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年來,中國人為了能獲得一間房子,付出的努力可以用「艱苦卓絕」來形容。房子,已經成為重壓在人們身上的一座山。

在小說《李順大造屋》裡,作者描述了土改時,蘇南地區房子的情況:「滬寧線兩側,以奔牛為界,民房的格局,截然不同:奔牛以西,八成是土牆草屋;奔牛以東,十有八九是青磚瓦房。」但李順大最常聽到的老話是「十畝三間,天下難揀」、「真要造得成,你也得吃半輩子苦」。

據《新民晚報》報導,從大陸國家統計局公布的資料來看,1949年,中國農民的人均純收入僅44元(人民幣,下同),這44元並非現金,主要是實物收入(把糧食等收成折合錢而得到的資料)。1956年,城鎮居民人均居住面積僅4.3平方米,而且,只有少數城鎮居民擁有自己的住房。2008年城鎮人均使用面積增加到23.0平方米,且自有住房擁有率達87.8%。

住房占家庭財富一半

假設農村地區住房折合現價800元每平方米,則全中國農民住房的總價值為18.66兆元。假設城鎮居民住房的平均價格為2000元每平方米(約是2000年全國商品房的平均售價),則城鎮居民住房總價值為27.14兆元。

這兩個數字簡單相加,則中國住房的總價值大約為45.8億元。在城鎮居民住房裡,大約有12.2%的產權還不在居民手中;另外,全國住房貸款總額約為3.6兆元,剔除這兩個項目,屬於私人所有的住房總價大約為40兆元左右、而2008年中國的GDP才30兆元。

值得說明的是,這是一個偏向保守的估計,因為最近幾年,大陸城鎮地區的房價上漲得非常厲害,如果按照今年的最新價格估算,農村地區農民建房的成本也在不斷上升,因為材料費和人工費都在不斷上漲。

對今天大多數的中國人來說,沒有任何一項別的財富能超過房子的價值。從人民銀行網站上,2009年8月全國居民的存款總數為25.24兆元。

目前大陸滬深兩市的總市值約為20兆,其中約三分之二為國有股和其他法人股,真正屬於居民財富的大約只有三分之一,也就是7兆元左右。另外一些家庭財富,比如保險、藝術品、黃金等,總額都非常小。

綜上,中國人的家庭私人財富總額大約為80兆左右,其中40兆為住房,25兆為存款,7兆為股票,剩下的是一些別的財富。

成功的投資 最大的包袱

在過去的10來年裡,住房價格發生了巨大的變化。根據大陸國家統計局統計資料,1991年時,全國商品房平均售價僅756元;僅僅4年後就翻到1509元;再過10年,到了2005年,又翻一番,達到2937元;2007年的資料則為3645元,今年上半年的均價已經超過了4500元。

也就是說,在過去的18年裡,房價上漲了近5倍,年均價格上漲超過10%,比同期GDP增長還要快。這還是全國的平均情況,在諸如北京、上海這樣的中心大城市,房價高得驚人,漲幅也更驚人--上海今年竟然出現了單月銷售均價超過1.8萬元的情況。

難怪小說《蝸居》的主人公海萍說,「攢錢的速度永遠趕不上漲價的速度」。快速上漲的房價讓房產投資成為過去10年中最容易獲得成功的個人投資領域。在過去的10年裡,在北京、上海這樣的中心城市,房價大約上漲了4至5倍(全國商品房的均價在過去的10年中大約上漲了1.5倍),10年前在這些地方投資房子的人,現在的收益超過10倍並不稀奇。

不過,一些人的蜜糖是另一些人的毒藥;高居不下的房價也成為中國人最大的包袱。在《蝸居》裡,主人公的家庭年收入超過10萬元,但是,為了孩子,為了買房子,卻得過著天天吃光麵條的日子,這應該不算過分誇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