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ly Isler上課,妙語如珠玩笑不斷,不但經驗老到,還會炒熱氣氛,他就教我按壓自己的臉,學習判別羊排或牛排的生熟度。

圖一:按壓下嘴唇,這是三分熟的感覺。

圖二:按壓鼻子,是五分熟。

圖三:按壓下巴,則是全熟。

這種判定法非常簡單,然而或許是中西、男女以及肥瘦有別,因為我覺得自己的下巴比鼻子還軟,不過大家摸來摸去,笑成一團,Willy Isler最後摸摸自己的肚子說:如果是烹調過度,就是這層肥油的硬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