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八歲的重度腦性麻痺患者許義麟七歲患病以來,長達廿年過著足不出戶的日子,卅歲才讀小學,卅六歲進入伊甸萬芳啟能中心學畫畫,作品備受好評。他總是靜靜坐在畫室屬於他的一方天地中,以左腳趾夾握畫筆,一筆一筆,極有毅力地繪出他的嶄新人生。

許義麟的身軀呈現「U」字型,四肢扭曲,以輪椅代步,要人幫忙推行。這場病讓他失去口語表達能力,只好揮揮唯一能自由活動的左腳趾,無聲的說著是、不是,要或不要。

照顧許義麟長達四十年的姊姊許麗玉看著胞弟的眼神流轉、左腳擺動程度,便能知道他的心思,代他向眾人發聲。姊姊說對了,許義麟總是開心的笑起來。

許義麟廿二歲那年,已度過五千多個整日只是吃飯、睡覺、發呆、看電視,也沒有上學念書。一天許麗玉問弟弟未來打算怎麼辦,大字不識的許義麟竟然用左腳揮出一個「死」字。

「我真的被嚇到了,原來義麟是如此沮喪…」許麗玉說,她一直相信,弟弟的聰慧不會被困在扭曲的軀體中。於是她和弟弟「打勾勾」,約好兩人各自努力—她考上高中補校,他學會用左腳趾握筆,練習寫字,許義麟甚至寫完一本《孫子兵法》,但前後花了五、六年。

為了追尋更好的發展,許麗玉帶著弟弟到台北,送許義麟到南港國小補校就學。人生卅才開始讀書,許義麟從不缺課。

十二年前,許麗玉接觸到伊甸基金會,開始送弟弟到萬芳啟能中心學畫畫。許義麟從一無所知,到能用左腳靈活運用畫筆,創作出一幅幅令人驚豔的作品,禁錮已久的生命終於破繭而出。

他說,「身心障礙者要主動一點,莫消沈,更不要鎮日窩在家裡。我不奢望成為大畫家,能夠繼續作畫,就是幸福。」許麗玉表示,弟弟的障礙不該是障礙。「當你覺得是機會,那(障礙)就是向上的力量;當你覺得是上天給你的懲罰,就一定會往地獄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