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解讀2008年的金融風暴,衝擊美國經濟,也間接突顯中美之間相互競爭、依賴的關係。美國諾貝爾經濟學家克魯曼針對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主席伯南克的言論發表看法,並針對美元地位、中國購買美國國債問題做出點評。

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主席伯南克最近發表言論說:有說法稱亞洲經濟的另一系列教訓是來自於1990年代的危機,或許是有問題的。因為那個地區的很多國家和地區當時因資本市場的突然翻轉而崩潰,而很強勁的出口市場幫助亞洲地區從那場危機中復甦。因此,那場危機實際上加強亞洲地區經濟對出口導向型增長的依賴。亞洲地區因為出口而擁有很大的經常帳戶盈餘,並且外匯儲備也很高。這個經濟模式在亞洲運行得很好,在過去十年裡為亞洲地區經濟增長做出了很大貢獻。事實上,這也顯示了貿易開放對於地區經濟增長的重要性。但是,太依賴外部也會出現問題。

伯南克的副題是:「中國,現在停止攢美元吧,是時候重估你的貨幣了」。但是,美國夠膽給中國施加壓力嗎?人們經常說我們不能以此冒險──我們要依賴中國繼續購買我們的國債。但在當前的形勢下,這種看法是錯誤的。我是怎麼知道這是錯的呢?這裡提供一個思考該問題的思路。

美聯儲正在實施寬鬆性貨幣政策,而不是購買其他類型的資產。什麼是其他類型的資產?比如,有抵押擔保的有價證券,有信用支持的有價證券以及長期政府國債等等。一些小的國家事實上正在這麼做,典型的有瑞士。美聯儲沒有這麼做,因為美國是很大的經濟體。

但是,現在的問題是,如果中國決定賣一大部分美國國債,將會怎樣?答案是中國也會實施數量放鬆型的貨幣政策。中國將會幫我們的忙,而不是歐洲和日本。

倒過來,如果繼續買美元,中國實際上將會不利於美聯儲的努力,美聯儲正在實施寬鬆的貨幣政策。我猜你會說伯南克發言的那個副標題上說的。

現在,美國對所謂的來自中國的威脅沒什麼好擔心的,很多人都擔心什麼中國人會拋棄美元而進行多樣化投資。相反,如果中國確實決定開始出售美元,美國財政部長蓋特納和美聯儲主席伯南克應該給他們發一封感謝信。

(摘錄自《21世紀經濟報導》2009-10-21。作者保羅‧克魯曼為美國經濟學家。原題為:「美國的中國病:美國夠膽給中國施加壓力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