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立互信是胡錦濤一年來不斷提到的4個字,並放在16字箴言的首位,顯示它對於北京的重要性。政治上的「建立互信」包括兩個主要議題,一是和平協定,另一是軍事互信機制。

在馬英九兼任黨主席的前一天,國安會外圍團體亞太和平基金會趙春山董事長明確地提出了台灣和大陸啟動政治性對話前,必須先做好的「三項準備」,這可以看成政府明確地向北京表明目前沒有政治對話的可能。

馬英九當選前後立場丕變

馬英九對於和平協議與建立軍事互信機制的看法,當選前後有很大不同。2006年馬英九訪歐時表示,如果國民黨執政,將與大陸協商兩岸和平協定的架構,進而建立兩岸軍事互信機制。

當選總統後,馬英九的立場有了180度的轉變。他將江丙坤與賴幸媛做為兩岸關係的兩位標兵,江的象徵意義是希望積極推動兩岸經貿交流,賴的意義則是李登輝路線的柔性繼承。兩位標兵站在那裡其實就是告訴北京,「只要經濟、不談政治」。

馬英九強調,大陸撤除面向台灣的飛彈,是展開和平協商的前提,這完全是政治性語言,為的是讓人民知道他多麼在意中共的飛彈。研究國際關係者均知道,即使是美蘇談判,也沒有將對方裁減武器做為談判的先決條件,何況以撤飛彈做為和平協商前提,在軍事上沒有多大意義。說白了些,剛上任的馬英九已經不準備與北京進行有關和平協定的政治對話了。

軍購優先於兩岸軍事互信

今年4月22日,馬英九在總統府通過視訊連線,向美國智囊機構「戰略暨國際研究中心」表示,兩岸建立軍事互信機制目前為時還早,並表示美國繼續承諾對台軍售,對美台關係非常重要。馬英九清楚地在「軍售」與兩岸「軍事互信機制」的優先性做了選擇。

5月9日馬英九在接受《聯合早報》訪問時,表示由於「我們主要的軍備是來自於美國,因此我們(對於軍事互信機制)非常謹慎」。他雖表示若能在2012連任,不排除觸及兩岸政治議題的協商,但2天後接受中視專訪時又表示,「不排除並非一定要做」。

三項條件等於向中共說不

「三個條件」說,是馬英九再次表明立場,只是又多了兩個前提,即「國內達成共識」(其中包括「甚至不排除啟動公民投票」)與「國際社會接受」。此一訊息,等於是清楚地告訴北京,和平協商的喊話可以暫時休矣!至此,大家應該可以更正確地解讀馬英九的現階段大陸政策,即「只要經濟、不談政治」。

把兩岸和平協議與軍事互信機制對話的先決條件交給人民與美國,擺明了就是用另一個方式說「NO!」。國際經驗顯示,有關政治性互信機制這種高難度的對話,均是先啟於菁英,然後由民意背書,否則根本無法開始。若中華民國是一個有主體性的國家,那麼豈有以美日利益為前提的做法?在馬英九心目中,「軍購、美國、選舉」才是主軸,所謂兩岸和平協定,只是說說而已。

我們也不禁要問,只有經貿交流而沒有和平協定,有可能化解兩岸的核心癥結嗎?敏感問題不碰,真的符合台灣利益嗎?我們擔心,時間不見得對台灣有利,等待被迫進行和平協定談判時,我們的籌碼能夠有多少?