分被流行歌曲所代替,這些都是對傳統相聲的顛覆。

去「嘻哈包袱鋪」聽相聲,終於成為了現在北京年輕人的新潮流,「嘻哈包袱鋪」正在培養一批80後的年輕相聲聽眾,也正在走向他們心中「相聲烏托邦」的康莊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