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選舉中常委,還依據票數排列每個中常委的名次,也因此,洪玉欽當選馬英九黨主席麾下的第一名中常委,是有其「理論上」的意義的。

不過,那只是理論,要問這位競選立委連任失敗的前國民黨政策會執行長,為何當選國民黨第一名中常委?意義何在?不僅國民黨答不出來,恐怕連馬英九也答不出來。

馬英九對黨務原本就是意興闌珊,他接任國民黨主席關鍵,並非為了擴權,而是在於他早已意識到,這個黨有可能成為他貫徹施政目標的絆腳石,他想藉由掌握黨機器,就算無法「以黨輔政」,也希望能遏阻「以黨亂政」。

問題在於,國民黨從來都是一個剛性政黨,它不僅有明確黨綱,還有實質提名權,馬如果沒有一個極其能幹的黨秘書長,加上一個健全且構思縝密的決策平台(通常是中常會),權力的極大化極可能變成權力的反噬。

但從這次的中常委選舉結果來看,馬英九對於及黨權選舉都還顯得漫不經心。

例如,他似乎還沒有想清楚,國民黨中常會是不是他最後的決策平台?有哪些決策是他想拿到中常會討論議決的?因為,在這樣的思考前提下,才能對中常會最後的組成結構,提前深思熟慮作出規畫;也因此,絕不會選出一個沒有任何一席地方縣市長的中常會。

國民黨無法解釋洪玉欽為什麼是「第一名中常委」,也幾乎對於「史上最惡劣」選風束手無策,但這已不是洪玉欽或者眾多參選者的問題了,而是馬英九的問題!關鍵是,馬英九準備好接黨主席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